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石光頭不敢相信,跑過去捧起一把石碴看著,滿臉驚惶。

「這是垃圾料吧,一點綠色也沒有。」金旗拍打著渾身塵土,淡淡地說著。不過心裡也暗暗驚訝,儘管知道自己力量很大,可是也不能大到如此恐怖的地步,真是出乎意料。

「金先生神力驚人、厲害、厲害!石某服了。石某真有一塊看得上眼的好料,只怕金先生不敢要。」避開七百萬賭注不提,搶著岔開話題。

「真有好的,金某當然樂意賭一賭。」金旗接著又將他一軍,說:「如果有好東西金某就不計較其他了,否則石先生恐怕要出賬了!」

石光頭還是第一次服軟,他委屈地說了一個字:「走!」

一行人來到街口登上一輛破吉普,哈哈地出騰衝,開了十來公里到一山埡間,在幾間破茅屋前停下。還沒叫門,三條大狗直竄出來,汪汪亂吠,可是金旗一下車,三條狗像電擊一般,頓時啞口,渾身打著哆嗦退到遠處牆后。這情景看得石光頭等人兩眼發直,嘴也合不攏。惡狗都怕的人是什麼?

狗叫聲引出一位老人,有點羅鍋,彎著腰兩眼昏花眯成一條縫,滿臉皺紋像乾裂的土地。石光頭大嚷著:「馱爺,有人來看石。」又對金旗說:「他耳聾,跟我來吧。」

茅屋昏黑,出後門是荒廢的院子,雜草快齊腰高了,牆角堆著一大垛柴草,時間長了草堆霉爛一片。石光頭等人上在拉扯柴草,很快露出了一大二小三塊翡翠毛料。大的毛料足有三噸重,渾圓的看上去很結實!朝南擦開一扇半尺大小窗口,窗口微透明,有綠紫雙色,質地不錯,水頭也可以,一眼就能確定是老坑毛料。凡是老坑料一般質地緊密,密度達到三點二以上,這種密度註定出冰種、玻璃種。原石上有很寬的蟒帶,隱約泛著綠意;另一邊石底蟒帶上綴滿朵朵松花。原石外表細膩、平滑,摸著讓人舒服,一切跡象都表明這是塊出色的毛料,是塊能讓人一擲千金的毛料!

一旁石光頭開口:「這是緬甸會卡場口的老料,出世十幾年了,我們好不容易弄到手,金先生敢賭嗎?」

金旗沒有立即回答,他正沉浸在美妙的景象之中。眼前巨大的原石就如一幅立體山水畫讓人入迷、陶醉。除了在陽州賭獲的七彩玉柱外這是第二次讓金旗心靈震撼翡翠,無法形容的美麗彷彿身入仙景一般,他看得都發獃了。

紫綠雙色,時而淺淡、時而深濃,彼此交匯溶合又增添許多過度間色,就像一位丹青高手隨心順意地揮灑潑墨成就如此高遠意境、天然含蓄、不可言傳只能意會的畫面。金旗不得不心中大呼:「好一塊極品春帶彩!」

春帶彩?春指紫色,彩指綠色。若一件翡翠飾品上有自然交溶的紫綠雙色,是十分討巧的珍稀上品,市面上現在很少見到真正的「春帶彩」,那些所謂的春帶彩都是人工製作,區別是假的程度而已。眼前的春帶彩幾乎去皮殼就是,想想:三噸重的原石中三分之二全是一流珍稀春帶彩,而且是罕見的玻璃種,如此寶貝該值幾何? 「石老闆,開個價吧?」金旗深吸一口氣,盡量壓抑激動的心情。

