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蕭雲重躺在床上好一會才恢復過來,全身依然刺痛,萬萬沒想到老頭一滴真元竟然可以轉化出如此多的真氣,幸好自己只是用了一滴,否則的話,只怕身體就要撐爆了。

只是最近兩三天都不敢運功,得讓經脈恢復,經脈還是太弱了些。

老頭剛吃完,準備繼續調息療傷,外傷已經無礙,只是內傷才恢復了三成,再調息一日恢復到五成,其餘的得靠丹藥才能快速恢復了,明日便動身。

正想著就聽到隔壁傳來一聲爆響,接著是重物落地和咳嗽聲音,眉毛揚了揚:「咦,一夜便將震字練成,可他天賦明明不夠,倒是奇怪。」不過這也算不得什麼,老頭閉上眼睛繼續調息。

蕭雲重灰頭土臉的爬起來,他沒控制好方向,竟然把床震塔了,但更多的是興奮,這個世界和地球位面果然不同,精神力的作用起碼比地球強了四百倍以上,能形成強大的力場,這才是萬物之靈該有的本事啊。

這三字真言說穿了,就象星球大戰裡面的絕地武士修行原力一樣,先感受再觸發,只是原力變成了真氣。

有了龐大的真氣打底,以蕭雲重在地球上見識加上兩個老怪的灌頂知識很輕鬆就把握了震字訣的要領。

比起黃泉邪神早年修練的《奪魂魔音》簡單太多了,威力也不能相提並論,比如精神力僅僅控制體內真氣,爆發之後,居然就不控制了,就象子彈射出去之後就管不了。

而且控制過程太繁雜,每次施展都要從頭到尾的來一遍,其中短板處限制了整個震字訣效率太差。

奪魂魔音這點就處理得比較好,相當於加了個中轉站,提前準備,這樣施展速度快了至少兩倍,而且在中轉的時候加上一絲精神力控制,真元震蕩就會另外生出一種次聲波,被擊中會產生嘔吐,氣血不暢的負面作用。

但這都不夠好,蕭雲重決定嘗試一下,將中轉站加進三字真言,並且這中轉站還得象電腦內存條作用一樣,處理掉傳輸瓶頸。

結合奪魂魔音,將真氣融入進去……

第一次失敗,奪魂魔音的這個路線無法匹配,換一個,第二次失敗…..又是一天過去,蕭雲重雙目通紅,連續失敗了五十八次,他都想放棄了。

再嘗試最後一次,如果還是不行的話,暫時就這樣吧,總是無法在最後說出震字,這發明功法的人有病吧,有嘴不用,非要真氣模擬聲線。

突然,蕭雲重靈光一動,何不就用嘴說出來,先分析一下,很快,蕭雲重明白過來,聲帶太弱,直接施展震字訣會將聲帶摧毀。

真是奇葩的發明者,聲帶弱,直接用真氣包裹住,只需要輕輕說出來,用不著大吼大叫,只需要形成震字訣完成路線即可,聲帶完全可以象三極體那樣放大器調節嘛。

發明者如果知道蕭雲重的鄙視,只怕會跳起來罵腳:「老子知道放大器是什麼鬼?」

再試一試,真氣運行一切就緒,蕭雲重輕輕吐字:「震。」

聲如蚊蟲,但一股無形的波動陡然從他嘴裡射出。

「轟。」

蕭雲重跑了出去,老頭也心驚肉跳還好剛剛收功了,不然被這麼一嚇非得走火入魔不可,好好的房子居然坍塌了。

蕭雲重也是欲哭無淚,完全沒想到經過他的修改威力變得如此巨大,直接將牆壁震塌,本來就是土牆屋,這下整個房間全部都坍塌下來。 第四章:離開(上)

那個厲害的老頭已經走了五天,摸了摸懷裡的牌子。

一滴真元硬生生將他推上了二級武者的層次,而且黃泉真言的威力就算是四階武者也未必抵擋得住,所以那老頭給了他一面牌子。

什麼三十歲前能把三字真言修到無漏境巔峰就可以拿著牌子去神豐國拜他為師。

這又不是地球,出一個內勁武者鬥牛逼到極點,在這個先天武者才算入門級的世界,就認定我三十歲前未必能到無漏巔峰,也就是化勁巔峰嗎?

