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之前戴雲兒的表現堪稱完美,誘導了唐舞麟使用幾個魂技,還曾經一次命中過他的身體,這些都已經做得很好了。可是,眼前這一次衝鋒卻明顯和先前不同。她的心態受到了影響。

對於妹妹的實力、悟性,就連他都是大為欽佩的。但他同時也很清楚美美的弱點。不是在修為上的,而是心性。

作為一位從小到大被寵慣了的公主,她的性格之中不可避免的有著驕傲,同時最受不得激。

唐舞麟看上去那輕佻的動作,很明顯是看準了戴雲兒心態上的問題。而一名魂師如果在戰鬥中不能保持冷靜的話,那麼,就一定無法發揮出最強實力。這個唐舞麟不簡單啊!不但實力強,而且,觀察細微還善於利用。

同樣還是幽冥突刺,這一次,戴雲兒眼神中散發出的光芒突然變得強盛起來。之前的藍色光暈驟然變成了兩道宛如藍色冰刺一般的光芒,唐舞麟只覺得大腦一陣刺痛,就連紫極魔瞳都沒能完全擋住對方帶來的靈魂衝擊。

他下意識的向後跌退了兩步,但同時雙手也擋在了身前。

戴雲兒到了唐舞麟面前,腳下一個滑步,就繞到了他背後,一雙貓爪反向抓出,抓向唐舞麟腰部兩側。

此時的唐舞麟,精神受到極大的影響,身體還是僵直的,就連黃金龍體都略微被削弱了一些。沒有自身精神控制,他也不可能釋放得出金龍霸體這樣的技能。只能是任由那一雙貓爪落在自己腰上。

就在戴雲兒貓爪抓中他身體的一瞬間,唐舞麟身上突然出現了奇異的變化,一根根粗大的藍銀草突然毫無預兆的從他體內奔涌而出。

戴雲兒的雙爪頓時抓在了幾根藍銀草之上,緊接著,藍銀草蜂擁而出,就朝著她的身體纏繞了上去。

其中一根金色的藍銀草最為醒目,它幾乎是一閃身,就把戴雲兒纏繞了個結結實實。

這一切變化實在是太快了,哪怕戴雲兒反應極快,但在近在咫尺的情況下,也沒能閃避開來。

藍銀皇實際上根本就不是唐舞麟控制的,剛剛戴雲兒那一下靈魂衝擊卻是給他帶來了極大的影響,哪怕是他有紫極魔瞳,也只能是護住自己的靈魂不至於受到重創,短時間內還是沒法控制自己的身體。

但是,他並不是一個人在戰鬥,他還有魂靈金語。

金語是他的第一魂靈,跟了他多年,更是唐舞麟一點一點培養起來的,從一個殘次品魂靈到之後的不斷升靈,以及和唐舞麟彼此之間的血脈融合提升,它一直都在潛移默化的不斷進步。

唐舞麟早就判斷出戴雲兒在精神力方面應該還有殺手鐧,所以,在戴雲兒沖向他的時候,他就已經向金語下達了命令,讓金語幫他調動藍銀皇,發起第一魂技,纏繞。

戴雲兒雖然觀察非常敏銳,卻也沒想到唐舞麟在靈魂受到衝擊的情況下,還能如此間不容髮的釋放出這樣的能力。一時間大驚之下,迅速掙扎。與此同時,一道白色身影也從她身上衝出,閃電般飛到了唐舞麟頭頂上方,一雙手爪突然變大,直奔唐舞麟當頭抓落。

靈魂衝擊的效果已經結束,唐舞麟回醒過來,身上兩個金色魂環已經被三紫一黑四個魂環替代,第二魂環光芒大放,頓時,無數根藍銀草突然以他的身體為中心向上穿刺而出,瞬間覆蓋了直徑十米範圍。

