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快走!」段雲流疾呼一聲,腳步片刻不停,沖了過去。

古峰、法戒、周玥靈咬了咬牙,跟緊跟上!

「別想逃!」遠處響起一陣尖銳刺耳的怒吼聲。

「天翻地覆!」

樹妖一聲驚吼,妖氣蒸騰如同煮沸了一般,不停翻滾著。

天旋地轉,整個大地都不停搖晃起來,樹木倒塌!

古峰等人只覺得腳下大地崩裂,還沒來得及反應,身體已經騰空,各自落向了四面八方,徹底分離,身形消失無蹤了! 地動山搖!

古峰等人只感覺到地面中湧出磅礴大力,整個人已經被掀飛到了空中,落向四周,各自失散在陰暗的叢林破廟中,身影不見。

「姥姥,怎麼辦?這群人四散失蹤,很難找到了!」一個幽幽的身影從黑暗深處飄浮過來,看似活人般的面容十分靚麗,但眼神中卻陰狠毒辣。

「小青,給我追!」姥姥的聲音從黑暗深處傳了出來,「那些修行人為了突破姥姥我的包圍,使出超出自身修為的禁術,元氣大傷,再也無法反抗了!你帶著倀鬼將那些人捉回來!」

「這些修行人吐納天地靈氣,吃一個能頂得上數十個凡人!若是姥姥吃了這些修行人,必能修為大增,再也不用忌憚那大鬍子劍客了!」小青陰笑,面容扭曲可怖,連連給樹妖姥姥賀喜!

「桀桀!」姥姥大笑不止,不男不女的聲音中儘是得意和猖狂,彷彿已經品嘗到了那些修行人鮮美的血肉,應該比凡夫俗子更有嚼勁吧!

要知道它在蘭若寺潛伏千年,修行人的血肉可是稀奇物!

不久前它可是剛剛品嘗到,特別是白天那女子的血肉那可真是嬌柔鮮嫩,遠超世間任何活物!

嘶嘶嘶!

垂涎欲滴。

一個身披黑袍不輸男子的魁梧身軀走了出來,卻穿著女子的長袍,面孔粗狂,畫面紅妝,有著一種不陰不陽的怪異妖邪感。

姥姥猩紅的舌頭舔了舔,血紅的雙目中盯著古峰等人消失的身影,儘是垂涎和貪婪!

這時那女鬼小青卻是無聲無息靠了過來,嘴角勾出一絲陰狠得意的笑容,佯裝無意道:「我之前在樹林中發現一個東西,姥姥應該會感興趣!」

「哦!什麼?」似乎預知到古峰等人已經無力反抗,姥姥心情甚好,怪笑道。

小青從袖口中取出一段白綾遞了過去。

姥姥打開一眼,渾身頓時湧出陰森恐怖的氣息。

白綾上赫然寫著:「你是好人!以後不要再來找我!——小倩!」

咯吱咯吱!

姥姥雙爪捏得咯吱作響,憤怒得渾身都在顫抖,「小倩這個賤胚子,枉我這麼疼她!竟敢背著我收藏男人!」

「小青你現在立刻將那些修行人給抓回來!這小倩既然不能為我所用,乾脆將她嫁給黑山老妖!」姥姥惡狠狠道。

「是!」小青嘴角浮現出陰謀得逞的笑容,領著一群倀鬼飄了出去,朝著古峰等人消失的地方而去。

……

群星暗淡,皎月失色!

古峰渾身無一處不痛,如同散了架一般。

他只感覺到天旋地轉,整個身子重重摔落在冰冷的地面上!

等他好不容易站起身來,發現天地昏暗,自己已經落入一片陰暗的叢林中,徹底與其他人失散了。

咯吱咯吱!

枯枝被踩在腳下發出斷裂的聲音。

古峰環視四周,方向錯亂,東南西北難以分清,不知該向哪裡去!

但他知道此地不能久留!

