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沒錯……是我殺的。」山魯德得意的笑了起來,但現在他的臉千瘡百孔,所以帶給人的感覺只有恐怖而已。

「但這只是計劃的前提……是開始而不是結束!」

培養槽內的液體幾乎全部流了出來,通過這三個大洞可以隱約窺探到裡面的存在。

但只是看見一鱗半爪就讓索傑斯和韋德兩個人不由屏住了呼吸!

何等巨大的存在,能讓成人自由進出的大洞甚至只有它的一隻眼睛大!這隻眼睛現在還沒有睜開,但已經散發出一種強大的氣勢,讓索傑斯本能的開啟了血脈傳承!

以索傑斯現在的實力,就算是奇美拉也不可能讓他本能感覺危險開啟血脈傳承……也就是說,僅僅是一隻眼睛就要比無畏中階的奇美拉強大的多!

其本體的實力當真無法想象……

山魯德似乎不在意,繼續說了下去:「你們知道合成獸的來歷嗎?」

韋德收回了注視巨大眼睛的目光,雖然疑惑但還是老老實實的回答道:「為戰爭而創造出來的殺戮機器。」

「那你們知道這項技術的初始開發者是誰嗎?」

索傑斯自然是不知道,韋德卻一愣:「聽說是一種從遺迹里找到的技術,並沒有創始者。」

山魯德有些出神:「這種說法,對、也不對……合成獸最初的製造方法確實是從古代遺迹中找到的,後來被大勢力支持的魔法師和鍊金術師研究改造了而已。但卻並不是沒有創始者……起碼是有著『最初的發現者』的。」

「這位發現者自身就是天才橫溢的魔法師,合成獸技術在他手中得到了升華,並最終變成了你們見到的樣子。所以,說他是現代合成獸技術的創始者也毫不為過!……但這種技術並不是個人可以擁有的,帝國、教會都在強迫他交出這種技術,而且其他的魔法師也因為他的成就而中傷他、排斥他!污衊他是徒有虛名的魔法師,只不過是運氣好一些罷了!」

山魯德激動起來,破爛不堪的身體憤怒的抖動了起來:「最後他被逼入了絕路……然後將願望交付給了自己的學生。」

「那個學生為了能完成老師的願望,來到了當初老師曾經來過的古代合成獸工廠遺迹,在這裡不斷地進行試驗和研究,就是為了早日完成老師的願望!」

「為了掩蓋動靜,也為了得到更多資源,學生背叛了原來的組織,加入了敵對組織,在遺迹上方建造了一個偽裝用的商會總部……一切都很順利,直到一群不速之客到來!」

韋德和索傑斯聽到這裡才恍然大悟,他們本來就十分奇怪,為什麼會弄出來那麼大規模的合成獸工坊和地下空間。單憑一個羅德斯商會應該做不到這種事情才對,現在知道了,原來山魯德是直接改造的古代遺迹啊!

索傑斯漠然道:「那個學生就是你。你老師就是那個被逼死的魔法師嗎……」

「別妄加揣測!」山魯德冷笑,「誰說我老師死了?我自己可沒有這樣說過!他們一見我獲得了老師的財產就以為是我殺了老師,真是愚不可及!」

「我老師可是大魔導師!怎麼會被一群庸碌小人逼死!」

韋德將注意力全部放在了那隻緊閉的巨眼上,同時暗中向銀薔薇之劍中灌輸神力,準備趁山魯德不注意就擲向巨眼!

大量的神力一同爆發的話,就算殺不死它,至少也能廢它一隻眼睛!

同時韋德卻用對話穩住山魯德:「那可以對我們說明一下你們師徒的計劃嗎?反正你們的計劃也成功了。」

或許真的是一個人承擔了太久,又或者是不久於人世,此時完成了任務,自身將迎來死亡的山魯德出乎意料的容易溝通。

他笑著對韋德和索傑斯說道:「很簡單,老師只是想製造出來最強的、完美的合成獸,讓那些質疑他的人閉嘴而已。」

索傑斯看了看金屬營養槽,又看了看笑容詭異的山魯德,心中忽然冒出來一個不可思議的猜測。

「難道說,你老師把自己做成了合成獸?!」索傑斯一臉的不可置信,韋德聽到以後也是吃驚不已。

山魯德哈哈大笑起來:「恭喜你答對了!!!」

「!!!」索傑斯和韋德相視一眼,兩人都這個事實被震驚到了。

索傑斯前世也聽說過很多瘋狂科學家之類的新聞,但跟山魯德的老師比起來就算不了什麼了!

