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這種沉默,足足持續了三日之久,邪魔始終護佑在他左右,突然間他眼神微微一沉,想到之前和秦石所言的不過……沉聲道:「希望是我多慮了吧。」

三日過後,秦石久閉的黑眸微微睜開時,一抹金色的光芒纏繞左右,不禁讓他露出輕笑。

「完成了?」邪魔捋捋嘴角。

「是啊,算是有驚無險了。」秦石清爽的點點頭,旋即他才用力的伸了個懶腰,道:「這次突破也耽擱了一陣子,不知道劍意他們準備了多少凶獸,又有我忙的了。」

秦石輕道,旋即他手掌一揮,那巨塔化為金色粉末,緩緩的消失在秦石周身,然而,當秦石再次出現在這片天險當中,神色卻是不禁意外的皺起。

周圍竟是,空空如也? 周圍並未出現秦石想象中的樣子,不要說是數百荒獸,就連劍意等劍宗弟子的身影也都是蕩然無存,微微的有冷風從山崖上拂過,柳絮飄搖,草長鶯飛。

然而,在這冷風中,一股極為壓抑的死寂,全然拍打在秦石俊逸的面龐上,讓他不禁的皺了皺眉。

在這冷風中,他竟是嗅到了一絲血氣?

「怎麼會這樣?」之前,他全身關注的集中突破,識海不曾擴撒,所以他根本不知道這幾日在這裡發生了什麼,他將黑眸轉向邪魔。

「你可別看我,你小子那舍利衣缽,對除你以外的力量極為排斥,就算是我,在那塔內,也等同於與世隔絕,根本看不到外界。」

聞言,秦石不禁黯然,邪魔說的不錯,舍利衣缽不但擁有極強的防禦,更是擁有超凡的隱藏之力,當初他也是靠著這舍利衣缽,多次逃避敵人的追擊。

不過,這樣就麻煩了。

封印之地,可謂是窮凶極惡,劍意等人全部消失,這絕非偶然,一定是遇到了麻煩。

「救,救命!」

正當秦石焦急時,遠處突然傳來求救聲,秦石黑眸下意識的眺望過去,識海沿著被吹彎成鐮刀樣的青草掃過。

「莫三!」青草被掀翻后,一道滿身血跡,極為狼狽的身影秦石驚喝一聲,當即他猛的躍起,連忙將其扶起:「怎麼回事?是誰將你傷成這樣?」

「石,石頭……快去救劍意大哥他們。」莫三在秦石的懷中,用力的乾咳幾聲。

「劍意?」秦石黑眸一沉,一股不安湧上心頭:「劍意他們怎麼了?」

「他們……咳咳!噗!」

莫三的情緒十分激動,眼圈泛紅,情急之下,一口咳出血來。

感受到那股熱流在掌心中流過,秦石黑眸一沉,手掌連忙朝上托起,用一股真氣將莫三扶穩,另一隻手匯聚靈光,猛的擊中莫三的肩胛骨。

「別動,有什麼話,一會再說,我先替你療傷!」

莫三用力的掙扎道:「石頭,我不要緊,你快去救劍意大哥他們!」

「你的命也是命,好了,別說了,按我說的做!」

莫三拗不過秦石,只好乖乖的聽從秦石,盤膝坐在原地。

秦石將靈力打入莫三體內,當即他黑眸中閃過驚色,只見莫三的體內五臟俱損,靈脈破裂,這等傷勢,讓他都感到幾分棘手。

而最重要的,是在這莫三體內,有一股極為陽剛之力,那力量像團熊熊燃燒的火焰一般,不過,卻又和火焰略微不同,讓人說不上來究竟是什麼力量。

秦石試圖接近那力量,但頓時他大吃一驚,那力量猛的朝他反撲而上,讓他都是應接不暇,掌心被生生震破。

「好霸道的力量。」

「小傢伙,這力量不簡單,其中有幾分遠古遺留的遠古之力!」

「遠古之力?」

「嗯,那是三界中,只有少數種族才擁有的,而擁有這種力量的種族,必然是自遠古以來,有上萬年以上的歷史,就好比如你們秦家,若是當初人皇不滅,你們蕭家的傳承之力,恐怕現在也將被歷史烙印上這股遠古之力。」

「有這種事?」秦石變的嚴肅起來,沉聲道:「看來事情,要比我想象中的麻煩了。」

「嗯,這力量,若非施展之人親自解除,你最多也就是先暫時封印,是不可能將其解開的。」

秦石不甘心的捏緊拳,但莫三性命攸關,他也只能這樣了,長嘆一聲,手印連轉,靈力如靈蛇般在莫三體內遊動,形成陣法,將那力量封印之後,他才注入甘霖雨露的生機之力,將莫三殘破的肌體修復。

