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在火辣辣的太陽底下,頂著巨大的石塊進行蛙跳。傍晚……

在太陽落幕的那個時間,本來是人們放鬆休息的時候,而楊峰卻是還在進行著身體的淬鍊。

經過一整天的力量,耐力訓練之後,身體的各處肌肉已經達到了一種微妙狀態,這個時候在用內勁灌沖筋脈刺激后,便是帶上鐵套開始了敏捷訓練。

整個人如同猿猴一般的躍動於後山之中,就像晚歸的猴子一樣。

雖然修鍊身體很重要,但楊峰也沒有放掉煉器這個職業……

在淬鍊身體和煉器之間,楊峰並不是死腦筋,心裡明白如果只是一味的重複著一種修鍊也沒有達到最佳效果,所以在修鍊身體的同時,也每隔兩三天就停止下來煉器……

當然,因為這樣的修鍊,楊峰的睡覺時間也大大的縮短了,每天睡覺不足五小時。其餘的時間都是在修鍊,煉器中度過。

別以為睡了五小時已經很多。要知道,不管是煉器還是淬鍊身體都是極為消耗精神和體力的,對人的精神狀況造成很大的疲憊,如果不是因為這裡玄氣濃郁加上打坐恢復快的話,恐怕早已把楊峰拖垮了。這生活基本上,沒有浪費一分一秒的時間,雖然過得極其的辛苦,但楊峰卻是有著一種感覺。

充實!極其的充實!

當然,最為讓楊峰得意的是自己的實力的提升。在這麼辛苦的修鍊以及煉器下,筋脈已經變得堅韌了許多,而且實力也隱隱約約達到了初級玄將巔峰。

如今,楊峰已經差不多進行完了身體的淬鍊……

「現在我全身的筋脈已經打通了許多,就剩下那麼幾條了。想必幾個月之後就可以打通全身筋脈了」楊峰心中暗喜,開始澎湃起來。

打通全身經脈,那意味著什麼……

那就說明已經接近了後天的巔峰了,也就是達到了高級玄君的境界了,如果打通任督二脈,那就是有著極為大的衝擊先天之力了。

這一世,修鍊速度快的原因,不僅僅只是因為功法好,玄氣濃郁,還有和筋脈有著極大的關係。

筋脈就是修鍊時刻,吸收玄氣的通道,只有疏通好通道,修鍊速度才能進行得更快。

這段時間的苦練。

楊峰已經基本上都達到了自身的要求,當然也是吃了極大的苦。每一次煉器,累倒的時候都是臉色煞白,每一次融合完材料都是意念消耗過度而虛軟如泥卻堅持打坐修鍊,每一次鍛打后都不做任何休息就修鍊筋脈,加以鞏固…很多的每一次。

其中楊峰有過煉器失敗,有過因為獸魂過於強大差點反噬傷到自己,有過稍有不慎而導致烈火灼燒,有過意念最後過於虛弱而差點昏死…

這很苦,也賊累!

不過這一切,楊峰都咬牙堅持過來了!

整整一個月,除了開始的時候和幾位長老說過幾句話。到了後來就沒有見過任何一個人,沒有和誰說過一句話,沒有修剪過一次毛髮…

生活就如同野人一般。

今天!

楊峰終於煉完了最後一份材料,煉出了唯一的二階武器,巨劍!

望著地上的那一堆武器,裡邊有著自己太多的汗水了。有失敗,有成功,有半成品,有極品,有刀,有劍,有斧……大的,小的,短的,長的…基本各種類型都存在。

一時間,楊峰感概萬分。

站在洞口,任由風吹過頭髮。原本還嫩稚臉龐經過這麼一個半月的洗禮,變得堅毅起來,渾身上下也是精肉突顯。這是一次銳變!

