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靈心,這是我師兄靈潮。」女人欣然介紹了一下自己。

「好吧,把你的葯拿來,我先恢復一下傷勢,我這個狀態對付他,只怕會拖你們後腿。」戰無命等她說完,伸手向靈心討要那所謂的冥土聖葯,雖然他根本用不上,可是也不能白白錯過冥土的寶貝。

靈心倒也爽快,直接將那葯拋給戰無命。

「你們爽快,我莫玄空也不是不幹脆的人,咱們擊掌為誓,在對付巴顏這段時間,我們共進共退,共同對敵。」戰無命接過藥瓶,十分爽快地與靈心與靈潮二人以天道起誓,彼此在這段時間裡必須共同進退,不得暗中對同盟者下手,在同盟者遇敵時,也要協助出手等等。

戰無命羅列了一大堆,條理分明,讓心靈和靈潮師兄妹二人聽得一愣一愣的,但是聽起來大致沒有什麼問題,在這段時間共進同退,共同對敵,彼此照應,說得大義凜然,而且還以天道起誓,足見眼前這個傢伙是誠心實意的合作。

發完誓之後,戰無命繼續狂奔,理由是要先養好傷,不然是送死,冥土的師兄妹二人只好跟在戰無命身後。她們看戰無命向著天淵峽谷的方向跑,也沒有什麼意見,他們這次趕來,也不只是為了對付巴顏,同樣也是為了天淵峽谷。

天淵峽谷經過幾次神藏噴發之後,早有消息傳回神土五方大世界,許多勢力知道此處藏著大秘密,於是花了巨大的代價讓人測算天機,得知天淵峽谷與太古有關,一旦天淵峽谷之秘打開,極有可能會改變五方大世界未來的格局,所以,巴顏這種魔土的超級天才會都被送入這片霧蟲森林。

這次進入幽浮空間的,不止是神王之下的天才,還有大量神王之上強者,只是他們的修為被壓制了,在這霧蟲森林表現得很低調,從不輕易出手,因為他們的真正目是天淵峽谷之中的神藏。

……

戰無命的速度很快,雖然被巴顏耽誤了一段路程,但是還是很快便追上了莫恆,追上莫恆時才發現隊伍比他想象的情況更糟糕,除了莫恆、莫超然以及莫覺遠之外,還有一個重傷的莫修文,其他人全都不在了。

他們逃出光明神殿的追殺后,遇上了羅天教的人,莫勝等人使用了玄天遁符逃得不知道去了哪裡,沒有方向,莫修文因為使用了短時間激發潛力的丹藥,勉強讓莫恆和莫超然以及莫覺遠逃了出來,莫純山等人戰死。其他幾名弟子堅持了一會兒使用了遁符。

遁符並沒有指定方位,激發之後可能出現在隨機的地點,所以走散了。這四個人個個傷勢不輕,遇上戰無命,莫恆差點沒哭出來。他們見戰無命居然完好無損地回來了,鬆了口氣,像是有了主心骨一般。

戰無命也無奈,對這些莫家精銳的死,他沒什麼感覺,但是現在他還有需要借用這些人,倒是不希望他們就這麼全死了。正好靈心在身邊,戰無命認為他冥土的聖葯有效,讓她又貢獻出幾顆,理由是這幾個將會是幫他對付巴顏的主力。

所幸只有四人,靈心心中雖然鬱悶,但還是一人分了一顆。畢竟此刻是同盟關係,他們也知道神土的莫天神域是一股強大的勢力,如果這些人能再聯繫到一些莫家弟子,到時候成功的機率更大,看戰無命在這些人中地位頗高,又發下了重誓,倒是相信戰無命會全力以赴。

「大家找個地方先將傷養好。」戰無命下令,讓靈心與靈潮二人吃了一驚,當他們看到戰無命自身上抓出一團微弱的霧氣,以水晶封印之後,臉色古怪起來。

他們來自冥土,對殘魂印記自然比其他人更加敏感,這也是為何他覺得戰無命可能需要藉助他們才能清理巴赤種下的死亡魂印的原因,當他看到戰無命居然如此輕易地將那縷魂印取出,封印起來,半點氣息不露時,他們發現自己低估了這個合作夥伴。不過,戰無命的手段越多,他們自然越高興。

