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陽雄道:「唉,是啊!除非….嗨,算了。」

木婉清抓住陽雄雙手,急道:「除非什麼?」

陽雄道:「你不許,我就不說了。你知道的,為了你,我現在都可以不要xing命,何況,還可以與你廝守十年!為夫已是相當滿足了,唉,只苦了你,卻要…..」說著語氣哽咽,做出眷戀之狀。

木婉清雙眼一紅,掉下淚來,哭道:「老公,我要你陪我百年,千年,萬年!一生一世,生生世世,十年,怎麼能夠啊!你快說,除非什麼?」

陽雄心中頗為內疚,但想道,若自己納一些妾,自己獲得爽點就要容易得多啊!他主要是太過懶惰,怎麼容易就想怎麼做。

於是說道:「唔,我若找到與我八字成三合之會的『女』子,納為妾室,至少三個以上吧,唔,多多益善。就應該能過此劫!」

木婉清下意識就道:「那我們快去找啊!」雖然她心中酸酸,但老公的xing命要緊啊!

突然轉念又想道:「這還沒證明他確實有能掐會算之能啊!恩…是了…若我師父真是我母親,那說不得,無論如何我也要為他找到八字成三合之會的『女』子!」

陽雄心中也是真心感動,緊緊握住木婉清『玉』手,真心道:「老婆,不管是誰,成為我的妾,那也只相當於救命的『葯』材,我只愛你一個!我只要你一個妻子!若違此誓,就叫我jing盡人亡……。」

木婉清猛的按住他嘴,道:「老公,我相信你!」

陽雄頓了一頓,頗為心虛的道:「老婆,其實我已發現了一個八字三合的『女』子。」

木婉清心情矛盾,冷冷道:「是么?是誰啊!」

陽雄更是心虛,說道:「是誰我也不知,從未見過。」

木婉清奇道:「那你又怎知那『女』子與你八字三合?」

陽雄囁嚅道:「我埋葬段公子之時,在他身上發現一個錦盒,盒中裝著一張紙條,上面寫著一名『女』子的生辰八字!唉,不管她是美是丑,只要你不喜歡,為夫定不會…..」

陽雄話未說完,只聽木婉清「啊」的一聲。

陽雄道:「怎麼了?」

木婉清低聲道:「沒…沒什麼。」她心中卻在掙扎:「那生辰八字不是鍾靈那小丫頭的么?我是告訴老公呢,還是不告訴他?是了,還是先證明他真的能掐會算了再說吧!若他說謊,我…我..,看我怎麼收拾他!」

突然,木婉清臉『色』一變,手指馬後,道:「有人追來了!」

她此時是背朝前,面朝後而坐的,自然能看見後面。

陽雄轉頭望去,只見里許之外,五六騎風馳電掣般追將過來。

馬隊奔近,陽雄見到前面兩人,一人白衣飄飄,一人穿一件灰『色』的長袍,看上去都是四十餘歲。其餘四人身穿皮甲,手持長劍。

「高升泰,巴天石!」陽雄立即認了出來。

他沒事之時,經常查看靜態場景,是以許多主要人物,他都認得。

幾人見到陽木二人共乘一騎,其中五人從懷中掏出長巾,將口鼻掩住,在腦後打了個結。

陽雄見到他們此舉,已然明白:「他們定然見到了那支騎兵隊了啊,知道我的臭『雞』蛋厲害!」

卻見一名皮甲武士在懷中『摸』了半天,手始終不拿出來。

巴天石喝道:「幹嘛呢,快捂住口鼻啊!你想吐嗎?」

那人漲紅了臉,道:「巴司空,我…我汗巾掉了啊!能不能將你衣襟撕下一塊,給我….」他穿的是皮甲,沒有衣襟,否則,可以撕下衣襟掩住口鼻。

巴天石怒道:「自己想辦法!」他倒不是捨不得一件衣服。而是,這件袍子乃是他夫人親手縫製的。他與自己的夫人姬雅麗相敬如賓,舉案齊眉。而且,他事事都以夫人為先,是以被同僚將他們夫妻戲稱為「姬巴賢伉儷」。

那武士漲紅了臉,他除了穿的皮甲之外,裡面就穿了一條內.『褲』。當下將心一橫,左手探入『褲』.襠,抓住內.『褲』,一把扯去,拖將出來,掩住口鼻。如其他幾人一樣,在後打了個結。突然之間,他只感一陣惡臭嗆入口中,這才想起,自己已經半個月未換內.『褲』了啊!而且,那內.『褲』上還有如幹了的漿糊形成的地圖一類的痕迹!