「老師將畢生的魔法成就都用在了自己身上,甚至還加上了好幾種古代禁術,變成了最完美的胚胎!這枚胚胎又經過我那麼多年的精心培育……就在剛才,又得到了你的血液和你的神力!」他分別指向索傑斯和韋德,「得到這兩種素材的胚胎已經完全成熟了!」

好像是在回應他這一句話一樣,金屬槽里的存在動了起來,金屬槽表面被它的動作打出許多的凸起。但眼睛仍未睜開,彷彿對他而言這就像是嬰兒睡醒前的伸腿一樣尋常……

這種輕描淡寫就能將厚實的金屬壁破壞的行為,其反應出來的恐怖力量令人咋舌!

山魯德喃喃說道:「老師……」

巨大的眼睛終於慢慢睜開,充滿壓迫感的黃銅色豎瞳瞪向了下方的索傑斯和韋德兩人!

在豎瞳轉過來的一瞬間,索傑斯感覺自己面對的並不是一種生物,而是山崩海嘯一類的天災一樣!其威壓就是強到這種地步!

這種感覺是他從未經歷過的,此前見過的強者,半步傳奇境界的漢斯、傳奇魔法師山魯德、神子韋德都沒有如此強大的威壓感! 「就是現在!」

在豎瞳轉來的一瞬間,韋德將手中積蓄了大量神力的銀薔薇之劍急速投擲出去!

騎士劍在空中一閃而過,如同一道閃電般命中了豎瞳!

粘稠的黃色體液噴濺而出,騎士劍直沒入柄!

下一刻,所有的神力再一瞬間爆發,狂猛的神力風暴撕碎了周圍的一切!整個金屬槽都開始土崩瓦解……

耀眼的銀色光球吞噬了巨大的豎瞳,一聲驚天動地的嘶吼從中風暴中傳了出來!

「唰!」

一道銀光從風暴中脫離,飛到了韋德的手上,正是銀薔薇之劍。不過這把劍現在已經沒有之前那般光彩流溢,簡直就像是一把普通的鋒利鐵劍。

韋德心中暗自可惜,這把劍經過這次爆發,就算材質不凡,沒有個兩月時間也恢復不過來。在這兩個月里,它跟一把普通的箭也沒什麼分別。

「成功了嗎?」韋德向索傑斯問道。他實力雖強,但在感知力上卻比不上野獸一般的索傑斯。

索傑斯緩緩搖頭:「恐怕沒那麼簡單!」

果然,在風暴消散后,一個龐然大物立於無數的金屬碎片中,它的小半個腦袋都消失了,可仍然具有生命氣息!雖然受創嚴重,但卻依然存活著!

山魯德在金屬槽崩潰的時候被一塊碎片砸中,本來就只剩半條命的他,此時更是奄奄一息,就算下一秒就掛掉也不奇怪。

但即便快死了他還是看著這個龐然大物笑了:「老……師……我沒……沒有辜負……」

他大概是想說「我沒有辜負您的期望吧!」,但此時的他已經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了。倒不如說,一個皮膚幾乎全部潰爛、斷掉一臂、血液流失超過一半、被上噸重的金屬壓在身下的人,竟然還能有一絲氣息!這當真可以說是一個奇迹了!

是什麼支持他到現在的呢?

是求生的慾望?顯然,他沒有之類的東西,因為他根本不在乎自己的生命。

那答案就只有一個了——

「老師……我……」

——是希望能在生命的最後被他老師承認、誇獎一句吧!

令人頭皮發麻的「簌簌」聲響起,就好像是無數的蟲蟻在爬動一樣。這是傷口在快速復原時,因為成千上萬的肉芽一同蠕動所發出的聲音……很快,龐然大物的腦袋便恢復了原樣,眼睛也重新長了出來!

豎瞳向下一掃,看見了如同殘骸一般的山魯德。

悶雷一般的聲音響起:「是山~~~魯德嗎?」

「……」山魯德沒有說話,只是用看向父母的雛鳥一樣渴望的眼神望向龐然大物。

龐然大物放下一隻爪子,像撈魚一樣將山魯德撈了起來。而那些金屬和地面也像是水面一樣被它輕而易舉的破開。

盯了山魯德一會,龐然大物緩緩說道:「你做的~~~很好,媽媽我很~~~滿意。」

山魯德醜陋無比的臉上竟然露出了孩子一般天真的笑容……

韋德和索傑斯無言的看著眼前的一幕,他們已經不知道該如何評價這對師徒了。就連「它」,不,「她」自稱媽媽,也沒有讓他們太過震驚。

只是韋德稍稍有些驚訝:原來大名鼎鼎的傳奇法師凱利·佩什竟然是女人!難怪她一直戴著面具。

然而接下來,龐然大物就做出了一個令索傑斯和韋德瞠目結舌的動作——她將山魯德放到嘴邊,然後混雜著金屬和泥土一口氣吞了下去!

