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Y國刑警可不是蓋的,一旦把roce歸咎於恐怖分子,現場槍斃他在Y國都不算犯法!

這個傻帽!

「喂,你是想死還是想活?」

葉平平語氣都開始有些不好了,roce這才抬了抬眼皮看向他,伸手握住了她一隻手,葉平平下意識想抽回去,他立即握緊,另一隻手在她手心寫了兩個字——幫我。

「呵,讓我幫你?憑什麼?」

Roce手指還觸在葉平平的手心,想了半天,也沒想到有什麼理由讓她幫自己,最終鬆開了手。

葉平平心裡的火瞬間就燃了,「連個理由都不給我,讓我幫你?」

葉平平在roce前面來回走,氣得她都差點暴走了。

「我告訴你,我葉平平是ODD金牌殺手,向來是殺人的,可從來沒救過人!昨晚我已經因為你破例了,你還想讓我因為你破我一貫的規則嗎?你以為你是誰?」

Roce垂下了頭。

「你就是天王老子,也不該是一副理所當然的模樣讓我救你!」

葉平平見roce低下了頭,她走近兩手抓著他的耳朵,把他腦袋提起來,讓他正視自己,道:「不過,如果是交易,我可以幫你!」

Roce眼睛微微一亮,看著葉平平緩緩點了一下頭。

「把你自己給我……意思是以後你只為我一個人做事,我就救你!」

Roce一愣,隨即偏過了頭,沒回答葉平平。

葉平平鬆開手,掏出手機道:「給你一分鐘思考時間,答應了我就帶你離開這,不答應,我現在就能把刑警喊進來。」

Roce心裡根本不用想,是不可能答應葉平平這麼無理頭的要求的。

作為訓練有素的殺手,他即使死,也不可能被判主人。

葉平平看著手機算時間,一分鐘后,卻見roce沒有一點要服軟的意思,她頓時咬牙低咒一句:「fuck!你是不是不想活了?」

Roce又變成了一副無所謂的態度,氣的葉平平只想親手解決了這個混蛋。

她真是上輩子欠他的,這輩子怎麼她就還不清了呢?

心裡恨的不行,真的是恨不得他被刑警發現當場槍斃,可是心裡她又無比的矛盾,擔心他被刑警發現槍斃,總之……很矛盾很複雜!

「操!既然不同意,那你就去送死吧!」

葉平平轉身就打算離開,手機突然響了起來。

葉平平頓住腳拿起手機一看,是陸美琳,隨手接通。

「平平姐,你怎麼還沒下來?」

葉平平瞪了眼roce,語氣卻裝的可憐道:「我肚子痛,蹲了會馬桶,你再等等。」

「哦,那好吧,你放快點。」

「嗯嗯嗯,行,再多等我一會兒。」

掛斷電話后,葉平平再一次問道:「你同不同意?」

Roce搖了搖頭。

葉平平緊緊攥了一下手機,指著roce道:「你真的不同意是不是?好,我這就打電話喊刑警進來!你等著!」

葉平平拿著手機,翻開通話記錄,卻並沒有打給刑警,而是打給了自己的屬下,一撥通,就問:「人到了嗎?」

「主人,都到了。」

「行,上來吧!4007!」

掛斷電話后,葉平平心裡都快被自己氣死了。

明明roce此時一點不屑她的幫助,她還去熱臉貼人家冷屁股!

她什麼時候變成這樣了?

向來高傲的她,怎麼在roce這就變得不像那個自信高傲的自己了?

一直以來,她都受制於roce,都到現在了,她竟然還在處處為他著想!

她真是病的不輕!

但沒辦法,這個電話打完後葉平平心裡的確好受多了,最起碼,把roce成功弄出豪凱酒店的辦法馬上到了。

但她面上依舊冷冷的道:「現在人上來了,你要是改變主意還來得及!跟我一起干,我保證你吃香的喝辣的行不行?」

Roce還是搖頭。

葉平平都徹底無語了,roce真特么的一根經,就不會變通嗎?

她想著,若自己是roce,此時這種危急情況下,也該先同意,你特么不願意也等先出了豪凱酒店再反悔啊!

真特么的愚蠢!

情商為0的大笨蛋!

