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陸觀微笑,不過眼神已經非常不悅。

這麼粗淺的挑撥太沒意義了,不過他必須承認,他不想收回第一商行主要的原因就是他已經不願意跟愛麗絲的母親打擂台了。

其次的原因才是他現在事情很多,沒有空打理第一商行。

但傻子也明白,何況漸漸正視自己的陸觀,沒空打理不過是個借口,陸觀真心不想跟愛麗絲在這種無所謂的領域上發生衝突。

「大人,既然您準備查了,查完便知真假。」

男子抬起頭來,直視陸觀道,說的煞有其事。

伊莉雅雖然心中不信,可看男子如此篤定的樣子,終於插嘴問道:「你有什麼憑證么?」

「沒有憑證,不過愛德華商盟是我們的最大對手,所以我們自然會留意。」

「你明知道沒證據,也要刺激我去調查。看來你對自己的推測很有信心啊!」

陸觀眯起眼睛笑眯眯地說道。

顯然男子在打賭,打賭陸觀不會為愛德華商盟掩蓋事情真相,畢竟陸觀跟伊莉雅不和的消息早就已經傳遍了整個卡美洛。

甚至愛麗絲背叛伊莉雅,轉頭支持達姆的事情已經是上層貴族們都知曉的事情了。

「不敢。」

男子跪在地上,再度拜了拜陸觀說:「我這點心思想必親王大人您都明白,我不敢您耍小聰明。」

「你下去吧!」

陸觀擺擺手,讓這位現在第一商行的會長退下。

他倒是有些小看了現在的第一商行,此人心機頗深,也有手腕,有野心。

「多謝大人!」

男子站起身來,緩緩後退,離開前對侍從們吩咐道:「一定要盡全力滿足親王大人和公主殿下的要求!」

馬赫看到第一商行的會長離開,這才重新低下頭,他也有些猜測到這個男人的意圖了。

只有波克男爵,傻乎乎的裂開嘴,想要繼續巴結陸觀。

不過伊莉雅在男子離開后,扭頭對坐回到座位上的陸觀問道:「他到底什麼意思?」

「我倒是小看他了,他請你我是假,實際上卻是來打探我會不會回到第一商行是真。」

陸觀意味深長地說,他看到波克男爵這樣的草包,也以為第一商行的人現在也都全部都剩下草包了。

沒想到這個帶頭的會長竟然也有些精明,看似跟波克男爵一樣,是請陸觀回去的,實則卻不想讓陸觀重新接管第一商行。

畢竟陸觀要強行接管哪裡,恐怕他也沒有辦法。

「不過說起來,這個人給我的感覺倒是有些熟悉,似乎在什麼地方見過?!」

陸觀皺眉深思,他的精神世界在神術境界上升一個檔次后,崩潰的速度大大減緩,並且在精神世界內神聖母羊阿瑪爾忒亞的幫助下,陸觀已經開始跟那股無名力量融合。

按照道理,他記憶的碎片已經不會出現斷層,就好像讓他回憶自己前世的父母音容樣貌就不會太困難。(未完待續。) 所以,如果他見過此人,應該會記住。

當然也可能此人當時只是偶爾遭遇,根本對陸觀沒有任何威脅,就跟路人甲沒什麼兩樣。

所以陸觀想不起來。

「馬赫,你知道此人的來歷嗎?」

伊莉雅聽到陸觀的話,頓時好奇扭頭對站在一旁的馬赫問道。

馬赫恭敬地回答:「回稟公主,這位會長在東部草原屢獲戰功,是帝都曾經名極一時法拉的後裔,後來還是在您的寬容下,恢復了他先祖的榮耀,讓其返回帝都的。」

伊莉雅這才想起來,恍然道:「原來就是他。」

「你知道?」

陸觀希望伊莉雅幫助自己回想一下。

「嗯,法拉家族在父王他還沒有掌國之前的名門望族,在整個帝都也是赫赫有名的。不過後來因為在西北放修築防禦工事偷工減料,導致伏都神國率軍突入,將高文將軍率領的軍團前後夾擊,險失去我卡美洛西面陣地,最後一族獲罪,嫡系全部處死,分支全部流放在邊境充軍做苦力。」

伊莉雅的解釋不但沒有給陸觀解惑,反而加深了陸觀的疑惑。

這個法拉一族顯然要比陸觀本人來到卡美洛的歷史長遠,而且陸觀來卡美洛的時候,法拉一族早就在邊境充軍做苦力了,根本不可能有交集。

「暗道我感覺錯了?」

如果是前世,陸觀肯定覺得自己產生了錯覺。不過陸觀覺得,可能是他精神世界的某些非常不重要的邊緣碎片缺失,導致他現在無法記起來對方是誰!

