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當然可以!」羅俊楠想也不想地就點頭答應了下來,順手接住電動車鑰匙,問道:「小妮妮上學的幼兒園在哪裡?」

「知道西廠路嗎?就小河那邊,過了橋往左拐,就能看到幼兒園的招牌,叫糖心幼兒園,她們的老師姓李,是個四十多歲的『女』人。」谷秀秀用最簡短的語言告訴了羅俊楠足夠的信息。

西廠路那邊的小學,羅俊楠可是記憶深刻,怎麼可能會忘掉呢?

因此,他也沒有多說廢話,拿鑰匙開了電動車的鎖,接過谷秀秀遞來的小書包,然後將粉雕『玉』琢的小『女』孩抱上了電瓶車,「走,叔叔送你去幼兒園!」

小妮妮對羅俊楠似乎沒什麼抵觸心理,年僅六歲的她,一雙大眼睛忽閃忽閃地滿是天真無邪的好奇之『色』。

羅俊楠朝谷秀秀揮了揮手,說道:「秀姐你先回去照顧谷伯伯吧,我會把小妮妮安全送到幼兒園的。」

「那就麻煩你了。」

「沒關係,小事一樁~!」羅俊楠笑了笑,開著電瓶車走了。. ?糖心幼兒園位於西廠路橋下村,是一家條件非常簡陋的民辦幼兒園,小妮妮的帶班老師是個四十多歲燙著大『波』『浪』卷頭髮的中年『女』人,不知道為什麼,羅俊楠總覺得這個姓李的『女』老師看自己的眼神有點怪怪的……

把小妮妮送進幼兒園后,羅俊楠低頭看了看電瓶車儀錶盤上顯示的電量,還有三分之二,這下好了,自己逛大街、壓馬路也不用走路了。【.】

抬起手在有些發癢的臉頰上撓了撓,在清晨的陽光照『射』下,一枚被羅俊楠戴在左手食指上的黑『色』扳指折『射』出一抹詭異的寒芒。

電瓶車的車速很慢,但對於無所事事去街上瞎逛的羅俊楠來說,卻也是個不錯的代步工具,總比步行出『門』好一點。

過了橋就離開了西廠路,難得路上還能看見一些當初的老店鋪,這倒讓羅俊楠『露』出了笑容……這條街到了晚上,可是附近小青年聚會的好地方啊!

每天晚上七點多鐘開始,這邊就會陸陸續續出現一些燒烤、快炒的小攤位,價格便宜分量也足,是許多口袋沒錢的小年輕夜晚聚會的首選場所。

當初楊世軒也是這裡的常客,同時害他逃跑的那件事情,當年也是在這條街上發生的……如果沒有那件事情,或許羅俊楠的人生軌跡就不會發生改變吧。

慢慢的收回了自己的目光,羅俊楠搖搖頭將那些『混』『亂』的思緒全部丟出腦海,六年前的自己,和如今的自己,早就是兩個人了……沒必要想太多!

谷秀秀的這輛電瓶車也有好幾年了,第一次開這輛電瓶車的羅俊楠哪裡知道,電錶上面顯示的電量根本就是假的……

「不會吧,沒電了?!」剛剛還能跑得飛快的電瓶車,哪怕這會兒把把手擰到最大程度,車速卻也慢慢的降了下來,不一會儀錶上顯示的電量就已經見底,車子也只能一聳一聳地往前躥了。

羅俊楠鬱悶的可以,本以為有了個代步的東西,沒想到這車的電量只能在幼兒園和棚戶區之間跑個來回,他的體重肯定有原因,但絕對不是關鍵!

沒辦法,羅俊楠只能翻身從車上下來,順手關掉了電瓶車的電源,然後推著電瓶車繼續往前走,思量著是不是找個能充電的地方,先把車擱在那裡回來再取?畢竟他這趟出來,可不想這麼早就推著電瓶車回去。

結果么,羅俊楠的運氣還算不錯,推著電瓶車往前走了不到兩百米,就在馬路的斜對面看到了一家小店鋪,他『摸』『摸』口袋還有幾塊錢,充個電應該可以吧?

