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郁蘭望了望杜言與青鸞,雙眸不由的閃過一絲猶豫,她不想,他們的談話讓別人聽到。

心凌看到她的猶豫,自然明白她心思,遂輕聲道,「杜言,青鸞你們先出去一下吧,對了,翌兒跟南宮也應該快回來了,你們出去看一下吧。」

杜言微微一怔,望向心凌的雙眸中閃過一絲不解,擔心地說道,「可是.」

心凌微微一笑,「放心好了,王妃她不會把我怎麼樣的。」面前的這個女子,讓她沒有絲毫的抵觸,她不覺的這個女人,會傷害她。

杜言微微猶豫地望了心凌一眼,這才慢慢地退了下去,其實,他並不需要為心凌擔心的,心凌既然回復了記憶,她的武功自然也就回復了。

等到杜言與青鸞已經離開,心凌才淡笑著望向她,輕聲道,「有什麼事,你現在可以說了。」

她微微一怔,似乎仍就有些猶豫,片刻之後,才似乎下定決心,「我想請你回嘯王府。」

心凌猛然的愣住,雙眸中也不由的快速地閃過一絲錯愕,心中暗暗猜測著這個女人想要做什麼?她應該很清楚自己與羿凌冽之間的關係,怎麼可能還要請她回去呢。

心凌的雙眸微微一沉,隱下眸子深處的錯愕,略帶冷意地問道,「為什麼?」

郁蘭微微一滯,雙眸中快速地閃過一絲傷痛與無奈,喃喃地說道,「其實我知道,王爺當年之所以答應娶我,完全是為了你,而三年內,他心心念念的也只有你,我在想,若是沒有我,王爺就不必忍受這麼多的痛苦。」

心凌望向她的雙眸中快速地閃過一絲恍惚,看來這個女人是深愛著羿凌冽,沉聲道,「看來,你很愛他。」沉沉的聲音中卻隱藏不住她心中的傷悲。

郁蘭猛然一驚,雙眸猛然的抬起,快速地望向心凌,眸子深處閃過一絲慌亂,但是卻無法否認心凌的話,低聲道,「是的,我很愛他,從見到他的第一眼,我就愛上了他,所以我才背著父王救了他,卻沒有想到,父王竟然會將我許配給他,我明知道父王這麼做是另有目的,我也明明知道他的心中早就有了別的女人,可是我還是選擇了嫁給他,我以為,只要陪在他的身邊,早晚有一天,他會注意到我,但是三年了,他卻從來都沒有真正的看過我一眼,甚至從來就沒有跟我說過一句話。」只除了昨天,他也是因為心凌的事,才跟她說了第一句話。

心凌的心中猛然的一驚,雙眸中也不由的閃過一絲震撼,三年,羿凌冽竟然沒有跟她說過一句話,她想過羿凌冽可能不會接受她,卻沒有想到,冽竟然會

但是既然羿凌冽並沒有真正的接受郁蘭,為何狂隱會交出玉龍珠救她,她記得當時師傅曾經說過一句話,『他終究開竅了,』師傅說的他,到底是誰?是羿凌冽,還是狂隱?為何,她總是感覺到這裡面有些蹊蹺。

看到郁蘭雙眸中的傷痛,心凌突然有些不忍,其實最無辜的就是這個女人了,若硬要說她有錯的話,那就是她不應該愛上羿凌冽,若是不愛,至少不會像現在這般的苦,還要為了討好羿凌冽來求她回嘯王府。

心凌雙眸微微一閃,淡淡地說道,「我不會回去的。」若是她是一個狠毒的女人,心凌倒還可以狠下心將羿凌冽奪回來,但是她偏偏是這樣一個善良的女人。

郁蘭微微一愣,雙眸中不由的閃過一絲失望,卻仍就固執地說道,「你可知道,這麼多年來,王爺心中的苦。」淡淡地望了心凌一眼,看到心凌雙眸中一閃而過的傷痛,她繼續說道,「王爺每天晚上都會將自己一個人關在書房中,開始我不知道他在做什麼,但是一次無意中,我卻發現,原來他每夜每夜的都在畫著你的肖像。」

