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此時的秦浪並沒有去追殺克斌,而是來到的風日帝國的第二個城市之中旭城。秦浪沒有如同瘋子一般的見人就殺,而是步步步入到旭城的城中,看著熙熙攘攘的人去,秦浪嘴角上揚,笑了笑,喃喃道:「看來都到這了。那麼好,竟然你們捨棄了賀城,那麼這裡應該有著倆位城主了,看來你們討來逃去依然逃不出我的手心啊。」

沒錯,此時的旭城之中赫然便有著倆位城主。不,應該說是三位城主,一位是旭城原本的城主,還有一位便是賀城的城主,竟然連同封城的城主也在此,看來秦浪此行的守護頗大啊。

旭城城主,程旭看著賀城城主上官行雲,與封城城主羅傑,開口道:「怎麼三天了竟然還沒有消息傳回,到底怎麼了。」

羅傑也是皺著眉頭道:「帝國與光明教廷聯手就算是拿下另外一個大家族也舉手之繞的事情,蕭家就那麼一個小小的家族,為何這次的都三天了,依然沒有消息的傳來。」

上官行雲也是皺著眉頭,淡淡的說道:「難道出了什麼變故么,還是蕭家的高手出手擋住了教廷與帝國的聯手。」

羅傑搖了搖頭道:「不可能,蕭家在封城那麼久,有多少實力我知道的一清二楚,這次教廷與帝國出動的人馬如此的多,而且高手眾多,蕭家不管如何都擋不住。」

可是為何呢,此時三人的心中都對著這個問題疑惑不解。

此時一道陰陰的笑聲從外面傳來,:「哈哈,三位城主難道在等封城一戰的消息么。」

三位城主此時心中複雜萬分,在聽到這麼一道聲音,頓時嚇得回過頭去。

只見秦浪此時長發橫飛,憤怒的雙眼不斷的冒著腥紅的光芒,稜角分明的俊逸臉龐此時顯的是那般的詭異,較為削弱的身材彷彿如同一陣風就能颳倒一般。

三位城主看著外面突然出現的人,程旭沉聲道:「閣下是誰,為何私自闖入我城主府。」

秦浪的嘴角上揚,吐出五個字:「收-你-命-的-人。」

聽到秦浪如同地獄一般的五個字,三位城主皆是心中大涼。

羅傑看清了秦浪的臉龐,大驚道:「你是秦浪。」

秦浪點了點頭道:「羅城主好記憶啊,竟然這麼多年過去了,還記得我秦浪。」

羅傑此時心中涼了一大片,原本的看到秦浪那有點熟悉的臉龐,只是有點猜疑,才吐出秦浪二字,畢竟當年早已有傳聞秦浪已死,但是秦浪此時活生生的站在了自己的面前,對於以前傳聞秦浪還活著的羅傑此時面如死灰,全身戒備的盯著秦浪。

程旭與上官行雲聽到了秦浪的名頭也是一驚,立馬全身戒備的注視著秦浪。

秦浪淡淡的笑了笑,道:「好了該送你們歸西了。」全身光芒大放,瞬間將三位城主籠罩進去,三位城主連慘叫都沒發出,就這樣給秦浪抹殺掉了,這就是實力。

翌日,旭城城樓之上,赫然掛著三具屍體,在三具屍體的旁邊寫著十二個大字。助紂為孽,死有餘辜,死神索命。

城樓之下,大片大片的人群擁擠在了一起,其中一人看著三具屍體,喃喃道:「那不是城主程旭大人嗎。」

又有人道:「還有封城羅傑大人。」

「賀城上官行雲也在上面。」

「好。殺得好,平日里他們做官的作威作福,全然不管我們的生死,今日報復來了,殺得好。」

「殺得好,。」

一人向著城樓吐了一口唾沫,憤恨道:「早就該死了。」

此起彼伏的咒罵聲不斷,沒有人知道死神是誰,但是他們都知道這三位城主平日里作威作福欺壓百姓。此時有人出手殺了他們,他們非但不會怨恨那個下手的人,反而十分的感激此人為他們屠掉如此敗類。