楊峰相信,如果把這一個月來練的那些堅韌經脈打通,絕對能夠突破初級玄將,進入中級玄將。

「該下山了。」

抱著巨劍,楊峰輕笑一聲,直徑走下後山,運起內勁灌沖在雙腿之間往楊家府內衝去。

~~~~~~~~~

楊家的大廳之中。

「扯淡!這雷傲到底是怎麼回事,竟然要我們降低一半提成。還以斷貨威逼我們,這個月來我們已經虧損了幾萬金幣了。再這麼下去,我們還吃什麼,喝吃北風嗎?」首位之上,楊林滿臉怒氣,啪的一下子拍著椅子扶手。

此刻,大廳之中幾位長老以及一些執事聚於一堂,每一個人都臉上都是一抹陰冷之色。

「楊、雷兩家合作也不是一年兩年的了,憑什麼說要我們降低提升,這次雷家背後肯定有鬼。」二長老臉色也是閃過一抹怒焰,惱怒的說道。

楊林嘆了口氣,掃過下方的眾人一眼,道:「我們烏山鎮這麼一大塊生意,他們雷家不可能不做的,如此逼迫我們,背後肯定有什麼詭計。你們都說說這一個月來查探到的消息。」

下方沉默了一會,沒有人敢說話。

「好像雷家最近有和鄭家稍微來往,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個。」一道聲音在下方響起。

「鄭家!」

聞言,場中的眾人也是頭感到嗡的一聲。

在烏山鎮,兩大世家楊家和鄭家處於對立狀態,這個是眾人皆知的。如果雷家要和鄭家來往,擺明是想要和楊家破壞關係。

「哼!看來雷傲那老傢伙想要換位了。」楊林一聲冷哼,道:「現在我們楊家的武器市場已經深受打擊,一個月連連虧本,甚至嚴重的影響了其它產業。雷家這一次突然決裂可謂是有預謀啊!」

「楊科叔,我們楊家不是有鐵匠嗎,為什麼要受到雷家的威脅?」家族中重點培養的第三代揚厲也有幸參與到議會之中,對著旁邊的楊科低聲問道。

楊科微微苦笑,看著揚厲,面色苦澀的說道:「鐵匠,那根本不頂用。現在我們楊家和雷家所做的武器生意根本不是鐵匠能打造的,要真這樣,我們楊家又何懼雷家斷貨。」

「不是鐵匠……」揚厲沉吟一會,驚訝的問道:「難道是煉器師?」聞言,楊科再次苦笑,搖頭道,旋即悶哼一聲,道:「哼,要真是煉器師他們雷家也請不起。煉器師打造的階位武器,我們楊家還沒那能力做到那種生意…我們做的只不過是一種廢品生意而已。」

揚厲點點頭,繼續聽著。

「在大陸上,很多煉器師煉器的成功率都比較低下,而一些剛學會煉器的煉器學徒,煉器能力更是低下,為了練手,他們經常煉出一些廢品,也就是沒有煉製成功的階位武器。」楊科沉吟了一下,接著道:「不過終究是階位武器,就算再怎麼煉製失敗,也比普通武器好得多。」

「而我們楊家和雷家就做這個生意的,他們提供貨源,我們負責銷售。這已經是幾十年的生意單了。這次不吭一聲,直接斷貨一個月,已經嚴重的影響到了我們楊家的生意了。」楊科臉上也是閃過一抹怒氣。

揚厲沉寂了一會,略微思考頓時明白了。

武器生意……

怪不得幾位長老為何如此憤怒。

武器是武者的第二生命,這句話在玄州大陸可謂是至理名言。因為武者常年行走外邊,經歷各種廝殺、刀口舔血的生活,有了好的武器,那就多了一份保命的機會。而玄州大陸上,真正的煉器師又是極為稀少,而生活在底層的武者卻是頗為居多,很多人窮其一生都沒有擁有階位武器。這般情況之下,煉器學徒練手報廢的武器因價格低廉,所以就變成了香饃饃。

「階位武器,果然這般重要,甚至廢品都不放過。」揚厲心底感嘆。

ps:今天就這麼一章了…最近狀態不佳,還有最近要考試了,所以更新有點少,可能跟不上……大家有神馬意見之類的,可以到書評的意見樓留言…只要有留言都會看的^_^ ?大廳之中,一片陰沉。

眾人都在低聲議論著如何處理這件事。

