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天譴,今天你就算是津盡人亡也要達到小爺的要求。」這一刻,林凡怒吼一聲,一拍背包,無數「大凡哥」漫天飛舞。

「給我去。」林凡衣袖一甩,那些「大凡哥」瞬息之間飛入到天譴之中,隨後瞬間爆裂開來。

「住手……。」就在這剎那之間,一道聲音從天譴之中傳來。

可是如今這一切都已經晚了。

因為「大凡哥」的藥力在這一刻徹底的爆發出來。

「轟……轟……。」

那些只有拇指粗細的雷霆,再次的狂暴起來,隨後不斷融合,彷彿將天譴之中的雷霆全部吸收了起來一般。

「哈哈,就知道……。」林凡看著天譴的情況,也是大笑了起來,可是這笑容陡然戛然而止。

因為那從天譴之中劈下的雷霆,竟然還沒落下來,便瞬間蕩然無存了。

雖然不知道這是什麼情況。

但是用現在的一句話來說,那就是子彈不足了……。

「住手……。」

這一刻,天譴之中的咆哮聲再次傳來,整個天地都震動了起來。

林凡聽到這聲音,微微一皺眉頭,隨後很是不爽的看著天譴,「哼,想讓小爺停手就停手,那以後小爺的面子往哪裡放,今天就讓你體會一次,什麼叫做津盡人亡后,還要在亡一次。」

PS;(精)是敏感字,所以用津代替。繼續碼字,手已經成為無影手了。(未完待續。) 林凡剛準備再次出手的時候,那不知千里的天譴紅雲,陡然收縮了起來,彷彿已經被林凡給弄怕了一般。

或者是被「大凡哥」給折磨怕了。

「哼,什麼吊天譴,一點戰鬥力都沒有,儘是出來丟人現眼,先前劈的這麼爽,現在連個屁也放不出來。」林凡看著那收縮的紅雲,也是無奈的嘆息一聲。

不舍,實在是太不舍了。

如果這天譴能夠支撐的在長久一點的話,肉身到達最高境界,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可惜這一切也是讓林凡失望之極啊。