那些城中小點的官員,看著這些百姓對這三大城主的屍體唾罵,也不敢向前前去取下三大城主的屍體,唯恐上前給眾人的口水吞沒了。

此時的死神秦浪呢,漫步的離開了旭城朝著瀾城的方向走去,對於旭城所作的一起。彷彿更本就不在意一般,此時秦浪心中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公孫明誠,這只是個開始。」

此時的秦浪真的是過一城屠一主了,從封城到帝都到風日城一共要路經十四個城市,此時的秦浪已經過了十二個,也就是說秦浪一路上屠掉了十二個城主了。

起初風日帝國還不是特別的重視這件事情,開始只是以為是報復。針對那些城主的報復,只是像樣的派出幾人前去徹查,並沒有太過的重視,但是隨著秦浪的步入,所過的城市中的城主都是死於非命。而且屍體都是懸挂於城樓之上,旁邊的十二個大字依然醒目,赫然便是,助紂為孽,死有餘辜,死神索命。

看著近日頻頻出現在帝國城樓之上,城主屍體旁邊的十二個大字,風日帝國公孫明誠才感覺到了事情的不簡單了,十二位城主的死法都是一樣,沒有什麼利器刺殺,只是心臟停止了跳動,失去了人活著原本的呼吸,彷彿就是這麼安靜的死去一般,詭異,死法無比的詭異,詭異到讓風日帝國所有的高層都陷入了一陣恐慌之中,而且按著每一個城的順序,彷彿就是將要來到風日城一般。

公孫明誠將所有的風日帝國的高層盡數的叫來,商討著這次可能是誰來對付風日帝國,而且商討著應對之法。

風日帝國的大將軍上官虎站出來道:「起稟陛下,這次來人的肯定的實力不弱,但是為何針對我風日帝國就不知道了。」

公孫明誠心中暗罵:「,這還要你說啊,這不都明擺著的么。」但是礙於上官家在風日帝國的實力,公孫明誠還是不敢出聲喝罵上官家族的核心人員,道:「大將軍說的是,此人定然實力不弱,還有誰想到了什麼就說下吧。」

現在的風日帝國與其說是公孫家的還不如說是上官家的,上官家的實力早就遍布著風日帝國的各個角落,比如說秦浪斬殺的賀城城主上官行雲,對於上官家族來說也只是一個偏遠的不能再偏遠的外圍成員,至於核心成員都是拿捏著帝國經濟的命脈,藉以控制在帝國中的大權,還好風日帝國還有著一個守護家族,尚家,要不是尚家的存在,那麼風日帝國早就改姓上官了。

尚家是風日帝國的守護家族,尚家掌控著帝都的五大玩牌軍團的其中倆大軍團,而上官家也只是掌控了倆大軍團,另外一大軍團就掌控在公孫明誠這個看似懦弱的風日帝國的帝皇手上,要是上官家造反的話,那麼毫無疑問,公孫明誠將與尚家聯手共同滅掉上官家。

尚家當代家主看著公孫明誠的懦弱,站出來道:「我想,這個打著報復旗號的人也許是蕭家人。」

上官家族的家主看著尚家家主尚雲站出來,赫然便站出來道:「尚元帥,這樣說來何以見得呢。」

尚雲不屑的哼了一聲道:「今日來我們風日帝國也只是和光明教廷聯手前去滅掉蕭家,如若不是蕭家之人,有會是何人呢。」

上官家主,彷彿聽見了一個天大的笑話,大笑道:「蕭家,蕭家人有這樣的實力么。蕭家人能夠擋住我們與教廷派出的人馬么。」

尚雲接著道:「不要忘了,蕭家是存在了一個五百年的古老家族,到底會有多少位老古董,你我有豈能得知呢,何況現在的蕭家還有一個風頭正勁的秦浪。」

聽到尚雲的話,上官家主的臉色微微一變。但是沉浸官場多年的老油條依然還是老油條,只見上官成龍大喝一聲:「你是說我們帝國與教廷聯手都抵不上一個蕭家了,如此的藐視教廷與帝國,你到底是和居心,況且當年的秦浪早就死了,難道一個死人也讓你害怕么。」

