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不過,師妹……”顧之寒像是還有些沒有說完的話,然後十分嚴肅的看着我。

被他這麼一弄,我心中自然是一驚。

“怎麼了,師兄?”我好奇的看着顧之寒,眼睛瞪得大大的。

“你看這雨……”顧之寒已經打着手機的閃光燈,照在了窗戶上面。我這一看不要緊,這雨竟然是紅色的。

“這是怎麼回事?”我吃驚的說着,怎麼平白無故的下起了紅色的雨呢?

曾經,在我國境內有過幾次下紅色雨的事件發生,每一次都發生了人員失蹤案,而且還都是在一輛火車上面……因爲當時看新聞的時候,對這個事情格外留意,所以直到今天印象都特別深刻。

再聯繫一下我們現在的實際情況,也是在一輛火車上面,還是這樣的紅色的雨……莫非,一會的時候我們也會全部失蹤?

剛纔那個眼鏡男人所說的話還留在我的記憶之中,本來是不相信的,可是在這一刻的時候,我卻有點動搖了。

“遙遙,你知道嗎?我們道門中人管這種雨叫做血雨,它一旦降臨,便會帶來無妄之災……”顧之寒的話很是清淡,但是落在我心中的時候,就像是一塊大石頭一樣,在我的心中激起了層層的漣漪……

“那麼我們……”一種不安感已經越來越深了。

一聲雷突然而至,車廂之中的包括我們在內的八個旅客全部醒來。我看着周圍六個人的神情特別的恐慌,他們在東張西望着,嘴裏不停的嘟囔着“發生什麼事了……”

然後這時,火車“哐當”一聲,停了……我掃了一眼手機,正好午夜十二點整。 血雨還在繼續的下着,完全沒有想要停歇的意思……天空之中還時不時的在打雷。車廂之中有一個看起來十七八歲的小姑娘,已經嚇得哭出了聲。

全部的人都在車廂之中站了起來,聚集在一起。車廂裏面的燈也是一閃一閃的,無不透着一種十分詭異的氣息。

我看了所有人的臉,就是沒有發現剛纔和我一起說話的那個眼鏡男人。他到底去了哪裏?或者是他出了什麼事情嗎?

而更爲怪異的是,我發現在這一輛火車上面沒有一個乘務人員。

此時,車廂之中的另外六個人已經變的十分不淡定,那個染着紅色頭髮的中年大嬸嗚嗚的哭着,雙手不停的合十做出一種禱告的模式。我想她應該是信仰伊斯蘭教的,她的嘴中不停的叨叨唸着,“真主啊,求您保佑我們啊!我們一切順利啊,不要遇到什麼詭異之事……”

“嗚嗚……我們這是遇到鬼了!或許這一輛火車就有問題吧……大家有沒有注意到,這一輛火車上除了我們這些乘客之外,壓根沒有什麼別人……難道我們在鬼車上面?”一個圍着圍脖的小夥子淺淺說着,雖然語氣很是緩慢,但能從他的聲音之中聽出他的顫抖來。

其他人更不用說了,什麼樣子的都有。

其實,遇到了這種事倒是可以理解的,畢竟今晚所出現的詭異的事情已經越來越多了。

“遙遙,拉着我的手,不要放開……我感覺這裏有着一種我說不出來的強大的氣場存在着。或許……這東西會要了我們的命。所以,真要是我和那鬼物打起來了,這銅錢劍和符咒會帶着你離開……”顧之寒還是擔心我,在面臨危險的前一刻,他想到的依舊是我。

對此,我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感動。可是,顧之寒越是這般的對我好,我就有一種良心不安的感覺……我明白,這只是因爲顧之寒對我的好裏面有着一種因爲愛情的成分。正是因爲這種成分關係的存在,我纔會對他有着一種愧疚感吧。

“師兄……”我本想拒絕顧之寒,可我的話還並未說出,顧之寒就像是已經想到了我後面會說的話似的,便硬生生的拉過了我的手,然後捂住了我的嘴。

“小聲點,我聞到了一股奇怪的味道……”車廂之中的燈在意剎那全部熄滅。車上的乘客有的想要打開了手機的手電筒,然而當他們拿出手機的那一刻,卻無不重複說着,“真是奇怪了,怎麼手機的手電筒打不開了?有鬼啊,我們快點跑啊……”

咋咋呼呼的一窩蜂似的,我已經聽到了他們在不停跑動的聲音。也真是夠可以的,我們在火車上,要真會遇到什麼鬼,豈是我們自己可以跑得了的?

我想喊他們安靜下來,卻依舊被顧之寒給捂着嘴,我不明白,爲什麼顧之寒不想讓我說話?今天的他,看起來特別的奇怪……

“啊!”

