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柏墨迅速抽身後退,可是蘇秦怎麼可能讓他這麼輕易的就退回去,蘇秦的劍尖一掃而過,只聽「撕~」的一聲,柏墨右臂上的衣物瞬間被劍尖劃破。

在柏墨的手臂上也留下了一道不深不淺的傷口,傷口立刻湧出了一股鮮血將柏墨右手臂上周圍的衣服全部染成了紅色,一滴滴鮮血也隨著重力,從柏墨的胳膊上流向了緊握著劍的手,然後流經劍身,最後透過劍尖一滴一滴的滴落在了擂台上,血液與地面上的石板碰撞,發出了微不可聞的「滴答……滴答……」的聲音。

柏墨看著自己的鮮血一滴一滴的落在地上,然後又看到了自己左腳邊上的自己的劍鞘,又抬頭看了一眼現在自己對面的蘇秦。

「他能做到的,我也能做到。」

柏墨一彎腰,然後左手也拿起了劍鞘,然後右腳猛地一蹬地,再次飛身沖向了蘇秦。

就在要接近蘇秦之時,柏墨雙手立刻同時用起來一劍天地,不過他在用出來之後,原本灼熱的目光瞬間暗淡了許多。

因為在柏墨用出這一招之後,就知道自己失敗了,失敗的一塌糊塗,自己並不能協調的掌握好左右手同時使用劍法,就算是自己已經練了十幾年,每天出劍數萬次的劍法……

蘇秦在柏墨撿起了劍鞘的那一刻起,蘇秦就知道柏墨的這一招並不會有太大的威力,並不是所有人都有「一心二用、左右互搏」的天賦,也並不是所有有天賦的人上來就直接可以使用,畢竟不是所有人都有「劍法精通」這個技能。

蘇秦面對柏墨襲來的劍,身形連動都沒有動,左手抬起劍鞘在柏墨砍過來的劍身上用力一挑,然後柏墨的劍身就隨著蘇秦的力道向後一揚,隨後就與自己左手的劍鞘撞擊在了一起,柏墨的兩隻手都震得有些發麻。

現實永遠都是這樣,永遠會與自己所想象的背道而馳。

柏墨抬起頭,目光緊緊的盯著蘇秦,那因為水分流失而乾燥的嘴唇也動了起來。

「我三歲觀劍,四歲習劍,五歲掌握三十六門劍術,六歲廢除所有已學劍術,轉練一劍天地,如今習劍已有十四載………」 「我曾經一直以為自己的劍法天賦,無人能敵,但是最終看來,我還是井底之蛙,小看了天下人。」

「蘇師兄,我已經想象到你很厲害了,但是沒想到我還是低估了你,不過沒關係,因為最終的勝利者依舊會是我。」

「蘇師兄,請接招!」

柏墨的嘴角微微一笑,然後左手一松,將劍鞘扔在了地上,而後將劍尖朝上,豎著放在身前,兩隻手緊握著劍柄。

門派廣場上所有人的目光都緊緊的注視著柏墨。

在靜默了兩個呼吸之後,突然一股磅礴的氣息從柏墨的身上散發了出來。

在感受到這股磅礴的氣息之後,廣場上下一片嘩然,就連坐在擂台下的陸嫣然也忍不住驚呼了一聲,誰也沒有想到柏墨竟然有如此威力的招術。

蘇秦站在擂台上,看著身上正散發著一股磅礴氣勢的柏墨,此時蘇秦距離柏墨最近,他也最先、最直接感受到了這股驚人的氣勢。

這一股氣勢,與之前陸嫣然發出的那一招的氣勢有些類似,但是柏墨的這一股氣勢明顯更加強大,更加磅礴一些,不過雖然柏墨的這一股氣勢十分的強大,磅礴,但是蘇秦總感覺柏墨的這一股氣勢十分的不穩定。

