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這個過程最快也要一兩天,最慢的,簡直慢到所有人都心顫!老劉頭記得有一個摸金行當的前輩,人稱鬼見怕,最後就因為下到地墓的時候磕破了嘴,好死不死那墓中正好有血牤存活,整整吃了他三個多月!

這三個月中血牤已經鑽進了他的腦子,亂了他的神智。他竟以屍骨為食,維持本能,活活被血牤給吃了一百天!等老劉頭見到他的時候,他竟然還是活著的,只是已經不能走動,無意識的做著各種恐怖的鬼臉,發出各種令人汗毛直立的笑聲和哭叫!

在被血牤寄生的期間,一旦鑽進人的大腦,那就使人變成一個徹頭徹尾的瘋子,行為失常,什麼事情都能做的出來!

這種東西不怕火燒,不怕強壓,就算用手拍都拍不死!摸金人最怕的不是屍瓢,而是血牤,屍瓢至少捂住鼻子就可以躲過去,可是挖土鑽洞去摸金的,誰又保證一點都不受傷?只要有一丁點的傷口,一旦遇到了血牤,那就是致命的!

只是像這種稠密的像是濃霧一般的血牤,就連老劉頭都沒有遇到過!一看到這個,他就知道師弟已經完了,就算是神仙,也救不活他了,因為迄今為止,還沒有任何人能想出對付血牤的辦法! 只有身上沒有傷口,沒有沾到血性,才能不被血牤所注意!

老劉頭想抱住自己的師弟,卻被小梁子雙手顫抖的推開,而小寶在一旁幾乎用盡了自己所能想到的任何辦法,都無法阻止那些血牤鑽進小梁子的身體!

小梁子的面容開始扭曲,血牤已經要進入他的大腦。左手一翻,一把死死拉住了老劉頭的手,嘴中顫聲說著:「幫我、師兄幫、我!」

眼淚順著老劉頭的眼角滾滾流下,老劉頭左手捂住了自己的眼睛,右手一翻,捏住了小梁子的咽喉,然後用力一擰,「咔嚓」一聲,拗斷了他的喉結!

看著小梁子的屍體,小寶心中也充滿了內疚。為自己的無能而愧疚,而氣憤!

現在他已經知道,擁有了靈丹,不等於擁有了一切,在這個世界上,沒有絕對的強者,就算是神,也不過是能力強一點的人,也會有可以滅神的天敵,比如說天魔!也會有殺不死的東西,比如說血牤!

小梁子可以不用死的!他現在總算明白那獸人為什麼會自殺了,那兩個胡驍人和馬匹為什麼被殺死了!就是因為遇到了血牤!與其被血牤殺死,經歷那種痛苦而漫長的受罪時間,還不如自己解決了自己!

那獸人和胡驍人,還有那兩匹馬,都是受了重傷的!這一路來留下的線索,也大都是他們留下的!無論他們怎麼掩飾,都逃不過血牤這一關,所以他們乾脆自殺或者是讓同伴殺死,至少不會變成飼養血牤的肉身鼎爐!

而那個泥潭,就是胡驍人和獸人用來逃避血牤而準備的道具。他們把全身塗滿泥漿,這樣就封住了那些傷口和血液,可以安然度過這片區域!

只要自己再細心一點,就可以讓大家也提高防範,小梁子也就可以不用犧牲了!

現在說什麼都晚了,小梁子已經長眠與此,小寶在心中長嘆一聲,拉著還跪在小梁子身旁的老劉頭就往前走!

這片霧區很長,眾人幾乎在裡面穿行了近百丈,依然沒有走到盡頭!土田族戰士依然在前面帶路,有了小梁子的教訓,眾人都小心翼翼的檢查了一邊自己的身體,看看有沒有被自己遺漏的受傷的地方。

其實現在再看就已經晚了!如果真的有受傷的地方,也已經被血牤發現了,現在已經成了一個活死人!

突然,前面的土猛傳來一聲大喝:「小心!」聲音戛然而止,像是被什麼掐住了喉嚨,而隨即濃霧中「砰」的一聲巨響,好像是草田族戰士們撞到了什麼!

小寶一個縱身已經沖了過去,直接前面幾名土田族戰士摔倒了,而在他們的身下,卻是一個躺在地上不斷抽搐的獸人!

即便它們用泥漿裹住了身體,可是因為沒有生火烘烤,隨著泥漿的滑落,身上的傷口再次暴露出來,還是無法逃脫這些血牤的追殺!

