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華瑤心尖一刺,想起來自己那天一時衝動跑去問蘆荀有什麼辦法可以死亡,不就是存的這種心思嗎?

寧願和他一起消失在天地間,也不願意再一個人走向遠方了。

這數萬年的遠行,在遇到這個人的時候,似乎突然一下子到了盡頭。

「不過——」青蓮忽然話鋒一轉,「最好的結局,莫過於兩人一同遠行,不至於放棄。」

華瑤一愣,下意識地開口:「我不會讓你死的。」

只要她想,延長他的壽命幾萬年是幾萬年都不是問題,只是這樣她就必須要呆在這個位面,直到他死去的那天。

青蓮擺擺手,很是隨意,「人生百年,沒必要追求不死不滅,及時行樂才是重點。」

華瑤皺眉,有些惱怒,「你就是這麼對待你身邊的人的?」

猛地一下起身,怒的沒來由,還沒給青蓮一個緩衝的機會,她就已經銷聲匿跡,空氣中連氣息都找不到,

青蓮怔怔地站在原地,玩笑的臉色忽然變成了無奈,自嘲地輕笑兩聲,渾身一震坐在了桌邊。 華瑤有些恍惚地回到房間,腦子裡已經考慮不進任何關於琉璃比試的事,大半夜的睡不著,坐在床上定定神,忽然覺得自己應該好好修行了。

將那日在空間夾層中吸收過來的能量全都整合了一邊,開始一點點地吸收醞釀,這具身體很詭異,竟然可以承受這麼強大的能量,一點不適的感覺都沒有。

華瑤將能量堆積在內丹中央,一圈一圈堆積,打算一躍飛過,達到本質的飛升。

忽然,蘆荀的聲音從空間里穿出來。

「小丫頭,你周圍有陰極磁場,這是怎麼回事,什麼人花這麼大代價對付你。」仍舊是帶著笑意的慵懶聲音。

華瑤猛地睜開眼睛,黑暗中的眸子熠熠生輝,幽幽張口,「陰極磁場,不該是這個位面有的東西。」

「噬魂珠也不是這個位面有的東西,還不是照樣出現了,你也不是這個位面應該有的人,也成了夜家大小姐。」蘆荀悠悠地呵欠聲傳來,看來是打算提醒完之後就睡覺。

「陰極磁場,為什麼我感受不到?」華瑤皺眉,閉上眼睛細細感受,然而仍舊是絲毫的感覺都沒有。

「你用你的靈魂試試。」蘆荀建議。

華瑤立刻明白,這具身體還是會受到限制,只有靈魂才能無所阻擋地感受到周圍的一切。

只不過,靈魂出竅還是太耗元神,她稍稍離開身體就覺得頭暈目眩,眼前一片黑,差點喉嚨一甜吐出一口血來。

「這是怎麼回事?」蘆荀有些震驚。

華瑤閉上眼睛調理,又從系統商城中拿出藥物給身體治療,緩了半天才緩過來。

「看樣子,有人是要我的命。」華瑤冷笑一聲,腦海里第一反應就是長寧公主。

那個女人,有本事和膽子去搶地獄之犬的內丹,本身就不是善類,背景又不詳,身後的人只怕真的不好對付。

陰極磁場,當年她受傷的直接原因,如果不是那片磁場,她絕對不會神力大打折扣。

手不自覺放到心臟處,感受著心臟的跳動。

沉睡的一萬年,只有心跳的聲音在呼喚她醒來。

睡得久了,好像清醒也不重要了。

只是,現在好像有哪裡不一樣了,活著,清醒,似乎是一件享受的事。

當年的傷口再次被掀開,既然他們不要命,那她除了奉陪到底,還有什麼辦法呢。

長寧,但願你身後的人足夠強大,否則,就憑這陰極磁場,也足夠你死一千次了!

「我想你需要一些東西,來饕餮的肚子吧,這裡有不少你需要的。」蘆荀的聲音適時地響起,華瑤不免勾起唇角。

這個老朋友,總是會在合適的時候拉她一把。

有些東西,似乎應該浮出水面了。

當年輸了一次,僥倖不死,那僥倖贏了的人們吶,你們應該小心了!

