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小彈弓剛想說什麼,玄寶已經用手拍在了他的天靈蓋上!這個地方是修靈人最需要保護的地方,可是小彈弓卻對玄寶完全不設防,一點本能的防禦都沒有,就讓他拍在了自己的頭上。

緊接著,一股強大而純正的靈氣湧進來,直衝小彈弓的丹田。當年在凈水蓮座,小彈弓將近學了八年都是外門弟子,可是跟了射日弓王兩年,他的丹田之中竟然已經凝成了靈丹!

現在玄寶那純正的靈氣不斷的變幻著冰與火的屬性,淬鍊著小彈弓的靈丹,將上面的邪靈之氣徹底煉化,並且硬生生燒裂了靈丹外殼,從裡面蹦出一個小人來!

放下胳膊,看著面前閉目而坐,面色一新的小彈弓,玄寶也有些驚奇,想不到自己竟然幫他煉成了靈嬰!

小彈弓緩緩睜開眼睛,看到玄寶和小茵就在旁邊靜靜的看著他,微微一笑,嘆息了一聲說:「你們要是晚點見我,估計我這一生,已經永墜魔道了!」

這倒是真的,想起之前看到他的那種模樣,到現在還是有些心有餘悸,一旦真的救晚了,他就入魔了!

由人入魔易,由魔入人難。 主動撞上帥哥 往人和神的體內加註邪靈是很容易的事情,有些人根本不需要加註,只要挑起他的心魔,自己就會往邪魔的方向變化了。

可是想把一個已經入了魔的人變回正常人,那簡直就是不可能的是!邪靈深入骨髓,心丹變成了魔丹,去除了邪靈,也就等於在消耗他的生命,邪靈盡除,生命停止!

「你怎麼會被加註邪靈?又怎會跟寅朝影衛去南平截殺我的人?又怎麼會出現在這裡?」玄寶對他有一連串的疑問,真不明白這傢伙怎麼會變成寅虎的幫凶了!

小彈弓深深的嘆息了一聲,對玄寶說:「你在冥湖起兵,我也知道了,那時候師父還在坐關,我也學藝未成。後來你攻打五鎮,我和師父出關,本想去找你,卻中了奸人之計,暈倒在懷鹿城!師父為了救我,被奸人所傷,被其擄走!我也被邪靈入體,這些日子做過什麼都有些迷糊記不清楚,不過好像有一個命令和一句話,命令是追蹤元寶神醫!」

玄寶和小茵相視一眼,都緊縮眉頭。小茵看著他說:「你還記得設計對付你們的那人是誰嗎?」

小彈弓搖了搖頭說:「我只知道他們打扮成了武林人物,說是要去冥湖參加玄軍,正因為如此,我才覺得跟他們志同道合,沒想到卻中了這幫奸賊的**,還牽連了師父…對了,其中有個人臉色很黑,眼神很陰鷙,臉上有道疤…」

「黑狼王!」玄寶咬牙切齒的叫了一聲,這個傢伙果然是個禍害,連射日弓王都著了他的道!

小彈弓站起身,冷哼一聲,看著遠處的黑夜,嘴裡說著:「師父現在應該就在冰刀山,我一定要把他救出來!」

玄寶莫名其妙的看著他說:「你為什麼說射日弓王會在這裡?」

小彈弓看著玄寶說:「因為你在這裡!雙弓合壁,誅殺神帝!這就是我能記住的那句話!雙弓合璧,就是師父傳給我的這把破天弓和他的那把飛龍弓了!」

原來小彈弓來追蹤元寶神醫的真正目的,並不是為了對付她,而是要對付自己這個轉世神帝!自己才是他們最終的目標! 山崖邊涼風呼嘯,吹的玄寶的衣袍獵獵作響,長長的黑髮飄揚起來,宛若在御風飛行的神仙!

只是他的眉頭卻緊鎖在一起,臉上布滿了怒容,雙拳緊握,渾身散發著一股令人不敢接近的氣勢!