尚雲臉色給憋的通紅,這樣莫名的栽贓,讓尚雲也是臉色一陣紅一陣白,竟然一時間無法應對。

公孫明誠也看出了尚雲敗落下風。連忙出聲道:「好了,倆位卿家就別吵了,我認為尚元帥說的有道理,我們還是早做準備的好。」

上官成龍此時也不想這個時候與尚家鬧翻,看著公孫明誠給了大家一個台階下,也不步步緊逼,道:「尚元帥,希望你以後說話三思而後行。」

尚雲重重的哼了一聲。便不在做聲了。

公孫明誠道:「那我們現在就現在帝國布置好一切,在讓人前去給教廷報信。讓教廷幫我們渡過這一次。」

對於公孫明誠的方法,尚雲與上官成龍也不多說什麼,點頭默許了。

對於對帝國的布置公孫明誠讓尚家來布置,而去教廷的人卻是由上官家派人前去。

………..

此時的克斌也回到了聖光城中,一回到聖光城,克斌赫然便想起了。光明教皇此時身在滅修城中,並不在聖光城,一開始急於躲開秦浪的追殺,竟然讓克斌連這個都忘了,克斌立馬用光明教廷的特殊傳信方法將封城所發生的一切都告訴了遠在滅修城的光明教皇。

光明教皇在接到克斌的的告知。心中現實大駭,隨即便不在顧忌對面的修羅王,快速的趕往聖光城。

修羅王此時在修羅城中,墨武帶著蕭家餘下的人馬趕到了修羅城,對於在封城發生的一切,墨武盡數的告訴了修羅王。

修羅王在聽到墨武的回報后,心中先是對與秦浪實力進步的大喜,當聽到秦浪進階竟然引起了天罰,修羅王心中大感不妙,屏退了墨武,修羅王沉聲道:「難道一切都無法阻止了么,秦浪..。」

一天之後,此時的光明教皇已經回到了聖光城,下面的克斌正向著光明教皇稟報關於在封城發生的一切,當說到秦浪竟然展開了第二個領域的時候,光明教皇為之大動,雙手的關節捏得直直作響。

光明教皇沉聲道:「秦浪竟然有了第二個領域。」

克斌回答道:「是的,而且是一個無比妖異的領域,他進階后按理來說我們實力相當,但是哪個領域展開,我竟然在他手上過不上一招。」說完這裡克斌的身體忍不住的陣陣發抖,依稀的還記得當秦浪展開妖域的時候那強大的實力,與那無與倫比的氣勢。

就在此時,風日帝國的求救也到了,接到了這個求救光明教皇只是擺了擺手。

克斌卻是震驚道:「一定是秦浪,一定是秦浪,當日他就說過,要找我們教廷與風日帝國討回當年所有的一切,他還說….。」

光明教皇擺手制止了克斌的話語,對著風日帝國的來人,沉聲道:「你先退下,我們明日就與你一起前去風日帝國。」

在得到了光明教皇肯定的答覆,來使也是心中大喜,認為只要光明教皇肯出手,還怕什麼秦浪不秦浪的嗎。

待風日帝國的來使退下之後,光明教皇陰沉道:「明日我們便去風日帝國,這次一定不能放過他。」

有了光明教皇這個堅強的後盾,克斌也不在那麼的害怕秦浪了,對於秦浪的怨恨再度湧上心頭,喃喃道:「這次一定要殺了秦浪。」

此時的秦浪又在幹什麼了。

秦浪在殺掉了嘉城城主之後,踏上了下一個城的步伐,燁城,一路上的殺城主之舉,也讓風日帝國所有的城市都陷入了嚴查的狀態,凡是進入該城市的人都必須嚴查。但是這樣的嚴查能擋住秦浪的腳步么,顯然是不可能的,秦浪只是一個縱身,便閃身避開了嚴查的守衛,進入了燁城之中。