心凌微微一愣,她不記得羿凌冽會畫像呀。

似乎看出了心凌心中的疑惑,郁蘭微微一笑,淡淡地說道,「你是不是很奇怪,你是不是要說王爺並不懂的畫像呀,是呀,他的確是不懂,但是他卻每夜每夜的畫著,從剛開始的凌亂,粗糙,到慢慢地精緻,再到後來的惟妙惟肖,栩栩如生,並非去刻意的努力,卻只是為了心中深深的思念。」

心凌的身軀完全的僵住,她從來沒有想到,羿凌冽竟然.

但是她現在卻能明白他心中的苦,他心中的痛,而她卻還要誤會著他。

她是不是太自私了。

郁蘭的眸子直直地望向她,再次喃喃地說道,「他那麼的思念你,而我與你總算是還有幾分相絲,但是他卻從來都沒有正眼看過我,我就算長的再像你,在他的心中,都不能引起絲毫的波動,因為,你才是他的唯一。」

心凌再次的驚住,望向她的雙眸中閃過一絲複雜的連她自己都不懂的情緒,「我回去,那你怎麼辦,你可想過,我若是回去,他就更不可能注意到你,那樣對你太不公平了。」畢竟她才是羿凌冽現在的妻子,自己怎麼能夠.

她卻淡淡的一笑,「公平?」只是那笑中卻隱著太多的苦澀,而唇角也扯動著淡淡的自嘲,「三年的時間,我心都死了,還要什麼公平,我只是不想因為我,而讓你們再繼續受到折磨,若是沒有我的出現,王爺不娶我,說不定早就陪在你的身邊了,這個世間根本就沒有什麼公平與不公平,所謂的公與不公,也只不過是自己的自尋煩惱。」

心凌的身軀再一次的僵住,這一次卻是因為自己面前的這個女人,就連她這個來自二十一世紀的人,都不能做到這般的豁達,而這個女人竟然這的確是太讓她意外了。

心凌現在也明白,不管自己回不回嘯王府,羿凌冽都不可能會去接受郁蘭,不管自己回不回去,都改變不了她命運中的悲劇。

「那你有什麼打算?」心凌輕聲地問道,聲音中有著一絲猶豫,也有著一絲不忍。

郁蘭微微一怔,「打算?」她還能有什麼打算,她的人生再嫁給羿凌冽的那一刻就應該結束了,「我也不知道,若是你不介意,只要能在嘯王府隨便留一個房間給我就行了。」她明白自己不能離開嘯王府,因為她知道,父王還有那個元帥,都不允許她這麼做。

心凌猛然的一驚,她這般可憐的語氣,她這般的委曲求全,真的讓她忍不住心疼,「你先回去吧。」她不能讓自己那麼做,雖然他與羿凌冽是真心的相愛,但是她卻做不到將自己的幸福建立在別人的痛苦之上。

郁蘭不由的一愣,雙眸中快速地閃過一絲疑惑,「那你呢?你不跟我一起回去嗎?」。雙眸微微一閃,快速地閃過一絲了解,輕聲道,「好了,我明白了,你一定是想讓王爺來接你回去,我回去告訴王爺,讓他來接你。」唇角不由的淡開一絲筆意,只是讓隱著讓人不忍的苦澀。說完便欲轉身離去。

心凌一怔,急急地攔住了她,「我不會回去的,你還是先回去吧,還有今天你到這兒的事,不要告訴王爺。」她知道郁蘭是好心,但是羿凌冽卻未必會那麼想。

郁蘭猛然的滯住,不由的喊道,「為什麼?為什麼你還不肯回去,王爺的樣子,連我看了都心疼,難道你就那麼狠心嗎?還是因為我在嘯王府,你才不肯回去。」雙眸中不由閃過一絲為難,「若不是因為父王,還有那個元帥,我會離開,但是我現在若是離開,很有可能會引起夷蠻國與羿凌冽的矛盾,我」

