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然而,雲傾和帝風華怎麼也想不到,真正的時機,卻是要經力一場生離死別,那八十一層里的東西,才會自動出現。

此時外面的天色,已經開始發白,慢慢退去夜色。

而被帝風華禁制,又被雲傾打暈,藏進了加持了幻術的陣法中的洛瑤,此刻也已經醒了過來,並且正在陣法之中與青羽大鬧。

也好在她在陣法之中,沒有破陣便走不出來,裡面發生了什麼事情,外面的人也不會知道。

青羽是生命神樹里的靈,雖然本體並不完整,但是她的實力卻是不容小覷的。

洛瑤那點實力,在她面前就是花拳繡腿,不值得一提。

而青羽也就任由著她在那鬧,完全將她無視掉。

每當洛瑤出手攻擊青羽時,青羽都會直接避開,並在她身上狠狠抽上一抽。

次數多了,見自己在青羽手下一點上風都么佔到,自己也就慢慢的老實了起來。

但是,看向青羽的眸光卻像是淬了毒一樣,若是眼神能殺死人,青羽此刻大概已經死了不下千百回了。

該死!

這麼一個小屁孩,怎麼比她都厲害。

她在她手下竟然一點上風都沒有。

還有,那兩個狗男女,把她困在這裡是要幹什麼?

他們會不會對大哥不利?

不得不說,洛瑤雖然平時混賬了點,但是對於一直疼愛她的大哥,她還是挺在意的。

一想到,雲傾他們會對自己大哥不利,洛瑤便心急了起來。

都怪她,她引狼入室,若是大哥因此有個好歹,她…她…

不行,她一定要出去,要逃出去,要趕緊通知大哥。

可是,這個陣法到底怎麼破啊?!

發現自己連陣法都破不了,她突然感覺到了渾身無力,整個人直接頹廢的跌坐在了地上。

這一刻,洛瑤不禁暗恨起了自己的無能。

青羽盤腿坐在一旁,淡漠的瞥了她一眼,對於她的遭遇,一點都不同情,隨即閉上了眼睛。

「郡主,您起床了嗎?」這時,門外傳來了昨晚那名小丫頭的聲音。

「嗯!進來吧!」此時的雲傾早已重新裝扮完畢,在聽到那小丫頭的聲音,她清了清嗓子,模仿者洛瑤的聲音應道。

隨著她聲音的落下,那名小丫頭推開房門走了進來。

小丫頭進來對著雲傾行了行了禮,然後走到她的身前,準備伺候她。

卻被雲傾給阻止了,「不用了,我一直收拾好了。」

那小丫頭倒是一愣,速來都是有丫鬟們伺候著梳妝打扮的郡主,怎麼會自己打扮自己了?

而且對她的態度也變得溫和了許多那!

但是在看到從從內室走出來的帝風華,小丫頭心中便是一片瞭然。

難怪,這是要在絕代風華的男子面前,好好表現自己那!

想來也是,有哪個女子不想在自己心儀的人面前留下好印象。

是她,即便是裝,她也會裝一裝。

「郡主,大少爺方才派人來,要您用過早善後,去一趟聽軒院。」收回自己的思緒,小丫頭再次躬身對雲傾說道。 「去聽軒院?」一聽這名字,雲傾便知道這時洛軒的院子,只是一大清早的就派人來叫她過去,是為了什麼?

想著,雲傾便問道,「你可有問,大哥為何讓我去聽軒院?」

「奴婢有問,來傳話的人說,好像是昨日被您派出去的人,回來后不久就出事了。還說讓您過去的時候,帶上昨日捉進府里的人。」小丫頭回道。

小丫頭的這一番話,讓雲傾想起了昨日她在那些人身上下的葯。

那些人大概藥效發作,到處發…情了吧!

不過話說回來,這個洛軒讓洛瑤帶著風華過去,是懷疑這件事與風華有關嗎?

