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更加讓人驚恐的是,水蓓巫師和幻婷巫師兩人幻化出來的魔獸虛影,只是在碰到利齒冰莽魔獸時,這兩個兇殘的魔獸就瞬間化爲青煙消失在大雨裏。

而吞噬對方修爲的利齒冰莽魔獸身上瞬間包裹着一層灰色火焰,在沐雲軒落地之時,虛影也猛的消失。

“啊?”蘇紫陌瞪大眼睛,這種高手對決,就是精彩。

沐雲軒就不用說了,就那兩位巫師幻化出來的虛影魔獸,無論是灰色還是黑色玄氣,所散出的氣息,卻是冰寒之極。在蘇紫陌震驚之於,三人再度廝殺。

兩位巫師雙手交叉胸前,乍一展現,四周的天地便爲之一層黑色的冰晶展現,兩條恐怖虛影魔獸相互纏繞,齊頭並進之下,向着雲軒的虛影魔獸攻擊,這場面實在是太震撼人心了。

“聖主,你有這麼好的修爲又何必以巫族爲敵呢?只要聖主助族長一臂之力,這天下就是您和族長的了。”

鬼眼嬌妻:早安,總裁夫人 一聲響亮的話語剛落。

沐雲軒不做任何回答,這話他壓根不愛聽,又猛的擊處一道金光,連同周圍的樹木,一起飛向幻婷巫師和沁水巫師。

就在兩人想逃時,沐雲軒拔地而起,快速的用玄氣形成的一個巨大的旋渦,也已經將周遭千丈範圍籠罩在了當中,整股玄氣一氣呵成。

一股禁錮之力涌現,將幻婷巫師和沁水巫師完全籠罩在了當中。

幻婷巫師和沁水巫師都想不到,沐雲軒居然強大到了這種地步,一擊遍及千丈,但此刻她們心裏知曉,此刻出現她們周圍的玄氣,威力強大之極。

如果僅是憑藉着兩人的修爲,想來還不足以將之抵禦。

要想破除沐雲軒的這一攻擊,怕得需要施展出數種手段與法寶纔可。

可是她們身上沒有任何的法寶,想憑藉魔獸的力量逃離,只是此刻,也被禁錮在了她們的丹田裏。

“沁水,逼不得已,只能用異術了。”

沒有絲毫遲疑,兩人快速的涌動異術,一股玄黑的光芒閃耀而出,禁錮身形的那股恐怖的禁錮之力,在黑光的侵蝕之下,頓時大肆減弱。

兩人在身形黑光閃爍之下,便向着後方退避而去。

與此同時,沁水巫師手掌張開,一面黑色的鏡面閃現而出,黑芒閃爍之間,一隻巨大凶殘的惡獸虛影滿身的利爪將沐雲軒包裹在當中。

黑鏡展現之下,沁水巫師雙手已經急舞動而出。

而幻婷巫師爲了掩護沁水巫師,極力的抵抗着禁錮之氣。

沐雲軒飛速的在手中幻化出一把利劍,頓時,忽隱忽現的利爪閃現而出,在利劍劃過,銀光閃爍之下,便消失不見了蹤跡。

隨着利爪的消失,沐雲軒幻化出一道巨大鋒利弧光擊向兩位巫師,雨中銀光閃爍之間,弧光之後,成百上千的銀色劍刃,也陡然而現,剛一飛出,便紛紛融合一起,化爲十幾丈之巨的巨大劍刃,齊齊攻擊沁水巫師和幻婷巫師。

僅是剎那工夫,如此強大的攻擊,在沐雲軒爭鬥之中,還是極少使用的。

如此恐怖的磅礴戰鬥,如果換做是其他人,哪怕是聖玄期的人,想要抵擋也是極其困難的。

“嘶……。”

“嘶……。”

