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不錯,我很討厭他。」王允陰沉著臉,冷冷地說道:「這次月考,我一定狠狠地打他的臉。」

風鈴挑了挑眉,唇角微揚,「或許,我能助你一臂之力。」

「助我一臂之力?」王允愣了愣,一臉疑惑地看著風鈴。「你能怎麼幫我?」

「很簡單。」風鈴撩了撩自己五顏六色的頭髮,嘴角掛著一抹自信,「以他這個學五渣的身份,敢說拿下月考第一,也就只有一種辦法,那就是作弊。」

進來高三八班不久,她就知道星舞可是班裡,乃至整個學校的風雲人物,是新晉校草,和夜少並列。

現在星舞誇下海口,說要拿個月考第一,她就笑了。

一個平時學習墊底,最近才強勢崛起的娘娘腔,憑什麼拿下月考第一?

難不成是倒數第一?

如果他真敢說拿的是年級第一,那麼就只有一個方法,作弊。

別人或許能夠被他矇騙過去,但絕對矇騙不了自己。

「風鈴同學,我也覺得他會作弊。」王允沉著臉,看了眼正在苦惱要怎麼處理巧克力的星舞,低聲道:「為了防止他作弊,我和幾位任課老師商量了對策,絕對能夠防止他作弊。」

「呵,你們的對策,對一般人還行,但對星舞恐怕還差了點。」風鈴翹著手,撇撇嘴,很自信地說道:「明天,我會給你壓陣,相信絕不會讓他有作弊的機會。」

王允不知道風鈴有什麼辦法,阻止星舞作弊。

但是,相信風家的二小姐,會有過人之處也說不定。

不管風鈴能不能幫上忙,他都必須趁著這個機會,和她親近親近。

畢竟,她是晴女神的妹妹,自己攀上了這條大腿,是不是就跟晴女神的距離更近了?

「星舞,我現在很期待,看你被打臉的樣子!」王允冷冷地盯著星舞,內心難掩激動。

他要讓其他同學看到,他們的星殿就是一個頭腦簡單,四肢發達的蠢貨。

星舞面對這麼多巧克力,連課都上不了,一個人也不知道該怎麼搬到自己的宿舍。

「星殿,要不我和素素兩人,幫你送回宿舍吧?」林婉如提議道。

「對,這些巧克力一直堆在這裡,可不是辦法。」劉素素附和著。

星舞笑了笑,她確實可以她們二人幫忙,送到自己的宿舍。

但自己的宿舍是禁區,生人勿近。

要是讓她們透過宿舍里的一些細節,諸如裹胸布,姨媽巾發現自己是女兒身,恐怕就糟糕了。

叮——

一陣微信音響起。

星舞瞥了眼手機屏幕,挑了挑眉,是夜鋒發來的。 【呵呵,這個驚喜,可滿意?】

看著這句話,她的嘴角微微一抽,指尖跳動,編了一條微信,回了過去。

【夜哥,你夠狠!這個驚喜,果然夠驚啊!】

【呵呵,被巧克力包圍的感覺,一定很棒吧?】

星舞瞥了眼面前的巧克力山,確實很棒,棒到自己能在巧克力的海洋中遨遊了。

【夜哥,禮尚往來,你等著!】

說完,星舞便收起手機,看著這一堆巧克力發愣。

不管怎樣,這些巧克力還是要處理的。

最終,她還是決定要找人幫忙。

幸好有一大群星粉,他們很樂意給星舞當搬運工,很快就把這一堆巧克力給送到宿舍樓下。

接下來,她只需要將這些巧克力,一點一點地拿到宿舍里就行了。

就這樣,星舞成功地逃了半天的課。

到了月考前一天,星舞還如此懈怠,讓不少人暗喜,也讓不少人擔憂。

我的星殿,明天就月考了,該怎麼辦呢?

