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張靜面無表情說:「我喜歡你看被折磨。」

「口是心非。」葉無天笑:「你是個可愛的女人,再考慮考慮唄,跟我,做我的女人,怎樣?」

「等你能打動我再說。」

葉無天說:「現在還不能打動你嗎?我人長得帥,又有錢,年少多金,最重要是,我床上功夫好,你應該清楚,這麼好的一超級無敵大帥哥,我實在想不明白你還有什麼好猶豫,需知過了這個村就沒有那個店,優質股的男人不太好找。」

胖子局長几人極力忍住想吐的衝動,內心在感嘆,無恥啊!真夠無恥的,天底下有勇氣這樣贊自己的人恐怕也只有他葉無天。

人帥?多金?最他媽讓人抓狂的是還床上功夫好?這都他媽什麼臉皮?如此一個怪物,又是從什麼深山老林里的大石頭中跳出來的,簡直不可思議。

「要不要考慮考慮?」葉無天又問。

「葉無天,你真賤。」張靜說道。

「謝謝。」葉無天一笑:「我可以為認你這是在表揚我嗎?」

兩人你一言我一語聊了老半天,絲毫沒將在場的其它人放在眼中,談話的內容還那麼不堪入耳。

楊浪子考慮著要不要離開這裡,再聽下去,他怕自己會吐,無恥的最高境界怕是像葉無天這樣。

「怎麼還不來電話?楊浪子,你那些人不行,一點都不盡責。」葉無天說道。

楊浪子正要開口,電話就響了,果然響的是他的電話。

「看看,電話來了。」葉無天笑。

楊浪子想了會,接通電話的他轉身走出拘留室。

「靠!出去接?有什麼話不能讓我們聽到?鄙視,咱們一起鄙視他。」

張靜說道:「你被關在這裡感覺好玩?」

葉無天並馬上回答張靜,反倒看著胖子局長:「局長,你說好玩嗎?」

胖子局長心道老子哪知道?老子只知關人的時候很過癮,哪知被關在裡面是什麼感受?

臉上露出一絲僵硬的表情,胖子局長苦笑:「葉先生,這又何必呢?」

「局長,我可以嫌疑犯,你還想放我走嗎?不怕你那身虎皮被脫掉?」

葉無天的話讓胖子局長無言以對,他當然怕。

沒多久,一臉憤怒的楊浪子進來了,渾身殺氣的看著葉無天:「是你做的?」

「是不是很意外?」葉無天沒否認,「我說過,你會玩局中局,會玩連環計,我也會。」

「葉無天,你可真行。」楊浪子又氣又急,他不知葉無天是怎樣做到,現在沒閑情想那些破事,只是知道眼前的危機不解除,他無法挺過這一關。

「謝謝,能得到你的讚賞也不是件易事,楊浪子,你還是稱我為葉兄弟吧,我習慣了聽你稱呼我為葉兄弟。」

楊浪子越憤怒,葉無天就越高興,心道小樣,老子就不信治不你。

「你想怎樣?」楊浪子努力剋制著自己,解鈴還需系鈴人,想解決這事,還得看葉無天。

漫不經心的葉無天說:「我剛才怎麼說來著?」

「就那樣?」楊浪子問,他有些不放心葉無天,這傢伙無恥著呢,誰知會不會反悔?

