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哼!你想出手,盡可一試,老夫自然有把握讓人後悔!」

「哦,那我倒真的想要試試了。」欲滿天自陰影中走出,他嘴角微挑,露出一絲猙獰。

但在這時,一聲低喝突然傳入兩人耳中,「夠了!」

「誰?」兩人一驚,被人靠近身邊他們竟無察覺,臉色不由陰沉下去。

一道身影從遠處走來,正是林城!

「四季宗林城長老!」

「五階戰宗!」

歡喜谷主、黑老怪臉色猛地一變,「你居然進入浴血平原,一旦被獸族強者發現,不僅自己要死,還要連累我們!

「你們放心,本座身有秘寶,修為被壓制在無限逼近戰宗層次,更將自身氣息徹底掩蓋,絕不會被高階獸族察覺。」林城淡淡解釋著,眼中殺機一閃,「本座此來,便是要與你們聯手,擊殺莫語!」

歡喜谷主鬆了口氣,聞聽此言嘴角閃過一絲輕蔑,「半年前朝天闕,老夫親眼見那莫語出手,即便他有些手段,憑我一人之力也能將他殺死,林城長老何必冒險前來。」

黑老大冷冷一笑,「老夫出手,難道還擊殺不了此子,簡直是笑話!」

他們雖無法與五階戰宗正面抗衡,但手段詭異底牌眾多,各自縱橫一方,面對林城倒也沒有太多敬畏。 「哼!你們如果懷著這個心思,那就大錯特錯!」林城冷冷一笑,「你們可知,便在數日前,莫語僅憑肉身之力,將我宗紫竹峰大弟子天夜直接擊潰,力量已在四階巔峰,距離五階戰宗不遠!除肉身修為外,他更有不弱靈魂修為,雖不知達到何種地步,但他半年前便能重創我林家供奉雲先生,將其從三階蓮台境巔峰生生打落至二階養神境,如今必然更強!若他全力出手,五階下堪稱無敵,你們真有把握將他擊殺?」

歡喜谷主、黑老怪臉色大變。

「半年時間,他修為竟提升至廝,當真可怕!」

「今日出手定要將他斬殺,若被他逃脫,你我後患無窮!」

兩名老怪瞬間殺機大盛!

林城寒聲道:「本座封印部分修為進入浴血平原,便是與你們聯手,斬斷他所有生機!」他目光在荒廢已久村落廢墟上掃過,「莫語一定會到這裡來,你我便在廢墟外布下殺局,待他心神鬆懈一刻出手,將他就地格殺!」

密林之間,莫語一拳擊出,強大力量迸發,將一條斑斕毒蛇直接打碎,空中瞬間綻放一朵血花。他體內氣血沸騰,周身洋溢著可怕氣息,便如神魔一般,威不可擋!地面已落滿厚厚一層碎裂蛇屍,血水將地面落葉浸透,空氣充斥著濃郁的血腥氣。

蛇群中,一隻體長七八米,足有成人粗細巨蟒盤踞,它身上生著細密的青色鱗片,緩緩遊走,等待機會發動致命一擊!突然間,它巨尾猛地一砸地面,身體電射而出,直奔莫語捲去。

四階靈獸青鱗王蛇,蛇身力量大的恐怖,若被它卷中,一絞下四階體修也要筋骨寸斷!

莫語口中長嘯,他手上靈光微閃,絕殺劍直接出現手中,身體猛地躍起自上而下瞬間斬落!

噗!

血水迸射,青鱗蛇王身軀竟被直接斬斷,它蛇口猛地長大發出一聲凄厲蛇鳴,頭部所在半截蛇身瘋狂扭動著想要逃入密林深處。但在此刻,虛空中一隻火刀瞬間凝結,將它半個頭顱直接斬碎,「滋啦啦」血肉灼燒聲中,卻沒有半點血水流出。即便受此重創,青鱗蛇王殘軀在地面不甘掙扎了半晌,才最終死地。

蛇王一死,蛇群頓時散去,紛紛爬入山林深處。

莫語也未追殺,他取出獵獸令,看著「五萬零三百七十二」的戰績值,臉上露出笑容。

五萬戰績值,終於到手了!

