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因為三弟所發布的那個通告下的題目么鳳臨睿的眼眸餘光,不易察覺的向卓曄的位置掃了一眼

鳳臨策、鳳臨歌也面帶思索之色的,向卓曄的位置看去

卓曄發現有幾道目光落到了自己身上,忙佯裝淡然的收回了自己的視線,被鳳臨策發現些什麼倒也罷了,但若又被鳳臨睿把她揪出來可就麻煩了

鳳臨睿命人收下那塊琥珀,君浣清依然沒有多說什麼,接著命人獻上第四份賀禮。

卓曄的小心臟,又安了幾分,也許真的是她想多了吧

以下內容超過2000字,不算錢

ps:今天補昨兒的更新,還有4000字。

12點左右若更第2更,後半夜就還有第3更。

若12點左右若沒更,大家就不要等了,我後半夜碼完4000字,一起按一大章更新。

因為宮宴部分是大情節,字數會很多,我不太想斷開發呢00收集並整理,版權歸作者或出版社。 ?以下為00收集並整理,版權歸作者或出版社。

此時,君浣清已經打開了裝著第四份壽禮的精美盒子,從裡面拿出了一本書

書殿上之人皆是一愣,大多數人,心裡都在是愕然的想:壽禮還有送書的而少數幾人心裡卻想:這不會又是大昱逸王妃的遺物吧

君浣清笑吟吟的開口道:「這是敝國君命下臣獻給天碩的皇帝陛下的最後一份壽禮,此書,也是先祖母逸王妃的遺物」

又是

果然

眾人集體默了

這大昱國,到底想做什麼為什麼會送來這些有關逸王妃的東西做壽禮這有些不尋常啊大家心裡不由暗暗猜測起來

君浣清又接著道:「這本書叫伊索寓言,上面的文字都是先祖母逸王妃親手書寫的,據說裡面講訴了許多個非常神奇的故事,可以使人的心靈受到啟發,獲得神賜的無上智慧與真理。」

「噗」卓曄差點沒被自己的口水給噎著。

伊索寓言那個夏晨居然手抄了一本伊索寓言卓曄囧囧的咧了咧嘴,這位穿越同鄉可真夠有閑心的不過她哪來的那麼強悍的記憶力,記下那麼厚一本寓言故事難道是在她所帶的筆記本電腦里抄錄的她穿越前到底幹什麼的電腦里居然還存這類書籍

這大昱國也夠扯的居然整了本寓言故事當壽禮

「你怎麼了沒事吧」連琴聽見卓曄噴口水的聲音,不禁扭頭疑惑的問。

「沒,沒事。」卓曄悄悄拿帕子擦了擦嘴角,之後佯裝若無其事的抬起頭來。

卓曄卻不知道,她方才那略帶扭曲的表情變化和幾個小小的動作,都已經收進了幾個有心人的眼裡

「哦」鳳臨睿狀似不經意的瞥了一眼卓曄,收回目光對君浣清揚眉笑道:「逸王妃的親筆手札么這份賀禮,可真是太珍貴了」

誰想,君浣清又是遺憾的一笑,開口又道:「可惜,除了封皮上的伊索寓言四個字,是用我們平時所熟悉的文字書寫的外,書里的其他文字,都無人認識。相傳,先祖母逸王妃,只給先祖逸王讀過此書上的內容,逸王先祖夫婦仙逝后,大昱國,便再無人能看懂此書的內容了」

殿上眾位大臣、貴族聞言,先是一愣,隨即,許多人心裡又都升起了一絲怒意,這大昱國到底是什麼意思四份賀禮,只有那塊名為「永恆之淚」的寶石還算能令人賞心悅目之外,其他無一不是難題送來幾隻人偶,還要天碩的臣民說其出名字和寓意送來一把寶琴,卻無人會彈而這所謂的逸王妃手札,更是無人能看懂這不是存心耍弄人么

