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大意了。

沒想到這雜碎的實力,竟然增長了這麼多,猝不及防之下,吃了個暗虧。

葉青羽一語不發,右手在虛空之中一握。

少商劍出現在了手中。

劍吟如龍。

秋水滿室。

可怕的殺意如同有形之物一般,在劍峰周圍瀰漫開來。

周圍的空氣,彷彿是被無形的利刃不斷地切割著一般,不斷地劃出一道道透明的氣浪。

「靈兵?」劉元昌瞳孔收縮,臉上震驚之色更加濃郁,旋即又點頭冷笑道:「好,原來你還隱藏了實力,好心機好手段,不過,區區十五靈泉之力,就想要反殺我,你也未免太不自量力了……」

話還沒有說完,劉元昌突然覺得眼前一花。

「【奪魄天斬】!」

葉青羽雙手握劍,劍柄之處金色氤氳如同液體般濺射閃爍,竟是瞬間如鬼魅一般到了劉元昌的跟前,少商劍秋水不留痕,劍芒璀璨,迎頭斬了下來。

絕世猛將四式之一。

「狂妄!」

劉元昌大喝,一柄青色電劍出現在他手中。

橫劍格擋。

叮!

雙劍相擊,發出清脆的響聲。

這一刻,劉元昌和葉青羽的距離無線拉近,四道視線相對。

劉元昌看到了葉青羽眼中那崔然冷意。

接著他就感覺到,一股奇異的力量,順著青色電劍蔓延到了自己的身體之中,在這一瞬間,他愕然地發現自己體內的元氣猛地凝滯了起來,竟然無法運轉,甚至連身體都微微有些僵直,彷彿失去了控制一樣。

而在同一時間,葉青羽抽劍,再斬。

「【劍刃風暴】!」

他依舊是雙手握劍,身形旋轉,瞬間化作了一道狂風。

無數賤人席捲天地。

劉元昌被那奇異力量控制,無法催動內元,眼睜睜地看著這劍刃風暴一劍一劍地斬在自己的身上。

疼痛傳來的瞬間,劉元昌怒吼,一息之後,體內凝滯的元氣終於恢復了正常,二十眼靈泉之力呼嘯沸騰,瞬間瀰漫他的全身,化作元氣鎧甲,抵禦劍刃風暴,同一時間,他終於可以出劍還擊。

青色電劍閃爍,劍芒如長虹刺透了劍刃風暴。

噗噗噗!

葉青羽前胸爆出一簇簇血花。

他整個人被這劍氣震飛了出去。

但人在空中,葉青羽卻縱聲大笑:「哈哈哈,老東西,報應到了,給我死吧……【劍之審判】!」

岑少的枕上甜妻 話音落下,葉青羽落在地面,向後滑了五六米,猛地單膝跪地。

手中的少商劍,已經倒插在了腳下的冰層之中。

奇異的金色氤氳,如液體一般,在葉青羽的雙手和劍柄之間不斷地濺射出來。

奇異的殺機,在虛空之中醞釀。

劉元昌滿身是血,腰腹前胸各處,也不知道被斬了多少劍,森森白骨露出,隱約可見內臟,受傷絕對不輕,但他是先天二十靈泉的高手,生命力強橫,這樣的傷勢不至於致命。

「呵呵,你……」劉元昌剛剛張開,猛地面色一變。

他本來要說,你底牌盡出也無法殺死我,但是一個你字剛出口,卻覺一股滅絕天地一般的殺意,臨空斬下,抬頭看時,視線之中,一道劍星寒芒從天而降,斬落下來。

竟是一柄金色神劍,如同神靈擲出,無聲無息,奪天地之造化神奇,滅殺而至。

劉元昌根本來不及反應閃避,瞬息之間,這金色神劍就斬入了他的頭顱,刺穿身體。

轟!