「暫時就那樣,我不喜歡惹事。」

楊浪子沉默好久,抬頭問:「你的要求我可以做到,可你要是後悔呢?」

「楊浪子,你還是不明白,如今你根本沒有討價還價的機會。」

「好,我答應,葉無天,希望你能做到,不然咱們就算拼得兩敗俱傷,我也要拉上你。」

葉無天不知有沒有聽到楊浪子的話,這小子只是一個勁的挖著耳朵,「癢,好癢。」

楊浪子對胖子局長道:「開門。」

胖子局長感受到一股無形的壓力,讓好不容易平靜下來的心又再次緊張不已。

「開門,沒聽到?」楊浪子一聲大吼。

胖子局長說:「不能開,我沒法向上面交待。」

楊浪子手一推胖子局長,「有事我負責。」

泥人都有三分氣,被楊浪子這一推,胖子局長頓時來氣,更不知他哪來的勇氣與膽量,「你想放他,讓我上司跟我談。」

「你想找死。」楊浪子沒想到對方一個小小的局長還敢跟他頂牛,對付這種小局長,他連出手的興趣都沒有,不值得他出手。

「我……」憋在心中那口氣泄出去后,胖子局長又開始後悔,想說句道歉的話,又總拉不下面子,堂堂局長,動不動就向人道歉,這本身就很掉價。

「我再說一次,開門。」楊浪子心想,胖子再不開門,他會馬上一巴掌抽過去。

胖子局長猶豫小會,最後還是示意部下開門。

「等等。」眼看鐵門就要被打開,葉無天開口阻止了,「開什麼門?我同意了嗎?」

胖子局長見狀想下令手下拿槍進來,將局裡的槍全部拿進來,對著這兩個該死的王八蛋打半個小時。

斗就斗,為何總要拿他這種小人物夾在中間?

「楊浪子,我剛才說什麼來著?我說要讓你親自來開門,你忘了?」葉無天提醒。

楊浪子當然沒忘,手一伸,示意那個警察將鎖匙給他。

接過鎖匙的楊浪子走到鐵門前,自己動手將鐵門打開。

心滿意足的葉無天走出那道鐵門,出來后的他停下,看著楊浪子:「你不進去?」

楊浪子心知自己根本沒有選擇的餘地,進去后自己將門鎖上,此舉讓葉無天好一陣得意。

「自己動手豐衣足食,楊浪子,你是個人物。」

楊浪子卻答非所問:「我已經進來,你也該實現你的承諾。」

葉無天笑道:「不急,交出手機。」

「姓葉的,你別太過份。」

「是葉兄弟,不是讓你改口嗎?要喊葉兄弟。」葉無天好心提醒。

面對葉無天的強人所難,楊浪子也為難,他當然不想交出手機,一旦交出手機,意味著他被切斷任何的通訊。

「我剛才也被收了手機,現在也收你的,這樣才公平。」

猶豫半天,楊浪子最終還是將手機交出,接過手機的葉無天忽然意外手一滑,手機從高處掉落。

即便這樣葉無天也還沒有罷休,又對著手機狂踩幾腳,硬生生將手機踩爛。

眾人狂汗,葉無天這是唱哪一出?好端端的怎麼砸手機?

將楊浪子的手機踩爛后,葉無天吐了口氣,「別用那種眼神看著我,你知道,我不會害怕你。」

「還有,你這手機我會賠你,請放心好了。」葉無天又是句。

楊浪子表情扭曲的看了地上那台手機一眼,「現在你可以實現你的承諾嗎?」

「不可以。」葉無天又是一句。

「你還想怎樣?」楊浪子咆哮如雷。

「一天後再說。」

楊浪子一腳踢向鐵門:「葉無天,你確定你要這樣?」

「你威脅我嗎?」葉無天上前一步,「是不是威脅我?」

楊浪子心道,也不知道到底是誰在威脅誰,他楊浪子也算是經歷過風雨,見過場面之人,可還是第一次遇上種不按常理出牌的對手,為達到目的而不擇手段。

「好吧,誰讓我人好?今天就玩到這,不過你楊浪子最好記住,不呆足一天你敢出來,別怪我反悔。」留下這句話的葉無天轉身準備走人,臨走前這廝還不忘讓他胖子局長將證據拿出來。

