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眾人看得瞳孔大放,渾身顫。

這其中有幾件,他們都是認得的,那是獒古教三個魔使之物,而其他幾件流光溢彩的,也可從形態上推斷出名字,再和諸個魔使的得名一聯繫,頓時個個大驚。

「看來諸位是清楚了,本殿自從聖仙島回來之後,便謀劃了對付你們之事,先以太古葬場誘得獒古教……」

李默朗朗說來,將他如何將諸個魔使誘出擊敗的事情一一道來。

眾人聽得直是心如鼓錘亂敲,心神大亂。

李默所說之策太過可怕,一環扣著一環,把人心算計得死死的,光是聽著冷汗就不受控制的直冒出來,大家此刻才清楚,鬼盞門三大魔使在他手裡落敗絕非偶然。

眾魔頭都是老成精的人物,聽得這策略便知道其他魔使必定是凶多吉少了,這也映證了一件件靈血器的來路。

剛才,李默出現時,眾人雖然意外甚至心驚,但很快鎮定下來。

畢竟正道這邊只有李默一個魔使級的人物,但其他人都是連聖使級都不到的,因此,若打起來的話對方占不到半點便宜,而且他們想跑就跑。

但是,眼下聽得諸個魔使被擒,便知道夏侯江雨這些人經由聖仙島回歸之後,修為已突飛猛進,不可用以前的情報來判斷。

「好,好個神勇王,當初不殺你,是因為象你這種螻蟻之輩,根本不值得本使動手。但是,沒想到你居然成長到這地步,現在正是殺你的時候。」

申屠煞血陡地說道。

「你我確實該有個了結,所以我才把最厲害的天羅八相劍送給你。」

李默負手而立,嘴角含笑。

眾魔使聽得又咯噔一聲,暗道這神勇王好足的底氣,好大的膽色。

顯然他早料到申屠煞血會脫穎而出,這天羅八相劍即是誘餌,但同時也是贈送之物,為的就是要和申屠煞血有個了斷。

「好,好大的魄力!」

申屠煞血眼中暴射精光,一手拔出天羅八相劍,沉喝一聲道:「來!」

話落,二人同時化作一道光影,在接觸的瞬間衝天而起,將籠罩著島嶼上空的漫天雲層撞破。

「上!」

下方,夏侯江雨一聲厲喝,諸正道立刻一擁而上。

「夏侯江雨,就憑你也敢和本使斗!」

左侍使暴喝而起,一劍將夏侯江雨逼退數步。

「左侍使真是威風了得,只可惜,要對付你的可不止我一人。」

夏侯江雨不慌不忙的退步,一退之時,左右兩側兩個正道天王已齊沖而上。

島嶼之戰再度拉開序幕,一打起來,眾魔使便皆是暗暗心驚。

在場諸正道二三十人,沒有一個有和他們相提並論的戰力,但是卻也比想象中強了很多,尤其是夏侯江雨還有蘇雁幾個女子,那都是攻法兇猛了得,再加上配合的默契,一下子幾個魔使竟都被團團圍住,脫身不得。

「可惡,真是虎落平陽被犬欺!」

孤星魔使被蘇雁幾人圍攻,直是懊惱咆哮。

他雖然有兩把靈血器在手,但是,以他現在的體力難以催動起最強的吸血鏈,只有靠手中從魔尊那裡獲得的星盤,星盤製造的人工星力,助他修為提升,但也僅僅如此,這種輔助類的靈血器其實並不厲害。

更何況,蘇雁手裡也有靈血器,再加上她們都有著擒拿魔使的經驗,一打起來饒是孤星魔使身為三強之一,此刻也是暗暗叫苦。

鬼皇那邊,稍微輕鬆一點,但也只是和龍嫣幾人打得個平手,幾次想突圍都被硬生生攔了回來,以至於他也不由怒罵起來。

兩大強者尚且如此,更不消說其他幾個魔使了,尤其是三個剛才在爭奪天羅八相劍時受傷,為了破解陣法又耗費了心神體力,再加上被李默所言的幾個魔使之事所震懾,更不免心慌意亂。

當然,蘇雁等人也都不敢有半點鬆懈,畢竟這些人可都是魔使啊,一個個承襲了魔族傳承,獲得了靈血器,指不定有什麼殺招藏著,因此攻擊的方式便也都是穩打穩紮,以耗費他們體能為主。

