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他們當初為何沒有將這些人盡數清繳?

若是早一步做了,又豈會出現眼前這一幕?

晚了嗎?

不,不晚,人類里還有我戰狂,還有不死之主,還有老邪主,還有這十萬兄弟,就不晚,萬界之心的人類,要滅!

哪怕付出我們的生命,也一定要儘快重立萬界之心。

此戰,儘快結束吧!

人類清渣之戰,將從……這些人以及,龍家,開始! 今天,是滅魔之戰的最後一天。

就當高空懸挂的太陽剛剛到達頭頂之時,滅魔城城主府後援的傳送廣場上就距離了大批人。

看似蒼老無比的李耄耋睡眼惺忪的站在傳送陣附近,而羅鋒、玄雨道人、玄靈道人以及游千山和另外七座城池的城主,都已經在廣場上站定。

而這些人的身後,則是圍繞著幾十個身著各種統一服飾的中年男子,這些人顯然都是各個家族為了迎接考核之人而來。

「李老,時間似乎差不多了吧?」羅鋒身為邪主城掌控者,話語權也是此地最高之人,雖然他同樣懷有私心,想要儘快見到葉一鳴,可他的詢問卻沒有任何人有資格質疑。

「嗯!」

李耄耋輕輕點頭,隨後卻仰頭看了看天色,道:「雖然時間還有些偏差,不過既然眾人都已經等在這裡,那就開始吧!」

「開啟傳送陣!」

李耄耋話音出口,圍繞在傳送陣周圍的老者同時動了起來。

只是礙於萬界之心的與眾不同,以及反向傳送陣緣故,這次的傳送開啟比之前艱難了數倍不止,時間流逝也成倍增加。

……

……

萬界戰場。

這邊的戰鬥雖然才開始沒多久,卻也基本趨近結束。

考拉身為真正的不死族第七人,即便重傷之下,其戰鬥力也遠遠不是葉一鳴和慕容羽所能相比。

短短的十幾息,葉一鳴和慕容羽就被壓制的毫無還手之力。

這才過去兩分鐘左右,慕容羽那剛剛恢復的巔峰狀態,就再次變得面如金紙,絲毫不比之前的傷勢稍差。

上次即便是在葉一鳴神國中,也用了將近兩個月才將傷勢養好,這一次恐怕耗時更長。

只是,此時的他們顯然已經無暇顧及這些,考拉的強悍讓兩人根本看不到一點活下去的希望,哪怕滅魔之戰的傳送大門即將打開。

「呵呵,原來你們就這點能耐,虧我之前還小心意義的。」

考拉再次一掌將葉一鳴和慕容羽拍飛出去,不同的是慕容羽在這一掌之下直接陷入昏迷,若非葉一鳴第一時間用系統將他收回神國,此時恐怕已經墜入不死族軍陣之中。

不過,考拉卻沒有進一步攻擊的打算,卻在輕笑幾聲之後,就朝遠方戰場上還在瘋狂廝殺的齊靈玉三人掃了一眼,才緩緩收回目光,卻不急動手:「葉一鳴是吧?你是想死還是想活?」

葉一鳴將慕容羽收回神國的時候,就已經預料到自己死期將之,只能期待傳送儘快開始。

可考拉怎麼看都不像傻瓜,不可能不知道自己的底牌,卻為何這般詢問?

他不怕拖延時間?

「這麼問題似乎不需要想這麼久吧?還是說……你是在等著人類滅魔之戰的反向傳送?」考拉輕聲一笑,卻讓葉一鳴聽得毛骨悚然。

他知道,他竟然知道,卻還在這裡浪費時間。

考拉見他面色瞬變,淡然的笑了起來:「如果你真在等待反向傳送的話,我勸你還是打消這個念頭吧,我的實力雖然被壓製得連十分之一都發揮不出來,能力卻也不是你能想象的,至於你身上的反向傳送,呵呵,沒有我的同意,它還開啟不了。」

葉一鳴大驚失色。

之前戰鬥時,他和慕容羽聯手雖然一直在勉強抵擋,可考拉卻沒有說一句話,反而對自己的攻擊力卻是極弱,而慕容羽所遭受的每一擊都是重傷。

一開始的時候,他還以為是慕容羽故意幫他抵擋大半傷害,直至此時他才知道事實並非如此,考拉之所以沒有對自己下狠手,竟然是別有用心。

「現在可以回答我了嗎?」考拉微微一笑,神色中沒有意思著急的意思。

葉一鳴眉頭一皺再皺,滅魔城那邊的傳送已經指望不上了,而考拉既然敢在這裡動手,顯然也會考慮到人類邊界那邊的狀況,這一刻,葉一鳴真如考拉所想那般,看不到一絲生機。

「想死如何? 火影:從雙神威開始 想活又如何?」葉一鳴心中百般焦急,臉上卻並未露出太多神色。

「想死的話,我收手一掌就能拍死你。」

考拉說完這句話,卻突然輕笑起來,片刻,才不徐不疾地說道:「可你若是想活的話也很簡單,你既然跟邪龍在一起,相比你也知道我無法長時間掌控不死族,自然也不會讓你為不死族辦事,只要你回答我兩個問題就行。」