葉平平無奈的坐到了沙發上等著人來,手上轉著手機,想了想又給陸美琳打了個電話,說道:「琳琳,估計你還要多等一會兒了,我這遇到了幾個朋友,他們在玩cos,讓我幫她們看看著裝,一會我也能帶他們跟你認識認識,一定會驚艷你的雙眼,所以再等我個把個小時,行不?」

「是cosplay嗎?我剛剛看見上去了一群奇裝異服的coser,那是你朋友嗎?」

「應該是……」

「那行吧,我也很喜歡cosplay,一會讓我和他們拍張照好不好?」

「嗯,好,那你再等等。」

剛掛斷電話,門鈴就響了。

葉平平打開門,房間里立馬擁進來一群二次元、奇裝異服的妹子和人妖。

葉平平直接吩咐道:「吶,人在那,半個小時,把他弄成……嗯……美少女的模樣吧!」

兩個二次元的造型師立即跑到roce身邊看,放下背上的大背包,好奇問:「葉小姐,這也是個人妖嗎?」

葉平平輕咳一聲道:「算是吧,快點弄,時間有限。」 ?於蕊有些明白葉風的意思了,想了想道:「好!那就按風哥的意思,不過風哥剛剛說到提價,我倒是想起來了一件事,有一個在我們這裡下訂單的傢伙,轉手就以三倍的價格把訂單賣給了別人,我想以後這種現象會很多,社會上也會有不少投機倒把的事情。」

對於這點葉風倒是絲毫不懷疑,就是藉助國家的力量,強制打壓,但背地裡這些都是少不了的,這已經不是他能解決的事情了。

「這是不可避免的,國家相關部門會幹預的,你不用問這個,限制銷量以後,這個問題應該可以緩解一下,到時候可以同時限制購買數量。」葉風想了想道。

兩人又聊了一下相關問題,葉風就掛了電話,接著就露出了一絲不耐,公司的麻煩事這麼多,這可不是他想看到的。

「等過幾天就確定於蕊在百靈製藥的位置,這樣她就可以名正言順的處理公司事務了。」葉風想著,一覺睡了過去。

第二天,天微微亮,他就被一陣敲門聲吵醒了,不覺有些生氣,開了門就看到了門口的一輛軍車。

「怎麼回事?」

「報告長官,我們奉命接你去軍區,司令正在等你。」一個年輕的小夥子軍人行禮道,還有一個站在車旁。

「等我?」葉風一愣,立即明白了過來,「靠,這王有為給我找的什麼破活,真是無語了,軍人怎麼都起的這麼早。」

無奈的上了車,兩個軍人小夥子麻利的開動了車,葉風在路上有一句沒一句的想和兩人聊聊天,但是無語的是根本沒有人理他,不過還好只是一個小時而已,葉風總算到了軍區。

剛剛下了車,葉風就聽到了許多正在訓練的喊聲,不時有一隊跑步的路過,這讓葉風看的來了不少興趣,以前他在海盜窩裡的時候,那群海盜沒事也會cāo練一下。

「我們現在去哪?」葉風問道。

「長官請稍等,司令馬上就來接你。」機械xing的回答,不知道的還以為是什麼東西在自動朗讀呢。

大概三分鐘,葉風總算看到了幾個人朝著他走了過去,正中間一個中年男子長的劍眉怒目的,有一種讓人沸騰的熱血之氣。

「中間那個就是軍區司令?」葉風推了推跟前的悶葫蘆。

「是,長官!」洪亮的聲音讓葉風嚇了一跳,這傢伙怎麼給打了興奮劑似的,不開口還好,一開口就是這麼大聲。

幾人已經走到了葉風的面前。

「嗨,你好啊!我叫葉風,你可以叫我風哥。」葉風嬉皮笑臉道,周圍的幾個人頓時一愣。

「我叫鄭大雷,京海軍區司令,接上級通知,配合葉風教官選取優秀軍人參加特殊軍事訓練。」鄭大雷不言苟笑,非常的正式。

「無趣。」葉風擺了擺手,「好了,帶我去看看你們這裡的優秀軍人,咱們速戰速決。」

「這邊請,葉風教官!」鄭大雷做了一個請的姿勢。

葉風很不客氣的走在了前面,旁邊的幾個軍官立即露出了一絲不悅之sè,葉風的表現太狂妄無忌了,在他們司令面前這個樣子,這完全就是不給司令面子。

葉風可不知道這些,他也在暗暗觀察華夏軍人的模樣,這些軍人熱血倒是夠了,但卻是缺少了一些軍人特有的東西,那就是殺氣,仔細看看這些所謂的軍人,完全就是溫室的花朵,一點殺氣都沒有,他們還缺少血與火的磨練。