經歷了之前那場惡戰,他強行爆發氣血,雖然臨時突破到覺醒境第四重殺了出來,但渾身元氣消耗過大。

現在他渾身劇痛酸軟,再也使不出絲毫力氣了,再也沒有一戰之力了!

若是再不趕緊離開此地,樹妖的倀鬼很快就會趕到,到那個時候就真的再也逃不掉了。

來不及識別方向,古峰朝著叢林深處而去,離得越遠越好!

他腳步走遠,還沒過一刻鐘,就有一陣陰風吹來,女鬼小青領著一群白衣惡鬼從空中飄落下來。

她朝四周一嗅,嘴角咧出森然的笑容,「空中的人肉味還沒消失!這人還沒走遠,給我追!」

她判斷了一下方向,朝著古峰離開的方向急速追了過去。

嗖嗖嗖!

身影閃爍,古峰步伐急速,整個人化作一團黑影在叢林中急速穿梭著,衣袖帶起樹枝簌簌作響。

身後陰風陣陣,寒意侵襲而來。

他能清晰地感受到那陰邪鬼物不斷靠近,讓他片刻絲毫不敢停留。

「桀桀!別想走了,乖乖成為姥姥的血食,免得受罪!」女鬼的聲音陰冷低沉,如同催命的魔咒緊緊盤旋在古峰耳旁。

鬼嚎魔哭聲迴響不止,讓人頭昏目眩。

古峰充耳不聞,拋開所有的雜念,埋頭前進。

「該死!這人類好快!」

明明前方那人影已經近在眼前,但無論她如何追趕,總是差著一線的距離,無法追趕到。

女鬼小青牙齒都要咬碎了!

古峰忍住渾身的劇痛,拼盡每一點力量急速穿行。

簌簌簌!

一陣急速穿梭的聲音。

古峰耳朵一動,頓時面帶警覺,看了過去。

只見濃密的樹杈被分開,一個人影走了出來,他雙手捧著一捲紙符,警惕看向四周,正是李道志!

當看到古峰時,他眼睛一縮,深處無比陰暗。

緊接著他露出一副大喜過望毫無心機的笑容,「古峰,是你!快過來!惡鬼已經追過來了!」

雖然與這李道志沒什麼交集,但同為輪迴者,古峰也不疑有假,急速靠近過去。

李道志見狀嘴角漸漸裂出一絲森然的笑容。

走著走著,古峰突然心中一動,隱隱覺得不對勁。

這李道志面孔低垂,隱藏在一片陰暗中看不清楚,十分詭秘!

他步伐不由停頓了一下。

而下一刻見古峰已經足夠靠近,李道志手一揚,一團熊熊燃燒的火焰竟是噴吐過來,形如一道火龍洶湧而來,要將萬物徹底烤成焦炭!

古峰心中一驚,雙腿用力本能重重在地上一蹬,整個人拔地而起,躍了出去。

儘管他反應足夠及時,但那李道志卻是毫不留手,似乎一心要致古峰於死地!

「落雷符!」他手中一枚符咒飛了出去,咧咧作響,陡然化為一道雷霆將夜空照亮,劈向古峰。

古峰身在半空,來不及躲避,只能勉強雙手交叉夾在胸前!

轟!

落雷狠狠劈下!

古峰只覺得渾身麻痹,重重砸落在地上,雙手袖子破裂,被雷霆劈得一片焦黑!

「哈哈!看你這下還不死?」李道志猙獰大笑,面孔扭曲比惡鬼還要恐怖!

古峰緩緩站起身來,眼眸陰沉冰冷,沒有絲毫情緒。

他不明白自己與這李道志無冤無仇,為何他突然與自己反目,要置自己於死地!

古峰冷冷開口。

「為什麼?」 「我就是想讓你死!」李道志獰聲大笑,面如惡鬼,不,比惡鬼更加可怕!

