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林陽的眸子一凝,段殺涉及到了上一次的罪行,應該已經被送回到月狼城了,看來,這個老傢伙來者不善啊。

看到林陽一副謹慎的樣子,段元通一笑,然後說道;「林陽總兵不要緊張嘛,我的兒子有十幾個,死掉一個廢物,我也不放在心上。我這一次是出使藍狼國的,畢竟殺了人家那麼多的人,也要安撫一下啊。」

林陽一愣,然後皺了皺眉頭,這件事兒他還沒有聽說,這麼說,這貨肯定不是謝閑的人,難怪要背著自己。

林陽一笑,然後說道:「原來是這個樣子,不過我倒是覺得,招惹都招惹了,安撫有什麼用,如果他想要開戰的話,我林陽絕對沖在最前面,先殺他們一個片甲不留,讓他們瞧瞧我的厲害才成。」 「啊,哈哈哈哈。」段元通先是一愣,然後狂笑了起來:「真沒想到,原來林陽先生竟然是一個猛夫。」

火狼和天狼也怪異的看了一眼林陽,他們是出於禮貌才過來的,畢竟,這位是月狼城出來的大人物。

而他們兩個都了解,林陽是曾經拿出過月皇令牌的,背後的人絕對不會比段元通弱。

他們更加不會想到,當初的段殺竟然是段元通的兒子,所以,在段元通說了段殺身份的時候,他們都下意識的迴避了林陽這個人,畢竟,面對一個殺掉自己兒子的仇人,恐怕任何的父親都會有怒意的。

而現在,似乎,這兩個人真的要碰撞在一起了。

林陽一笑,然後說道:「我是猛夫不很正常嘛,我一個總兵,難道要成為一個文質彬彬的小白臉。」

段元通點了點頭,然後說道:「對了,林陽總兵,我聽說,這個酒館是你的。」

「沒錯,犯人里有一個叫做劉玄的,他的酒館,他被抓了,所以這個酒館就歸我了。」林陽一點也沒有介意的意思,反倒是自己給自己倒了一杯酒,然後喝了起來。

林陽一點也沒有介意自己貪墨了這個酒館的行為,這讓段元通的眸子先是一凝,然後他陰沉著臉一拍桌子說道;「林陽總兵,難道你不知道,這種沒收的東西,都歸鎮執政廳所有嗎?你裝入了自己的囊中,對得起陛下對你的信任嗎?」

林陽一愣,然後說道:「怎麼?大人覺得,我貪墨了這個酒館,就不忠誠於陛下了?」

「這是兩個問題,你就算忠誠於陛下,也不能貪墨國家的東西,我覺得,你有一些不適合在北廊鎮做總兵啊。火狼,天狼,你們難道不這麼認為嗎?我看,你們還是給北廊鎮換一個總兵吧,讓這位林陽總兵去經營酒館好了。」

林陽臉上的笑容已經不見了,他將酒杯放在了木桌上,然後說道:「段元通大人,你可要為了你的話負責啊。對了,你有這個權利下掉我的總兵嗎?」

「我是沒有這個權利,但是火狼和天狼有吧。」段元通看向了一旁的火狼和天狼。

可是火狼和天狼卻沒有任何要開口的意思。這讓段元通皺了皺眉頭:「怎麼,火狼,天狼,這件事兒你們不想管?」

「元通大人,這件事兒,還要好好考慮一下啊,畢竟,除了牛山鎮長之外,其它的官員都是後來的,對北廊小鎮不了解啊。這兵權問題一旦調動,都要請示上級的,這不是補缺,我們兩個也不能拿主意啊。」火狼長嘆了一口氣,裝出了一副十分為難的樣子。