幸好血牤吸血是非常快的,大量的血牤鑽進肉體後會很快繁殖,就算沒有進入大腦,一樣會切斷人的神經,導致行動失常,否則先進入大腦,讓這個獸人發瘋,它會到處攻擊,不管是誰受了傷,都將會是一場災難!

眾人小心翼翼的從這個獸人身邊繞過,小寶就站在獸人的身邊,一直等到最後一個人通過,他已經不允許自己再有失誤,不能再讓一名兄弟在他面前死去!所以他要確保每一個兄弟的安全!

等眾人都走過去,小寶也抬腳想走,卻又停了下來,想了想,嘆息了一口氣,走到了那獸人的腦袋旁邊,看著這狼面獸人正睜著一雙失了神的大眼睛,渾身不由自主的抽搐著,大張著嘴巴,裡面冒出一股股的血腥氣,那是血管破裂的徵兆!

一團火焰在小寶的手心中跳躍,圍繞著這團火焰又升起一團團的冰冷寒氣。很快,一個火焰冰球在他手中形成,鬆緊了那狼面獸人的嘴巴!

「砰!」狼面獸人的體內傳出爆炸的悶響,冰靈氣會將它的血脈冰的非常脆硬,被靈火一燒,就會發出爆炸般的聲響!

狼面獸人身體隨著悶響彈跳了兩下,然後長長的出了一口氣,躺在地上一動不動了。小寶也在心中嘆息一聲,慢慢的離開了這裡,追上了自己的部隊。

這一路一共遇到了八個胡驍人,六個獸人,和九匹馬!可見昨晚的戰鬥之慘烈,三百多名胡驍人已經被消耗的差不多了,頂多還剩下三四個!

而獸人也夠凄慘,能有十個就已經不錯了!最悲慘的就是那些馬,對於土田族人來說,他們的作戰步驟就是先射馬,再射人,所以幾乎所有的馬都受傷了,而現在,那三四個胡驍人肯定是無馬可騎!

足足走了二里路,才走出了這種可怕的「霧區」!小寶立即輕點人數,除了小梁子之外,還有兩名獵獸族人的兄弟也永遠的留在了那團白霧之中!

胡驍人和獸人依舊在前面,倒不是說他們的腿腳有多快,主要原因還是他們並不會理會同伴的死活,就算有人被血牤所圍住,他們也不會停留一刻,儘快逃出這裡,才是他們的目的!

小寶很想等一會再走,他想看看為什麼血牤會不近他的身,而且連雀舞她們的身體也不靠近。好像在她們的身體四周,有一層看不見的屏障,就像是他的天罡氣盾,血牤根本不願意在這個屏障附近做過多的停留,只想遠遠的避開!

估計這就是陰陽神血的功效!陰陽神血可祛毒、去火、除病、避寒等等,血牤對什麼血都百無禁忌,唯獨對陰陽神血卻退避三舍,看來這世間能夠對付它們的,也只有神帝和其帝妃了!

只不過這個假設並沒有時間去論證,小寶也不願耽誤時間去考證這些問題,等下次再遇到血牤,再做實驗也不遲!

出了「白霧」,眾人不約而同的加快了速度,雪若突然對著小寶說:「王公,你聽…」

小寶當即凝神聆聽,天聽術瞬間在地洞內施展開。一陣雜亂的腳步聲從前面傳來,臉上瞬間一喜,對著眾人聽喝:「全都停下!」

眾人立即停了下來,一動不動。小寶側耳傾聽,腳步聲越來越明顯,卻越來越遠離!就在前面!小寶臉上浮現出驚喜的神色,對眾人說:「敵人在前面,做好迎戰準備!」

追了一整個晚上,現在終於要短兵相接了,眾人也都激動的握緊了拳頭。隨著小寶的胳膊一揮,隊伍快速的往前衝去!

腳步聲越來越近,似乎就在前面不遠處。雪若搖頭對小寶說:「王公,不用心急,這種地洞因為迴音的效果,所以聲音有些失真,聽起來就在耳旁,很有可能會距離很長一段距離!」

小寶扭頭笑著說:「軍師也懂洞中戰鬥?」漠寰國跟倭鳥國打仗比較多,那都是在海上,現在居然還知道這山洞之中的知識,也不得不讓小寶佩服了!

