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而這毀天滅地的雷霆,此刻卻都是狠狠的衝下,最後落到了那在虛空之中盤膝而坐的虛幻身形之上。

鋪天蓋地的雷光,不斷的侵蝕著其身形,遊走的雷龍不斷的閃爍,就彷彿能夠瞬間就任何事物毀滅一般。

然而,早這等恐怖的攻勢之下,那原本應該早就毀滅掉的精神體,此刻居然絲毫不動,其身軀懸浮在半空之中,就彷彿已經和四周的雷霆世界融成了一體一般。

杜飛此刻的精神體,已經從之前的虛幻,變得凝實了一些。只不過,此刻他的精神體之上卻覆蓋著淡淡的銀光,就彷彿是雷霆已經將其精神力徹底的取代了一般。就彷彿其精神體已經被雷霆重鑄了一般。

「噼里啪啦!」

雷電不斷的在杜飛的體表跳躍著,在其渾身上下鑽來鑽去,而每一次的竄動,若是仔細看的話,都能夠看出杜飛的身軀似乎微微的顫抖了一下。

如今的杜飛,已經處於一種極端玄妙的狀態。他能夠清晰的察覺到,自己的精神體散發出的那種撕心裂肺的疼痛。但是,憑藉著心中的那股心念,他卻能夠苦苦的堅持住,不讓自己昏迷過去。

而同時,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杜飛就發現,若是努力的吸收哪怕一次的雷光的話,那麼自己的精神體的疼痛之感,都會消散幾分。這等消散,雖然微弱,但是卻讓自己在這種痛不欲生的情況下找到了一點事情做。所以,此刻的杜飛與其說在硬抗著漫天的雷霆,倒不如,說他此刻在嘗試用精神體將這些雷霆煉化。

若是此刻有人仔細觀察杜飛的精神體的話,就會發現,此刻他的精神體內部,處處都是遍布了細小的雷芒,這些雷芒已經和他的精神體變得不分彼此,顯然,這就是他這些日子辛苦換取來的結果了。

總體來說,在這等煉化的過程中,杜飛再也不是完全的處於逆境之中,而是開始有了一絲絲的反抗之力。雖然,這等反抗之力極其微弱,但是,卻也總比沒有強悍,隱約間,也讓自己找到了一絲破開這等局面的道路。

時間,緩緩的流逝而過,在這等地方,杜飛並不能很清楚的知道,自己到底在這等狀態之中持續了多久,隱約間,如同一天,隱約間,又如同百年!

只不過,不管其他,此刻杜飛依然死守著心中的那一抹執念,因為他清楚,此刻若是心中的那一抹執念消失的話,那麼自己的結局,就是從此陷入萬劫不復的境地之中。

他,還有太多的事情要做了!

他要重回大安王朝,殺上君武宗!

他要救回父親,哪怕面對九天玄宗之一!

他要想法設法加入九天玄宗,唯有如此,才能夠走到一個可以讓自己真正成長起來的高度。

還有太多太多的人,在等待這自己,父親、小艾、杜倩、雲雨青……

哪怕為了再見這些人一面,他也絕對不能死在這個地方!

他不能死!

在這一刻,彷彿一絲不甘的執念沖著其腦海,杜飛如同福來心至一般,猛的抬起頭,凝視著上方!此刻,整個天地之間的雷霆,已經盡數消散,唯有那一道金色的雷光,如同雷龍一般肆虐!

「最後一道!天雷丹!我知道,你只剩下這最後一道!來吧!落下來吧!」 「轟隆隆——」

彷彿在回應著杜飛的呼喚一般,遙遠的天際之上,那道金色的雷光開始緩緩的蠕動了起來,而後,其身形也是緩緩的變化著。

「吼——」

震耳欲聾的龍吟之聲突然響起,頓時就見到天空之上那龐大的金色雷霆,竟然幻化成了一頭如同小山一般大小的雷龍。

雷龍龐大的身軀懸浮空間之中,巨大的眼眸閃爍著淡淡的雷芒,不帶絲毫感情的視線,死死的凝視著下方的杜飛,這等聲勢,足夠將任何人一個人嚇得膽戰心驚。

很顯然,這最後一道金色雷光所化的雷龍,便是那天雷丹的丹靈了!

