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他閃身向著小女孩追去,這是個可憐的少女,他總不能袖手旁觀,說不得要幫襯一把。

那中年男子將少女引到了巷尾,目光驟然一凝,迴轉過來,含笑道:「喏,裡面就有吃的,與我進去取吧。」

他向著巷尾一間房間努了努嘴,示意少女自己走進去,然而,少女捏著衣角,楚楚可憐的道:「大叔,靈兒就不進去了,你拿個饃給我就好了。」

「呵,沒看出來,竟然還挺警惕的啊?」

到了這裡,中年男子終於流露出本性,面上掠起邪笑,道:「小丫頭雖然髒兮兮的,可仔細一看,也是個美人胚子。」

「蘿莉啊,怎能放過?」

那男子淫笑著,向著小蘿莉抓去,顯然不是什麼好鳥。

「大叔,你要做什麼?!」

小蘿莉一驚,緊緊地捏著衣角,眼神惶恐,不斷的倒退,讓得那中年男子更加的囂張,道:「小丫頭,還是不要掙扎了,不然免不了受皮肉苦。」

他快速的抓向小女孩,然而,就在這時,小蘿莉卻忽然齜牙,冷笑的跳開,同時小手靈活的扯下了中年男子腰間的金袋,而後撒腿就跑。

「大叔,早就知道你不是好人。」

小丫頭手腳靈活,眼眸靈動,完全沒有了剛才楚楚可憐的模樣,而是變成了一個精靈少女,扭頭就跑,還不忘冷嘲一聲,她雖然年幼,可卻是晶瑩剔透的心,又經歷坎坷,能夠看透人心,早先就察覺出這中年男子不是好人,所以一直有防備。

「敬酒不吃吃罰酒,找死!」

中年男子暴怒,臉色一陣青紅,他身上湧出了一道玄光,踏步而出,瞬間就攔住了小蘿莉的去路。 ?「小丫頭。竟敢騙到我的頭上。今日讓你插翅難飛。」

中年男子獰笑。渾身都籠罩著玄光。實力直達玄輪境。逼向小女孩。

「大叔。我不過是乞討些吃的。是你先不懷好心。」

那女孩稚聲稚氣的怒道。嬌小的身軀單薄。小臉上滿是凝重。顯然也意識到眼前這個中年人不好惹。

「哼。我本想蘿莉養成。可惜啊……」

那中年男子冷笑一聲。探手向小女孩抓去。速度奇快。小女孩身姿靈活。自中年男子手掌間滑過。手臂上被捏了一片青紫。疼的她小臉慘白。眼中隱隱有淚光。卻默默的忍受著。

當初。她父母雙亡。 太子妃天天想挖坑埋人 第一時間更新也曾受過欺凌。不得不以這種手段來保護自己。這兩年來。她行騙過不少人。仗著身姿靈活。倒是都躲了過去。可今天卻剃刀了鐵板。

「咦。竟然能夠躲過。」

中年男子仔細的打量著少女。頓時一驚。道:「還真是一塊璞玉。天資驚世。可惜你遇上了我。」

這一刻。中年男子玄光透體而出。化成了九道光線。將少女封困。而後大手直接抓了去了。

「不要。」

小女孩驚呼一聲。奮力的去撕扯著那九道光線。神色焦急。不過卻無法撼動那九道光線。眼見著精靈女孩就要落入那男子手中。然而。就在這時。更多更快章節請到。一道身影驟然出現在少女面前。抬手就迎上了那中年男子。