而天狼更是苦苦一笑,然後說道:「元通大人,不瞞你說,林陽是我一個朋友的晚輩,當初他成為這北廊鎮的總兵,還是我請示上面的大人給他補的缺。我怎麼開這個口啊。」

「糊塗,你們這是姑息養奸,這件事兒我會和你們上級的人談的,現在,林陽,我宣布,你被取消總兵的權力了。」

段元通終於忍耐不住爆發了出來,林陽皺了皺眉頭,如果按照道理說,林陽剛剛立了大功,謝閑和狼月還沒有到卸磨殺驢的時候。不會對林陽動手。

何況,謝閑和狼月也不是那種卸磨殺驢的人。

想到這裡,林陽就意思到了一個問題,這段元通似乎一直都在觀察四周這些人的表情變化。』

林陽沉默了一會兒,然後開口問道:「你宣布?你敢嗎?還是你們敢?」

火狼和天狼瞬間站了起來,他們都下意識的來到了林陽的身旁,林陽的身份他們最清楚,自然不敢招惹林陽。

反倒是段元通這個大臣對於他們來說,威脅並不大,他頂多給火狼和天狼的上級一些意見。而火狼和天狼兩個人都是狼妖。在月狼國地位本身就不低。

就算他們的上級有意見,也要稟告給狼月陛下,才能夠處理。

所以,他們在某種程度上,並不怕段元通。但是林陽,他們卻是懼怕的,因為林陽的手中有月皇令牌。

看到天狼和火狼都站到了林陽那一邊,段元通站起身冷笑了起來:「好啊,反了,這都是真的反了,沒想到,天狼堡和火狼堡的人都和這北廊小鎮的一個總兵站在了一起,我看,你們是真的沒有將陛下放在眼裡啊。」

段元通拿出了聖旨,指著林陽:「你們還不跪下。」

林陽沒有跪,火狼和天狼也遲疑了起來,倒是有一些人跪了下來。林陽掃視了四周一眼,然後說道:「把他給我拿下。善後的事情,我來處理。」

天狼點了點頭,他和火狼對視了一眼,然後上前將段元通抓了起來。

「林陽,你這樣做不對啊,會出大事兒的。」狼蛤的臉色十分難看的看著林陽。

狼蛤是和段元通一起過來的,他知道段元通對林陽的仇視,最初的時候,他是幸災樂禍的,畢竟,林陽招惹了這麼一個人的話,肯定會被段元通針對,而這個時候,他巴結一下段元通,那他的位置就穩很多了。

他可是知道,段元通在月狼王朝之中還是很有地位的。可是他沒有想到,因為林陽,狼天和狼火竟然直接抓了拿出聖旨的段元通。

林陽將聖旨拿過來看了一遍,果然是出使狼藍國的,沒有任何的問題。

狼天和狼火的臉色有些難看了起來,他們對段元通動手,這已經算是大逆不道了。

林陽卻咳嗽了一聲,然後說道:「你們都出去吧,鎮長,副鎮長級別的留下。」

四周的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選擇了離開,而林陽則一屁股坐在了之前段元通坐的位置上。

「我剛剛看了聖旨,聖旨是真的,關於聖旨和使者的事兒,我會處理好的。你們要做的是,將今天發生的事情,全部都忘記,之前這邊有誰的下屬,誰負責說一下,口風給我嚴一些。」林陽說著掃視了一周,將目光落在而來牛山和狼蛤的身上。