「好了,現在可以安心養傷了,養好傷之後,那蠻牛一定會去天淵峽谷找我們,我們就去那裡會會他!」戰無命笑了笑,將那縷封印的魂印收入空間。

他可是種魂印的高手,豈會不懂這玩意兒,現在有靈心與靈潮師兄妹二人守護,他可以安心地將血煉千葉果和莫修文身上的麒麟神血煉化,讓自己的修為提升上來才是王道。至於天淵峽谷的神藏,他相信不會短時間噴完的。

靈心和靈潮二人的修為在這一路奔行的過程中,戰無命已有所感,戰力可以與何源長相媲美,兩個相當於何源長的高手守護,就算是墮落神獸來,也沒有什麼好怕的,他還有一隻墮落神獸土螻在不遠處守護呢。 戰無命被一陣巨大的轟鳴聲自修鍊中驚醒來,他也不知道究竟過了幾日,身體中的太古麒麟神血還微的未完全煉化。不過,煉化了一枚血煉千葉果加上一大瓶太古麒麟神血和一顆土螻真血后,他感覺自己已經突破了神將中階,還浪費了自土螻巢穴中取出來的幾塊聖品神晶。

戰無命很無語,要知道那聖品神晶對於神皇來說都是寶貝,他晉階的時候所需要的能量實在過於龐大,他布下的這個臨時的洞府空間有限,身上一千萬中品神晶如果拿出來的話,只怕這個洞府都會擠爆,而且他無法屏閉靈能。

在這幽浮空間,兇險無處不在,搞出動靜太大,天知道會引來什麼。沒辦法,他只好用聖品神晶替代普通神晶修鍊,結果好不容易弄到的六塊聖品神晶一下子用掉了四塊,才將體內的神靈之力充滿。在麒麟神血與土螻之血配合血煉千葉果的效果下,幾乎將他身體的血脈重新洗鍊了一次,他的古神體再度提升。

當古神體蛻變時,戰無命感覺體內那九曜星辰石隱約發出一股異常的星辰之力,使得他眉心的古神之星變得更加明亮了,雖然古神之星的數量沒有變化,可是那些星辰的質量卻得到了極大的提升。

那九曜星辰石彷彿有一種古怪的域場,讓他的神魂與藏在他的仙界神山的十萬遠古巨人達成了某種心靈共鳴。就像是無數線條,以他為核心,每位遠古巨人都是這些線的末端,在他的古神之星進化時,九曜星辰石彷彿可以與天地間的星空之力形成共鳴,將那星辰之力轉化為純粹的力量通過他的身體輸送入那十萬元古巨人的身體。

那遠古巨人身體中潛隱的血脈在這種力量下迅速激活,一顆顆向古神返祖的遠古巨人額頭上的古神之星越發明朗,一些血脈初成的隱約有了古神之星的雛形。

這一發現讓戰無命頗為驚喜,九曜星辰石居然有如此古怪的力量,讓他找到了一條讓這批遠古巨人快速成長之路,唯一讓戰無命有些鬱悶的是,當他醒來時,赫然發現他兌換來的那塊九曜星辰石小了一圈,只怕是再來那麼一次,這九曜星辰石就會消失了。

比起收穫,也算是值得,只是這九曜星辰石的功能還真是逆天。可惜這九曜星辰石的數量太稀少了,如果能弄到大量九曜星辰石,將空間的十萬遠古巨人全部返祖成古神,讓它們修行速度大幅度提升,等一群強大的古神重現神界,誰人可敵。