「感覺怎麼樣?」

「我,我好多了。」

莫三雖然臉色蒼白,但氣息明顯平穩不少,這才讓秦石放下心來,問道:「說吧,究竟發生什麼事了?劍意他們怎麼了?」

莫三在秦石懷中,用力的乾咳幾聲,蒼白道:「你有所不知,你這幾日閉關,我們跟隨劍意大哥,在這封印之地為你捕獵凶獸,本來還想要給你一個驚喜,大家都是徹夜不眠的尋找凶獸,當時已經捕獵了整整三百隻,卻不料……卻不料,就在昨夜,在這封印之地里突然出現獸潮。」

「獸潮?」

秦石瞪了瞪眼,微微不敢置信,若是尋常獸潮,或許並不足奇,不過,這封印之地,封印的都是些遠古凶獸,各個實力強橫至極,這種程度的獸潮,放眼人界恐怕都是百年難遇,連域境圓滿的大能都要暫避鋒芒才行。

「不錯!」莫三肯定的點頭:「當時,成百上千的凶獸涌動,將這裡團團包圍,而且,領頭的,是一名擁有域境小成的三頭狼,這三頭狼的實力極強,連劍意大哥也不是他的對手,被他給擊成重傷,劍意大哥敗退以後,我們全軍覆沒了,那三百凶獸被解放不說,劍意大哥他們全部都給他們抓走了,我是趁著他們不注意,這才僥倖逃出來的,石,石頭,你快去救他們吧,否則,否則他們都會死的。」

聽聞莫三的闡述,秦石卻陷入沉思之中。

「三頭狼?在遠古凶獸榜上,並沒有對這種凶獸的記載啊。」

「會不會是地獄三頭犬?」邪魔搭話道:「狼本身就是犬類的分支,而且地獄三頭犬十分凶煞,常人見到很難分辨出來是犬是狼。」

秦石想想,確實有這種可能,突然沖著莫三問道:「你看見的那三頭狼,是什麼樣子?全身是不是有火焰燃燒?」

莫三一愣,旋即用力點頭:「沒錯,那三頭狼全身燃燒著熊熊烈火,而且口中有三尺獠牙,非常駭人。」

「果然沒錯!是地獄三頭犬!」

秦石猛的明悟,面龐在瞬間凝素起來,地獄三頭犬他是知道的,其實力在遠古凶獸榜上,都是極為靠前的,準確來說,那是超乎出遠古凶獸榜範疇的,是已經達到遠古神獸榜,也就是凶獸榜前百,排名第九十八名的存在。

遠古神獸榜……那種傢伙,任何一尊,在這片大陸當中,都擁有這舉足輕重的地位,就拿當初的小米彩來講,七彩祥雲蛇中的任何一位長老,跺一跺腳,大地都要跟著顫上一顫。

「沒想到,在這封印之地里,竟然還有排名如此靠前的凶獸……!」秦石越來越佩服八域的本領了,能將神獸榜的神獸封印在封印之地,這要有何等通天的本領才行?

「小傢伙,這還不是重點,你沒有考慮過,在這封印之地當中,為何會形成獸潮嗎?」

「為什麼?」聽聞邪魔所言,秦石一愣。

「我問我,我問誰去,這是我的問題好吧。」邪魔沒好氣的白了秦石一眼,道:「你想一想,這封印之地,不同於尋常山林,尋常山林之中生存的凶獸,本身沖滿野性,並且多半是群居,為了生計,經常會出現獸潮,這並不為其,不過,這封印之地,大半的凶獸都是從外界抓來,封印在此,他們本身擁有天生的傲骨不說,多年時間在這裡那本屬於他們的獸性也被磨滅很多,更何況是讓他們合作了?」

秦石想想,確實是這樣啊,這封印之地怎麼會有獸潮?獸潮,往往都是受到巨大驚動,或是天災,凶獸為了活命,才會集體的逃竄,以此形成獸潮,是一種巧合,但是在這封印之地,凶獸們不愁吃喝,更不會有天災,怎麼會有獸潮?