想到這裡,羅俊楠就推著電瓶車往前走去,正打算過馬路呢,一家位於小店隔壁,位置比較靠裡面不易發現的洗車行就出現在羅俊楠的視線當中。

遠遠就能看到馬路邊上立著一塊『洗車』的小牌子,而此刻的洗車行內,卻似乎發生了什麼糾紛,七八個人在那裡吵吵鬧鬧的。

但這種事情羅俊楠可不關心,搖搖頭正準備忽視這場糾紛的時候,那七八個擠作一團的人當中,卻忽然有一個身材瘦弱的『女』人被推了出來,重重地摔在了地上!這一刻,羅俊楠看清楚了……那個被人推倒的『女』人,不就是他的母親嗎?

電瓶車被羅俊楠直接停在了馬路中央,二話沒說就邁開大步子朝洗車行沖了過去,而這個時候的洗車行內,正有一個打扮洋氣的青年人在那裡罵罵咧咧。

「你個老不死的,會不會洗車啊?沒看見車上還有沙子沒沖乾淨啊?擦你老母啊擦,看不見老子這車是寶馬嗎?道歉?誰他媽要你道歉了!!」

青年人在那裡不肯罷休地罵罵咧咧,而隨車跟他一起來的幾個小年輕,也是在那裡跟著瞎起鬨,其中一人說道:「這輛寶馬車才買來不到兩個月呢,你知不知道值多少錢?說出來怕嚇死你……反正這車你得賠!!」

車行的老闆以及幾個在這裡上班的中年『女』人,不斷的賠笑著,試圖攔住這幾個大動干戈的年輕人,昇平市畢竟才發展起來沒幾年,能在這裡開著寶馬車的,有幾個是好惹的?更何況這幾個人擺明了不像什麼好人!

母親被人推倒在地上,兩邊膝蓋撞在堅硬的地面上使她痛苦萬分,臉上早已經沒了血『色』,再聽見對方要自己賠車,頓時嚇得手腳發涼。

母親在車行工作也有好幾年了,雖然對車價並不太了解,卻也知道寶馬車是一款有錢人才開得起的豪車,這種動輒幾十上百萬的車子,讓她一個下崗在家,靠給別人洗車來維持生計的『女』工賠?

對方不依不饒,甚至『混』『亂』當中還有一個小年輕用腳狠狠的踢了母親兩腳,洗車行老闆是個四十多歲身材有些走樣的胖男人,這會兒也是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了,賠車肯定是賠不起的,可要是不賠的話……

這輛寶馬車的駕駛員在那裡惡狠狠地說道:「這車是在你們這裡刮的,維修費用以及折舊的損失,都得你們來承擔!否則的話,老子就把……」

「你就怎樣?」寶馬車駕駛員正在那裡發狠呢,冷不丁的就從後面傳來了一名青年男子低沉的聲音,隨後就聽他說道:「媽,您傷到哪了?嚴重嗎?」

媽?聽見這話,擠作一團僵持不下的幾個人,便下意識扭頭望向了聲音傳來的方向,卻見一個身上穿著一件過時運動衫,腳上穿著一雙被洗到發白的運動鞋的青年男子,正攙扶著剛剛被推倒的『女』工,臉上的表情顯得有些『陰』沉。

母親沒想到自己兒子居然會出現在這裡,但膝蓋傳來的痛楚,卻讓她幾乎連說話的力氣都沒了,只能在那裡吃力地搖了搖頭,冷汗布滿了額頭。

羅俊楠的目光從母親臉上慢慢挪開,抱著身材瘦弱的母親就在一旁的一張供客人休息的椅子上坐了下來,然後起身朝母親輕聲的說道:「媽,您先坐著休息一下,我馬上就送您去醫院。」

說完這話,羅俊楠便豁然轉身,原本溫和的眼神,也瞬間變得冰冷起來。

他走到車旁在對方說被刮『花』的位置『摸』了『摸』,看了看,眼神之中的冷意就變得更加明顯了……這哪裡是剛剛刮『花』的,明明早就已經被刮過了!!.

