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你以後就叫阿二吧!”秦巖在阿二的額頭上抹了一個“二”字。

抹完二字,秦巖突然想起來,現在罵人的時候,都喜歡罵別人二,而阿二的頭上抹了一個清晰可見的二字,這不是在告訴別人他很二嗎?

好在阿二不用出門,所以不用擔心人們嘲笑。

不過即便阿二上街了,人們非但不敢嘲笑他,估計會被嚇死。

秦巖憋住笑,對阿三說:“你以後就叫阿三吧!”

說完阿三,秦巖終於忍不住笑了,因爲現在的人叫印度人阿三。

慕容雪菡也忍不住笑了。

慕容雪菡沒有給秦巖當鬼僕的時候,經常看電視玩電腦,所以知道阿三這個詞的含義。

“主人,你笑什麼?”李天霸看到秦巖和慕容雪菡都笑了,忍不住好奇地問。

秦巖收起笑臉,擺了擺手說:“沒什麼!”

他肯定不能讓阿三知道阿三這個含義。

“你,過來,你以後叫阿四!”

“你,以後叫阿五!”

“你……你,以後叫阿九!”

秦巖一邊說,一邊在他們的額頭上抹下一個數字。

做完這一切,秦巖拍了拍手,轉過身走到靈地前,拔下來一些靈草靈花,準備回去幫助自己父母、師傅師姐、狐小媚母女改善體質。

離開了埋骨地,再次曬到太陽,秦巖覺得滿身的舒暢。

畢竟他是人不是鬼,留在潮溼的地下時間長了會不舒服。

宋鞠和他的司機此刻還處在昏迷中。

秦巖轉過身對慕容雪菡說:“能不能讓他們忘了今天的事情?”

慕容雪菡搖了搖頭說:“只能通過搜魂破壞掉他們的記憶,但是那樣的話,他們極有可能變成癡呆。”

這麼做有些傷天害理,秦巖覺得還是算了。

“那就算了吧!把他們叫醒吧!”秦巖嘆了口氣,對慕容雪菡說。

慕容雪菡點了點頭,將宋鞠和司機小張叫醒了。

清醒過來後,宋鞠依舊處在驚嚇中,臉色煞白地問:“秦總,剛纔那是怎麼回事?”

“你這裏不乾淨,我剛纔請了一個道長來做法!你放心吧!裏面的邪祟已經封印住了!”

秦巖指着趙子神騙宋鞠。 回到家,秦巖首先將聚靈花用清水洗乾淨,然後放進茶壺中,用開水沖泡好。

聚靈花在墓坑中三百多年了,上面沾滿了塵土和細菌,如果人直接吃進肚子裏,極有可能生病。

“媽,爸,你們來一下!”

“兒子,有什麼事啊?”劉夢潔從二樓下來。

“媽,我給你們買了一點滋補品,你泡着水喝,高血壓和糖尿病絕對能治好!”秦巖一邊說着,一邊將茶壺提到劉夢潔面前。

“這營養品花了多少錢啊?以後不要買了!”劉夢潔打開壺蓋,看着裏面的聚靈花心疼地說。

劉夢潔是農村出來的,他們種地一年只有四五千元收入,根本不捨得買營養品。

秦巖點了點頭:“好的!知道了,你們把這東西喝了吧!”

回到廚房,秦巖又拿出兩朵聚靈花,切碎了研磨成粉末,然後倒進小酒杯用酒調好:

“青娘,小媚,這是給你們的,你們把它喝下。只要連續服用九天,絕對可以改善體質。到時候你們一個可以晉升妖靈,一個可以晉升大妖!”

“鬼醫哥哥,這真是給我們的嗎?”

狐小媚不敢置信地問。

之前秦巖說幫她們改善體質的時候,狐小媚還覺得不可能,畢竟改善體質需要靈花靈草,甚至是靈藥。

可是這些東西哪有那麼好找。

更何況她和媽媽只是下人,身份甚至都比不過慕容雪菡和李天霸,所以她們覺得秦巖即便拿到了靈花靈草,也不可能先給她們使用。

但是誰能想到,她們剛剛跟了秦巖幾天,秦巖就兌現了承諾。

“鬼醫大人,這聚靈花太珍貴了,你留着用吧!等以後多了再給我們用!”