天譴既然想走,林凡自然也沒辦法阻攔,隨後將目光轉移到了陳玄那邊。

對於這陳玄,林凡也只是笑而不語。

這傢伙自認是天運之人,可是在林凡眼裡,就是個悲劇。

裝逼遇到牛比的,最後的結果那自然是挨打。

不過林凡心裡有數,如果不是遇到自己,這陳玄還真是牛比的存在。

只是很可惜,世間沒有如果這個可能。

「陳玄,怎麼樣,小爺的丹藥,是不是讓你找回了男人的自信?」林凡看著還在戳地的陳玄,也是笑著說道。

配置「大凡哥」的草藥雖說不是什麼好丹藥,但是經過系統那煉丹功能組合,竟然爆發出了如此強大的功能。

凝結了四十條規則之鏈的高手,竟然也抵擋不住「大凡哥」的藥力,這簡直就是比神丹還要神丹啊。

「混賬東西……。」陳玄嘶吼著,但是那神色上的痛苦,卻一覽全無。

如今對陳玄來說,那是痛苦與快樂並存著。

羞恥與巔峰共存。

「天運之人?依我看來,也不過如此,現在就讓小爺送你上路,今後可別肆意裝逼了,不然會出事的。」林凡說道。

陳玄此刻心中怒火無邊燃燒著。

他乃是天運之人,有一個神秘的師傅,閉關百年,修為一朝達到巔峰境界。

可剛準備出來遊盪東靈洲的時候,卻遇到了這個傢伙。

可惡,實在是太可惡了。

「轟……。」

就在這時,虛空之中傳來了一股強悍的力量。

那股力量將虛空撕裂。

林凡凝神望去,這股氣息,與那天譴很是相似。

看來是要動真格了。

「又發生了什麼事情啊?」沙獨龍等人,如今早已經懵比了,這接二連三發生的事情,根本讓人沒有回神的機會。

先前的天譴便已經嚇的他們心神膽顫,可是如今這莫名的虛空裂縫又是怎麼回事。

「渺小的人類,他乃是天運而生之人,你竟然逆天行道,罪該萬死。」在那虛空裂縫之中,一道黃鐘大呂的聲音傳來。

這一道聲音之中,彷彿包含著警惕規則一般,讓聽聞此聲的人,心中顫抖,可是對林凡來說,這一切都是紙老虎。

林凡凝神望向虛空。

「別裝神弄鬼的,有種就給小爺出來。」

「天運之人,簡直可笑之極,如果這傢伙是天運之人,那麼小爺便是天運的爺爺。」

「放肆……。」那隱匿在虛空中的神秘傢伙,彷彿也是被林凡這一番話給惹怒了一般。

「轟……。」

剎那之間,一隻巨手從虛空裂縫之中伸出。

那隻巨手比起血魔大帝,還要強大,還要威嚴。

此刻林凡發現,那隻巨手襲來的方向,並不是自己,而是那正在戳地的陳玄。

剎那之間,那隻巨手竟然在林凡面前,將那陳玄給抓了起來,這讓林凡有些驚愕,這好快的速度。

「人類,你傷害天運之人,今後你的一生,都將活恐懼之中,永世飽受折磨。」那將陳玄抓住的巨手,並沒有鎮壓林凡的意思,而是只想將這陳玄帶走。

「不簡單。」這隻巨手的力量,在林凡看來,恐怕與「亘古之臂」相比較起來,也只伯仲之間。

甚至剛剛那速度在林凡眼裡,真的很快,快的讓人都沒怎麼反應的過來。

「竟然想從小爺手裡救人,簡直就是不將小爺放在眼裡。」林凡哪裡能讓這巨手將陳玄救走。

這種逼人,在林凡的眼裡,早已經就是經驗和規則之鏈。

「哼,既然敢在小爺面前放肆,那就一塊留下來吧。」對於這神秘手臂,林凡也是看中了。

反正該得罪的已經得罪了,也不怕徹底的撕破臉皮。

要是真就這麼一動不動的讓其救走,這小爺的面子還往哪裡放。

「給我留下來。」

這一刻林凡的氣息陡然爆發了出來,「亘古之臂」的力量彙集在一點,朝著那神秘手臂轟去。

「放肆。」

那道聲音再次傳來,而那抓著陳玄的神秘手臂,虛影變幻,一點光芒從那手臂上,陡然爆發了出來。

「轟……。」

天地晃動,虛空被無窮的撕裂,一股狂暴的氣息,籠罩了整個大地。

「好強。」林凡眉頭一皺,這隻神秘手臂,超乎了林凡的意料之外,「亘古之臂」全力一擊,竟然不能動其分毫。

「咦……。」那道聲音此刻也是驚異一聲,彷彿對於這人類能有如此強大的實力,感到驚訝。

漂浮在虛空中的林凡,眉頭緊皺,這神秘手臂,有點能力啊。

「哼,傷害天運之人,終將受到天譴,過不了多久,你將為你的行為付出代價。」

「你是在小瞧我?」林凡冷哼道。