「砰。」

巷尾一聲爆裂巨響。緊跟著那中年男子如斷了線一般。被狠狠地拍飛了出去。

「你是誰。」

那中年男子臉色大變。被這一拍雙手都差點骨裂。雙腿落地都微微發顫。他望著那精靈女孩身前的少年。眼神頓時怨毒了起來。

「滾。」

少年面色透發出冷意。眼眸凌厲。逢頭垢面。可身上卻有股壓抑的恐怖氣勢。

「找死。」

那中年男子大怒。丹田血肉中精光四射。四重天轟然而出。雙掌如龍虎般拍出。罡風肆意。讓得石牆都龜裂而開。

「啊……」

精靈女孩臉色慘變。她沒有想到這個「大叔」。竟然這麼強。抬手間都有崩碎山石的力量。這讓她惶恐不安。扯了扯那少年的衣衫。焦急道:「大哥哥。快退。」

「莫怕。」

少年回頭。神色清雅而祥和。可看著這個可愛純真的可憐女孩。他心中不由得一痛。或許是因為想到了自己的身世。他眼眸中滿是傷感。

「乖。大哥哥還能夠應付。」

他將精靈女孩拉到身後。迎上了那中年男子。強勢的轟出了一拳。金光洶湧。化成了恐怖的一拳。

「轟。」

大石龜裂。 薄情闊少請自重 罡風肆虐。而那中年男子吐血橫飛。手掌都被打折了。直接飛出了巷尾。臉色蒼白如金紙。他晃晃悠悠地爬起來。頭也不回的跑了。

「啊……」

精靈少女兩隻髒兮兮的小手。急忙捂住了眼睛。她驚恐到了極點。那中年男子給她幼小的心靈。留下了一抹陰影。有點不敢看。很怕少年擋不住。被拍成了碎泥。

可還是忍不住好奇心。指縫裂開。正好見到了那中年男子吐血倒飛的場面。頓時發出了一聲驚呼。

「莫怕。」

少年蹲下身來。想要撫摸小女孩的頭髮。可是又擔心引起少女的誤會。只得作罷。眼中滿是疼惜。這是多麼可愛的女孩。卻又這般的堅強活著。想到自己親人盡失。不免心神暗淡。

「大哥哥。靈兒不怕。」

小女孩像個小大人般拍了拍胸脯。旋即又有些警惕的望著少年。可是發現少年眼底清澈。還有一絲憐憫。這讓她心中一暖。這種目光她只在父母身上見到過。頓時眼睛濕潤。

「靈兒。這是怎麼了。是大哥哥欺負你了嗎。」

望著泫泫欲泣的精靈女孩。蘇塵心中很痛。輕輕地摸了摸她頭。道:「大哥哥不是壞人。不會為難你的。」

「不是……只是看到大哥哥的眼神。第一時間更新靈兒想到了父母……」

精靈少女滿眼的淚水。卻始終咬著嘴唇不讓眼淚流下來。她心思空靈。能夠感覺出眼前的這個哥哥並沒有惡意。

「靈兒不哭。」

蘇塵搖頭一嘆。這個精靈女孩太可憐了。四五歲就失去了雙親。孤苦無依。獨自生活到現在。受盡了委屈與欺凌。讓他疼惜。

「大哥哥。靈兒不哭。」

精靈少女很懂事的點點頭。而後抬手。略微羞赧的道:「大哥哥你是好人。靈兒不騙你。」

蘇塵一笑。雖然這個女孩子。有時候精靈的像個小惡魔。可是有時卻純真的像是一張白紙。

他自懷中取出了一個獸皮袋子。頓時葯香四溢。讓得小女孩眼睛一亮。喉頭不斷的滾動。滿眼的希冀與膽怯。

「呵呵。這袋子里是靈藥。每顆都能買下一座酒樓。以後不要在行騙了啊。」

蘇塵將獸皮袋子取下。系在了精靈少女的腰間。頓時讓得精靈少女一晃。靈藥她也是聽過的。對她那可是神聖之物。每顆都無比的珍貴。沒想到眼前的大哥哥竟然有一袋。而且竟然這麼大方的送給她。

「大哥哥。靈兒不能要。」

她眼神略顯慌亂。以前都是她在行騙。可別人硬塞給她一袋子靈藥。第一時間更新還是讓他我惶恐不安。

「靈兒莫怕。這對大哥哥已經不需要了。並不珍貴。」

蘇塵將獸皮袋塞到了靈兒手中。笑容和藹。道:「這個儘管收下。每日吃一顆。以後就不會受人欺凌了。」

「大哥哥。不久后就會離開。沒有惡意。」

「大哥哥。你說的是真的嗎。」

精靈女孩小心的問道:「大哥哥。真的不需要了嗎。」

「儘管收下吧。」

蘇塵微笑的點點頭。讓她將靈藥收下。看著小女孩羞赧的打開獸皮袋。那雀躍的模樣。他感覺心中一暖。

「走吧。」

蘇塵站起來。正要去拉那女孩的小手。卻發現小女孩一驚。瞬間就將小手背到身後。好像是一隻受驚的兔子。

「額。是我冒昧了。你警惕也是對的。」

蘇塵訕訕。他的確沒有惡意。可這精靈女孩。已然被欺凌慣了。處處小心提防。讓他感到心酸。

「不是……大哥哥。靈兒手臟……」

靈兒喃喃的道。背著雙手。捏著衣角道:「以前靈兒是小乞丐。那些有錢人施捨給靈兒的錢財。都不許靈兒用手取的……」

這句話。讓得蘇塵一陣心顫。這個女孩子真的太讓人心痛了。他輕輕地繞到靈兒身後。拉起她的小手。第一時間更新柔聲道:「靈兒不臟。是個純真可愛的女孩子。」

蘇塵很溫柔。將靈兒當成了妹妹一樣。拉著她的小手。講著笑話。引得靈兒「咯咯」的大笑。讓得靈兒最後一絲疑慮也盡去了。跟隨在蘇塵身邊。笑得很開心。

最後。蘇塵將靈兒抱起來。放在肩頭上。道:「靈兒。咱們先去吃點東西。」

「好……靈兒還是不要去了……」

靈兒很乖巧。摸了摸肚子。又有點膽怯的道:「那些酒樓的夥計都嫌棄靈兒……」

「哼。靈兒莫怕。我倒是要看誰敢。」

蘇塵臉色頓冷。想到一個可憐的女孩受盡了欺凌。他就怒從心起。大步向前走去。在靈兒的指點下。很快就找到了一間酒樓。名為「酒鳳樓」。

「咦。這不是那個小乞丐么。」

蘇塵剛走進酒鳳樓。迎面就走來了一個夥計。面容略顯蒼白。鼻子發尖。三角眼。 天驕戰紀 嘴唇很薄。他快步走來口中吆喝著。道:「二位客官。裡面請……咦。你是那個小乞丐。」