雪若點點頭說:「其實我們跟胡驍國也戰鬥過,就在西嶺。也是這樣的山洞。以前胡驍國曾經派過密探潛入了漠寰,被人發覺,所以弓騎軍率命圍剿,追至山洞,在裡面打了三個多月,最後把胡驍人打跑,還封了山洞,這才了事!」

西嶺那邊也有這樣的山洞?小寶有些奇怪,看著雪若說:「那裡的山洞通向哪裡?軍師可曾進去過?」

雪若搖搖頭,一臉遺憾的對小寶說:「山洞太深了,而且裡面錯綜複雜,我們沒有進入太深,所以只能知道可以通往胡驍,其他的就不知道了!」

果然如雪若所說,明明聽著就在耳邊的聲音,一旦追過去,卻相隔很遙遠,眾人追了半天,根本連人影子都看不見,可是那雜亂的腳步聲卻一直在耳邊縈繞,甚至越來越大聲!

更讓小寶震驚的是,這腳步聲聽著似乎越來越多了!難道那幫人迎來了幫手?還是另有追兵,在追趕著他們?

眾人往前又跑了一段距離,然後遇到了一個彎道,轉過這個彎道,眾人傻眼了,眼前出現了三個洞口,每一個洞口似乎都是一樣大的,裡面都是黑兮兮的,更無奈的是,每一個洞裡面似乎都有腳步聲,根本就不知道敵人進去的是哪一個!

「老爺,咱們走哪邊?」遇到這種情況,土猛也為難了。這麼深的洞,錯一步,有可能會差以千里!所以就算他是挖洞高手,也不敢擅自下結論。

小寶跳下馬,一個洞口一個洞口的去聽,饒是他有天聽術,也被裡面的那雜亂的聲音給難住了!這不僅僅是有腳步聲,還有風聲。

這說明三個洞全部是通洞,沒有死洞,這樣就不會讓你有走錯了回頭的機會,有可能走進去,會走到一個跟你的目標相差了十萬八千里的地方!

「我來試試吧!」鐵娃的身後傳來一人怯怯的說話聲。眾人扭頭一看,卻見一個看似瘦弱的少年怯生生的坐在馬上,小心的看著眾人!

旁邊有人笑著說:「哎呀,鐵姑娘出手,那保管可以馬到成功了!」眾人鬨笑起來,那少年臉都紅了,狠狠的瞪了剛才說話的那小子一眼,扭頭有怯怯的看著小寶說:「行嗎?」

小寶趕緊站在前面跟他做了個手勢:「請!」那少年臉一紅,下得馬來,慢慢的走到了最左邊的洞口邊。

鐵娃在後面對小寶說:「他叫鐵谷亮,外號鐵姑娘!生性靦腆,他爺爺和爹爹都曾經是邊軍的斥候之王!探路軍如果有了他們,這仗就容易打了,什麼地形什麼戰況瞄一眼就知道了,地圖都能馬上給你繪出來!」 眾人不禁咋舌,吃驚的看著鐵谷亮。所謂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狀元!做斥候能做到一眼繪圖的地步,也足以讓人欽佩和驚嘆!

不過他的爹爹和爺爺那麼厲害,到了他這裡,本事有沒有失傳了呢?

只見鐵谷亮先圍著洞口轉了一圈,上身幾乎都趴到了地上,像是在聞著什麼味道。然後又在頭上拔下一根頭髮,斷成數截,拿起寸長的一截,放在自己身上的衣服上面猛搓了幾下,然後往空中一丟,看著頭髮慢慢的飄到了地上,又走到了中間的洞口旁。

眾人面面相覷,不明白他是在幹什麼。直到鐵谷亮用同樣的方法把三個洞口都試了一遍,只有在最右邊的那個洞口旁,頭髮像是被一口氣吹到了一般,突然往裡面飄落,鐵谷亮臉上一喜,對著小寶說:「這邊!」

這樣也行?眾人都有些將信將疑,不過小寶卻相信他,帶著眾女率先走進去。不到半盞茶的時間,前面突然發現了兩個黑影,就蹲在了路中間,如果不是那在黑暗中閃爍的兩雙綠眼,眾人還以為是兩塊大石頭!

這是兩個獸人,果然是這條路!眾人心中對鐵谷亮的識路能力佩服之極,不過現在可不是恭維他的時候,先對付這兩個獸人再說!

這兩個獸人的身上都塗滿了厚厚的泥漿,就留出兩隻眼睛,正兇狠的盯著從後面追上來的小寶眾人。

仇人相見,分外眼紅!根本就沒有多餘的廢話,一照明,小寶就是一把火焰刀劈了過去!