戰無命感覺自己的身體已經發生了巨大的變化,無論是力量還是對天地規則的領悟,更上了一個層次,就算是遇上巴顏,也不會輸得那麼慘,連兩招都接不下來。

「轟……」戰無命的洞府又搖晃了一下,彷彿有恐怖的巨獸在地底翻了一個身,天地間的規則和靈氣在震蕩下顯得有些混亂,他不由錯愕地打開洞府外的禁制。

「老大,你出關了?」莫恆聽到洞府開啟的聲音,迅速跑了過來。

「你的傷好了?我閉關多久了?外面怎麼這麼大響動?」戰無命看到生龍活虎的莫恆,微微一怔,訝然問道。

「我的傷早好了,那冥土的神葯還真是有用,我不過三天就完全康復了,不過老大你這次養傷可花了不少時間,足足十天,那兩個木板臉都守不住了。這不,天淵峽谷方向似乎發生大變,木板臉和修文師兄全都去了,我們幾個人留在這裡給老大護法。」莫恆說話間,莫覺遠和莫超然也趕了過來。

「十天了?」戰無命有些尷尬,這十天如果不是靈潮和靈心兄妹這兩大高手在,他必定不會修鍊得這麼順利。過了十天,那天淵峽谷中的神藏也應該有動靜了。

「我們也去看看吧,這幾天發生了什麼事,說來聽聽。」戰無命不想錯過天淵峽谷的神藏,靈心兄妹二人為自己護法十天,自己答應與他聯手對付巴顏的事也得計劃一下了。

……

十天中,霧蟲森林的格局發生了巨大變化,探查時,莫修文發現了幾支被打殘了的莫家弟子,不全是聖玄軍團。在這霧蟲森林中,還有從其他途徑進入霧蟲森林的隊伍,有一支隊伍是在他們進入之後兩天才進入霧蟲森林的。

莫天聖城在為他們打開幽浮空間的通道后,感受到霧蟲森林氣息,聖城中的一位老祖突獲天機,掐指一算,得知這霧蟲森林會有天大的機緣,於是緊急向這個節點送下來一大批強者,這次神王被送下來不少,比戰無命進入時那支隊伍強大多了。

他們進入霧蟲森林后,也損失不小。這支隊伍分成若干小隊,搜尋幾日之後也找到了他留下來的地圖,於是一路向天淵峽谷趕來,一路上,與光明神殿、暴雷宮、羅天教,甚至何家遭遇,損失慘重,尤其是何家的偷襲,讓他們損失很大,畢竟莫家的隊伍不會太防備何家,誰想到會被何家背後捅刀子。

何家不這麼想,何源長早已把消息傳了出去,遇上莫家要小心,因為他斬殺莫家一隊人馬的事已經傳到所有莫家隊伍,於是,何家隊伍遇上莫家人,害怕莫家先下手為強,自然搶先出手。

原本還希望借何家多了解一些霧蟲森林情況的莫家隊伍,被打得七零八落,損失慘重。莫家受此損失自然怒火大盛,見到何家的人也毫不客氣,於是,一路趕到天淵峽谷,一路殘殺……

莫修文沒有與那些隊伍聯繫,戰無命算是救了他的命,雖然戰無命從他那要了麒麟神血,可也給了他一顆血煉千葉果和幾種神材,虧肯定是虧了一點,但是戰無命是暗刺一脈的精銳,是暗刺一脈的超級天才,雖然之前名不見經傳,但現在的莫玄空已然讓他非常重視了。

莫修文看上的是戰無命的潛力,一個在神將初階便擁有如此強大實力的傢伙,以後成長起來,又會是何等人物,說不定以後就是新的天機聖子,能夠成為天機聖子,是可以得到祖神的傳承的,可以接引天機成就無上機緣。

因此,就算要與那些殘存的莫家高手接觸,莫修文也要等到戰無命出關之後,他可不想再被打劫一次麒麟神血。

直到天淵峽谷開啟了神藏,莫修文才忍不住跟著靈心和靈潮二人過去看看情況。

戰無命只是簡單地清掃了一下洞府的痕迹,就帶著莫恆等人向天淵峽谷的方向趕了過去,莫恆等人並未發現戰無命的修為已經到了神將中階,只要戰無命想要隱藏修為,莫恆等人還真看不出來,只是感覺戰無命身上的氣勢有了變化,具體變化在哪裡,他也說不清楚。