其他幾國的使臣,面上看好戲的神色更勝了。

大殿之上,只有個別幾人,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

而卓曄心裡則暗暗犯嘀咕,那本伊索寓言上的文字,無人能看懂難道是英文版的再不就是被夏晨翻譯成日文,俄文,或者其他文字的

鳳臨睿神色不變,從容的笑道:「泯王爺,大昱國君送次賀禮的目的,可是與那拉譜琴相同,希望在我天碩,找到能看懂此文字之人」

「我大昱國君,確是有此意」君浣清微笑點頭。

逗著玩玩玩成神 「好」鳳臨睿點頭,卻不像收下「拉譜琴」那般,說派人尋什麼能看懂此書的能人異士,只淡淡的說了句:「貴國的幾樣賀禮,頗合朕的心意,還請泯王代朕轉達對大昱國君誠摯的謝意」說著,命人將那本逸王妃手寫的伊索寓言收了。

友請提示:長時間閱讀請注意眼睛的休息。00推薦閱讀:

/>

鳳臨睿、君浣清又客氣了幾句希望兩國能永結友誼之邦類的官話,之後君浣清歸了席。

呃完了現在看來,的確是她多想了卓曄的一顆小心臟終於完全落回了肚子里

但很快,她的心又迅速提起來了

因為君浣清剛坐到席位上,目光就毫不避諱的向她看了過來,那滿含深意的眼神,真是讓人回味無窮啊

卓曄的面部表情頓時一僵,半晌后,方才呆然的移開了與君浣清對視的視線

就君浣清這一眼,成功的讓卓曄在接下來的席宴上,食不知味了

也成功的讓宴上的某些個男人變了臉色

鳳臨策俊臉泛黑,薄唇緊抿。鳳臨歌微微蹙眉,面色沉靜。而連簫,這危險的眯起了眼睛,慢慢的把玩著手中的茶杯

鳳臨睿坐在上位,自然把他們幾人的神色變化都瞧了個一清二楚,一雙俊目里,微光一閃,而後,眉毛也揚了起來

「卓曄,那個大昱泯王,看你的眼神,怎麼那麼奇怪啊」連琴忍不住小聲開口道。

「我、我怎麼知道啊我又不認識他」卓曄有些底氣不足的說。

「那人不會對你一見鍾情了吧」連琴玩笑道。

「去你的,別胡說」卓曄在下面擰了連琴一把。

「我說笑的,你下手這麼狠幹嘛」

「皇上,母后,現在可要開席」皇后輕聲詢問道。

大昱國是最後一個獻禮的國家,現在,各國的使臣、天碩的王族、大臣、貴族,都已經到全歸席,是開宴的時候了。

鳳臨睿聞言,忙收回了瞧熱鬧的心緒,微笑點頭道:「好。」

全修真界最奇怪的店鋪 皇后陳寧嫣與身旁的太監點點頭。

不多時,端著托盤的宮女魚貫而入,將各個矮几布滿了玉液佳肴。緊接著,便有樂師奏起了悠揚的樂聲,十幾個舞姬隨著音樂翩翩起舞

宮宴,算正是開始了

鳳臨睿、幾個王爺和重臣,陪著各國的使臣暢飲談笑,大殿上,頃刻間觥籌交錯,推杯換盞,好不熱鬧。

「吃啊你發什麼呆啊」連琴見卓曄舉著筷子半天都不落下,只直愣愣的盯著菜看,不由納悶的用胳膊碰了一下卓曄。

「哦,好」卓曄應了一聲,隨便夾了一筷子菜肴放進嘴裡,心不在焉的嚼著,心裡則還琢磨著君浣清方才那令她心驚肉跳的一眼呢,她總覺得,今兒有什麼大事要發生並且是個她躲不掉的麻煩

宮宴上的歌舞等各種節目,一部分是宮裡的舞姬、歌姬排演的,也有各國使臣帶來的別國風情的特色節目,再有就是貴族、大臣等的子女獻藝的節目了

一些有資格參加宮宴的名媛、小姐,為了宮宴上展示自己的機會,都要苦練、排演上幾個月呢

卓曄卻沒注意殿上都演了一些什麼節目,一是,她現在心裡正亂著呢,沒心情看節目,二是,看慣了現代花樣、種類繁多的各種表演,這古代呆板、單調的節目,對卓曄來說,真沒什麼吸引力。