那武士乾嘔幾聲,心中自我安慰道:「是自己的,不臭,不臭!」

陽雄見幾人都掩住了口鼻,知道臭『雞』蛋的效果定然大打折扣,於是決定不用。當下與木婉清飛身而起,躍下馬背,準備戰鬥。

; ?陽雄與木婉清躍下馬來,陽雄高聲喝道:「且住,我說了多少次了,段公子確實不是我們所殺,是王家惡奴以箭將他『射』死的。.」

幾騎奔近,高升泰將手一舉,馬速漸緩,在陽木二人身前十來丈處停了下來。

高升泰喝道:「那褚、古、傅、朱四人又被何人所殺!」

陽雄道:「他四人糾纏不清,yu致死命於我。難道我不該將他們殺了?」

那夜數百人圍攻,木婉清又有傷在身,兩人命在旦夕,是以陽雄大開殺戒。而此時,陽雄戰鬥力已得到提升,而且木婉清不但傷勢復原,更練成了北冥神功與凌『波』微步,是以心態已變,不願無畏戰鬥。

巴天石道:「那好,你們隨我等回到大理城,向王爺分說清楚!」

木婉清怒道:「休想,若要戰鬥,我夫妻二人奉陪到底!」

陽雄卻道:「等等,那段譽的屍體,你們可曾尋到?」

高升泰道:「不是被你們扔入瀾滄江了么?」

陽雄笑道:「你見我們將他扔入瀾滄江的?」

高升泰哼的一聲,道:「褚萬里回報,查明世子被害之前,一直與她在一起。後來她與你匯合,你見到世子,醋意大發,害了他xing命,將他屍體扔入瀾滄江里。」

陽雄哈哈大笑,道:「那褚、古、傅、朱四大護衛真是該死,死得一點也不冤!道聽途說,憑空想象,就將其當成證據了?」

高升泰瞧他神『色』,不似作偽,道:「那你說世子不是你所殺,又是為何人所殺!」

陽雄停住笑聲,道:「他是被王家惡奴所『射』之箭『射』殺,現在屍體還在那山崖之上,是我親自安葬的。現在才過去十數ri,屍體應該還未腐爛。唔…他後腦所中的箭我並未拔下,你們一見便知。可從傷口深淺、形狀、角度判斷當時情形。」陽雄當時安葬段譽沒有拔他後腦的箭,並非是想要留下什麼證據。而是他太過懶惰,懶得去拔掉。只刨了個淺坑,拉起段譽屍體的腳,胡『亂』扔進坑裡,草草回填泥土,就此作罷。

陽雄說完,突然運起大力金剛掌,向身旁一塊大石猛擊而去。

只聽得「蓬」的一聲大響,那塊石頭登時四分五裂,已然碎了。陽雄拍拍手掌道:「若我要殺他,豈會用箭?那南海鱷神,也非我一合之敵!在那山崖之上,被我一掌擊死!」

陽雄極不要臉的說道。殺南海鱷神,那完全就是yin人家的啊。

高升泰與巴天石對望一眼,心中均有驚駭之意,「沒想到此人年紀輕輕,竟有這般功力!武林之中,可沒有聽說過這一號人物啊!他背後又是哪位高人?」

高升泰久居高位,雖見陽雄功力驚人,但自是不懼,朗聲道:「那就請公子與我們一起,前去查證。」

陽雄道:「好!」。他本來就是要與木婉清去找黑玫瑰,此時黑玫瑰多半還在那崖上。在那崖上沒有危機,它自不會再次冒險去飛躍那山澗。

當下高升泰命令兩名武士迴轉報信,與巴天石帶領兩名武士,跟著陽木二人而去。

那名以自己內.『褲』『蒙』住口鼻的武士終於鬆了口氣,扯掉內.『褲』,與另一人勒轉馬頭,返身而回。

六人向無量山方向行出十數里,經過一個山口之時,只見山壁草木之間,突然冒出三人。

為首一人以兩根細鐵杖支撐著身體,穿著青袍,長須垂『胸』,面目漆黑,臉上刀疤密布,看上去兇狠醜惡之極;一雙眼睜大大,湛湛有神;另一人尖嘴猴腮,細長如竹桿,一直緊緊的盯著木婉清,臉上『露』出yin笑;還有一人乃是一個『女』的,懷中抱著一個大胖小子,輕輕巔動。

