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韓易仔細的感應,確實沒有發覺任何的法力波動,這才重新坐了下來。

「吼吼,你打開寶葫蘆,我進去看看!」玄突然凝視著韓易手中的寶葫蘆說道。

「你確定要進去嗎?你萬一也被融化了呢?」

韓易但系你的看著玄,雖然只是一具虛影,但是這最起碼已經走完了第一步,韓易也很高興,畢竟他現在與玄的關係相處的很融洽。

「吼吼,我什麼說過假話,你快點打開一點,我看看這小小的魔王到底有什麼神通!」玄霸氣衝天的說道。

韓易鄙視的看了一眼,靜靜的拿著寶葫蘆,心裡輕輕的默念,寶葫蘆停留在半空之中,突然一個小口打開,玄瞅準時機,瞬間衝進寶葫蘆里。

韓易緊接著關閉了寶葫蘆,這時寶葫蘆開始變大,幾乎已經不受韓易控制,直到足足有兩個韓易這般大的時候才停止。

而這時,寶葫蘆里顯現出兩個人影,韓易仔細得看著,其中一個就是玄,而另外一個恐怕就是天狼,這個時候,他們兩個人的聲音竟然清晰可見。

韓易注視著寶葫蘆里的一舉一動,兩個如同老鼠般的人影在相對而立,彼此的輪廓清晰可見。

「你是誰,你怎麼會有大魔王才有的法力波動?!這根本不可能!?我怎麼從來都沒有見過你!?」

天狼的聲音有幾分震顫,試想,他一個魔王級別的高手遭遇大魔王,必定會恐懼萬分。

「哈哈,我也是你能窺探的!?」玄霸氣衝天,身子不由的向前動了一下。

「站住!你不要張狂,我想,跟你在一塊的那個人不是魔族吧?你竟然勾結人類來我地下戰場,你就不怕幽冥大人的怒火嗎!?」

天狼雖然恐懼,但並沒有達到死到臨頭的地步。

「哼!你是天狼吧?本來不想與你啰嗦的,但是想想感覺真的可笑,雖然你乃是幽冥手下的第一戰將,但是你不要忘了,你現在僅僅是一個魔王而已,你以為他會因為你一個魔王而得罪我嗎?」

玄有些鬧玩兒似的譏笑道,說實話,他雖然不怕幽冥,畢竟兩個人同等境界,但是幽冥已經成就大魔王上千年,玄連本體都沒有恢復,他現在也無法與幽冥相提並論。

「你以為你能殺的了我嗎?」天狼彷彿還有所依仗,小心翼翼的看著玄。

「哦?天狼,我倒要看看,你一個小小的魔王,憑什麼跟我在這裡說三道四!」

玄說罷,當即兩股強橫的魔氣直奔天狼而來,玄竟然能夠引動魔氣!

接著,兩團魔氣組成了兩道刀影,停滯在半空之中,直指天狼。

「哈哈,我雖然不知道你是誰,但是你憑這樣也想殺我?還是你先去死吧!!」

天狼突然衝天而起,一件僅僅幾寸長的物體從天狼的衣袖之中飛出,在空中與玄的刀影瞬間相互碰撞!

就在眼花繚亂的那一剎那,那個物體沒有任何阻礙,直奔玄而去。

凌天的刀影竟然被瞬間擊碎!這可是千古魔帝凝聚的天魔刀影,竟然被瞬間擊碎,這件法寶到底為何物!?

韓易在外面倒也一點都不擔心,他知道,玄這些老傢伙一定有屬於自己保命的東西,不可能那麼容易死去,所以這時,韓易的眼中露出了一種欣喜的表情,而且不由的點了點頭,心想,這一次又能獲得一件強橫的法寶了。

「天魔令旗!!!」玄在裡面不由的大呼。

韓易在外面一愣,還沒反應過來,玄就在這個物體的追擊之下,狼狽躲閃。

「韓易,竟然是天魔令旗!吼吼!」玄發出了嘶吼,這是他興奮的神情。

「什麼?天魔令旗?一定要給我拿下!」

韓易也興奮至極,沒想到剛剛收集到一桿天魔令旗,本以為以後遇到天魔令旗的希望渺茫,這裡竟然再次出現,實在是天意!