兩道同時穿透柔體的聲音讓人心裏發慌的難受。

站立遠處的蘇紫陌看着這一切,不是因爲下雨冷,而是被那觸動神經的聲音擊的止不住的打顫。

相比於蘇紫陌的震驚,幻婷巫師和沁水巫師則是無比目瞪口呆的看着心口出插着的虛幻出來的劍光。

不遠處的沐雲軒目光如六月飛霜,修長的黑影如地獄裏的魔鬼,長臂一伸,兩把銀劍同時飛出兩位巫師的身體,兩人的身體也直直的倒在地上。

大雨中,兩股鮮血瞬間噴涌而出,混合在雨水裏,慢慢的變淡。

蘇紫陌一看,也不想浪費,讓火鳳出來。 火鳳快速的飛身到幻婷巫師和沁水巫師的身邊,大口大口的吸食她們身上的玄氣。

而地上的男子已經驚醒,剛纔那驚心動魄的一幕讓他看得目瞪口呆,火鳳吸食人的修爲更是讓他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

沐雲軒猛的轉身,只見男子的身體又直直的倒在地上。

蘇紫陌一看,蹲下,把手伸向男子的脖子,沒有脈搏了。

“去你大爺的,被活活嚇死了。”

蘇紫陌了一腳男子的屍體,這也能被嚇死,還真不如死了算了。

“陌兒,我們回去!在大雨中淋了這麼久,會生病的。”

至尊冷少:盛愛絕版未 沐雲軒握住她冰涼的雙手,很是心痛。

猛地一看,她的手指都被雨水泡得有些發白起皺褶了。

“沒事,這場雨下得可真長,都快一個時辰了還未停。”

蘇紫陌把粘在臉上的頭髮撥開。

“好久沒有這樣淋過雨了,不過不好受。”

蘇紫陌雙手抱在一起,剛剛精神集中在他們的戰鬥中,沒有感覺到冷,這會卻冷了起來。

剛好,火鳳也吸完了修爲,打着嗝走向蘇紫陌。

蘇紫陌一看,脣角不自覺的抽了抽,火鳳這是撐着了嗎?

“陌陌,我好像撐多了一點,你還是叫姑爺的九翼金龍送你們回去!” 天庭朋友圈 火鳳走路都有些踉踉蹌蹌的,不過心裏很開心,今天吸食了聖玄期的修爲,它很快又能晉升了。

“看你這個樣子,我也沒有打算讓你送我回去。”

火鳳一聽,快速的隱近蘇紫陌的丹田,它肚子太撐了,急需把這些修爲消化掉。

沐雲軒拉着蘇紫陌,兩人往上下走,到了能騎神獸的地方,沐雲軒快速的召喚出金龍,往皇宮的方向飛去。

大雨一直爲停,直到蘇紫陌他們回到皇宮,大雨才稍微小了一些。

換了溼衣服以後,清蓮告訴蘇紫陌,科豐恆並沒有把姐姐帶回宮裏,而是在科家的別院裏。

蘇紫陌一聽,姐姐可能是傷得太重了。

蘇齊和蘇櫟一聽姨娘受傷了,也要吵着去看。

“清蓮,你去告訴父王和母后還有哥哥,就說姐姐已無大礙,我帶齊兒和櫟兒過去看看。”

“好!莊主,清蓮這就去告訴納蘭王。”

“陌兒,既然沒事了,雨還下着,不如等雨小一點在去!”

沐雲軒不忍她在雨中來回跑。

“雲軒,沒事,姐姐一個人在那邊一定不習慣,我過去看她一眼就回來,在說齊兒和櫟兒和擔心姐姐,你就留下來想辦法對付庚桑瑤!今天殺了她兩個巫師,那個女人不瘋也成半癲瘋了。”

“那你小心些,暗中會誰隨時有暗衛保護你們的。”

“不用擔心,不過你要是沒事情做的話,可以去找我父王繼續早上的事情哦!”

蘇紫陌對着沐雲軒眨了眨眼眸。

拉着兩個兒子一起離開。

沐雲軒看着母子三人的背影,無奈的笑了笑,他也許繼續早上的話題,可是納蘭王現在我女兒擔心,又事務繁多,他現在過去只怕不合適。

宗親王府裏,知道蘇紫念被救,兩位巫師同時喪命的消息,讓庚桑更是瑤發瘋似的想殺了蘇紫陌。

樊子複本來好好的在八角亭下和庚桑瑤八角亭下聊天,突然,庚桑瑤的臉色大變,把他嚇了一跳。

“郡主,你,裏沒事!”樊子復覺得她此刻的樣子有些嚇人。

“樊公子,本郡主現在還有些事情要處理,你先回去!”

