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維恩現在知道什麼叫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了,還知道什麼叫天作孽猶可恕,自作孽不可活,還知道什麼叫欲哭無淚……

氣海中的天狐老頭一時笑得趴到金丹上,煙兒也哭笑不得。

******

花開數朵,各表一枝。

獨角雷現在已經完全掌握了靈雷的能量構建方式,他相信自己只要參透這種構建方式,一定就能領悟到靈雷之力。

只是,獨角雷還是依然在地上樂此不疲地打一槍滾個地方,因為他還要繼續恢復一定的體力后,做一個試驗。

獨角雷在被雷神之心吸取精血后,發現雷神之心中居然出現了自己能吸取的雷系魔力。換句話來說就是雷神之心居然有存儲魔力的作用。

同時,獨角雷還發現,用雷神之心中存儲的魔力施放出的魔法,其威力比用自己體內的魔力施放的魔法更大。

這讓獨角雷很感興趣。

但隨後,獨角雷發現好像必須通過吸取自己精血的方式,才能讓魔力存儲在雷神之心中。

這次來以前,獨角雷專門將雷神之心佩戴了一段時間,希望裡面能夠存儲足夠多的魔力。只是這雷神之心吸取精血的速度著實不快,要不上次也不會在獨角雷佩戴了那麼久以後才出問題。

有些心急的獨角雷乾脆將手指劃破,直接將血滴到雷神之心上,想看看能不能讓其更快地吸取精血。

只是讓獨角雷哭笑不得的是,滴上去的一大灘血到是真被雷神之心吸收了,但裡面存儲的魔力卻未多出半絲。

獨角雷遂徹底息了這心。

對異界的法寶毫無概念的獨角雷並不知道,很多異界法寶就是通過滴入精血(跟雷神之心自動吸取精血不同)來認主。獨角雷滴在雷神之心上的血液中多少含有一絲精血,則正好滿足其認主條件。

此地既然跟地精有關,獨角雷少不得要將雷神之心取出來試試。

至於到底要試什麼,獨角雷自己心中也根本沒底。他只是想在這裡試著使用一下雷神之心,看看有沒有什麼反應。

感覺體力恢復得差不多時,獨角雷取出了雷神之心。

獨角雷剛剛準備吸取其中存儲的魔力,異變陡生。

********

正在被維恩歪纏的那個雲遮霧罩中的意識突然閉嘴不言,目露疑惑地望向虛空之中。

「嗨嗨嗨,你咋不說話了?在我元嬰以前,怎麼也應該給幾次機會吧?說不定我能戰勝你呢?你不會是怕我了解了你的神通,才不敢給我挑戰的機會——」沒等某個正在歪纏之人的話說完,那雲遮霧罩中的意識打斷了維恩的話。

「你是不是還有幾個同伴也一起進來了?」男子的聲音陡然響起。

「是啊!」維恩這才想起,只怕獨角雷他們三人也會跟進來,說著維恩左右看看卻什麼也沒看到。

「他們在哪裡?」維恩顧不得再歪纏對方,著急地問道。

那雲遮霧罩中的意識虛幻的手指往維恩身前一點,只見數個嬰兒浴盆般大小的「鏡面」出現在維恩身前。

維恩不知道面前這種像鏡子一樣的東西叫啥,只看到每個鏡面中都有人,有死人,但更多的是活人,只是一個個看起來都一副好不凄慘的模樣。

鏡面中的連烈滿面焦黑,渾身衣服幾乎已成絲縷,正一臉茫然地拖著腳步往前蹭。

鏡中的勃萊和西金父子也並不比連烈好過。

接下來是幾個維恩根本不認識之人,然後是琴露的鏡面。

琴露也一副凄慘的模樣,正拖著腳步往前蹭,但維恩卻從其目光中看出了一點什麼。

後面的鏡面是米勒。米勒是武士,遭遇的是土巨人。只是武士跟魔法師的戰鬥方式根本不一樣,戰鬥中的移動讓到米勒到現在都還是只需每次面對一個土巨人。所以米勒的情形倒也不算太壞。