空中的白色身影頓時被撞擊的飛了起來,在空中凝滯,赫然是一隻看上去嬌俏可愛的小白貓。而同時在藍銀草纏繞之中的戴雲兒,也同樣受到了藍銀突刺陣的衝擊,雖然幽冥靈貓武魂對於物理抗性的強大化解了大部分穿刺之力,但她還是受到了藍銀突刺陣的暈眩能力影響,整個人凝滯在那裡。

唐舞麟一轉身,就已經到了她面前,手起爪落,金龍爪悍然而下,直接就抓在了這位公主殿下頭上。

待戰區中的眾人,以及主席台上的皇帝陛下幾乎都是同一時間跳了起來。

唐舞麟金龍爪的強悍在前面比賽中大家都已經看到過了,就算是斗鎧在他的金龍爪面前都未必能夠擋住全部攻擊,更別說是戴雲兒這小小的頭顱了。

眼看著戴雲兒的頭就要被抓碎,唐舞麟手上的龍爪突然消失,重新變回了手掌,在戴雲兒脖子上輕輕一切,讓她進入昏厥狀態。

藍銀草褪去,把這位公主殿下放在地面上。

剛剛幾乎就要衝出去的戴月炎看到這一幕,才大大的鬆了口氣。剛剛幾乎嚇得他心都要跳出來了。

唐舞麟如果真的殺了雲兒,還不知道要出什麼事呢。

戴天靈的臉色雖然有些難看,但總算是露出幾分釋然之色。

這場比賽結束的飛快,而且也沒有什麼特別華麗的戰鬥場面。但其中鬥智斗勇,只有真正的明眼人才能看得出來。

「公主殿下上當了,她的心態受到了對方挑釁的影響。否則的話,這場比賽還很難說。」方兒給出了較為公允的評價,當然,很難說這幾個字就是給公主殿下留面子了。畢竟,她雖然心直口快,但總還是星羅帝國的一份子。

這場比賽一開始戴雲兒實際上是佔據著主動地位的,她確實是有特殊的能力,那就是,第二武魂。

除了幽冥靈貓之外,她還覺醒了另外一種武魂,名叫:靈眸。這個聽起來普通的武魂卻是威名赫赫,因為,它正是萬年前曾經橫壓一世的一代傳奇靈冰斗羅霍雨浩的兩大武魂之一。

靈眸是純粹的精神系武魂,對於精神力的提升非常強大,別看戴雲兒年齡不大,但她實際上精神力已經非常接近靈淵境了。同時,她也早就為靈眸賦予了四個魂技。分別是精神探測、精神干擾、靈魂衝擊和群體虛弱。

唐舞麟第一次面對的就是精神干擾,而精神探測一直籠罩在他身上,這也是為什麼代孕而對於戰局的判斷始終能夠那麼精確的原因。 第二次衝擊過來,施展的就是最強精神攻擊靈魂衝擊了。單是這一下,如果不是唐舞麟早有準備,再加上戴雲兒受到了自己情緒上的影響,唐舞麟還真的很危險。

精神系武魂是非常罕見而奇妙的,如果戴雲兒一直用精神系能力壓制著唐舞麟和他游斗,消耗他的魂力,這場比賽唐舞麟想要戰勝她還真會有一定的困難。

可惜,這位公主殿下的心志和天賦相比還是差了許多,被唐舞麟設計困住,從而結束了這場比賽。

儘管如此,唐舞麟對她還是不禁刮目相看的,這位公主殿下在戰鬥中展現出的實力,還有她那神奇的精神之力,都給唐舞麟留下了深刻印象。

噓聲四起,唐舞麟在噓聲中回到了待戰區之中。對於外界的干擾,他直接用魂力封住了耳朵,兩耳不聞窗外事就是了。腦海中卻在不斷回憶著先前戰鬥中的過程。

剛剛這一戰對他的啟發不小,尤其是戴雲兒尋找機會發出幽冥斬那一擊的時候。

精神力的作用,在戰鬥中還可以如此使用,自己的紫極魔瞳一直都只是作為精神衝擊,實際上,它能做的事情還有更多啊!