這樣一來,幾個魔使更是氣得哇哇直叫。

對他們而言,本來策略就是兩個,如果對手修為不濟,大可擊殺掉,尤其是蘇雁這幾個嬌滴滴的丫頭,若能抓住一個當人質,甚至可以和李默討價還價,獲得一把靈血器。

但是,打起來才知道,幾個丫頭都是帶刺的玫瑰,扎手不說,還能要人老命。

既然對方如此厲害,那麼他們當然就準備突圍了。

如今擺明了是陷阱,那神勇王又擁有飛升態的能力,即敢將天羅八相劍送給申屠煞血,那麼即使不勝也絕不會敗。

他們當然不會在這裡坐以待斃,此刻不逃更待何時。

只是正道這邊卻擺起了水桶陣,以防代攻,幾個人聯手之下竟是固若金湯,讓人沒有逃脫的機會,即使硬闖,也被硬生生逼退回來。

一時間,地下戰鬥兇猛,各人都施出渾身解數。

而此時長空之上,一道道火柱突破雲層而來,撞擊在原本四分五裂的島嶼上,雲層時而被巨大的火柱衝破,時而又被撕扯成碎片,時而又聚合在一起,旋轉不定,猶如吞噬島嶼的血盆大口。

天上氣象千變萬化,誰也看不到二人的戰鬥,但是顯然那是這半界上最顛峰的生死大戰。

這一打就是整整一天,諸魔使先前還破口大罵,不乏粗魯下流之言,當然有的魔使是怒極而罵,有的心性狡猾,故意罵之來尋找破綻。

只是不想諸正道都不為所動,大家心裡都很清楚,這是最後一張網,一旦收起來就能夠讓半界獲得來之不易的和平。

然而,若然讓這幾個魔使跑掉,哪怕跑掉一個,便埋下了禍患的種子。

因此,任由他們辱罵咆哮,大家都是一門心思的圍攻,埋頭出招,不聞他事。

如此一天下來,諸魔使見辱罵無用,也唯有繼續打鬥,只是隨著戰事拖延,體力的弱點就呈現了出來。

諸正道都是蓄勢而來,經由幾次擒拿魔使的行動,在聖仙島上體悟的東西經由戰事融入心境,那是越戰越強,越打越猛。

相比之下,諸魔使卻是越打越弱,盡顯狼狽。

「轟——」

突然間,一道黑光自天而落,重重砸在地上,一道紅光緊接著落下,扎在一處斷壁上,可不正是天羅八相劍。

再看那黑光,正是申屠煞血,他撐著地慢慢站起身,才站穩又嗆出一大口血來,身體一晃,差點沒有站穩。

這時,九天上一道白光落地,正是李默。

他一手持著無相劍,一手托著千里鏡,手腕上裂空鐲熠熠生輝,整個人光華環繞,猶如神人降世般。

「完了……」

一見這局面,孤星魔使頓嘆大勢已去,沒想到李默竟然強橫到這地步。

「李默!」

申屠煞血陡地出一聲驚天咆哮,他猶如雷霆般暴射而出,直朝著李默衝去。

「多活八千年,你也該滿足了。」

李默淡淡說著,飛身迎上,在二人接觸的瞬間,一劍刺入他胸膛。

胸膛本是空洞,無心無臟器,但這一劍刺去卻如同刺中實物般,緊接著,申屠煞血的身體猶如碎片般崩碎開來,化作塵埃隨風散去。

[免費手機版m.] 十月十七日,是惡魔島開門之日,五國之土上,諸宗諸地,但凡獲得魔族邀請函的人,都會有光門大開,引入惡魔島。ⅫⅦⅣⅦⅦⅩ

早在這之前,各邪道人馬,大小宗派都趕往七大宗門所在地。

雖然每個獲得邀請函的人在各地都能有光門出現,但是眾人都清楚,這一場惡魔島聖典不止是提升修為的機會,同時也是諸宗爭峰,奪取第一的機會。

誰能夠站在其他宗門的頭頂上,就能夠一統天下。

結局未出,誰也不知道哪個宗門能獲勝,但當然,各國的大小宗派都趕往各國魔使所在的宗門,集思廣益,以獻忠誠。

這原本該是一場浩大的盛宴,亦是大喜之極的日子,大家應該在各宗魔使的領導下進入惡魔島。

然而,這日近時,各宗魔使卻突然失蹤了,以至於光門大開時,還是各宗宗主當機立斷,想著可能魔使有事外出,應該在他處。

所以,各國人馬在沒有魔使帶領的情況下進入惡魔島。

這一進去,卻現魔使們並不在場。

若只是一國一宗,雖會引不少的猜測,但大局尚穩,甚至很多人都會認為這是大好事情,畢竟,宗門魔使未現,那就少了個對手。