“啊!”

萬古第一殺神 車廂之中突然有幾個大叫了幾聲,然後身子便倒了下去。就在這時,車廂的頂燈又開始忽閃忽滅的了,藉着有光的時候,我看到了地上的一具具屍體。

爲什麼我會稱呼他們爲屍體,因爲當我看到那一副慘樣的時候,便已經知道他們不會活着了。

顧之寒塞進我的耳朵裏面一個耳塞,這個東西,我和顧之寒曾經在公交鬼車上面用過,可以讓我們兩個可以在心靈上溝通。

現在顧之寒既然又再次拿出了這個東西,肯定是有什麼話想要告訴我。

“師兄,這是怎麼一回事啊?這些人怎麼全部都死掉了?而且他們的頭顱就像是被什麼尖銳的東西全部給硬生生的在腦袋上面砍了下來。”眼前的一系列景象,我早已經驚愕的了不得了。

而且見到這麼血腥的一幕,我的心中一直會有一種十分反胃的感覺。噁心感頓時襲來,我強烈的控制住自己的身子,纔沒有把自己胃中吃的那些東西給全部吐出來。

耳塞之中緩緩的傳來了顧之寒充滿磁性的嗓音,“估計那鬼物是憑藉聲音殺死了他們……而且你看地上,頭顱不見了……這恐怕是一種束縛靈魂之法,目的就是帶走他們的魂魄……”

是啊,剛剛看到那些景象的時候,我的心中便有了一個疑惑。 總裁的律政女王 爲什麼那些人的身子都在,可是腦袋卻沒了呢?

忽然,雨停了……而且我隱隱約約之中還聽到了火車鳴叫的聲音。這般詭異的事,會不會被另外一輛火車給遇上呢?到時候,那個火車上的人會不會也像我們這一班列車上的人一樣,遇害呢?

想着的時候,我便隔着窗戶往窗戶的外面看去。在我們的對面,果然停着一輛火車,火車裏面亮着光,我可以清楚的看到裏面的情形。

那一輛火車中,並不像我們現在所呆的這一輛火車這般的冷情,裏面有很很多多的“人”,但是當我仔細的看着裏面的那些“人”的時候,卻發現他們一個個的目光呆滯,根本不像是正常人才有的樣子。

甚至,在每一個火車座位上面坐着的人,在他們的右手上面,每一個人都拎着一個人頭。我看着那些人的模樣,那人頭分明就是和他們的頭一模一樣……

聯繫到剛纔所發生的實際情況,莫非那些拎着人頭的“人”其實都是那些在在火車上面死去的人所幻成的鬼?

“師兄,你看那幾個人……是不是剛纔在我們火車上死去的乘客?那個年輕小夥子,那個小姑娘,那個大嬸……”耳塞已經摘掉,我和顧之寒可以像是正常人一般的說話。

“恩,是的。”顧之寒給出了肯定的答案,他們在火車上,就像是剛剛上車的乘客一般,一直在往後慢慢的移動着自己的腳步。毫無疑問,在他們的手中,依舊拎着自己血淋淋的頭顱……

這恐怕纔是那真正的通往地獄的幽冥火車吧!被這詭異的一幕嚇得了不得,手心早已經沁出了汗水。然而我已經無暇顧及這些,就在那個火車之中,那些鬼居然拎着自己的人頭齊刷刷的看向了我。

我不經意的把頭擰向了另外一方,實在是不想看到那些恐怖的畫面。然而因爲剛剛的恐怖的畫面過於驚悚,已經在我的心上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印象。

“還有……遙遙,那個眼鏡男人竟然在車上……”顧之寒的一句話,頓時讓我的心中一驚。

我找了那麼久,一直沒有找到那個眼鏡男,竟然他就在那個幽冥火車上……

“姑娘,我們又見面了……哈哈,哈哈……”一陣恐怖的聲音從我的身後傳來,我回頭一看,竟然是那眼鏡男人。

剛剛他還不是在我們對面的那一輛火車上面嗎,怎麼突然之間又來到了我們的車廂?這般的速度自然不是一般人,當他靠近我的時候,一陣陰森詭祕的氣息傳來,讓我不覺瑟瑟打了一個寒噤。

他……根本不是人吧!

