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九十分!」此言一出滿場皆驚,三輪加起來全滿分也才九十,如果扣九十的話,豈不是可能直接變成負數?和直接判墊底有何區別?

「為什麼不讓有九大禁手?這不公平!」

「就是就是,九大禁手是美食絕技,從來沒有比賽禁止使用,憑什麼班首爭霸賽不準用?」

「糟了個糕,怎麼會這條規矩,我還指望劉兄技驚全場呢。」

喧嘩聲從一班、五班響起,劉燦和韓英分別擁有千旋百折手和巨靈手,以九大禁手製作美食,會對味道和食氣有很大的加成作用,如果不能用的話實力肯定會大大削弱。

至於別的班則在幸災樂禍,他們的班首不會九大禁手和九絕刀工,與劉燦、韓英相比處於劣勢,此時禁止使用九大禁手和九絕刀工,對她們無疑是對有利無弊的。

「呵呵,禁的好,這樣我的勝算更大了幾分,前三有望。」孫嘉心中暗喜,如果不是場合不對,他估計會大笑三聲以抒發快意。

「考,要不要這樣,我剛繼任班首,這是在故意玩我嗎?」韓英一陣抓狂,他還準備巨靈手大展神威呢。

劉燦沒有說話,只是望著尤鶩微微眯起了眼睛,千旋百折手無疑是他最大的優勢,失去了這個優勢,勝率無疑會降低許多。

左凡嘟囔道:「秦兄的三旋飛仙手不在九大禁手之列,應該沒問題吧。」

周源頷首道:「肯定沒問題,這樣我們就佔大便宜了。」

然而,話音未落,尤鶩突然道:「三旋飛仙手也不能用,你們所有人都必須站在同一起跑線上,誰敢違規可別怪本姑娘手下不留情。」

說這話的時候,尤鶩在盯著秦羽看,眼神中有幾分挑釁和玩味。

聽聞此言,左凡、周源皆面色陡變,除了杜明在心中暗樂,三班其餘人都失望之極。

眾人都望向秦羽,目光幸災樂禍者多,同情惋惜者少,畢竟秦羽右手還沒完全好是人盡皆知的事實。

尤鶩道:「秦羽你有異議嗎?」

秦羽搖了搖頭:「沒有,我覺得很公平。」三旋飛仙手主要針對麵食,反正他今天也沒打算做麵食。

「很好,既然都沒有異議,那麼各就各位,為征服我們的舌頭而努力吧。」尤鶩說完坐了回去。

李秋蟬重新恢復柔美嬌俏的笑容:「第一輪比試正式開始,食材可以隨意選用,但請千萬注意,這只是第一輪哦。」

最後一句似乎別有深意,可惜並非每個人都能聽懂。

十位班首不敢耽誤時間,立刻朝食材區走去,心中都已經對第一道美食有了主意。

秦羽站在食材區前,並沒有立刻挑選,他聽懂了李秋蟬的最後那句話,這只是第一輪!

總共三輪三道美食,絕對是有原因的,尤鶩沒有說明這個原因,其實是一種暗中考驗,如果不能理解三道菜的含義,就將徹底落入下風。

「三道菜,絕對不可能都是主菜,這樣會讓人失去胃口,所以應該分成頭盤、主菜和甜品,也就是說,第一輪其實真正比的是頭盤,也就是開胃菜,是為第二輪主菜做鋪墊。」

秦羽很快想明白了其中含義,暗道還好自己沒有掉坑裡,轉頭看看周圍,好幾位班首都在挑選主菜食材,估計是想以豐盛豪華取勝。

搖了搖頭,畢竟是比賽,秦羽並沒有去提醒他們,再望向劉燦,劉燦嘴角明顯浮現出嘲弄的笑容,他根本沒有碰肉,而是在挑選新鮮蔬菜。

「看來劉燦也聽懂了三輪比試的含義。」秦羽收回目光暗暗想著,「頭盤以開胃為目的,味道不宜過咸過辣過甜,最好以酸味為主,充分刺激食慾,產生十足的飢餓感,這樣才能對主菜更有胃口。」

視線從食材上掃過,秦羽總覺得少了什麼,腦海中靈光霍閃,少了的東西可不正是西紅柿嗎?