「三千萬!一口價!」口氣很硬,容不得商量。石光頭似乎又想到什麼,繼續說:「在這裡交割,不包運輸,出任何問題概不負責。」

「聽口氣毛料來路不正。」金旗心裡暗想,三千萬元價格不貴,春帶彩的真實價值億元以上。但是如果來源有問題就會存在不可測的風險。

「來路沒問題,只是怕麻煩。」石光頭遲疑著不想說實活,他心中閃過緬甸「寶騰公司」六年前為這塊賭料前後死去三人的情景億,渾身不由打了個冷顫。

六年前曼德拉春季公盤大會中寶騰公司出資五百萬賭下這塊半賭料,當時五百萬已屬巨款,賭一塊三噸重的毛料轟動一時。誰料想運輸途中遇到匪,一場槍戰,當場死去兩名保鏢和一名押送人員,以及四名匪。事後趕來的緬甸警方把三噸重的巨料吊起,運回警局。第二天當寶騰公司派員來提取價值五百萬的賭石時,巨石居然從警局院子里消失了。根據痕迹警方和寶騰公司人馬一直追了兩百公里,終於在一片森林木中找到了停著的大拖車。但是賭石還是不見蹤影,而且再也找不到了。五百萬、七條人命換來的賭石人間蒸發,誰會想到七搞八搞被石光頭用五百萬買下了。不過賭料成了「粘手貨」,整塊脫手怕被人認出,切開又怕賭輸,兩難之下就藏了起來,直至今日。

金旗「心識境」之下賭料的來龍去脈一清二楚,他沒有收贓之慮,好像自己並沒有考慮緬甸治安問題的義務。他爭取的是最大利益。平靜地說:「這塊賭石使我想起六年前的故事,不過我沒有權利查問石老闆。我同意石老闆提出的輔加條件,價錢只能出到一千萬,並且外加那兩塊小賭石。同意就成交,否則就算了。」

對於這塊賭料石光頭提心弔膽了整整六年,至今買石的錢還施欠著。可是按照目前行情一千萬實在低了,繼續藏下去萬一雞飛蛋打呢?再說已經被這小子知道了,能保證他不泄露消息?思來想去若一千二百萬元就決定脫手,他咬牙說:「一千五百萬即刻成交,外加兩塊小的免費贈送,怎樣?」

石光頭的心思自然瞞哄不過金旗,他假裝皺眉說:「一千一百萬。」

「一千二百萬!」

「成交。

石光頭好後悔為什麼不喊一千三百萬呢?起碼也要一千二百五十萬呀!

金旗慢吞吞走到賭料前,指著兩塊小的說:「我就拿左邊一塊,右邊的留給石老闆,你起碼能換回五十萬,不是嗎?」其實右邊一塊完全是「蒙頭貨」,送給金旗也覺得討厭。另一塊卻一派春色,一百多公斤的艷綠翠、冰種,切開賣,沒有一千萬不會鬆手。哈哈,大賺啦!

說好明天一早現金交割,石光頭想請吃飯,金旗婉言拒絕。獨自一人離開茅屋,十幾公里路程憑金旗的腳程轉眼就到。半小時后金旗已經找了家小飯店用了,四個菜、一瓶啤酒,也算樂在其中。

吃著,就聽隔壁桌上四位客人正邊喝酒邊議論,說的正是白天公盤會場新聞。其中特別提到一塊一噸半重的大毛料的悲慘故事。

「廣東人太慘了,二千萬買塊大磚頭,一狠心撞上去了,血濺得四處全是。」

「死了沒有?」旁邊人問。

「送醫院急救,據說沒死,救活了。其實不如死了算。要知道二千萬元是公款,他是做期貨的,輸個精光。再挪用大筆公款來搏賭石,又不是『一眼金』,還不是輸得連死心都有了。很慘,當時他一起的朋友扶都不敢扶,兩腿直哆嗦。」

「不會吧,二千萬公款來賭石?」

「誰說不會!現在孤注一擲的人都是家產、股票、期貨上下來的輸家,找翻本的機會來了,這些人不少呢。這次公盤就為此辟了個新項目,可以用全賭的毛料公切,就是當場公開解石,礦方將補貼百分之十貨款,並且可以公開拍賣,當場成交。引得許多賭家都來了,昨天一天就解了十九塊毛料,僅有二塊略賺,其他全輸。當時你沒看見又哭又鬧的。」

