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超級大主顧!

圓胖胖興奮的想哭,這得多有錢啊,眼都不眨的大把灑出來,看得他都覺著心疼。當然心疼歸心疼,生意還是要做的,喝了一口涼茶清清嗓子,他正準備再接再厲,莫語突然伸手一指。

「這東西,真的有?」

圓胖胖伸頭一看,眼睛馬上泛出金光,興奮的呼吸都加重了許多。

生命之果,出自仙界不可知之地,具體來歷不詳,可大幅度提升修士生機氣血,煉體士服用更有機會,直接提升肉身強度一個小境界。

「有!當然有!咱們戰皇樓的招牌響噹噹的,玉冊上有的肯定就能拿的出來。不過生命果實對元始境及以下煉體士最有效果,再高的話作用會很有限。」

雖然很想做大交易,但該說的還是要說。

莫語一揮手,「有作用就行,買了!」

圓胖胖一下瞪圓了眼,「客人,生命果實五千萬仙晶一顆,您……您真要買……」

莫語面露猶豫,就在圓胖胖心焦時,他皺眉道:「你們接不接受以物換物?」

「換!只要您拿出的東西夠珍貴,咱們都要,按市價摺合成仙晶就行。」

「那就沒問題了,買……對了,生命果實你們還有沒有,就這一顆?」

圓胖胖腦袋一暈,不是被嚇得,而是被這從天而降的喜悅沖昏了,「有有有,咱們一共是三顆,客人您……」

「都買了!」

咕咚——

不是圓胖胖,是不遠處一個挑選秘法的客人,直介面吐白沫暈倒了過去,一個勁的抽搐著。

……

七八種東西被圓胖胖緊緊摟在懷裡,這些東西看著不起眼,可都已經是仙界絕種的貨色,可以煉製很多煉體士需要的丹藥,作用各種強大!或許,只有絕仙谷,或者仙界罕見的幾處不可知之地才有生長。

圓胖胖看莫語的目光,已經不再是尋常的超級肥羊,而是上升到敬仰的地步。

能拿出這些東西,這位來歷背-景不可小覷啊!

莫語清點著儲物戒裡面的秘術,也覺得頗為滿意,雙方皆大歡喜。

「客人,二樓還有各種煉體士寶物,您要不要再看看?」

區區幾種妖族寶庫裡面的東西,就換來這麼多秘術,一點消費的成就感都沒有,要買就買個夠!

「走,接著!」

有錢,就是這麼任性。

圓胖胖差點就跪了,扶了一下發軟的膝蓋,屁顛屁顛跟了上去,各種吹噓奉承。

不過就在這時,他臉色微變,抬頭看向樓梯口,笑眯眯的眼中閃過一絲陰冷。

對莫語道了個歉,他邁步走過去,笑呵呵拱手,「各位少爺,今日出了什麼事?可是咱們戰皇樓沒有招待好?」

正冷笑不已的幾人,看到圓胖胖臉色同時大變,不可抑制的露出驚慌,對視一眼不敢開口。

許若菡皺了皺好看的眉角,也沒料到沒遇到這個笑面虎,看著他一雙笑眯眯的眼睛,雖然知道他不敢對自己怎麼樣,心裡頭還是忍不住的泛出寒意。

強忍著不適,她斂衽行禮,「若涵見過齊管事,今日之事與戰皇樓無關,是這兩名女子開罪了我許府的貴客,我們正要帶她們出去再做處置。」

圓胖胖皺了皺眉,不過許府的臉面,還是要給的,「既然這樣,今日之事我就當沒有看到,許小姐儘快,不要擾了我們的生意。」

這話不太可氣,可許若菡幾人臉上,卻都露出了笑容。

樊籬城敢對他們甩臉子的不多,面前這位笑面虎,可就是其中一個。

折彩雲苦澀一笑,眼中露出驚懼,連戰皇樓都不願多管,可見今日是難逃一劫!想到這裡,她不由扭頭看向身邊的女子,目光露出一絲不甘與怨恨。

如果不是因為她,自己好端端的,哪裡會招惹這樣的禍事!

咦……她居然不害怕,一臉激動的幹什麼……難道這個時候,還有人能救她們?