緊跟其後的是小風和洛奇。此時洛奇正一臉蒼白地坐在地上恢復魔力,小風正有一搭沒一搭地戲弄著不遠處的數個土巨人。

維恩的目光一下掃過前面的數個鏡面,在琴露、米勒和洛奇的鏡面上略作停留後,立即落到最後一個鏡面之上。

最後一個鏡面中,獨角雷正跌坐在地,一股銀色夾著一縷縷紫色的光柱將獨角雷禁錮其中,雷神之心正漂浮在光柱的頂端,緩緩地轉動。

******

在維恩的氣海中,天狐老頭的目光在鏡面剛一出現,就將目光落到了雷神之心上,眼中露出一股濃濃的憎惡之色,只是他卻怎麼也想不起來自己為何如此憎惡此法寶殘片。

「沒有關係,等我徹底控制了這具軀體,再來慢慢研究這種感覺是怎麼回事。」思索了半天卻又一次被神智中傳來的灼痛感打敗后,天狐老頭無奈地暗道。

至於那雲遮霧罩中的意識,他自然認得在那個老頭頭頂上轉動的心形法寶殘片,正是其主人的法寶魔幻心的碎片,只是他搞不懂即使只是殘片,在主人並未隕落之時,怎麼會認了此人為主?

此時,鏡面中的獨角雷一臉痛苦地抽搐起來。

維恩皺著眉頭看著鏡中的獨角雷。

他雖未親眼看到自己靈火入體之時的場面,但聽洛奇他們說過,所以他懷疑獨角雷此時正在經歷靈雷入體。

一想起獨角雷的身體連最低的雷系煉體術都無法承受,維恩指著鏡中的獨角雷,急急地問道:「他現在在哪裡?」

「試煉之地。」男子回答道。

「我要到他身邊去!」維恩毫無道理地提出要求。

「你現在還未接受精神傳承,也未被法寶最終認主,所以——」男子的話還未說完。

維恩冷聲打斷了其羅唣:「立即讓我過去!否則我就不要這個破法寶了!」

在維恩心中,逆天的神器也要放到實力足夠的人手中才能成為逆天的神器,法寶終究是死物,人才是根本!

所以一到這種關鍵的時刻,維恩毫不猶豫地做出了自己的選擇。

「呃!」那雲遮霧罩的意識差點被維恩的話噎著,被個小小的金丹威脅了?

「快點!」沒等他有更多的想法,維恩已經一疊聲地催促起來。

虛幻的手指沖維恩一指,維恩的身形一閃便即消失。

下一刻,維恩出現在獨角雷不遠處。

*************

感覺本書還不錯地請給你的朋友推薦下本書,謝謝~~

這章還沒碼完,外面的鞭炮聲震得我頭好痛,真沒法繼續碼了,明天找時間補上後面的內容,另外明天休息一天,除了補出這一章所缺內容,將不再更新。 此時,雷歐已趕到了當初維恩等人進入魔靈界的山谷中。