「我不是那個意思。」心凌有些急切地打斷了她的話,「在我看來,婚姻不僅僅是有愛情,還有著一份責任,而你難道能看到自己的相公擁抱著另一個女人嗎?」。

郁蘭再次的滯住,只因,她的心中是愛著他的,所以才會看到他的傷痛不忍,她也不知道自己看到他擁抱著別的女人,能不能忍受,但是他卻也明白,不管到什麼時候,他擁抱的那個人永遠不會是她,三年的時候,足夠她明白這個道理了,所以現在的她,根本就不想爭什麼,求什麼了。

先寵後婚:霸道總裁 看到她的沉默,心凌沉聲道,「那樣,只會讓大家更痛苦。」郁蘭會心痛,而她也會於心不安。

郁蘭淡淡一笑,「你不回去,絲毫都減輕不了任何人的痛苦,我該說的都說了,剩下的,你自己做決定吧。」她能做的,也只有這麼多了,她只是不忍心看著他們再忍受折磨,不想讓自己再繼續愧疚。

望著她離去的身影,心凌久久的僵滯著。

話說,善惡終有報,像她這麼善良的一個人,上天不應該對她這麼殘忍的,或者有一天,她也會找到自己的真正的幸福的。

……

郁蘭有些恍惚地走在街上,她也不知道自己這麼做到底對不對,但是走了這一趟后,她的心中卻是欣慰了不少,她早就已經明白了,王爺是永遠不可能會屬於她,竟然早已明白了,何不放手,成全了他們的幸福呢。雖然心中仍就有著不舍,仍就會痛,但是她卻不後悔今天的做的一切。

正在思索間,卻突然聽到一個兇狠的聲音猛然的響起,「阮心凌,今天我一定要殺了你。」

郁蘭快速的抬眸,便看到一個瘋狂的女人,一臉兇狠地向著她衝過來,那種兇狠的目光,讓她不由的滯住。

而這個時候,那個女人手中的匕首也已經快速地閃到了她的面前。

「啊!。」她不由的驚呼出聲,而身軀也不由的向後退去。而跟在她身後的侍衛,猛然的沖向前,一腳將那個瘋女人踢倒在地上,而她手中匕首便恰恰地插在了自己的胸前。

郁蘭一驚,望向她的雙眸中不由的閃過一絲慌亂,「你.你為什麼要殺我?」

蕭依柔狠狠地瞪向她,冷冷地說道:「阮心凌,你還敢問我為什麼要殺你,是你,是你搶走了我的一切。」

郁蘭猛然的一驚,心中卻暗暗想到,原來她認錯人了,錯把她當做阮心凌了,若是剛剛被她一刀殺了,是不是她也就算解脫了,但是她也就是那麼一想,她還沒有消極到,拿自己的性命開玩笑。

郁蘭淡淡地望了她一眼,輕聲道,「我什麼時候奪走你的一切了。」她並沒有否認自己的身份,因為心中的一份好奇,她也想知道這個女人到底是誰。

蕭依柔的雙眸中愈加的兇狠,恨恨地說道,「要不是你,王爺怎麼可能會不要我,而且我還有了王爺的兒子,若不是你,王爺怎麼可能會連自己的親生骨肉都不要,都是你這隻狐狸精,不知道在王爺的身邊說了什麼,才會讓王爺不要我的。」她瘋狂地吼道。

自從當年,羿凌冽將她扔在了星月國,而帶著心凌離開時,她的心中便只剩下仇恨了,她發誓,一定要殺了阮心凌,經過了三年的時間,她才回到頭了羿月國,所以她並不知道現在的嘯王妃並不是阮心凌。

她一直都在找機會,要殺她,今天發現郁蘭出了王府,她便……

郁蘭微微愣住,雙眸中卻不由的閃過一絲無奈,又是一個為情所困的女子,只是她的選擇與自己完全的不同。看到蕭依柔的樣子,她愈加的慶幸自己所做的決定,她不能讓自己被仇恨與妒忌蒙住了眼睛,做出讓自己後悔終生的事。

「快,快去請大夫。」她對身邊的侍衛說道,畢竟同是情場失意的人,她對她不由的產生了幾分同情。

「但是屬下怕她會再次傷害公主。」侍衛有些擔心地說道。

郁蘭微微一笑,「她現在的這個樣子,怎麼可能還會傷害到我呢,你快去吧。」她看到蕭依柔身上不斷湧出的鮮血,不由的微微一驚,她這個樣子,只怕.