「吼吼!必須是我們的!」

玄雖然不停的躲閃,但是神情怡然自樂,根本沒有將天魔令旗放在眼裡!

足足一刻鐘過去了,玄依然在躲閃,根本沒有任何還擊,雖然輕鬆,但是在外面的韓易卻是緊張異常。

其實,最緊張的人還是天狼!

他沒想到,天魔令旗的威勢竟然壓不住一個大魔王,他在一處偏僻的荒山打開了一個寶藏,只發現了這樣的一桿旗子,本來他不知道是什麼東西,僅僅上面書寫了天魔令旗這樣的幾個字。

但是,就在他將魔氣注入天魔令旗,準備強行開啟之時,天魔令旗竟然瘋狂的吸取他的魔氣!

天狼瞬間收手,不過能夠吸收魔氣的法寶,他還是第一次見,他接連又試探了幾次,依然如此,所以他做了一個冒險的舉動,將自己的十萬魔人全部籠罩在這桿天魔令旗之下!

沒有一個瞬息,十萬魔人竟然全部化為灰燼!

他當時恐懼萬分,這可是十萬魔人,就樣憑空消失了。

但是這個時候,天魔令旗竟然自己漂浮在空中,彷彿意猶未盡,天狼小心翼翼的注視著他,足足幾個時辰,最後,天狼終於鼓足了勇氣將天魔令旗握在了手中。

就在握入手中的那一剎那,他竟然感受到了龐大的魔氣涌動,他欣喜萬分,整整三天,他才確定,這竟然是一件絕對是絕元寶器級別的法寶!甚至已經達到法器的地步。 他悄悄的藏在了自己的衣袖之中,連幽冥他都沒告訴!

法寶在地下戰場非常稀缺,所有的魔人幾乎都沒有法寶,畢竟他們在地下戰場已經數萬年,很多大神通者一直隱居在地下戰場的最深處,或者直接消失了,根本無暇顧及這些魔人,而且魔人的生息繁衍的速度很快,所有根本沒有什麼法寶可以供他們使用,在地下戰場,哪怕是一件元器,他們都會十分珍惜,畢竟也會增強自己的實力。

天狼一直隱藏著這個秘密,但是他的十萬魔人消失了,他不得已,跟幽冥請命,要前往地下戰場的外圍捉拿人類,獲取法寶,就是為了躲避魔人消失的責任,這一次,正是他要出發的時候,手裡剛剛抓住幾個人類,沒想到就遇見了韓易與玄,而且還被韓易擒拿!