糖心幼兒園位於西廠路橋下村,是一家條件非常簡陋的民辦幼兒園,小妮妮的帶班老師是個四十多歲燙著大『波』『浪』卷頭髮的中年『女』人,不知道為什麼,羅俊楠總覺得這個姓李的『女』老師看自己的眼神有點怪怪的……

把小妮妮送進幼兒園后,羅俊楠低頭看了看電瓶車儀錶盤上顯示的電量,還有三分之二,這下好了,自己逛大街、壓馬路也不用走路了。【.】

抬起手在有些發癢的臉頰上撓了撓,在清晨的陽光照『射』下,一枚被羅俊楠戴在左手食指上的黑『色』扳指折『射』出一抹詭異的寒芒。

電瓶車的車速很慢,但對於無所事事去街上瞎逛的羅俊楠來說,卻也是個不錯的代步工具,總比步行出『門』好一點。

過了橋就離開了西廠路,難得路上還能看見一些當初的老店鋪,這倒讓羅俊楠『露』出了笑容……這條街到了晚上,可是附近小青年聚會的好地方啊!

每天晚上七點多鐘開始,這邊就會陸陸續續出現一些燒烤、快炒的小攤位,價格便宜分量也足,是許多口袋沒錢的小年輕夜晚聚會的首選場所。

當初楊世軒也是這裡的常客,同時害他逃跑的那件事情,當年也是在這條街上發生的……如果沒有那件事情,或許羅俊楠的人生軌跡就不會發生改變吧。

慢慢的收回了自己的目光,羅俊楠搖搖頭將那些『混』『亂』的思緒全部丟出腦海,六年前的自己,和如今的自己,早就是兩個人了……沒必要想太多!

谷秀秀的這輛電瓶車也有好幾年了,第一次開這輛電瓶車的羅俊楠哪裡知道,電錶上面顯示的電量根本就是假的……

「不會吧,沒電了?!」剛剛還能跑得飛快的電瓶車,哪怕這會兒把把手擰到最大程度,車速卻也慢慢的降了下來,不一會儀錶上顯示的電量就已經見底,車子也只能一聳一聳地往前躥了。

羅俊楠鬱悶的可以,本以為有了個代步的東西,沒想到這車的電量只能在幼兒園和棚戶區之間跑個來回,他的體重肯定有原因,但絕對不是關鍵!

沒辦法,羅俊楠只能翻身從車上下來,順手關掉了電瓶車的電源,然後推著電瓶車繼續往前走,思量著是不是找個能充電的地方,先把車擱在那裡回來再取?畢竟他這趟出來,可不想這麼早就推著電瓶車回去。

結果么,羅俊楠的運氣還算不錯,推著電瓶車往前走了不到兩百米,就在馬路的斜對面看到了一家小店鋪,他『摸』『摸』口袋還有幾塊錢,充個電應該可以吧?

想到這裡,羅俊楠就推著電瓶車往前走去,正打算過馬路呢,一家位於小店隔壁,位置比較靠裡面不易發現的洗車行就出現在羅俊楠的視線當中。

遠遠就能看到馬路邊上立著一塊『洗車』的小牌子,而此刻的洗車行內,卻似乎發生了什麼糾紛,七八個人在那裡吵吵鬧鬧的。

但這種事情羅俊楠可不關心,搖搖頭正準備忽視這場糾紛的時候,那七八個擠作一團的人當中,卻忽然有一個身材瘦弱的『女』人被推了出來,重重地摔在了地上!這一刻,羅俊楠看清楚了……那個被人推倒的『女』人,不就是他的母親嗎?

電瓶車被羅俊楠直接停在了馬路中央,二話沒說就邁開大步子朝洗車行沖了過去,而這個時候的洗車行內,正有一個打扮洋氣的青年人在那裡罵罵咧咧。

「你個老不死的,會不會洗車啊?沒看見車上還有沙子沒沖乾淨啊?擦你老母啊擦,看不見老子這車是寶馬嗎?道歉?誰他媽要你道歉了!!」

青年人在那裡不肯罷休地罵罵咧咧,而隨車跟他一起來的幾個小年輕,也是在那裡跟著瞎起鬨,其中一人說道:「這輛寶馬車才買來不到兩個月呢,你知不知道值多少錢?說出來怕嚇死你……反正這車你得賠!!」

車行的老闆以及幾個在這裡上班的中年『女』人,不斷的賠笑著,試圖攔住這幾個大動干戈的年輕人,昇平市畢竟才發展起來沒幾年,能在這裡開著寶馬車的,有幾個是好惹的?更何況這幾個人擺明了不像什麼好人!