「誰叫人犯貪呢?補貼百分之十?還不是加在賭石上了。」

「是啊,全賭料比去年又漲價二成,這樣下去翡翠市場岌岌可危啊!」

「現在的翡翠已經是多元投資中的一種投資方式,許多有錢的主收藏幾個億明料等著漲價,市價不漲才貴。」

「還有流行,風尚流行力量很大,80后、90后全擠進來了。看看昨天公盤會場,一半以上全是不到三十的年輕人,敢賭、敢哄價,很多時候價格就是被他們硬抬上去的。我看終有一天會摔一大馬趴!」

四位食客的感慨還在慷慨激昂地繼續,聲音越來越響。賭石的血腥、刺激震撼著所有的食客,對金旗來說公開解石、公開競拍正是個賺錢良機,頓時熱血沸騰,自斟自飲滿滿一杯,覺得此行不虛。

第二天金旗一路跑步,比如晨練,早早到了離騰衝十公裡外的茅屋,飛身越過圍牆進入後院。三條惡狗挺機靈,可是竄到後院立即偃旗息鼓、挾緊尾巴溜走。金旗試著用神斬把三噸重賭石的三分之二處攔腰劈開,銀光一閃切豆腐似的賭石已經一分為二,切口光滑整齊。到底是八級神器威力無比!他興奮地切削起來,約二噸重的部分四面剝除石皮,成了四四方方一塊,在秋日明媚的晨曦中碩大的方形翡翠璀璨奪目,嬌艷的綠翠、嫵媚的紫翡宛如在池水中緩緩流動,讓人看得神魂顛倒。

欣賞了半天才把另外三分之一處以及邊角料統統收入天釋戒,最後才戀戀不捨地收了這方春帶彩。

十點過五分破吉普才趕到,石光頭罵罵咧咧地跳下車來,一見到金旗忙上前招呼:「金先生怎麼不帶車來裝石呀?」

金旗也不回答,指著地上用布蒙著的一大堆東西,說:「一千二百萬都在,點點數吧。」這些美元現金全是黃眉儲物戒里的遺物,還遠遠不至這些,全搬出來一準嚇死人。春帶彩就請黃眉請客吧,嘿嘿。

手下弟兄上前揭開蒙布,看見萬元一疊,整整一千二百疊堆得小山似的人民幣,臉上表情立即生動起來。 吃心一片 石光頭居然帶著驗鈔機,一邊吩咐弟兄驗鈔點數,一邊和金旗寒暄:「毛料兄弟花兩錢叫村民幫你運出去也行。」

「不用了,兩塊賭石我已經運走了。」

「什麼,人不知鬼不覺得都運走了?」石光頭大驚,這不是三十公斤的石頭啊!跑到後院才不得不相信事實。他心底里泛起一陣寒意,眼前這個姓金的一定不簡單幸虧沒惹毛他。

十點四十分金旗趕到公盤會場,大部分賭客都進場了,門口三三兩兩人並不多,有保安守著門。金旗正在發愁門票,一隻托著門票的手從身後伸了過來。又是鬼鬼祟祟的任大成,他弓著腰,一臉媚笑,說:「金先生能賞兩錢嗎?」

金旗並不厭惡他,這種人同樣利用自己的特長混飯吃。隨手掏出幾張百元鈔換過公盤門票,轉身進場。

好大的場面!比陽州大多了。一長排新搭建的臨時簡易棚隔成一間間貴賓室、投標室、管理處,大片露天毛料場一眼望不到頭,人山人海的,熱鬧非凡。這其中有不少人是看熱鬧的,當然有撿漏的機會他們也決不放過。所以公賭公切的地方最擁擠,囂張的呼叫聲震響整個會場。

大紅色橫幅上寫著斗大五字「現場大賭石」。紅繩子攔了個碩大場子,裡面堆放著幾百塊賭料,一邊架著切刀、砂輪機,還用乒乓桌拼湊了競拍台。有銀行、公證、稅務等現場辦公點,鑼鼓家什真鬧得火熱。主辦方想得很周到,擺出一付請君入甕和架勢。

金旗一進紅繩圈就有接待人員迎來,說:「先生知道公賭規矩嗎?」

「請告訴我有些什麼規矩?」金旗有點奇怪,莫非還有什麼特別規定?