那如果不是獸潮,就只有一種緣由能夠說的通,秦石猛的仰頭,和邪魔異口同聲:「這不是獸潮,也絕非巧合,而應該是一場有計劃,蓄謀已久的活動!」

見邪魔和自己觀點一樣,秦石急促的沖莫三問道:「你可還記得,那獸場發生時的具體情形?」

「我記得,當時正是夜晚,大家連續三天都累了,劍意大哥提議說休息一下,大家好好的烤烤火,吃點東西,不過,我們的篝火剛點燃,突然從遠處就傳來狂野獸吼,第一聲的時候,我們還沒有多慮,不過,後來的吼叫聲越來越多,而且是從四面八方響起的,然後,就有了這場獸潮,八方的凶獸,將我們團團包圍,那群凶獸,多是具有靈性的,配合的也十分默契,很快便將我們擊敗。」

莫三提到此言,臉色有些羞紅,和不甘:「那群凶獸,真的是太強大了,每一隻都像是亡命狂徒一樣。」

根據莫三的話秦石斟酌片刻,心中的想法更加肯定。

「果然不是巧合,若只是尋常獸潮,那凶獸必將是從同一方向出現,而且也絕不會有這麼成熟的配合。」想通這些,秦石黑眸閃過一抹寒光:「呵呵,看來捕獵者和獵物之間的關係,被顛倒過來了啊。」

「你還記得劍意他們被抓到何處了嗎?」秦石冷靜下來,現在當務之急的,是要將劍意等人救出來,否則他回去以後根本沒有辦法和方青交代,而且他也不想成為一個失信之人。

他說過,再也不會有人丟掉性命了。 被秦石詢問一句,莫三思考了一會,點點頭:「記得,是一處雲霧繚繞的仙境。」

「仙境?」秦石皺了皺眉:「你可還能尋到前往那裡的路?」

莫三沉吟一會,遲疑道:「有一點印象,但我不敢肯定,那仙境周圍是濃濃的白色迷霧,我當時好不容易抓住時機跑了出來,一路上光顧著跑了,等我在回過神的時候,周圍就只剩下翠綠樹海,在想找回到那仙境,卻是根本都找不到。」

秦石聞言並不意外:「應該是陣法,你先帶我去你逃出來的地方吧。」

「好,我這就帶你去。」事關劍意等人安危,莫三不敢耽擱的爬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塵就沖山峰下走去。

秦石跟在莫三身後,獨自陷入沉默。

按照邪魔所言,莫三體內的那股熾熱火團,是由遠古之力所形成的,那也就是說,在這封印之地當中,擁有一種具有遠古傳承下來的凶獸?

「是那地獄三頭犬?」

「不應該,地獄三頭犬一族,在這荒靈大陸上傳承確實有數萬年,掌握遠古之力並不算什麼意外,不過,掌握遠古之力的話,就不應該才只有域境小成,如果我沒猜錯的話,在這封印之地的那頭地獄三頭犬,應該血脈並不算是純正。」邪魔推算道。

而聞言,秦石再次沉重,如果不是那地獄三頭犬,就是說在這封印之地當中,還有另外一隻身居在神榜之上的凶獸存在?

那究竟會是何等恐怖的傢伙?

若只是域境小成,秦石還無需忌憚,但現在看來事情並非這麼簡單。

「先走走看吧,也說不準就是那地獄三頭犬呢。」

「希望吧,否則就麻煩了。」

秦石雖有和域境大成一戰之力,不過那單純是指八域的尋常弟子,凶獸擁有超凡的體魄,相同境界當中遠超常人,何況還是神榜之上提名的存在?域境大成的話,很可能是常人域境圓滿都難以對付的。

他可不想劍意等人出事。

大概半個時辰以後,秦石隨著莫三一直來到一處幽林之中,這幽林在這放眼望去一望無際的翠綠色海洋之中並不顯眼,頂多算的上是冰山一角,並沒有什麼特殊。

然而,莫三卻在此停下身,本來就有傷在身的他,急促的喘息幾下,伸手一指,回首道:「石頭,就是這了,我當時就是從前面跑出來的,不過後來我也回頭找過幾次,就是找不到那仙境的入口。」

秦石點點頭,這裡分明是有結界設立,莫三隻有天巔之境,看不透倒也不足奇怪,他獨自走上前幾步,手掌中祭出念力,屈指一彈。

「嗡!」

念力剛如游龍竄出,卻一下子在前方兩顆歪脖樹的中央憑空消失,這放眼萬里都是參天古松,令得那兩顆歪脖樹十分古怪,讓他不由的眯起眼:「果然有古怪。」

「小傢伙,要是我沒看錯,這應該是處須彌空間。」

秦石暗暗點頭,若只是尋常陣法,那他的念力就算進入其中,也決不可能會憑空的和他斷去聯繫,現在這情景只有一種情況能夠解釋,那就是他的念力進入到其餘空間里了,已經和這封印之地處於兩地之隔。