「對啊,西紅柿,差點把西紅柿忘了,美食大陸沒有西紅柿,但我有啊!」秦羽大喜,連忙拿了個籃子裝作挑選食材,同時在意識中喚出超級美食系統。

「米婭快來,米婭你在哪呢?」秦羽進入種植園到處找人,原本空蕩蕩的小小種植園,此時已經滿是綠色,綠色中點綴著鮮艷的紅色,就好像綠翡翠上的紅寶石。

「主人主人我在這。」米婭的聲音從天上傳來,秦羽意識朝上望去,這隻小蛇精居然纏在空中的架子上。

由於秦羽在下方米婭在上方,所以視角充滿了聖光,誰組的聖騎,給我拖出去槍斃十萬次。

秦羽尷尬咳嗽一聲:「米婭,番茄熟了嗎?」畢竟種植的時間還短,他也不是很確定。

「種植園有加速系統和保鮮系統,所以只要主人你想要,就能短時間內結果成熟,其中番茄已經完全熟了呢。」米婭捧起一個紅彤彤亮晶晶的番茄遞到秦羽面前。

看著外觀如此美麗的番茄,秦羽不禁大喜,自動控溫控水,加速保鮮沒有蟲害,這種植園簡直就是伊甸園!

(PS:藥王要用番茄君做什麼呢?有吃貨能猜到嗎?) ?「只規定不準使用九大禁手和九絕刀工,沒規定不準自帶食材,我就不客氣了。」秦羽手放在籃子里,一個個紅艷鮮亮的番茄憑空出現,藉助籃子對視線的阻擋,所以並沒有被發現。

從種植園取了六個高品質新鮮番茄,秦羽又在食材區挑選了捲心菜、紅菜頭、土豆等,最後選了塊新鮮的牛腩肉,所有材料便準備完成。

劉燦和韓英都看到了秦羽的選擇,當看到牛腩肉,劉燦嘲弄一笑以為秦羽並沒有看出三輪比試的含義,畢竟想將牛腩肉燉爛,第一輪的時間根本不夠。

韓英湊過來低聲道:「喂,第一道菜別做牛肉,簡單點開胃就好,我知道你擅長牛肉,但還是留在第二道比較好。」

話音剛落,尤鶩指著韓英道:「不許交頭接耳,再有下次扣兩分。」

韓英登時臉色發苦,肥肉幾乎都在抽搐,拜託剛才有要求不能說話嗎?

剛要抗議尤鶩又道:「不許抗議,抗議扣十分。」

「考!」韓英瞪了秦羽一眼,都是你丫害的,苦兮兮提著籃子返回位置。

「可憐的孩子。」秦羽為韓英默哀一秒,回到自己的三號灶台,將所有食材洗凈擺好,起火熱鍋之後,打開刀具盒拿出了屬於自己的菜刀。

菜刀入手,秦羽整個人的氣質但是產生變化,就好像握住了長戟的戰士,亦或是抽出寶劍的劍客,彷彿菜刀成為了手的延伸,成為了血肉的一部分,那種專註和認真,是常人所無法擁有的。

刀刃上映出秦羽越發鋒銳的雙眸,突然拉出閃亮的軌跡,哆的一聲落在砧板上,接著便是密集的咄咄咄連成一片,西紅柿、土豆、胡蘿蔔、西芹等剎那間碎成丁。

這種刀速,這種精準度和控制力,不僅是控制力的體現,同時也是自信的體現,如果不相信自己,落刀就絕對不會幹凈利落。

望著秦羽飛速起落的左手,封不破沉聲道:「尤鶩,這刀速快趕上你了吧?」

尤鶩哼道:「明明比我慢很多好嗎?你眼睛進東西的話我不介意幫你吹吹。」

「可他用的是左手,用右手的話應該會更快。」蘇浙剛說完就下意識抱頭,不過好在這次尤鶩給他留了面子。

「不用你提醒,乖乖蹲著別說話。」尤鶩暗中踩了蘇浙一腳。

那邊其餘九位班首也都展開了忙碌的烹飪過程,不知道是不是為了較勁,劉燦的刀速同樣快的令人髮指,那咄咄之聲的密集程度甚至比秦羽更甚半分。

專註於烹飪之中,秦羽是不會去關注別人的,這點和小當家有本質區別。(小當家又中槍了,嘟嘟抄扁擔。)

切肉下鍋開燉,秦羽將剩下的番茄碾成醬,過濾去籽后入鍋加冰糖熬制,這是熬制番茄醬的重要步驟,如果沒有番茄醬,這道菜是沒有靈魂的。

觀眾席,左凡等人都在緊張的望著秦羽,左凡疑惑道:「咦,那是什麼食材?你們見過嗎?」

周源搖了搖頭:「沒見過,看不出來到底是蔬菜還是水果,不過樣子真的很漂亮,味道應該也很不錯吧。」

「我也沒見過……」慕容雪低聲喃喃自語。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十位班首依舊在有條不紊地忙碌著,隨著煎炒烹炸,食材和熱油相互碰撞產生的噼啪聲,炒勺和鍋相互碰撞產生的鏗鏘聲,各種香氣瀰漫而出,漸漸盈滿整個賽場,鑽入每個人的鼻中,勾著饞蟲往外鑽。

此次比試可不是食士考核,而是班首爭霸,除了四品食士劉燦和七品食士韓英,其餘清一色全都是六品食士!