接待員輕輕說:「進這繩圈就非賭不可了,先生難道沒有看見圈外許多人擠著看熱鬧不敢進來嗎?」

「哦。」金旗恍然大悟,難怪挑石的人少,圈外圍觀的人多。他接過接待員手裡的一把小紅旗和記錄本,點了點頭朝石堆走去,頓時喧囂離他遠去,神識中惟獨千奇百怪的大小賭石。

粗粗看了一圈,暗賭毛料價格都很貴,很少有五十萬元以下的,動則百萬在此比比皆是,上千萬的都有。狂妄的價格就有狂妄的大賭,看著眼前這些恍若金銀堆成的賭料金旗豪情勃發,「目識境」自然而然熠熠生輝。

到底是正式公盤,暗標中果然有不少驚人之作。首先一塊黑砂皮的老坑料奔入眼帘,很大足有八百多公斤。石內的表現他看得欣喜若狂:兩條寬有四十多公分的濃綠橫貫整塊毛料,估計可以做出上百付高綠手鐲,冰種,水頭明凈呈亮,一塊難得的好料!標價也同樣嚇人,五百八十萬元!金旗是想當場競賣,心中估算五百八十萬減去百分之十,實付五百二十萬元。一百付鐲子十萬一付,也能掙回一千萬元,這還不算邊角余料。他把第一面小紅旗放了下去,並記下八十六號的標號。

再挑三塊一堆的,同樣標價很高:四百五十萬元。三塊毛料合計有四百多公斤,其中一塊是玻璃種紫羅蘭色、二塊是豆種陽綠,切開賣明料光玻璃種紫羅蘭就能換五百萬,剩下兩塊就是利潤了。又放下一面小紅旗,標號是一零一。

他瞥了一眼在場中看石朋友手裡拿的小旗有紫色、有黃色……這辦法還是挺聰明的。

既然賭了就賭大的,從整片石堆平視過去聳出頭的就是大料。不過看了七、八塊全是一塌糊塗的東西,這些不是毛料是致人傾家蕩產的冤魂!金旗嘆息一聲繼續尋覓,終於找到一方噸重巨料,標價一千萬整!怪嚇人的。巨大賭料十分醜陋,半邊灰綠半邊灰黑,形狀不方不圓像三角形,石皮表面粗糙不平,無蟒無霧無松花,外貌根本沒有一丁點兒「王者」風範。可是金旗卻好一陣心驚肉跳…… 這是塊令人叫絕的寶貝,學名:五彩祥雲。

五彩祥雲顧名思義翡翠中有五種色彩,而且色色明艷動人,非同凡響。眼前這塊標價一千萬的就是具有陽綠、艷紫、翡紅、玄黃、以及白翡的五色玉!一式冰種質地,細細看去五彩繽紛的色帶閃動著生命之光,越往中心越發濃艷,真有剖開天地、宇宙萬象的大氣勢。智者見智、仁者見仁,不同角度、不同心情都能從中看出不同畫面,感受不同啟迪,這就是潦草中不失自然的五彩給予金旗剎那間的感覺。

誰能想到極其醜陋的外表中藏有如此驚天動地的美呢?也許這就是大丑即大美吧。

金旗態度認真地放下手中小紅旗,並記下三十二標號。

現在已經決定三標了,分別是八十六號、一零一號、三十二號。他正想繼續工作,接待員過來請他去用午。午很簡單,是肯德基送來的套,就在紅繩圈內吃。看熱鬧的也都散去,公盤會場有盒飯便,也有茶棚,公盤主辦方想得很周到。金旗遠遠看見散去的人群中有個熟悉的身影,仔細分辨原來是雲家大小姐雲朵女士。也許她下午也會進場一賭吧?心裡暗暗想著,腳步不由移向毛料堆。他決定把四百多堆毛料全部搜索一遍,夠份量的都賭了,想想雲家大小姐進了繩圈賭必敗的情景心裡樂滋滋的。