「好了,我知道了。你讓人去回話,用過早善我便會過去。」雲傾對小丫頭擺了擺手,交代了一番后,便讓她直接下去了。

「那些人出事,洛軒大概懷疑是你做的手腳,所以才會讓洛瑤帶你過去,大概是為了一探虛實。」小丫頭離開后,雲傾回頭看向帝風華,有些慎重的說道。

「他想試探我,也要他能試探的出。」帝風華薄唇輕勾,帶著一抹自信的笑容。

「我主要是想,他會不會直接動手殺你?」雲傾自然知道帝風華的本事,但是如果洛軒要殺風華,身為洛瑤的她又攔不住。

那麼無論是風華還是她都不可能任由他殺,這樣一來就會暴露,一旦暴露會有怎樣的麻煩,這個尚未可知。

如果洛軒是個講道理,好相處的還好,那麼一切對於他們來說並不算壞的結果。

然而,如果洛軒是不講道理,不好相處,甚至心性與洛瑤一般,那麼等待他們的只能是壞結果。

當然,就算不說她,單以風華的實力,她們便不會有生命危險。

可是,幻靈塤——

就難了!

「傾傾,兵來將擋水來土掩,現在能做的便是走一步,算一步。」帝風華拍了拍她的肩膀,對她柔聲道,「他不是要你帶我去嗎?那我們現在就去吧!」

——

聽軒院,距離洛瑤的院子並不遠,中間就隔了一個院子,雲傾和帝風華很快便到了那裡。

當他們進入洛軒的院子時,正好看到一身藍衫裹著修長健壯身姿的少年,手中端著一個橢圓形的瓢,在為院中的花草澆灌著水,滋潤著它們。

看著這個少年,給雲傾一種很乾凈的感覺,不像是大奸大惡之人。

她挑了挑眉,拉著帝風華走了過去,站在少年身後好一會兒,才開口叫了一句,「大哥…」

其實,洛軒早就知道雲傾兩人已經進來了,但是他卻沒有理會。

知道雲傾過來,喚了他這一聲,洛軒手中正在澆灌的動作,一下頓住了。

他收回手,將瓢遞給了雲傾,道,「來了。」

聲音很是平淡,平淡到讓人無法判斷他在想什麼?

手中拿著這莫名被塞給自己的瓢,雲傾有種想翻白眼的衝動,她都已經站在這裡了,還問她來了,這是眼瞎嗎?

然而深知衝動是魔鬼的話,她便忍了下來。

「大哥,叫我來是有什麼事嗎?」

雲傾唇角微扯,看著洛軒問道。 「瑤瑤,素日里你怎麼亂來我都不管。但是明日就是大哥奏響幻靈塤,召喚血靈池的日子,為了不節外生枝,你最好給我安分些。」

洛軒看著她警告道。

「大哥,我哪裡有不安分了。」雲傾裝作不開心的樣子,微嘟嘴唇道。

「你還說,昨天你一回來就召集了府內眾多家將,外出找人,人找回來了,可是被你派出去的人,回來后沒多久,都出事了。」

說著,洛軒便將眸光移向了帝風華的身上,在看到帝風華的模樣后,眉頭微微一蹙。

這男子長的真好看,周身的氣質也是尊貴無比,怪不得自家妹妹會如此大張旗鼓的找他。

看他那雲淡風輕的樣子,似乎並不害怕自己現在的處境。

不對,這樣的人,怎麼會心甘情願的被妹妹擄進府?莫不是為了——

想到這,洛軒又搖了搖頭,因為他從帝風華身上感受到的力量波動,很低!

幾乎沒有,這若放在他們鬼族,就是廢物!

難怪,會被擄進來,原來是修為太低,資質太差!

但是為了保險起見,這個人不能留——

「這個人,讓他儘快出府,莫要再讓他呆在這裡。」他指著帝風華,對雲傾說道。

「可是大哥,我——」雲傾試圖想要讓洛軒改變心意,話還沒說完,便被他直接打斷了。

「我不管你想做什麼,他必須離開—」

洛軒的態度很堅決,絲毫沒有給雲傾留餘地。。

雲傾也沒有再繼續與他爭執,面上看似有些悶悶不樂的「哦」了一聲。

心裏面反而沒有多大反應,反正留不留在這裡,留在哪裡對她們來說都無所謂。

她大可讓風華進入她的空間里,這樣風華隨時隨地都可以出手,對她們並沒有影響。

甚至,更有力與她們!