狼蛤皺著眉頭,狼天和狼火都不開口,他也不敢開口,不過他憂鬱的樣子,林陽就知道,他肯定是對自己有什麼想法。

不過林陽並不害怕,因為他想要去聯繫一下謝閑,詢問一下,到底是怎麼回事。

林陽先是離開了房間,沒有反抗的段元通被人封了經脈,也被押解到了林陽的總兵府。

來到總兵府的客廳之中,段元通哼了一聲:「林陽,你敢對我動私刑?我可是朝中官員,你動了我一根汗毛,我就滅了你的九族。」

林陽不屑的一撇嘴,然後說道:「你以為我真的怕你,或者你認為,我會動你?動你的人有的是,我根本不用親自動手。你們將他給我看好,我去處理一些事兒,然後再處理他。」

林陽走到密室之中開始處理情報,情報處理的差不多的時候,傳訊靈玉忽然亮了起來,林陽直接按通了通訊靈玉,果然是謝閑出現在了靈玉之中。

「哈哈哈,我聽說,你將段元通那個傢伙給抓了起來,你的膽子還真大啊,那可是拿著聖旨的使者。」

林陽白了一眼謝閑,然後說道:「那還不是你和陛下派來讓我處理的嗎?這個老傢伙怎麼了,和之前的事兒有關係?」

「沒有關係,他是我的政治敵人,而且這個傢伙長了反骨,一心想要與藍狼國和平相處,這個時候,正是動手的好時候,和平相處有個屁用。所以,我乾脆就讓他去做和平使者了。陛下也順水推舟答應了下來,真沒想到,這個傢伙竟然還想著給他那個沒用的兒子報仇,要對你下手。你處理的好。就讓他留下北廊鎮不要回來了。」

林陽的嘴角掛起了淡淡的笑容,然後說道:「這個沒問題,不過那去藍狼國的使者怎麼辦?」

「這我就沒有辦法了,不過我倒是可以讓陛下寫一份聖旨,讓你去出使藍狼國,怎麼樣,有興趣沒有興趣。」

林陽的眸子一凝,讓他去藍狼國,這簡直就是在刀尖上跳舞啊。

不過,去藍狼國似乎,也不是一件壞事兒,至少,這個時候,藍狼國應該不想要與月狼國開戰,那他去的話也安全了一些。

「可以,我覺得,我可以去。」

謝閑沒想到林陽會答應下來,他沉默了一會兒,然後說道:「你有什麼條件嘛?」

「一個條件,我需要一種飛行妖獸的精血,血脈越是高貴,實力越強的妖獸,越好。」林陽一笑,然後說道。

「這個沒問題。聖旨會和你要的東西一起過去,記得,給我解決後患。」謝閑看向林陽,然後說道。

林陽點了點頭,然後離開了房間。當天下午,前往藍狼國的使者段元通在北廊鎮被刺殺身亡,北廊鎮又一次進行了戒嚴。

只有北廊鎮的那些官員還有一些當天見到林陽將段元通帶走的人才知道,段元通很可能已經隕落在了林陽的手中。

「我將事情都交給你了,你先幫我處理一下這邊的事情,沒問題吧。」林陽看著吳哲問道。

吳哲點了點頭,然後說道:「您放心吧,這邊的事情,我都幫您處理好。」

「嗯,沒有其它的問題了,暗間的那邊,有人會過來處理,你只要幫我管理一下軍營的問題就可以了。對了,狼蛤和牛山應該和那個死了的段元通有一些關係,幫我照顧一下酒館和小白。」

吳哲的嘴角掛起了淡淡的笑容,林陽明顯是將他當成了自己人。這個殺了段元通依舊什麼事兒都沒有的傢伙後台到底有多硬,吳哲也有了一些了解。

更讓他驚訝的其實還是火狼最近給他的一條消息,消息之中寫著關於謝閑的一些事兒。

原來,謝閑回到月狼城后成為了宰相,可以說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

而林陽,似乎就是謝閑的人。也就是說,林陽的後台,很可能就是宰相謝閑。

「哼,殺了那麼多人,還要派使者來,他也太猖狂了,真的認為我不敢與他開戰嗎?」狼藍一拍桌子,然後猛的站了起來。

在狼藍的身旁坐著一個黑袍老者,黑袍老者長嘆了一口氣,然後說道:「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畢竟,我們這一次啟動了那麼多的暗間,做了那件事兒,狼月那個傢伙想要給我們一個下馬威,也是正常的,既然來了,那就讓他們來好了。」

