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即便是現在,百妖山依舊是所有妖族心中的聖地。

來自百妖山的上古大妖……簡直和當初的睚眥,相差無疑。

想到這裡,葉夕瑤瞬間臉色一沉,急聲道:

「抓緊時間,我們的時間不多了。」

眾人一驚,這才猛的回神。而龔少殤已然面色微凜,可就在這時,只聽那道恐怖的聲音,再次動中央城下傳了出來。

「人奴?」

那聲音夾雜的威壓更重,又有幾名凌雲殿弟子頂不住,口鼻流血,瞬間倒地。

「不用管它,快點!」葉夕瑤催促道。龔少殤無聲點頭,抬手飛快的在身前結了一個詭異的手印,然後猛的渾身靈力暴漲,接著抬手一指,一道銀光,瞬間直S到城門之上。

此時的城門已然被鮮血染成了鮮紅色。而就在龔少殤S出的銀光進入城門的瞬間,只見原本潑灑在城門上的鮮血,竟彷彿被注入了生命一般,忽而動了起來

接著竟一點點的相互匯聚,然後慢慢融入城門上那原本已然斑駁而破舊的封印流紋中。

見此情形,在場的眾人頓時眼前一亮。可就在這時,那地下的凶物彷彿也感受封印再次加重,頓時憤怒了起來!

「吼——人奴果然卑鄙。竟然想阻礙吾之復甦,簡直是自不量力!「

無法形容的恐怖威壓,隨著那吼聲,如同海嘯般洶湧而來。隨即,以整個中央城為中心,天崩地裂,街道兩旁的房屋店舍開始如同沙土一般紛紛倒塌。轉眼間,除了中央廣場上的凌雲台以及凌雲殿,其他所有建築,竟已然化成一片廢墟瓦礫!

而城外的葉夕瑤等人,更是再也抵抗不住那恐怖的威壓,甚至連同閆敬臣在內,所有人全部口吐鮮血,倒在了地上。

「哈哈……人奴就是人奴,在吾面前,爾等簡直比螻蟻還不如……待吾出去之日,必是人奴滅亡之時!」

一聲聲猶如荒古巨獸的嘶吼,彷彿能撕裂天際。眾人眼中充滿了絕望,這時,只聽葉夕瑤忽然大叫道:

「別聽它廢話,這裡有凌雲大陸的本源力量,它如今還殺不死我們!龔少殤,你少裝死,快給我起來!」

葉夕瑤想的很清楚。依著對方百妖山上古大妖的身份,別說是吼叫,哪怕是一個眼神,就能將他們這些人,統統碾成R泥。

一如當初睚眥在血池古地碾死那頭熊蠻子一樣,瞬間化成血霧! 可眼下眾人卻只是重傷。

這就說明,如今對方不但沒有解除封印,還被凌雲大陸的本源力量壓制,以至於連原本百分之一的實力,都發揮不出來!

還有希望。

想到這裡,葉夕瑤眼中瞬間精光一閃。

而此時,不遠處的龔少殤則抬手抹了下唇角的血跡,隨即冷哼一聲,道:

「死丫頭,說誰裝死呢?告訴你,別對本大爺指手畫腳!」

嘴上雖然這麼說,但龔少殤的一雙眼睛,卻死死的盯著不遠處的城門。

接著腳步徐浮的站起身,同時再次調動周身靈力,再次揮手向著城門的放下S去……

**

與此同時,聖靈大陸,虛空之下,萬山之巔。

東聖簡惜之身體有些徐浮的站在半空中。他的頭髮已然有些散亂,往日整齊的衣衫,如今已然破敗不堪,唯有一雙不滿血絲的雙眼,狠狠的盯著百丈之外的妖聖熊戾,瞬也不瞬。

自打那日決定下凌雲大陸封印虛空裂口,結果卻被眼前這些畜生攔住,已經足足過了一個多月了。

而在這一個多月的時間裡,雙方各有損傷。但相比之下,人族已然處於了下風。

並且,更讓簡惜之心急的是,凌雲大陸的虛空豁口,已然持續一個多月之久,若是再不趕快將其封印,恐怕……

想到這裡,簡惜之的雙眼越發凌厲。這時只聽對面的熊戾,忽然大笑道:

「哈哈哈,簡惜之,你也有今天……本聖當初就說了,你,救不了凌雲大陸,可惜你不聽。你們人族永遠比不上我們妖族,註定就是給我們妖族當奴隸的命!」

此時妖聖熊戾的身上也有些破損,但和一眾人族靈聖相比,卻精神的多!