所以,卓曄一直坐在席位上,低著小腦袋,機械的、食不知味的往嘴裡送著食物,直到一聲洪亮刺耳的嗓音,驟然在大殿上響起

ps:2更送上00收集並整理,版權歸作者或出版社。 ?以下為00收集並整理,版權歸作者或出版社。

此時,君浣清已經打開了裝著第四份壽禮的精美盒子,從裡面拿出了一本書

書殿上之人皆是一愣,大多數人,心裡都在是愕然的想:壽禮還有送書的而少數幾人心裡卻想:這不會又是大昱逸王妃的遺物吧

君浣清笑吟吟的開口道:「這是敝國君命下臣獻給天碩的皇帝陛下的最後一份壽禮,此書,也是先祖母逸王妃的遺物」

又是

果然

眾人集體默了

這大昱國,到底想做什麼為什麼會送來這些有關逸王妃的東西做壽禮這有些不尋常啊大家心裡不由暗暗猜測起來

君浣清又接著道:「這本書叫伊索寓言,上面的文字都是先祖母逸王妃親手書寫的,據說裡面講訴了許多個非常神奇的故事,可以使人的心靈受到啟發,獲得神賜的無上智慧與真理。」

「噗」卓曄差點沒被自己的口水給噎著。

伊索寓言那個夏晨居然手抄了一本伊索寓言卓曄囧囧的咧了咧嘴,這位穿越同鄉可真夠有閑心的不過她哪來的那麼強悍的記憶力,記下那麼厚一本寓言故事難道是在她所帶的筆記本電腦里抄錄的她穿越前到底幹什麼的電腦里居然還存這類書籍

這大昱國也夠扯的居然整了本寓言故事當壽禮

「你怎麼了沒事吧」連琴聽見卓曄噴口水的聲音,不禁扭頭疑惑的問。

「沒,沒事。」卓曄悄悄拿帕子擦了擦嘴角,之後佯裝若無其事的抬起頭來。

卓曄卻不知道,她方才那略帶扭曲的表情變化和幾個小小的動作,都已經收進了幾個有心人的眼裡

「哦」鳳臨睿狀似不經意的瞥了一眼卓曄,收回目光對君浣清揚眉笑道:「逸王妃的親筆手札么這份賀禮,可真是太珍貴了」

誰想,君浣清又是遺憾的一笑,開口又道:「可惜,除了封皮上的伊索寓言四個字,是用我們平時所熟悉的文字書寫的外,書里的其他文字,都無人認識。相傳,先祖母逸王妃,只給先祖逸王讀過此書上的內容,逸王先祖夫婦仙逝后,大昱國,便再無人能看懂此書的內容了」

殿上眾位大臣、貴族聞言,先是一愣,隨即,許多人心裡又都升起了一絲怒意,這大昱國到底是什麼意思四份賀禮,只有那塊名為「永恆之淚」的寶石還算能令人賞心悅目之外,其他無一不是難題送來幾隻人偶,還要天碩的臣民說其出名字和寓意送來一把寶琴,卻無人會彈而這所謂的逸王妃手札,更是無人能看懂這不是存心耍弄人么

其他幾國的使臣,面上看好戲的神色更勝了。

大殿之上,只有個別幾人,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

而卓曄心裡則暗暗犯嘀咕,那本伊索寓言上的文字,無人能看懂難道是英文版的再不就是被夏晨翻譯成日文,俄文,或者其他文字的

鳳臨睿神色不變,從容的笑道:「泯王爺,大昱國君送次賀禮的目的,可是與那拉譜琴相同,希望在我天碩,找到能看懂此文字之人」

「我大昱國君,確是有此意」君浣清微笑點頭。

「好」鳳臨睿點頭,卻不像收下「拉譜琴」那般,說派人尋什麼能看懂此書的能人異士,只淡淡的說了句:「貴國的幾樣賀禮,頗合朕的心意,還請泯王代朕轉達對大昱國君誠摯的謝意」說著,命人將那本逸王妃手寫的伊索寓言收了。