收取掉青鱗蛇王屍體,他轉身離去,很快出現在一顆粗壯大樹上,在枝椏處盤膝坐倒恢復體內損耗。

此刻,在莫語擊殺蛇群之處,地面突然翻起,一隻只爆裂蟻從地底鑽出,像是一片黑潮卷過,將所有蛇屍吞食乾淨,只留下地面一灘灘的血跡。它們個頭都長到手指大小,甲殼烏黑厚實,節肢強健有力,很快鑽入地底消失不見。

三個時辰后,大樹枝椏處,莫語眼眸豁然張開,精芒閃爍,周身洋溢著淡淡威懾!

他長身而起,目光看向大地更深處。

「莫叔、雲姨,我來看你們了。」莫語腳下力量微吐,身體便如閃電射出,橫跨數十米落在地面,借力後身體再度躍起,幾個起落,便消失不見。

前方蒼茫的大地上,靜靜存在著一處荒廢村落,久經歲月的侵襲令它越發破敗,房屋倒塌只剩下一截截光禿禿的土牆,殘磚爛瓦間,生長出一株株雜草,只有村東頭的老槐樹還在默默守候著這裡。夕陽墜落,晚霞染紅了蒼穹,昏黃的光線,令眼前一幕更多了幾分凄涼、慘淡。

莫語目光緩緩掃過,眼眸流露追憶,無數塵封的往事湧上心頭。他目光停留在村中一處倒塌的小院,看著院口卧在地面的青石,它已不復光滑,表面生滿了墨綠色的青苔。

「駕!駕!哥哥快看我騎大馬!」扎著獨辮,穿著短衫的莫良騎在石上,笑著晃動身體,做出縱馬馳騁的模樣。

身體不高沉默寡言的莫叔,與溫婉善良的雲姨,站在門旁,看著他們嬉戲,臉上洋溢著溫和笑容。

莫語眼睛突然有些酸澀,這種想要流淚的感覺,已許久沒有過了。他急忙低首,深深吸氣將心頭激蕩壓下,「叔、姨娘,莫語回來了。」他呢喃低語,邁步走向村中。

但在這時,他身體微僵,一股強烈的危機瞬間湧上心頭!莫語腳步踏落速度猛地加快,重重著地,瞬間迸發出的強大力量,令他身體猛地向後退避,腰腹竭力后縮,以分毫之差,躲避過一抹自虛無中無聲無息劃過的短劍。衣衫被直接劃破,那份凌厲殺意,刺激的他血肉微微顫抖,生出一層細小顆粒。

他身影退避之中,虛空突然湧出幾縷粉色氣體,散發著淡淡的脂粉氣息,莫語心頭一驚急忙屏息,口中卻已吸入一絲。他眼前景物瞬間模糊,精神睏倦,陷入渾噩不清狀態。胸口處,已被煉化大半的火靈果與岩心火精-蟲突然釋放出一股力量,將侵入體內毒素瞬間煉化。視線恢復瞬間,便見眼前寒光閃耀,避開短劍正直指眉心,距他不足一尺!若莫語掙脫慢上半息,便會被刺穿腦袋,瞬間死去。

生死一線,他念頭來不及轉動,身體已本能做出規避。莫語仰面而倒,藉助下落之勢避開短劍擊殺,同時一腳向上踢出,將一名黑衣老者身影自隱藏中逼出。雙手按落地面,身體瞬間彈起,他沒有追擊,腳下迸發力量,身體向外再退。

「想走?留下吧!」低喝自身後瞬間爆發,比它更快的是那凄厲破空聲,狂暴的力量,直奔他後腦轟落!莫語根本沒有轉身的時間,左臂屈肘猛地向後砸落,與轟落拳頭瞬間對碰,強大力量浪潮般席捲而來,令他整條手臂酸麻刺痛,暴退身影被生生砸落,接連衝出數步才將所有力量抵消!

