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好的軒哥!」

馬車離開家,絕塵而去,直奔銀葉城中心。

……

聖堂,一座由白色大理石所壘砌而成的建築,裡面供奉著七靈神,幾乎是銀葉城的所有修靈者心目中的聖地,而我接受覺醒儀式也正是在這裡。

遠遠的,幾輛豪華馬車停留在聖堂的門口,除了馬車之外還有一些配備著精良武器的騎士,我們的馬車還沒停下就只見一名聖堂守衛迎了過來,低聲道:「步家少爺,女武神的車隊剛到,你先上去吧,等待女武神為您進行儀式。」

「好,多謝了。」

我下了馬車之後直奔聖堂頂層,一路之上倒是不少銀葉城的人都目光筆直的看著我,這場覺醒儀式將會決定銀葉城是否能出現一個武神級的人物,畢竟我身擁上乘天品靈脈,這本身就在大陸上幾乎絕無僅有,一旦覺醒天賦,前程將會一片光明!

來到聖堂頂部,靜靜的站在接受儀式的位置,周圍空無一人,覺醒儀式只能兩個人進行,一個是進行儀式的人,另一個則是接受儀式的人。

等待了大約十分鐘左右,進來的人卻是宋騫,這小子一臉的興奮!

「軒哥,我看見女武神蘇希語了!」

「怎麼樣呢?」

「漂亮,果然是絕色美女!」宋騫快要窒息了,臉都漲紅了,想是剛吞下一整條鹹魚。

我拍拍他的肩膀,笑道:「別激動,用你能用的辭彙來形容一下。」

「總之……我已經詞窮了,要形容的話,那就是……老子從來見過這麼正點的妞,軒哥你一會自己看吧,她要來了,我先走了!」

說著,他一溜煙的跑了。

我皺了皺眉,心想能有多漂亮?多半還是出於這小子沒出息的原因吧!

就在這時,沙沙的腳步聲傳來,聖堂頂樓的帘子掀開,一個身影進入我的視野之中,頓時,空氣都彷彿都已經結冰了——

她擁有一張清麗絕倫的臉蛋,蔚藍色的眼眸之中彷彿一塵不染,腳踩著一雙精緻的軍靴,身穿一套高級女軍官的軍裝,開領的那種,淡金色的長發如水般泄落在雙肩上,白色的襯衫被飽滿的雙峰撐得幾乎快要漲開一般,扣子繃緊,深藍色的軍裝胸前泛著三枚金星光澤,下身則是一條束身短裙,將曼妙的身姿勾勒得絕美無比,身後則披著一條血紅色披風,上面紋著聯邦的徽章。

早就聽說蘇希語是一個大美女,而且是三十萬邊戍軍團的軍團長,但這麼年輕漂亮未免太誇張了吧?而且怎麼看也不超過二十歲,怎麼可能是三十歲的蘇希語?

我正滿腦子胡思亂想的時候,她一雙蔚藍色眸子也看了過來,用命令的語氣淡淡說道:「閉上眼睛,儀式開始了!」

說著,她掏出了一個小瓶子,是覺醒藥劑,對著我就撒了過來,頓時一頭的霧水。

媽的,好暴烈的脾氣,說開始就開始啊!

那覺醒藥劑的氣味有些奇怪,寧血花,沒錯,是寧血花的氣味,在那場殺戮之戰中我曾經見過這種花,不止一次!

心裡正要準備說髒話的時候,忽地一道光芒從天而降,是橙陽的光芒,龍靈大陸上的太陽!

……

這束光芒牽引著我看向它,一時間,整個人都沐浴在橙陽光芒之中,彷彿脫力了一般,橙陽之中似乎有什麼東西在死死的盯著我,而我只能死死的看著他,只見那波濤萬丈的烈陽能量之中,一人被困在石柱之上,身體周圍一道道銅色的鎖鏈,但那肯定不是銅,否則早就燒熔了,這怪人閉著眼睛,就在我努力掙脫那股力量的時候,他突然睜開眼睛,彷彿看到我一般,竟露出一抹獰笑。

「洪!」

體內一片滾燙,火辣辣的感覺遍布全身,似乎整個身軀都被瞬間引爆了。

「怎麼回事!?」

我睜開眼睛,卻看到眼前的女武神也驚慌失措,烈焰吞噬了她的身軀,將她的衣物盡數噬盡,露出衣物下的完美胴體來。

「啊……」

我一下子愣住了,粉色!不可能吧?這絕不可能是三十歲的女人!