耐心地繞著圈尋找,四十六號標又成為目標。總重三百八十公斤,標價二百八十萬元,是五塊毛料一組的標的。其中三塊完全是磚頭料,賠貨,剩下二塊卻是切漲的寶貝。二塊中大些的一百公斤不到,是一種少見的藍綠色調,和自己在陽州徐根寶家僅元一萬元撿到的「石踏步」的綠藍色相仿,只是更偏藍些,有藍寶石的味道。冰種,充滿冷靜、空靈、神秘的內涵。小的更漂亮,綠水搖,翠意欲滴,是金旗至今僅見的「祖母綠」,生於玻璃地之中的「祖母綠」高貴之極,給人晚春深遠的感覺。僅僅二十公斤不到,可是價值不菲,光它也許就值三百萬。

繼續工作,也有十多塊(堆)毛料有色彩,但是和標價一比可賭性就不足了。對金旗來說不是缺少翡翠,而是搏獲利潤,賭石解開后內容和標價相仿,甚至還虧了,這決不在金旗選擇範圍之內。

就在快失去信心時終於發現了一堆一大六小七塊毛料,標價六百二十萬元,總重六百七十四公斤。大塊的二百多公斤,冬瓜地蔥綠色,一般般。六塊小的卻很精彩,光紅翡就有兩塊。其中一塊僅五公斤左右的紅翡特別惹眼,紅得亮閃閃的,盯住看會覺得光焰刺眼,有一種驚心動魄的感覺,似乎紅焰閃爍正在敘說著什麼。金旗不懂,也沒見識過如此燦爛奪目的亮紅翡。不過他知道越是看不清的東西越有價值,儘管這堆六百二十萬元的毛料沒什麼盈利的餘地,還是毅然寫下七十九號,並放下小紅旗。

沒有繼續下去的興趣了,金旗四下打量,除了上午碰到的賭客外毛料場里又多了個忙碌的身影,雲朵果然進紅繩圈了,正手按著毛料試探著。金旗心裡暗暗發笑,找來接待員一一登記賭石如下:

32號標:標價一千萬元,總重一噸。

46號標:標價二百八十萬元,共五塊,總重三百八十公斤。

79號標:標價六百二十萬元,共七塊,總重六百七十四公斤。

86號標:標價五百八十萬元,總重八百七十公斤。

101號標:標價四百五十萬元,總重四面一十公斤。

五標總價款:二千九百三十萬元,折扣百分之十,應付二千六百三十七萬元。

接待員帶著在中行現場辦理點做了轉賬手續,並交付稅金等雜費,此時五個標點已經轉移物主,將現場開標。消息立即傳遍公盤會場,當場解石誰不想看看,頓時繩圈外湧來上百號人。其中居然還有金旗好幾個熟人,一邊在圈內,一邊在圈外,大家興奮地揮舞著手臂。剛擠到繩邊的羅大偉立即吹起口哨,他身邊的張韻喊著:「哥,祝你賭贏!」這小丫頭果然和大偉好上了,看這熱乎勁?

金旗決定先解86號標,他琢磨著切線應該劃在那裡,既要充分表達賭石的璀璨,又不能浪費翡翠實料,要知道現在冰種以上的品種價格都以克為單位計算的。眼前兩條漂亮的翠綠色帶宛延盤旋,橫穿賭石,色帶很長,不可思議地彎曲纏繞著,越靠中心綠色越純越正,兩邊漸漸淡去,宛如兩條翠色飄帶。看著看著,金旗驚奇地發現兩條色帶的交匯處泛出黃綠之色,中心焦點凝成濃烈的桔紅,很像一輪太陽。啊!金旗眼前出現一幅圖畫:兩條巨龍盤旋騰飛沖向天穹,爪下祥雲飄繞,一輪旭日在空中閃耀著萬道霞虹……他心中大喜,這種天然原形奇寶價值就不僅僅是翡翠價!真是切大發了!

很小心地划好切線,最大程度反映精彩畫面全貌將決定此石最終價格。五、六個小夥子把八百多公斤的賭石架上切台,對準描畫清晰的白線,切輪歡鳴著緩緩而下……

不久切蓋翻倒,水管嘩嘩噴洗著切面,呈現在眾人眼前的就是金旗早已一目了然的畫面。可是奇怪的是久久不聞應有的喝彩聲。金旗回過頭去,看見全都是一副目瞪口呆的樣子才明白全場鴉雀無聲的原因是震呆了!