不過,戴雲兒的精神力究竟是通過什麼方式釋放的呢?這個唐舞麟很好奇,很明顯,戴雲兒在精神能力方面,還要在他之上。

怪物學院又一位被淘汰出局,目前為止,只剩下三個人。唐舞麟,順利進入十六強。

十六強戰結束。

唐舞麟、原恩夜輝、謝邂,以及怪物學院以龍躍為首的三人,紛紛進入前十六。兩大學院佔據了六個前十六的名額。

毫無疑問,在這場全大陸青年高級魂師精英大賽的個人賽之中,真正的高潮即將到來。

對於史萊克學院三人來說,下一輪比賽將是非常艱難地。因為唐舞麟要碰上虎王戴月炎,而謝邂的對手,則是怪物學院另一位敏攻系戰魂師,風王林三。

十六進八,將是史萊克學院和怪物學院一場重要對決。誰能在接下來這一輪獲得優勢,那麼,在個人賽中的成績無疑就將更好。

兩場,都是硬仗。

虎王戴月炎,八大天王排名第二,僅次於龍王龍躍,風王林三,八大天王排名第四。無疑要比騰騰更強,而他的對手是謝邂。

謝邂的整體實力顯然是要遜色於原恩夜輝,甚至是要遜色於樂正宇的。這場比賽,對他來說將是非常艱難的考驗。

「我不服!」

「啪!」

這已經是戴雲兒摔碎的第六個花瓶了。她俏臉上滿是怒氣,如果可以的話,她真想現在就去找唐舞麟再打一場。

但在她的寢宮門口,兩位老者平靜的站在那裡,有他們在,公主殿下想要出門一步都是不可能的。

「我就是不服氣!我只是上當了,那傢伙太狡詐了。唐舞麟,你這個大混蛋。你、你給我等著!」

戴雲兒一想起唐舞麟臉上那帶著點壞壞的笑容,還有他那雙看上去很溫和、很澄澈,實際上看自己時卻總是帶著一點譏諷的笑容,她就氣不打一處來。

這個混蛋!我怎麼會輸,而且輸的這麼憋屈。明明我都是佔了上風的,那傢伙實在是太狡猾了,他竟然誘使我發怒。

她怎能服氣啊!她原本是打算在比賽中大展拳腳的,展現出她美少女戰士的強大實力,收穫無數掌聲與鮮花。卻沒想到如此窩窩囊囊的就輸了,怎能不讓這位公主殿下氣氛莫名。

「好了,雲兒。別鬧了,回頭龍大哥給你出氣。」正在這時,門外,龍躍和戴月炎一起走了進來。

看到他,戴雲兒頓時眼圈紅了,一閃身就撲到他面前,抓住他的衣袖,「龍大哥,我不服氣啊!我根本就不會輸給那個壞傢伙的,是他太狡猾了啊!他騙了我,我當時如果小心一些,他根本就不可能抓住我的。只要跟他游斗,他怎麼消耗得過我,我可是雙生武魂啊!就算是一直用靈魂衝擊干擾他,也能打敗他。」

戴月炎臉色一沉,「好了小妹,別鬧了。輸了就是輸了。而且,你並不是輸給他,而是輸給自己。與其怨天尤人,不如想想自己犯的錯誤。為什麼你會那麼容易上當呢?如果你自己的心性沉穩一些,還能被他有機可乘嗎?而且,唐舞麟也沒你想的那麼簡單。」

戴雲兒小嘴一扁,「四哥,你怎麼胳膊肘往外拐!你是我哥哥還是他哥哥啊?我不喜歡你了!」

龍躍哈哈一笑,摸了摸戴雲兒的頭,「好了,我的小公主。下一場讓你四哥給你報仇,如果他不行,龍大哥替你報仇就是了。我們的小公主需要什麼沉穩,沉穩了那就不是我們的小公主了啊!別生氣了,今天你表現的已經很不錯了。」