卻只見她左臂橫在胸前,漂亮臉蛋上滿是羞憤,忽然渾身張開了一道烈焰戰衣,迎面上前,右拳疾馳而來,化為一條火紅巨龍轟在我的眼眶上。

「蓬!」

腦海里一片激蕩,驟然昏厥了過去。

劍王傳說官方1群577150731,想進群的都進來玩吧~ 噩夢,我做了很多個噩夢,見到了心底最恐懼見到的他們,嚴格的來說,是它們。

疼痛,說不出的疼痛,彷彿無數火漿在每條血管之中流淌,要吞噬掉全身的血脈與筋肉一般,這種痛疼是我從未經歷過的。

其次便是虛弱,整個人變得從所未有的虛弱。

外面,似乎在說話——

「焚脈毀功。」

說話的人是九爺,銀葉城最德高望重的人之一,但也是遠近聞名的神棍之一,他接著說道:「這孩子的體內沒有哪怕一縷靈力,曾經的修為已經蕩然無存了。」

父親的聲音傳來:「就沒有辦法補救嗎?如果……如果靈脈不復存在了,小軒他恐怕這輩子都等於變成一個廢人了。」

「我也沒有辦法。」九爺站起身,椅子吱呀的聲音十分吵鬧,他安慰道:「老步啊,雖然焚脈毀功了,但是你可以給他找一份不需要力量的職業,譬如藥師、武器師什麼的,小軒這孩子很堅強,他一定能扛得過去,我先走了,你要冷靜。」

「來人,送九爺。」

「是,老爺。」

另一個人的聲音是福伯的。

我渾身戰慄,想要醒來,但卻像是陷入了夢魘一樣,能聽到父親與福伯的對話,卻無法睜開眼睛。

幾分鐘后,福伯去而復返,道:「老爺,大小姐回來了!」

「啊,璇音回來了?」

父親的聲音有些激動,而我也很激動,渾身用力,居然猛的就睜開了眼睛,映入眼帘的便是福伯一張蒼老的臉上笑開花了:「老爺,少爺醒了!」

「小軒,你先別動,好好休息!」

一股說不出的疼痛在身體各處蔓延著,我能感覺到,從六歲便開始伴隨我的天品靈脈消失了……彷彿化為一條燃燒的火龍一般從我的血脈之中完全燒盡了一樣!

「我睡多久了……」深吸一口冷氣之後,我問出了醒來的第一句話。

「七天。」父親的臉上滿是心疼。

……

這時,一陣風吹了進來。

伴隨著風,一個身影出現在床邊,是一個身穿黑色女式制服的高挑美女,脖子上圍著一條深紅色圍巾,一張漂亮臉蛋看起來風塵僕僕。

步璇音,我的堂姐,但是在小時候被其父親所遺棄,是我父親把她養大的,所以如同我的親姐姐一般。

「小軒!」

步璇音一雙秀眸瞬間籠罩上一層水霧,跪在床邊握住我的手,一片暖意:「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啊……」

「璇音姐,蘇希語不是你介紹來的女武神嗎?」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步璇音抿著紅唇,道:「一定是發生了什麼異常狀況了,否則一定不會這樣……」

看著她紅紅的眼睛,我笑了笑,聲音異常虛弱的說:「璇音姐你別急,我都沒急。」

「臭小子,我能不急嗎?」

步璇音差點哭了出來,轉身對父親道:「父親,我得到消息就趕了回來,但是小軒的這個狀況實在是太奇怪了,我一時間也搞不明白,您也別急,一定會有挽救的辦法,小軒天賦異稟,是難得一見的奇才,一定會有辦法的。」

父親點點頭:「璇音,你先坐,陪小軒說會話。福伯,我們去準備晚飯,璇音回來了,加菜。」

「是,老爺。」

……

「小軒,你怪我嗎?」步璇音坐在床邊,眼睛微紅。

「不會,璇音姐你別自責了。」我回想著那一天發生的一切,說:「但是我感覺很奇怪,在接受覺醒藥劑的那一刻,我看到了橙陽之中出現了一個人影,他也看到了我,所以之後就變成這樣了,一道火焰吞噬了我的全身。」