小茵把手中搗好的草藥敷在小彈弓的手上,然後用麻布將他的傷手纏住,打上了一個漂亮的結扣。

看著熟練坐著這些的小茵,小彈弓一臉羨慕的說:「我就知道,也就是玄尊大人,才能配得上神醫這樣的人物!現在我總算知道御宣為什麼會用神醫來吸引他來到這裡了!」

小茵羞紅了臉,白了他一眼,眼睛落向前面的玄寶,目光充滿了柔情。

小彈弓氣呼呼的對著玄寶的背影說:「以前我也被師兄弟們欺負,可是這兩年,我感覺自己已經很牛了,就算遇到了四師兄也不怕,對付你更是綽綽有餘!沒想到你竟然變得這麼厲害,已經修鍊到了靈神出竅的境界,我就算騎著八匹馬也追不上你了!」

他已經知道那次傷他的就是玄寶和小茵的靈神,還有他們的護身神獸,這種攻擊是修靈者中最厲害的,可以殺人於千里之外!

玄寶轉過身,還挾著那股令人不敢靠近的氣勢走過來,站到他和小茵的面前,冷哼一聲說:「禍不及家人!御宣想要我的命,那就自己來拿,卻利用你們引我來這裡,他該千刀萬剮!我玄寶非好戰之人,可是我有自己的底線,御宣一次次拿著我的朋友,我的親人來對付我,這筆賬,我要跟他好好算算!」

玄寶的話說的很慢,很冷,讓小彈弓不由自主的打了個寒噤。小茵走到玄寶的身旁,輕輕抓住他的手說:「不可動氣,否則很容易中了御宣的奸計!」

玄寶身上的寒意瞬間消失無蹤,好像面對著小茵,他什麼火都發不出來了!

小彈弓這才感覺輕鬆一點,心中駭然,臉上卻沒有表現出來,他知道玄寶是無意為之,並非故意在他面前炫耀實力。

而且經過這兩年,當年的傻寶已經變成了玄尊,那個跟他形影不離的小彈弓,也不是不懂事的小頑童了!

「我不明白,為什麼要把你引到這裡來?他是不是另有陰謀?」小彈弓有些奇怪的看著玄寶。

這個問題玄寶當然也不知道答案,更令他疑惑的是,御宣的修為那麼高,為什麼他不自己動手?按說當時以他的修為和實力,想解決掉玄寶簡直輕而易舉!

可是他只是派人來跟他動手,卻從不自己動手!從黑狼王到幽冥王,從寒冰王到聚靈王,他把大魔尊的四大魔王都收攏起來,一次又一次的對付玄寶,卻讓玄寶的修為在戰鬥中一次又一次的提高!

他到底是想殺了玄寶,還是想幫他淬鍊心丹?為什麼不自己動手?他連四大魔王都能控制,修為已經非常可怕了,自己出手豈不是更萬無一失?

不得不承認,御宣是玄寶出道以來,遇到的最狡詐、最狠辣、最冷血、最難纏的一個對手!寅虎跟他相比,簡直就像是一個調皮搗蛋的小孩子,而他才是一個真正的惡人!

他也是玄寶最無法揣測的人,做事好像從來不循規律,讓別人無法猜出他這一步做了有何用途,下一步又會做什麼!

此人實在是個極難對付的敵人,到現在為止,玄寶對自己有沒有打敗他的實力還沒有半數的信心!

不過兵來將擋,水來土掩,玄寶從來不害怕什麼,即便是打不過,也會給敵人一個難以磨滅的教訓,他不會怯戰,更不會逃避!