“啊!”樊子復一時有些反應不過來。

“哦!好!那郡主你忙,我先走了,改天在過來看你。”

樊子復起身,看着外邊還下着雨,哎呀!這麼好的氣氛,怎麼就不能和佳人在一起呢?

看到樊子復走遠,庚桑瑤陰沉着臉,把手中的杯子瞬間化爲灰燼。

“沁水巫師和幻婷巫師那兩個笨蛋,就那麼一點小事都辦不了,還把自己的性命給丟了,如今十大巫師只剩下六個,真是太可恨了。”

嬌蕪在一邊聽着,只覺得族長太自不量了。

嬌蕪幽幽開口道:“族長,培養巫師本就不容易,我們現在要做的就是早一點完成我們的目的,只要族長大事做成,招攬天下英雄,到時候還殺不了一個蘇紫陌嗎?”

“哼!蘇紫陌要是這麼容易殺了,我還用得着假扮蘇紫雲的身份嗎?準備一下,我們進宮去看看。”

“族長,現在進宮會不會很危險?”

嬌蕪有些擔心,畢竟蘇紫唸的事情的確是族長下令讓兩位巫師去做的。

“哼!他們要是想殺我早就找上門來了,還會等到現在嗎?她們殺了我兩名巫師,不去給她心裏添添堵,我這口氣怎麼咽得下去。”

庚桑瑤懶散的語氣透着十足的高傲。

科豐恆的別院裏,位於城邊北邊,離城門口比較近,科豐恆爲了儘快讓蘇紫念得到醫治,便把蘇紫陌送到這裏來。

蘇紫陌帶着蘇櫟和蘇齊兄弟兩人,剛剛進入別院,一股淡淡的花香入鼻而來。

蘇紫陌四處看了看,入門兩邊都是花園,往裏走,用鵝卵石鋪成的小道曲折遊廊,花園中央,座落着一棟兩層樓的別院,外環裝飾得很獨特,是少有的灰色牆壁,青色瓦,不是其它的別院紅牆綠瓦那樣。

“二公主,兩位公子,讓你們特地跑了一趟,豐恆真是過意不去。”

科豐恆出來吩咐人準備膳食,剛好聽說蘇紫陌他們過來了。

“科公子,我們很快就成爲一家人了,在說,今天紫陌還要謝謝科公主救了我姐姐呢?”

蘇紫陌認定了科豐恆是能給姐姐幸福的人,臉上的笑容也溫和了很多。

“姨父,我姨娘可好些了?”

蘇齊一出聲,蘇櫟和蘇紫陌都驚訝的看着蘇齊。

科豐恆更是驚訝的看着蘇齊,他從來沒有想過他們會叫他姨父,畢竟他在他們心裏還不是一個值得信任的人。

蘇紫陌:“……”

蘇櫟目光閃了閃,齊兒會不會叫得太早了,人家都不好意思答應。

不過科豐恆猛的反應過來,對這蘇齊笑了笑,“謝謝你,二公子,你這聲姨父,我便受下了,還有四日便是我和你姨娘的大婚之日了。”

“所以齊兒今天才和孃親一起男,讓姨父四天以後能順順利利的娶回一個健健康康的新娘子……。”

蘇齊說着,笑米米的朝着科豐恆勾了勾手指,讓科豐恆彎下身子來。

科豐恆笑了笑,低頭聽蘇齊說話。

“也好讓姨父能正常的洞房花燭夜啊!”

聞言,科豐恆瞬間臉紅到了耳後,他對女人一向沒有太多的感覺,在遇到蘇紫念之前,除了自己的孃親,他幾乎沒有接觸過女子,蘇紫念可以說是讓他一見鍾情的女人,說實話,他也非常的期待洞房花燭夜的到來。

蘇紫陌把頭都快湊到她他們的頭邊了,可是依然沒有聽清楚他們兩人的話。

蘇紫陌一看兒子的表情就知道,兒子這麼隱蔽的話,絕對不會是什麼好事,在看着科豐恆瞬間紅透了的俊顏,她不用猜也知道齊兒和科豐恆說了什麼?