許若菡等人正要帶著兩個女子離開,一股冷冽的氣機,突然自後方而來,將他們牢牢鎖定。

圓胖胖一驚,急忙轉身,就見剛才還財大氣粗一副暴發戶模樣的年輕男子,此刻臉色陰沉,周身涌動著冷酷氣息。

「諸位,你們想把我的朋友帶到哪去?」

####

老家收大蒜,岳父前段時間胳膊受傷了,這兩天一直面朝黃土背朝天,吃灰無數……大家抱歉,今天起更新了! 謝蓉眼一紅,「雨墨道友……」這一刻,她心裡的恐懼、委屈一股腦的爆發出來,眼淚「啪嗒」「啪嗒」直往下落。

雖然對她沒有「非分之想」,但看著這個相處兩月余的女子,此刻哭的像是個孩子,莫語臉色頓時更加難看了幾分。

「放心,我在這,沒有人能動你。」冷冷掃了一眼許若菡等人一眼,莫語沉聲道:「戰皇樓的規矩,就是任由客人遭受迫害卻視而不見嗎?」

圓胖胖露出一絲尷尬,才說的話,遮都沒辦法遮掩,乾笑一聲道:「咳咳,這件事會不會有什麼誤會?」

「齊管事覺得,這是誤會嗎?」莫語很平靜,可就是這種平靜,越發的讓人不好琢磨。

圓胖胖皺了皺眉,快速衡量之後,轉身道:「許小姐,能不能賣我戰皇樓一個臉面,暫且擱置此事?」

許若菡眸子微凝,旋即落落大方行禮,「齊管事開口,若函自當遵從。」她眸子一掃,「我們走!」

幾名青年神色不平,卻也不敢多言,只是狠狠瞪著莫語,儘是陰冷之色。

在他們看來,如果不是這個「土包子」亂說話,逼得齊管事沒辦法下台,事情怎會生出波折。

「許小姐,事情是兩位大人交代的,難道就這麼算了?」一名青年皺眉道。

另外一人介面,「哼!就不信他們一直躲在戰皇樓不出來,咱們就在出口等著。」

「對!除了那兩個女修,多嘴的那名修士,也不能放過。」

「隨隨便便就正義感爆發,是要付出代價的!」最後一人語態間故作平淡,臉上高高在上的模樣。

許若菡暗罵蠢貨,真想劈開這幾個人的腦袋,看看裡面是腦漿還是豆腐,居然蠢到連這點事都看不清楚!齊管事是隨隨便便,就會被人用言語擠兌住的人嗎?如果真是這樣,他就不是笑面虎了!

真是看走了眼,這開口修士,怕不是那麼簡單。雖然有了這想法,但她心裡,依舊不是太擔心。畢竟,吩咐此事的兩位大人,不僅修為強橫,身份更是非同小可!