前面的崖邊突然傳來一陣窸窣的聲音,小彈弓眉頭一皺,反手抽弓,將破天神弓拿在手中,剛想抽箭,玄寶一把按住他說:「不要衝動,看看情況再說!」

三人迅速隱藏起來,躲在一塊大石頭後面看著不遠處的山崖。不一會,從下面躡手躡腳的上來五個黑影,剛爬到崖頂,其中一人就吹了一聲唿哨,然後五人全部散開,呈扇面往山頭這邊小跑過來。

玄寶看著他們的腳步很輕,動作卻很迅疾,顯然都是經過專門的訓練,然後再看他們的衣服,卻是寅軍服飾,面容瘦的個個皮包骨頭,眼睛卻一對對的透漏著機靈,也知道他們的身份,對小彈弓和小茵做了個手勢,示意他們不要亂動,自己從大石後走出去,對著那幾人說:「前面的兄弟,你們可是回龍兵?」

沒想到憑空鑽出一個人,那五人嚇了一跳,卻很快反應過來,同時舉起了手中木槍,對著玄寶就刺了過來!

「不要動手,我不是你們的敵人!」玄寶連忙擺手後退,嘴裡不停的解釋著!

可是他的話卻沒人相信,那五個小兵槍槍不離他的咽喉,一人紅著眼睛邊刺邊罵:「該死的赫蘭小賊,我要殺了你,為我的兄弟報仇!」

玄寶只能躲閃,不能還手,想解釋這些寅兵又不給他機會,一時狼狽不堪!

小彈弓忍不住了,從石頭後面跳出來,對著那五個小兵大罵:「我說你們都是豬腦子嗎?赫蘭人有長他這麼高大的嗎?」

其實玄寶的個頭也算不得很高大,在中原人來說,算是中等。當然比起矮小的小彈弓來說,那算的上是高大威猛了!

那幫小兵也住了手,接著月光看著玄寶的身材模樣,確實不像赫蘭人,全都齊刷刷的扭過頭,盯著小彈弓。

小彈弓被他們看的心中發毛,頓時有種不妙的預感,強笑著對眾人說:「你們…那個…看著我幹嘛?」

「他不像,你像!你就是赫蘭人的姦細!」

「我看他身形像是前些日子在城裡射殺我們盧校將的鐵面人!」

「剛才在上面推石頭的也是他,一看他模樣也不是好東西!」

這不是自己找事嘛!小彈弓越聽越是鬱悶,看著五個殺氣騰騰掩殺過來的小兵,也是毫無辦法,只好跟玄寶一樣,落荒而逃!

如果他還沒盡除邪靈,要殺掉這些小兵簡直易如反掌,可是現在他是武林正派魁首,射日弓王的徒弟,對付這些普通的小兵,他還下不了手!

更重要的是他心虛理虧!人家說的這些,好像都是他乾的!雖然那是在他被邪靈控制的情況下乾的,可是卻是真真正正出自他的手筆,他現在根本無法面對這些人,慚愧之極!

「幾位軍爺,能聽我說一句嗎?」小茵也從大石頭後面走出來,站到了那些小兵的身旁。

「小茵小心!」玄寶身形一閃,從那五個小兵中間穿過來,擋在了小茵的面前!

小茵對他微微一笑,搖搖頭說:「小寶哥哥莫怕,他們不會傷害我的!」

那些小兵一聽是女人的聲音,臉上寒光一閃,其中一人厲聲說:「居然還有女姦細!」

另一人趕緊對他說:「莫要輕舉妄動,這聲音我聽著很熟!刀頭,把火摺子拿出來看看!」

隨著一個小兵呼呼的吹了幾下,一團火苗從他手中的火摺子上燃起,湊到小茵的臉龐附近一看,見到了一張絕美的令人不敢逼視的容顏,手一抖,火摺子掉在了地上,人也隨即跪了下去,嘴裡大喝一聲:「刀頭見過元寶神醫!」

一聽對方是元寶神醫,其餘四個小兵也都放下木槍,跪在了地上,帶著哭腔對小茵說:「見過元寶神醫!求神醫大發慈悲,救救大將軍吧!」

小茵臉色一變,看著他說:「回龍將軍怎麼了?」

小兵哭泣著說:「前幾日赫蘭大軍攻打北門,大將軍執意在城牆督戰,赫蘭北院王阿寶德率二十萬人日夜衝擊,大戰三天三夜,五萬守城將士戰至不足一萬人,大將軍也被流星弩所傷,身重十餘箭,命在旦夕!」