「那公主自己要小心呀。」侍衛雖然仍就不放心,卻也不敢違背公主的意思,他知道公主從小就善良,是絕對不可能見死不救的。

蕭依柔看到那個侍衛離開,雙眸猛然一沉,眸子深處閃過狠絕,猛然的起身,再次的向著郁蘭刺去。

郁蘭猛然一驚,萬萬沒有想到,她會再一次的刺向她,身軀猛然的一閃,蕭依柔一下撲了空,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這時一個小男孩略帶蹣跚從人群中擠了出來,看到躺在地上的蕭依柔,不由的哭道,「娘親,娘親……」

蕭依柔的身軀猛然的一滯,快速地轉身,看到小小的人影時,雙眸中不由的閃過一絲傷痛,卻對著郁蘭喊道,「阮心凌,他也是王爺的兒子。」聲音中透著一絲炫耀。

郁蘭微微一愣,這個男孩也是王爺的兒子,可是為何,她感覺到這個男孩跟王爺一點都不像呢,而心兒的那個兒子,跟王爺就完全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

郁蘭的雙眸細細的打量著這個男孩,雙眸不由的微微一閃,為何她會感覺到這個男孩的雙眸有些熟悉,但是那卻絕對不是跟王爺相同的。

郁蘭微微蹙眉,這個女人到底是誰,這個男孩真的是王爺的兒子嗎?雙眸猛然一沉,冷聲道,「你是誰?」

蕭依柔猛然一滯,雙眸直直地望向郁蘭,狠聲道,「阮心凌,你會不認識我,當初……」話語卻猛然的頓住,雙眸中不由的閃過一絲錯愕,驚問道,「你.你不是阮心凌?」剛剛太急,她沒有看清楚,但是現在,她卻發現,這個女人雖然長得與阮心凌有著幾分相似,但是卻並不是真正的阮心凌。

郁蘭微微一笑,「不錯,我並不是阮心凌,我是夷蠻國的公主。」

蕭依柔猛然的僵住,雙眸中閃過難以置信的錯愕,「不,不可能.怎麼會這樣的?」似乎突然想起了什麼,急急地問道,「可是你現在是嘯王爺的王妃。」

郁蘭微微點頭,「是,我現在是蕭王爺的王妃。」但是卻是一個有名無實的王妃。

「哈哈哈.」蕭依柔突然的放聲大笑,「原來不是,原來不是,哈哈哈,阮心凌沒想到你也有今天,你還不是一樣的被王爺拋棄了,哈哈哈……」她近似瘋狂地笑著,但是她身上的傷本來就很重,而且剛剛又流了太多血,再經過剛剛的一撲,狠狠地摔在地上,現在的她,已經……

「公主,大夫屬下已經找來了。」侍衛帶著大夫急急地趕了回來,看到平安無事的公主,不由的鬆了一口氣。

「嗯。」郁蘭微微點頭應著,轉向大夫說道,「大夫,你快看看她現在怎麼樣了?」

蕭依柔看到郁蘭的擔心,不由的微微一愣,看到她的樣子,似乎不是裝出來的,而現在的身體的確也有危險,便任由大夫幫她檢查。

大夫的臉色慢慢的變得陰沉,微微搖搖頭,「她傷的太深,而且失血太多,我也無能為力了。」

蕭依柔猛然一驚,其實自己的身體,她自己也很清楚,但是看到身邊的兒子,雙眸中不由閃過傷痛,她若是死了,她的兒子要怎麼辦了,雙眸猛然轉向郁蘭,懇求道,「我求你,把他帶回嘯王府吧,他真的是王爺的兒子。」現在她完全是沒有辦法了,才會去求郁蘭,她卻沒有想過,若是換了是她,她會不會把別的女人的兒子帶回嘯王府。