「在天的眼中,一切都是螻蟻,你雖有些力量,但終究還是螻蟻,等著今後的滅亡吧。」

林凡看著那完好如此的神秘手臂,深吸了一口氣。

可惡,實在是太可惡了。

「好,是你逼我的,今天我就要讓你知道,惹怒了小爺我,是有多麼恐怖。」

「給我出來吧「亘古之吊」。」

這一刻林凡嘶吼一聲,那一直放在背包里的「亘古之吊」陡然出現在了虛空之中。

這玩意,林凡很嫌棄,因為實在是太醜陋,心裡一直都在抗拒著,可是人就是犯賤啊,越是不想用,卻總在關鍵時刻不得不用。

今天不將這神秘手臂弄慘,小爺的名字都倒過來寫。

「亘古之吊」漂浮在虛空之中,散發著聖潔的光芒,這是生命的起源,天地至理的存在。如今被天地熔爐煉化之後,「亘古之吊」早已經今非昔比,但就算這樣,感覺還是很噁心啊。

「給我爆發出終極絕招。」林凡嘶吼一聲,那漂浮在虛空的「亘古之吊」陡然爆發出了無窮的力量,一點點光芒,灑滿整個虛空。

「時間流逝。」

那些光點在「時間流逝」之下,逐漸成長,最終脫變成了小型「亘古之吊」。

「轟……。」

這一刻,無數小型「亘古之吊」密布在虛空之中,爆發出了無窮的白色光芒,隨後那些光芒加持在「亘古之吊」之上,醞釀著最後的大招。

「亘古……這是亘古……。」

這一刻,那神秘的聲音再次傳來,可是這一次的聲音之中,卻充滿了驚恐之色。

「人類,你是在自取滅亡。」

「哼,小爺滅不滅,關你什麼事,今天你就要給小爺留下來。」林凡冷哼一聲,隨後取出永恆之斧。

「蒼穹……。」

林凡體內的真元流逝速度,陡然暴增,那永恆之斧上爆發出了一股耀眼的光芒。

「我的媽啊,這都是些啥啊?」沙獨龍等人此刻已經徹底的懵了。

那虛空中的一切,已經讓他們開始懷疑人生了。

這還是自己所生活的地方嗎?

怎麼可能會有那麼多吊漂浮在虛空之中啊,一定是眼花了,對肯定是眼花了。

PS;四章更新完畢,沒食言,推薦兩本書《問鼎至高》,《第一把刀》,這兩個都是我朋友寫的,大夥去給個收藏,給點動力。(未完待續。) 「人類你竟然染指「亘古」,你會為你的行為後悔的。」虛空之音再次傳來,其音之中充滿了憤怒,是對於這人類染指「亘古」的憤怒。

甚至這聲音之中,還充滿了一絲警惕之色。

「後悔你個球,給小爺都留下來吧。」林凡嘶吼一聲,漫天小型「亘古之吊」加持,手中的永恆之斧也爆發出了一道虹光。

兩股力量開天闢地,相互磨合。

「給我滅。」

「轟……。」

兩股最強的力量彷彿貫穿了時空的長河,穿透了種種一切,轟向那神秘手臂。

「哼,渺小的人類,竟然也敢與天斗。」虛空之中傳來一陣怒斥聲,手臂上的光芒耀眼無比,那是天的庇護,彷彿能夠抵擋一切攻擊。

「轟……。」

剎那之間,天崩地裂,林凡爆發出來的兩股力量,轟在那神秘手臂上。林凡眉頭一皺,已經算是逆天的力量,竟然還攻破不了這神秘手臂。

被神秘手臂抓在手中的陳玄,此刻看著眼前的一幕,神色猙獰怒吼著,「你給我等著,給我等著……。」

陳玄現在心中怒火衝天,這是他最為羞恥的時刻。

他乃是天運之人,秉承天運而生,可如今竟然被這渺小的人類給如此羞辱,這對他來說,是最為無法忍受的事情。

林凡此刻一愣,他沒想到竟然破不開防,這神秘手臂有些強悍啊。

「人類,放棄無畏的攻擊吧,哪怕你擁有亘古的力量,也無法與天抗衡。」虛空的聲音充滿了蔑視之色。

林凡漂浮在虛空之中,嘴角露出一絲冷笑,「好,好的很啊,你這傢伙成功的將小爺惹怒了,原本有一招小爺不想使用,但是你接二連三的小視小爺,那麼就讓你知道世間最恐怖的力量吧。」

林凡此刻真的怒了,這神秘手臂自以為是天,就能隨意羞辱自己不成。

也好,那就讓其知道什麼叫做恐怖吧。

學了如此之多的功法,並不是林凡貪多,而是每一門功法之間的組合,才是最強的。

林凡看了一眼那漂浮在虛空之中的「亘古之吊」,隨後深吸一口氣。

「爆發吧,亘古之吊,小爺給你加成。」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