母親被人推倒在地上,兩邊膝蓋撞在堅硬的地面上使她痛苦萬分,臉上早已經沒了血『色』,再聽見對方要自己賠車,頓時嚇得手腳發涼。

母親在車行工作也有好幾年了,雖然對車價並不太了解,卻也知道寶馬車是一款有錢人才開得起的豪車,這種動輒幾十上百萬的車子,讓她一個下崗在家,靠給別人洗車來維持生計的『女』工賠?

對方不依不饒,甚至『混』『亂』當中還有一個小年輕用腳狠狠的踢了母親兩腳,洗車行老闆是個四十多歲身材有些走樣的胖男人,這會兒也是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了,賠車肯定是賠不起的,可要是不賠的話……

這輛寶馬車的駕駛員在那裡惡狠狠地說道:「這車是在你們這裡刮的,維修費用以及折舊的損失,都得你們來承擔!否則的話,老子就把……」

「你就怎樣?」寶馬車駕駛員正在那裡發狠呢,冷不丁的就從後面傳來了一名青年男子低沉的聲音,隨後就聽他說道:「媽,您傷到哪了?嚴重嗎?」

媽?聽見這話,擠作一團僵持不下的幾個人,便下意識扭頭望向了聲音傳來的方向,卻見一個身上穿著一件過時運動衫,腳上穿著一雙被洗到發白的運動鞋的青年男子,正攙扶著剛剛被推倒的『女』工,臉上的表情顯得有些『陰』沉。

母親沒想到自己兒子居然會出現在這裡,但膝蓋傳來的痛楚,卻讓她幾乎連說話的力氣都沒了,只能在那裡吃力地搖了搖頭,冷汗布滿了額頭。

羅俊楠的目光從母親臉上慢慢挪開,抱著身材瘦弱的母親就在一旁的一張供客人休息的椅子上坐了下來,然後起身朝母親輕聲的說道:「媽,您先坐著休息一下,我馬上就送您去醫院。」

說完這話,羅俊楠便豁然轉身,原本溫和的眼神,也瞬間變得冰冷起來。

他走到車旁在對方說被刮『花』的位置『摸』了『摸』,看了看,眼神之中的冷意就變得更加明顯了……這哪裡是剛剛刮『花』的,明明早就已經被刮過了!!. ?羅俊楠看出了車身上的貓膩,但還沒等他表態呢,那幾個小青年就『呼啦』一下把他圍住了,開車的青年男子半敞著黑『色』短袖襯衫的衣領,脖子上一條很粗的金項鏈尤為顯眼。(.)

他在那裡惡聲說道:「你就是這個老太婆的兒子?來得正好!你老娘手賤,把我新買的寶馬車刮『花』了,這筆錢你得出,否則我就要你好……」

「誰手賤?你再說一遍?!」沒等這青年男子把話說完,羅俊楠剛剛直起腰,右手便已經閃電般出手,瞬間扣住了這名青年男子的喉嚨,單手將他舉了起來!

眼神冰冷如刀,羅俊楠凝視著他,就像是在看待一個死人。

偏偏就在這個時候,邊上一個跟母親一起在洗車行打工的中年『女』人,忽然間臉『色』一變,朝羅俊楠喊道:「不好了,吳姐暈倒了……」

話音未落,母親坐著的那張椅子便轟然倒下,被劇痛折磨地失去意識的母親,膝蓋的傷勢還未緩解,後腦勺便重重的撞在了地上!

在這一瞬間,羅俊楠的眼神簡直冰冷地像是剛從地獄里爬出來的魔鬼,稟冽的殺機在他身上一閃而過,沒有人注意到,他眼眸之中有一縷幽光如閃電般劃過!

放開了那個還在掙扎的青年男子,羅俊楠三步並作兩步衝到母親身旁,彎腰便將已經昏『迷』的母親從地上抱了起來。

原本的小事情已經發展到了人命關天的地步,羅俊楠也顧不上跟這幾個小青年算賬了,僅僅是冷冰冰地掃了這四人一眼,留下一句殺機稟然的話后,羅俊楠便抱著昏『迷』的母親沖向了馬路,他說,「你們最好祈禱我媽沒有大礙!」

羅俊楠的奔跑速度非常快,抱著身材瘦弱的母親僅僅幾秒鐘就從洗車行衝到了馬路邊上,正好這個時候被他隨手停在馬路中央的電瓶車阻擋了車流的通過速度,一輛從面前緩緩駛過的紅『色』兩廂小轎車被羅俊楠攔了下來。

開車的是一個二十多歲的年輕『女』孩,濃妝『艷』抹地樣子,車內正開著震耳『欲』聾的搖滾音樂,羅俊楠也顧不上那麼多了,以最快的速度打開車『門』將母親放到了小車的後座上,然後側身鑽進了副駕駛座,朝那開車的年輕『女』孩冷聲道:「馬上開車去最近的醫院,否則我就殺了你!」

一隻手上正夾著一根『女』士香煙的年輕『女』孩,真沒想到這種似乎只會在電影上出現的劫車事件居然會發生在自己的身上!