另有一人一邊抹著眼淚,一邊對小茵說:「阿寶德二十萬大軍折了五萬,退兵罷攻,副將軍聽從大小姐意見,讓大軍跟百姓撤退冰刀山,大將軍現在已經是奄奄一息,只有神醫才能就他,求神醫救救將軍!」

「求神醫救救將軍!」五個小兵痛哭著對小茵叩頭,小茵長吸一口氣,對眾人說:「你們起來,山崖不便動手,你們吩咐回去,速速將回龍將軍抬來此地!」

小彈弓站在崖邊,看著山下,對玄寶說:「快來看!有動靜!」

玄寶趕緊站到了他的身邊,卻見到火光點點的冰崖城裡,一條火龍真蜿蜒往冰刀山而來!

「是赫蘭軍的追兵!」玄寶陰沉著臉,轉身對那五個小兵說:「幾位兄弟,煩請回去告訴寧小姐和副將軍,就說故友阿玄在山頭等她,請她們上來與我一敘!」

五名小兵吃驚的看著玄寶,其中一人說:「原來您就是阿玄!五將軍提到過您的名字,說您會在山上接應我們!好,我們現在就回去,幾位稍等片刻!」

這些都是回龍兵的哨探,要回到中軍,在這種山路上起碼要兩個時辰的時間,甚至可能更久,因為現在這條路上已經擠滿了寅兵和百姓!

從寧化龍的受傷來看,他果然是固執至極,硬是用自己的血肉之軀,擋住了赫蘭人的大舉進攻!以四萬多人換取赫蘭軍五萬人的性命,看似勢均力敵,其實是守軍輸了!

這樣的戰力,已經經不起敵人的第二輪衝擊,幸好他受了傷,給了仙兒和寧五斤機會,力諫副將,終於換來了這一次的大撤退!

其實不用多收拾,留給赫蘭軍的,也變成了一座空城!對於這樣的地方,就算被赫蘭軍佔領,也實在沒有多少便宜可撿,所以赫蘭軍北院王阿寶德才會惱羞成怒,剛進城就大燒特燒,還率兵追擊而來! 爬山大軍在山裡如一條看不見頭尾的黑蟒,不斷的往前移動,蛇頭已經深入大山,蛇尾還在冰崖城郊,跟追擊而來的赫蘭軍戰在了一起!

複雜的東郊地形拖住了赫蘭人的腳步,他們無法騎馬,而且連日的大戰已經讓他們疲憊不堪,雖然他們幾乎用跟守軍相同的傷亡代價破了城,但是卻付出了比守軍多出數倍的體力,一直到現在,還沒有得到真正的休息!

在東郊的這種亂石灘,實在是太容易打狙擊戰了!騎兵和戰車都無法通過,唯有步兵方陣才可以通行,可是對於回龍軍來說,在這裡對付赫蘭軍的步兵方陣那就省事的多了,隨處可見半人高甚至是一人高的山石,處處可以藏人,都是抵擋流星弩的天然石盾!

不得不說,相比較胡驍人,赫蘭人更強大!他們有不輸於胡驍人的騎兵,也有不弱於中原人的步兵!

這一切都是赫蘭大汗的英明。不得不說,這個叫布鹿汗王的赫蘭皇帝的確夠心機,用三代人上百年的隱忍,把自己的軍隊就按著針對胡驍人和中原人的特點來訓練,然後換取了今日的衝天一飛!

寅軍腐敗,真正有戰力的兵其實不多。所謂的中原五軍,除了西域虎膽軍,其餘的戰力只能說是一般,包括這北疆回龍軍!

只因這北疆實在是**寧了,不像其他邊界那樣雖然大戰少有發生,但是卻小斗不斷,那可是真正的練兵時機,正如虎膽軍,戰力一直是寅軍中的佼佼者。

不過木秀於林,風必摧之。虎膽軍太出色了,反而給自己招來了無妄之災,東海飛天將軍洪老爺子也是因為治軍有方,反被小人妒忌,被貶為庶民,還落得個慘死下場!