戰無命閉關之地離天淵峽谷原本不算太遠,相隔不過千餘里,過了棲鳳嶺之後,就已經算是進入了天淵峽谷的範圍。只是現在這片森林已經完全變了模樣,大地開裂,一道道粗長的裂縫就像是經歷了一場劇烈的地震,古木橫七豎八東倒西歪,大地上,還時常會看到一縷縷血跡,不知道是人血還是獸血。戰無命的目光只在血跡上掃了一下,眉頭便深深地皺了起來。

「你們有沒有聞到什麼氣味?」戰無命深吸了口氣,扭頭向莫恆等人問了一聲。

莫恆等人一怔,停下了腳步,抽.動了一下鼻子,一臉茫然,並無所感,搖了搖頭道:「沒有,血腥味吧,這地上有血……」莫覺遠弱弱地道,他也不太敢確定。

「不錯,是血腥味!」戰無命的眉頭皺得更深,他嗅到的確實是血腥的氣息,很淡,淡到幾乎可以忽略不計,但是卻逃不過他的靈覺,因為這股血腥的氣息他太熟悉了,他在這片血腥中浸泡了差不多兩年多,所以,他對這股血腥的氣息比任何人都更敏感。

戰無命低喝道:「我們快走!」

這股淡淡的血氣,是荒之血!戰無命可以肯定,虛空中那若有若無的氣息必是與他在血海空間嗅到的那種氣息相近,就算是這股血氣不如血海空間那麼濃郁。

他不知道在這天淵峽谷中的荒之血氣是從何而來,但是有一點可以肯定,就是荒之血氣可是誘使附近的凶獸發瘋,或許這股血氣是剛剛擴散開來的,但是很快便會傳出更遠。

那時,無數的凶獸都將向這個方向聚集,這片森林究竟有多少凶獸,他無法確定,不過要形成一股獸潮絕對不是問題。

一旦獸潮聚集,後果無法想象。

當然,他也可以向天淵峽谷反方向逃離,但那可是一座有可能會改變整個神界五方大世界未來發展的巨大神藏,誰願意在這個時候退出去呢?

就算他現在想向遠離天淵峽谷的方向逃離,只怕也來不及了,很可能會一頭扎入獸潮,結果更慘,倒不如直接趕向天淵峽谷,那裡有來自各方大世界的各大勢力的高手,如果所有人聯合起來,不見得不能在這次獸潮中活下來。 莫恆等人則莫名其妙,但是看到戰無命那一臉凝重,心中也禁不住生出一抹陰影,不過對戰無命他們從未懷疑,自然是跟著戰無命加快了速度。他們沒走多遠,便聽到四面八方傳來此起彼伏的獸吼之聲,整片森林似乎一下子活了過來。

「怎麼回事?」莫超然的臉色變得有些難看地問道。

「還能是怎麼回事,獸潮啊!快逃!」戰無命沒好氣地罵了一聲,腳下驟然加速,向天淵峽谷的方向瘋狂奔逃,這個時候他就算是向天淵峽谷的反方向跑也來不及了。現在唯一的出路是找到天淵峽谷的各大勢力,再想對策。

「不會吧,這麼多天森林裡一直都很安靜啊,怎麼突然就有獸潮了呢?」莫恆有些懵,在這霧蟲森林的凶獸都異常古怪,就算不是很強大的凶獸,也必定帶有劇毒,總會讓人防不勝防。