月考,終於來了。

每個學生都緊張地進入考場,身上除了一支筆之外,任何東西都不能帶進去,哪怕是一個水杯。

這次月考,將作為高考的一個重要標準,也是報考大學的一個參考分數。

為此,這一場月考的氣氛,無疑和高考差不多。

為了以最佳的狀態應戰,王允一大早就來報道,他的嘴角一直微揚,對自己充滿了信心。

他這次的目標,是年級前十,爭取和晴女神同台領獎。

月考的第一場考試,是英語。

這可愁了一大群愛國人士,他們幾乎都是拼著為國捐軀的覺悟,進入考場,和英語試卷廝殺。

「李老師,不是吧?這怎麼還要用到探測器?」一名學生目瞪口呆,只見他們新的英語老師,正拿著一個金屬探測器,對自己掃來掃去。

他是第一次見,僅僅是一場月考,也要如此嚴肅對待。

王允冷笑,心中有數。

為了防止星舞作弊,他和老師們商議,引入各種高科技,這個金屬探測器,僅僅是其中最普通的。

還有信號干擾器,各種監控設備,全方位杜絕星舞作弊的機會。

最重要的是,他們還故意以包圍的方式,安排幾個眼線,坐在星舞的周圍。

在這種情況下,哪怕星舞再逆天,也不可能作弊得了。

「星舞,我倒要看看,你怎麼考這個第一名!」王允嘲弄地撇了撇嘴,看了眼不遠的風鈴,和她交換了個眼神。

如果這都擋不住星舞作弊,那麼他們還有個王牌,那就是風鈴。

他之前做了個測試,背對著風鈴玩紙牌,結果人家竟然準確無誤地按照順序,念出紙牌的號數。

他不知道風鈴這是什麼能力,但絕對是防作弊得終極殺手鐧。

不管星舞如何隱秘,也不可能瞞過風鈴的眼睛。

隨著時間的推移,學生們基本上都進入了考場,唯獨星舞遲遲不來。

然而,他們萬萬沒想到,星舞現在還在宿舍里…複習功課。

她掃了眼桌子上的幾門課,又看了眼時間,勾了勾唇,語氣淡定,「還有十分鐘,嗯,應該趕得及。」 時間一分一分地過去。

劉素素秀眉緊蹙,一直緊盯著教室的門口,圓圓的臉上,掛著一抹擔憂之色。

星殿,還有十分鐘,你是要放棄考試了嗎?

她心急如焚。

現在考的是英語,不像其他科目,即使遲到了還能補救,一旦錯過聽力的話,就算其他題目全對,都沒辦法得第一啊。

「老師。」

一個聲音突兀地響起,劉素素一愣,只見王允舉起了手。

「王同學,有什麼事嗎?」李老師看了眼王允,疑惑地問道。

王允笑了笑,狹長的臉上,浮起了一抹狡黠,「我覺得,星舞遲遲不來,可見她對這次考試很不尊重。他這種對月考不屑一顧的態度,我希望老師能夠給予處罰。」

李老師挑了挑眉,點頭贊同。

他們現在是一條船的螞蚱,都想看星舞栽跟頭,然後當著全校師生的面認錯,王允提出這一點,正合自己心意。

「你說得不錯。星同學對考試不屑一顧的態度,十分不可取,我決定取消他的考試資格。」

「老師。」看到這裡,林婉如忍不住,咻地站了起來,俏麗的臉上,浮起一抹怒色。「你這麼做,對星殿很不公平。現在離考試還有五分鐘,只要星殿能趕上,都不算違規,難道老師是故意為難我們星殿嗎?」

「對啊!」

「我們星殿可能被什麼事情耽擱了呢?」

「老師,你沒權在考試還沒開始之前,就取消別人考試的資格。」

「對,即使考試開始之後,也沒有這個權利。」

「你有監考權,但沒有剝奪學生考試資格的權力!」

一時間,眾人紛紛聲援星舞,讓李老師的臉色變得很難看。

他萬萬沒想到,聲援星舞的人這麼多,要是硬著頭皮取消星舞的考試資格,恐怕會惹眾怒。

眾人的聲援,也讓王允的臉色很難看。

哪怕班裡有反對的聲音,但也就兩三個,瞬間就淹沒在眾人的聲浪中。

看著這一幕,風鈴沉著臉,心情十分的不爽。

想她在M國的時候,可是班裡的風雲人物,每個人都圍著自己轉,現在倒好,卻是被星舞這個娘娘腔給搶去光環了。

說什麼星殿帥?

有我家的夜少帥嗎?

最可氣的,還是這個娘娘腔竟然跟夜少走得很近,簡直太可惡了。

「呵呵,既然如此,那就多等一會吧。」李老師扛不住壓力,只得選擇妥協。

劉素素和林婉如交換了一個眼神,不由得鬆了口氣,還好穩住了。

不過,要是星舞還不來,即使她們抗議,也於事無補啊。

難不成…星殿臨陣脫逃?

不可能!

以星舞的性格,絕對會以最閃亮的姿態,來到考場。

還有一分鐘。

王允一直盯著牆上的掛鐘,數著秒針,盼著星舞遲到。只要錯過聽力,哪怕他再作弊,也不可能拿下月考第一。

「時間到!」

這一聲,讓林婉如和劉素素的心一緊。

王允和風鈴挑眉,則是眸中閃過一絲驚喜之色。

終於是趕不上了嗎?

李老師咧嘴一笑,淡淡地說道:「考試……」

「等等!」

一個聲音突然從外邊傳來,眾人下意識地看向了教室外。

只見走廊的扶手上,一道身影輕盈地翻了上來。那瀟洒的身姿,行雲流水的動作,還有嘴角那一抹自信的淺笑。

赫然就是他們的星殿! 星舞一登場,就如同自帶聚光燈一樣,將眾人的目光都吸引過去。

還有,她竟然從走廊外翻進來,這裡可是三樓啊!

他們的星殿,果然不走尋常路。剛才的旋轉跳躍,真的帥爆了!

考個試,都能裝個逼的,也就他們星殿了。

其實,星舞也不想啊。

如果不直接爬上來,而是改走樓梯的話,肯定要遲到的!

「抱歉,我剛複習了一會,差點忘了時間。不過,還好趕上了。」星舞從外面走了進來,露出一個燦爛的帥氣笑臉,瞬間讓一群星粉痴迷。

「星殿,你玩的是心跳啊!」

「嚇死了寶寶了,我差點就以為星殿趕不上了。」

「嗚嗚,星殿,你這個出場,我給滿分。」

眾人一陣歡呼,紛紛為星舞的到來喝彩。

不過,星殿剛說什麼了?

複習?!

星殿遲到的原因,竟然是複習?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