凝視著此刻懸浮天際的巨大雷龍,杜飛卻沒有絲毫畏懼,他只是在半空之中緩緩的站了起來,而後抬頭略帶挑釁的凝視著那雷龍,而後狂笑之聲,瞬間響起。

「轟隆隆——」

雷龍也是感覺到了杜飛的這番挑釁,那巨大的身軀之上,雷霆瘋狂的跳動著,而後,其身軀卻是瞬間呼嘯而下!

「咔咔咔咔——」

雷龍呼嘯之間,一道道空間崩裂之聲響起,彷彿這個雷霆世界在這一刻都將要徹底的崩潰一般。這等聲勢,堪稱毀天滅地!

杜飛卻是抬起頭,死死注視著撲天而下的雷龍,口中傳出的狂笑之聲,愈發瘋狂!

「轟——」

在杜飛這等瘋狂的笑聲之下,那龐大的雷龍就攜帶著巨大的陰影,如同一顆隕石一般,狠狠的撞在了杜飛那伸展而開的身軀之上,剎那之間,驚天動地的聲音瞬間響起。而杜飛那一直以來都能夠保持人形的精神體在這一刻,卻如同破碎的玻璃一般,一道道裂痕浮現,而後瞬間化為了點點晶光。

「吼——」

雷龍又是發出一陣呼嘯之聲,而後其身軀才在半空之中緩緩的消散,最後,再次化為了一道金色的雷光,在這片雷霆世界之中緩緩遊走。

「哈哈哈哈!你毀不了我!你毀不了我!」

就這一切即將結束的瞬間,那空曠的空間之中,突然又有一陣狂笑之聲傳出,而就見到那原本被雷龍碾壓成了粉末的晶體,居然瞬間被一道道雷霆細絲牽引著,瞬間匯聚在了一起,只不過一眨眼的功夫,一道完美無缺的精神體,卻再次懸浮在了天地之間。

這精神體的模樣,已經和之前杜飛的精神體一模一樣,只不過,此刻其精神體的雙目之中,卻有一道道的雷光瀰漫。那裡面散發出來的威壓,就如同天威一般!

杜飛的狂笑之聲,在這一刻才是緩緩消失,而後其微微的眯上了眼睛,剎那間,就感應到自己體內的精神力,充滿了比起以往更加狂暴,也更加兇悍的力量!

「雷——」

隨著杜飛右手一揮,一道道雷霆幾乎瞬間隨著其動作呼嘯而出,彷彿在這一刻,他就變成了這片天地之間雷霆的化身一般。

而在這一刻,那道金色的雷霆也似乎微微一愣,旋即竟然化為了一道雷光瞬間落到了杜飛的掌心之上。而這一次,這雷光卻沒有帶給杜飛絲毫的傷害,而是一種水乳.交融的感覺浮現杜飛心頭。

凝視著此刻乖巧無比的金色雷光,杜飛的嘴角,有一抹淡淡的笑意浮現,在這一刻,他算是明白了過來,此刻,那天雷丹桀驁不馴的丹靈,已經徹底的臣服在自己的面前了!也就是說,天雷丹的煉化,成功了!

一念及此,杜飛終於再也掩飾不住眼眸之中的狂喜和激動,一陣舒暢到了極致的大笑之聲,瞬間就在這片雷霆世界之中回蕩了起來。

……

「呼——」

緩緩的吁了一口氣,杜飛的精神體再次回到了肉體之中,而其一直緊閉著的眼眸也是在這一刻睜開,而後視線瞬間落到了掌心之中的天雷丹之上。

此刻的天雷丹,已經化為了普通丹丸大小,那種令得杜飛覺得強悍無比的威壓,此刻也是盡數收斂了起來。凝視著掌心的這枚丹藥,這一次,杜飛才是緩緩的吁了一口氣。

接下來,杜飛要做的事情極其簡單,那便是,此刻他既然得到了這天雷丹丹靈的承認,那麼,他只需要用混丹法將這天雷丹煉化,完成最後一步,那麼這天雷丹的煉化,才算是成功了。

只不過,此刻的杜飛卻沒有直接動手,而是微微的皺了皺眉。在得到了這天雷丹之後,他才算是明白了之前玄帝的話語。這些天地元丹,每一枚裡面都充斥著極端恐怖的力量。而這種純粹到了有幾分恐怖的力量,若是同時存在自己的體內的話,到底是否會彼此交融又或者彼此排斥,這一點,就連那玄帝也不清楚,更何況是杜飛。