「不對,既然這個人身上令我感覺熟悉,那麼應該是見過的。」

陸觀能夠探測到對方沒有偽裝,但這個人身體上有一種違和感,令陸觀既陌生又熟悉。

「對了,他為什麼要試探你?」

伊莉雅好奇地問道。

「很簡單,他想要借著腐屍潮的事情,攻擊愛德華商盟。一旦他握有確切的證據,愛德華商盟勢必遭受重創。」

「可是,愛麗絲不可能不管啊?」

愛麗絲好歹也是愛德華家族的人,咋呢么肯能看著自己母親經營的商會倒塌。

「對於達姆和愛麗絲來講,這個商盟根本不在主要的層面上。這傢伙猜測我跟達姆水火不容,根本無暇顧及愛麗絲的母親。

再加上我回來之後,達姆和愛麗絲的注意力一定會在我身上,來不及顧忌愛麗絲的母親。而且他擺明了是想要跟愛德華商盟暗中交涉,不到必要時候不會撕破臉,他只是想亂中取利罷了!」

雖然這個傢伙猜測的部分大部分都是不真實的,但陸觀也挺佩服這傢伙的,他看得出來,這傢伙應該是將賭注全部都壓在這一波上面了。

竟然敢跟有九星神國愛麗絲做靠山的愛德華商盟拚死一搏,這個第一商行的會長也不是個孬種。

馬赫在一旁一言不發,可他內心的震撼一點也不弱。

現在他明白自己跟陸觀的差距在哪裡了,他只能看出來這位第一商行的會長此番前來,完全沒料到陸觀在這裡。

在措手不及的情況下,也能夠鎮定應付,最後反激陸觀,保住自己的會長位置。

可他卻沒有陸觀看到的多!

陸觀從這個傢伙的一言一行上,竟然就斷定了這貨準備反擊愛德華商盟了。

這點馬赫就萬萬想不到!

「是么?這麼說來,這傢伙還挺有想法的呢!」

伊莉雅稱讚道,膽大心細,她倒是挺看好這個傢伙的。畢竟現在帝都之中還敢跟愛德華商盟作對的,真心不多了。

尤其是她倒台以後,恐怕沒有商人敢真正跟愛德華商盟作對。大部分的商人應該選擇跟愛德華商盟合作,大家一起雙贏。

陸觀微微一笑,他最後有一句話沒有說出來,那就是這傢伙可不是為了第一商行才這樣做的。

這傢伙敢這樣做,就是已經準備好事後跑路,這是要拋棄第一商行。

「你們兩個小傢伙,吃完了沒有?」

陸觀看到瑪姬翅膀都撲騰不動了,源源不斷的菜品幾乎將她原本平扁的肚皮撐的好似皮球。

就連布倫希爾德這個傢伙也打著飽嗝,躺在桌子上,打著飽嗝,小手摸著自己小腹,似乎在輔助自己消化這些美食。

「不想動了,不想動了!」

瑪姬懶散地呻吟道,她現在撐的確實連飛的利器都沒有了。

「偶困了!」

布倫希爾德可憐巴巴望著陸觀,爬在桌子上說道。

陸觀哭笑不得,吃的最凶的是她們,現在撐的走不動,也是她們。她們根本沒有點高貴神國出身的形象!

布倫希爾德算了,畢竟跟著陸觀這貨能有屁的形象,但你瑪姬堂堂魔龍族的小公主,怎麼也沒有形象?

「好了,吃完我們就走。」

陸觀將小傢伙們從桌子上拎起來,然後扔進自己的神器世界內,之後對伊莉雅說。

伊莉雅點點頭,她倒是不介意這兩個小傢伙的失態。

馬赫在一旁恭敬地說:「大人,那我先送我家夫人和孩子回去,明天我去伊格萊茵院長的府邸前向您報道?」

陸觀看了眼跟在婦人身後的孩子,微笑道:「當然可以,不過既然你夫人身體不適,我可以走前幫她看看。」

「什麼?」

馬赫愣了下,看來陸觀還是不相信他,要將他的家人握在手中。

「親王大人幫你夫人看病,是你的榮幸,一點眼色都沒有,你還不趕快謝謝大人!」

波克男爵在一旁斥責馬赫道。

馬赫咽了口唾沫,對陸觀深深鞠躬說:「下屬深感大人重恩。」

「嗯,走吧,我們去皇家騎士學院!」

陸觀對伊莉雅說道。

伊莉雅也覺得陸觀手段不是很光彩,明明陸觀實力強勁,她不明白為何陸觀還要用這種下三濫的手段呢?