好一陣才有人輕呼:「切贏了,大賺了!」

「好漂亮的艷綠色帶啊!」

「多少年沒見過如此精彩的賭石。」

「太美啦!兩天來首位切贏的毛料,贏得那麼爽!」

「……」

讚歎四起,也有人開始喊價:「二千萬買給我吧。」

「我出二千五百萬,現金交易,朋友成交行嗎?」

金旗對正要站起主持拍賣的拍賣師搖了搖手,登上乒乓桌臨時搭建的檯面大聲說:「各位朋友,請注意看看這像什麼?兩條綠色帶一左一右起伏、騰躍,像什麼?色帶中端漸漸會合處天然生成的一團黃翡又像什麼?誰能告訴我。」

人群中有人在喊:「翠像游龍,翡如旭日。」

還有人說:「天然一幅雙龍戲珠圖,完全自然形成,價值連城啊。」

「不,應該說雙龍吞日圖,這樣才有氣勢。」

贊聲、喊聲不絕於耳。金旗擺手跳下講台,拍賣師手提半導體話筒開始拍賣。他直接說:「剛才有位先生出二千五百萬,還有沒有出更高價的?有沒有……」

張喚之喊了一聲:「三千五百萬。」這是托標,熟人幫忙。

「五千萬!」這是羅大偉的助威聲,這小子惟恐天下不亂。

「五千五百萬。」一位年輕人喊價,他身旁站著一位老人,白髮蒼蒼,衣冠楚楚很有派頭。

「六千萬。」又有人喊。不用拍賣師催促,價格扶搖直上。

「七千萬!」一加一千萬的是位港商模樣的中年人,他身邊同樣站著一位氣度不凡的老者,七十多歲年紀,手握一根金色手杖,由一名妙齡少女攙扶著。由於加價過猛眾人目光齊刷刷集中過來,老人一點都不在意,反到很有風度地對看來目光略略點頭示意。

「哦,霍先生大駕光臨。」不知誰喊了一聲,人群頓時一片熱鬧,有這大佬喊價可以想象拍賣不可能不精彩。

白髮老人這邊的年輕人不滿地朝霍老方向瞪了一眼,又高喊:「八千萬!」

「九千萬。」霍老身邊中年人淡然地笑著。

「一億。」年輕人似乎並不買賬。

霍老金手杖頓了頓,中年人立即喊出:「一億五千萬。」

年輕人遲疑了,湊近白髮老人低語幾句,回頭毅然振臂高喊:「一億六千萬!」

人群中傳來訝異聲,這已是天價了。所有目光聚焦霍老,中年人望了霍老一眼,平靜地喊:「二億整。」

白髮老人深吸一口氣,搖了搖頭。年輕人神情明顯沮喪,因為長輩已經決定,他只能無奈地退出角逐,看得出此次失敗對年輕人打擊很大。

「二億元一次、二億元兩次、二億元三次!好,雙龍吞日圖歸中年朋友所有,我在此表示熱烈祝賀。」咚地一聲,一錘定音。他剛想請金旗去辦轉讓手續,金旗早已忙著研究下一塊解石的切線了。

這次更大,賭石足有一噸多重。又鏟又撬,好不容易架上切台。見過剛剛的一刀神奇,百十號人不約而同地隨著刀輪重重切下的節奏輕喊起來:「切漲、切漲、切漲……」喊聲越來越響,齊刷刷的口號驚動了公盤會場所有的人,不多一會兒大賭石現場又聚來上百人,問清原因一個個伸長脖子盼望著,緊張的心情使他們立刻加入了「合唱」,「切漲」的聲浪越來越響。

這次切割的石蓋很薄,解石工不小心倒在台上「怦」地一聲碎了。誰也沒顧上碎不碎的問題,(石蓋中有翠就是錢,碎了也算損失,不過此刻小錢實在不夠看的)全體目光直愣愣地瞪著水籠頭下,濕漉漉的石面…… 許多人瞪著五彩繽紛連連嘆息,為什麼好運不降臨到自己頭上呢?