這北疆回龍將軍倒是當的穩妥,打仗或許算不上是能手,但是也不是碌碌無為,不上不下的評價,反而更讓自己的官位穩妥。

不過一旦仗打起來,強弱立分!要不是受奸相所害,胡驍人想進入域聖關,那簡直是痴心妄想!

而赫蘭人跟回龍軍硬碰硬的對打,居然不用半天時間就攻破了蘭崖關,為了不讓自己的部隊拉扯的太長,才不得不駐兵圍城,總攻損失了五萬人,就將從漠北通往京都的大路給打通了!

百姓撤退並沒有從山頂出發,而是從山腰迂迴,這樣可以避過很多險峻的地方,不過是多繞些遠路而已,相對來說比較安全!

很快,幾個黑影正沿著山坡爬上來,旁邊的小彈弓渾身一緊,玄寶知道他這是迎敵的準備,輕聲對他說:「別緊張,是朋友!」

從百姓撤退的地方到山頂,看似很近,其實至少要半個時辰才能上來,中間的山崖實在陡峭,要繞路而行才能避過。

等到那些黑影都上來,玄寶帶著小茵和小彈弓迎了上去,當先一女大叫:「前面可是玄尊大人?」

玄寶板著臉哼了一聲說:「不是!這裡根本沒有什麼玄尊,只有一個二哥!」

「二哥!」寧仙兒和洪梅同時沖了過來,一左一右抱住了小寶的胳膊,激動的小臉通紅,在火把的照耀下,連眼睛裡面都散發著晶晶亮光。

洪升和寧五斤在後面走過來,微笑著看著玄寶說:「阿玄兄弟,我們又見面了!」

玄寶微笑著看著他們,伸出了手跟他們握在了一起,笑著說:「我說過會在山上等你們的!洪升,現在傷勢怎樣了?」

「已經沒什麼了,看我現在,跟以前一樣生龍活虎!」洪升笑著,還刻意甩動了一下胳膊,想做個「生龍活虎」的模樣,卻扯到了傷口,疼的悶哼一聲。

旁邊的寧仙兒緊張的說:「你還沒好利索就別逞能了好嗎?難道你還想再躺在擔架上?」

洪梅也在一旁憤憤的說:「好了傷疤忘了疼!你啊,活該就天天吃那種噁心的葯!」

洪升的臉色變了。別的還不怕,就怕吃藥,也不知道軍中大夫給洪升開的是什麼葯,讓他一聽就臉色大變,張嘴欲嘔,再也不敢亂動了!

小彈弓在一旁笑著說:「放心吧,元寶神醫在這裡,你就算再受一次傷,也不會有性命之憂!」

親愛的,你怎麼不在身邊 「哪有你這種說話的!」小茵瞪了他一眼,抱歉的對眾人笑了笑。

這時候眾人的眼光才落在了小茵的身上,借著火把的光芒,洪梅和寧仙兒看著一直默默站在玄寶身後的這個女孩子,頓時有種自漸形穢的感覺!

眾人對元寶神醫只聞其名,不見其人。就算是見過她的,也是看到她帶著面紗的樣子,現在看到真人,寧仙兒和洪梅心中都有一種高山仰止的感覺,這女子,簡直就不應在凡間出現,她根本就是一個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子!

這是怎樣的一個女子!滿頭青絲用蝴蝶流蘇微微挽起,頭上戴著鴛鴦水晶釵,烏髮垂於腰際。臉上不施粉黛,可是眉如彎月,眼如秋水,唇如朱丹,面如冠玉。

她就一襲白衣,安安靜靜的站在玄寶的身後,臉上始終帶著淡然而恬靜的笑容。雖然個頭並不算高,只到玄寶的胸前,可是任何人站在她的面前,都會感覺到有種高不可攀的尊敬,不過看到她的笑容,卻又覺的她是那樣的親善,就算第一次見她,也不會產生隔閡!