拜師,再說吧。

現在三字真言已經是他按照奪魂魔音修改版本,取名黃泉真言。

「小重哥,你又去練功啊。」一個十二歲的蘿莉提了個籃子走來。

熊丫,就是山寨最厲害的獵人熊叔的小女兒,生得一點不像她老爸,這是萬幸,一個女孩子如果象那頭高兩米二五大三粗一身黑毛的熊,估計想自殺。

清秀的臉頰已經有具備大美人的胚子,而且前幾日聽寨主的意思,想讓熊丫嫁給自己,這真是要老命了,十二歲的蘿莉啊,這麼小,那些牲口就要讓她出嫁。

當然,習俗如此,但,但,但是關鍵不在這個,而是蕭雲重目前不能娶啊,禁制限制必須戒色,而且他已經準備過完冬天就動身去找六合定天神珠。

熊丫邊說邊把籃子遞過來:「小重哥,這是我給你帶的烤山薯,裡面夾了虎肉,最適合補充體力了,吃飽了才有勁練功。」

「誰教你這樣說話的?」

被蕭雲重突然一句問得一愣,熊丫條件反射的就說:「我娘。」

一捂額頭,得,看來不僅是寨主老爺子這樣想,多半人家已經和熊叔夫妻都通過氣了。

拿了一塊「肉夾饃」吃,那邊小蘿莉已經遞上水,這服務真周到啊。

「行了,別聽你娘的,我們還是和以前一樣。」蕭雲重無語,天天跟自己打鬧的丫頭突然變得跟小家碧玉似的,很讓人不習慣了啊。

「小重哥,你不喜歡我嗎?」

說著,小蘿莉的眼睛頓時生出一團霧水。

「啊,不,嗝。」趕緊幾下囫圇吞下去,噎得他直翻白眼還得先哄這丫頭。

「哪能啊,我當然喜歡啊,只是剛剛那樣我們不是生分了嘛,還是以前那樣好。」蕭雲重說完趕緊喝了一大口水才順過氣。

「真噠。」小丫頭頓時撲上來一把抱住蕭雲重的胳膊,眼睛彎成了一道月牙。

唉,看來得提前動身了,蕭雲重暗道,他真不能耽擱熊丫。

接下來,他在一邊鍛煉,熊丫就在一邊看,以往也這樣過,但都沒今天彆扭,練了半天都不得勁,乾脆不練了。

「熊丫,我教你練功吧。」

「好啊,好啊。」

「嗯,我教你的不是寨主老頭子的刀法,叫三字真言。」

一個時辰之後,熊丫就進入狀態,蕭雲重有些慚愧,同時驚訝,熊丫的資質明顯比自己好多了,如果沒有融入那一滴真元,自己現在恐怕都還沒有練成震字訣,當時自己花了一整晚才找到感覺,而熊丫明顯已經入門,那誰扔也不看個准,投胎投好點。

摸了摸懷裡的牌子,再看看吧。

偷天盤內還有一滴真元,蕭雲重沒有動用,準備將要突破的時候再用。

沒心思練功了,取出那塊床腳的石頭,並沒有發現有什麼特別,今天準備敲開看看是不是裡面有什麼東西。

用刀小心的切割,結果切掉一半除了石頭還是石頭,蕭雲重乾脆用鎚子來了一下狠的,石頭碎裂。

一塊小指頭大小晶瑩剔透的東西出現,蕭雲重撿起來,怎麼看著東西都象一根什麼生物的骨骼,但是骨骼怎麼是這樣的,應該是不知道多少年前的玩意,沉澱最後形成了石頭被夾在裡面。