狐青娘感激不盡地說。

“和我客氣幹什麼?趕快拿上!咱們可是一家人!”

秦巖將酒杯放進狐青孃的手中,轉過身又準備給趙子神、師傅、師姐研磨聚靈花和養顏草了。

聽到“一家人”這三個字,狐青娘心中激動無比。

一直以來,那麼多人想霸佔她們娘倆,想從她們身上得到好處,可是秦巖不是那樣的人。

不但不想着從她們身上得到好處,而且還把這麼珍貴的東西送給她們,讓她們改善體質。

這種大恩大德,簡直是沒齒難忘。

鬼醫大人將這麼珍貴的東西交給了我和小媚,我們應該怎麼回報他呢?

我身上最珍貴的東西恐怕就是這條命了,我以後一定要用自己的性命來報答鬼醫大人。

與此同時,狐小媚也是一樣的心思。

鬼醫哥哥對我這麼好,把這麼珍貴的東西都給了我和媽媽,我一定要好好的報答哥哥。

想到這裏,狐小媚準備晚上偷偷地溜進秦巖的房間,將自己最珍貴的貞節奉獻給秦巖。

廚房裏,秦巖拿出一朵聚靈花,用符紙包裹好,交到趙子神的手中:“趙大師,回去了給你孫子泡水喝,連住泡九天!”

“只是泡着喝嗎?”

“對啊!”

“那爲什麼狐小媚她們要兌着酒喝呢?”

趙子神覺得秦巖偏心,自己忙前忙後這麼勞累,秦巖只分給他一朵聚靈花,可是兩個狐狸精卻每天要喝掉一朵聚靈花。

聽到趙子神這樣說,秦巖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

“因爲你兒子是普通人,這是靈花,不是普通的滋補品。他如果吃了,就有可能變成毒藥。 大唐醫王 明白了嗎?”

“還有,我剛纔給我爸媽不也是隻泡水喝嗎?”

趙子神恍然大悟,立即明白自己錯怪了秦巖。

他顯得十分尷尬,摸着鬍子說:“不好意思啊!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秦巖擺了擺手沒有再說什麼,他拿出手機給馬澤洪打去了電話。

不一會兒,馬澤洪接起了手機:“秦巖,有事嗎?”

“師傅,那是當然!我弄到了一些聚靈花,你想不想改善體質啊?我聽說你一直想突破天師,可是受限於體質問題。”

“改善體質哪有那麼簡單,現在……你剛纔說什麼?你弄到了聚靈花?你再說一遍。”

剛開始馬澤洪沒有反應過來,當他反應過來後,立即從椅子上跳起來,激動的聲音都在顫抖。

“師傅,如果想要那就趕快來!記得把我師姐也叫上!”

停頓了一下,秦巖接着說:“對了,把我師伯和夢姍師姐也叫上吧!”

秦巖覺得不叫馬騰飛不合適,不叫馬夢姍也不合適。

畢竟馬騰飛對自己不錯,而且馬夢姍爲了幫自己還差點丟了性命,他可不想做不義之人。

馬澤洪有點私心,旁敲側擊地問:“你的聚靈花夠那麼多嗎?你不要忘了,你也需要改善體質!”

秦巖明白馬澤洪的心思,這種寶貝比那些法器還珍貴,除了至親之外不能隨意給別人使用。

而且這種事情一旦傳出去,必然會引起軒然大波。

到時候必然會有很多人上門討要,甚至是刀兵相見。

其實馬澤洪根本不知道,秦巖這裏的聚靈花可以說是取之不盡用之不竭。

當然了,對於不相干的人,秦巖即便有再多也不會給他們使用。

這是原則問題。

秦巖笑着說:“我知道!你放心吧!”