他媽的,又切漲了!

「各位老闆、各位朋友:這是塊五彩玉,是有名頭的五彩玉,俗稱『五彩祥雲』,在騰衝還是第一次出現。二零零一年緬甸曼德勒公盤明料出售過一塊,偏方型,三十八公斤重,當時泰國皇室以三百九十萬美元收入,每公斤價格為十萬多美元,摺合當時人民幣八十多萬元一公斤。這在當時創下天價,傳為美談。據說『五彩祥雲』能賜福於所有者,歷史上這也僅僅是第三次發現。我無法想象一噸左右的碩大、美妙的『五彩祥雲』究竟價值幾何?好了,現在請各位準備報價。」

「一億五千萬!」第一個獅子大開口的是羅大偉,這傢伙還對台旁傻站著的金旗做了個「勝利」的手勢。

好一陣沒人加價,白髮老人身邊的年輕人突然喊:「一億八千萬!」

眼光又都集中到霍老身上,霍老笑著說:「既然大家看得起霍某就再報個價,二億二千萬。」說完,金手杖狠狠戳進泥地。

真是大手筆!沒有人再敢加價,霍老重重一戳表明了志在必得的決心,這就是財富的威嚴!年輕人想喊價被身旁老人阻攔了,他氣呼呼地握拳頭,表情憤懣不已。

「二億二兩次、二億二三次!成交!」再一次一錘定音,再一次創造了騰衝公盤賭石的天價,同時「一眼金」雙石奪四億二的消息風一般吹遍公盤會場,吹遍騰衝的大街小巷。由此帶來的賭石之盛越演越烈,成為本屆公盤的濃彩重墨。

霍老和妙齡女子隨即消失了,留下中年人辦理轉賬、託運、保險事務。接待員接了一個電話後過來對金旗說:「先生切漲了兩塊賭石已經達到轟動效果,主辦方同意其他賭石就不用解開了。現在先生威名遠播,萬一切垮反而對先生和主辦方都不好,不知先生是否同意?」

金旗並不在乎名聲,不過不解全部託運香港,對新公司運作有好處。雙方達成一致后一起來到中行辦事點,霍老代表中年人早候著了,他握著金旗的手說:「在下成志忠,是霍老辦公室成員。先生貴姓是……」

「金旗,紅旗的旗,請代謝謝霍老捧場。」

「金先生果然人稱『一眼金』,百發百中,而且一塊更比一塊精彩。霍先生這次很高興,他和小孫子都屬龍,『雙龍日圖』很是吉祥,霍先生連稱這錢化得值。並再三要我致意金先生有機會來港走動、走動。」

金旗連稱不敢,和成志忠寒暄了許久,直到一切手續全辦妥,拿著新辦的中行白金卡擠到繩圈外。羅大偉、張韻早候著,一陣熱烈擁抱,大偉搶先問:「一直聯繫大哥不上,大哥是什麼時候到騰衝的。」

「昨天剛到。」金旗不想提石光頭處賭石的事,隨口回答。

張韻嬌笑著拉住金旗胳膊連連搖晃著,說:「哥,你今天太帥啦,『一眼金』轉眼就傳遍整個騰衝,都說這次賭石是騰衝賭石史上的奇迹,驚天動地的奇迹!最有意思的小妹身後一個大胖子突然大哭起,一問才知昨天他也看上『五彩祥雲』了,覺得丑石有奇遇,可是看標價實在貴還是放棄了,結果挑了旁邊一堆一百萬的小賭石卻切出眼淚嘩嘩。哥,小妹實在佩服你,只要你敢賭的都是神妙的奇迹。這次賺多啦,可要好好請請小妹。」

「大哥把自己小弟都請來給你了,這客請得夠大了吧。」金旗隨口調侃著,立即被羞色滿頰的張韻啐了一口。一旁羅大偉呵呵笑著,看樣子兩人關係已經挑明了。

「韻妹,這次去美國大哥一定陪你逛一次街,任你隨心購物都由大哥賣單可好?」

「說話算數喔?」

「大哥說話豈有不算數的道理。」羅大偉趕緊介面,金旗當然連連點頭。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