陽雄一見之下,心中小驚,只見這三人正是四大惡人中的段延慶、葉二娘、雲中鶴。

段延慶面無表情,也不見他嘴『唇』翻動,就聽得一道yin沉至極的聲音說道:「尋你多ri,不想竟在此處得見!」

陽雄道:「你待如何?」

段延慶道:「你害了老三,得留下命來!」

陽雄笑道:「閣下來取便是。」他表面輕鬆,內心卻甚是凝重,這段延慶實是勁敵。想到段延慶內功深厚,最厲害的武功乃是使用細鐵杖施展一陽指。

陽雄突然想到倚天屠龍記里阿三所說:「近ri遇見一個叫空xing的和尚,我以指力對他指力。破了他的龍抓手,順便摘了他的腦袋瓜!」

於是陽雄也想以指力對指力,念頭快速進入系統空間,見到功法列表中兩種指法,一是煙『花』指,但那需要130爽點,自己現在根本不夠。而另一種,就是爆菊一指禪,只需55爽點。

陽雄於是消耗55爽點,學習了爆菊一指禪。

陽雄瞬間就明白了,一般的一指禪乃是使用食指,而這爆菊一指禪,乃是使用中指。而且還有一套地滾身法,詭異無比,讓人防不勝防。是從下至上的攻擊,專點人體最是柔軟之處。

高升泰朗聲道:「是單打獨鬥,還是群戰?」高升泰心想,畢竟現在與這兩個年輕人乃是一路,更重要的是要一起去找尋世子屍體。是以出聲支援,表明立場。

段延慶臉上『露』出笑容,但那笑容古怪之極,根本一點笑意也無,也不答話,猛的飛身撲下,左手鐵杖點向陽雄腦『門』。

陽雄喝道:「老婆閃開!」說著向後推開木婉清,然後「摔」下馬來,就地滾倒。木婉清如一片臨風樹葉一般,向後飄然落地。

卻見段延慶空中一個轉折,極為突兀的探出右杖,臨空點向高升泰。

「咻…」突然,那鐵杖之上一股極細的內力『激』發而出,透明而凌厲,閃電般襲向高升泰『胸』口。

原來段延慶先前乃是虛招,聲東而擊西,非常詭異的擊向高升泰。

高升泰大驚:「這是一陽指!」急切間也是一指點出,一陽指力『激』發而出,『肉』眼可見沖開空氣形成的氣『浪』漣漪。

正如針尖對麥芒,兩道指力空中相撞,蓬的一聲炸了開去。

高升泰指力崩潰,而段延慶的那道指力並未就此消失,只是弱了半分。登時長驅直入,噗的一聲,正中高升泰『胸』口。

高升泰從馬背倒跌而下,伏在地上動彈不得。

「侯爺!」巴天石提起單刀,飛縱而起,照仍在空中的段延慶當頭砍下。

「老四,這人以輕功見長,你去敵他!」葉二娘摔死懷中嬰兒,對雲中鶴道。

雲中鶴嘿嘿一笑,道:「我的敵人在那裡!」說著手指木婉清。當下飛身而起,鐵爪向木婉清肩頭抓去。嬉笑道:「美人兒莫怕,情哥哥怎捨得傷你啊?」

木婉清拔出長劍,正要抵禦還擊,卻聽陽雄喝道:「老婆莫要戰鬥,只已凌『波』微步避讓就行。」

木婉清也不去想這對不對,反正那是老公說的。當下腳踏乾位,轉巽位,斜上艮位,施展出了凌『波』微步。

段延慶此時正往地下落去,見巴天石一刀向自己砍來。當即以左杖撐向地面,右杖斜向上撥。

嘡啷一聲,火『花』四濺。段延慶右杖撥中刀面,巴天石只感一股巨力傳來,單刀被『激』『盪』而開。

段延慶正要『挺』杖點出,結果了巴天石。卻見陽雄施展地滾身法,滾將過來,凌空一指向上戳出。一團拇指大小的氣團『激』發而出,竟然,竟然襲向自己的『肛』.『門』

段延慶大怒,屁股微微一扭,讓過那柔軟之處。他見那股氣團並不強大,只要不是那狀如菊『花』之處,都應該能輕易承受。

卻只聽得「啪…」的一聲響,那團氣團竟然自己爆炸開來。

爆炸的氣『浪』,襲在段延慶『臀』月之上,根本無關痛癢。但有一絲,爆『射』在了其『肛』.『門』處,使其『肛』『門』一緊,劇痛難當。

巴天石乘機逃得xing命,與剛殺了兩名武士的葉二娘戰在了一起。