那獸人身上的泥漿也抵擋了大部分的火焰刀的威力,所以並沒有收到太大的傷害,兩個獸人一左一右爬在了洞壁上,身體幾乎與地面平行,飛快的向眾人撲來!

不過卻只是撲了兩下,兩邊的獸人都相繼掉落下來,嘴裡發出憤怒的嘶吼,一瘸一拐的向眾人衝過來,速度卻慢了許多!小寶已經看出,這兩個獸人的腿上都有傷!

很明顯,這兩個已經成了棄子!因為它們的腿上都有傷,拖累了整個隊伍的速度。後面的追兵一直在緊追不捨,他們已經跑了一整夜,身體已經是精疲力盡,所以才留下兩個獸人,用來擋住追兵,他們跑遠一點也可以歇一歇了!

要留下獸人其實非常簡單,它們未必會聽人話,但是卻很懼怕骷髏鞭抽打在人身上。它們本身屬於餓了就吃,累了就躺的類型,只要不用骷髏鞭驅趕它們,它們就會坐在地上不會走。所以這兩個獸人就留下來了!

從它們身上,小寶也看出了用泥漿來掩蓋身上的傷口這個方法是可行的,要注意把泥漿塗厚,主要還是為了掩蓋血腥味,只要不讓血液的味道飄散出來,那些可怕的血牤根本不會接觸到人的身體!

那這樣以來,用藥物來掩蓋血液的味道應該可以瞞過血牤!不過現在也沒有機會去試驗,還是要先對付這兩個獸人!

雖然是受了傷的獸人,而且它們已經非常的疲憊,可是畢竟是不藉助靈技的搏殺中,攻擊力最強的生物,所以誰也不敢小覷!

兩個獸人已經衝過來,卻在這時,虎牙大叫一聲:「雀舞姐姐幫我!」然後拉著雀舞的手走到了前面!

在她和雀舞的腳下,往前突然出現了一片一丈方圓的泥潭,那左邊一個獸人沖的最快,來不及收勢就掉進了泥潭中,而右邊的腿傷略重,跑的比較慢,反而救了它,避開了泥潭,凌空一躍,往眾人撲來!

「回去!」小寶大喝一聲,雙手攥拳,左右連沖,往那撲過來的獸人身上打去!

「砰砰」兩聲,拳頭沒有接觸到獸人的身體,可是拳風卻結結實實的打在了獸人的頭上,直接把它打的凌空倒飛,慘嚎一聲滾落到三丈之外!

龍皇罡勁!這一瞬間,小寶突然領悟到龍皇罡勁的諸多變化。可以用拳腳隨意的發揮,沖拳,或是劈掌,都有不同的功效,就好像是一個武級高深的武林高手!

眾人也很少見過小寶使用龍皇罡勁,所以一個個都瞪大了眼睛,不過連心卻知道以前小寶的龍皇罡勁更注重的是強大的氣場壓力,並沒有像現在這樣凝結成束,看來小寶對神技的領悟又加深了!

土蝶兒大喝一聲:「好了兩位姐姐,不能再用土禁術,洞會垮掉!」

這裡是土洞,雖然泥土被夯的很結實,但是被水泡過之後便會鬆軟了,這也是那些胡驍人可以在洞里塗抹泥漿的原因!

虎牙和雀舞也就收了神技,有了水潤術,土禁術更加厲害,這也是五行靈女在五行法陣中悟出來的一種技能。

不過也有一個弊端,那就是泥潭要比虎牙單獨使用土禁術的時候凝結的慢的多,等地上逐漸恢復的時候,那獸人已經狼狽的從裡面爬了出來,並沒有像是在荒原上的那一次,被牢牢的卡在土裡!

而另一個獸人因為挨了小寶兩拳,腦袋差點被打爆,頭有些昏昏沉沉,在地上翻了幾個滾,竟然再次站了起來!

這些傢伙的身體抗擊打能力簡直是令人咋舌!龍皇罡勁連十聖王都承受不了,打在這傢伙的頭上竟然只是讓它走路有些歪歪扭扭,看起來比較頭暈,卻並沒有產生太大的傷害!

其實這也是因為小寶剛剛領悟將龍皇罡勁變成拳勁掌勁的原因,十成力用不到兩成力,剩下的八成力全都白白的消耗掉了!