「葉風教官,有什麼問題么?」鄭大雷看到了葉風的表情變化,這讓他覺得有些奇怪,葉風是上面派過來的,上面還對他千叮萬囑,要他滿足葉風的一切需求,要不是知道這是一件比較嚴肅的事情,他都有點懷疑是上面哪個公子哥來度假了。

「問題倒是真有點,你的這些軍人看著不錯,但是沒有什麼銳氣,以後遇到敵人肯定會吃虧。」葉風嘆氣道,「和平年代還行,要是真的上了戰場,估計都是炮灰。」

聽到這話,鄭大雷暗暗沉思,而下面的幾個軍官已經不樂意了,這可是他們千辛萬苦訓練出來的兵士,被人說成是炮灰,完全就是一種侮辱。

「葉風教官何以這麼說,我們京海軍區的兵上戰場就能殺敵,不會畏懼任何人。」一個軍官忍不住開口辯駁道。

葉風微微一笑:「還不服氣,不是我故意說他們,他們確實還不夠資格上戰場,就是我見過的那些海盜,雖然沒有經過什麼系統的訓練,但是也比這些軍人強個幾倍,因為他們都經歷過殺戮,而你們沒有。」

「胡說!」軍官臉漲的通紅,要不是葉風教官的身份,估計他都要和葉風較量一二了。

「是不是胡說,試試就知道了。」葉風看了看鄭大雷。

「試試到可以,不知道怎麼試?」鄭大雷也是有些想法,他訓練的兵到底是表面上好看,還是骨子裡就很強悍,他自己其實都沒有底。

葉風沒有說話,突然一股極強的氣勢以他為中心漫延出去,那氣勢之中殺氣縱橫,像是有千軍萬馬在奔騰,與葉風最近的兩個軍官直接就是一個趔趄,鄭大雷的臉sè瞬間變了。

「好!」鄭大雷吼道,咬牙看著葉風,他已經明白了葉風的意思,看著葉風更是多了一份尊敬,那是軍人對強者的崇拜。

無盡的氣勢像是猛虎下山,勢必要掃蕩一切,許多被波及到的軍人,立即感覺到了恐懼,不堪的幾個已經癱卧在地,能站著的已經不錯,而能堅持訓練的已經寥寥無幾。

幾里方圓,正是葉風的極限,但至少有一半的軍人被覆蓋在了葉風的氣勢之下,持續了大概一分鐘,葉風感覺到在自己氣勢籠罩之下漸漸的開始出現几絲反抗之意,而到了兩分鐘,已經有幾十個這樣的反抗意念,到了三分鐘,已經過百。

「還不錯,還有上百個真正的軍人。」葉風微微一笑,已經看向了一處,那裡正有他需要的優秀軍人,許多反抗的意念就是從那裡反饋出來的。

氣勢收回,一切變回了正常,鄭大雷環顧四周,過目之處像是被炮轟過了一般,一些軍人哪還有軍人的樣子。

「葉風教官好本事,是我們目光短淺了。」鄭大雷深深地鞠了一躬,幾個軍官也是急忙行禮,他們已經明白葉風的用意。

「不用這麼客氣,這些軍人總體來說還是可以的,起碼體質和素養不錯,以後稍加磨練還是能成大器的,現在不說這個,帶我無那個地方看看,我要的人應該在那裡。」葉風指了指一個方向。

不管葉風這話是不是安慰,但鄭大雷已經做好了要更加嚴格訓練這些軍人的打算,而順著葉風手指的方向,鄭大雷也是露出了一絲吃驚:「那裡應該是特種兵的駐地,他們大概有近四百人,這些人有的是真的殺過人,見過血的。」