這就是內力所散發出來的的威力嗎,可是在三天前柏墨明明還是不會這一招的,難道是他在與陸嫣然對戰之後才領悟的嗎,不得不說柏墨的劍法天賦還真是可怕。

柏墨的頭髮被風吹的比之前更加的凌亂,但是蘇秦還是能透過頭髮間的縫隙看到他閃爍著光芒的眼睛。

柏墨舉起了手中的劍,然後朝著蘇秦狠狠的劈了過去。

柏墨手中的劍彷彿化作了一道劍芒,破空而出,朝著蘇秦攻擊而去。

看到了這一劍的威力,看台上的岳不群以及門派長老的臉色皆是一變,柏墨這一劍發的太快,岳不群還沒來的及趕到擂台上,這一劍就飛向了蘇秦。

蘇秦看著柏墨發出的這一招,他知道就算是自己一心二用,雙手都使用基礎劍法也遠遠不是柏墨這一招之敵。

「這場比試,你要是贏不了的話,後果你懂的!!」

蘇秦一想到陸嫣然的話,不禁打了一個哆嗦。

「不行,一定不能輸!不能輸!!」

「怎麼辦,不能使用其它劍法,那還有什麼劍法,獨孤九劍?不行,獨孤九劍現在一定不能暴露。」

「獨孤九劍,獨孤九劍,對了,意!!!」

一個瞬間蘇秦的腦海里閃過了無數的念頭。

「意!」

隨即蘇秦的耳畔迴響起了風清揚說過的話。

「劍法最高的境界是無招勝有招,世間萬物皆可為劍,皆可斬斷天下。」

「每一門劍法、武功都有屬於自己獨特的一種『意』,這種『意』可以是『快』、可以是『慢』、可以是『寒』,這種意只可意會,而不能言傳。」

「每一門劍法都有『意』,那麼《基礎劍法》的『意』是什麼,基礎劍法,重的是基礎,何為基礎,基礎就是一切事物的根基,而《基礎劍法》就是一切劍法的根基,所有的劍法都是由劈、砍、崩、撩、格、洗、截、刺、攪、壓、掛、雲,這些基礎招式所組成的。」

「那麼《基礎劍法》的『意』就是『簡』,返璞歸真,大道至簡。

蘇秦感受著自己的變化,右手一握,然後抬手就是一劍,然後與柏墨的這一劍撞擊在了一起。

結果出乎所有人的意料,沒有磅礴的氣勢,沒有電光火石,甚至連一點聲音都沒有,就在蘇秦這抬手一劍之間,柏墨的這一擊就瞬間消散,不留一絲痕迹,就像是從未出現過一樣。

在發出這驚天地的一劍后,柏墨原本就有些蒼白的臉色瞬間就變成了慘白色。

「為什麼?」

柏墨用已經沙啞的嗓子,有氣無力的朝著蘇秦問了一句,眼神中儘是不解。

「極於情,方能極於劍。」

蘇秦看著柏墨,然後說了一句話。

「極於情,方能極於劍?」

柏墨聽完蘇秦的話之後,又小聲的呢喃了一遍,然後身子一軟就暈了過去。

一時間,廣場上十分的安靜,針落有聲,在安靜了一段時間之後,遠遠躲在擂台邊緣的裁判才放心的走了過來。

「我宣布,本場門派大比的第一名是——第七百八十一號,蘇秦!!」

在裁判宣布完之後,整個門派廣場上瞬間沸騰了起來。

「卧槽!蘇秦好叼!」

「蘇秦,你好帥啊!?」

「蘇秦,我要和你生猴子!!」

「蘇師兄,我要拜你為師!」

「蘇師弟,你發揮的不錯,不用感謝我對你的指導!!」

蘇秦在聽到了這一句話之後,不用看就知道這是鬍子規那個不要臉的說的。

蘇秦無奈的嘆了一口氣,為什麼自己會認識這個大逗比,蘇秦轉念一想,哪個主角身邊沒有一個逗比的小弟啊,轉念一想之後,蘇秦的心情就愉悅了許多。

蘇秦慢慢的有下了擂台,這時陸嫣然也來到了蘇秦的身邊。

陸嫣然看到蘇秦取得了門派大比的勝利,內心也十分的替蘇秦開心,不過陸嫣然看到了蘇秦右手上依然緊緊握著的劍,便開口問道。

「蘇秦,都比試完了,你還拿著劍幹什麼?」

蘇秦聽到了陸嫣然的話之後,立刻苦笑了起來。

「我也想把劍拿下來,可是我的右手已經沒有知覺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蘇秦看著笑的前仰后翻的陸嫣然,有些鬱悶的問道。

「你的笑點在哪裡?」

「你知道嗎,剛才在我身邊的那些姑娘看著你拿著劍下來的樣子,都在大叫著好帥啊,好帥啊,要是她們知道他們崇拜的人,之所以拿著劍是因為手沒有知覺了,那得多搞笑啊…哈哈……」