短短兩次呼吸時間,莫語已在生死之間數度徘徊,反應稍慢半點,都要被直接斬殺!

他豁然轉首,瞳孔微微收縮,面龐瞬間變得極其難看!

林城!

竟然是他!

此人慾要殺他,莫語並不驚訝,但他想不明白,林城如何能確定他的行蹤,早早在此布下殺局,等他落入其中。心頭千百念頭轉過,莫語有些艱難的皺了皺眉頭,他深深吸氣,以強悍意志將這些盡數壓下,心神晉入古井無波狀態,所余只有冰冷與平靜!

保住性命,事情以後再想不遲,若死了,一切成空,想再多也是無用。

「莫語,你沒想到,自己有朝一日會落到這般地步吧!本座親自出手你插翅難飛,明年今天便是的忌日!」林城寒聲開口,眼中殺機層層跌宕,臉上盡顯猙獰。

歡喜谷主冷笑連連,「竟有手段化解老夫的迷魂色毒,但即便如此,今日你也難逃死滅!」

「莫語,當日四季拍賣行外,老夫不慎被你創傷靈魂,承受火焰灼燒之痛數月,今日便要以你鮮血,澆滅我心中怨毒怒焰!」黑老怪隱藏了身影,聲音忽遠忽近從四面八方發出,「兩位,不要耽擱時間,你我聯手將他擊殺!」

「好!」林城大步踏出,周身氣血滾滾,揚手間一拳轟出。即便忌憚人、獸兩族約定,不能在獸潮中施展出戰宗修為,但他這一拳仍舊威勢無雙,使得空氣爆鳴,氣勢恐怖至極!

莫語心中稍安,林城不敢爆發戰宗修為,他便還有周旋之力!腳下重重一踏,他體內骨骼「噼啪」連響,磅礴力量自周身匯聚而來,盡數融入一拳之中。

兩拳速度快的難以想象,瞬間對碰發出「嘭」聲巨響,空氣中勁氣四溢,向周邊方向呼嘯席捲,兩人身體一震,同時向後退去。

歡喜谷主眼底厲芒微閃,一指向前點出!天地元力瞬間凝聚,化為一隻粉色骷髏,「桀桀」怪笑中嘴巴不斷開合,蹊蹺之中,一團團枯黃之氣流轉不休,直奔莫語咬落!

「紅粉骷髏!」

莫語手上靈光微閃,絕殺劍出現手中,瞬間斬下劃過一道絕厲軌跡,竟將紅粉骷髏直接斬碎!一蓬枯黃之氣頓時迸發,非但沒有潰散,竟似有靈智般,向他口鼻中鑽去。

「莫語,紅粉骷髏只是承載,真正殺招是這噬魂之氣!老夫一生採補女子兩千七百六十三人,在死亡之際,取其負面情緒最多靈魂碎片煉化為神通,一旦入體,便化為冤魂分食靈魂,即便五階大靈嬰境修士也休想全身而退!你便等著靈魂被撕裂吞噬,承受無盡痛苦而亡!」歡喜谷主眼中儘是喜意,藉助紅粉骷髏瞞天過海,措不及防下他曾斬殺過數名同階靈嬰境修士,每吞噬一個強大靈魂,噬魂之氣力量都將大漲,莫語的靈魂,將成為他提升力量的補品!

噬魂之氣鑽入莫語體內,竟直接闖入到他靈魂空間,無數道或是凄厲,或是怨恨,或是絕望,或是痛苦女子尖叫從中發出,一道道噬魂之氣分裂出來,扭曲中化為一個個的女子冤魂,皆披頭散髮,面目猙獰! 但此刻不等她們做出任何破壞,劫煞戮天弓突然一顫,弓身表面骨膜中的細小血絲突然間快速扭曲起來,一股奇異吞噬力量瞬間爆發!噬魂之氣所化女子冤魂紛紛尖叫起來,流露出恐懼之意,扭曲之中竟想要逃走,但此刻已經晚了!一隻只女子冤魂突然崩潰,化為噬魂之氣本體,被直接劫煞戮天弓徹底吞噬!