“你到底是誰,是你害死了火車上的人,對嗎?”我十分不解的看着那個眼鏡男人,不過這一次我有注意看他的樣貌,和我之前見到他的時候,稍微有了一點點的不一樣。

那充滿書生卷氣息的眼鏡已經不見了,而最讓人感覺害怕的便是他的眼睛,竟然是那種猩紅色,就像是戴了美瞳一般。

“呵呵……我是你們的救星,是我放了你們,你們應該感謝我……是我殺死了他們,他們都是我精挑細選的人,他們的魂魄與我的氣息相符,所以這便是我的一場安排……然而,我想不到你們兩個會出現在這火車上面。你們就當是我心情好吧,想要給你們一條生路……或許,這也是我們之間的一場緣分。”眼鏡男一板一眼的說着,弄的我的心情是格外複雜。

“對了,我當初讓你們跳火車其實是不想讓你們見這血腥的一幕。就算你們跳下火車也摔不死的……不過,你們卻沒那麼做……現在你們已經知曉了我的祕密,我本想放過你們的,可是……就在剛纔的時候,我改變主意了。正好在我的幽冥火車上面缺少乘務員,我發現你們兩個特別合適……”眼鏡男淺淺說着,我就知道他一定不會那麼好心的。

最終還是想要把我和顧之寒殺死,鬼物哪裏會有心地善良的?相信了鬼的話那自己才成爲了真的白癡呢!

“遙遙,小心……”顧之寒已經拿出了銅錢寶劍,將我護在了他的身後。

眼鏡男鬼渾身散發出一種淡藍色的光芒,然後他便衝着我過來……尼瑪他的目標完完全全就是我啊!顧之寒本想替我擋一下,可是當銅錢劍碰觸到那藍色光芒的時候,竟然完全失靈了……

就連顧之寒都沒想到會是這樣一種情況,眼鏡男人慢慢的靠着我逼近,當他與我還有幾釐米的時候,我也不知道怎麼的,渾身充滿了一種莫名的力量。

我大聲的“啊”了一下,便感覺那眼鏡男鬼已經被自己給擋了回去,甚至他還重重的摔倒在地上了。

這一招,像是損耗了我全部的力量,我的眼皮越來越重,漸漸的沒了意識。 再次醒來的時候,我已經倒在了顧之寒的懷中……太陽光照進了車廂中,暖暖的。昨晚恐怖的記憶還在,尤其是最後我竟然殺死了那眼鏡男鬼是我怎麼都不敢想象的。

“師妹,你醒了?”顧之寒原來早就已經醒了,只不過是他不忍心叫醒我罷了。

我輕輕的點了點頭,然後起身。看了看周圍的一切,還是我們所在的那一節車廂,只不過上面除了我和顧之寒之外,沒有任何其他的乘客。

就在這時,對着我們在陽光的沐浴之中走進了一個漂亮的乘務員小姐,她穿着整齊的制服,衝着我們兩個微微笑着,淺淺的話語在她的嘴中慢慢的說了出來,“尊敬的乘客,您們的終點站到了,可以下車了。”

我望了望這個女人,她真的好美好美,就像是電影明星一般。然而,她的美豔之中又帶着一種說不出來的魅惑,這不像是人才會有的。

可是,這樣濃烈的陽光,她肯定是一個人。

“車上只有我們兩個?”其實,我奇怪的是爲什麼她會突然出現,而昨晚的時候壓根沒有看到她。而且對於車上突然之間失蹤了這麼多人,她竟然一點也不奇怪,這或許纔是最不正常的地方吧。

“當然只有你們兩個了,本來沒有人上車打算取消這般車次的。結果那天賣票的時候,你們兩個買了……所以……”後面那個美麗的乘務員還說了些什麼,我並沒有聽清楚,只是我突然覺得,怎麼這事會變得越來越詭異了呢?

莫非,我這一趟的回學校之旅有人在背後默默注視着我嗎?

冷不丁的,身上傳來了一種寒冷的感覺。我總覺得在我看不到的地方,有一雙特別的眼睛一直在默默地注視着我,讓我有一種特別喘不過氣來的感覺。

“我們還是快點走吧,出去打個車直接回學校……師妹,你在看什麼?”顧之寒的聲音突然襲來,被他這麼一嚇,我竟然渾身顫抖了一下。

“沒……沒什麼。”我不想把自己心中覺得奇怪的地方告訴顧之寒,我已經麻煩他夠多了,現在真的不想讓他繼續再爲我擔驚受怕。

匆匆忙忙收拾好了行李,我和顧之寒便出了火車站。等到快要離開火車站的出口的時候,我回頭看了一眼剛纔我們所坐的那一列火車,是的……它竟然自己就像是肥皂泡沫一般,慢慢的消失在了我們的眼前。

“顧之寒……那火車……消失了。”我回頭站住,呆呆的站在那裏想要告訴顧之寒這一詭異的事情。

顧之寒卻幽幽說着,“可能是開走了吧,你看前面……不是正有一輛火車開走吧?就是我們下車的一號臺啊……”