「嗷!」那從泥潭裡爬出來的獸人渾身上下濕噠噠的滴落著泥漿,咆哮著又想衝過來,小寶卻一記火靈彈打在了它的頭上,把它打翻在地,然後圍繞著它的身體雙手不停,火靈彈不斷的往它身上擊落,嘴裡大喝:「風烈,交給你了!」

眾人才開始並沒有明白小寶的用意,不知道這些靈火明明無法對獸人造成生命威脅,小寶怎麼還這樣不怕耗費力氣的往獸人身上猛攻?

等到獵獸族人衝到前面的時候,大家終於明白了小寶的戰術!原來那獸人此刻幾乎已經被燒成了一個陶俑!覆蓋在身上的那一層層的泥漿幫它躲過了血牤的攻擊,卻躲不過靈火的烘烤!

現在那獸人的雙腿已經結結實實的被封住,雖然還能走動,卻轉動不靈,連胳膊和脖子都是如此,全身除了腦袋,竟似被裝進了一個巨大的陶罐!

如果獸人夠聰明,它會用自己的胳膊打碎身上的被烘烤的已經發亮的陶片,或者是用身體來滾動,撞碎身上的東西!

可是它畢竟不是人,它現在已經被全身的劇痛給嚇的只會慘叫!那泥漿是覆蓋在它的毛髮上的,此刻全身的泥漿都變成了陶片,等於一片一片的將它的皮毛往外扯掉,疼的它根本不敢亂動!

對付一個連動也不敢亂動的獸人,獵獸族人要是再沒辦法,那就等於侮辱了他們的族威!那獸人凄厲的慘叫只不過發出兩聲,就再也沒有了聲息,剩下的,全是尖物入肉的鈍聲,讓眾女聽的個個都恨不得捂住了自己的耳朵!

「砰砰」又是兩拳,讓剛才被小寶用拳頭打倒的獸人才一爬起來,又被打趴下了!只不過這一次卻不是小寶打的,而是余小奮!

很顯然這兩拳決不輕,眾人站的遠遠的,都聽到了那獸人右側膝蓋傳來的骨頭斷裂聲!

根本沒等那獸人的慘叫聲發出來,余小奮的重拳再次擊出,這次打的是那獸人的左膝!

兩側的膝蓋骨都被擊成了粉碎,獸人「砰!」的一下跪在了地上,這才發出一聲震耳欲聾的慘叫聲!然後一伸巴掌,「啪!」的一下將余小奮給拍飛出去!

這痛到極致的奮力一拍,力道已經達到了這獸人的極限,把余小奮給拍的深陷進旁邊的洞壁裡面,在側面已經看不到了人!

眾人大吃一驚,冷光和游源同時跑了過去,看著裡面滿臉是血的余小奮,大叫了一聲:「糞球?!」

「糞你大爺的球啊,快點拉我一把!」裡面的余小奮居然還活著,張嘴對著兩人大罵!

眾人簡直目瞪口呆,剛才那獸人的一擊連小寶都沒把握承受,這傢伙居然還沒死,還能說話!

冷光和游源趕緊一人扯著他一邊的胳膊,同時用力把他往外拉。莫小刀還想提醒他們注意不要拉斷了骨頭,余小奮已經被拉出來了!

僵直的站在地上,余小奮還保持著被人往外拉的姿勢,這個也是身後那個牆洞的形狀。

冷光拍了一下他的左邊的胳膊,就聽「咔嚓」一聲,把眾人嚇了一跳,還以為他骨折了,卻見余小奮右邊的胳膊也沉了一下,緊接著全身都發出一陣「噼里啪啦」的骨節聲響,余小奮用袖子擦了一把自己的臉,晃著脖子哈哈大笑起來:「痛快!真痛快!渾身簡直比剛泡完了澡還舒坦!」

眾人簡直都看傻了!這傢伙的抗打能力怎麼變得如此恐怖了?小寶馬上想起他曾經吃下的那顆熊面獸人的獸丹,看來他變成這個樣子,就跟那個獸丹有關係!因為他恢復神宮衛的神識,也是從吃了那個獸丹之後!

他的武器就是他的拳頭,現在他的拳頭比以前更可怕了,竟然能擊碎獸人的骨頭,而且還是堅硬的膝蓋骨!再加上他這一身恐怖的抗擊打能力,他也不愧是神宮武人衛的稱號!

