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拉倒吧,這個穆蒼是個天玄境後期的強者,據說都快要突破到天玄境後期巔峰了,而且還能越級對敵,實力極為強勁。柳羿才天玄境初期,在這麼巨大的差距下,就算那個柳羿再怎麼厲害,也不可能打得過這個穆蒼,要我說他就是怕了!」

「恩,說的也有道理。」

其他幾位聽了這番分析后也紛紛點頭表示贊同。

台上的穆蒼依舊微笑著不說話,只是不知道他手上什麼時候多出了一把扇子,輕輕的扇著,神態頗為悠閑,就好像是上來玩的似的。

時間流逝,轉眼間,半晌過去了,可依舊沒有看見柳羿的身影,人們不禁又開始議論起來,會誅國那邊請來的托更是道:「這都半晌過去了,還沒來,這應該算是棄權了吧。」

「就是啊,都這麼長時間沒來,也該宣布結果進行下一場了吧。」

一人起鬨,其他人也跟著起鬨,在這種壓力之下,饒是久經沙場的豐立響也不禁額頭冒汗,朝著豐立仁的方向看了一眼,見豐立仁點頭,豐立響當即便宣佈道:「不好意思,讓大家久等了,由於柳羿道友臨時有事,根據規定,此次比賽……」

「等一下!」

一道聲音陡然炸響在比武場的上空,直接壓過了豐立響的話語,豐立響聽到這道聲音打斷自己的話,也不惱,立馬停止了講話。

擂台上,此時此刻又多了一人,正是柳羿,臉上有著匆忙的神色,很明顯也是剛剛趕到。

「卧槽,還真會挑時候。」

「來的還真是及時。」

「來了又怎麼樣,還不是一樣是輸。」

……

「我還以為你怕了呢!」穆蒼輕笑道,嘴角帶著不削,見柳羿不說話,又道:「雖然你實力不弱,但還不是我的對手,我勸你還回去好好的當縮頭比較好,免得收皮肉之苦!」

柳羿看著他,也不惱,只是走到他面前,右手一抬慢慢地抽了上去,雖然柳羿的動作很慢,但對於穆蒼來說,確實快得都來不及反應。

「啪!」

一聲清脆的耳光聲陡然響起,穆蒼應聲倒地,一動不動的,就跟死了一樣。

嘶!

所有人看到這一幕,不禁倒抽一口涼氣。

靜,死一般的靜,哪怕是一根針掉在地上都能夠清晰的聽見。

會誅國的所有人都在此刻站了起來,滿眼的不可置信。

豐立仁也在此刻激動的站了起來,原本灰暗的雙眼,在此刻再次變得明亮起來。

比武的裁判也趕緊上去檢查,隨後朝著豐立響示意了一下,豐立響會意后,立即宣佈道:

「穆蒼因昏迷,已經失去戰鬥能力,第一場比武勝利者是……」豐立響頓了頓,雖然結果已定,但還是賣了個關子,隨後繼續道:「柳羿!」

柳羿如此乾脆利落的一手,令台下原本頗為冷淡的反響,顯得有點詭異。因為台下大多數的人,都不知道柳羿的真實實力,畢竟他才天玄境初期而已。

等豐立響公布柳羿獲勝后,台下響起了熱烈的掌聲與歡呼聲

「柳羿!柳羿!柳羿!喔哦!」

「柳羿,太帥了,我頂你!」

「柳羿哥哥,我要做你女朋友」

……

台下無數懷春的少女,雙眼冒著小星星。柳羿出自超級宗派,實力強大,天賦恐怖,人又長得不差。

這簡直就是現實版的白馬王子,如果能成為他的妻子,肯定十分幸福。

豐立響抬手虛按,場中頓時安靜了下來,對於這位主持人的實力威嚴可沒人膽敢挑釁。在豐立國,沒人不知道這豐立響,高深莫測的實力,鐵血的手段……一切的一切鑄就了他的威嚴。

柳羿倒是沒有理會台下人的瘋狂,轉身便下了比武場,留給觀眾的是一個瀟洒的背影……

「咳咳」倆聲咳嗽,震顫了眾人的心神,將眾多人的心神拉回了場中。

「現在,開始第二場比賽,有請雙方選手上場。」豐立響說到。

比賽繼續進行著,不過今天的這一切跟柳羿無關了。比賽分為四部分,第一場淘汰賽將進行一整天,屆時將淘汰一半的人。淘汰出那些有實力,有潛力的選手。第二天,將隨機分配,再次淘汰去一半的人。