郁蘭微微一愣,雙眸中不由的閃過一絲錯愕,望向蕭依柔身邊,那小小的身影,心中不由的劃過不忍,遂微微點頭道,「她,我會替你照顧他的。」但是她的心中卻仍就有些懷疑,這個男孩真的會是王爺的兒子嗎?以王爺對心凌的深情,怎麼可能會讓別的女人懷上他的兒子,所以她並不太相信蕭依柔的話。不過不管是不是,她都想要好好的照顧這個孩子,也算是為自己找一份安慰吧。

看到她答應,蕭依柔不由的愣住,雙眸中卻仍就有著幾分不相信,但是現在,她根本也已經顧不了那麼多了,她已經感覺到自己此刻連呼吸都有些困難了,只怕自己也根本就堅持不了多久了。

「你竟然答應了,就一定要做到呀,否……赤則.」只是聲音中卻越來越弱,淡淡地沒有了聲息。

郁蘭不由的一怔,雙眸中不由的劃過一絲不忍,「那去把他安葬了吧。」彎下身,拉起那個小男孩,輕聲道,「走吧。」

小男孩卻用力地掙開了她,哭喊,道,「我要我的娘親,我要我的娘親。」兩歲多的孩子,還不了解生死的殘酷,更不知道他的娘親已經永遠不可能醒過來了。

郁看看到他的樣子,心中不由的劃過心疼,只能由著他,看到將蕭依柔收了棺,看到天色也已經不早了,這才不得不抱著他回到了嘯王府。

回到嘯王府時,卻恰恰遇到了羿凌冽,看到她懷中抱著孩子,他微微一怔,不由的問道,「這是誰家的孩子?」

郁蘭不由的一驚,「是一個孤兒,我看他可憐,所以就將他帶回來了,若是王爺不高興,我就……」她自己都不相信這個孩子是王爺,所以還不是要節外生枝的好,她真的不希望王爺與心凌之間再有什麼誤會了,而且她也知道王爺不是那種無情的人,所以一定不會讓她把這個孩子送回去的。 ??:

帶著不舍,帶著留戀,他卻不得不轉身離去,現在,心兒已經好了,他也應該有所行動了。

看到羿凌冽離去的身影,心凌的身軀猛然的僵滯,知道了這一切的真像,她也明白了,他對她的情自始至終都沒有變過,但是,她卻做不到與別的女人共侍一夫,那樣,還不如殺了她,來得乾脆。

南宮逸的雙眸中閃動著無奈與掙扎,但是他卻也知道此刻他根本就幫不了他們,所有的一切,還是要等他們自己去面對。

羿凌冽微微一愣,雙眸不由的望向那張與心凌有著幾分相似的臉,這三年來,她雖然名為他的王妃,但是三年來,他卻從來沒有跟她說過一句話,而她似乎也明白他對她的無情,所以也是默默地躲著他,從來沒有來煩過他什麼。

他知道當年的事與她無關,而且他也明白當年若不是她救了他,說不定他早就已經死了。

所以對她,他心中還是有著一分愧疚的,他倒是希望她能像別的女人那樣吵,那樣鬧,那樣他至少還可以找到一個煩她的理由,可是她偏偏就是那麼溫柔地順著他,不管是什麼事,不管是對與錯。

現在,心兒回來了,他

雙眸微微一閃,沉聲道,「見到了。」三年的無語,三年的冷漠,他也明白自己對她的殘酷。

郁蘭的雙眸中快速地閃過一絲錯愕,似乎沒有想到羿凌冽會回答她是的,但是雙眸不由的四下張望,「既然王爺已經見到了,為何沒有將她們帶回來。」郁蘭說的自然是心兒與翌兒。

羿凌冽微微一愣,望向她的雙眸中閃過一絲不解,她竟然讓他接心兒回來?是她太大度,還是她另有打算?