眼見又一個獸人被打死,赤虹流雲興奮的跑了過來。剛才那個獸人的獸丹已經被神鼠給吃了,現在這個也被余小奮活活給打死了,可以輪到它吃了,卻沒想到,那余小奮竟然拿著從那獸人體內挖出來的獸丹,竟然想往自己嘴裡塞!

急的赤虹流雲飛撲過去,一腳將余小奮踹翻在地,搶過獸丹掉進嘴裡,奪路而逃! 這兩個獸人的確耽誤了不少時間,前面那幾個胡驍人和獸人已經跑的臉聲音都聽不見了!

不過有鐵谷亮在這裡,他們就算逃到天涯海角,也躲不過眾人的追蹤!

余小奮揉著自己的后腰,坐在馬上不依不撓的跟在小寶的身邊,一臉憤然的看著赤虹流雲,嘴裡不停的叫著:「你還我獸丹!你個強盜!」

從來只有他占別人便宜,很少有人能佔到他的便宜!想不到終日打雁卻被雁啄瞎了眼,今天到口的美食竟然被一匹馬給搶了,他實在咽不下這口氣!

自從吃了那個熊面獸人的獸丹,余小奮感覺自己就像是上了癮一樣!那個味道才開始是有點腥腥的,可是當裡面的精氣融入自己體內的時候,那種爽快,簡直比從耳朵里掏出一堆耳垢還舒服!

這些是沒有吃過獸丹的人所知道的,所以也是赤虹流雲和神鼠著迷此道的原因!

赤虹流雲才不甩他,反正已經吃盡了自己的肚子里,他想要就等自己消化了從後面給他排出一坨來吧!所以只管自己悠哉悠哉的往前走,頂多吵的煩了對著他打幾個噴嚏!

連心催馬上前,對余小奮搖搖頭說:「你最好還是別太吃那種東西,我曾經給大家說過,不管是獸丹還是靈丹,都跟通靈寶劍一樣,有侍主性,被別人給吃掉,多多少少有產生一些排斥,能力也會大大減弱。如果你碰到跟自己修行的武功或神技正好相悖的靈丹,吃了它不僅對你的修為無益,還有可能會產生很難以預料的後果,比如,讓你變成一個殘廢!」

余小奮嚇了一大跳,一臉懷疑的看著連心說:「你…你不會是騙我吧?」

「你最好聽她的!在關於靈氣的方便,沒有人比她更有資格!」小寶一本正經的看著余小奮告誡他,嚇的他抿了抿嘴巴,過了一會才喃喃的說:「其實我也不是多想吃,就是咽不下這口氣!」

「嗤!」赤虹流雲不屑的打了個噴嚏,一副你咽不下這口氣也得往下咽得模樣!

眾人再次往前走,感覺這個地洞真是長的沒邊了,騎著馬都走了這麼長的時間,連馬都走累了,卻還是看不到盡頭!

「停!」前面的土猛大叫一聲,聲音中充滿了顫抖,幾名土田族人拿著火把走向前,頓時驚叫了一聲!

眾人此刻也已經看到,原來那前方不遠處,還有一片白茫茫的霧氣,只不過眾人現在已經知道那並不是霧,而是血牤!

「怎麼又有這玩意!」余小奮大叫起來!剛才他雖然打死了一個獸人,卻也被獸人所傷!雖然身體比以前強悍了,但是並不代表不會受傷,剛才他被獸人一巴掌給拍進了洞壁,內傷雖然沒有,鼻子可是拍破了!

在血牤面前,任何細小的流血都是致命的!所以現在余小奮也嚇傻了,四處轉著腦袋,尋找著泥漿!可這邊的地洞已經不是泥土的了,而是岩石的,非常堅硬的花崗岩,要不是因為兩旁的洞壁換了材質,眾人幾乎都以為是迷了路,又走回了頭!

剛才想過的那個假設,現在終於有了試驗的機會!小寶對余小奮說:「沒事的,不用泥漿,我也可以讓你安然度過!丹娘,我需要你的幫忙!」

二女趕緊走過來,站在了小寶的身旁。余小奮愁眉苦臉的看著小寶說:「帝尊,你可千萬要慎重啊!我要是掛了,那您可少了一員大將了!」

游源在後面大叫:「沒事,還有我們呢!」余小奮破口大罵:「游大頭你閉嘴!等會我就走在你身邊,我要是出了事,臨死也要咬你一口!」嚇的游源趕緊閉上了嘴巴!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