「師傅,我們就這麼咽下這口氣?」狼藍的臉色微微一變,然後說道。 林陽簡單的與吳哲交代后,又交代了小白一下。

小白聽說林陽要離開,臉上全都是不舍:「林陽大哥,你就不應該答應這件事兒,這多危險啊,別人都不去,就讓你去,這不是欺負人嗎?」

「好了,這種事兒,也是為國為民的事兒。雖然打仗是應該會打,但是有一些事兒,還是要出師有名的。你就在家安分一些就好了。」林陽看著小白淡淡一笑,然後說道。

小白噘著嘴點了點頭,然後說道:「好吧,就按照你說的辦。」

看著小白離開,林陽長嘆了一口氣,他跟小白說,如果有事情,就去找吳哲。

而吳哲看在林陽的面子上,確實對小白很好,至少會議上還是給足了小白的面子,這讓小白對吳哲也很有好感,所以,聽到林陽這麼說,他也沒有什麼方案。

又過了兩天,暗間的使者過來了,跟隨他過來的還有一個傳旨的太監。

太監對林陽十分的客氣,將聖旨給林陽后便離開了,而那個接替林陽的暗間卻讓林陽皺了皺眉頭。

這個人的實力已經達到了圖騰巔峰,比林陽這個身體剛剛進入圖騰可以說強了不止一點點。

最主要的是,這個傢伙是一個女人,這讓林陽似乎有一些不好處理。

「我叫做狼莎,是狼月的女兒。」浪莎似乎看出了林陽意外的樣子,她先是一笑,然後說道。

林陽的眸子一凝,如果這個是一個狼妖變幻人形的話,按照殘狼大陸的規矩,應該留有狼頭啊。

「狼莎公主你好,真沒有想到,你父皇竟然會將你派過來,這邊可是很危險啊。」林陽長嘆了一口氣,然後說道。

「哦,沒想到,林陽先生還是一個重男輕女的角色,你很看不起女性嗎?可是,你的實力看上去似乎還不如我啊。」狼莎哼了一聲,然後說道。

從狼莎的眼神之中,林陽讀懂了一些東西,這個女人實力很強,很敏感,而且很要強。

再配合她表面的模樣,林陽就算再傻也知道了,這個是一個半妖的狼族公主,所以沒有幻化出狼頭,甚至可能沒有血脈秘術。但是她畢竟是狼月的女兒,地位應該不低,這種人不可能會背叛自己的父親。所以作為暗間最適合不過。

林陽一笑,然後說道:「我自然沒有重男輕女的意思,只是覺得,公主殿下你這麼漂亮,就這麼放在邊疆這種地方操練,似乎有一些不合適,不過這裡也足夠鍛煉人,公主殿下在這裡幾年後,回去庇佑建功。」

「你的嘴巴還不錯,難怪父皇會派你去藍狼國那邊,要知道,狼藍那個蠢貨和我父親一直都不和,如果你示弱了,很可能回來被我父親弄死。如果你強硬的話,又可能被狼藍弄死。所以,你要注意一下那個度,只要不太過分,應該不會有事兒,畢竟,他藍狼國還打不過我們月狼國。」