我再仔細的看了看,好像是這樣的。也許是我因爲太累了,所以纔看錯了吧。

……

回到學校已經是正午十二點了,和顧之寒匆匆拜別之後,我便立刻回了學校。這個點了,也許紅綾和小小已經睡午覺了吧。所以,我爲了不打擾她們兩個,特別輕手輕腳的去開門……

我都已經從包裏面拿出了宿舍的鑰匙,但是當把鑰匙插進去的那一刻,我才發現門居然沒有鎖。

這兩丫頭,未免膽子也太大了吧,大中午的睡覺不鎖門。何況那兩個丫頭睡着了就是打雷也醒不來,在這期間萬一進來一個壞人,做了什麼壞事可怎麼辦呢?

所以,等到一會我進去之後,等她們兩個醒來的時候一定要好好的教育她們一頓。怎麼她們兩個就是不長記性呢?我離開的前幾天,不是就有一個宿舍好像丟了什麼東西嗎?

到底是什麼東西,我也記不清楚了……雖說不是什麼值錢的東西,可是我記得丟失東西的那個姑娘是那玩意是她家祖傳的寶貝。

想來,可能是有着什麼某種特別的價值吧。

屋子裏面這時傳來了一種窸窸窣窣的聲音,我說不出來是什麼……像是人的腳步,又像是……

莫非真的進去壞人了?

我在別的寢室的門口隨便找了一個拖把,放在身後,一把踹開了屋門。

可是,當屋門打開的那一刻,我驚呆了……手中的拖把也落在了地上,還十分不湊巧的砸到了我的腳上。

我已經顧不得腳上的疼痛了,紅綾和小小這是在搞什麼鬼啊?大白天的兩個人居然在跳舞……

最近是有什麼舞蹈比賽嗎?可是怎麼在跳這交誼舞呢?

“啊呀,遙遙,你回來了啊!好高興啊,你的相親順不順利啊?”紅綾在看到我的那一刻,迅速的跑過來然後將我抱在了懷中,這丫頭竟然還在我的倆上給了一吻。

於是,在我的臉上便留下了一個大紅色的脣印。不過,紅綾居然還想着我回家相親那事呢,我當然不會把事情的真相告訴她,只能是自己胡亂編了一個理由。

“不順利啊,沒有紅綾姑娘給長眼,我怎麼敢自己私自決定呢?所以……吹了!”我的嘴角露出了微微的笑意,然後十分淡定的說着。

當我的吹了兩個字突然出現的時候,我看到紅綾的那一張臉有了瞬息變化。

“我還本以爲你會脫離單身狗的日子呢!哎……看來本大小姐給想錯了啊!”紅綾一副十分惋惜的樣子,我趁着她不注意暗自在心中緩了一口氣。

果然,我不適合說謊……要是紅綾再問一點,我就怕自己快要把錦軒的事兒說了出來。然而,我卻在心中不停的告訴自己,一定要控制住。

豪門二嫁:總裁要復婚 “對了,紅綾,小小……我們系最近是有舞會嗎?還是交誼舞會,怎麼大中午的你們兩個捨棄了休息的時間來練習這個?”我十分吃驚的看着她們兩個,對此完全不能理解這個行爲。

剛纔窸窸窣窣的聲音原來是跳舞的時候,腳步發出的聲音。虧得我還以爲宿舍內進了什麼壞人呢,倒是把我給着實嚇了好大一跳。

“數來話長啊!好了,遙遙繼續你回來了,那麼我有事先出去一趟……你就陪着紅綾在這裏繼續聯繫吧。拜拜,姐妹們~”紅綾和我說着的時候,便已經穿好了自己的衣服,然後出門了。

這是什麼情況啊,又是鬧了什麼彆扭嗎?還是我剛剛問的話有什麼問題啊?可是我壓根怎麼都想不到我問的那個問題哪裏會有什麼問題啊,怎麼小小卻是這樣的反應呢?

“這是毛線情況?”我驚訝的有點說不出話來,看來也只有紅綾本人才能解決我心中的疑惑吧。

“沒什麼了,小小本來是在外面和朋友逛街的,被我死皮賴臉的給求了回來……我們系最近沒有什麼誤會,剛纔我和小小練習交誼舞呢,也是因爲她這是在陪着我……嘿嘿……”紅綾的臉上露出了好看的梨渦。

我實在是搞不懂這丫頭到底是在做什麼事啊!怎麼一個人還在這裏嘿嘿的傻笑起來了呢?