在這片森林存在著不少墮落神獸,或者接近墮落神獸的太古凶獸。每頭都讓他們頭痛,一旦形成獸潮,他不敢再繼續想下去了。

幾人一口氣跑了數百里,一路上零星的凶獸被轟碎,凶獸的屍體戰無命等人都沒有來得及收集。

莫超然將一些能吃的撿了幾隻,畢竟在這幽浮空間,特別容易飢餓,這些凶獸的血肉吃起來不僅能量充沛,味道還十分不錯。

因此,他也沒浪費,反正他的本命神火烤肉起來也方便。

「前面就是天淵峽谷。」莫恆感覺地勢漸低,不由一喜。

「啊……」莫恆的話還沒說完,眾人眼前的森林完全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巨大的天坑,彷彿整片大地都陷了下去,他們的腳步猛然停了下來,他們面前是一片約有百丈深的懸崖,這是一個巨大的斷層。

「之前不是這樣的啊!」莫恆怔怔地望著身前那巨大的天坑,他們的目光不能看到天坑盡頭,這個天坑更像是將森林的某一片陷下百丈,難怪他在那洞府中會感覺到那麼大的動靜。

「看來神藏出世,對這裡的地形產生了巨大的影響!」戰無命想了想,他發現身前的懸崖確實是新的斷層,在斷層下,兩塊大陸分離開來,中間的那片大地雖然下沉百丈,可是在兩塊大陸斷層間卻有更深的溝壑。

「走吧……看看天淵峽谷中究竟發生了什麼。」戰無命說著,身形向那天坑中間陷落的的地方飛過去。

「好濃的血腥氣!」一落到下方上,莫覺遠等人皺起了眉頭,他們感覺這片虛空充斥著一股濃濃的血腥氣,無比強烈,在這血腥的氣息充斥的空間,散發著一股股揮之不去的煞氣,讓人禁不住心潮燥動。

「走吧,就是這血腥的氣息吸引來了那些凶獸,估計一會兒這片天坑就要被填平了。」戰無命聳聳肩無奈地道,這裡充斥著濃重的血腥之氣,只怕這片空間之中一定有大量的荒血。

只是,這片空間不太可能與大荒那血海空間貫通啊,這股血腥之氣又是從哪兒來的?難道這片空間同樣與荒有著某種特殊的關係?很快,戰無命便知道了答案。

戰無命在這片大地間看到了一條峽谷,已經不能稱之為是峽谷,而是一條巨大的血河。血河將大地一下子分成了兩半,如同一條巨大的血龍蜿蜒向無盡的遠方,盤繞交叉間,血河的中央環出了一座孤島,一道道血光在那座孤島上升起,將天空中原本壓得低低的雲霧衝散,在蒼穹上形成了一道血色的門戶。

在那孤島的邊緣,有不少的人影,或是想沖入那道血色的門戶,或是想要靠近那血色門戶。

幾道身影剛剛接近那血色門戶,便被一股古怪的力量轟成了碎片。對著孤島的血河兩.岸,影影綽綽匯聚了許多人,這些人望著血河中心的孤島,想不出什麼辦法前往那片孤島。

不遠處,還有許多人正在向這血河岸邊趕來。

戰無命頓時明白了,那些孤島上的人不是他們有本事跨過這條已經變成血河的峽谷,而是在血河奔涌而出時,他們離那孤島比較近,於是躲上了小島,連他們自己也沒想到,那小島極有可能就是這天淵峽谷的神藏之門。

只是看起來這神藏之門不太好進去的樣子,但是他們比在血河這一頭的人幸運,至少他們不用發愁過河。

戰無命心中想的是,血河中那無邊的血水究竟是從哪裡來的?

大地一下子沉落百餘丈,是不是整個天淵峽谷也沉落了百餘丈,原本這無盡的血水可能一直存在地底。

大地下沉,巨大的壓力將這些血水擠了出來,由於峽谷地勢極低,全都流向這條巨大的天淵峽谷,結果就形成了這條河流。

在這霧蟲森森的地底下存著這麼多血水,戰無命想到他隨著莫家的隊伍進入這幽浮空間時,看到莫家花了大代價自神土各處收購大量凶獸之血,用以血祭,開啟這幽浮空間的門戶也是血色的。