畢竟,他們一開始在明,現在轉到了暗處。

「你最近修鍊的如何了?」這時,洛軒開口問道。

「還好——」雲傾動了動嘴。

「你若是沒能突破帝靈師,那麼這次召喚血靈池,你便不能進去修鍊,你可明白?」洛軒問道。

聞言,雲傾的眉頭幾不可見的皺了一下,洛瑤要進入血靈池修鍊?那些豈不是擺在眼前的機會,那她還搶個屁幻靈塤啊!

等洛軒召喚出血靈池,她直接進去不就好了。

嘿嘿——

雲傾心底不由的樂了起來。

可是,一想到洛瑤的實力,雲傾的小臉蛋唰的垮了下來。

根據從小丫頭那裡得來的消息,洛瑤的修為只在皇靈師巔峰,差一點點就進入帝靈師了。

「大哥,不是帝靈師就真的不能進去嗎?我可是你妹妹,你就不能給我開個後門?」雲傾看著洛軒問道。

「不能!」洛軒幾乎脫口而出,直接打消了雲傾的念頭。

「好吧!我知道了!大不了不去就是。」雲傾賭氣的說道。

「你啊!」洛軒無奈的搖了搖頭,自空間戒指里取出了一顆丹藥,遞給了雲傾,「這是我從秦大師那裡求來的破皇丹,你如今正好是在皇靈巔峰,服了這丹藥,便可助你一舉突破皇靈師,進入帝靈師,等會兒你回去便將它服下,爭取明日午時突破。」 「我就知道大哥對我最好了。」雲傾一副很開心的樣子,接過洛軒手中的丹藥,「大哥,為了我能早點突破皇靈巔峰,我這就回去了。」

「快走,快走…」說完便轉身離開,還不忘催促著帝風華跟她一起離開。

「等一下!」洛軒突然喚道。

「大哥,你還有事嗎?」雲傾看著洛軒問道,心底隱隱升起不安。

「你離開,他留下。」洛軒看了一眼雲傾,指了指帝風華。

「為什麼?」雲傾不解的看著他。

「我剛才不是已經說了嗎?讓他儘快離開。

況且,你要去突破皇靈師巔峰,我這個做哥哥的自然不能讓他這個未知的危險呆在你的身邊。

正好我要出去,就順便把他送出去。」洛軒看著她緩緩說道。

雲傾看了看洛軒,又看了看帝風華,貝齒緊咬著下唇,像是在做什麼重要決定一樣。

就好像是修鍊機會,和男人只要二選其一。

雲傾不知道若是換做洛瑤會怎麼選,但是以洛瑤對他大哥的敬重,相信只要是她大哥讓她做的事,她一定會遵從。

所以,雲傾終於開口了,「還是大哥考慮的比較周全,他畢竟是我搶來的,若是趁我修鍊之際,對我突下黑手,我就完了。」

「你明白就好。」洛軒對她點了點頭,「回去吧!」

「嗯!那大哥,我先回去了,至於他就交給你了。」雲傾說著,做了個離開的手勢,然後不等洛軒回應,便直接跑了出去。

被留下的帝風華,額上青筋直突突,這個沒良心的小女人,這是把他賣在這裡了。

「閣下,來這裡有什麼目的?」這時,洛軒突然將視線看向了帝風華,冷聲問道,眼神之中泛著絲絲危險。

「洛公子是何意?我不明白。」帝風華帶著一絲茫然,看著洛軒問道。

洛軒以審視的眸光看著帝風華,似要從帝風華身上看出一絲破綻來。

然而讓他失望的是,帝風華沒有任何的破綻露出。

也不知是他偽裝的太好,還是真的沒有目的。

「呵!看來是我想多了。」洛軒收回視線,淡笑出聲。

「若非令妹命人將我捉來,我這會兒大概已經不在王城了。而我的妻子,也不知道如何了?是不是被你妹妹給——」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