而山魯德在最後的時刻張大了嘴,眼中充滿了迷茫,似乎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然後,他就被送進了自己「媽媽」的大口中……

「什麼!」

韋德不敢相信眼前的這一切,雖然凱利·佩什現在已經變成了不折不扣的怪物,但他畢竟是山魯德的老師,剛才還自稱山魯德的「媽媽」……為什麼就如此輕易的將他吃了下去!

索傑斯則是陰沉了下來,他對野獸和魔獸的了解要深一些,知道無論是什麼生物,只要有一定的智能基本就會有家族意識。父母對自己的後代,尤其是在幼年時期,是非常寬容的。哪怕是老虎這種獨居生物,或者鱷魚這種冷血動物也不會殺死自己的幼崽。

但在自然界中確實存在著六親不認的生物,例如蛇、蜘蛛、部分魚類等,它們在飢餓時甚至會毫不猶豫的吃掉自己的親屬!

山魯德就算快死了也是一個傳奇級的魔法師,體內仍然有不少的魔力,它吞噬山魯德的行為應該是為了補充自己治療傷勢所消耗的能量!

這已經是很明顯的冷血動物特徵了,這個龐然大物雖然是以魔法師凱利為根本製造的,但現在究竟還殘留幾分人性已經不好說了。假如說它真的還有「理智」這種東西,那麼也恐怕是「野獸的本能」佔據了大部分!

「韋德。」

索傑斯盯著正在消化山魯德的龐然大物,對韋德認真說道:「等一會千萬別留手!……這個怪物不是可以用話語溝通的對象!以動物來比較,『她』比起來人類恐怕更接近蛇……蛇與狼和虎不同,是沒有衡量得失的能力的,它們只會不斷地捕獵、進食,直到自己的極限!是一種最為貪婪的生物!」

韋德表情肅穆的點點頭,手中的銀薔薇之劍又開始亮起銀光。現在不是心疼武器的時候了,哪怕這一戰後劍會報廢,現在也顧不得了!

龐然大物似乎是消化完畢,緩緩低頭看向了兩人:「之前的攻擊~~~是你們~~~嗎?」

索傑斯和韋德沒有說話,兩人都在全神貫注的防備著龐然大物的一舉一動。

「我認識你們~~~的氣味~~~」龐然大物抬起巨大的爪子向兩人壓了過來!

體積太大,甚至會讓人以為壓過來的是一座高山!但速度並沒有因為體型大的緣故而變慢,忽視大小的話,甚至可以說比常人的揮手速度還要快上一些!

離地面尚有數十米的時候,強烈的風壓就降臨在了兩人身上,索傑斯和韋德神情一緊,急忙避開。

「轟!」

重如山嶽的爪子拍在大地上,將大地拍得支離破碎!

躲過去的兩人都是大呼慶幸,這怪物看起來體型巨大、行動笨拙,但沒想到攻擊起來意外的敏捷。要知道就算它只有平常人類的敏捷度,巨大的身體也會把他的移動距離拉大!

對它來說可能只是揮一下手,但韋德和索傑斯卻要移動數十米才能躲過它的攻擊範圍! 對這隻怪物展現出的力量感到咋舌,索傑斯高聲問道:「韋德,我的等級太低,你能看出來它是什麼級別的嗎?」

韋德揮劍灑出一片劍光,連續不斷的轟擊在爪子上,頓時將爪子打得皮開肉綻!但緊接著受損的血肉就開始了復原,沒有幾秒鐘就完全長好了,甚至看起來比之前還堅硬了幾分!

韋德沉聲說道:「不好說,我覺得它應該沒有超越傳奇的境界,但到底達到了什麼地步很難說。或許只是比一般傳奇強一些,或許已經到了傳奇的極限!」

怪物見自己又被打傷,憤怒之下整條手臂沿著大地橫掃了過來,將沿途的金屬和泥土、岩石統統一掃而光!

飛過來的物體實在太多,索傑斯和韋德艱難的在其中穿行,不斷地跳躍躲閃著。但剛剛避開這次大範圍攻擊,一片陰影又籠罩了兩人,那房屋大小的爪子又拍了下來!

「這樣躲下去不是辦法!」索傑斯怒吼一聲,「第一禁制,開!」

狂暴的魔龍鬥氣釋放而出,索傑斯甚至感覺手臂的麻痹感都被一掃而空!只是不知道是徹底摧毀了毒素,還是暫時壓制了下去。

得到鬥氣加持的索傑斯速度大增,在爪子落下之前就率先跳到了上面,沿著粗大的手臂一路向上!

索傑斯同時進入了血脈傳承狀態,深青色的龍鱗遍布全身,雙眼的紅光更加明亮!