但是不管是什麼原因,他卻不得不對這個女人另眼相看了,「現在接她回來,對她不公平。」這是他心中的想法,卻也是對郁蘭的試探。

郁蘭的身軀猛然的僵住,他說那麼做,對那個女人不公平? 婚已涼,總裁大人請轉身 那她呢?難道對她就公平嗎?

這三年中,她早就明白了他對她的殘忍,但是她也明白,他對她的殘忍是因為他的心中早就存在了別的女人,雖然有時夜深人靜的時候,會有些怨,但是,她卻也為他的痴情而感動,這世間只怕再也找不出像他這般痴情的男人了。

所以她才想要把那個女人接回府中,不為炫耀,不為爭奪,只是不忍再看到他的心痛,但是他卻說那樣對那個女人不公平。

該心死了吧,早在嫁他的那一刻就應該心死了,可是她卻還是嫁了,三年來,她是他的王妃,而她有一個如此優秀的夫君,卻還不如沒有。

同樣的孤獨,還多了太多的傷悲。

「王爺的意思,是要將我趕出王府嗎?」。喃喃的聲音,有些恍惚,卻帶著明顯的傷痛。

三年來,她從未爭過什麼,更不曾計較過什麼,但是現在她.

羿凌冽微微一滯,雙眸也不由的一閃,「有你在,心兒絕對不會回來。」這般的回答,雖然帶著一絲委婉,卻更傷人。

「好,我明白了。」郁蘭喃喃地低語,然後拖著略帶僵滯的身軀離開。

羿凌冽微微蹙眉,看著她離去的身影,雙眸中不由的閃過一絲疑惑,她到底明白什麼了?

.

南宮逸走進房間,看到心凌正在收拾著行禮,不由的微微滯住,「心兒,你在做什麼?」

快跑,黑梟老公要收妖! 「收拾一下,回清侖山。」心凌頭都未抬一下,繼續著自己手中的工作,或許她根本就不應該回來。

南宮逸不由的一驚,急急地說道,「心兒,你不能就這樣離開,你應該等冽.」

心凌這才停下手中的動作,微微轉身,望向南宮逸,無奈地笑道:「等他做什麼?不管他是為了什麼而娶那個女人,他都應該對她負一份責任。」

「可是,你也不能就這樣離開呀。」南宮逸微微一怔,仍就急切地喊道。

心凌的微微微微一滯,喃喃低語道,「不離開,還能怎樣?」她若不離開,豈不得成了別人的第三者了。

南宮逸的雙眸中不由閃過著急,微微一閃,急聲道,「可是我已經通知了我星月國的皇上,皇上說這兩天就會趕到羿月國來的。」

心凌微微一驚,「你說什麼?你通知了大哥過來。」她怎麼不知道呀,南宮逸是什麼時候通知大哥的。

南宮逸的雙眸快速地一閃,鄭重地說道,「是呀,我已經通知了皇上,你若是現在離開,豈不是會讓皇上撲個空嗎?」。

心凌微微蹙眉,「那我們可以現在趕去星月國,到時候也就不用大哥特意的跑一趟了。」

南宮逸微微一愣,「但是若是皇上已經起身了,那我們要是與皇上錯過了,豈不是更糟。」

心凌微微愣住,南宮逸說的也對,她若是現在離開,或者現在趕去星月國,都有可能會與大哥錯過了。

再說,反正她也已經見過羿凌冽了,而且羿凌冽臨走的時候也沒有說什麼,她這麼的離開,豈不成了刻意的逃避了。

「好吧,那我就在這兒等大哥吧。」心凌最後妥協道,卻不知道自己是真的單純地為了等大哥,還是.

突然想起剛剛南宮逸說的,當年還有人要加害她與羿凌冽,「南宮,你說當年還有人想要加害我與冽?」到底是誰還要加害她呢,她在這兒並沒有什麼仇人呀,腦中猛然一閃,難道是他是羿凌睿,當年她記得在跟著師傅離開宮之前,好像看了一封昭書,她依稀還記得上面的內容,難道是他害怕她會說出那封昭書的事,所以想要加害與她,甚至還想要對冽不利。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