「韓易!用寶葫蘆煉化他!吼吼!」玄轉了很多圈之後,終於再次發出嘶吼。

「什麼?你拿他沒辦法?」韓易不由的要暈了,這麼長時間之後,玄竟然讓韓易煉化,實在可笑。

「我都沒有本體,怎麼能跟他戰鬥,我就是時間太長沒有活動活動了,在這裡逗他玩一會兒!」玄竟然給出了這樣一個挨罵的理由。

「我去,你給我等著!」

韓易大為惱怒,這玄連自己都耍了,竟然白白讓他等了這麼長時間。

「那你快出來,我煉化他!」韓易大聲喊道。

「不需要,現在天魔令旗被我吸引,根本對他無暇保護,剛剛煉化不住,完全是天魔令旗在他的體內作祟,現在他沒了倚仗,直接煉化即可!吼吼!」

玄轉了這麼多圈就是為了搞清楚這件事。

「好!那你怎麼辦?會不會對你造成傷害!?」韓易還是有些擔心。

「吼吼!我現在乃是虛身,沒有任何東西能夠對我造成傷害!」玄狂妄的嘶吼,他完全如同脫韁的野馬。

「反正跟你沒完!」韓易現在就要徹底瘋狂,他被玄要整的瘋掉了。

「吼吼!你趕緊煉化他,我也玩夠了!」

玄依然在不停的躲閃,但是有些時候天魔令旗的無窮魔氣也觸碰到玄的身體,但僅僅只是穿過去罷了,根本不會對玄造成任何傷害。

韓易瞬間將自己的神念籠罩寶葫蘆,寶葫蘆凝聚的虛影漸漸的擴大,整個葫蘆卻慢慢的變小,直到變得跟正常的葫蘆沒有任何區別,徑直落在韓易的手裡。

韓易拿著葫蘆,現在已經找不到玄與天狼的身影,不過其中卻發出慘烈的哭喊,那是天狼的在掙扎。

現在的天狼,本體失去了天魔令旗的庇護,根本難逃寶葫蘆的煉化,畢竟這是經過王語涵親自煉製過的法寶,已經達到了絕元寶器的境界,甚至在某一天成為法器。

足足半個時辰,慘叫聲才漸漸的退去。

「好了,他已經被徹底煉化,快打開寶葫蘆,讓我出去!」玄在寶葫蘆喊道。

「你也別出來了,就在裡面好好獃著吧!」

韓易直接端坐在石台之上,靜靜的感應著寶葫蘆里的一切,他必須小心翼翼,要是沒有徹底煉化,被天狼逃走了,說不定會引起很多不必要的麻煩。

「韓易,你個混蛋!」玄忍不住爆粗口。

「哈哈,玄,我警告你,你最好跟我客氣一點,不然你就永遠在裡面呆著吧!」韓易在外面幸災樂禍。

「韓易,我們走著瞧,要是以後碰上高手,看你怎麼應對!吼吼!」玄很明顯對韓易的做法很不爽。

「我不管,我只知道現在你是有求於我!」

韓易依然很高興,他知道遇到高手玄絕對不會袖手旁觀,可是現在抓住這麼好的機會,怎麼能不好好談一個條件。

「吼吼!難道你不想要天魔令旗了嗎?」玄突然想起了還有一面天魔令旗。

「你到現在還敢威脅我,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煩了,你就在裡面帶著給我好好反省一下吧!」

韓易故意氣惱的說道,依然沒有讓玄走出來。

兩個人就這樣一直爭論了大半天,最終以玄的失敗告終,現在的韓易,比之剛剛從易鼎村裡走出來的時候更加滑稽,即使玄活過來數萬年,依然不是韓易的對手。

韓易手裡拿著天魔令旗,閉上眼睛,靜靜的感受著這濃郁的魔氣,不由的點了點頭,欣喜萬分。

「吼吼,怎麼樣,這麼容易就得到了一面天魔令旗!」

玄對這天魔令旗里的魔氣也是垂涎萬分,可是他忍住了自己吸食的衝動,自己受過的傷實在是太重了,要是以吸收魔人的魔氣來彌補,那要數萬年才能恢復,還有犧牲數百億的魔人的生命,他才不會對自己的子民下這麼的的殺手。

「哈哈,不知道放進天魔刀之中會是什麼樣子?!」

韓易有些激動,神識一動,將這一面天魔令旗也融入到天魔刀之中。

天魔令旗瞬間淹沒在一片魔氣之中。

天魔刀之中的魔人都驚恐的看著剛剛到來的這面令旗,但是,天魔令旗進來的第一時間就是與本身佔據天魔刀的令旗相互交織,直到旋轉無數次之後,這才靜靜的飄在了半空之中,並沒有對天魔刀內部造成任何損害。

「看來真的成了!吼吼!」玄嘶吼道。

「成了什麼?」

韓易看著眼前的玄,雖然只是個虛影,剛剛兩個人爭論,最終玄認慫,韓易這才將其放了出來,玄很不爽。

「以天魔令旗的魔氣溫養天魔刀,這樣下去,等到湊齊七七四十九面天魔令旗,天魔刀應該就能恢復大半實力,那個時候,就能橫掃整個人界!」玄張狂的說道。

「橫掃什麼的我可一點都不感興趣,不過找到語馨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韓易最近越來越思念王語馨,其中,有些時候,王語涵的身影也不時的浮現在他的眼前,揮之不去。

「吼吼,你就這點出息了!」玄很不屑的重新回到了韓易的手臂之中。

韓易沒有去理會玄,靜靜的坐在石台之上,他現在要努力的鞏固自己的境界,他也搞不清楚自己到底來到地下戰場多少天了,好在竟然突破了破界境,而且得到兩面天魔令旗,自己隱隱有了衝擊大道境的氣息,這才是最值得欣喜的事情。 「我要不要繼續前行呢?」

韓易自言自語的說道,他心裡想回去,但是既然進來了也不想這麼早回去,但是心裡還在糾結,如果去了地下戰場的最深處,可能遇到生命危險,命都沒有了,修鍊還有什麼用呢,修鍊不就是為了永生嗎?

