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這一刻對沙獨龍他們來說,再次找回了劫匪的存在感。

成功了……終於成功了。

時隔數月,終於打劫成功了。

沙獨龍他們在這一刻有種想哭的衝動,同時看著眼前這高大的身影,也是充滿了無限崇拜之色。

老大不愧是老大,一出手就知有沒有。

原來打劫是這麼有藝術的一件事情。

想想他們以前的打劫生涯,在跟老大這比起來,實在是差太遠了。

可是老大,你就真的不管管那個傢伙嗎?

那傢伙的氣息現在真的很恐怖的啊。

那身上纏繞的鏈條為何會有種毀滅的氣息。

「各位,我乃是韓家小姐,還請給個薄面。」韓梅此刻內心有些慌張,但是看到那正在解封的陳玄,心裡也是有了一絲希望。

「行,竟然開口了,那這面子不能不給,那就除了內褲內衣還有衣服外,其餘的都上繳。」

「噗……。」

這一刻沙獨龍他們對老大更加的崇拜了。

老大不愧是老大,面子給的也是讓人無言以對啊……。

「啊……你們竟敢無視我……我的力量會讓你們恐懼。」這一刻,陳玄的聲音從遠處傳來,一道衝天的氣息,攪動的風雲變色。

混賬……是在是太混賬了,他陳玄去哪不是萬眾矚目,何時被人這般冷落。

PS:多謝大夥的支持,票票走起……帶我飛……。我去吃飯去了,吃完就回來,繼續更新。還有兩更。嚯嚯……(未完待續。) 「老大,他好像很需要我們關注啊。」此時一直關注著陳玄的沙獨龍說道。

他感覺那人好像因為沒人關注,變的很無助一般。

「那你去關注一下。」林凡現在可沒時間關注那個陳玄。

扮豬吃老虎的主,世間不少,但是這種的還真是第一次遇到。

如果不是因為有了「亘古之臂」,或許林凡還真不敢任其解封,但是現在嘛,也就那麼回事了。

在林凡想來,等這傢伙修為全部解開后,然後直接幹掉,經驗到手,還能煉化出規則之鏈,那時候再把心魔大帝給祭獻出來。

那時候《血海魔功》可就飛漲咯。

「讓我去。」這時候侏儒沙滅凶承擔了關注對方的任務,隨後屁顛屁顛的向前跑了跑,但是在對方那無比的威壓之下,沙滅凶也是被壓制的彷彿一口氣喘不過,但是如今老大可在這裡,他自然是不怕了。