他兩隻眼珠子直勾勾盯著古峰,儘是陰毒,殺意森然。

「你這個覺醒境第三重的廢物都沒死,為什麼死得會是蘇眉!天道何其不公,我要讓你給蘇眉陪葬!」

因為戀人被殺,自己不敢報仇,就將怨恨宣洩在自己身上嗎?

古峰嘴角冷笑,果然弱小是最大的原罪,即使沒有招惹誰,也會有無妄之災降臨!

他並沒有太多慌張,只是平淡道:「你應該清楚,輪迴者殺害同伴、同陣營者,是會被天道抹殺的!」

李道志陰冷低笑,「這我自然清楚!我根本不用殺掉你,只要將你打傷再也無力逃跑,那些惡鬼自然會替我解決掉!」

「原來你打得是這個主意!」古峰譏諷道,「讓我給替死鬼,這樣你就可以爭取空間逃跑了是嗎?」

「不錯!算你識相,你修為這麼弱,那麼我就廢物利用,乖乖當好替死鬼吧!」李道志猙獰大笑,臉上無盡的得意。

古峰心中一沉。

人心何其鬼蜮?

這世上最可怕的永遠不是什麼惡鬼妖魔,而是人自己!

若是有著一顆妖魔之心,哪怕披著人皮面具,也改變不了其邪惡的本質!

古峰爆發氣血突破了妖魔的包圍,但也元氣大傷,再加上被李道志用符咒偷襲,再也無力為戰了!

後有惡鬼洶洶而來,前有大敵擋道!

古峰一瞬間陷入進退不得的境地。

火焰熊熊!

李道志雙手連連甩出十多杖符咒,斗大的火團在空中燃燒,向古峰圍攻過來,想要一舉將他解決!

惡鬼的哀嚎聲已經不遠,他知道必須速戰速決,只要丟下了古峰這個誘餌,他相信必能迷惑住惡鬼,從而給自己爭取逃生的時間!

李道志陰笑連連,下手更是毫不留情。

古峰雙手被雷電劈焦,痛入骨髓!

但他怒吼一聲,強行忍住猛然雙手拔出玄鐵重劍在身前一檔!

火團砰砰砰砸在重劍之上,崩散出火星四濺!

古峰面部手臂身體被炙烤得疼痛,強勁的衝擊力頓時將他炸飛了出去!

但他整個人橫在空中,連連翻滾,竟是憑藉著這股反衝力射入叢林深處,消失不見了。

「該死!被他耍了!」李道志沒想到古峰面臨如此絕境還有如此強悍的求生意識,頓時咬牙切齒。

「有法術的光芒!那群人在那裡!」一陣發現獵物的陰笑聲。

陰風席捲,寒意侵襲,頓時讓他打了一個哆嗦!

「不好!」李道志心中大呼不妙,古峰這一失蹤讓他落在原地,成了惡鬼的靶子!

「可惡!」他咬牙切齒,心中惱恨。

一個覺醒境界第三重的廢物乖乖等死就好,為什麼還要掙扎?

「清風符!」符咒化為清風加持身上,他身形如風,已然急速朝著古峰逃離的方向追了過去。

之前被樹妖包圍之時,他就有心藏拙,並沒有使用全力!

因為他就預料到,哪怕他們爆發全身手段也不可能是枷鎖境的老妖對手!

他故意這麼做的目的要讓其他人頂在前面,自己好趁機保存實力!

符咒加持之下,他速度奇快無比,只如一道風影急速在叢林中穿梭,直朝古峰追了過去!

「該死!浪費我一張清風符!」李道志一邊追趕,面孔更是充滿了惱怒。

嗚嗚嗚!

風聲呼嘯!

古峰迴頭一看,眼眸一縮!

李道志渾身纏繞著輕風,速度何止快了十倍,眨眼就要追上他了!

「好深的心機!」到了這一步,古峰哪裡還看不出這李道志之前一直在藏拙!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