若是沒辦法將這天雷丹和冰蓮丹同時煉化於體內,並且保持它們之間的平衡的話,那麼,自己千辛萬苦得到了這天雷丹,就沒有任何意義了。

「小白,你有什麼想法沒?」

凝視著手中的天雷丹,片刻之後,杜飛才輕聲開口道。

「恭喜主人,只不過花了七天的時候,就將這天雷丹征服了!」小白跳了出來之後,略帶驚愕的開口道。顯然,就連它也想不到,杜飛居然能夠這麼快就搞定那天雷丹。

「現在怎麼搞?你有什麼想法沒?」杜飛吁了一口氣之後,旋即輕輕開口道。

「這個,主人,我雖然是武靈,但是也不是什麼都知道的好不好。況且,天地元丹這種東西,常人能夠得一,已經造化中的造化了,你卻得到了兩枚,而且想要同時煉化到體內,這一點,我也幫不了你什麼。現在,你唯一的辦法,就是用混丹法試試看了。只不過,若是要使用混丹法的話,你之前將那冰蓮丹祭煉得和你的真氣不分彼此,就沒有意義了,也就算是說,你需要使用混丹法,同時將這兩枚天地元旦煉化,只不過,我卻不看好主人你的成功率。」小白思索了片刻,才攤了攤手道,只不過其話語,卻令得杜飛又是一陣無語。

「你的意思就是,想辦法讓丹田氣海之中,元丹和冰蓮丹、天雷丹,同時存在么?」杜飛思索了片刻后,遲疑道。

「差不多是這樣吧,而且那冰蓮丹和天地元丹都要處於一種極端平衡的狀態中,否則的話,對你沒有什麼好處。當然,若是你能夠得到天地元丹之中,排名第四融天丹的話,或許能夠將這些天地元丹都徹底融合起來。只不過,現在想這些不切實際的沒有任何意義,主人你還是自己下決定,是要將兩者同時煉化,還是兩者只取其一吧。」小白點點頭道。

沉默了片刻后,杜飛才輕輕一笑道:「想要得到力量,就要應付一定的風險,想要在這九州戰場中脫穎而出,我恐怕沒有第二個選擇,只能夠將兩枚天地元丹一起煉化了。」

話畢,杜飛的手掌印記輕輕一變,片刻后其張嘴一途,剎那間,冰蓮丹瞬間就被其吐出來,落到了左手之上。

望著這一幕,小白只能夠嘆了一口氣,輕輕道:「既然如此的話,我們只能嘗試一下了,我會出手助你將這兩者之間的力量平衡下來,但是,煉化就只能靠主人你自己了。當然,我也友情提醒一句,那輪迴靈紋或許對平衡這兩者有一定的效果,所以,主人你等下可要將精神力徹底的放開啊!」

「說起精神力。」杜飛想了想,「我剛才似乎重鑄精神體,這對我有什麼影響沒。」

「太大的影響倒是沒有,只不過主人你運氣極好,此刻精神力晉陞到了五品低階丹宗境了而已。」小白若無其事的擺了擺手道。

「五品低階丹宗境?」聞言,杜飛微微一愣,旋即臉色變得古怪無比。一直以來,自己都是辛辛苦苦的在武道修鍊的路上步步向前,這精神力修鍊,早就荒廢了一些時日了。但是想不到,自己這精神力卻總是在最為莫名其妙的時候突破,這等感覺,倒是頗為令人哭笑不得。

「這…應該是好事吧?」杜飛諂笑了一聲道。

「當然是好事,此刻靠你丹道的修鍊,要橫掃這九州戰場,也不是沒有可能。而且最關鍵的卻是,精神力的長進,對你煉化這兩顆天地元丹,有著極大的幫助。好了,不要廢話了,既然主人你有所決定的話,就開始吧!現在,同時將這兩枚天地元丹吞下去!」小白翻了翻白眼,旋即無可奈何道。

「明白了!」

杜飛點了點頭,倒是瞬間從精神力晉級的興奮中清醒了過來,旋即其身形一動,直接在那祭壇之上盤膝坐下,一手握著一枚天地元丹片刻之後,隨手一拋,兩枚天地元丹同時被其吞入了口子。