「好純粹的負面靈魂碎片,好!好!好!來的越多,我力量恢復越快!」劫煞揮舞著魚叉出現,滿臉都是興奮!

歡喜谷主眼珠突然瞪大,像是察覺到了無比恐怖的事情,「我的噬魂之氣,你竟能吞噬!老夫辛辛苦苦幾十年,採集兩千七百六十三名女子,取其靈魂碎片煉成,千萬不能被毀去!回來,快回來!」他全力召喚,但闖入莫語體內噬魂之氣卻根本掙脫不了劫煞戮天弓的吞噬,潮水般被席捲一空!這老怪瞬間面無血色,張口噴血,這門邪惡法術等同於被從他體內生生抽取,反噬之下,瞬間讓他重傷!

莫語臉上沒有半點喜意,便在噬魂之氣闖入體內瞬間,他左側空間一隻短劍瞬間刺出,直奔他脖頸落下。那凌厲的殺意,如一根根尖刺般,扎的他身體陣陣刺痛。他眼眸平靜沒有半點驚慌,絕殺劍瞬間收回,以劍身擋下這擊殺一劍!下一瞬,一隻火刀瞬間凝聚,悍然向前斬落。

虛空血花一閃,隨即傳來淡淡悶哼,黑老怪已被火刀斬傷,身體在空中顯現出一道虛影。

林城低吼中逼近,莫語已沒有追殺的機會,腳下一踏返身應對,眼中卻有一絲厲芒瞬間閃過,「爆!」

低喝入耳,黑老怪眼眸瞬間瞪大,一股強烈的死亡氣息瞬間將他心神籠罩。他腳下地面碎裂,小半個磨盤大小圓球激射而出,一隻只爆裂蟻身體同時爆炸!狂暴的力量,催動著無數塊指甲大小的鋒利甲殼,切割著空氣四下激射。黑老怪眼中頓生絕望,即便他有天大的本事,也無法在如此近的距離下,閃避開如此密集的打擊!

「噗!」「噗!」「噗!」

無數甲殼射入體內,他整個身體被打成篩子,「噗通」倒地口鼻血沫噴涌,眼中儘是不甘。他還有許多厲害手段沒有施展,怎麼就會遭算計,被直接殺死?

在不甘中,他瞳孔快速放大,生命氣息徹底消散。

林城心頭驚怒,他沒想到局勢竟突然大變,歡喜谷主遭重創,黑老怪這名暗殺高手更是直接死亡!

可惡啊!

莫語身上究竟隱藏了多少秘密,難道今日布局,還不能置他於死地!

心念轉動時,他與莫語再度碰撞,但拳頭轟落卻沒有遭遇抗衡,耳邊傳來莫語悶哼,他猛地抬首,便見他藉助轟擊力量向後暴退,身後正是歡喜谷主欲滿天!

「小心!」林城瞬間明白他的心思,怒吼一聲腳下大步踏落,身影如電追來。

莫語拼著受創承受他一拳之力,便是要先殺歡喜谷主,此刻豈會給他救援的機會。身影暴退尚未落地時,便已調整方向正面朝他,腳下接連踏落,「嘭」「嘭」「嘭」氣勢驚天動地,周身狂暴殺機鼓盪,氣勢可怕至極!

他急速逼近,眼眸平靜無波,所留只有殺意!

歡喜谷主受創極重,此刻眼見莫語撲來,猛地咬牙,尖叫道:「你想殺我!我就讓你死!」

劇烈的靈魂波動瞬間爆發,他體內靈魂力量破體而出,凝聚成一隻黑色箭矢,竟散發出一絲絲極度陰寒,極度邪惡的氣息!一頭黑色魔影在箭身上浮現,仰首咆哮!