此時的陸嫣然美目流盼、桃腮帶笑、氣若幽蘭,臉上布滿紅暈,蘇秦獃獃的看著陸嫣然不禁有些入迷………

漸漸的陸嫣然也察覺到了蘇秦的眼神,紅著臉嬌嗔了一句。

「大色狼!」 聽到了陸嫣然說的三個字之後,蘇秦才意識到自己行為的不妥,連忙乾咳了兩聲,把目光轉向了別處。

陸嫣然看到蘇秦尷尬、不知所措的樣子,一時間笑面如花,那感覺就像是春天裡一絲嫩綠的生機,夏日的一陣和暢的微風,秋天的一曲秋高氣爽,寒冬里的一抹暖陽。

兩人在嬉鬧了一陣之後才停歇了下來。

陸嫣然微微一彎腰,動作輕柔的撥開了蘇秦發麻的手指,然後將蘇秦手中緊握著的劍取了下來,將劍收到劍鞘之後,放到了蘇秦的左手上。

「這份藥膏你拿著,這可是我好不容易從咱們葯谷錢老那裡拿出來的,你回去之後把發麻疼痛的地方塗抹一下,很快就會好的,另外回去之後一定要好好休息。」

聽著陸嫣然的話語,蘇秦的心中就像是被一團小火苗包繞著一樣,十分的溫暖。

「嗯,好。」

蘇秦立刻點了點頭,一臉我一定會好(ji)好(xu)聽(zuo)話(si)的表情。

……………

蘇秦像一個賊一樣,小心翼翼的避開了人群,然後回到了自己了自己的住處。

蘇秦一回到了住處就躺在了那把躺椅上,雖然蘇秦取得了本次門派大比的勝利,但是他的臉上並沒有洋溢一絲喜悅。

因為蘇秦在經過這幾場比試之後,已經意識到了自己的不足,自己所存在的缺陷,或者說自己的弱點——內力。

內力這個問題以前蘇秦也想過,但是從來沒像今天這樣急切的想要去提升內力,在經過了南寧,陸嫣然,柏墨三人之後,蘇秦充分明白了內力的重要性,也明白自己在內力這一方面落後了很多。

蘇秦搖了搖頭,不想那麼多了,然後走進了屋子裡,關上了門窗,然後意念一動,就會到了現實世界之中。

……………

對於每個學生來說,每一個假期,不論放假時間長短,它流逝的速度總是很快,尤其是周六、周日,這兩天對於一醒來就是上午十點的他們來說,周六、周日永遠沒有上午。

清晨。

蘇秦悠閑自在的步行來到了學校,學校里依舊是掛滿了充滿雞湯的勵志的紅色條幅,不過與之前不同的是蘇秦此刻的手中多了七八張宣傳單。

這七八張宣傳單是蘇秦再進學校門口的時候,一直守在學校門口的培訓機構的人員發給蘇秦的。

隨著高考的臨近,家長也開始跟著著急起來,很多迎合家長急切心理的培訓機構也如同雨後春筍一般的冒了出來。

「考前衝刺班」、「明星狀元班」、「高效押題班」,「名師輔導班」,不論是什麼班,培訓輔導費用都在萬元左右,不過這些培訓班的效果大多都是差強人意,他們大多都是以各種名義,各種噱頭,趁著高考的風浪,大撈特撈一番。

蘇秦對於這種培訓機構沒什麼好感,但是也沒有太多的厭惡,不論怎麼樣,這也算是各取所需吧。

蘇秦來到了班級之中,一如往常的來到了最後一排,坐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蘇秦,今天三輪模擬啊,你複習的怎麼樣了,可別輸給王超啊?」

蘇秦剛坐下,一旁的張遠就探過了頭來。

「三輪模擬?」

蘇秦在聽到了張遠的話之後,才想起來今天是全市五所高中三輪統考的日子,而在上一周蘇秦也和王超打了一個賭,如果自己能考過六百分,那麼王超就會磕三個響頭,再叫三聲爺爺,如果自己沒考過那麼也是一樣。

「不是吧,我的哥,你不會忘了今天要考試吧?」

看著滿臉表情十分浮誇的張遠,蘇秦無奈的點了點頭。

「也就是說,你一點都沒有複習?」

蘇秦再次無奈的點了點頭。

張遠吐血……

「我也是服了你了,這樣吧我想辦法讓你考場里的人給你傳答案,你一定要小心這點,千萬別被抓住,這可是全市統考。」

蘇秦在聽到了張遠的話也非常的感動,人這一輩子,會認識很多很多形形色色的人,在這很多很多人裡邊,會有一小部分成為你的朋友,而在這一小部分朋友裡邊,又會有極少一部分會成為你的兄弟。

蘇秦上一輩子沒有做過什麼大事,但是他唯一覺得自豪的就是有張遠這麼一個兄弟。

蘇秦拍了拍張遠的肩膀,然後開口說道。

「你就瞧好吧,一次模擬考試而已,還難不倒你兄弟我?」

「你是認真的?」

張遠看著蘇秦的眼睛。

「嗯!」

蘇秦點了點頭。

「好,那你一定要好好吊打王超那個不要臉的。」

全市統考的考試試卷、試卷難度、答題紙、答題卡、考試時間、考試地點、監考方式,基本上都是模擬高考來做的,所以一般情況下高考前全市的統一考試的成績能在一定程度上反應你高考時的成績。

現在是八點,考試時間是九點,班主任嚴莉莉用了半個小時的時間,將每一個人的准考證都發了下去,把考試時間、考場的分佈情況詳細的說完之後,所有人就都拿著筆和准考證離開了教室,朝著自己的考場走去。

「蘇秦。」

一個聲音從蘇秦的背後響起,蘇秦回頭一看,就看到了自己心中的那個女孩子。

「雨萱。」

「蘇秦,加油哦!」

「會的,我可是會讓所有人都大吃一驚的,雨萱,你也要加油!。」

「嗯。」

陳雨萱朝著蘇秦劃了一下拳頭,做了一個加油的手勢然後就和身旁的王雨涵一起走進了旁邊的考場,蘇秦也滿臉幸福的走進了自己的考場。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