「什麼!?」

「回答兩個問題?考拉大人,葉一鳴可是……」

「閉嘴!」

考拉的話被景睿和路山打斷,眼中殺意爆射而出,怒喝一聲,嚇得兩人只打顫慄。

隨後他就如若什麼都沒做一般,臉上依舊帶上和煦的笑容,向葉一鳴扭頭看過來,笑道:「我不死族雖然嗜殺,卻向來言而有信,只要你肯回答我的問題,我就向你保證,未來的千年內,沒有任何與不死族有關的人或其他東西對付你,這個條件怎麼樣?」

考拉優厚的條件,再次讓葉一鳴震驚,而這次景睿和路山卻再不敢發出一點聲音,只是低著頭,眼中神色悲憤不已。

他們雖然都跟北文野不太對付,可北文野卻也是他們不死族的四大大主宰之一,如今被葉一鳴殺害,可他們明明有著殺敵的能力,卻不敢對敵人動一絲一毫。

而葉一鳴同樣向戰場上掃了一眼后,卻倍感無力。

齊靈玉皇甫樵和程宥林三人雖然還在不斷廝殺著,可這邊一面倒的戰鬥卻已經讓他們再無鬥志,而四神殺雖然殺傷力十足,卻也不可能在短時間內幫他湊夠提升到大主宰境界的化神神晶。

此時,他也只能靠自己拼上一把。

「齊靈玉,帶著皇甫樵和程宥林回來!」葉一鳴並沒有第一時間回答考拉,而是向著齊靈玉三人下令。

由於考拉和兩大不死族大主宰都在此地,他們既然沒有表態,那些普通不死族戰士似然不敢多家阻撓。

而齊靈玉三人都是主宰化境巔峰強者,幾乎瞬間就回到葉一鳴身後,可擔憂的神色卻越發濃郁。

先不說不死族的問題是什麼,單說考拉的話有幾分可信度就只得考量。

這一點葉一鳴自然同樣清楚,可他卻在深吸一口氣,思索片刻后,還是想考拉問道:「你先說說是什麼問題,然後我再考慮考慮。」

葉一鳴水上這麼說著,眼中卻沒有一點妥協的意味。

滅魔城那邊一點都指望不上,可萬界戰場那邊仍然是一個巨大的變數,而且之前的不死之魂和慕容羽都能感受到自己是血主的轉生者,那如今鎮守邊疆的不死之主呢?

無論不死之主能否趕來,他都要先將時間拖延足夠再說。

考拉自然能看出他心中所想,只是任何人都猜不到考拉在想什麼,只見他稍加思索,就開口說道:「第一個問題,你是什麼時候什麼地點以什麼方式遇到邪龍;第二個問題,邪龍跟你說過什麼做過什麼以及他的打算是什麼。」

這兩個問題可謂是簡單到不能再簡單,甚至就連齊靈玉三人都不禁懷疑考拉是否打算放過他們而故意找的借口。

可身為當事人的葉一鳴心中卻倍感壓力。

他與邪龍相遇的地點雖然算不得太大的秘密,可被枯魔山之靈佔據軀體的極天參卻在那裡,誰知道考拉過去之後是否會對極天參動手?

而且邪龍跟他所說的話雖然不多,其中卻不乏值得讓人遐想的地方,即便是普通人的他都能從中猜到一些蛛絲馬跡,更別說本就是不死族的考拉了。

至於謊言……

實力到得他們這一程度之後,即便不考慮面子,也能被對方輕鬆看穿,更別說考拉還是不死族一員,不知活了多少年,而且還是大主宰之上的超級存在。

想要在他面前說假話幾乎不可能。

正在葉一鳴焦急不死之主是否能察覺到自己氣息的時候,一道火紅色的影子就突然從遠方閃爍而至。

「考拉,你竟敢趁本座不在,對本座的人動手?」

人影未至,嬌叱聲就已經遙遙傳來,這道聲音雖然霸道至極,卻給葉一鳴一種異常熟悉的感覺。

沒錯,就是熟悉。

幾乎瞬間,他就想到,這聲音不正是他的枕邊人,鳳凝霜的聲音嗎?

雖然鳳凝霜言語中的霸氣程度遠遠不及這一道聲音,可聲音卻也沒有任何區別,此人豈不正是不死之主?