「粘稠度,顏色和味道都剛剛好。」秦羽嘗了嘗,感受著那在味蕾上綻放的酸甜滋味,不由滿意點了點頭。

與此同時,屬於番茄的特殊酸甜香氣也在飄蕩,那不屬於美食大陸的香氣,令左右的兩位班首感覺胃口大開,口中唾液越涌越多止都止不住。

李秋蟬順著番茄的酸甜香氣被勾了過來,好奇的看著鍋里的粘稠紅色醬汁:「好奇特的香氣,只聞聞就感覺食慾大開,可以告訴我這是什麼嗎?」

秦羽笑道:「容我先賣個關子,待會自見分曉,你如果想吃,我可以多做一份。」

「真的嗎?太好了!」李秋蟬雙手輕拍合十,兩隻眼睛亮晶晶的。

劉燦聽了不咸不淡哼了一聲,一班的人也感覺很不爽,大家都知道秦羽和劉燦不睦,李秋蟬身為一班的人,怎麼能胳膊肘往外拐呢?

將番茄醬盛出,再次熱了個炒鍋,下黃油十克,待黃油完全融化,秦羽做出了令所有人不敢置信的動作。

他居然將麵粉倒進了炒鍋里!

「我考,秦羽炒麵粉做什麼?」左凡望向慕容雪,期望能得到答案。

慕容雪搖了搖頭,大眼睛眨呀眨:「我也不知道的,不過我相信,秦羽哥做的美食肯定好吃。」

評審席的三位也都很驚訝,尤鶩眼中滿是好奇之色:「光頭,你覺得他炒麵粉是做什麼?」

封不破搖頭表示不知道,炒麵粉、燉牛肉、紅菜頭、土豆蘿蔔,他實在聯繫不起來。

六班區域,仇厲並沒有看秦羽,而是望著孫嘉,見孫嘉正在燉雞,登時失望地搖了搖頭。

「咣!」一聲鑼響,監督員聲震全場:「時間到!」

李秋蟬回到評審席右前方:「下面依然按照班級順序進行評審,先請一班班首劉燦將美食呈上來,他會給三位評審帶來什麼樣的驚喜呢?」

全場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劉燦身上,作為第一個登場的班首,他的成績將起到重要的參考作用。

劉燦微微一笑,昂首端著托盤走上台,將三個精緻潔白的瓷碟擺在尤鶩、封不破和蘇浙面前道:「請品嘗,紫玉良緣。」

揭開蓋子,立刻有食氣光芒綻放而出,白色的食氣光芒從發散轉為收束向上升,達到三寸就停止了。

「怎麼可能?」一班的人傻了,全場都傻了,不是因為食氣太高,而是因為食氣太低,劉燦身為大食世家傳人,按理說怎麼也得四五寸才對啊,難道是禁止九大禁手的原因?

全場唯一還在微笑的只有劉燦一人,三寸?那就三寸好了,要知道,食氣有些時候不是絕對的。

(PS:居然被猜到了,果然是吃貨中人~) ?通過三寸食氣朝盤中看去,只見盤中盛著一個立體狀的符號,這個符號是「同心結」,象徵著姻緣天定夫妻好合,紫色和淡青色的絲條相互纏繞,就好像男子和女子牽著手相依相偎,寓意美好和菜名相呼應。

「很精緻的擺盤,用菜絲編織成同心結,還能保持立體形狀,這份技藝真的很厲害。」秦羽頷首讚歎,他不喜歡劉燦,卻不得不承認劉燦實力不俗。

「紫玉良緣,很好聽的名字,紫色看起來應該是紫甘藍,可淡青色的是什麼?」

「如此精緻的擺盤,如此巧妙的手法,為什麼只有三寸食氣呢?」許多人都感覺很疑惑,甚至連各班班首和講郎都迷惑不解。

突然,八班班首徐楠眼中迸出驚駭之色:「不,三寸根本不低,這盤紫玉良緣是冷盤!」

此言一出滿場借驚,仔細看去果然沒有絲毫熱氣,真的是冷盤!