而待熊戾這邊的話音一落,旁邊懸於半空之中,足有百丈長的蛇族妖聖蛇辛,吐著駭人的信子,介面道;

「所以說,人奴就是人奴,就是骨子裡犯賤!弱如螻蟻,卻又自命不凡……可惜,如今你們的好日子到頭了!」

「少跟他們廢話,直接殺光這幫老東西。只要他們一死,整個人族也就完了!」懶得聽熊戾和蛇辛墨跡,虎妖聖虎桀吼道。聲落,更是一身巨吼,一頭血色猛虎,瞬間出現在妖聖虎桀的頭頂之上。

身為妖聖,虎桀本就身形巨大。單單身軀,便足有數十丈長,如同一隻荒古巨獸,懸於半空之上。可此時,它頭上的血色猛虎,卻比虎桀還要高大十倍不止。百丈的身形,直抵蒼穹,彷彿能穿透虛空一般。額頭下,是兩個巨大的黑D,此時虛無卻又睥睨的看著前方,一股上古的洪荒之氣,隨之發散出來。

這便是虎妖一族的祖神之力。

而此時一看虎桀動了真格的,旁邊的數頭妖聖也頓時興奮起來。妖族血脈之中的好戰基因迅速上涌,隨即蛇辛,熊戾以及其他的一眾妖聖也隨之召喚出祖神。頃刻間,整個萬山之巔的上空,數位祖神顯現,無盡恐怖的氣息,徹底讓整個空間都扭曲了起來…… 在這些祖神面前,天下間所有的生靈,都顯得猶如塵埃般渺小。

可此時人族的數位靈聖,則依舊懸浮於高空之中,扭曲的空間撕扯著他們的身體,動蕩的血氣之力,讓他們的衣衫無風而起,翻飛作響。

可他們或是蒼白,或是憔悴的臉上,沒有顯露出哪怕一分的畏懼之情。

「我人族乃萬界之靈!

雖然身體比不得你們妖蠻,但千百萬年來,憑藉著勤勞和智慧,創造的歷史,卻比你們這群妖蠻還要悠久!

而你們……哼,這麼多年了,有什麼長進?

畜生就是畜生,就算開了智,依舊還是畜生!竟然還妄想讓我人族做你們的奴隸……當年不可能,現在依然不可能!」

東聖簡惜之面如寒霜,卻嗓音如磬,每一個字都彷彿都帶著一股神異的力量,一聲聲敲在心頭腦海,久久不散。讓人聽過之後,竟無形中產生一種說不出的認同感!

離得近的幾頭妖聖頓時神色微變。這時只聽狐妖聖狐暹忽然大喝道:

「大家別聽這個老匹夫的話,這老匹夫用聖位之力!」

狐妖一族向來是妖族中,最為狡詐精明的一支。而此時狐暹那略顯尖細的聲音一吼,數頭剛剛差點被蠱惑的妖聖,頓時一驚。當下紛紛從那聖位之力中,掙脫了出來。

原本還笑的猖狂的熊戾頓時氣的大吼:「簡惜之,你這個老匹夫,竟敢動用聖位之力,迷惑本聖……你該死!」

「對!殺了這老東西!」

「大家動手!」

聲落,數位妖族妖聖近乎同時身形一晃,上空的祖神之力,瞬間一顫,一股毀天滅地的威壓,頃刻間席捲而來。

見此情形,東聖簡惜之冷笑一聲,同時低喝道:

「一會兒老夫會極力攔住他們,你們趁機儘快進入凌雲大陸!」

在場的眾聖聞言,立刻明白了簡惜之的意思。

顯然,簡惜之是想用一己之力,拖住這些妖聖。甚至已然做好了損身一擊的準備!

眾聖心中頓時悲痛不已,卻不能勸阻半分。可剛要點頭,只聽一道蒼老的聲音,忽然說道:

「東聖大人且慢,還是讓老朽來吧!」

說著,只見一位灰衫老者驟然出現在東聖簡惜之面前,正是靈聖薛仁海。

這薛仁海如今已近三百高齡,是聖殿十八位靈聖中,年紀最大的一位。同時也是所有靈聖中,唯一的一個水系天賦的靈聖。

水系天賦是五行天賦中,公認的最弱天賦靈根。進攻比不得火系,金系,防守比不過土系,控制上,更比不上木系。因此,在聖靈大陸,水系天賦一度被認為是廢材天賦,全無用處!

可薛仁海的出現,卻徹底打破了世人的偏見。

薛仁海出身世家,從小測出天賦六級,但因為是水系天賦,所以並未被家族重視。因此,直到薛仁海快三十歲了,才突破紫階,成為靈士。

這要是放在凌雲大陸,薛仁海簡直就是天才中的天才。可在聖靈大陸,三十歲才成為靈士,簡直和普通人無異,在世家子弟中,完全是放棄的存在! 可薛仁海並沒有放棄,依舊刻苦修行。

之後在他六十歲的時候,才升級突破成了靈師。

而這個時候,家族中的同齡人,最差也已然是靈宗實力的高手了。

可讓人沒想到的是,自打突破靈師后,薛仁海的修鍊速度竟一日千里。

接著在短短不過五年的時間,突破靈宗,又過了十年,突破靈尊……

就這樣,在靈宗之後,薛仁海以火箭的速度,一路飆升,直到即將百歲的那一年,徹底突破靈上尊,晉陞聖位!