烏山鎮,以往的武器供應都是由楊、鄭兩家掌控。不過說到底,還是楊家在這一塊生意上略佔優勢。

銷售武器,這是一個大鏈子的生意,不僅油水頗多,甚至影響到其它產業。

在烏山鎮的消費賬這一塊上,主要還是武者。所以人流比較多的地方,生意也比較好,而能夠拉動武者這個人流的趨向,只有武器了。

楊家的一些產業附近都開著武器店,就是為了吸引一些武者過來消費,但是現在武器供應不上,造成了很多的武者流失,各個產業的經濟都受到了嚴重的影響。

為此,楊家眾人都被搞得焦頭爛額。

「大家有什麼好的想法?」沉默了一會之後,首位之上的楊林沉聲說道。

眾人沉默,細微的呼吸聲隱約可聞。

「要不我們聯繫一下別的武器商,天下並不止他雷家能弄到那些武器。」下方突然響起一道聲音。

「對,難道我們楊家只得依靠他雷家才能活下去不成。」有人附議。一時間,場面有些議論紛紛。

「靜一下!」

二長老突然大喝一聲,待場面靜下來后才微微嘆了一口氣,無奈的說道:「話雖然這麼說,但你們可知道,方圓幾千里之內供應武器的就那麼幾家,貨源和合作夥伴都穩定,憑什麼要我們插入一腳。現在雷家想要搞我們,背後肯定有人動了手腳。而且,如果換另一家武器供應,你們找哪一家去!誰願意給你提供武器!」

大廳再次陷入一陣沉默,他們明白二長老說的對。

想要弄這些報廢的階位武器,並不容易。雖然煉器學徒比煉器師的數量多得多,但所煉製出來的武器也是處於供不應求的狀態啊!

「要不我們讓楊峰請他那位煉器師朋友幫幫忙?」下方,不知誰突然低聲的冒出一句。

聞言,幾位長老相視一下,都報以苦笑。

楊家之中,除了他們幾人之外,其他人都並未清楚楊峰那位煉器師朋友便是他自己。所以在有人提出這麼一個意見之後,頓時又開始了新的一輪討論。

「對!各位長老,我覺得這個方法可行。」揚厲突然站起來,畢恭畢敬的對著幾位長老說道:「楊峰曾經答應過要請他那位煉器師朋友煉製幫我煉器巨劍,想必他們關係也不簡單,這倒是可以幫我們楊家解決一下困難。」場面一下子沸騰起來,一是揚厲竟然能夠得到階位巨劍,二是楊峰和那煉器師的關係竟然如此親密。

「行不通!」

大長老楊林突然說道:「我們烏山鎮的武器流通量多少?那不是一個人能夠煉製的過來的,再說,叫一名真正的煉器師去煉製報廢的階位武器,這成何體統!」

坐於場中的人皆點點頭,叫一名真正的煉器師去煉製報廢的階位武器,確實是一種侮辱,再說煉製一把武器耗費的時間也挺久的,按照烏山鎮的武器流通量來說,就算五個人都無法完成。

……

一道人影正在不斷的奔跑著,每一個動作都顯出了極強的爆發力。此人正是剛下後山的楊峰。

對於楊家的事情,楊峰一點都不知情,一個半月的野人生活令他完全的與外界隔絕。

「現在該洗個澡然後整理一下我的樣子了,沒想到這些天來竟然長了鬍子。恐怕現在都成大叔模樣了吧,十幾歲的大叔…呵呵!」此刻,楊峰已經衝到楊家府內,心情大好,用手輕輕的摸了下顎。原本清秀的臉頰不僅變得剛毅,而且那下顎也長了一些稀鬆的鬍子拉碴,全身上下都隱隱約約散發著一股惡臭氣味。

抱著一把巨劍,楊峰迴房取了一套衣服,但隨後並沒有往楊家的澡堂走去,而是直接奔向烏山鎮外頭的一條河流去。

現在,他可不敢直接到澡堂去泡澡,按照身體的髒亂惡臭程度,恐怕一進去差不多就污染了整個澡堂的水了,倒不如直接到外頭的河裡自己洗個爽快。

楊家,沒有人知道楊峰下山,也沒有知道楊峰曾經回到府內,一切還是如同往常一樣。

「嘩啦~~!」

原本平靜的河面突然波動一下,剛盪起一陣漣漪的時候猛然的濺起一團水花,突然的冒出一個人頭來。

「哈哈,舒服!」