看著燁城繁華的景象,秦浪喃喃道:「今日就是第十三個了。」

夜晚秦浪進入了燁城城主府中。只見此時燁城城主府中竟然連個守衛都沒有,城主府之內顯得空空蕩蕩啊,整個燁城都只有這大廳之上還亮著燈,秦浪一個閃身便來到了燁城城主的大廳之上。

大廳之上,坐著一個身影,赫然便是燁城城主柏華,柏華靜靜的看著來人,毫無什麼害怕的感覺,張了張嘴道:「來了。」

聽著這彷彿對著老朋友說話一般的話語。秦浪愣了愣,一路來,秦浪更本就沒有遇到過這樣的城主,但是秦浪畢竟是藝高人膽大,根本就不怕柏華玩什麼花樣,在說秦浪看到燁城城主府竟然這樣早就用靈識將整個城主府掃了一遍,嘴角上揚,道:「難道你不怕死么。」

柏華笑了笑道:「何人會不怕死呢。只要是個人都怕死,但是竟然知道自己逃不掉的話。那麼為何要怕呢。」

就在此時城主府中竟然燈火通明,大批大批的人馬闖了進來,但是這些人赫然不是什麼軍隊,而是一些普通的守衛和一些個平民百姓。

秦浪看著湧入的人群,笑了笑,沒有做出什麼舉動。秦浪倒想看看這個城主玩什麼花樣。

只見外面的來人快速的將城主護在身後,皆是怒目瞪著秦浪。

柏華看著來人,怒道:「柏成,不是叫你們走么,幹嘛回來。」

柏成道:「我不會讓父親一個人白白的送死的。。」隨即瞪著秦浪道:「想殺我父親,那麼便先踏過我的屍體。」

湧入的眾人也是怒道:「要殺城主,必須踏過我們的屍體。」

秦浪笑了笑,彷彿在看著一群小丑大鬧一般,道:「看來你還挺愛百姓愛戴的么。」

柏華頓了頓道:「死神,我知道你不會隨意殺害百姓,我今日願意死在你的手上,只是請你放過這些人。」

「城主。」

秦浪大笑三聲,衣袖一擺,就在眾人以為必死無疑的時候,大廳之上卻看不到秦浪的身影了,只留下一句話,:「沒想到風日帝國竟然會有這樣的一位城主,好、好、好。」

眾人對於秦浪舉動皆是摸不著頭腦,而柏華卻是看著消失了秦浪身影的天空,喃喃道:「看來你也不是一個殺人狂魔,也許真的是自作孽不可活吧。」

秦浪放過了燁城的城主,並沒有為改變了自己的初衷而懊惱,而是覺得自己如果殺了這樣受民愛戴的官,那麼才是違背了自己的初衷。

秦浪大手一揮在燁城城牆之上留下十二個字,「天作孽猶可活,自作孽不可活,。」留下十二個字,秦浪毫不猶豫大步的走向第十四座城市之途。

秦浪放過了燁城城主,那是燁城城主為人還行,而第十三座城,城主卻是為人不怎麼樣,結局一樣,給秦浪殺掉懸挂於燁城城樓之上,十二個大字依然醒目,「助紂為孽,死有餘辜,死神索命。。」