胖子局長一臉為難,那東西不能給,程序上不允許。

「給他,有什麼事我負責。」楊浪子說道。

最後,胖子局長還是乖乖的將證據拿給葉無天,而葉大爺則是開心的笑著離開。

望著葉無天離去的背影,楊浪子再笨也知道,自己中了葉無天的調虎離山之計,把他從東城弄到京城來。

「你用什麼手段讓他屈服?」警局外面,張靜問,對這個問題十分好奇。

「怎麼?你是不是開始崇拜我?」

「什麼方法?」一個電話就能讓楊浪子如此緊張,甚至還要讓他自己鎖著,那不是他楊浪子的性格。

「很簡單,你說如果騰龍幫總部被人圍住,楊浪子會怎樣?」

「圍住有什麼奇怪?」張靜心道,反抗就是。

「呵呵,圍住是不奇怪,可如果楊浪子那些人都沒有反抗能力,全部像一頭待宰的糕羊,你說又會怎樣?」

張靜瞬間反應過來:「你用毒?」

「不不不,不是我,人都在京城,怎麼用毒?」

張靜開始明白楊浪子,在這種情況之下,他沒得選擇,總部被抄,傳出去名聲不好聽,他楊浪子也損失不起,唯一能做的就只有屈服,暫時的屈服。 SC中國區大廈

這天早上,電視新聞里播放了一則早間新聞,內容是關於:有人在西山雙溪澗發現了一具屍體,警方已經第一時間收到消息,封鎖了現場……

蘇紋兒神色慌亂的拋下開了一半的部門會議,急匆匆的離開了公司…

她的臉上布滿了驚慌,臉色非常的蒼白,走路也踉踉蹌蹌的,還不小心撞倒了不少的行人。

高妍瞧見她這副失魂落魄的模樣,心裡很擔憂,急忙追了上去,「蘇總…紋兒…你等一下,你怎麼了?」

她跑的很快,扯著嗓子在身後叫喊著,事情發生的太突然,所有人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對蘇紋兒的反應,心裡充滿了困惑,一個個駐足觀望,面面相覷。

蘇紋兒對高妍的呼喊置若罔聞,慌不擇路的往電梯狂奔而去,一腳踏進電梯,手忙腳亂的拚命按著電梯按鈕。

電梯門合上的那一剎那,高妍慌亂不安的眼神被殘忍的堵在了門外…呼聲也消失的無影無蹤。

電梯裡面只有她一個人,蜷縮著肩膀,雙~腿虛浮的靠著牆壁,渾身瑟瑟發抖。

嘴裡不停的小聲低喃著:「不可能的…一定不可能…」

她的樣子彷彿是突然間受到了極大的驚嚇,慘白的臉色讓人看起來驚懼,手裡的包也好幾次掉在地上,被她胡亂的撿起,心不在焉的離開了公司大廈。

司機早就在門口等候她的出現,她不顧一切的衝到車旁,拉開車門側著身子坐了進去,對著司機大聲喊道:「快…去西山雙溪澗。」

一路上她不停的催促司機開的快點…司機對她的反常舉動感到很困惑,為了她的安全著想,盡量的在提速的情況下,安全行駛。

這個時候的蘇紋兒那管得了自己的生命安全,她的一顆心早就飛到了雙溪澗,迫不及待的想要看看,那個人是不是陳壘。

她的胸口因為情緒的猛烈波動熱劇烈的起伏著,一雙手焦躁不安的攥在一起,蒼白的指尖泛著輕微的顫抖。

不應該是這樣的結果,她才剛懷疑陳壘可能在西山出現過,還沒來得及找人查找線索,這麼快就有人發現了一具屍體。

其實,這個時候她應該去警局等情況才對,可她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身體,不由自主的想要去西山…

彷彿是有一個聲音在呼喚她,讓她過去一探究竟。

她相信,如果真是陳壘,她能感覺到…太愛一個人,他身上的任何氣息都能讓她記憶猶新,難以忘卻。

當她換不擇路的跑到雙溪澗,山谷的周圍已經聚集了非常多的人,一個個翹首以盼,議論紛紛。

這些人很明顯都在看熱鬧,西山地處偏僻,人煙稀少,看他們的打扮,應該是登山愛好者。

蘇紋兒跌跌撞撞的靠近,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如此崎嶇的山路,一個身懷六甲的孕婦竟然出現在這裡,難怪會格外引人注目。

「喂…這位女士…你小心點,看著路…」

蘇紋兒神情都凝聚在被層層包圍的案發現場上,一時沒有注意,腳下一滑,差一點就跌倒在地,幸好有好心人眼疾手快的出手扶住了她,否則她這麼一摔,後果不堪設想。

「謝謝…我…你們看到死的人是誰了嗎?」蘇紋兒神情恍惚的拽著那人的胳膊,猛烈的搖晃著。

「女士…你怎麼了…我沒有看到,不過聽在場的目擊者說,屍體已經面目全非了,認不出來,不過…看身上衣服應該是男人。」

那人雖然不清楚蘇紋兒為何如此的激動,還是很詳細的告訴了他知道的情況。

「男人…」蘇紋兒聽到這個字眼,頓時猶如五雷轟頂,不可置信的呆立在那裡。

「我隱約也看到了…就是一個男人,就是太害怕不敢靠近…」

「對…對…我和朋友們都看到了,我們還是最先發現的呢!」

「登山十幾年,還是頭一次遇到這樣的情況,真是可惜了…」

「看樣子應該是不小心從山崖上跌落摔死的…」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