機會永遠是與艱難並存的,韓易鬱悶了,要是以前,他肯定會毫不猶豫的轉身離開,根本不會拿著自己的生命開玩笑,但是現在,他有了些許的改變,變得更加有追去,更加有動力,因為心中彷彿已經有了一個目標,為了這個目標而前行,而努力。

突然,就在韓易思索的時刻,整個石室開始震動起來,韓易直接起身,走出了石室。

「怎麼回事?」韓易看到馮秋與王沐依然在石室門前,不由的問道。

「大人,我也不清楚!」馮秋這個時候也開始稱韓易為大人,畢竟能夠指揮一名大魔王境高手的人,他根本招惹不起,他所了解的韓易,感覺是那麼那麼淺。

「你們在這裡呆著,我出去看看!」

韓易說罷揮手解開了王沐的禁制,本還想說幾句,但看了一眼,又忍住不說,接著向外走去。

韓易剛剛走出宮殿的大門,緊接著就發現整個天空灰濛濛的,周圍全部被魔人圍繞,密密麻麻,根本數不清。

天空的正中間,一個人影站立,傲視著這數不清的魔人,正是凌天!

韓易寶葫蘆瞬間顯現,踏上了寶葫蘆,飛身來到凌天的身邊。

韓易不是那種大義凜然的要與凌天共同抗敵的人,他很清楚,自己即使不出現,如果凌天一旦敗了,自己也不可能獨自抵擋這麼多魔人。

「怎麼回事?」韓易掃了周圍一眼,凌天的面前,站立了幾個裝束完全不同的人,他們的裝束卻與天狼不盡相同。

「大人,我們被找上門來了,沒想到他們得到的消息這麼快,而且準備充分,這幾個就是幽冥手下的四大戰將中剩餘的三個。

「哈哈,這豈不是正合我意!」

韓易狂笑,雖然心裡也沒有底,但是在凌天面前卻不能露出怯意。

「哈哈,說的也是!」

凌天也跟著笑了起來,畢竟他現在是大魔王,放在以前,他根本不敢招惹這幾個人,但是現在,即便他們三個同時來了,他也不懼。

「蒼狼、黑狼、獨狼,你們是什麼意思?」

凌天先禮後兵,畢竟不知道他們到底是什麼意思。

「凌天?!」蒼狼站在最前面,他在幽冥手下的四大戰將之中排行第二,但實力卻絲毫不輸於天狼。

「大膽!」凌天瞬間釋放出了自己大魔王的氣勢,直接壓向了蒼狼三人。

「大魔王?!」三人臉上露出了恐懼的神情。

「怎麼,你們還要說什麼!?」凌天的氣勢已經壓制住了三人,不由的向前邁了一步。

「為什麼?!」

蒼狼的臉上依然恐懼,他想都不敢想凌天能夠成為大魔王,在幽冥的領地,他與天狼才是最有希望進階大魔王的人,這凌天竟然達到了大魔王的境界。

「為什麼?你說為什麼?!」

凌天很不屑的看著三人,既然韓易發話了,他就不可能讓這幾個人回去,現在的他越來越覺得跟著韓易,有著無窮無盡的興奮,韓易做事根本沒有任何章法,除了霸氣就是霸氣,不講道理。

「對不起,凌天大人,我們不知道你在這裡,這就告退,不打擾了!」

蒼狼等人倒是很識時務,知道自己肯定占不到便宜,雖然這麼多人,也並不害怕一個大魔王,不過已經不想繼續糾纏下去,當即要離開。

「離開?我讓你們離開了嗎?!」凌天踏出一步,威勢全部壓向三人,周圍的魔人也跟著震顫。

「凌天大人,既然你已經成就大魔王,我們自然要道歉,大人還有什麼吩咐?!」

蒼狼雖然心裡氣惱,但畢竟有著境界的差距,不敢造次。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