「你這傢伙雖然辱罵我是侏儒,但是我這人氣量大,也就不跟你計較了,他們不關注你,我來關注你。」

「哇,氣息太強了,我的小身板在你這強大的氣息之下,都開始顫抖了起來。」

「你這纏繞在自身的鐵鏈到底是什麼?莫非就是那傳說中,只有大天位才能凝聚的規則之鏈不成?」

「恐怖如斯,實在是太恐怖如斯了……。」

沙滅凶雖說是個侏儒,但是此刻也實在是太賤了,表現出來的神色雖然好像很害怕,但是這明眼人都能看得出來,這傢伙是在調侃對方。

「混賬……。」陳玄看著眼前這如同跳樑小丑的傢伙,心中怒火也是猛烈的焚燒著。

在解除封印的過程中,陳玄無法攻擊別人,而別人也無法破除他的防禦。

但是眼前這侏儒的話語之中,充滿了無限的挑釁之色。讓他很是氣憤,何時一個侏儒也敢對他如此放肆。

「你這人就沒意思了啊,我老大他們無視你,你生氣,現在我不無視你,你又說我是混賬,實在是太難伺候了。」沙滅凶看著陳玄,很是不悅的說道。

但是他的內心的確很是害怕,因為這股氣息,實在是太強大了,強大到讓他感覺心臟都崩碎了一般。

如今老大可是在這,沙滅凶對林凡可是無條件的崇拜,因此陳玄的氣息就算在強大,對於他來說,也都無所謂。

「哼,我也不想關注你了,我老大說了,等你解封之後,在好好教訓你。」沙滅凶很是鄙夷的看了一眼后,身子一轉,隨後拔起腿,便跑到了林凡的身邊。

「老大,那傢伙實在是太難伺候了。」沙滅凶說道。

林凡看著正在那邊解除封印的陳玄,嘴角露出一絲淺笑。

「混賬東西,我要你們死。」陳玄怒了,全身的氣息這一刻變的更加強大。

一道光柱包裹著陳玄,四十條規則之鏈,如同靈蛇一般,相互纏繞著,強大的氣息籠罩著天地。

這是他第一次徹底爆發出全部的實力。

「啊……。」一聲怒吼響徹天地,此刻的陳玄如同天神降世一般,全身上下籠罩著無窮雷霆之力。

周圍的空間,彷彿被這雷霆給擊破了一般,直接扭曲了起來。

「老大,這傢伙好像很強啊。」沙獨龍輕聲的說道。

他們可沒有林凡那樣的鎮定,但是在林凡那光環的照耀下,他們依舊保持著鎮定,但是內心此刻跳動的比誰都快。

那股氣息,已經讓他們無法想象了,如果不是林凡在這,他們或許早就被嚇死了。

被洗劫一空的韓梅,此刻也是獃滯在原地,傻傻的看著那氣勢衝天的身影。

他到底是誰?

為何實力為這麼強,僅僅氣勢,便讓她沒有一絲的抵擋之力。

哪怕是天海閣的閣主,都沒有這等的氣勢啊。

這股壓力,前所未有啊。

這一刻,韓梅卻是幸災樂禍的看向林凡他們,彷彿是想看看,他們那不知所措的神情。

但是當她看向林凡的時候,卻是無比的驚愕。

這個男人莫非是傻子不成?莫非這股氣息他感受不到嗎?