“那就謝謝二公子了。”科豐恆紅着臉道謝!

路過的丫鬟們都驚訝的看着科豐恆,平常嚴肅又少言寡語的科將軍也會有害羞的一面,真的讓她們太驚訝了!

“二公主,念兒剛剛包紮好傷口,現在已經睡着了,流血過多,在加上腰間的傷口太深,這次真是讓她受苦了。”

蘇紫陌一聽,心瞬間刺痛起來,姐姐太嬌弱,她一定很痛。

“都是我不好!連累了姐姐。”

蘇紫陌一臉內疚,庚桑瑤在她這裏討不到便宜,只會拿她身邊的人出去。

齊兒和櫟兒她動不了,她又把注意打到了修爲不高的姐姐的身上。

一枕貪歡:官少的小嬌妻 “二公主別這樣說,對方居心叵測,讓人防不勝防。”

“那我們進去看看姨娘!齊兒給姨娘吃神級三品治癒丹藥和活血止痛丹,四天之內,姨娘的傷口一定會痊癒的。”

“那太感謝二公子了!神級三品丹藥,一定能讓念兒很快好起來的。”科豐恆一聽,很激動,剛剛看到念兒痛的臉色發出,死死的咬着脣角,他在一邊看着,除了心痛,什麼都做不了,他們黎夏國很缺乏煉丹師,神級三品煉丹師更是找不出來。

科豐恆帶着蘇紫陌他們去了蘇紫陌的房間裏,蘇紫念一直沉睡着。

蘇紫陌怕打擾到姐姐休息,讓蘇齊把丹藥留下,打算等姐姐醒過來以後在過來,這樣也能給姐姐和科豐恆之間增加感情機會,在說科豐恆把姐姐照顧得無微不至的,她也放心。

皇宮門口,蘇紫陌看過蘇紫念回來以後,在皇宮門口和庚桑瑤不期而遇。 庚桑瑤笑看着她們母子三人,母子三人的長相都很出色,在茫茫人海,就連她只見過她們母子三人幾次,也能一眼就認出來。

“你來幹什麼?”

蘇紫陌沒好氣的說道,別開頭不去看她。

一看到她那張高傲又得意的嘴臉,她心裏就噁心的緊。

蘇齊和蘇櫟都陰沉着臉看着她。

特別是蘇齊,恨不得將眼前這個老是傷害他身邊的人的女人撕個米分碎。

“喲!姐姐看起來很生氣,是不是發生什麼事情了?”

相比於蘇紫陌沉着的臉,庚桑瑤笑得更加的開心。

“發生了什麼事情你心裏不是很清楚嗎?庚桑瑤,別以爲你頂着蘇紫雲的臉就可以亂來,以蘇紫雲的個性,要是她知道了你頂着她的臉做她不喜歡的事情,她就是做鬼都不會放過你的。”

蘇紫陌反脣相譏,一針見血的說出了庚桑瑤的身份,沒心思和她一直捉迷藏。

“姐姐,你這樣說可就不對了,我可就是蘇紫雲,姐姐要是不想承認也沒關係,畢竟我們之間也沒有血緣關係不是嗎?姐姐做了公主,怕影響姐姐的身份,不承認我們這些沒有身份的妹妹,妹妹也無話可說。”

庚桑瑤沒想到蘇紫陌會直接說出她不是蘇紫雲的事情來。

“你費盡心機無非是爲了要殺我,阻止我破了那個詛咒,你若想殺了我你可以衝着我來,你要是在敢傷害我身邊的人,我便可以踏平整個巫族,不信的話你大可試試。”

蘇紫陌漂亮的容顏上出奇的冷,特別是那一雙冰冷的眸子裏,如六月飛霜。

庚桑瑤聽完,不怒反笑,她彎了彎脣,美目盈盈:“姐姐,說實話,妹妹對姐姐你的確很感興趣。”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