心念電轉,葉一鳴就看著考拉戒備起來。

他雖然無數次聽說不死之主與不死族至尊交戰的事情,而且如今的不死族至尊顯然就是考拉不假,可他卻怎麼都想不通不死之主怎麼能夠與修為強大到這種程度的考拉一戰。

「不死之主,沒想到你還真敢來我不死族的地盤。」

讓人出乎意料的是考拉並不著急動手,甚至連一絲戒備都沒有,目光遙視轉瞬間來到葉一鳴身前的倩影,嘴角卻帶著一抹冷冷的笑意。

斬仙 「哼!手下敗將豈敢言勇?」不死之主的霸道再次舒心葉一鳴幾人的三觀。

他們即便是知道不死之主強大,卻也怎麼都想象不到她竟然強大到這種程度,竟然真戰敗國考拉。

「不死之主,少在我面前賣弄口舌,若非當年我這一道神念之軀剛剛從封印中脫困,就憑你也能傷我?」考拉頓時暴走,竟然在第一時間為葉一鳴幾人解惑。

葉一鳴還是在第一時間看清楚了不死族的驕傲,當年不死之主重創他的事情,顯然給考拉心中留下了一道不可磨滅的傷疤。

「沒殺了你就算你走運,竟然還有臉提?」不死之主冷笑一聲:「你當年不是說等你的神念完全恢復之後要找本座一戰嗎?現在你的神念可完全恢復?」

聞言,考拉差點暴走。

經過這麼多年時間,他的神念自然完全達到巔峰狀態,可他又怎麼能夠想象得到,當年不死之主跟他對決之時竟然留有後手,將他重創的同時也將混沌之火的種子種到他神念之中,致使他的神念可以恢復,傷勢卻無法恢復,而且遠離封印之後,傷勢就無法壓制?

怒火洶湧而起,可旋即,他就毫無徵兆的大笑起來:「真要戰?」

這話讓葉一鳴幾人再次一愣。

他全盛之時都不是不死之主的對手,難道現在連十分之一的實力都發揮不出來,就能戰勝不死之主了?

是當年他這道神念剛剛逃出封印時太弱,還是如今變強大了?

思索瞬間,葉一鳴的神色驟然大變。

他突然想到,考拉神念剛剛逃出封印時的確太弱,而他既然敢應戰,就說明他現如今的戰力不比那時候差多少,可不死之主卻……

他能發揮出全盛時期一般的實力嗎?

葉一鳴不由猜想,無論現如今的不死之主再怎麼強大,她也已經一分為四,其中三道融合后的存在正在他的神國里昏迷著,正是鳳凝霜。

只剩下四分之一的不死之主,戰力不可能還能擁有全盛之時之態。

這一點考拉必然是想到了,葉一鳴想到這裡就想將昏迷的鳳凝霜從神國里召喚出來,可還沒來得急動手,他頭上的冷汗就冒了出來。

當初考拉的分身可是見過鳳凝霜和凌玉雅啊!

難道他分身和本體的記憶無法共融?

「讓她出來吧!」站在葉一鳴身前,只留給他一道背影的鳳凝霜突然開口。

「哈哈哈……」

旋即,考拉的笑聲就將鳳凝霜的聲音壓制住。

「不死之主,你雖然能通過這小子感受到在他神國里屬於你的氣息,可你似乎有些事情不知道吧?你的那三道分魂已經融為一體了,沒有一年半載根本無法醒來。」考拉臉上滿是得逞的笑意。

不死之主聞言,驟然回頭朝葉一鳴看過來。

她那絕美的容貌讓葉一鳴身後的三人都下意識的愣了愣神,這就是傳說中的不死之主?

不是說不死之主跟不死族同源嗎?

她怎麼這麼美?

隱婚萌妻,老公我要離婚! 美到傾國傾城,美到日月無光。

而葉一鳴的心中卻抽搐起來,他終於知道考拉的打算了。 第1644章意外

「考拉,你的算計的確沒錯,只可惜……你卻少算了一件事。」

葉一鳴才剛剛想通,不死之主冷笑之聲就已經從身前傳出,只是她這話卻讓人聽不出是否真被考拉算計。

「什麼?」考拉迫不及待地問道。

不死之主瞥了他一眼,冷笑道:「那就是,人類,本座早就不想管了,既然你肯給本作恢復到巔峰的機會,那本座還需要忌憚你們不死族嗎?至於人類……那些只懂得自私自利的混蛋,本座管他們去死?」

葉一鳴四人被不死之主的話說得一陣愣神,而考拉卻大笑起來。

聞聲,葉一鳴才突然驚醒過來,為何不死之主到來這麼長時間,人類那邊卻沒有任何動靜?

聯想到之前皇甫樵等人對萬界之心人類一方的情況介紹,讓他立刻就明白了不死之主說這句話的用意。

這些年不死之主和戰主雖然一直鎮守再此,自然見到過數次滅殺不死族的機會,卻由於幾大家族的內鬼,致使他們有再好的方案也無法實施。

這種情況的持續,即便是心地再好的人也會出現想法上的轉變。

更何況不死之主本就是有混沌之火中誕生出來的生靈,幫助人類主要還是看在血主以及老邪主等人的交情上,若非如此,她又何必長年累月的守護一群一心跟她作對的人類?

考拉嘴角狠狠抽搐了幾下。

他所知道的事情遠比葉一鳴要多得多,自然不可能猜不到原因,對不死之主深感同情的同時,眼中卻也閃過激動之色。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