這些年,無論是冥土還是魔土以及神土,無數的勢力不知多少次獻祭打開這幽浮空間之門,那些血液匯聚在一起只怕也能成一片血海了。

無數的凶獸的血液匯入這幽浮空間,也許正如那血海空間一般將數以百萬計的生靈投入那血海中,融化於那片血海中,使得血海血液中積存了無盡怨煞之氣,就連神王器在這片血海中也支持不了多久就會融化。

眼前的這條血河如果與那血海相似的話,那這些人想要渡過這片血海,就沒有那麼容易了,除非這群人也像自己一樣有血河舟。

「我們莫天神域的人在那兒。」就在戰無命準備看看有哪些勢力時,莫覺遠突然一指不遠處的一處突出的山崖,欣喜地叫了一聲。

戰無命順著他手指的方向望過去,果然看到一面聖玄戰團的旗幟在那裡飄著,似乎是擔心莫家的弟子找不到位置一般,十分明顯。

「老大,我們要不要過去?」莫恆想了想,問道,他十分尊重戰無命的意見。

「嗯,可以過去看看,不過我要先找找我的那兩位朋友,打探下冥土的勢力在哪兒。」戰無命點了點頭,這時混在莫家的隊伍里倒是會省心不少,至少不用時時擔心受到偷襲,而且莫家的隊伍應該比他先來,必定對這附近的情況了解更多,說不得還要從他們那裡知道些消息再做打算。

最重要的是去挑挑他們的怒火,這一路上,被各方勢力偷襲損失慘重,估計莫家的弟子們正一肚子火,這要是火上澆點油,沒準一會兒會更熱鬧一些。在不久爭奪神藏的時候,下手也會狠一點。

「是你?」就在戰無命等人找冥土的靈心與靈潮在哪兒時,一聲冷喝自他們身側傳來。戰無命等人扭頭看去,發現是羅天教的那群人走了過來,顯然他們也來沒多久,一看到戰無命和莫恆等人,立刻認出來了。

看到羅天教的人,戰無命笑了,一臉欣然地問道:「在那傲因的巢穴你們一定得了很多寶貝吧,你們先收好,別丟了,遲點哥再來你們那兒拿。」

「狂妄,小子你這是在找死!」摩羅一聽,頓時大怒,一個小小的神將初階也敢在他們的面前如此囂張,猛然上前一步,大手毫不猶豫地向戰無命抓了過去。

摩羅那日也目睹戰無命是如何從何源長等人手中逃走的,他沒想到,戰無命等人居然還能活下來。

在那群橫公魚魚群泛濫的河中,能活著上岸不是僥倖,只怕是這些人身上有什麼保命之物。

他雖然看到了遠處莫天神域的隊伍,但有一段距離,眼前不過是四個小小的神將初階,他完全可以在短時間將他們抹殺。

就算是莫天神域的人發現了又如何,羅天教的聚集地也不遠,大不了大戰一場。

現在莫家樹敵不少,也不敢為幾個死去的神將初階拚命。所以,當戰無命囂張的話落下時,他悍然出手。

莫恆等人又驚又怒,但是他們沒敢出手,因為幾道意識已經將他們鎖定,一旦他們出手,羅天教其他的弟子必然會聯手對付他們,他們不僅幫不了戰無命,還會為戰無命製造麻煩,因此,雖然他們心中驚怒,卻沒有出手。

諸方行的眼裡閃過一抹冷色,他沒有出手,摩羅搶先出手,倒也合了他的意。

他知道眼前這個少年不簡單,但摩羅已是神將后階,相信對付戰無命綽綽有餘,只是如果這個人真的在莫天神域有特殊身份的話,只怕會引發莫家後續的報復。

這樣一想,摩羅出手反而是最好的。

「就你也想殺我?」摩羅驟然出手,戰無命沒有半點慌張,在他眼裡,摩羅的速度並不快,他有太多方式逃走,但他沒有,而是以最強.暴的方式,撞向摩羅,他想試試自己的肉身進步有多大。