戴雲兒依舊是一臉的不服氣,「龍大哥,二對二的時候,咱們碰到唐舞麟,你要跟我一起教訓他,到時候你幫我按著他,我狠狠的踹他幾腳出氣。」

戴月炎聽她說到這裡,忍不住雙手蒙臉,不忍直視,「小妹,你可是公主啊!怎能如此失儀?」

戴雲兒蠻橫的道:「我不管,反正我要出氣,就算父皇關我禁閉,我也要揍那傢伙。」

……

「阿嚏!」正準備開始冥想的唐舞麟打了個噴嚏。

這幾天以來,他的心都很平靜,或者說,他故意讓自己的心保持在平靜狀態之下。自從那天和古月的隔閡出現后,他就一直讓自己處於這種心態之中。身為隊長,他知道,不能因為自己的心情而影響了這次的比賽。

隔壁。

古月坐在自己的沙發上,雙眸平靜,雙手交叉放在自己的小腹上,似乎在思索著什麼。

突然,房間中的光線昏暗了一下。一道身影悄無聲息的出現在房間內。

那是一名身穿紫色長裙的女子,相貌極美,一頭深紫色長發披散在身後,就連眼眸也是紫色的,非常奇異。

她右手一揮,頓時,房間內蕩漾起一層紫色光暈,然後她才緩步來到古月面前,單膝跪倒,恭敬的道:「主上。」

「事情查的怎麼樣了?」古月淡然問道。

紫裙女子沉聲道:「根據我們的調查,龍躍的山龍王武魂應該不是天生就有的,而是得到了類似於傳承之類的能力,從而注入到他體內,改變了血脈。我們正在尋找這個傳承之地。怪物學院裡面有一些強者的實力非同尋常,如果集中我們幾個的力量硬闖倒是問題不大,但動靜會非常大。想要不被發現很難。」

「先不要打草驚蛇。」古月擺了擺手,「再尋找機會吧。之後我們也會看到龍躍展現出的實力。我感受不到那個傳承之地的氣息,應該是在類似於空間裂縫之中的地方。有山龍王血脈,說不定,我遺落的東西也在那裡。」

「我的力量封印重來,一步步重新梳理,現在初步已經完成了,還需要一些時間,如果能夠找到我當初的遺落之物,過程就會快得多。」

「是,主上。我們再找找機會。全大陸青年高級魂師精英大賽決賽的時候,怪物學院那個院長應該也會參加,那應該是我們的好機會。到時候我再深入探查一番,看看能否找到一些線索。」

「嗯,你去吧。」古月擺了擺手。

紫裙女子搖身一晃,化為一道紫意,悄無聲息的消失了。

古月站起身,走到窗前,眺望窗外,下意識的向唐舞麟房間的方向扭了扭頭。

……

史萊克學院,海神島。

娜兒坐在鞦韆上,輕輕的盪著。一雙白皙的小腿露在外面,一頭銀髮披散在腦後,隨風輕動。

大眼睛中隱隱有著水霧蕩漾。

「好想跟哥哥一起去星羅帝國啊!她答應過我的,在那天到來之前,她不會傷害哥哥。如果不是我需要更強的力量,才能壓制住她的力量,我一定會跟你們一起去的。哥哥,你可一定要平安回來啊!我好想你。」

…… 星羅大陸、星羅帝國、星羅城!

「今天十六進八啊!兄弟,你有多餘的票么?多少錢我都要。」

「想什麼呢,別說我沒有,就算有也不可能賣啊!這一屆大賽,絕對是歷年來最為精彩的一屆。咱們怪物學院和史萊克學院大戰的比賽啊!要是能親臨現場觀看,就算是少活幾年我都願意。簡直是太期待了。」

「是啊!誰能想到十六進八的比賽就這麼精彩,聽說今天全部八場比賽中,有兩場都是史萊克學院和咱們怪物學院的對決。那個史萊克學院的隊長更是對陣咱們的四皇子殿下。四皇子必勝啊!」

方兒穿著足以遮蓋住頭部和面容的大斗篷,走在街道上。耳邊總是會傳來有關於即將開始的個人賽十六進八的討論。

無疑,輿論是一邊倒的支持著怪物學院,可是,怪物學院真的能夠在今天這兩場比賽之中獲勝么?