離開的翡翠居,馬赫回家收拾東西,波克男爵倒是想要屁顛屁顛跟上,可眨眼間就跟丟了陸觀和伊莉雅。

實際上是陸觀懶得帶著這貨,刻意用神術隱匿了自己和伊莉雅,不讓這貨看見。

波克男爵嘟囔了兩句,也掉頭回自己居住的旅店準備行李,畢竟明天就要跟陸觀去南邊了。(未完待續。) 波克男爵覺得與其去皇家騎士學院等陸觀,還不如多多準備,討好兩位大人。

波克趕忙回去準備東西,陸觀和伊莉雅也就快要抵達皇家騎士學院了。

還沒進學院,陸觀忽然開口說:「馬赫應該回去找達姆吧?畢竟現在他唯一的道路只有給達姆當眼線了。」

伊莉雅忽然聽到陸觀類似自言自語的話,頓時恍然大悟,才明白陸觀下三濫手段的真正目的。

達姆不可能放任陸觀和伊莉雅去南邊,與其讓達姆暗中安排一個人跟在他們身邊,還不如陸觀直接送去一個枕頭給達姆。

皇家騎士學院跟陸觀當年進入這裡的時候又有了新的變化,首當其衝就是立於入口處的塑像。

按照皇家騎士學院的慣例,歷代有所成就的學員都會在禮堂內為其豎立頭像。

但唯獨此人的雕像,不但是整個人的塑像,而且高度完全不亞於學員最高的建築物,同時還擺在了皇家騎士學院的大門口。

當然,這個雕像不是別人,正是陸觀本人!

看到自己的雕像,陸觀哭笑不得,他怎麼有一種自己英勇就義后被人看做烈士的趕腳?

仔細觀察,實際上這座雕像除了外貌跟陸觀有些相似,剩下的部分完全不像。

雕像本身雙眼目視前方,一副憂國憂民的容態,但眼神卻透露著不懼強敵,堅強不屈的堅定,一手遙指遠方,頗有元帥的風範,最讓陸觀尷尬的是另一隻手,竟然手持一卷書籍。

「我勒個去,這到底是什麼鬼場景才能有這樣的動作和神態啊?」

陸觀自己也看不下去了,也許雕像需要表達的太多,這些東西組合起來略顯不倫不類。

當然,這句話還沒有等他吐槽出來,皇家騎士學院湧出來大批穿戴統一鎧甲的學生,所有人秩序井然分列於兩旁,高亢地大喊道:「歡迎親王蒞臨指導!」

隨後伊格萊茵帶領著一群皇家騎士學院的老師走了出來,伊格萊茵見到伊莉雅,微微鞠躬開心道:「歡迎公主和親王重臨皇家騎士學院!」

隨即伊格萊茵的身後嘩啦跪下一片,這些人裡面不少有陸觀見到過的老師,當然兩旁的學員卻都是新面孔,少有熟悉的舊人。

畢竟卡美洛經過班王背叛,外來者入侵,那些個學院里的學生大多已經離開畢業。

「恭迎公主殿下,親王大人駕臨!」

學生們齊聲高喊道,可以看得出來,這批人眼神中透露著對陸觀的崇拜。

「現在如果潛規則一兩個女生,恐怕不是難事啊!」

陸觀倒是有些體會到為什麼有人喜歡作威作福了,誰都會喜歡被別人捧在高處的感覺。

伊莉雅見狀,趕忙上前扶起伊格萊茵道:「院長,快起來吧,我們今天就是來看看學院的情況。」

說完,伊莉雅扭頭看向陸觀。

陸觀抵禦住美麗的『潛規則』想法,趕忙應道:「不錯,我也是想要回到母校看看情況。看到大家都這麼優秀,我也對我們卡美洛的明天更加放心了!」

伊格萊茵內心哭笑不得,陸觀一直都是這樣沒有威嚴感,一點也不符合那種英雄的模樣。

在卡美洛人民的心中,英雄應該具備騎士精神,謙遜而又威嚴,不屈堅毅同時還彬彬有禮,進退自如。

阿賽爾對陸觀的評價非常高,現在陸觀這副模樣,反而有些令在場不少學生感覺不太適應。

「既然陸觀大人也來了,還請陸觀大人給我講兩句,為學院的下一代提供一些警示!」

伊格萊茵趕忙迎上來,對陸觀邀請道。

「咳咳,講兩句啊?那好吧!」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