冰窟如同被隕星轟擊一般劇烈晃動。

冰屑濺射,宛如塵土飛揚。

葉青羽依舊單膝跪地,大口大口地喘著氣。

須臾。

冰塵散去,塵埃落定。

劉元昌渾身是血,屹立在原地,雙目凝固,手中電劍化作虛無消失。

「好……可怕的……戰技……你……我……」他一張嘴,血如泉涌,氣息瞬間虛弱了下去,身形搖晃了起來:「這……真是天意啊,我竟然……嗬嗬……」

葉青羽電射而出,腳下冰屑爆射,人如閃電,揮劍再斬。

劉元昌的人頭飛了起來。

「臨死還這麼多廢話。」葉青羽錯過身形,收劍而立。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偏偏闖進來。

葉青羽原本已經打算先回到幽燕關,慢慢再找劉元昌算賬,為嚴凡等人報仇,卻想不到劉元昌一路追殺,不肯放過,他沒有料到葉青羽的實力增長如此之快,猝不及防,被葉青羽以絕世猛將四式搶了先機,四式連招之下,身隕道消。

————–

謝謝昨天軍刀兄弟的打賞。

感謝 他一生斤斤算計,陰謀狠辣,害人無數,嬌慣自己的兒子和侄子,為禍鹿鳴郡城,到頭來終於因此而死。

也算是報應了。

葉青羽將少商劍收起來。

原本想要剝下劉元昌的衣衫穿上,不過已經被斬的稀爛,無法再穿。

葉青羽想了想,從劉元昌的屍體上,搜索出幾個儲物百寶囊,並無空間封印,其中一個裡面,果然有幾套備用的衣衫,葉青羽穿上試了試,雖然不大合身,但好歹也可以遮體,不用再赤身裸體了。

又看了看其他幾個儲物百寶囊,裡面裝著的都是一些財物、靈草之類的東西。

除此之外,竟然還有一個玉盒,做工精緻,雕文華美,上面篆刻著符文陣法,看起來極為珍貴。

「不知道裡面會是什麼?」

葉青羽嘗試打開玉盒,發現其上的微型符文陣法極為精妙,應該是還設置了自毀系統,如果不能解開微型陣法,而是選擇強行破壞玉盒打開的話,裡面的東西,就會被徹底銷毀。

「劉元昌這麼看重玉盒,想來裡面是很重要的東西,回頭找一個信得過的符文陣法高手來開啟玉盒吧。」

葉青羽將玉盒直接納入到了【雲頂銅爐】之中,收藏了起來。

又翻了其他幾個儲物空間百寶囊,葉青羽發現了一塊拇指大小的玉訣。

和【青鸞丹王】陳墨雲比起來,劉元昌顯然就寒酸了一些,身上並無芥子戒這等上品儲物器具,這個玉訣卻是有點兒罕見,葉青羽在玉訣的正面,發現了三個蠅頭小字,仔細一看,正是【陳墨雲】這三個字。

這玉訣竟是陳墨雲的。

「嗯?劉元昌的身上,怎麼會有陳墨雲的東西?」

葉青羽微微一怔。

他仔細觀察,發現玉訣上並無什麼禁制,心神沉入其中,半晌,臉上露出一絲驚喜之色。

「沒想到,這玉訣之中儲存的,竟然是一部【丹經】。」

玉訣之中,多用來儲存一些重要的信息或者是武道秘技心法之類的東西,只有真正的強者,才能將意識鐫刻到玉訣之中,如陳墨雲這樣的人,就可以做到,劉元昌還差了一些,令葉青羽感到奇怪的是,這塊玉訣之中,竟是沒有任何的禁制,像是無主之物一樣。

「莫非是劉元昌和陳墨雲之前就有勾結?」

葉青羽隱隱明白了。

自己這一次出來,走的是軍方的隱蔽路線,一般人根本無法追蹤,陳墨雲雖然是【青鸞丹王】地位尊崇,但一來他不是軍方的人,二來這裡是割鹿山脈不是青鸞行省,他的勢力滲透不進來,想要找到自己,唯有依靠劉元昌這個老東西,兩個人應該是早就狼狽為奸,各自心懷鬼胎了。