「精神力!」

隨著丹藥入口,小白聲音響起,而杜飛幾乎同時在眉心之處一點,頓時就有澎湃的精神力呼嘯而出,而後瞬間竄入了杜飛的體內,而後,瞬間將杜飛的丹田氣海包裹了起來。

而幾乎同時,兩枚天地元丹,同時出現在了丹田氣海之中。 丹田氣海之中,猶如一個獨立的天地一般。在這片天地之間,杜飛的武道元丹如同一輪烈日一般,照耀著大地,濃郁的真氣波動的不斷瀰漫而出,讓這個天地充滿了生機。

「唰——唰——」

但是,兩枚天地元丹的出現,卻是瞬間就打破了這片天地的平靜。

「嗤——」

冰蓮丹畢竟早就被杜飛徹底的煉化了,所以一進入杜飛的丹田氣海之中,它就如同蛟龍入海一般,瞬間伸展開了身體,其冰蓮丹丹氣瞬間呼嘯而出,和杜飛的真氣交融在了一起,彼此融合著。

「轟隆隆隆——」

然而,剛剛被杜飛煉化的天雷丹,又豈會就這般只是看著,在其出現的瞬間,頓時一道道雷光也是瞬間瀰漫而出,向著杜飛的真氣所在之處包裹而起,彷彿想要將原本屬於冰蓮丹的位置盡數霸佔一般。

而這天雷丹的霸道,自然不是這冰蓮丹能夠容忍的,剎那間,就見到道道冰柱如同狂風暴雨一般的向著漫天的雷光呼嘯而去。而那天雷丹也是毫不示弱,頓時就是有萬千雷霆轟出,瞬間向著那道道冰柱轟去。

兩股龐大到有幾分驚人的力量,在這一刻在天空之中對轟了起來,而緊接著那狂暴的能量波動就是瞬間瀰漫而開,將杜飛的丹田氣海攪得一片天翻地覆。

杜飛頗為有幾分無語的望著這一幕,雖然他也已經知道,天地元丹之間會互相排斥,但是絕對想不到,這排斥居然到了這等地步。若不是有小白事先用精神力將其丹田氣海包裹住的話,恐怕,此刻這兩股狂暴的力量都會沖入自己的經絡之中,將那自己的經絡沖得七零八落。

「小白,你不是說輪迴靈紋對於這情況,有特殊手段么?」杜飛頗為無奈的嘆氣道,自己的真氣在這種情況下,真的是沒有半分的辦法,竭力的控制自己的真氣不攪入這兩個傢伙的暴.動之中,都已經費勁了杜飛的全力。就連杜飛也想不到,想要同時煉化這兩枚天地元丹,居然比讓天雷丹接受自己還要困難。

「主人,我話說在先,就連我也不確定這樣到底有沒有用,若是失敗的話,你可別找我出氣啊!」

小白的聲音在杜飛心中響起,片刻后,就見到杜飛的丹田氣海之中,突然有著道道黑白兩色的光芒出現,而後一個黑色漩渦瞬間瘋狂的旋轉了起來。

「輪迴靈紋!現!」

小白的身影一閃,也是出現在了那黑白光芒的中心之處,而後其小手瘋狂的變幻了起來,剎那之間,道道印記呼嘯而出,而後,這些印記不斷的打入了下方的輪迴靈紋之中,頓時,就令得輪迴靈紋的波動變得愈發的狂暴了起來。

在輪迴靈紋狂暴的波動之下,冰蓮丹和天雷丹的氣息卻彷彿都被它所吸引了一般,這兩者居然在這一刻同時放棄了爭鬥,而後,就見到道道雷霆和道道冰柱瞬間向著輪迴靈紋所在之處狂轟濫炸了下來。只不過在輪迴靈紋的轉動之下,這些狂轟濫炸的能量卻沒有任何效果,幾乎在接觸到了輪迴靈紋的瞬間,就瞬間消失。

而奇異的卻是,這等如同找到了共同敵人一般的兩枚天地元丹,在這一刻,居然有了一種彼此交融的景緻,就彷彿,為了對抗這輪迴靈紋,這兩枚天地元丹終於願意攜手了一般。

杜飛的心神沉在丹田氣海之中,感應到了這兩者不再爭鬥的一幕,終於緩緩的吁了一口氣,看來小白說的話倒是不假,這輪迴靈紋對於同時煉化這兩枚天地元丹有著不小的好處。但是問題是,現在這個情況下,自己到底要怎麼繼續煉化下去啊?