整個聖靈大陸的人都傻眼了。

而就在晉陞聖位的同年,有六頭妖王闖入聖靈大陸。薛仁海臨危不亂,隨手祭出一招水天一色,瞬間將那六頭妖王,以及上萬妖兵,徹底困了起來。

而那六頭妖王中,甚至還有一頭聖妖王,兩頭王妖王。可即便如此,那些妖王足足用了七天時間,依舊沒有從水天一色中,掙脫出來。最後被人族高手,徹底絞殺!

薛仁海就此一戰成名,水天一色也成了水系天賦公認的最強殺招。

而此時,眼看著薛仁海站出來。在場的數位靈聖神情微動,隨後齊齊看向東聖簡惜之,可不待簡惜之開口,只見薛仁海抬手一擺,道:

「東聖大人切勿多言,老朽心意已決!」

「……好,那一切就交給老先生了!」

東聖簡惜之,號令眾聖,但在薛仁海面前,依舊要尊稱一句老先生。薛仁海向來和善,聞言只微微一笑:

「吾乃人族靈聖,為人族,無怨無悔!」

聲落,薛仁海再不說一語。隨即身形一轉,面相眼前的一眾妖族妖聖,接著雙臂一揮,靈氣蜂擁而起,瞬間將他的衣袍吹的鼓漲起來。

同時,薛仁海面色平靜的一字一句道:

「風高,浪涌

形碧波滔天。

水碧,天青,

染接天一色!」

薛仁海靜靜的說著。而原本憤怒不已,已然作勢衝殺過來的熊戾等妖聖,一聽薛仁海口中念念有詞,頓時一驚:

「不好,這老東西要發動水天一色!快躲開!」

「不對!他是要損身一擊,快退回來!退回來!」

相比熊戾,後面的狐妖聖狐暹看的更清楚。眼前這老頭兒神色平靜,卻猶如浩瀚之海,已然現出看透世事之姿,這明顯是人族靈聖將要損身一擊的前兆!

眾妖聖原本聽到水天一色,就渾身一緊。再加上損身一擊,頓時哪還敢再往前沖,當下轉身就躲……可他們還是晚了。就在這時,只聽薛仁海不慌不忙的接著說道:

「以吾之身,化無盡之海,以吾之魂,護天下蒼生!

水天一色,起!」

隨著薛仁海最後的一聲『起』字出口,頃刻間,只見天地間的所有靈力如同海嘯般,向著薛仁海撲來。而隨著靈氣的不斷湧來,薛仁海原本的灰色長衫,竟連同他的血R,以R眼可見的速度迅速融化,形成一灘淺藍色的水滴!

從下倒上,同時那水滴慢慢變大。直待薛仁海徹底消失,一片無盡的汪洋之海,瞬間出現在眾人面前! 藍藍的天空,青碧的海水。

萬里無雲,海風輕輕拂來,掀起碧波點點,一望無垠……看上去,簡直美的如同畫一般!

對,只是看上去而已。

可若是有誰真的身臨其境,才會真正體會到那種事說不出的恐怖。

因為這裡太大的,抬頭是天,低頭是水,除此之外再無其他。

置身其地,甚至感覺整個世界,都只有你一個人而已!

無盡的孤獨,無盡的蒼茫,卻永遠也出不來!

這便是水系靈聖薛仁海的水天一色,最為恐怖的地方。

甚至曾經有妖族迷失在水天一色中,最後沒等人族絞殺,它便已然先瘋了!

如今,薛仁海化身於海,形成的水天一色,簡直可以自成一界,威力更是之前的數百不止!

關鍵是,薛仁海不是普通人族,而是靈聖!

而靈聖一隕,則天地同悲。

頃刻間,只見原本晴空萬里的聖靈大陸,忽然烏雲密布,聖靈大陸九國十三城隨之一晃,接著所有聖靈大陸上至一國之君,世家家主,下至販夫走卒,竟同時感到一股說不出的悲傷,從心中升騰而起。

沉悶的雷聲隨之而來,不甚震耳,卻越發讓人覺得心情壓抑。接著牛毛一般的細雨竟紛紛灑落了下來。

彷彿蒼天也在哀傷的哭泣一般。

「這,這是天哭啊!」

「天啊,天哭……這,這是有靈聖大人聖隕了呀!」

「哎,聖隕啊……不知道是哪位靈聖大人啊!等等,快看!看聖星滑落的位置……」

「東面,是在東面。東面是蓬萊城啊……薛聖聖隕了!」

「天啊,竟然是薛聖……」

所有聖靈大陸的眾人頓時面露悲意,有些已經眼圈發紅。而此時蓬萊城薛家老家主站在薛家老宅的院子里,抬頭望天,直待那聖星落入薛家祠堂,隨即跪在地上。

而在薛老家主的身後,近百薛家族老,嫡系族人紛紛隨之跪拜。接著只聽薛老家主嗓音中難掩悲意的朗聲道:

「恭迎聖祖歸家!」

隨即,身後上百薛家子弟也隨之強掩悲聲,跟著說道:「恭迎聖祖歸家!」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