“紅綾,你快說啊!你在搞什麼啊?”真是快要把我給憋壞了,我時刻提醒着紅綾最好是趕快的說重點。不然的話,我實在是想把紅綾暴打一頓的心都有了。

“因爲我要學會這個舞蹈,去釣凱子……”紅綾說完的時候,竟然不好意思的做出了一副小女人的樣子。

“釣凱子”這倒是像是一向大大咧咧的紅綾可以說出來的話,可是乍一聽的時候卻覺得那般的不文明……

“紅綾,咱不是說好了要做淑女嗎?”我的眼前早已經飛過了一羣黑線,紅綾可是一直在對我不停的灌輸她的淑女路線。

她經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便是,“我打小的時候,我媽也是按着淑女的路線來培養我的,誰想到我長大後卻變成了這樣。所以,我要發憤圖強,做淑女!”

“好啊,人家是因爲要學會這個舞蹈,然後去吸引一個人家暗戀的男人的目光。”紅綾這般羞答答的說話雖然淑女了不少,可是這樣說話真心讓人感覺十分的不舒服。

被她這麼說的,我渾身的雞皮疙瘩都已經起來了。

“紅綾姑娘,咱能既淑女點又能不能說人話呢?”每當紅綾這丫頭“神經病”發作的時候,我便會給她當頭棒喝。

誰讓我們兩個是最好的朋友呢?也就只有我纔會給紅綾說出這麼中肯的意見吧。

“好了好了,遙遙,這不是你剛回來想要讓你樂呵樂呵嗎!不過,我剛纔告訴你的事,不是和你說着玩,我真的喜歡上了一個男人……這一次是真的噢!他就像是一顆天空中最耀眼的星星,吸引着我所有的目光……”對於紅綾再次的喜歡上一個男人或者暗戀上誰這樣的問題,我似乎都已經有點司空見慣了。

當初紅綾還曾喜歡過顧之寒呢,可後來不還是無疾而終了嗎?

我只是把這當做是紅綾對於一個男人的迷戀來看。紅綾是那種容易動心的女人,可是直到後來我才發現,其實紅綾對待愛情並沒有我所想象的那個膚淺。

一旦愛了,她便會奮不顧身。

“遙遙,帶你去見我的男人吧……”她輕輕吐出了這麼幾個字,我竟然無言以對。

怎麼都已經成爲了她的男人啊?這麼快! 趕車趕的十分辛苦,所以我央求紅綾可不可以給我一次先休息一會的機會呢?等我睡一覺之後再去和她去見那個讓紅綾心動的男人,這樣不也而已嗎?

“好吧,那就這樣吧,我先去做個漂亮的頭髮,晚上……我一定要吸引我男神的目光。”紅綾的嘴角浮現出來一抹微微的笑意,這給我的感覺完全是一副陷入戀愛狀態的情況。

莫非,紅綾這丫頭這一次是真的愛上了一個男人嗎?

……

我記得自己睡的迷迷糊糊的,似乎還做了一個夢。可是至於我的夢境是什麼,不管我怎麼拼命的去想,卻總也想不起來。

“丫的,你還在睡啊! 冷心總裁惡魔妻 再這麼睡下去,你會變成豬的!”在我還處於一種意識迷離的狀態的時候,紅綾已經拿着抱枕往我的腦袋上面砸了過去。

雖然不疼,但是依舊把我給砸的一愣一愣的。

wωw⊕ттkan⊕¢ ○

“紅綾,你幹什麼啊!我要睡覺啊……眼皮還在打架呢……”我不停的呢喃着,我壓根忘記了今晚我和紅綾之間的安排。

“快點給本姑娘起來!不是早就告訴過你了嗎,你要和我一起去見我的男神,你丫不起來怎麼去?現在都晚上八點了……今晚必須陪我通宵徹夜,不然我們友盡……哼!”紅綾的樣子變得有點嚴肅,我很少看到這樣子的她,突然之間,她變成了這樣,真的讓我有點十分恐慌。

我可不想因爲這一件事就讓我和紅綾之間的關係鬧僵,把我們這幾年深厚的舍友情誼給打散,所以我一股腦坐了起來,笑眯眯的對着紅綾,“嘿嘿……還請紅綾姑奶奶原諒,我是真的睡糊塗了,所以給忘記了……您老人家大人有大量,就不要跟小的計較了好嗎?”

我哭喪着臉,快要把我這輩子的好話都給說光了。一直以來,我都是一個不怎麼會說好聽的話的人,我不知道我剛纔所說的這些對於紅綾來說,到底管不管用。

只能是從內心裏面祈禱着,希望紅綾可以心情變好,我們兩個關係可以和好如初。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