「接下來怎麼辦?」

望著這一幕片刻后,杜飛才嘆了一口氣道。

丹田氣海之中的輪迴靈紋之處,小白抬起頭,一臉鬱悶的開口道:「主人,你不會以為我是萬能的吧?操控你的精神力,形成輪迴靈紋同時面對這兩個大傢伙,已經差點要了我的小命了!至於煉化那兩個東西,就要靠你自己的本事了!我只說一句,同時進行!保持平衡!否則,便是主人你也必死無疑!」

「平衡……」

聞言,杜飛緩緩的點了點頭,倒是有幾分明白小白的意思,這天雷丹和冰蓮丹都是極其精純又極其狂暴之物,想要這兩者同時存在於自己體內的話,最好的辦法,就是讓它們之間保持一種絕對的平衡,任何一方都沒有辦法壓制另外一方,否則的話,就算是自己也難以掌控這兩個大傢伙!

一念及此,杜飛已經毫不遲疑,而是手中印記緩緩一變,剎那之間,一股淡淡的真氣緩緩的從杜飛丹田氣海中心之處的武道元丹之中瀰漫而出,而後緩緩的分成了兩道,向著兩側散開。

這兩股淡淡的真氣幾乎同時覆蓋到了冰蓮丹和天雷丹之上。而這兩枚天地元丹原本對杜飛的真氣就極其熟悉,此刻又處於狂轟濫炸的使用能量的情況下,所以,這兩者在這一刻,對於杜飛的真氣沒有絲毫的抗拒,而是全盤的接受了起來。

「呼——」

感應到了這一幕,杜飛忍不住緩緩的吁了一口氣,這兩個大傢伙都願意接受自己的真氣,這將會是一個最好的開始,而接下來自己要做的,就更簡單了,那就是繼續保持這樣的狀況,讓煉化持續下去,唯有這樣緩緩的煉化,不帶絲毫偏差,自己才能夠在保證這兩個大傢伙的絕對平衡的情況下,讓自己的煉化持續進行,到了最後徹底成功。

「轟隆隆隆——」

煉化,在不知不覺之中緩緩的進行著,而這一次的煉化,對於杜飛來說,卻是一次極大的機緣。冰蓮丹的丹氣和天雷丹丹氣和杜飛真氣的融合,使得其真氣緩緩的變得凝實了起來,而其體內散發而出的波動,也是隨著煉化的進行不斷的加強著,此刻杜飛的武道修為,就如同要趕上丹道修為一般,緩慢,而又極其穩妥的飆升著。而一股狂暴到令人驚心的波動,也是不斷的從其體內散發而出……

……

單獨成立的空間之中,杜飛盤膝坐在祭壇之上,而從其體內散發而出的氣息,卻是一日.比一日更加的強悍,這等實力的精進,恐怕任何天才強者看到了,都會嘆為觀止。

而這等氣息的提升,足足持續了七日的時間,這時間,甚至比杜飛當日煉化那天雷丹還要長。而七日的時間過去了之後,一直從杜飛身上瀰漫而出的澎湃氣息,才算是逐漸的減弱了幾分。

祭壇之上,當最後一絲澎湃的氣息鑽入了杜飛的體內的瞬間,他那緊閉了數日的雙目,卻是驟然間睜開,而那漆黑的雙目之中,有精芒閃過,旋即瞬間消散於無形。

「嘎吱——」

杜飛的雙手撐住了虛空,緩緩的站了起來,而伴隨著其動作,頓時就聽到其體內傳來一陣噼里啪啦的的脆響之聲,而同時,一股極端狂暴的波動也是猶如一頭沉睡之中的遠古凶獸緩緩的醒來一般。

「呼——」

長長的吁了一口氣,一道氣龍頓時被杜飛噓出,而最為詭異的卻是,此刻杜飛的氣息裡面除了陰寒之外,更是多了一股淡淡的雷電光芒在其中。這種真氣之中蘊含了兩種截然不同的性質的真氣,可以說是前所未見。