葉風點了點頭,幾人很快就走到了地方。看去,正有八個小隊,每個小隊五十人不到,嚴格的隊列,威風凜凜,遠不是那些新兵可以比的。

「還不錯,就他們了,我打算從裡面選出幾十個人參加特殊訓練,你讓他們現在集合,半個小時后開始選拔。」葉風想了想道。

「可以,不過怎麼個選拔法?」鄭大雷有些好奇。

「選拔可不容易,等會你就知道了,他們要是進入了選拔,能參加我的訓練,那絕對是他們一生的福氣。」葉風說完這些就獨自走開了。

「好了,去準備!」鄭大雷看了看身邊的兩個軍官,「唉,這次的訓練肯定不尋常,要是年輕個二十歲,我都想試試。」

幾個軍官也是鄭重的點了點頭,這個不尋常不是因為這次訓練是從軍委批下來的,而是因為神奇的葉風,只是一眼他們就知道葉風不是軍人,一個不是軍人的人來當教官,能教授的東西絕對是神秘莫測的。

很快,所有特種兵已經集合完畢,看著這些氣勢衝天的所謂特種兵,葉風不覺一笑,他沒有去選那些普通軍人,不是因為他們沒有潛力,而是因為他們還不夠成熟,只有這樣經歷過生死的特種兵才能更快的完成訓練。 ?許多特種兵也是好奇的看著葉風,他們突然被召集過來也不知道是因為什麼事情,但是看著司令都在,立即都變得謹慎了起來。

「報告司令,特種兵所有小隊,共計三百八十二人全部到齊。」一個軍官行了一個軍禮。

鄭大雷看了看葉風:「葉風教官,現在可以開始考核了么?」

葉風泯然一笑:「考核馬上就開始,不過我要給這些笨蛋說些話,不然一會他們不拿出全力就不好了。」

被說成是笨蛋,許多特種兵立即露出了不滿之sè,不過葉風可不問這個,向前走了幾步:「我知道你們都是兵中之兵,比兵王也差不了多少,但是在我眼裡還是不夠看,今天我受邀來對你們進行選拔考核,要是你們能通過了,什麼兵王,神槍手以後在你們眼裡完全不夠看。」

聽到葉風的話,不止那些所謂的特種兵就是鄭大雷都是有些不可置信,難道真的有這麼神奇。

「我知道你們不信,不過我也懶得多說,這是你們的機緣,要是以後想後悔就來不及了。」葉風反而笑了起來。

「葉風教官,我相信他們會盡全力的,這是軍人本sè。」鄭大雷鄭重道,許多人立即點了點頭。

「那好,現在開始考核。」葉風看向了三百多個人,「我的考核共分為四項,力量、速度、戰鬥技巧和意志。其中力量和速度很好比,你們軍隊都有相應的測試器材,現在就去測試,實行十分制,前十的滿分,十到五十名的九分,五十到一百名的八分,一百到一百五名的七分,一百五到二百名的六分,二百名以後全部都是零分。」

粗陋的規則,沒有絲毫的依據,不過對於這些特種兵來講,能爭個第一倒是好的,起碼說出去是個榮譽。

「就這麼多?」鄭大雷看向了葉風,有些不可置信,「這是不是太兒戲了,他們可都是特種兵,實力差距應該不是很大。」

葉風搖了搖頭:「這個我就不問了,現在就帶他們去測試,一個小時后我就要結果,不要浪費我的時間,怎麼說我分分鐘上下都是幾百萬呢。」

鄭大雷很無語,但是想到葉風的厲害,直接就是領著這群還不明所以的傢伙去測試了,而葉風轉眼已經沒有了影子。

軍區邊緣,正是大海,遠遠望去,葉風知道那個仙島肯定就在這無盡的海中飄著,也許哪一天它會到了岸邊,或者被一些好運的人遇見,不過能以那裡為家的,自始至終只會有他一個。

「咦,說到仙島,沒想到還真有一個小島。」葉風一愣,他發現前面不遠處還真有一個小島的影子,雖然不大,但絕對是一個小島無疑。

思緒急轉,葉風突然躍起身子,踏著海面朝著小島飛奔而去,那輕快地身影,像是在海面飛速行走,這種本事就是一些神級武者都不一定能做到。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