這枚玉訣,也許就是陳墨雲用來收買劉元昌的東西。

其中儲藏著的【丹經】,是只有高階丹師才能接觸到的東西,一般武者根本看不到,也算是一件至寶。

事實上葉青羽猜的沒錯。

當初陳墨雲就是靠著這部【丹經】,收買了劉元昌,讓劉元昌在軍中安排姦細,冒險得到了葉青羽一行人的行軍路線圖,半路截殺。

說起來,葉青羽的運氣真的好。

陳墨雲將【丹經】交給劉元昌的時候,抹除了玉訣上的禁製法門,後來劉元昌還沒有來得及再設禁制,如今這玉訣算是無主之物,所以葉青羽可以隨心所欲地看到裡面的信息。

「哈哈,這個【青鸞丹王】真的是大方,不但送我一身實力和【雲頂銅爐】,還贈送我一部【丹經】,簡直就是送財老爺爺啊,哇哈哈……」

葉青羽眉開眼笑。

一部【丹經】,實在是解決了他的大難題。

當日得到李時珍的那張丹方之後,葉青羽就一直想要自己嘗試煉丹,無奈他的基礎過於薄弱,無人教導的話,煉丹不啻於痴人做夢,現在好了,有了丹爐和【丹經】,只需要自己平日里多加練習,遲早可以成為一名丹師。

將劉元昌身上的東西打劫了個精光,葉青羽這才在冰壁上挖出一個涵洞,將其屍體放入洞中。

「看在你為我送了這麼多寶貝的份上,我掩埋你,下輩子投胎,老老實實做個好人吧。」

葉青羽道。

經過剛才的打鬥,冰窟里的陣法禁制已經全部都失效。

大頭呆狗依舊埋著頭在遠處一個角落裡昏睡。

葉青羽過去將它抱起來,使勁地揉了揉。

沒想到這吃貨還是昏睡不醒。

「咦?睡得這麼沉?有點兒不對啊,好像是冬眠了一樣。」葉青羽觀察了片刻,發現吃貨呼吸綿長而細,心臟跳動極為緩慢,身體近乎於恆溫,這種情形,像極了一些動物在冬天選擇冬眠時的樣子。

一隻狗,居然會冬眠?

葉青羽簡直無語了。

他又狠狠地揉了揉大頭呆狗,還是叫不醒它,只好暫時放棄了。

「這叫個什麼事情啊,別人養的戰寵,就算是戰鬥力渣渣,起碼還可以賣萌,為什麼偏偏讓我碰到這樣一隻除了吃就是睡的帶貨啊!」

葉青羽簡直哭笑不得。

不過在確定了呆狗沒有危險之後,他倒是放心了許多。

「接下來的問題,就是該如何離開這迷宮一樣的地下冰窟了。」

葉青羽回想了一下,根本無法記起來時的路。

「這地下冰窟,一條條冰窟甬道錯綜複雜,如同蜘蛛網一樣,只要一步錯,就會步步錯,永遠都走不出去,之前哨兵甲帶我進來的時候,已經是慌不擇路,再加上陳墨雲選的這個地方,也不知道在哪裡,如果盲目亂闖的話,可能會永遠都迷失在這裡。」

葉青羽腦海中飛快地計劃著。

「不過,我只需要認準向上的方向,一路上行,總能離開這裡,這地下冰窟,最多也在地下百米多左右。」

想來想去,葉青羽有了辦法。

他反倒是不急了,原地坐著休息了一會兒,將內元調整到巔峰狀態,這才召喚出青銅古書【神魔封號譜】,翻開了書頁。

一口氣晉陞到十五靈泉境界,這意味著,葉青羽如今已經可以翻閱青銅古書上的十五頁內容。

這新多出來的十五頁中,前面的十頁,被囚禁在【雲頂銅爐】的時候,葉青羽就已經翻看過了。

而葉青羽之所以能夠從【雲頂銅爐】之中神不知鬼不覺地騙過陳墨雲逃出來,就是靠著青銅古書其中一頁上的力量。

這一頁,屬於三大類之中的【封號異物】類。

和之前葉青羽翻過的青銅書頁不同,這一頁上,既沒有【絕世猛將四式】之類的功法,也沒有【洞察守衛】之類的奇物,而是通篇只有一個大大的神魔符號,連文字都算不上。

葉青羽當時一番破譯之後,認定這個符號,應該是神魔時代的符文。

他嘗試著向這個神魔符文中注入內元之後,立刻就明白了這個符文所擁有的力量——

閃現!

這個符文,在神魔時代稱之為閃現符文。

它的威力,近似於如今流傳於大陸的【破界符】,可以無視空間束縛,破開界域,類似於瞬移一般,從一個地方瞬間出現在另一個地方,擁有一枚【破界符】,可以自由出入無數的險地絕地,那怕是頂級強者,都不能阻攔。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