車內還有一股淡淡的煙味在流轉,年輕『女』孩卻已經呆在了駕駛座上。

直到羅俊楠一手掐住了她的脖子,並朝她大吼之後,她才反應過來,「沒聽到我說的話嗎?馬上開車去最近的醫院!!!」

驚慌失措的『女』孩本能地回頭看了一眼後座上躺著的,已經沒有了動靜的老太太,根本不敢與羅俊楠那雙幾乎要吃人的眼睛有半秒鐘的對視,趕緊踩下油『門』也顧不上對面駛來的車輛了,迅速在車流當中穿梭了起來。

『女』孩似乎在短暫的驚慌之後,變得鎮定了許多,她一邊開車一邊問道:「你就是這樣對待一個路過的熱心『女』司機的?」

羅俊楠聞言一愣,慢慢收起了自己那種暴怒的神態,把手縮了回來,莫名其妙的解釋了一句,「不好意思,我媽受傷了,我太過緊張了。」

「你是個孝子,但絕對不是個好男人!」脖子被羅俊楠掐出紅印的年輕『女』孩兒一邊熟練地駕車趕往醫院,一邊則是給羅俊楠敲上了一枚印章。

萬幸的是,最近的醫院距離洗車行只有不到三公里,紅『色』兩廂小車在馬路上一通拼殺之後,就順利把車開進了醫院。

讓羅俊楠有些出乎預料的是,這名濃妝『艷』抹,穿著打扮都十分開放的年輕『女』孩居然在停車之後主動下車幫忙,並告訴羅俊楠,「你快進去讓醫院做好急救準備,我在這裡看著老太太,快讓醫院救護人員出來!」

剛剛從副駕駛座上下來的羅俊楠聞言一愣,但隨即便點點頭,感『激』地看了一眼年輕『女』孩,然後就頭也不回地衝進了醫院。

醫院方面迅速做好了的準備,一邊派出幾名護士推著急救車到『門』口接人,一邊迅速根據羅俊楠所說的傷情,做好了搶救的準備。

但同時,醫院方面提出要先去『交』一筆錢才肯急救的條件,卻急得羅俊楠都要揮拳打人了……人命關天的時候,你他媽居然還只想著錢?!

幸好,那開車送母親過來醫院的年輕『女』孩也跟著一起進來了,聽到說羅俊楠現在身上拿不出這麼多錢的時候,她居然主動從隨身攜帶的包包當中取出了一疊嶄新的百元大鈔,遞到了羅俊楠的手中。

『女』孩說道:「先別管那麼多了,你母親的生命最重要!這裡是一萬塊錢,你先拿去『交』了,就當是我借給你的!」

遇到好心人了……羅俊楠顧不上太多,拿過錢只說了一句『謝謝』,便迅速跟著一個『女』護士沖向了收費窗口。

年輕『女』孩站在醫院的大廳當中看著心急如焚的羅俊楠,抹了一層厚厚粉底的臉上,慢慢『露』出了一絲絲笑意,「倒真是個孝子,可惜啊,一點都不懂憐香惜『玉』!」

有了這年輕『女』孩主動拿出的一萬塊錢做押金,醫院方面也迅速展開了搶救,在急救室外,羅俊楠只能讓自己冷靜一些,他朝『女』孩說道:「真的不好意思,剛才我……」

「用不著解釋。」年輕『女』孩笑『吟』『吟』地說道:「我只想問你一個問題。」

「你問。」

「剛才如果在路上我不把你們送來醫院,甚至當場要趕你下車的話……你會不會真的像你自己說得那樣,會把我殺掉?」

「……」羅俊楠沉默片刻,忽然問道:「你想聽真話還是假話?」

年輕『女』孩有些懵了,半晌后她才失笑道:「你還真是個莽夫……算了,真假都別說了,真話傷人,假話更傷人……你還是留著自己想吧!」

羅俊楠也笑了,笑的有些牽強,卻有一種獨特的味道。

如果剛才『女』孩要將他趕下車,他絕對會當場擰斷她的脖子!!.