以其高階聖階單土系的敏銳的精神力,雷歐在附近徘徊了幾次后,很快就將目標鎖定在了這個不起眼的山谷之中。

一來到山谷底,雷歐知道自己應該沒找錯地方,那地上諸多雜亂的枯藤和山壁上方殘餘的藤蔓上的斷口,都說明了不久前有人在這裡活動過。

只是山壁上,不僅連那用魔晶粉末勾勒出的圖案已消失無蹤,就連那些山壁上原有的細小縫隙都已無影無蹤,只有一塊光禿禿的光滑山壁留在這裡。

雷歐狐疑的目光在山壁上掃來掃去。

這塊如此光滑的山壁明顯有問題,不像是自然形成之物。

但是雷歐不僅用自己手中所有的魔法道具試探過這塊山壁,甚至還用自己的精神力在山壁上掃了大半個小時,卻依然一無所獲。

此時,雷歐聽到了一絲風聲,他知道是誰來了。

果然人還未現,一聲朗笑已傳來:「哈哈,雷大師,果然比亞某高明了太多,看來亞某來遲了!」

一句話未說完,一個身著青袍,劍眉鳳目的中年人,在雷歐不遠處顯出身形。

同國之人,即使有競爭也要顧著麵皮。

雷歐輕笑道:「亞當斯,你的感應倒是越發敏銳了,這麼快便已尋至此處。你來得還不算晚,我也剛到不久,可惜卻一無所獲!」

說著雷歐往山壁旁錯開了兩步。

倒不是他不想獨霸著山壁,只是自己的各種手段已用盡,卻依然毫無頭緒,倒不如做得大方些,讓出點地方給亞當斯試試,有了眉目再說。

亞當斯心中雖不全信雷歐,但自己剛到還兩眼一抹黑,也沒抓到對方的什麼蛛絲馬跡,看到雷歐錯開兩步,讓出了山壁,還是迅速幾步跨到了山壁前。

雷歐站在亞當斯旁邊,似笑非笑地看著亞當斯拿出各種用於探測的魔法道具,忙個不停。

突然,雷歐和亞當斯都抬起頭向山谷入口處望去。

一道金光,一道藍光,一道白光和一道黑煙,幾乎不分軒輊地竄入了山谷之中。

「哈哈,雷兄老當益壯,風采更勝往昔!這次又拔了頭籌!」金光還未落地,身形尚未顯露,一聲長笑和似乎如潮的馬屁倒是先行落地。

明知對方在暗諷自己當年依力仗勢搶走寶物,心底閃過一絲慍惱的雷歐淡笑著回道:「富兄這些年的身法見長啊,長袖之功日臻化境,為兄也自嘆弗如!」

既然對方只敢暗諷,說明他還不敢刺破臉皮將當年之事道出,雷歐裝瘋賣傻,將對方的暗諷直接當馬屁來聽。

雷歐的話音還未落地,四道光芒已各各落在了山谷中的某一處,相互之間保持了應有的距離。

在金光中顯出身形的是泯金帝國第一位的魔法師富賓恩,乾瘦略高的身體上罩著一件發出淡淡金光的魔法袍,看其年齡好似並不比雷歐小。

藍光中顯出的身形是一位鷹目勾鼻,看起來頗為陰鷙的老頭,只是一看年齡就比雷歐和富賓恩小些。此人是黑水帝國第一位的魔法師派克。

白光中的人是光明教會的大長老拜頓。

黑煙落地后卻依然是黑煙,細看處,一道裊娜的人影裹在黑煙之中。

女子嬌媚的聲音從黑煙傳出:「黑吸見過諸位前輩!小女子沒什麼見識,巴巴地大老遠趕來開開眼界!」

「開眼界?信你死得連骨頭渣都找不到!」一眾男人心中不約而同地嘀咕。

黑吸並不是此女子的名字,因為沒人知道女子的名字,只知道這黑吸是黑暗教會的教皇。

黑吸也不是什麼特殊含義的詞語,它只是一種植物的名字。這種通體黑色,連開出的花朵都是黑色的植物,遠看沒什麼特別,一旦靠近這種植物,會讓人感覺周圍一下陷入黑暗,彷彿周圍的光亮全部被吸入此植物體內,故此得名。

如果這種植物只有這麼點本事,最多就只能被稱為神奇,卻不會讓一眾聖階心存忌憚。這種極為稀少的植物的花朵可以煉成一種名為神吸粉的陰毒藥粉。神吸,顧名思義,精神力被吸取,換句話來說這種藥粉可以侵蝕精神力。