「第二禁制,開!」

索傑斯的力量和速度再度得到提升,真箇人都化作一道道殘影,在巨獸將他抖落下去之前來到了它的肩膀處。

充滿了不祥氣息的黑色火焰在他身上搖曳升起,無比的炙熱卻沒有損傷到他的身體和衣服,彷彿這些火焰具有靈性一般。黑炎順著虹羅劍的劍刃紋路纏上整個劍身,將這把本來就極為怪異的大劍徹底變成了漆黑的魔劍!

「來試試新的招式吧,」索傑斯咧嘴一笑,露出森白的牙齒,就像是即將捕獵的野獸一樣。

「黑炎·斬山劍!」

虹羅劍上出現了山嶽一般龐大的劍影,同樣也燃燒著無窮的黑炎。索傑斯揮動虹羅劍,山嶽劍影也隨之落下並結結實實的落在了怪物的腦袋上!

索傑斯雖然也勉強能使用黑炎斬山劍,但卻只是從水晶人格那裡抄襲來的,而且他自身對能量和秘術的把握也比不上水晶人格,所以這一劍的威力是遠遠不如水晶人格當初在意識海的那驚天一劍的。

可即便如此,這「斬山劍」畢竟是龍族的一流秘術,在黑炎這種異常能量的加持下,威力著實不小。這一下就將怪物的腦袋削下來至少三分之一,連腦漿都流了出來!

腦袋受到如此重創的怪物動作停了下來,可沒超過三個呼吸就再次活動起來。從頭顱里流失的腦漿開始,顱骨、頭皮、眼睛等陸續開始修復……

索傑斯眉頭一皺,縱身跳下巨獸,來到韋德身邊。

「腦袋都被我們打爛兩次了,這東西難道是不死身嗎?」索傑斯不甘心的說道。

「這世界上沒有真正能不死的生物……它一定有弱點才對!」韋德看向索傑斯,「先前我沒注意,你都突破到無畏級了,恭喜。還有……這火焰就是你的神力嗎?」

神子的神力是各有各的形態的,例如韋德的就是銀白色的神聖之光,他認為索傑斯的就是這黑炎也不奇怪。

認真說的話,索傑斯的神力其實是「毀滅性質的無形波動」,這黑炎是三種能量的變異產物,但本質上是以魔龍鬥氣為主,所以並不能說是索傑斯的神力。

但這事不是三言兩語說得清的,眼下情勢危急,索傑斯就含糊的承認了。

趁著怪物在自我修復,韋德細細思索起來:「這怪物的最大優勢是體型巨大,力量和敏捷度都不可小覷,但說到底是巨型生物,行動是沒有我們快的。只要足夠小心,它對我們產生的威脅並沒有想象中的大……嗯,你的火焰威力不小,加上我的神力足以對付這個怪物了。」

索傑斯也思索起來,他有很豐富的對付魔獸的經驗,雖然這怪物不是低級魔獸可以相比的,但有些經驗還是可以套用的。

他對韋德說道:「以我們的戰鬥力,對付它似乎不是太困難,但關鍵是找不到可以殺死它的辦法!連頭部被擊碎都沒有事,恐怕心臟、脊椎之類的地方也不會是弱點,我們不能按照一般的常識來對付它。而且,最麻煩的是……」

索傑斯回頭看了兩眼困在石台上的人們,臉色有些沉重:「從它吞吃山魯德的行為看來,它應該有食人的習性。而且可以通過進食來補充能量!」

韋德身體一震,與索傑斯對視一眼,兩人心中同時想到:決不能讓這個怪物靠近石台!

韋德像是要緩解氣氛般說道:「幸好這怪物雖然難纏,但我們還有辦法對付,不會放任它傷人的……」

就好像是對韋德這句話的諷刺一樣,頭部基本修復完畢的怪物緩緩開口:「好痛~~~你們很強……但還殺不了我!」

龐大的軀體漸漸動了起來,整個身子都舒展開,兩個爪子支撐在地上讓整個身體都直立站住!

也就是現在,索傑斯和韋德才第一次見識到這怪物的真正面貌……

足有四五層樓房高的身體,上身大致是人形,兩個粗壯的手臂連接著宛如人手但卻長出了鋒利爪子的手掌。臉上沒有明顯的鼻孔,也沒有耳朵,只有一隻獨眼佔據了大半了臉龐,長滿了參差不齊的鋒利牙齒的大嘴,一直延伸到鎖骨,將嘴完全張開的時候甚至可以見到脖子的內部構造!

背後長著兩個臃腫的肉瘤,不知道是什麼器官。下身是一條長長的蛇尾,青黑交錯的紋路,看起來既危險又恐怖!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