拿在手裡觀摩:「咦,這種感覺怎麼象黃泉的氣息,不對,不對,是一種類似黃泉的這個世界的死氣。」

心中一動,黃泉邪神的《黃泉經》不知道可不可以用這個來練。

腦海中有大把的秘籍寶典,可惜都沒有可以修練的資源,如果這玩意可以吸收修練,那說明這個世界是存在可替代資源修練的。

將骨骼捏在手裡,開始運轉《黃泉經》,修練這個就比三字真言容易了,畢竟經過灌頂,等若經歷了一次再上手就簡單許多倍。

一絲絲死氣被抽離出來,很快蕭雲重大喜,《黃泉經》可以修練,這簡直太好了,這可是比什麼三字真言高級到不知道哪裡的寶典啊。

「熊丫,小重,你們坐著幹啥呢?」

兩人同時睜開眼睛,一陣心浮氣躁。

「娘,你好討厭啊,我剛剛就要凝成真言了,這下被你打斷了。」蘿莉嘟著嘴。

蕭雲重也是一陣真元晃動,暗道屋內修練還是太不安全了容易被打擾,還好只是很輕微。

嬸子一臉茫然:「什麼真言,你們在做遊戲嗎?」

「才不是呢,這是小重哥教我練功。」

嬸子疑惑的看過來,蕭雲重恢復氣息站起來:「嬸子,這個以後再說,有什麼事嗎?」

「哦,對了,你老叔喊你去家裡吃晚飯,正好這丫頭也在,一起走了。」

晚飯回來,蕭雲重輾轉反側,看熊叔不一樣的眼神,那完全是當女婿來著,不行,得加快提升實力離開了。

坐起來繼續練黃泉經,一夜之後,黃泉經入門了,但那塊骨頭卻變得暗淡,還剩下一絲絲死氣,根本不足以支持以後的修練。

這塊石頭是哪裡找來的?

從記憶中就有了,那肯定不是自己找的,而且應該就在附近不遠,沒誰會大老遠去帶塊石頭回來墊床腳的。

第二天,熊丫一早就來了,興高采烈的告訴蕭雲重她都能念出震字訣了,雖然威力很小,但比起蕭雲重當初可強多了。

帶著個跟屁蟲,蕭雲重就在附近轉悠,尋找和石塊相近的山石,結果就在屋后的小河邊,搜索了整整三天,一共找到了二十幾塊類似材質的石頭,可惜的是大塊的早就斷入河流不知道哪裡去了。

二十幾塊石頭打開一共發現五塊晶瑩剔透的骨骼,好消息是都比較大,其中一塊都有乒乓球大小比之前的大了二十幾倍,另外幾塊最小也有兩個拇指大小。

蘊含的死氣足夠他將黃泉經突破第一層。

半個月之後,蕭雲重在屋后,一掌拍在準備好的冰原狼身上,冰原狼頓時哀嚎一聲,全身開始急劇收縮,痛苦不堪,眼球變成一片灰色。 第五章:離開(下)

果然不是真正的黃泉修練而成,這化血掌出自黃泉經,威力卻比原版弱了七八成左右,不然一掌就該讓冰原狼瞬間死去,再補了一掌,結束了冰原狼的痛苦,但是比起黃泉真言來威力更大了一些,最重要的是隨手就能施展,速度快了許多。

但讓蕭雲重詫異的是,冰原狼死後身體很快就壓縮得只有拳頭大小,一股死氣在壓縮的皮囊中釋放出來。

隨手一招,將死氣吸收,不但將之前的消耗補回來,還稍微增加了一絲,這倒是奇怪了,死亡之後,死氣沒有歸宿。

按照黃泉邪神說的,他那個世界生物死亡之後,靈魂和一身死氣都有各自歸宿,死氣會在黃泉凝聚,最後成為黃泉的養分,這個世界的死氣很明顯是漸漸隨風飄散,沒有去處。

莫非這個世界趨於無序的主要增加就是死氣?

蕭雲重又拍死兔子,魚試驗,都是一樣,只是這些生物的死氣更稀少,冰原狼提供的死氣都不足最小那塊骨骼的千分之一,兔子次之,到了魚簡直得不償失,他才明白那種骨骼應該是非常珍稀,而且生前無比強大的存在。

這半個月他翻遍了附近也只找了兩塊鴿子蛋大小的骨骼就再無發現,估計也難再有發現,可惜了,如果沒有這條河流應該能找到更多那種骨骼。

一共還剩下三塊,估計要突破黃泉經第二成需要的死氣要翻上十倍,這幾塊骨骼根本不夠繼續修練下去,留下備用,畢竟被化血掌擊中表象太詭異恐怖,很容易不融於世,他不準備輕易動用黃泉經上的功法。

除了找骨骼,他在後山也尋遍,可惜也沒找到給偷天盤充能的那種「鑽」。

一轉眼冬至雪飛,天地被裹上了一層厚厚的銀裝。

蕭雲重終於將第二滴真元吸收,突破到四級武者,黃泉真言的吸字訣也達到熟練,幾乎一個呼吸一字比起三字真言的一息一字快了數倍,但蕭雲重還是不滿意,他的要求是要達到心念動真言出,還得多加練習,威力尚可,全力應該相當於後天武者的攻擊力了。