咻!

這靈魂之箭瞬間射來,直奔莫語眉心擊落!

欲滿天本是出身於遙遠之地的大派,極樂天大歡喜宗,因偶然採補中錯殺另外一大派噬魂魔宗弟子,為逃脫宗門懲罰才一路逃亡到此處。他所施展凝聚靈魂之力為箭矢的手段,便是噬魂魔宗一門厲害法術,名為古魔魂箭,一擊之下,可將修士靈魂撕碎吞噬,甚至能增強自身靈魂修為!

他獨**索修行,雖不得要領,卻也勉強能發揮出這神通幾分威力。為防止消息走露,引來噬魂魔宗追殺,古魔魂箭向來被他視為保命之術,非萬不得已絕對不會施展。但今日,他已沒有選擇,生死之間,只能放手一搏!

莫語臉色微變,但此刻不待他做反應,靈魂空間中劫煞揮舞著魚叉仰天大笑,「在我面前施展這種攻擊靈魂的低級手段,真是劫煞爺門前耍大刀,活的不耐煩了!看我吞了你!」

劫煞戮天弓「嗡」「嗡」輕顫,一股陰寒、死寂、腐朽、蒼涼氣息頓時瀰漫開來,代表著所有一切的終結。無論地面翻滾的岩漿湖,還是空中三顆燃燒神陽,此刻都猛地一顫,生出一股來自生命本能的恐懼。

莫語眉心處,突然顯化出一隻黑色旋渦,古魔魂箭瞬間沒入其中!下一刻,歡喜谷主眼珠猛地瞪大,流露出無盡恐懼,他想要說什麼,身體卻「噗通」倒地,所有生機瞬間消散!他全部靈魂凝聚所成古魔魂箭,被劫煞戮天弓一口吞下,生生煉化沒有半點抗衡之力。

靈魂空間,吞噬掉歡喜谷主靈魂,劫煞戮天弓表面骨膜內血色紋理瘋狂扭曲起來,一股股毀滅、屠戮氣息湧出,血黑煞氣翻湧間,隱約發出億萬道凄厲慘嚎,透出怨恨、痛苦、不甘、絕望等負面情緒!吃下一名靈嬰境修士的靈魂,顯然讓它得到了極大的好處!

林城身影猛地停下,他親眼目睹了黑老怪與歡喜谷主的死亡,莫語表現出的力量,令他也感到一絲絲驚懼!五階戰宗,竟會對四階力量層次修士生出這種念頭,足可知莫語連番擊殺在他心中造成了何等強烈的震蕩!

「殺!今日一定要殺死莫語,不惜代價!否則再過不久,他將真正成長起來,到時再沒有人可以壓制他,本座及整個林家,都將毀滅在他手中!揭開封印,全部修為出手將他一擊轟殺,馬上離開,未必就會被高階獸族察覺!」

他眼底狠辣之色一閃,意念微動,融入體內封印靈符瞬間失效!

轟!

無比狂暴的氣勢,從他體內瞬間爆發,可怕的壓迫力量,充斥著整片空間!

五階戰宗,即便只是初期,所擁有的力量,同樣無比恐怖!

「莫語,死吧!」

咆哮中,他身影瞬息而至,一拳向前轟出!

莫語心臟狠狠收縮,林城爆發五階戰宗修為,是要斬斷他所有生機,將他就地格殺!以他現在修為,五階以下無敵,但面對五階戰宗強者,卻根本沒有半分勝算!

林城冒險一搏,局勢急轉直下!

唰!

兩人間距離轉瞬而過,拳頭在空中劃過狂暴猛烈的軌跡,唱響凄厲刺耳的死亡之曲,尚未落下,絕望、毀滅、死亡的氣息已將莫語心神徹底籠罩!

這一拳,氣勢不容抗衡!