黑暗教會的歷任教皇都沒有名字,黑吸就是他們唯一的名字,不論男女皆是如此。

這個名字給人以太多的聯想,所以歷來大陸的高階強者都不太願意理睬和得罪黑暗教會之人,但這個名字也給黑暗教會的勢力擴展,帶來不小的副作用。

女子說話間,幾個男人都不由離她遠了幾步,同時雷歐和亞當斯站到了一起,看著場中古古怪怪的情形。

******

花開數朵,各表一枝。

一被那雲遮霧罩中的意識傳到獨角雷附近,維恩立即眼不錯地盯著獨角雷,一俟苗頭不對,他就要難怕中斷獨角雷的靈雷入體,也要先救下獨角雷的性命。

只見禁錮獨角雷的銀色光柱中,紫色的細絲已變成了一條條拇指粗細的紫條,在銀色的光柱中顯得分外妖異。

只是周圍雷元素的濃度雖然比外面濃郁,但也達不到靈雷入體所需的濃度。

在銀色光柱頂端的雷神之心突然嗡鳴之聲大作,其上猛地出現了一個巨大的白色漩渦在瘋狂地旋轉,鯨吞著周圍的雷元素。

只是十幾息的功夫,白色的漩渦變成了銀色,周圍的雷元素如潮般,被漩渦吸扯著灌入了雷神之心中。

煙兒早告訴過他,過於狂暴的能量亂流和蓄意的能量攻擊,都是有可能傷害到離體的神識,所以現在維恩也不再像從前那般,無知者無畏地讓神識大搖大擺地到處亂看。

先前,他在第一關中探查花瓣牆爆炸引起的空間扭曲,就只是讓神識在巨龍附近,掃視從扭曲的空間中傳出的波動,從而做出估計,所以他讓巨龍引爆了那麼多次花瓣牆才得以確定自己的估計。

此時,維恩小心翼翼地將神識伸到漩渦的附近緩緩掃動著。

突然,一股陌生的能量進入他的神識感應之中,沒等他反應過來這是什麼能量之時,身處已變得半銀半紫的光柱中的獨角雷面帶驚恐地張嘴發出了一聲無聲的咆哮。

維恩的全部注意力立即轉移到了獨角雷身上。

短短几息時間中,獨角雷的頭髮全白,臉上的皺紋一下多了數道,似乎連身子都有些佝僂了起來。

「不好!」維恩一看這副模樣哪裡還猜不出來獨角雷在迅速衰老。

雖然維恩不知道獨角雷衰老的原因,但他的直覺告訴他,只怕跟自己先前在雷神之心附近察覺到的陌生能量有關。

現在必須中止獨角雷的靈雷入體!

維恩毫不遲疑地伸手在頭頂一拍,只見一股灰綠色的氣體從維恩手中射出,從維恩頭頂迅速往下罩落,兩三次眨眼間,便已將維恩從頭到腳包裹在了一層若有若無的灰綠氣罩之中。

維恩隨即向獨角雷衝去。

看到維恩在體外形成了一層薄薄的混沌靈力罩,氣海中的天狐老頭已有所猜測。

維恩不知道那種陌生的能量是什麼,他可是知道的!那就跟維恩體內生氣相剋的死氣!

「不要!他已身中死氣!一個時辰內必死無疑,你去了也只會將自己白白賠進去!」一看維恩向獨角雷衝去,天狐老頭瘋狂而驚恐的聲音在維恩腦海中響起。

「死氣,應該是跟我體內的生氣相剋的能量吧?」維恩轉眼便從天狐老頭的話中想到了這點。

只是維恩卻根本沒有停下腳步,反而一邊加速沖向獨角雷,一邊對天狐老頭說:「你不叫,哥還把你這能人給忘了!我去救他,你負責想辦法中止靈雷入體並保護我,否則,咱三一塊死!」

話還未說完,維恩已沖入了半銀半紫的光柱之中。

*************

感覺本書還不錯地請給你的朋友推薦下本書,謝謝~~

呵呵,昨天休息一天還是感覺很累啊,看來爆發真不是一般累人啊~~ 話還未說完,維恩已沖入了半銀半紫的光柱之中。

一進入光柱,維恩立即感覺自己彷彿身入泥潭,而且是那種粘稠之極的泥潭。

雖然光柱中的雷電之力,因為維恩身體上那層若有若無的混沌靈氣罩之故,暫時拿維恩無可奈何,但一陣陣巨大的壓力和推力卻從頭上和身前傳來。

眼睛一眯,鋼牙一咬,維恩猛地向斜上方拍出一掌,一道兒臂粗細的灰綠色混沌靈氣從維恩掌中竄出,瞬間在維恩斜上方的銀紫色空間中,鑽出一個兒臂粗細的洞。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