但是他沒時間在山寨繼續練下去了,老寨主讓他明日就必須給個明確的答覆。

老寨主已經三百三十多歲,已經快到低級武者的壽命大限,氣血虧空,生機薄弱,一身瀰漫著暮氣甚至出現了些許死氣,這幾日蕭雲重一直用為他梳理,以邪神經消耗老寨主身上淡淡的死氣,即便這樣也最多延長二十年壽命,除非蕭雲重將邪神經練到第五重直接轉死氣為生機還能延長一百來年。

無論尋找修練資源和六合定天神珠,還是躲避婚姻,他都必須離開了。

收拾了一個包裹,隨身鐵刀都打磨光亮放在床上。

掏出那片令牌,留下兩封信,一封連帶令牌留給熊丫,他將三字真言和前半部黃泉真言都早就傳授,如果這丫頭以後想去拜師就去,不想去也隨她,另外一封就是留給寨主,包括修改後的三字真言秘籍。

晚上吃了頓熱乎的飽飯一直到半夜,蕭雲重去這副身體的父母墳上拜祭了一番,偷偷離開了山寨。

他必須趕在大雪完全封山之前出去。

寒風呼嘯,風如刀子順著皮衣的口子鑽進身體,蕭雲重估計這裡的氣溫只怕地球上只有南北極的冬日才能相比了。

張嘴輕喝:「震。」硬生生將一股寒氣震出體外,頓時感覺暖和不少,再一張口:「吸。」

一大團元氣被吸入腹中化作真元抵抗寒氣,饒是如此在連續翻過兩座山之後,他渾身都快凍僵,在風口體溫降低太快了。

看到一片樹林,他心中一動,半個時辰后,他用樹藤在身上拴了兩圈,又製作了一副滑雪板,將帽子拉下來只露出眼睛,雙手一撐飛速滑去。

兩天後,蕭雲重終於遠離了生他養他的那片土地,願熊叔,寨主,熊丫,還有…..他們都安康吧,以後或者自己還會回來吧,搖搖頭,他也不知道。

深深的望了一眼,再一扭身遠去。

「吼~!」

一頭白色的雪虎從雪堆後面撲向蕭雲重,長達兩米半的身軀伸展開來,一股凶厲撲面而來,但這裡不是地球,區區雪虎,兩個山寨獵手就能輕鬆搞定,輕易雪虎是不會對人類動爪的。

蕭雲重眼神一變,一掌正要劈出,正巧看到一頭雪虎幼崽躲在雪堆後面瑟瑟發抖的看著外面,這頭雪虎竟然錯過了季節,生育遲了一個多月,蕭雲重嘆息一聲:「饒你一命。」

改掌為擒,一把抓住雪虎的後頸皮毛,雙手用力一扔,雪虎被扔了回去砸在雪堆上摔得暈乎乎的,再看了蕭雲重一眼夾著尾巴帶著幼崽跑了。

天色漸晚,蕭雲重尋了個避風處點燃火堆吃了點東西過夜,第二日,結果沒走多遠,就發現血跡,一看,一大一小兩隻被剝皮的雪虎已經凍成了冰棍,蕭雲重獃獃的在虎屍邊上站了半響,沒想到自己饒過這對母子,它們還是沒能保住性命。

稍微看了一下,就發現這隻母雪虎是被人以掌力震碎大腦而沒傷皮毛,周圍有一行腳印,非常淺,一步相距七八米的樣子,是個至少化勁層次的後天武者,修為在自己之上。

此人獵虎剝皮為求財,最好避免遇上。

再看了下地圖,距離鷹城還有一百多里了。

選了一條小道繞行,行了二十多里,一股濃郁的血腥之氣在寒風中也濃郁無比。

蕭雲重立即抽出刀藏起來,躲了半響沒有聽到任何聲音這才小心走出來,循著血氣的方向而去。

殘肢斷臂,肚腸一地,恐怖殘忍的場景印入眼帘。

饒是見識過這個世界的血腥暴力,但蕭雲重依然被這樣的場景震住,忍住腹中翻騰。

卧槽,一共二十八具屍體,每具屍體的心臟都消失不見,頭顱頂部也破開一個洞,裡面的腦髓也消失無蹤,這下他都不確定到底這些人死於什麼東西手裡了。

我去,卧槽,這到底是個什麼世界,太恐怖了。

作為地球人絕對沒見過這樣的大場面,蕭雲重緊張得心臟劇烈跳動,壓都壓不住。 第六章:抓活的

「救,救命…..」

誰?蕭雲重幾乎神經質一般跳起來就想跑。

「救我。」

一隻手推開積雪,露出一個重傷的年輕人。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