「拜見神醫!」寧仙兒和洪梅還有身後的幾人全都躬身跪拜。元寶神醫名滿天下,不管是皇親國戚還是草根百姓,受過她醫治和恩惠的不計其數,從來只有尊敬她的人,沒有聽過仇視她的人!

小茵微微一笑,上前扶住寧仙兒對眾人說:「各位不要多禮!你們既然是…哥哥的好朋友,當然也是我的好朋友,不要客氣!」

直到現在,寧仙兒和洪梅才知道當初小玄哥哥說要來冰崖城找神醫是真真正正的大實話,她們還以為小玄哥哥只是玄寶神醫的追隨者呢!

洪梅低下了頭,她終於明白了自己跟元寶神醫之間的差距,輸的心服口服!

二哥這樣的人物,也只有神醫這樣的女子才有資格垂青!而神醫這樣的女子,也只有二哥這樣的豪傑才有資格匹配!站在一起的這兩人,是真正天造地設的一對!

山坡上再次傳來一陣響聲,寧五斤走過去扭頭一看,對眾人說:「抬上來了!我去幫忙!」

眾人趕緊迎了上去,很快,四位大漢抬著一副鋪著厚厚棉被的擔架滿頭大汗的走了上來,寧五斤走在最前面,對著小茵跪在了地上,嘴裡說著:「求神醫救救大將軍!」

身後的四名大漢也不說話,只是抬著擔架一起跪在了地上。小茵趕緊指著旁邊一處平坦的草叢對眾人說:「你們起來!趕緊把將軍放在這裡,我來看看!」

擔架被輕輕放下來,上面不只有棉被,還有一層厚厚的貂裘毛毯。這麼熱的天,尋常人鋪蓋著這麼厚的褥子早已是熱壞了,可是此刻,裡面躺著的那人卻依然是手腳冰涼,全身好像一根冰棍!

這位中年漢子就是回龍將軍寧化龍了!寧仙兒紅著眼圈,看著中年叫了一聲:「爹!」旁邊一名年輕的小夥子皺眉拉了她一把:「小妹,別擔心,神醫會想辦法的!」

小茵輕輕掀起寧化龍身上的貂裘毯子,看著他的傷勢,頓時吸了一口冷氣!

只見寧化龍胸前已經全爛了!皮肉發出陣陣惡臭,露出森森的白骨,從外面就可以看到那顆微微跳動的心,比當初玄寶用刀子割開洪升的胸膛還要觸目驚心,還要令人不敢直視!

就連玄寶和小彈弓兩人看到寧化龍的傷口也是心中一緊,倒吸了一口冷氣。小彈弓脫口對小茵說:「都傷成這樣了,怎麼救啊,這根本就是沒救了!」

玄寶扭頭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旁邊的人也個個對著他怒目相視,幾乎就像是要將他生吞活剝了一般,好像他就是把大將軍害成如此慘樣的那個人!

寧仙兒「哇」的一下大哭起來,跪在小茵的面前抓著她的手說:「神醫姐姐,你能救活我爹的對嗎?你一定有辦法的是嗎?」

旁邊的青年是寧化龍的兒子,也是寧仙兒的親生哥哥寧鵬程,也重重的跪在小茵的面前,對著她說:「無論如何請神醫出手,將我爹救活過來,回龍軍不能沒有他,冰崖城的百姓也不能沒有他!」

「請神醫出手!」除了玄寶和小彈弓,所有人都跪在了地上,個個眼中含淚,哭泣哀求。

小茵眉頭一皺,對眾人說:「就算你們不求我,我也不會見死不救!你們這樣,反而讓我有了壓力,束縛了我的醫術!」

聽到她這麼一說,眾人趕緊都站了起來,再不敢多嘴。如果大將軍還能活,也是元寶神醫能讓他活,如果連神醫都束手無策,那就算找遍天下,也沒有第二個人能救醒他!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