華瑤一個閃身進了小白的肚子,看到了蘆荀在小白的肚子里搜刮出的寶貝,視線掃了一圈。

忽然,視線落在角落裡一樣並不閃耀的弓箭上。

眼神驟然發光,瞬移過去拿起,飛躍到空間中央,行雲流水般射出兩箭。 和蘆荀在饕餮的肚子里折騰了一晚上,華瑤一大早就醒了過來,走到門口深吸一口氣,神清氣爽。

「你怎麼也起這麼早!」圖雅竟然已經等待門口,看到華瑤出來有些驚訝。

華瑤瞄了一眼她手上的長劍,微微挑眉,「你這是要和我一起上場?」

惡魔老公太悶騷 圖雅活動了一下筋骨,揮動手中長劍,很是得意,「我的傷早就好的差不多了,你那位朋友的確很厲害。」

她頓了頓,跑上前來,走到華瑤面前,「我跟你說,今天我們的對手可是露蘅,她可不是善茬兒,除了長寧,這場琉璃宴最危險的就是她了。」

華瑤翻了翻眼皮,隨意地捶了捶肩膀,淡淡地道:「放心,有我在,你會順利坐上太子妃的寶座的。」

這話輕飄飄的,然而她說出口的時候卻覺得變扭,好像有些不情願的情緒。

圖雅咂咂嘴,隨意地擺弄長劍上的劍穗子,悠悠地道:「其實我對什麼太子不感興趣,只是不想給西陵丟人,再說了,這幾年我和長寧各方面都在比,怎麼也不能在琉璃宴會上輸了她。」