步璇音秀眉輕蹙:「只是這樣嗎?你看到的那個人,是什麼樣子?」

「很古怪的一個人,渾身被銅色的鎖鏈綁在一根柱子上,沐浴火焰卻不死,我無法想象為什麼能看到那麼遠的地方,而且看得那麼清晰。」

「哦,我知道了……」步璇音沉吟不語,若有所思。

「還有一件事情有點古怪。」

「你說。」

「那個女武神蘇希語比我想象中的年輕太多了,最多也不會超過二十歲,根本就不像是三十歲的女武神,是不是有什麼貓膩,難道是女武神被人調了包?」

「這個嘛……」

步璇音眨了眨眼睛,說:「不知道晚上父親和福伯給我們做什麼好吃的呢!」

我無奈抗議道:「不要這樣乾巴巴的轉移話題好不好,那個女武神到底是誰?」

「一個得罪不起的人。」

步璇音一攤手,說:「小軒,別追究這件事了,不然會讓姐姐難做的,你焚脈毀功這件事與她無關,問題的關鍵是橙陽中的那人。」

我點點頭,看了看自己的手掌,天地人三脈已經合攏在一起了,這也意味著我的修為盡失,無法運用哪怕一絲靈力了。

「別擔心,失去的力量回幫你找回來的。」步璇音看出我的低落,笑著說:「小軒,既然發生了這件事,我有一個提議,你願意聽嗎?」

「璇音姐你說。」

「不如……你跟我一同前往凜雪城的萬靈學院吧,進入萬靈學院或許對你的恢復會有一些幫助,如今我在萬靈學院里擔任副院長,可以為你走個後門,弄一個新生名額不成問題的。」

「哦?」

我眯著眼睛,笑問:「璇音姐,聽說你在半年前就已經名列大陸三十三位武神之一了,是不是?」

「是。」

步璇音沒有迴避我的目光,笑道:「所以只要你跟我回萬靈學院,我會想盡一切可能讓你恢復力量,變得甚至更強的。」

「可是,我聽說萬靈學院新生的標準就是必須覺醒天賦,你看我,不但沒有覺醒天賦,連原來的本事都丟了。」

她笑得很溫柔:「沒關係,都說了我是副院長,學院的一把手,你還擔心什麼?」

「那……以後有什麼打算嗎?」

「沒打算。」步璇音站起身來,將圍巾解下,傲人身段凸顯無疑,她幽幽的看了我一眼,道:「如果非要說打算的話,我現在已經是龍靈聯邦最強的女武神了,我希望我的弟弟不要拖我的後腿,要迅速成長為這片大陸上最強的男人,你覺得呢?」

我坐起身來,目光炯炯:「聽起來有點意思,但是我想尿尿了。」

步璇音撲哧一笑:「走吧,我扶你去……」

「……」

……

「讓小軒也去萬靈學院嗎?」

晚飯之後,父親抽起了旱煙,雙眉緊鎖,他自然有顧慮,一旦送我去萬靈學院就意味著會離家數百里遠了,來回一趟很不容易。

步璇音站起身,為父親錘了錘肩膀,笑道:「父親,小軒既然已經失去了靈脈,留在銀葉城只會受到人們的唾棄,還不如跟我去萬靈學院呢?」

我說:「去被萬靈學院的人唾棄……」

「呸,你別說話……」

久別的堂姐已經是大美女了,上一次見她還是幾年前,如今出落得亭亭玉立、落落大方,談笑間頗有風情萬種的感覺,她繼續勸說父親:「有我的照顧,小軒至少在萬靈學院不會被欺負,而且那裡習武的氛圍也遠遠超過銀葉城,難道父親大人想小軒一輩子都在這小小的銀葉城嗎?」

父親皺著眉頭:「那好吧,你們姐弟在一起我也放心一些,不過……要經常回來,不能再像你之前一旦消失便是幾年毫無音訊了。」

「知道啦,謝謝爹!」

萬靈學院,聯邦北境最大、最好的武院,據說只收留一些天才,以及各大勢力的繼承人,等於是一所集天才和貴族於一體的武院,誠如璇音姐所說的一樣,能夠進入萬靈學院學習本身就是一種殊榮,更何況是我這個特殊的學生。

……

次日清晨,我已經能夠起床活動了。

庭院之中,打了一套沉雷拳之後已然是一身汗水,除了無法凝聚靈力之外,體魄倒是沒有被削弱太多,但這也意味著力量會大打折扣。

「看起來還是生龍活虎的嘛!」

走廊上,步璇音拍拍手,笑道:「那麼我也就放心了,車已經準備好,下午就出發。」

「啊?那麼急?」

「嗯,學院里還有許多事情等著我處理呢!」

「好吧。」

這時,父親從內堂里走了出來,手裡握著一卷東西,道:「璇音,這是我賣掉了煉坊里剩餘的鐵換來的五萬多,就當做是小軒的學費與生活費用吧。」

「不用。」

步璇音飛快的將錢塞回父親的口袋,笑道:「小軒在凜雪城的一切生活由我照料,您留著這些錢養老就好。」

「真的不用嗎?」父親有些茫然。

「真的不用啦,吃完午飯我就帶著小軒出發了,父親您要多保重,我們會經常回來看您的。」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