聽到秦巖這樣說,馬澤洪就明白了,秦巖這是發財了。

秦巖現在還沒有告訴馬澤洪他們,他已經獲得了鬼農傳承,如果知道了,必定會爲秦巖高興。

掛了手機,秦巖想了想,好像自己身邊的人,沒有什麼人值得自己贈送聚靈花了。

接下來秦巖開始弄養顏草。

他準備給馬嬌和馬夢姍一個驚喜,讓她們從極品美女變成極極品美女。

養顏草對於男性同胞來說,使用的價值並不大,但是對於女性同胞來說,這絕對是令她們瘋狂的東西。

之前秦巖就想過,用養顏草弄成藥丸,然後賣給天下廣大愛美的女性。

這樣的話,自己就可以大賺特賺。

最後將這些錢兌換成冥金,去冥府消費遊玩。

秦巖雖然沒有去過冥府,但是聽說冥府的遊樂場比人世間的刺激多了,那可是要命又要錢的地方。 得到秦巖的消息後,馬澤洪將這件事情和馬騰飛說了。

聽說秦巖得到了聚靈花,馬騰飛一臉的不相信。

特別是聽說秦巖要給他們四個人同時改善體質,馬騰飛就更加不相信了。

他們馬家這麼大的陰陽家族也沒有一朵聚靈花。

聚靈花可比那些鬼花鬼草珍貴多了,一般都生長在與世隔絕的深山老林中,而且還有鬼王、屍王或者是妖王等強者守護。

“澤洪,你沒有聽錯吧!”

“家主,其實我也不相信。不過我覺得秦巖這小子不會說謊!”

其實馬澤洪也不相信秦巖能搞到這種東西,但是他覺得秦巖不會騙他。

馬騰飛摸了摸下巴,猶豫不決地說:“那咱們去看看?”

馬澤洪笑了笑說:“我覺得應該去看看!”

“可是毛家最近蠢蠢欲動,咱們兩個人如果都離開這裏,我怕他們會對我們不利!”

自從毛詹砼死後,毛家就像瘋了一樣,不停地在集結力量,準備和馬家大幹一場。

毛詹砼可是九陰之體,是整個毛家的希望。

現在毛詹砼死在了秦巖的手中,毛家決定爲毛詹砼報仇,即便和馬家魚死網破也在所不惜。

毛家的人根本不知道,毛詹砼其實不是秦巖殺的,而是那個蒙面人殺的。

馬澤洪笑着說:“我覺得正因爲這樣,我們纔要去秦巖那邊。一旦我們兩人中有一個因爲改善體質,突破天師晉升爲天尊。毛家絕對會認慫。”

現在的陰陽世家中,已經沒有天尊了。

天尊對於任何陰陽世家來說,那都是巔峯級的存在。

馬騰飛想了想,覺得馬澤洪說的很對,當即決定帶着馬嬌和馬夢姍去保市。

爲了封鎖消息,馬騰飛和馬澤洪商量,這件事情先不要告訴馬嬌和馬夢姍。

凡塵劫之靈珠 至於其他人,肯定更不能告訴。

中午吃完飯,馬澤洪和馬騰飛帶着馬嬌和馬夢姍開車直奔保市。

“爸!我們這是去哪?”馬嬌好奇地問。

“去看你師弟!”馬澤洪一邊開車一邊說。

去看秦巖?難道師弟那邊又出什麼大事了?

想到這裏,馬嬌臉色變得很差。

她覺得只有出事了,爸爸和師伯纔會去保市。

因爲最近馬家實在是太忙了,一是忙着清理毛家派來的臥底**細,二是忙着整頓馬家的人員,三是忙着防備毛家偷襲。

可以這麼說,馬家現在已經忙成一鍋粥了,自己爸爸和師伯根本沒有時間,也沒有閒情雅緻去保市纔對。

特別是師伯,作爲一家之主,更不應該離開馬家。

“爸,秦巖那邊是不是出事了?”馬嬌擔心地問。

“沒事!去了你就知道了!”

馬澤洪越是不說,馬嬌就越擔心。

馬夢姍也一樣,她也覺得氣氛有點不對勁。

哼!你不告訴我,我就給師弟發短信。

馬嬌拿出手機悄悄地給秦巖發了一條短信:師弟,你那邊是不是出事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