「長寧真的這麼厲害嗎?」華瑤眯起眼睛,她現在對這位長寧公主真的很感興趣。

圖雅在她面前踱了幾步,沉思片刻,道:「怎麼說呢,她和露蘅其實靈力天賦上差不多,只不過,給人的感覺很不好,就像是我父王後宮中的娘娘似的。」

華瑤想起長寧對青蓮的感情,不用嗤笑一聲,人家可不就是奔著做娘娘來的嘛。

兩人在園中做了半天,外面傳來小太監傳消息的聲音,吃了早膳,兩人搖搖晃晃地往擂台上去。

「今日你可是和我一起上台,等會兒可別和我爭鋒,小心著點。」圖雅在上台之前戳了戳華瑤的手臂。

華瑤看向對面提劍上台的女子,默默不語,她在她身上感受到了一絲絲涼涼的氣息,很是熟悉。

「今日是琉璃宴第二場,雙方都要注意才好,莫要再出現昨日的情形才好。」季妃在上方淡淡地道。

大祭司坐在王座之下,周身氣場寒冽,看著對陣的雙方默默不語,然而眉間卻多了一絲寒意,像濃霧般環繞。

「露蘅公主,請。」華瑤伸手,禮貌對待面前的露蘅公主,對於這個對手她還是尊敬的。

露蘅對著她淡淡地頷首,走上擂台中央,身邊站著的是一公國的小公主。

「我主攻,你防守,怎麼樣?」圖雅躍躍欲試地看向華瑤。

華瑤無奈地翻了翻眼皮,揮手隨意,「你隨意,只要別輸得太慘就好。」

圖雅哼了一聲,上前就甩了一個大技能,砸的那公國的小公主差點沒穩住身子,一個趔趄向後倒了過去。

結果在倒下來的一瞬間,被露蘅拉了起來。

「她果然厲害,讓我來!」圖雅的興緻完全被勾了起來,長劍突的一下拔了出來。

華瑤視線一直落在露蘅身上,看她的表情一直都很冷淡,並沒有表現出情緒波動,好像並不把圖雅放在心上。 果然,那邊只是一個瞬間,露蘅先把那小公主扶了起來。

然後就在一個起身的瞬間,還沒給圖雅出手的機會,反手一個靈劍的劍花就飛了出去。

圖雅瞪大眼睛,連還手的餘地都沒有,立刻就側身去躲避。

然而那劍花的速度太快,她側身的瞬間就被靈力給侵蝕到了,額前的兩縷髮絲瞬間斬落在風中。

整個場中沒有一絲聲音,眾人的心都被提到了嗓子眼兒,就連圖雅本身都被嚇出了一身冷汗。

華瑤微微挑眉,看向露蘅的眼神又變了不少。

這人果然不是凡人,只是一個順手就讓圖雅沒了還手的餘地。

今天的場子,是他們倆的對戰了。

圖雅也知道自己不是露蘅的對手,為大局著想,退後一步。

露蘅的視線也落在華瑤身上,目光沉下來,打算正經出手,手中的長劍舉起,對準華瑤。

華瑤並不動,細細地看她,暗暗地感受她周身的氣息。

果然在她周身感受到了一圈寒氣,那是極地的寒氣。

這露蘅公主,受了重傷,難怪要向長寧要地獄之犬的內丹。

只不過,有問題。

華瑤眯起眼睛,身側的手運氣靈力,一個瞬移閃到擂台中央,正面迎戰露蘅。

整個擂台場上立刻變了顏色,兩股靈力交纏,五彩斑斕,卻是凌厲無比,銳利刺骨。

「這兩人旗鼓相當,看樣子今日這一局懸了。」皇帝淡淡地對大祭司道。

大祭司微微側過臉,眼角上揚,「旗鼓相當?」

兩人都受了傷,一個是沉睡中的猛虎,另一個,只不過是有些樣子的鸚鵡罷了。

然而,還是只受傷的鸚鵡。

華瑤啟用靈力和露蘅對抗,一直沒有亮出兵器,只是空手對陣露蘅的長劍。

「我給你機會亮出兵器,否則等會兒你就沒有機會了。」

交手的瞬間,露蘅借著機會和華瑤交談。

華瑤微微勾唇,淡淡地道:「你還是好好關心你自己吧。」

話音剛落,兩人同時發動靈力,瞬間彈開,兩股強大的靈力在擂台中央炸開。

露蘅被靈力衝擊到了擂台邊沿,險些墜落,費了大力氣才穩住身子。

華瑤裝模作樣地退到角落裡,輕而易舉地收回靈力,本以為是運籌帷幄,然而穩住身形的一瞬間卻感受到一個壓力環繞周身。

心下一沉,這是陰極磁場的磁力。

她面色不改,表現出和露蘅旗鼓相當的樣子,卻在暗暗地探索這陰極磁場的門道,然而這股磁力若有似無,上一秒感覺到它不存在,下一秒運力的時候又被它完全壓制。

那邊露蘅緩過來,立刻就攻了上來,長劍直逼華瑤,沒有給華瑤任何換還手的機會。

華瑤運力,正要一個瞬移簡單的避過去,然而剛剛運氣靈力,整個人都被壓制住,完全動彈不得。

那股環繞在周身的磁力突然變得強大起來,好無縫隙地壓制住她,就算她想要收回靈力都沒有餘地。

眼瞧著那股靈力就要衝到眼前,華瑤在劫難逃,場外已經有人站了起來,皇帝的臉色難看無比。

——

最近都沒冒泡,你們也不管我了!嚶嚶嚶~

人家要票票,要收藏~ 華瑤定定地看著距離自己越來越近的靈力攻擊,電光火石之間撤離所有靈力,自身被強大的靈力反噬嚴重,連閃避的餘地都沒有,打算生生挨下這一擊。

然而,這是傷害最小的路,如果強行衝破磁場的禁錮,說不定在靈力還沒有收回的瞬間她就已經遭到反噬,甚至連好不容易修復好的魂魄也會受到反噬。

恍惚之間,場外一片倒吸涼氣的聲音。

華瑤看著擋在自己面前的鵝黃色身影怔住,有什麼東西卡在喉嚨里說不出話來。

圖雅生生挨下這一擊,臉色瞬間難看無比,只是強撐了一刻,下一秒就支持不住地單膝跪地,一口鮮血噴出好遠。

「圖雅!」華瑤周身的磁場忽然解開,立馬瞬移到圖雅身邊,接收到圖雅安慰她的眼神。

「放心,本公主沒事,這點……呃……」話還沒說完,又是一大串的血珠從她嘴角溢出來,連說話的間隙都沒有。

華瑤咬緊牙關,手指都在發顫,腦海里閃過她擋在自己面前的畫面,腦殼兒都在疼。

她一個人習慣了,最近才習慣自己身邊多了那幾隻小傢伙,又接受了青蓮在她身邊的事實。

然而,那幾個小傢伙是戰鬥的小夥伴,青蓮是她動心的人。

眼前這個小公主,竟然也把她當作是朋友。

「比試還沒結束呢。」對面的露蘅冷聲提醒。

華瑤尊重她的為人,並沒有立刻還手,而是站起身,從空間中拿出武器。

金光耀眼的神弓,周身都閃耀著刺目的寒光。

她現在無法動用靈魂中的靈力,只能利用武器才加持自身的靈力,也算是欺負人了。

但她從來都不是什麼看重公平之人,既然對方傷了她身邊的人,就應該要承受她的怒火。

露蘅的視線落在那神弓之上,眉間凝起淡淡的擔憂,退後一步,擺出防備的架勢。

華瑤輕哼一聲,素手一揮,將整個擂台都用強大的靈力罩住,掀起一陣狂風,周圍的觀眾全都被迷的睜不開眼睛。

後宮那些靈力底下的妃嬪。全都被突如其來的強大威壓逼得臉色發白。

萌寶1加1 只有皇后坐在皇帝身邊,面色不改。

「大祭司,你看這情況,是不是……」皇帝有些擔憂地看向大祭司。

宮玄面不改色,唯有眼底閃過一絲寒氣,視線在觀眾席上掃了一圈,最後落在高坐在皇後下首的長寧公主身上。

長寧忽然接收到他的目光,有些微怔,眼神一晃,立刻就定住心神,回一微笑。

「公主,本座記得,北疆王國曾經得到過一塊天將的隕石,不知是否屬實?」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