頓時。他臉色變了。陰沉著。道:「出去。今天酒鳳樓。可沒有什麼東西施捨給你們。」

此刻。蘇塵滿身風塵。髮絲凌亂。看上去很邋遢。而精靈女孩靈兒。更是衣衫襤褸。坐在蘇塵肩頭。渾身髒兮兮的。搖晃著小腳丫。黑乎乎的小手。抱著蘇塵的脖子。上看去還真像是兩兄妹。

「狗眼看人低。」

蘇塵冷哼一聲。身形驟閃。直接出現在那夥計面前。一巴掌扇了出去。將其扇飛。臉上腫起了「五指山」。嘴角都被抽裂了。

「你找死。竟然敢在酒鳳樓鬧事。」

那夥計嘶聲大叫。頓時酒樓稍動。四五個修者自樓上掠下。目光不善的盯著蘇塵。問道:「怎麼回事。誰在鬧事。」

「就是這兩個小乞丐。」

那夥計神色怨毒。盯著蘇塵。最後目光定格在精靈女孩靈兒。恨聲道:「肯定是那個小乞丐領來了。今日絕不能饒恕。」

「在我們酒鳳樓鬧事。真不知道死字怎麼寫。為那小賤人撐腰來了嗎。」

其中一名青年走出。冷漠的出口。顯然將蘇塵與靈兒歸結一類。都是乞丐。竟然還想在酒鳳樓鬧事。簡直不想活了。

「大哥哥。我們還是走吧。他們好凶的……」

靈兒望著那四五個青年。小臉發白。顯然她這些年沒有少受欺凌。內心對這幾個少年很恐懼。

「靈兒莫怕。」

蘇塵面色發冷。怒從心起。望著那青年道:「狗東西。你們一起上吧。」

「媽的。這是你自己找死。」

那青年大怒。五個同時圍了上來。玄力縱橫。都是修者。皆是處在玄體境。同時出手驚得靈兒發顫。臉色發白。 ?「砰砰……」

然而,蘇塵神色平靜,一拳轟殺了過去,那五個青年剛衝出了一步,就被一拳轟飛,胸骨都斷了幾根,吐血連連,臉色蒼白,倒在地上根本爬不起來。

「這是怎麼回事?」

一個掌柜模樣的中年男子走了出來,臉色難看,整個酒樓都被驚動了,人們都望了過來,有些人更是心驚肉跳,有種跑路的衝動。

「往日欺辱靈兒,今日算是收取點利息!」

蘇塵目光逼視酒樓掌柜,對方雖然是玄輪九重天強者,可還沒有被他放在眼中,這樣的玄獸他都不知道斬了多少。

那酒樓掌柜臉色難堪,被蘇塵盯著如芒在背,他能夠感受到蘇塵體內,那股恐怖氣勢,怕是他敢出手,絕對會比那五名青年下場還要慘烈。

「這位小兄弟不知道哪一勢力的?」

那酒樓掌柜抱了抱拳,神色間換了一副模樣,歉意的道:「若是往日這幾個不懂事的傢伙,得罪了那小乞……令妹,我在這裡向你道歉。」

「哼!」

蘇塵冷哼一聲,頭也不回的走了出去,根本沒將那酒樓掌柜放在眼中,讓其臉色更難堪。

「大哥哥,你好厲害!」

靈兒坐在蘇塵的肩頭,晃著兩隻小腳丫,小臉紅撲撲的,對蘇塵崇拜到了極點。

「靈兒,若是肯修鍊,將來會和大哥哥一樣強!」

蘇塵寵愛地颳了刮她的小瓊鼻,微微一笑,這個女孩體質不凡,只是一直是小乞丐打扮,且孤城少有強大的修者前來,倒是龍珠蒙塵,若是將她肯修鍊,將來定然不凡。

「真的嗎?」

靈兒俏臉掠起了櫻桃般紅暈色,她妙目神往,小手摟著蘇塵的脖子,「咯咯」的笑起來。

「是呀!」

蘇塵點點頭,帶著她走進了另一家酒樓,這家酒樓的夥計態度明顯要好很多,沒有歧視這對「兄妹」,只是酒樓的夥計也是眼神質疑,很顯然害怕這對兄妹是來吃霸王餐的。

「我沒有錢!」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