要知道,冷盤是最難做出食氣的,比甜品、小吃還要難得多,幾乎很少有大食會花心思將冷盤做出食氣,因為那太難了,根本就是費力不討好。

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各大酒樓的冷盤,幾乎都沒有食氣,即便偶爾有,也頂多一兩寸,三寸食氣的冷盤,真的太罕見太罕見了。

此時此刻,再看那盤中的三寸食氣,再也沒有人感覺到疑惑和惋惜,只有難以置信的震驚。

劉燦,大食世家劉家傳人,果然一出手就展現出了震驚全場的手藝。

「哼,就算冷盤難以出食氣,但也改變不了冷盤的劣勢,如此重要的比賽,居然開場就拿出冷盤,劉燦簡直是自尋死路。」孫嘉心中暗暗冷笑。

一班區域,劉燦的同班都有些緊張,開場拿出冷盤,這樣的決策真的合適嗎?須知三輪的分數是累加的,應該每一輪都全力以赴才對,掉以輕心是會栽跟頭的,如果第一輪落了下風,差距很可能兩輪都追不回來。

三班區域,左凡鬆了口氣笑道:「我看劉燦這廝就是太驕傲了,以為冷盤就能征服評審的舌頭嗎?」

「就是,這回秦羽肯定能牢牢壓著他。你們猜猜劉燦會得幾分?」周源道。

「每個評委打五分,我猜十五分吧。」

「佳品冷盤固然罕見,但本輪也沒說比冷盤,所以我猜總共十分,哈哈。」

唯獨慕容雪撐著下巴默默不語,她也察覺了三輪比試的用意,首輪以冷盤出場,其實是很合適的。

果然如慕容雪所想,只一眼,尤鶩就浮現出滿意的笑容,封不破和蘇浙也紛紛頷首表示滿意。

「請用,我保證味道不會輸於賣相。」劉燦根本不理會觀眾的反應,語氣顯得胸有成竹。

尤鶩點點頭,抬起筷子夾了一根紫色和一根淡青色菜絲放入口中,貝齒落下發出清脆的咔嚓聲,那爽脆的感覺,僅從聲音就可以清晰判斷。

當菜絲接觸到味蕾的瞬間,那微微的麻和辣,配上恰到好處的鮮味,登時令人整個精神起來,味覺和食慾都得到充分調動,有種食慾大開的感覺。

封不破和蘇浙緊跟著動筷子,也都將兩種菜絲同時放入口中,隨著清脆的咀嚼聲,細細體味著味蕾上那催人食慾的味道。

「嗯,味道真的很不錯,紫甘藍的苦味去的剛剛好,還有另一種蔬菜,是萵筍。」尤鶩睜開眼睛,又忍不住夾了一筷子仔細品嘗。

劉燦頷首道:「沒錯,論涼拌的爽脆,萵筍無疑是非常優秀的,只要焯水控制的好,其爽脆感可以完全保留。」

「微微的麻和並不刺激的辣源自油里,你是先用油炒干紅椒和乾花椒,炸香后濾掉,讓味道留在油中,再澆在蒜茸和菜絲上。」封不破也忍不住又夾了一筷子。

蘇浙舔了舔舌頭道:「干紅椒和乾花椒的量以及火候都控制的很好,麻和辣並沒有太刺激,剛剛好起到調動味覺的作用。」

尤鶩嘗了第二口,感受著味蕾上跳動的味道,突然道:「這種鮮味是蚝油對不對?」

「蚝油?」眾人皆訝然,要知道蚝油的特點是味道鮮美濃郁,和別的味道混合,很容易被更刺激性的味道掩蓋,從而使鮮味失去存在感,甚至變得不倫不類,所以比例的控制就很重要,非常非常重要。

「是蚝油,如果連這種基本調料都控制不好,還好意思自稱大食?」劉燦嘴角微微往下憋了憋。

尤鶩又夾了第三筷子:「味道比例控制的剛剛好,非但沒有相互掩蓋,反而起到了相得益彰的作用,我只想說,吃了你這道菜,我感覺自己真的餓了。」

劉燦微微躬身表示謝意,轉身下台時,有意無意用戲謔的眼神看了秦羽一眼,在他看來,秦羽選用牛肉是最大的敗筆,一則是因為時間不夠牛肉不爛,二則是因為首輪應該是開胃菜,而牛肉更適合主菜。

觀眾都被尤鶩說的下意識咽口水,這道佳品冷盤真的有這麼優秀嗎?

「哇,我都被說的流口水了呢,真的也好像吃一口。出自大食世家傳人的佳品冷盤紫玉良緣,究竟會得到怎樣的分數呢?」李秋蟬單手捧著側臉朝評審席伸出手,「下面請三位評審打分。」

全場所有人的心臟都提了起來,不同的是,一班所有人希望打高分,而其餘人則期盼著打低分,甚至連慕容雪都在雙手相扣祈禱,口中念念有詞:「零分,零分,零分……」

如果讓秦羽聽見肯定會苦笑,小丫頭怨念真的好深,劉家你們真是作孽啊。

刷,尤鶩放下筷子舉起牌子,上面赫然是「九」!

「什麼,九分?這也太高了吧?」

「不就是冷盤嗎?即便是佳品冷盤,也不至於給九分吧。」

「我是不是眼花了,第一個就九分,其餘班首的大菜主菜怎麼辦?」

「是啊是啊,太不慎重了,我看就是在討好劉家,真是令人作嘔。」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