「須彌空間!」

自從接觸八域,對這種獨立的空間秦石早已是見怪不怪,不過能夠在劍宗的封印之地當中遇到,卻是他萬萬沒有料到的事。

「能創造下這麼龐大的須彌空間,看來這凶獸不簡單啊。」邪魔長長嘆道。

秦石沒做回應,心底卻變的十分沉重,一種不好的預感莫名湧上心頭:「如果是須彌空間,想要破解倒也不難,邪魔,交給你吧?」

「嘿嘿,放心吧,這種事我最擅長了。」邪魔豪爽的就答應下來,當然,他答應的,自然不是破解這須彌空間,而是……他詭笑一聲,一股猖獗煞氣,十分霸道的就纏繞上那爆炎珠外,緩緩的滲入其中。

「臭小子!老子和你不共戴天!」下一霎,爆炎珠中就響起血巫師的哀嚎聲,他猛的從爆炎珠中躍出,是真的紅眼了,瞪了眼秦石:「好啊臭小子,你現在是準備過河拆橋是不是?老子費力不討好的在這不見天日的鬼地方里給你鑽研陣法,結果你竟然這麼對我。」

「我可什麼也沒說!」秦石無辜的攤開手。

「你……你……!」血巫師被氣的都快上不來氣了。

「行了,讓你辦點事,怎麼這麼費勁的?要不,我在幫你考慮考慮?」邪魔白了白眼。

「我……!」邪魔開口,血巫師頓時就跟霜打的茄子一樣,一下子就蔫了,委屈極了的撅起嘴:「算我倒霉!」

旋即,他瞪向秦石:「說吧,這次又是什麼事?」

秦石伸手沖那須彌空間一指。

順著那方向望去,血巫師凝神靜氣,微微一愣:「咦,這是,獸界的須彌空間?臭小子,你跑來獸界做什麼?」

「獸界空間?」秦石怔了怔,搖頭道:「我在人界,這裡是劍宗。」

「嗯?」血巫師的魔眼中閃過幾分驚訝,旋即獨自沉吟:「這怎麼可能?這須彌空間里,分明是充滿了獸界的氣脈,怎麼可能會是劍宗?」

「少說那些廢話,你究竟有沒有辦法破開這空間?」邪魔性情暴躁,懶得和血巫師廢話道。

血巫師聞言,一臉不服氣的樣子,哼了哼:「開玩笑,這放眼天地,有我虛空古魔破不了的空間嗎?」

「那就趕緊的,破開陣法以後,你該幹嘛幹嘛去,怎麼的,爆炎珠中的陣法研究通了啊?沒研究通,趕緊回去研究去。」邪魔口氣生硬的命令道。

邪魔言罷,本來秦石以為,血巫師多少會有些動怒呢,卻不料血巫師頓時就沒脾氣了,撇了撇嘴不說,竟是吐出一句,讓秦石差點閃到腰的話。

「凶什麼凶,大不了我破就是了唄,大不了我破了我就回去唄,大不了我不知聲了還不行嗎。」

秦石不禁苦笑:「這可真是滷水煮豆腐,一物降一物啊。」

「看我的!」

不得不說,虛空古魔一族,在對空間的領悟之道上,真的是遠非尋常種族可比,血巫師從爆炎珠中祭出,緩緩的停頓在那兩顆歪脖樹前,一下子顯得十分神奇與玄奧,那一本正經的樣子讓秦石都心生敬佩。

立處於那須彌空間之前,血巫師一臉輕視:「須彌之道,開天闢地,另尋空間,破!」

從血巫師指尖,一道極為尖銳的光劍延伸而出,拿光劍酷似旭日之光,只是令人驚奇的是,那光劍上的力量,竟然能夠擊中那歪脖樹中央的須彌空間,跟著一聲極為刺耳的聲音回蕩在幽林里。

秦石痛苦的握起耳朵,就看那歪脖樹的中間,一片本來虛無縹緲,蕩然無存的空間,被血巫師生生劃開一道口子。

只是他不由皺眉,順著那口子望去,其中竟然仍是虛渺票外,還是歪脖樹後方的景象。

「咦,重疊空間,看樣子是還想要掙扎啊?」血巫師也是微微意外,但並未影響他的自信,冷笑了笑:「不過,我今天就告訴你,沒有用!哼,這種空間陣法,對付些外行還行,也想在我面前班門弄斧?天真!」

「空間刺透!」

突然,血巫師掌中的光劍暴增,猛的爆射出百米出去。

轟!

一聲爆鳴,秦石就看遠方掀起狂沙,塵土飛揚,之後那本來虛無的空間,突然如泄氣的皮球一樣,被刺穿一個拇指大的窟窿。

當即有白色的迷霧從那窟窿中流出,像是雲海一樣,瀰漫周圍,和風沙混合纏繞,大有仙境之意。

莫三在秦石旁邊聲音都顫抖的尖叫聲:「對,對,對,沒錯,就是這感覺,就是這裡!劍意大哥他們就是被抓到這裡來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