今日的風日帝國帝都也是比較恐慌的一天,當然那之上那些帝國的高層人員而已,按照秦浪的進度,今日秦浪就將要來到風日城中,而且可能屠殺就在今日開始。

秦浪今日果然來到了帝都,但是秦浪並沒有莽撞行事,畢竟一個帝國的帝都不是一個都城可以比擬的了的。

今日帝都的我防範程度只能難嚴實來說了,就連飛過一隻蒼蠅就得盤查,但是他們能夠擋住秦浪的腳步么,顯然是不可能的。

秦浪看著盤查嚴實的風日城只是不屑的哼了一身,一個閃身便閃過了守衛的盤查進入了風日城中,這裡的守衛現在還不知道自己防範的人此時已進入了風日城中,依然在那嚴密的盤查著。

秦浪步入了風日城,看著風日城軍隊嚴實,猶如大敵臨來一般的守衛,大街之上隨處可見的都是軍隊的嚴查,每走幾步都能遇到大批的軍隊,偶爾街上有著個別較為猖狂的人都給安上可疑人員給拉走了,秦浪也知道今日動手並不是合適的日子。大陸上藏龍卧虎,到底風日帝國中有沒有強者的守護,自己必須先摸清楚在動手,不然到時候給人埋伏了就麻煩了。

風日城皇宮之中。

公孫明誠站於帝皇位置之上大罵下面前去聖光城求援的去使,「哼,你不是說教皇答應來了么。怎麼現在還沒來。」

那名去使仗著自己是上官家的人,而且還是上官家的核心人員,根本就不怎麼賣公孫明誠這個皇帝的面子,極其不屑的哼了一聲道:「哼,教皇是答應了,但是到底是來不來我也不知道,你現在問我我又能怎麼辦呢。」

公孫瑾看著上官家的人如此的放肆,眉頭一皺,怒斥道:「上官遴軒。你不要忘了你的身份。」

公孫瑾從光耀學院畢業之後不久就嫁進了尚府,嫁給了尚雲的嫡系親孫子,現在公孫瑾的實力來說可以說得上比他的父親也就是風日帝國的帝皇公孫明誠的實力都強橫不少,公孫明誠也是靠著自己的女兒公孫瑾安撫著尚家,不然就公孫明誠的樣子,尚家走就棄其而避之。

上官遴軒看著說話的是不是公孫明誠的那個兒子,也不是哪個傲氣的公主,更不是公孫明誠自己了。而是這個公孫瑾,上官家可以說對與公孫家那個都不怕。但是對於公孫瑾這個加入尚家的公主卻是有點忌憚,要知道公孫瑾雖為女流之輩,但是其不管是做法,行事都強於公孫家的任何一人,上官遴軒哼了一聲,便不在言語了。

上官成龍看著自己家這邊落入了下風。作為一代家族那麼上官家的名聲都得靠自己來維持,此時看著自己的弟弟上官遴軒給公孫瑾怒斥,怒道:「公主殿下,我希望大殿之上議事的時候,作為旁聽。您不因該插嘴,竟然遴軒說了教皇會來,那麼便會來,我上官家怎麼也不敢拿著教廷的名聲在此瞎說吧。」

尚雲出手制止了公孫瑾接著反駁,畢竟正如上官成龍所說,女子參與國政的話,只會引來無數的異議,尚雲站出來道:「上官家族這麼說的話,那我們就姑且信之,希望上官遴軒不要將這滿朝文武當做猴耍。」

上官成龍,只是哼了一聲便不再言語了,餘下的滿朝文武就分為倆派,一派是尚家一派,一派就是上官家一派了,在大廳之上爭吵不已。

就在風日帝國爭吵不散的時候,一聲怒斥聲傳來,:「哼,現在大敵當前的時候你們還有心思在這裡吵,到時候怎麼死的就不知道了,光明教皇快要到了,你們做好準備迎接。」

隨著這道聲音的傳入,原本吵鬧的大廳頓時安靜下來,這個聲音的主人說其是風日帝國的主宰也不為過了,這個人乃是公孫家駐紮在風日帝國的強者,名為公孫傲天,要說上官家不敢動公孫家的帝位一個是因為尚家,但是大部分的還是因為這個站於公孫家之後的強者,也是公孫家前十代的帝皇,至於他活了多少年,怕是無人可知了。