人頭剛露出水面,猛的一下子搖擺頭髮,甩出一道水花,朗聲笑起來。捂著臉的手一下子滑落,露出一副容貌來,正是烏山鎮上消失已久的紈絝天才,楊峰。

從那次家族預選賽的比賽之後,楊峰已經沒有出去逛過烏山鎮了,這令烏山鎮的人都大感驚異。特別是傳聞他不僅拿下了楊家預選賽的冠軍,還擁有一位煉器朋友,都讓烏山鎮眾人咂舌!

一時間,關於楊峰的傳聞如同流言蜚語般的傳播開來。

當然,這一切楊峰都不知道。

現在他所想做的事情只有一個,洗澡!一個半月以來,每天煉器,修鍊,又沒有洗過一次澡,身上不知道積累了多少惡臭。

「&%¥#%#……」

嘴裡哼著不知名的歌調,手裡拿著一塊布料不斷的往身上拭擦,只感覺到全身有著說不出的爽快。

「等會這條河裡的魚不會都死光吧,哈哈!」楊峰想到某處,忽然忍不住的笑起來,自己這個污染恐怕算得上是極度污染了。

在水中洗了半天之後,楊峰終於躍上岸,抓起放在地上的衣服換上,直接把原先那套髒亂無比的衣服用內勁催發出一團熱氣化掉。

「洗個澡之後換上新衣服果然清爽!」楊峰嘴角一笑,直接往烏山鎮走去。

過上一個半月的野人生活,楊峰感覺現在應該接觸點人氣了,為此,他沒有選擇直接回楊家,而且直奔烏山鎮的大街上。烏山鎮,兩大家族掌控著,雖然沒有明確的劃分地域,但在隱隱約約間,兩個家族的店鋪以及產業都有一個固定的區域,久而久之就形成哪條街道屬於哪個勢力管轄。

作為楊家人,楊峰當然選擇的走進了楊家所管轄的街道。

「嗯?怎麼這麼冷清。」

剛走進街道不久,楊峰發現有些不對勁,平日里擁擠的街道此刻變得寥寥無。街道兩邊的酒樓也是沒幾個人,要知道那些酒樓中平日里都是擠滿了一些冒險武者,他們那些喝酒、冒險、談女人的聲音響徹整條大街的。

但今日,卻是異常的冷清。

怪異!絕對的怪異!

楊峰感覺就像進入一條死氣沉沉的大街之中。

寬闊的街道上,除了稀稀疏疏的幾個平民在擺攤做生意之外,倒是沒有多少個人了。

「找個人問問。」

打定主意,楊峰直接閃進一間屬於楊家的酒樓之內。 ?剛進入酒樓大門,便被裡邊的景象所嚇倒。

一間偌大的酒樓裡邊,擺放著近百張桌子,但楊峰一眼掃過,除了幾位半瞌半醒的老人在喝酒聊天之外,就剩下無精打採的店小二低頭坐在櫃檯那裡迷迷濛蒙的拍蚊子瞌睡了。

在楊峰進入酒店門口站了半分鐘之久,那櫃檯的店小二竟然還沒發現。

「這一個半月來到底出了什麼事情,怎麼如此冷清?」楊峰心頭疑惑,直接走向櫃檯那裡。

一間偌大的酒樓就這樣閑置著,那一個月得虧本多少。

「做生意呢?」

來到櫃檯前,那名店小兒竟然還沒發現,依然在那裡打瞌睡。無奈之下,楊峰用手直接敲著櫃檯叫道。

「客官,您好!請問您要吃飯還是住店呢?」慌忙之中,店小二突然醒過來,習慣性的問道,方才揉揉眼睛。

「吃飯!」楊峰答道。

「好的,您要點……楊峰少爺!」店小二剛揉好眼睛,話還沒說完便抬起頭看到楊峰的臉面,突然叫道。

同時,整個人也是嘩啦的站起來,顯得異常的精神。「你認識我?」楊峰眯眼問道。

「呵呵,楊峰少爺的大名,我們烏山鎮誰不認識。」店小二連忙拍馬屁,不過他說的也確實是實話,楊峰以前在烏山鎮可謂是惡名滿鎮,整天說自己是天才,恐怕就是三歲小孩都知道烏山鎮有那麼一個偽天才了。

楊峰沒有理會店小二的馬屁,雙眼一掃酒樓之內,臉色一拉,沉聲問:「你這是怎麼做生意的,你們掌柜的呢?」

聽到楊峰問話,店小二臉色立馬露出一副苦色,弱弱的回答:「楊峰少爺,不是我們不做生意,而是這…生意實在太清冷了,想不打瞌睡都難啊。至於掌柜都被召回楊家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