原來,陽雄的爆菊一指禪有四招。一為凌空爆,二為裂『肛』指,三位漏『肛』指,四為浣腸指氣。

剛剛施展的,就是凌空爆。

如果段延慶如常人一般,陽雄的凌空爆是無論如何也傷不了他的。但他一是『腿』斷已久,從來不用雙『腿』走路,兩片『臀』月肌『肉』基本上不運動,導致菊『花』處長期血脈不通;二是他喉嚨肌『肉』被割,吃飯時都是以手掰開嘴巴,將東西如投信般投入腹中。他這樣沒有咀嚼,沒有分泌唾液,排泄時,『肛』『門』鴨梨就大了。所以久而久之,他那裡就長了痔瘡。而且還是內痔外痔『混』合痔!只要稍微上點火,或是吃點辣椒,他那裡就會大量流血。

剛剛陽雄那一指凌空爆,些許內力就襲擊到了他的痔瘡,這讓他那裡登時留出鮮血。

; ?陽雄一指凌空爆,擊破段延慶菊『花』處的痔瘡,讓段延慶流血不止。

段延慶心中狂怒,左杖輕輕一點地面,再次凌空飛起,雙杖齊出。

「咻咻」兩聲,兩道一陽指力貫向陽雄,一襲陽雄『胸』口顫中『穴』;一襲陽雄下『陰』,要讓陽雄絕戶斷後。

陽雄展開地滾身法,雙『腿』倒卷,堪堪讓過那襲向自己命根子的一擊。但另一擊,卻是始終也避讓不開了。

急切間陽雄運起龜殼功,稍稍挪移,讓過『穴』道要害。

「噗」的一聲,那道指力正中陽雄左『胸』。

段延慶大喜,心道:「雖未點中你『穴』道,但這實打實的擊在你身上,怎麼著也得將你重傷啊。」

陽雄只感一陣劇烈的刺痛傳來,但有龜殼功護體,卻並未受傷。心道:「這段延慶也真是厲害,如點中我『穴』道,那我命休矣!」

當下陽雄雙掌『交』叉『胸』前,大力金剛掌猛的擊出,同時,心念進入系統空間。暗器——極品臭『雞』蛋。

立即消耗5爽點,兌換5枚極品臭『雞』蛋。

此時段延慶身在空中,被陽雄大力金剛掌掌力一『激』,當然不可能受傷,只是向後微微飄『盪』些許。

他見陽雄這般年輕,中了自己一招一陽指,還能拍出如此雄渾掌力,心中也不禁暗暗稱奇,暗道:「難怪老三會死在他的手上啊!」當下使出自己的最強絕招——以鐵杖使出融合了一陽指的段家劍法,要結果了陽雄。

只見一道凌厲之極的一陽指劍氣,閃電般的刺向陽雄腦袋。

按常理,以陽雄現在的姿勢,是無論如何也躲不開的了。

卻只聽「吧唧」一聲,陽雄腦袋竟然憑空消失了!

「『波』」那道劍氣刺入地面,形成一個小小的深『洞』。

段延慶看得真切,那小子的腦袋,在那一瞬間竟然連頸子一起,縮回了身體肩胛之中!

段延慶心中大驚:「什麼?這是天竺瑜伽神功練到極致的表現啊!」段延慶久在西域,見識自是極廣。

就在這時,又是「吧唧」一聲,陽雄的腦袋又『露』了出來,如烏龜腦殼一般。

陽雄心念一動,將一面防臭面具挪移而出,快速戴上。然後揚手擲出一物,那物準頭奇差,連段延慶的一根『毛』都碰不到,而是砸向了段延慶身前地面。

段延慶心道:「這就是了,還是受傷了的,不然也不可能這樣大失準頭啊。」於是並不在意。

卻聽得啪的一聲響,那物爆開,接著一股極為噁心的臭氣狂涌而來。

「什麼,臭『雞』蛋?!」段延慶登時腹中翻湧,胃中食物就如活了一般,向自己喉間衝上,正要破口而出。

段延慶心中大叫,立即運起內勁,將嘔吐生生壓了下去,同時閉住呼吸。但他剛剛起反應的那一瞬間,陽雄又是兩枚臭『雞』蛋擲出。

這兩枚,也並不是向段延慶身體砸去。陽雄知道,砸向他身體,那肯定是砸不中的。

這兩枚,是向段延慶頭頂擲去的。剛到段延慶頭頂上空,兩枚臭『雞』蛋空中一個碰撞。

「啪」的一聲,兩蛋齊爆,綠『色』黏液灑落而下。沾了段延慶一頭一臉。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