然而眾人卻驚恐的現,二十一個魔使全都沒有出現。

原本魔族麾下的童子們是來帶路的,不曾想到魔使們都未出現,吃驚之餘連忙趕回去通報。

巨大的惡魔浮島懸浮在天際之顛,弦月觸手可及,群星閃爍如燭火。

在漆黑如墨的大寶殿中,五個魔族盤膝而坐,神色都透著些凝重。

「只怕是扎魯乾的。」

其中一個頭生牛角,一臉黑炭色的大漢沉聲說道。

「那扎魯竟能夠在這麼快的時間裡修復好心脈?而且,巫山和寶驂修為都不低,居然會被他神不知鬼不覺的幹掉?」

另一個三眼大漢質疑道。

「當年我黑冥率領三百精銳追殺扎魯,卻被他殺得一人都不剩,我也只是留了一口氣這才恢復過來。所以,以他的本事恢復好修為,並且偷襲,倒也不是什麼不合理的事情。」

居中的那個獨角男子說道。

「沒想到扎魯居然藏在暗處對付咱們,不過,既然知道他的主意,倒也不怕。眼下之計是奪取半界大權,只待今日大典之後,便可實施計劃了。」

另一個身著黑袍,如同影子的魔族說道。

眾人都點點頭,這時便見幾個童子突然趕了過來,將魔使失蹤的事情道了出來。

「什麼?魔使全都沒來?」

幾個魔族都是大吃了一驚。

「不對勁啊,邀請函上的陣法足以在任何險境打開通道,而且,一旦觸摸了邀請函,即使東西不在手上,也可以打開通道。」

三眼魔使揉起額頭來。

「莫非——都被幹掉了?」

黑影沉聲說道。

幾個魔族心頭都是咯噔一聲響,然後,黑冥便沉聲說道:「那咱們就看看吧。」

魔族們都點了點頭,一個個微微閉目,他們早在靈血器上布設有一縷靈識,如今意念一動,自可清楚器在何地。

待到眾人不約而同的一睜眼,臉色便是一沉。

「居然全都被拿下了……」

半晌后,黑冥才說了句話。

「那小子竟如此厲害?聽說在聖仙島上,聽經十四卷,硬是按捺著沒有飛升,論修為說是半界第一倒是真不假,但短短時間能夠做到這點還真是讓人驚嘆吶。」

牛角大漢說道。

「確是小看了這小子,看來,咱們現在是腹背受敵啊,要想在選出二十一個人來代替這些魔使卻是不容易。」

三眼大漢搖了搖頭,也不免愁上眉梢。

「看來,這一局是他們勝了。」

黑冥則長長嘆了口氣。

這般一說,幾個魔族也都跟著嘆了下。

事到如今,正道勢力已昌盛不倒,再在這裡磨蹭下去,還不如另尋個地方再謀大局。

反正,象半界這樣的屬地,那可是數以萬計呢。

黑冥慢慢站起身來,眼神中閃過幾分厲色,冷笑道:「那小子不日即將飛升,這筆帳總有和他清算的時候。」

眾魔族也都點點頭,眼中皆是殺機。

很快的,關於七大宗門二十一魔使被李默所擒的消息從萬象城火傳開,一時間震撼半界諸宗,消息所到之處,無不是邪道聞風喪膽,正道欣喜若狂。

隨著李默擒魔之策的傳出,又引起陣陣波瀾。

消息傳至九玄天時,夏侯鷹呆坐在寶座上,愣得久久未語,最近經由休養,又在聖仙島獲得了不少好處的夏侯尚德,聽得這事情又吐了一桶血,直是卧床不起。

與此同時,李默一行則乘坐著無根島一路北上而去,直到回到了武極宗,稍作停留之後抵達了燕皇門。

李默回歸,自然引來諸宗崇拜,燕皇門裡設宴席千座,慶賀了整整十日。

諸魔使被擒,惡魔島盛典也因為魔族之言而停止,失去了魔族支撐的邪道也知道大勢將去,不久前還叫囂著攻打正道的大小宗門都突然啞了聲。

收復半界之土,再無障礙。

與此同時,有消息傳來,李默將在不日之後飛升。

一石激起千重浪,更多的人朝著燕皇門趕去。

這日,風清雲淡,在燕皇門最高峰的絕頂峰頭之上,諸宗人馬匯聚,密密麻麻的沿著山頂蔓延開去。

這裡本是祭天之所,高可摸雲彩,如今雲淡了些,但視野更是遼闊。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