羅俊楠看出了車身上的貓膩,但還沒等他表態呢,那幾個小青年就『呼啦』一下把他圍住了,開車的青年男子半敞著黑『色』短袖襯衫的衣領,脖子上一條很粗的金項鏈尤為顯眼。(.)

他在那裡惡聲說道:「你就是這個老太婆的兒子?來得正好!你老娘手賤,把我新買的寶馬車刮『花』了,這筆錢你得出,否則我就要你好……」

「誰手賤?你再說一遍?!」沒等這青年男子把話說完,羅俊楠剛剛直起腰,右手便已經閃電般出手,瞬間扣住了這名青年男子的喉嚨,單手將他舉了起來!

眼神冰冷如刀,羅俊楠凝視著他,就像是在看待一個死人。

偏偏就在這個時候,邊上一個跟母親一起在洗車行打工的中年『女』人,忽然間臉『色』一變,朝羅俊楠喊道:「不好了,吳姐暈倒了……」

話音未落,母親坐著的那張椅子便轟然倒下,被劇痛折磨地失去意識的母親,膝蓋的傷勢還未緩解,後腦勺便重重的撞在了地上!

在這一瞬間,羅俊楠的眼神簡直冰冷地像是剛從地獄里爬出來的魔鬼,稟冽的殺機在他身上一閃而過,沒有人注意到,他眼眸之中有一縷幽光如閃電般劃過!

放開了那個還在掙扎的青年男子,羅俊楠三步並作兩步衝到母親身旁,彎腰便將已經昏『迷』的母親從地上抱了起來。

原本的小事情已經發展到了人命關天的地步,羅俊楠也顧不上跟這幾個小青年算賬了,僅僅是冷冰冰地掃了這四人一眼,留下一句殺機稟然的話后,羅俊楠便抱著昏『迷』的母親沖向了馬路,他說,「你們最好祈禱我媽沒有大礙!」

羅俊楠的奔跑速度非常快,抱著身材瘦弱的母親僅僅幾秒鐘就從洗車行衝到了馬路邊上,正好這個時候被他隨手停在馬路中央的電瓶車阻擋了車流的通過速度,一輛從面前緩緩駛過的紅『色』兩廂小轎車被羅俊楠攔了下來。

開車的是一個二十多歲的年輕『女』孩,濃妝『艷』抹地樣子,車內正開著震耳『欲』聾的搖滾音樂,羅俊楠也顧不上那麼多了,以最快的速度打開車『門』將母親放到了小車的後座上,然後側身鑽進了副駕駛座,朝那開車的年輕『女』孩冷聲道:「馬上開車去最近的醫院,否則我就殺了你!」

一隻手上正夾著一根『女』士香煙的年輕『女』孩,真沒想到這種似乎只會在電影上出現的劫車事件居然會發生在自己的身上!

車內還有一股淡淡的煙味在流轉,年輕『女』孩卻已經呆在了駕駛座上。

直到羅俊楠一手掐住了她的脖子,並朝她大吼之後,她才反應過來,「沒聽到我說的話嗎?馬上開車去最近的醫院!!!」

驚慌失措的『女』孩本能地回頭看了一眼後座上躺著的,已經沒有了動靜的老太太,根本不敢與羅俊楠那雙幾乎要吃人的眼睛有半秒鐘的對視,趕緊踩下油『門』也顧不上對面駛來的車輛了,迅速在車流當中穿梭了起來。

『女』孩似乎在短暫的驚慌之後,變得鎮定了許多,她一邊開車一邊問道:「你就是這樣對待一個路過的熱心『女』司機的?」

羅俊楠聞言一愣,慢慢收起了自己那種暴怒的神態,把手縮了回來,莫名其妙的解釋了一句,「不好意思,我媽受傷了,我太過緊張了。」

「你是個孝子,但絕對不是個好男人!」脖子被羅俊楠掐出紅印的年輕『女』孩兒一邊熟練地駕車趕往醫院,一邊則是給羅俊楠敲上了一枚印章。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