緩緩的閉上了眼睛,心神再度沉入了自己的丹田氣海之中。杜飛可以見到,在自己的丹田氣海之中,以自己的武道元丹為中心,以精神力為橋樑,天雷丹和冰蓮丹圍繞著武道元丹緩緩的轉動著,而濃郁的天雷丹丹氣和冰蓮丹丹氣不斷的匯入了自己的武道元丹之中,而後遊走在了自己的渾身經絡之中。

通過了七日時間的煉化,自己體內的天雷丹和冰蓮丹終於保持在了一個絕對的平衡點,只要自己不主動打破這等平衡的話,這兩者之間的平衡,應該會徹底的保持下去。只不過,在這裡面卻有一個頗為麻煩的問題,那就是,自己再也不能隨意的修鍊了。因為體內有了天雷丹和冰蓮丹的關係,那十方冰魔道已經徹底的不能修鍊了,此刻,自己所需要的,是尋得一個讓天雷丹和冰蓮丹無需外力,就能徹底平衡下去的手斷,才能夠繼續修鍊下去。而同時,此刻天雷丹和冰蓮丹之間的平衡,是自己竭盡全力的情況下勉強做到的,這樣的平衡之間,有一種隱患,那就是若是自己處於極端衰弱的情況下,這兩大大傢伙,說不定就造反了。

對於自己體內的這兩個隱患,自己總要想辦法解決,只不過目前來看的話,自己暫時是想不出什麼辦法來了。或許,日後遇到九尾天狐小冉的時候,倒是可以詢問一下,畢竟以後者的閱歷,定然能夠知道一些自己所不知道的隱秘。

只不過,就算此刻自己體內有了兩個不小的隱患,但是不管如何,杜飛卻清晰的察覺到,自己武道的實力,似乎暴增了不少,至於到了什麼地步,暫時就還有幾分不清楚了。 「主人你此刻的實力,應該是六品巔峰武宗境了吧,距離那五品低階武宗境,不過一線之隔罷了。」小白的身形飛快的閃了出來,帶著一臉疲憊的凝視著杜飛,淡淡開口道。

「六品巔峰武宗境。」杜飛微微握了握手,可以感覺到一股極端澎湃的真氣在自己的體內涌動著,看來,此番煉化這兩枚天地元丹,效果極端喜人。

「當然,雖然你此刻是六品巔峰武宗境,但是主人你體內的隱患著實不少,首先,為了鎮壓那兩個大傢伙,你的精神力就不能擅動了,就算勉強要用,恐怕也需要我代為鎮壓。另外,混丹法也不能隨意用,此刻,這混丹法也只是勉強維持這兩枚天地元丹的手段而已了。也就是,此刻主人表現出來的實力,基本上就是你所能夠自如運用的實力了。其他的力量若是隨意使用的話,隨時都可能引起那兩枚天地元丹的反噬,那樣的話,結局如何,就難說得很了……」

聞言,杜飛的嘴角微微抽了抽,這麼看來的話,為了平衡這兩枚天地元丹,自己付出的代價,果然還是不小的。

「還有最麻煩的一點就是,主人你在這裡莫名其妙的衝擊六品巔峰武宗境成功,而且此刻距離五品低階武宗境就只有一線之隔,也就是……那破宗劫莫名其妙的就這樣消失了。但是,這破宗劫的消失,也並不代表你就不用渡劫,這次的破宗劫只會和主人你衝擊五品低階武宗境時候的破宗劫疊加在一起,那威力,估計極端嚇人。而且,我還要恭喜主人一句,以你此刻的實力,隨時想要引發破宗劫,衝擊五品低階武宗境,都是可以的……」

「也就是說,雖然主人你此刻勉強將兩枚天地元丹煉化了,但是,在沒有真正的得到讓兩枚天地元丹徹底平衡下來的手段之前,主人你體內的隱患,實在是多得不堪入目啊!」

說完之後,小白也是攤了攤手,顯得一臉的無奈,顯然,此刻杜飛體內的狀況,以它的手段眾多,也是頗為有幾分束手無策的感覺。

「算了,暫時不去想這些頭疼的問題了,等遇到小冉之後,再問問吧,實在不行的話,我就不信九天玄宗那種等級的宗派之中,會沒有類似的手段!」杜飛揉了揉眉心片刻后,才嘆了一口氣道。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