友請提示:長時間閱讀請注意眼睛的休息。00推薦閱讀:

/>

鳳臨睿、君浣清又客氣了幾句希望兩國能永結友誼之邦類的官話,之後君浣清歸了席。

呃完了現在看來,的確是她多想了卓曄的一顆小心臟終於完全落回了肚子里

但很快,她的心又迅速提起來了

因為君浣清剛坐到席位上,目光就毫不避諱的向她看了過來,那滿含深意的眼神,真是讓人回味無窮啊

卓曄的面部表情頓時一僵,半晌后,方才呆然的移開了與君浣清對視的視線

就君浣清這一眼,成功的讓卓曄在接下來的席宴上,食不知味了

也成功的讓宴上的某些個男人變了臉色

鳳臨策俊臉泛黑,薄唇緊抿。鳳臨歌微微蹙眉,面色沉靜。而連簫,這危險的眯起了眼睛,慢慢的把玩著手中的茶杯

鳳臨睿坐在上位,自然把他們幾人的神色變化都瞧了個一清二楚,一雙俊目里,微光一閃,而後,眉毛也揚了起來

「卓曄,那個大昱泯王,看你的眼神,怎麼那麼奇怪啊」連琴忍不住小聲開口道。

「我、我怎麼知道啊我又不認識他」卓曄有些底氣不足的說。

「那人不會對你一見鍾情了吧」連琴玩笑道。

「去你的,別胡說」卓曄在下面擰了連琴一把。

「我說笑的,你下手這麼狠幹嘛」

「皇上,母后,現在可要開席」皇后輕聲詢問道。

大昱國是最後一個獻禮的國家,現在,各國的使臣、天碩的王族、大臣、貴族,都已經到全歸席,是開宴的時候了。

王爺只要我查案 鳳臨睿聞言,忙收回了瞧熱鬧的心緒,微笑點頭道:「好。」

皇后陳寧嫣與身旁的太監點點頭。

不多時,端著托盤的宮女魚貫而入,將各個矮几布滿了玉液佳肴。緊接著,便有樂師奏起了悠揚的樂聲,十幾個舞姬隨著音樂翩翩起舞

宮宴,算正是開始了

鳳臨睿、幾個王爺和重臣,陪著各國的使臣暢飲談笑,大殿上,頃刻間觥籌交錯,推杯換盞,好不熱鬧。

「吃啊你發什麼呆啊」連琴見卓曄舉著筷子半天都不落下,只直愣愣的盯著菜看,不由納悶的用胳膊碰了一下卓曄。

「哦,好」卓曄應了一聲,隨便夾了一筷子菜肴放進嘴裡,心不在焉的嚼著,心裡則還琢磨著君浣清方才那令她心驚肉跳的一眼呢,她總覺得,今兒有什麼大事要發生並且是個她躲不掉的麻煩

宮宴上的歌舞等各種節目,一部分是宮裡的舞姬、歌姬排演的,也有各國使臣帶來的別國風情的特色節目,再有就是貴族、大臣等的子女獻藝的節目了

一些有資格參加宮宴的名媛、小姐,為了宮宴上展示自己的機會,都要苦練、排演上幾個月呢

卓曄卻沒注意殿上都演了一些什麼節目,一是,她現在心裡正亂著呢,沒心情看節目,二是,看慣了現代花樣、種類繁多的各種表演,這古代呆板、單調的節目,對卓曄來說,真沒什麼吸引力。

所以,卓曄一直坐在席位上,低著小腦袋,機械的、食不知味的往嘴裡送著食物,直到一聲洪亮刺耳的嗓音,驟然在大殿上響起

ps:2更送上00收集並整理,版權歸作者或出版社。 ?以下為00收集並整理,版權歸作者或出版社。

「皇帝陛下,光是些歌舞琴曲,豈不無趣,不如我們來點新鮮節目吧」一個如洪鐘般的聲音,忽然響徹大殿。

眾人聞言紛紛轉頭望了過去。

原本魂游天外的卓曄也瞬間回過神來,抬頭向那說話之人看去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