屆時留下的,就是精英了,是那些實力強橫,手段卓越的年輕高手。

第三天,也是最重要的一天。這一天,將決出四強選手。

同時,這一天,也是最殘酷的一天。

因為這一天,採取的比賽方式不再是前倆天的那種方式,採取的是混戰的方式。

戰至場上只剩四個人。

這一天,只要你憑的是自己的實力,哪怕群攻,也是被允許的。因此這一天,被稱為最殘酷的一天,要麼,你有絕對強橫的實力,足以在眾人圍攻下存留下來。

要麼,你就要與眾人一起,結群而行。

不過能留到第三場的,都是有志之輩,一般都不會結群而攻,但,事情沒有絕對的……

柳羿此時早已回到了豐立國為他準備的房間中。慢慢回憶著自己入閣的一切,自己本是為無渡混元大法去的,但現在卻沒有一絲進展。

這讓他很是苦惱,如果沒法得到這無渡混元大法,自己到時該怎麼辦。

柳羿眼裡閃過一絲無奈和苦澀。

算了,不去多想,先解決了面前的事再說吧。豐立國邀請他來幫助他們,既然答應了下來。

按他柳羿的性格,那是必須要圓滿完成才是。柳羿對自己,從不缺乏信心,武者,信心是最基本的,如果連自己都不相信自己了,那麼,你武道也就到頭了,從此寸步難進……

稍微整理了下衣容,柳羿便盤坐在床上,調息打坐起來。三個時辰后,柳羿睜開了雙眼,叫店小二為他準備了洗澡水后,對店小二道:

「小二,你們這城中哪裡有絕佳的酒樓以及淘寶的好去處?」

「公子爺,你且聽我說,要說這美食美酒,當要屬城北的天凰樓了,那乃是皇親貴族所開,美食美酒常常是供不應求,九大招牌菜肴,那可是人間難得的美味,每一道菜的材料,都是雇傭修練境地高深的好手,去茫茫魔獸山脈之中尋找得來。最頂級的美酒,更是千金難求,用無數的靈藥靈果釀造而成,有著玉露瓊漿之稱。」

小二一邊說到,一邊流露出嚮往之色。當說到美酒之時,更是神遊起來。閉著雙眼,好似那酒就在他面前,任他品鑒。

「哦,聽起來還不錯,看來這地方值得我去看看。」柳羿道。

聽了小二的介紹,柳羿心裡便對這天凰樓有了一個大概的看法。

這應該是為一些修士以及普通人中的絕頂大財主提供酒食之處,想來應該不會太差。

「那是,這天凰樓要是都不值得去,就沒地方值得去了。再說到這淘寶貝的地方,那麼就得數黑街和這豐立國的天字拍賣場。」小二道。說到這裡,小二看了一眼柳羿道

「公子,如果你沒有護衛陪同我介意你別去這黑街。」

他的語氣忽然變得凝重,沒有一絲開玩笑的意思。

「這是為何?為何說出了這個地方,然而又不介意我去了?」柳羿皺著眉頭疑惑道。

「因為,這個地方十分的亂,自身沒有強橫的實力是無法在那裡安然回來的,看公子的樣子,應該是出門遊歷的少爺吧。因此小的介意公子哥你要去最好帶著護衛前去。」

他不知道柳羿的真正身份,更不知道柳羿實力堪比天玄境後期……

「哈哈,多謝小哥好意了,我自有安排。」柳羿笑道。

「既然公子爺你有決斷我就不不多說什麼了,哦,對了,正好今晚是天字型大小拍賣場一月一度的珍寶拍賣會,公子可以去看看。」小二道。

柳羿點頭示意他知道了,便讓他離去了。半個時辰后,柳羿換洗了一套普通的衣服,將無渡閣的服裝放入儲物戒指中,之後便出門而去了……

出門后柳羿並沒有忙著去天凰樓或者黑街,他慢慢的走在街上,領略著這豐立國天府城的風景。

這天府城不愧為豐立國的大城,人來人往。在比賽場地周圍更是人滿為患,各種各樣的叫賣聲不絕於耳……

「包子,包子,好吃的包子,驢肉陷的包子!」

「糖葫蘆了,靈果製作的糖葫蘆了。」

「走過路過不要錯過,看一看瞧一瞧,各種妖獸蛋任你選購!」

……

各種各樣的聲音充斥在這片天地中,好不熱鬧。有妖獸蛋出售的叫賣聲吸引了柳羿,他來到了這裡。看見一枚又一枚躺在盒子中的獸卵,都是一些低階妖獸的蛋。

對他並沒有用處,因此柳羿便轉身離開了這裡。他沒注意到,有一個樣貌不凡,但渾身氣場十足的男子帶著倆個人,看了一眼后也轉身就離開了……

走了不遠后,人皇突然說道:

「血練神君的傳承者出現了。剛才就在你不遠處。」

「血練神君?他的傳承者,也就是我的那個宿敵出現了?」柳羿問道。

「對,就是他,你注意些,因為這城中有著高手,我不方便探查。因此並不知道他具體的實力如何,但絕對是他,那種氣息沒有錯,反正你注意些吧。」人皇告誡道。

柳羿聞言默默點了點頭便徑直朝天凰樓走去。

剛來到天凰樓,便聽見有人大吼大叫。

「你們以為你這是皇親貴族開的酒樓我就怕你們,小爺今天不就忘了帶錢嗎,居然就說小爺吃霸王餐,竟然還要動手,來呀,動手試試。」一個樣貌粗獷的人在場中大喊大叫到。

「放肆!居然敢在這裡撒野。活膩了吧!」

場中不知何時多了一個老者,沒人看見他的怎麼出現在場中的。他出現后,立刻訓斥了粗獷的男子。

男子的臉色一冷,這個老者不簡單。柳羿也察覺出來了,這老者境界在他之上,應該是天玄境中期的高手。

老者抬手一指點向了粗獷男子,男子立刻做出了防禦姿態,卻還是被轟飛了出去。他才天玄境初期,而且是才晉入天玄境初期的,當然防不住老者這一指。

粗獷男子倒地後幾息便又站了起來。眼裡流露出凶芒,並沒有畏懼,這一點看在柳羿眼裡,很是欣賞。面對強者,還能如此不懼,這個人以後會有一番成就。

老者見他站了起來,皺了皺眉,身影如鬼魅一樣就出現在了男子身邊,抬起手掌就要劈下。

這時,柳羿一個閃身來到了場中,伸手抓住了老者的手掌,道:

「不要傷人性命,不就是一頓飯錢嘛,我出了。」

柳羿的口氣十分淡然,但老者卻一點也不敢小看這一個年輕人。自己的手掌,像被鐵鉗牢牢夾住了,動彈不得。

柳羿鬆開了老者的手,老者一聲冷哼,轉身便消失在了場中。

他沒有追問柳羿是否有錢,因為憑藉柳羿本身這實力,哪怕沒錢,天凰樓也不敢得罪,明明只是天玄境,而且還未到巔峰,僅一隻手,卻讓他這個即將到天玄境中期巔峰的人無法動彈。

這種人的身份絕對不會簡單,這是老者心中對柳羿的評價。

柳羿這平淡而又強力的一手,不僅震懾了老者,也收服了這個看著十分粗獷的男子,周圍人見狀也逐漸散去了。

見柳羿轉身便要進入天凰樓中,男子快步追上柳羿道:

「兄弟,以後你就是我賀遠的兄弟了!」

柳羿聞言,看了一眼這個名叫賀遠的男子,知道他是一個果決固執之人,也不多說什麼,示意男子跟著便進入了樓中。

「客官,裡邊請。」

剛一進門一個小廝便迎了上來。

「小二,還有沒有雅間,給我安排一處。」柳羿淡然道。

「客官你運氣真好,剛好還有最後一間雅間,請跟我來。」

說罷小廝便要帶柳羿上樓去那雅間。

「慢,這雅間,我要了!」

一個不咸不淡的聲音進入了柳羿耳朵里。

柳羿轉身,三個男子出現在了他的視線中。出聲的,是領頭那個樣貌不凡的男子。看得出來,他對柳羿有著敵意。這是一種自然而然的敵意,柳羿心裡也對他有著敵意。這令柳羿心中一凜,看來,這便是那個血練神君的傳承者了,自己的宿敵。相信他,也察覺到了吧……

「不好意思,這間雅間,我先要了的。」柳羿微笑著道。

「公子,這間雅間的確是這位公子先要了的,不好意思。」小二敢忙賠禮道。他是一個修鍊者,境界不高。但在這大酒樓跑多了,眼力勁還是有的,他看得出來這倆個人都不好惹。一但打起來,雖然這酒樓中有著能鎮壓他們的人,但免不了引起一場騷亂。

「如果我說不呢」領頭的男子出言道。有種不容質疑的感覺。

「那麼,你就滾出去吧」柳羿冷漠的說道。

「敢欺負我兄弟,活膩了吧你」賀遠道。

說完,雙方擺起架勢,就要動手。腦海中卻響起了一聲宏大的聲音,令幾人心中一凜。

「咳咳,幾位可否給老夫一個面子,可別拆了我這酒樓啊。」

這老頭不簡單,這是幾人心中的共同語言。頓時場中的氣氛就緩和了下來,因為沒人願意得罪一個不知根底的高手。

「你叫什麼名字」那個領頭的男子盯著柳羿問到。

「柳羿」柳羿淡然說到,並不怕他知道名字后入調查什麼的。

「我們走,後會有期,下次,一較高下。」

說罷,這個人就帶著身邊倆人離開了這裡。這個人,就是武。

柳羿見他走後,便帶著賀遠上樓點了些酒菜坐了下來。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