「轟……」摩羅的攻擊落在戰無命身上,順利的連摩羅都有些吃驚。

不過當他的手掌與戰無命的身體接觸的瞬間,心中升起極為不妙的感覺,因為他感覺自己的手掌彷彿轟在一塊神鐵上,巨大的反震力將他的手掌震麻了! 戰無命緩緩伸出一隻手,輕鬆自如地突破了他的護體神罡,彷彿探手入水一般。

一股強烈的危險感自摩羅的心頭升了起來,只是他似乎沒有辦法讓自己的速度快到可以忽視戰無命這隻手掌的推進。

等到他意識到他應該閃躲時,聽到了一陣撕裂的聲音,是他身體上那件上品神甲,如同被撕開的紙片般發出呻.吟般的慘叫,一股蠻荒之力自戰無命的手上迸發,化成狂暴無倫的洪流……

「轟……」摩羅的身體猛然一震,他身後的羅天教弟子看到一隻手掌,輕鬆地轟開了摩羅的身體,自摩羅的後背捅了出去,是戰無命的手。

「摩羅……」諸方行一聲驚呼。

他沒想過摩羅會敗得如此快,如此慘,戰無命.根本就沒有任何閃避,直接以傷換傷,或者說直接以最簡單的方式互換攻擊,但是摩羅攻擊在戰無命身上的力量,似乎並沒有對戰無命造成什麼大的影響,但是戰無命這一擊,竟然直接將摩羅的身體轟個對穿。

摩羅幾乎不敢相信這一切是真的,他感覺到自己身體中的本源之力與神靈之力彷彿遇到了一個巨大的旋渦,狂泄而出,深深的無力感讓他發現自己的靈魂逐漸離體而去。

「轟!」戰無命的拳頭將摩羅的身體貫在地上,原本就已被戰無命擊穿的身體,再經這一撞擊,瞬間被那股衝撞之力轟成了兩截。

一切發生得太快了,快到羅天教的弟子還沒來得及救援,摩羅的身體便已經斷成了兩截。戰無命好整以暇地抹去摩羅身上的空間神器,動作無比熟練,彷彿是在挑青菜里的肉一般。

「你真該死!」諸方行的口中迸出一聲嘶吼,這表示他帶著深切的憤怒。

摩羅死了,就在他們的眼皮底下被人幹掉了,羅天教的弟子幾乎不敢相信這是真的,摩羅是神將後期,而戰無命看上去只是神將初階,一個神將後期與一個神將初階交手,居然到連對方一招都接不下來……

「走……」戰無命在羅天教的弟子一怔之際,重重地撞在一名羅天教的弟子身上,那弟子不過是神將初階,卻鎖住了莫恆的退路。因此,他在諸方行出手的瞬間,果斷地撞了過去。

「轟……」戰無命的身體如同一顆隕石撞在那名弟子身上,諸方行一擊落空,那名羅天教的弟子已經發出了一聲長長的慘嚎,身形在飛出去的瞬間在空中四分五裂,灑落了滿地鮮血。

莫恆等人哪裡會猶豫,轉身向莫家營地沖了過去,在人數上,他們與羅天教的弟子存在較大差距,僅有四人,就算戰無命再強,也護不了他們。

「好大膽的羅天教!」就在諸方行等人追趕時,一聲暴喝自遠而近,悍然的氣勢已如潮水般向這邊漫延而來,幾個身影迎著戰無命自莫家的陣形中沖了過來。

諸方行一驚,臉色一變,身形向羅天教的領地拐了過去,就算是他追上了莫恆等人,勢必會被莫家趕來的人圍上,到時,說不定他們也要陪上幾條性命。

羅天教駐地的神將也發現了諸方行等人,有人衝出來接應。雙方十分默契地接上自己的人,並沒有向對方的區域追趕。這時,彼此還不到大打出手的時候,畢竟天淵峽谷的神藏還沒有進去,提前開戰的話,只會讓其他勢力漁翁得利,這種事沒人願意做。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