就在這道聲音剛剛落下,另外一道聲音傳來,:「傲天兄,沒想到多年不見,今日一見就如此大威啊。」

公孫傲天哼了一聲,道:「彼此、彼此,斯利兄也不是一樣么。」

光明教皇克斯利的人影出現在了皇宮大廳之上,笑了笑道:「呵呵,傲天兄難道今日還不打算出手么,那麼風日帝國當真要完了。」

公孫傲天也笑了笑道:「呵呵,竟然斯利兄出手了,我這個老頭子就剩了吧,要不等下我這老骨頭就給人擦了。」說完氣息便隱了下去,彷彿更本沒出現過一般。

克斯利用著靈識在風日帝國掃了一圈之後依然沒有發現公孫傲天的氣息,嘆了口氣,喃喃道:「又讓他給躲開了。」

風日帝國的高層看著看著外面的來人乃是光明教廷的教皇,皆是迎了上來,公孫明誠道:「勞煩教皇陛下親臨啊,有失遠迎,還望教皇陛下原諒。」

克斌顯然是看不慣這些當官的嘴臉,仗著自己實力強橫,風日帝國有是有求於自己,不屑的哼了一聲,臉上的高傲與不屑,讓風日帝國迎上來的人尷尬了一下。

克斌不屑於他們。但是光明教皇卻是知道點人情世故,朝著公孫明誠等人點了點頭,道:「今日竟然我來了,那麼我就定保風日帝國無事。」

公孫明誠等人接著又是和光明教皇虛寒了幾句,將光明教皇父子迎了進去。

秦浪原本坐於風日城中有名的鳳凰店中中大口的喝著小酒大口的吃了小肉,但是倆股強大的氣息將秦浪的食慾打斷。秦浪早覺得風日帝國沒有這麼簡單,但是沒想到有著實力如此強大的強者存在。

秦浪丟下了一枚金幣,縱身趕向風日城中的皇宮之中,剛好秦浪來到的時候聽到了光明教皇與那稱之為傲天的對話,秦浪心中震驚,別人不知道光明教皇此時的實力出於何處,但是秦浪卻是知道,那是堪比神的實力,在這個風日帝國之中竟然還有著讓他忌憚的存在。

秦浪的氣息給倆大強者打亂了。氣息變得有點粗重,再也無法平靜的隱藏自己。

光明教皇的靈識早就覆蓋了皇宮的一切,稍有一點外來氣息的闖入那麼他就能夠發覺,畢竟秦浪的實力進步的如此之快,光明教皇雖然實力強橫但也不得不防啊。

秦浪原本的闖入讓光明教皇沒有發覺他的存在,但隨著氣息的變換,光明教皇便感知了秦浪的存在,光明教皇此時皺著眉頭。喃喃道:「竟然分辨不出是誰。」開口道:「朋友,竟然來了何必在藏著呢。」

秦浪也知道自己暴露了。在隱藏下去也是枉然,縱身一躍,出現在皇宮的之中。

光明教皇看著來人,倆眼眯成一條直線,張口道:「秦浪。」

秦浪既不驚也不怒,反而笑了笑道:「喲。這不是光明教廷的教皇陛下與那所謂的狗屁聖子么。」

風日帝國的高層先是聽到了光明教皇竟然稱來人為秦浪,頓時一驚,在聽到秦浪竟然敢取笑光明教皇父子,更是驚訝的下巴展開,此時放個雞蛋。相信連嚼都不用,他們都能吞下去。

克斌此時對秦浪又是記恨又是害怕,張口道:「秦浪,你不要太過囂張,今日我教廷教皇在此,那還容得到你來放肆。」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