這一拳,威能無法抵擋!

死亡陰影籠罩落下,莫語甚至嗅到了它陰寒、腐朽的味道,下一息就要被它吞噬,永墜深淵!對死亡的恐懼,如同一隻無形大手,緊緊抓住他的心臟,越縮越緊!

「不能死!」

「絕不能死!」

「我要活!」

一股不甘自心底湧出,瞬間化為火苗,將心中所有恐懼點燃,化為熊熊烈火!這是生命受到威脅時,最本能,最濃烈,最深沉的憤怒!他心臟突然劇烈大力跳動,血液流轉速度瘋狂提升,似乎要沸騰起來,身體每一寸血肉都在劇烈震顫中噴湧出最強大的力量,沿著筋肉脈絡傳遞到骨頭,沿脊椎向上,盡數湧入右臂!

「噼啪!」「噼啪!」

恐怖力量的匯聚,整條手臂都微微漲大,超過血肉承受極限表面皮膚猛地炸裂,血花綻放將衣袍染紅!但莫語眼眸中卻未流露出半點痛苦,有的只是決絕狠厲!

求生的意志,已讓莫語不顧一切!

他抬手,曲臂,匯聚全身力量的一拳,向前悍然轟出!

兩隻拳頭,以超乎想象的速度在空中對碰,「嘭」聲巨響,像是平地悶雷,滾滾聲浪在空中迴響,恐怖勁氣向呈圓環狀向周邊肆虐擴散,縱橫交錯,在地面上劃下一道道深深溝壑,激起一圈塵浪!

莫語緊緊皺眉,滔滔駭浪般的力量轟擊進入體內,席捲之間肆意破壞,將血肉撕裂,將經脈震碎,將骨頭絞斷,「咔嚓!」「咔嚓!」「咔嚓!」聲接連響起,口鼻泣血,沿下巴滴落衣襟,臟腑在震蕩中已遭損傷!他腳下接連踏落,藉助這股轟擊而來的狂暴力量,身體向後暴退!每一步踏落,都會牽動體內傷勢,潮水般的痛苦不斷衝擊著他的心神。即便如此,他眼中仍舊平靜,所余只是對生命不棄的堅持!

林城面目猙獰,眼看一拳未能轟殺莫語,心頭殺機更勝,「想走,給本座留下吧!」他大步踏落,強大力量推動身體向前爆射,瘋狂追殺而至!

莫語眉頭皺的更緊,體內猛地爆發齣劇烈的靈魂波動,兩人之間虛空中天地元力快速翻湧,一隻巴掌大小,狀若柳月赤紅刀鋒瞬間凝聚,通體若火晶打磨而成,晶瑩剔透,散發出極其可怕氣息!他眼眸驟然黯淡,完好左臂向前一指,「【烈焰刀】!」

咻!

赤紅刀芒呼嘯斬落! 「哼!五階修士的可怕,不是你所能想象,給我破!」林城咆哮中一拳轟出,他拳頭之上,竟湧現出一層靈光,層層翻湧,蕩漾著令人膽顫心寒的可怕力量!

元力外放,五階戰宗手段,自身防禦殺傷威能暴漲!

轟!

一拳砸下,莫語耗費無數靈魂力量凝聚出的【烈焰刀】竟被直接轟碎,潰散為天地元氣,激起漫天狂風。

五階戰宗之威,恐怖至極!

林城身體略微一頓便已恢復,目光死死落在莫語身上,他撕破封印出手已冒了極大風險,一定要速戰速決,否則被獸族強者察覺後果不堪設想!一念及此,他速度更快三分,只需兩息時間便能追上!

這一拳,他必死無疑!

「莫語,今日你一定要死!」猙獰咆哮中,他手中已多出一隻血跡斑斑陶罐,陰寒、殘酷氣息從中瞬間爆發,「本座藉此物將你屍體吞噬,煉化后可奪取你身上一切!莫語,我要你死無全屍!」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