方兒自己也判斷不出。

她的傾向性當然也是在怪物學院這邊,她很有一顆愛國之心。可是,她也同樣有冷靜的判斷。

史萊克學院戰隊隊長唐舞麟的實力依舊是個謎,從始至終,還沒有人真正看到過他全部的實力。那個藤蔓究竟是什麼?上一場,藤蔓一出,比賽就結束了。

虎王戴月炎,四皇子殿下,排名八大天王第二。在八大天王之中,也是最頂級的強者。純正的皇室血脈傳承。

可就算是這樣,他能夠贏得了唐舞麟么?

至於另一場,倒是很有看點,史萊克學院這邊,似乎就只有這麼一位敏攻系戰魂師,在前面的比賽中,他展現出的速度和戰鬥力都相當不弱,但同樣也有所隱藏。面對風王林三,這無疑是一場針尖對麥芒的碰撞,誰勝誰負也不好說。當然,有一字斗鎧的林三,應該還是勝面更大一些。

民眾們都已經被兩大學院的對決迷惑了,實際上,他們全都忽略了人家史萊克學院學員都只有十五歲啊!

哪怕最終是龍躍獲得了個人賽的冠軍,但只要唐舞麟能夠闖入決賽,就已經贏了。

如果他們同樣年齡,唐舞麟也是一字斗鎧師的話,恐怕還真的很難說。

希望今天四皇子殿下能夠擊敗唐舞麟吧,這樣的話,還能保住怪物學院的臉面。

正走著,突然,方兒感覺到前方有一個人從旁邊的店鋪里走出來,她下意識的停下了腳步。

那人身材修長,比她要高上許多,也穿著兜帽,遮蓋住了大部分面容。但因為身高的原因,從方兒的角度,剛好能夠看到他的側臉。

看到他的一瞬間,方兒頓時愣了愣,因為她一眼就認出了那人的模樣。

唐舞麟,是他?

唐舞麟從她身前匆匆而去,她扭頭看時,這才看到,那家店鋪是販賣稀有金屬的。

他來買稀有金屬么?

明天就要進行十六進八的比賽了,他還有這閒情逸緻?

唐舞麟此時的心情很不錯,今天接到之前合作的店鋪通知,又來了一批新的稀有金屬,他剛剛從這裡挑選了一批。這批稀有金屬價格非常不錯。提純之後,可以用來給夥伴們未來製作二字斗鎧做準備。

明天就要比賽了,他要面對的對手,赫然是那位四皇子殿下,無疑,對手是強大的,比之前面對的任何一個人都要更強。但他現在的心情波動卻很小,情緒上的封閉能夠讓他一直保持著非常冷靜的狀態。

但唐舞麟也知道,這樣的狀態也並不是絕對有利的,因為這樣的自己少了激情。

可是,至少可以不讓自己的心情受到影響。

她不會的!儘管在心中他無數次這樣對自己說。可每當想起那天古月承認是因為自己的血脈之力才接近的自己時,他心中也依舊一陣陣的絞痛。

算了,不想這些。

用力的甩了甩頭,唐舞麟正準備返回酒店,突然,掛在裡面衣服胸前的斗者徽章傳來一陣陣輕微的震動。

又是召集斗者嗎?唐舞麟下意識的拿出徽章看去。

果然,徽章所指的方向還是唐門。

上次的事情,讓他獲得了三萬貢獻點,還記了大功。以他現在白級斗者的等級,有大功在手,就算是幾年不參加行動都沒關係。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