心思快速轉動,許若菡露出為難之色,「這……這件事,是我許府貴客的吩咐,如果辦不好我一定會挨罵。」

見她楚楚可憐,幾名年輕男子眼睛都要紅了,胸脯拍的震天響。

「許小姐不用擔心,咱們守在這,這些人一個都跑不掉!」

「就是,要是許小姐不放心的話,就去回稟貴客,請他們來一趟就是。」

「說的不錯,在這之前,咱們肯定把人看好了!」

許若菡一臉驚喜,「那就有勞幾位公子了。」

她轉身登上許府的車架,快速離去。

……

圓胖胖乾笑一聲,「今日之事,是我戰皇樓的疏忽,這一夔牛山出品的二品煉體士寶物真絲拳套就算是補償。」

謝蓉沒有直接收下,扭頭看來,見莫語點點頭,才道謝一聲將全套接了過來。

「咳咳……雖然我很想帶著客人再逛逛,不過今天你們還是早點離開為好,許家在樊籬城實力不弱。」

「有勞提醒。」莫語臉上沒有太多表情,「謝蓉,究竟怎麼回事?」

謝蓉還未開口,她身邊女子已不耐煩的尖叫。

「謝蓉,這件事你必須給我個交代,好好的差點害死我,你究竟安的什麼心!」折彩雲尚算美麗的面龐扭曲著,看去頗為猙獰。

「啊……彩雲,對不起,我也沒想到會這樣。」謝蓉一臉愧疚。

「不知道!一句不知道就算完了,你到底有沒有把我當朋友,這個時候連句真話都沒有!」

謝蓉急得直掉淚,一個勁的搖頭。

眼見折彩雲還要咄咄逼人,莫語眉頭一皺,「你如果拿謝蓉當朋友,就不會這樣的質問她。」

折彩雲一怔,隨即冷笑,「站著說話不腰疼,剛才差點就被殺掉的不是你!算我倒了大霉,居然認識這樣一個掃把星,希望你永遠都不要再出現在我面前!」

說完她扭身向樓上走去。

謝蓉咬緊了嘴唇,面龐變得蒼白,「我真的不知道為什麼……我也不想這樣……」

「這樣的朋友不要也罷,就算沒有今天的事情,以後也會有其他的問題。」莫語拍了拍她的肩膀,「走吧,咱們離開這。」

「麻煩你了……」

莫語擺擺手,轉身向樓下行去。

雖然他不願招惹是非,但不代表著就要隱忍到看著相識之人被害,都不敢站出來的地步。

通天境,在仙界中,也是雄霸一方的赫赫豪強,區區一個樊籬城家族,能有什麼高手坐鎮。

兩人一前一後,剛剛走出戰皇樓,迎面就有十幾名神色冷酷修士迎了上來,個個氣息強橫。

「想走?門都沒有!」

「乖乖的留下來,等著許小姐處置。」

其中一名青年抬手一指,「小子,敢冒犯許小姐,今天我就讓你知道,亂出頭是什麼下場!」

「周夫!」

他聲音剛落,人群中走出一名黑衫男子,神色桀驁一臉陰冷之色,一雙眸子落到謝蓉身上,充滿著炙熱。

他舔了舔嘴角,「少爺,拿住這小子,他身邊的女人能不能交給我?」

青年大笑,「那就要看你的處置,能不能讓許小姐滿意了。」

「好!我就撕掉他的四肢,只留一個腦袋一個身子,放到蛇蟲大缸裡面,想來許小姐就能出氣了。」周夫桀驁一笑,一步上前,森冷的氣機轟然爆發,竟讓空間的溫度驟然降低許多。

地面上,結出一層白色的冰霜,快速向外蔓延。

「是周府的周夫!」

「這個瘋子,手段殘忍的超乎想象,此人落到他手裡,怕是要生不如死!」

「大聖境巔峰,比較十年前,周夫的實力更強了!」

戰皇樓中,突然走出幾名修士,折彩雲就在其中,此刻滿臉討好依偎在一個瘦小老頭身邊。

「周夫?」瘦小老頭目光落到謝蓉身上,炙熱一閃即逝,隨即是遺憾之色,「這個小丫頭可惜了,本來老夫還想收她為弟子,好好教導一番的。」

折彩雲滿嘴奉承,「多虧老師您謹慎,沒有草率收了她,不然也要沾染的一身騷氣。這個小浪蹄子,不知道犯下了什麼大錯,差點害我陪她一起死,老師您可要給我證明,弟子真的只是湊巧跟她認識,別的半點牽連都沒有啊!」

說著豐滿的胸部,在老頭身上蹭來蹭去。

瘦小老頭「哈哈」一笑,抬手捏了一把,「放心,為師在樊籬城還有幾分薄面,只要你乖乖的置身事外,我跟許府討個人情不難。」

折彩雲大喜,身子扭動的越發賣力起來,轉眸看向謝蓉,眼中閃過嘲弄、厭惡,旋即又變成一股興奮。周夫的名聲,她也曾聽過,想到謝蓉有可能落到他手裡,最終被折磨的不成人樣……折彩雲臉上,因為亢奮微微漲紅!

她嫉妒謝蓉,從當年認識以後就嫉妒,只是隱藏的很好罷了。

生的漂亮,身材更好,天賦更強……但那又怎麼樣!

你個賤女人,這次看你怎麼死!

折彩雲惡狠狠的盯著莫語,還有這個口舌惡毒的傢伙,竟然敢指責她,也跟著一起死吧!

就在這時,莫語突然抬頭,淡淡看來一眼。這一道目光,像是冰刀,狠狠-插入折彩雲的心頭,讓她俏臉一下蒼白,慌張的低下頭去。

####

鋪墊情節,晚點還有更新。

!! 「哼!」乾瘦老頭臉一沉,「小子,敢對老夫的弟子無禮,如果不是你死定了,老夫一定讓你後悔來到這個世上!」

「哈哈!屠煞老怪,等下我制住他,讓你親手撕下一條手臂如何?」周夫大笑,氣勢越發張狂。

「嘿嘿,如此甚妙!」

周夫一揮手,「好!」

轟——

陰寒氣息,自地底爆發,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竄入莫語體內。

周夫臉上頓時露出得意,他手段血腥狠辣被人稱為瘋子,卻不是一個真的瘋子,否則也不可能活到今天。

謹慎小心是王道啊!

一步抬起,速度驟然暴漲,落下時已出現在莫語面前,抬手向他一臂抓去。

「小子,我先撕你左臂,好好享受這個過程吧!」

周夫用力狠狠一扯,可下一刻,他臉色就變得極其精彩,似笑非笑卻比哭更加的難看。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