那是滅絕一切,無人能夠抵擋的氣息啊。

「混賬,你已經成功的惹怒我了。」這一刻,陳玄嘶吼一聲,那金色的光芒從雙眸之中,穿透而出,彷彿要將整個大地給看穿了一般。

「給我去死……。」

這一刻,全部解封的陳玄,如同鬼神一般,雙掌之下,雷霆纏繞,一股恐怖的氣息猛的爆發出來。

「給我滅。」陳玄的身影瞬間穿透虛空,剎那之間出現在林凡的面前。

那一掌包含了陳玄無邊的憤怒,天地規則在其中運轉著。

面前的虛空,都彷彿被撕裂了一般。

「老大,小心……。」沙獨龍等人看到這一幕,也是驚慌的吼叫著。

而林凡則是站在那裡,看著襲來的陳玄,彷彿沒有將其放在心上一般。

陳玄看著一動不動的林凡,嘴角露出一絲殘忍的笑容,「哼,傻眼了是嗎?但是這一切都已經晚了,哪怕你跪地求饒,也難逃一死。」

「天覆地滅。」

陳玄那一掌之中,彷彿蘊含著一個無邊的巨人,那巨人開天闢地,撕裂一切。

「砰……。」

那一掌實實在在的轟在了林凡的胸膛之上。

陳玄嘴角露出一絲冷笑,這一掌將把所有無視自己的人,全部送到深淵之中。

「轟……。」

強大的波動席捲整個大地,一旁的沙獨龍等人,被這一掌的波動,給吹的人仰馬翻,根本無法抵擋這一掌的威能。

林凡眉頭微微一皺,果然現在強撐還有些勉強啊,不過現在《血海魔功》與《亘古不滅》相輔相成,到也是能夠撐住。

「叮,恭喜《亘古不滅》經驗增加二億。」

「哈哈,知道恐怖嗎?」陳玄大笑著,那白玉的面容此刻也變的猙獰無比。

此刻他很享受扮豬吃老虎的感覺,將眼前這人徹底的破滅,其他人都要臣服在自己這強大的力量之下。

可是就在這個時候,陳玄看到依舊站在那裡的林凡,頓時面色一變,一臉的不敢置信。

「怎麼可能?」

而就這剎那之間,一道彷彿大道之音一般,在陳玄的耳邊響了起來。

「真奧義毀滅之腳。」

「砰……。」

這一刻,天地變色,時間彷彿靜止了一般。

林凡輕輕的抬起一腳,直接踢向了陳玄的褲襠之處。

「撩蛋腳」自從升級之後,林凡就再也沒有使用過了。

可是如今,這陳玄是第一個實驗者。

「轟……。」

「碎了……碎了……。」陳玄那自大的神色,陡然發生了變化,他感受到身體上某個重要的部位,彷彿出現了變化一般。

……。

「啊……。」一聲慘叫聲,響徹了天地。(未完待續。) 「裝逼有風險,入行需謹慎,你這傢伙自認很牛比,這下碰到更牛比的,知道悲劇了吧。」林凡慢慢的收回了腳。

「真奧義毀滅之腳」乃是「撩蛋腳」的進階模式。

不說別的,就單單的「撩蛋腳」就已經讓人無法忍受了,更不用說進階的「真奧義毀滅之腳」了。

「啊……。」英俊瀟洒,風流倜儻的陳玄,徹底的跪了,此刻也沒有了凝練四十條規則之鏈高手的霸氣,而是雙手捂著褲襠,在地上瘋狂的打滾著。

「叮,恭喜擊敗大天位大圓滿高手陳玄。」

「叮,獎勵經驗三億。」

林凡搖了搖頭,表示無奈,這是擊敗不是擊殺,這經驗實在是太少了,根本不夠喝一壺的。

韓梅這一刻徹底的懵比了,那妖艷的面容上,一臉的痴獃,她沒想到那霸氣側漏的陳玄竟然就這麼敗了。

規則之鏈啊,那可是凝聚了規則之鏈的強者啊。

剛剛沒有細數,但是那纏繞的規則之鏈,至少三十條以上。

韓家雖說不是什麼絕世大族,但是跟天海閣走的比較近,自然也知道規則之鏈代表的是什麼。

而如今這至少三十條規則之鏈的高人,被人一招擊敗,這代表的是什麼?恐怕不用想也能知道的。

這陳玄到底是什麼人?如此之強,怎麼想要拜入天海閣。

而現在眼前這人又是誰,怎麼可能如此之強。

吃了一嘴土的沙獨龍等人此刻爬了起來,對於這陳玄的氣息,他們還是心有餘悸。

太強,實在是太強了。

可是當他們看向那捂著褲襠在地上不斷翻滾的陳玄時,也是瞬間懵比了。

這特么的是啥情況?

剛剛還很兇猛的陳玄,怎麼一眨功夫,就變成這死樣了。

「老大,這傢伙啥情況?」沙獨龍問道。

林凡笑了笑,露出了一排白白的牙齒,「行了,別問這麼多了,今天老大就帶你們看看什麼叫做打劫到有錢人,都圍過來,仔細看哈。」

林凡走到陳玄的身邊,一腳踩在其身上,讓其動彈不了,隨後沙獨龍等人也是圍聚了過來。

「乖乖,剛剛還很強悍的傢伙,怎麼一下子就變成這死樣了?老大不愧是老大,這出手就是不凡啊。」侏儒沙滅凶一臉崇拜的說道。

「行了,老大的馬屁還要你拍,咱們可都看到了。」沙盜天雙斧損壞,現在心裡還有點疼呢。

「你們幾個,把他的手腳都給我抓住了,這傢伙翻來翻去的,不好收颳了。」一群人蹲了下來,隨後圍著陳玄。

「好咯……。」沙滅凶嘿嘿一笑,一手抓著陳玄的腳腕,讓其動彈不得。

可是當有人想要抓著陳玄的雙手時,卻遭到了巨大的反抗。

彷彿對現在的陳玄來說,如果讓自己雙手離開褲襠的話,恐怕會死人的。

「老大,他在掙扎。」沙盜天說道。

「掙扎個屁,兩個巴掌扇過去,讓他老實點。」林凡細細打量著陳玄,一身寶氣,不得了,不得了啊。

「哦。」沙盜天聽聞點了點頭,隨後深吸一口氣,對著陳玄噼里啪啦的就是兩個巴掌。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