狼莎的話林陽認同的點了點頭,然後又與狼莎交代了很多暗間的事兒。

林陽在天境位面的時候對暗間了解的不多,但是過來之後,謝閑跟林陽說的很事兒。這讓林陽對於暗間的事兒了解了很多。

當天的晚上,林陽將早已經準備好的丹藥和狼莎帶給他的金焰鷹精血倒入了一個木桶之中,然後他一頭扎入到了那個巨大的木桶之中。

精血包裹住了林陽的身體,靈血秘典漸漸在林陽的體內運轉,一隻金焰鷹出現在了林陽的身體之中,而且開始不停的飛舞掙紮起來。

「果然厲害啊,如果我沒有達到圖騰境界,想要修鍊成功還困難呢,只不過,沒有神霄五陽決和大羅元陽塔的幫忙,想要修鍊這靈血秘典,進度估計沒有辦法快起來啊。

第二天,吳哲等人都選擇給林陽送行,而他們發現林陽身上的氣息似乎變了,給他們一種妖異的感覺。

這是靈血秘典的後遺症,吳哲等人並不知道,他只是下意識的認為,肯定是謝閑知道林陽要去危險的地方,給他配備了一些護身的寶物。

「吳哲鎮長不要忘記我與你說的事兒。」林陽拍了拍吳哲的肩膀,然後說道。

吳哲一笑,然後說道:「放心吧,北廊肯定不會出事兒的,如果北廊出了事兒,你找我算賬就是了。」

林陽哈哈大笑了起來;「放心,放心,我只是不放心小白那個傢伙,他比較愛闖禍。」

紫晶主神的神國之中,姬墨和紫晶主神正坐在同一個餐桌前進餐:「那個叫做殘狼位面的地方你調查清楚了,確實沒有出現過林陽的身影?」

「沒有出現過,我調查了最近出現的人群,還有實力相符的,名字相符的,基本都沒有任何值得懷疑的對象。差距太大了。你知道,我以前掌控過大羅元陽塔,對於大羅元陽塔的力量,還是十分敏感的,我根本就沒有探查到大羅元陽塔的氣息。」姬墨長嘆了一口氣,然後說道。

紫晶主神沉默了起來,然後說道:「現在尋找林陽的人不少吧?」

「何止是不少,影子這一次可是吃了大虧,他用了那麼多的力量,只殺了一個鬼語一族的那個叫做鬼語夜明的傢伙。連那隻鬼蛾都沒有弄死。而林陽則在巫靈和大羅元陽塔的保護下成功逃脫了,他的謀劃一點也沒有成功,還被巫靈給了一下。估計要用很多時間用來療傷了。」姬墨的嘴角微微翹起,然後說道。

「原來是這樣,那我們的時間還夠充裕。靈心寶圖在我們手中已經研究足夠長的時間了,這東西到底有什麼用處,我們還是一點眉目都沒有,還是要找到林陽,沒有神霄五陽決,這些東西怎麼也不會有結果的。」紫晶主神長嘆了一口氣,然後說道。

「主神大人,主神大人,不好了,出事兒了。」一個侍衛在外面跑了進來,然後說道。

「怎麼了?」紫晶主神皺了皺眉頭,然後問道。

「天境位面那邊出事兒了,鬼語一族的人聯合了雷神教,對天境位面開戰了。」侍衛喘著氣說道。

「哦?鬼語一族的人聯合了雷神教,還真是有趣呢。」紫晶主神先是一愣,然後嘴角微微翹起說道。

「我們不出手?」姬墨一愣,然後皺了皺眉頭問道。

「怎麼管,這種事兒,還是不管的好,而且,一旦天境聯盟沒有了,林陽回來后想要報仇,恐怕就只能夠找我了,要不然,偌大的兩個世界,還有什麼地方能夠成為他的容身之地。

「雪柔,如果一旦有事兒,你就趕快離開吧。」雲織臉色有些蒼白的說道。

戰報都是打輸的情報,似乎,很快這些傢伙就會打入到天境位面來了。

林雪柔深吸了一口氣,然後說道:「九蠱十八寨、靈塔聯盟還有通天學院的人都通知了嗎?」

「通知了,靈塔聯盟和九蠱十八寨的人還沒有回應,通天學院的人說沒有辦法過來,他們是中立的勢力。我聽說,元陽似乎回到了通天學院。」王大海的嘴角扯動了兩下,然後說道。

「難道,這是天要亡我天境位面了嗎?如果天境位面真的丟了的話,我也對不起林陽哥哥啊。」林雪柔蹲下來嗚嗚的哭了起來。

而雲織卻咬了咬牙,然後說道:「秦耕城主,你記得林陽城主在建立天境聯盟之前與我們說的那些話嗎?」

滾石巨獸的眸子一凝,然後說道:「雲織姑娘,你真的要使用那一招?」

「都到了這個時候了,還有什麼辦法呢?」雲織長嘆了一口氣,然後說道。

滾石巨獸點了點頭,沒有繼續吭聲。而雲織則看向秦耕說道:「啟動吧。」

秦耕點了點頭,然後說道:「我親自過去啟動。」

雷神教與鬼語一族一起攻打天境聯盟,卻被天境聯盟的擊敗,而且是慘敗。

天境聯盟宣布,對於與盟友的交易價格進行提高,而盟友勢力表示並無意義。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