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緊挨著骨頭的那一部分瘦肉更是入口即化,鮮嫩多汁毫無腥膻,而且帶有骨髓特有的香,讓舌頭都忍不住顫抖。

不知不覺,整整一架子架子肉消失在武威王口中,他已經忘記了這是一場對決,完全沉浸在美味絕倫的全羊宴之中。

秦羽掃了一眼正在鯨吞牛飲的武威王,冷笑一聲同樣開始狼吞虎咽,美食戰場不容作弊,強制進食規則會自動累計進食總量,所以細嚼慢咽拖時間是沒有意義的,吃得多還要吃得久,才能取得最終勝利。

不過,和他比食量?呵呵,他的食量那可是連龍仙兒和象聖都為之驚訝,遠遠超過了人類的極限,任你武威王胃口再好,也早晚得乖乖俯首。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巨型圓桌上的美食不斷減少,卻同時也在不斷補充,每當少於五分之三的時候,就會自動浮現出新的羊肉美食,花樣百出,將美食大陸有的沒有的全都呈現了一遍。

一個小時過去,秦羽和武威王繼續狂吃,絲毫沒有停止的意思。

兩個小時過去,二人都已經吃下了足以讓世家食尊為之汗顏的美食,卻還是沒有停止的意思。

三個小時過去,武威王感覺有點飽腹感,他心中算了算,自己吃掉的美食,估計六七個食尊都吃不下,如此食量已經可以說是相當驚人。

然而,當武威王抬起頭,卻發現秦羽還在狼吞虎咽,連肚子都沒有鼓起來。

「哼,強弩之末,看你能堅持到什麼時候!」武威王驚訝之餘心中冷哼,直接抓來一整隻烤全羊開始啃,吃的滿嘴流油熱力四濺。

四個小時過去,武威王又消滅了三隻烤全羊,十八碗羊雜湯,十六碗羊肉泡饃,二十七碗羊肉抓飯,九十六個羊肉烤包子,八十三串羊肉串,如此食量,便是食聖也會豎起大拇指。

可是,秦羽居然還在吃!

武威王鬱悶了,他都吃到這份上了,應該所向無敵了才對,怎麼秦羽比他還能吃?難道秦羽耍詐?難道限制規則只對他起作用?

不可能,武威王很快否定了這個念頭,因為秦羽旁邊的空碗空盤子空架子同樣堆成了山,絲毫不比他這邊少。

這就意味著,秦羽是實打實在吃,而且食量的確比他還大!

只要對決沒有停止,只要沒有一方倒下,強制進食規則就會持續生效,武威王無可奈何只能挺著鼓起的肚皮繼續吃,這一刻,他感受到的再也不是美食的享受,而是越來越嚴重的腹脹感和危機感。

要輸!

武威王害怕了,恐慌了,他從沒想過自己會在吃的方面輸給別人,然而此時此刻,失敗近在眼前。

五個小時過去,武威王的擔憂終於變成了現實,嘴裡塞著一塊羊肉,無論如何再也咽不下去,嘴角還在不斷往外冒羊肉湯,雙眼翻白意識開始模糊,指著秦羽發出赫赫的怪聲,挺著肚皮仰天倒了下去。

強制進食鎖鏈自動收回,巨型圓桌下沉隱沒,秦羽咽下最後一塊肉停止進食,取出毛巾擦擦手,拍拍肚子朝武威王走去。

「怎樣?食海受損的感覺好受嗎?」秦羽站在武威王身邊,居高臨下俯視著。

武威王還沒有完全失去意識,只能瞪圓雙眼表達自己的不甘和憤怒。

「你放心,我不會抽你太多食氣,更不會破壞你的心田,你的實力真的很強,是個難得的打手,我會訓練你,一點點抹掉你身為王爺的架子,讓你成為我的護衛,以後我到哪你到哪,我讓你揍誰你就揍誰,我說東你不能往西,我指南你不能往北,明白嗎?」秦羽道。

「呼呼,呼呼呼……」武威王青筋暴起用力掙扎了幾下,卻站都站不起來。

「不要這麼激動,你要從好處想,我會成為食神,而你是我的護衛,不就是食神的護衛嗎?食神的護衛,多高的榮耀,比擬當王爺牛比多了,哈哈哈!」秦羽忍不住大笑三聲,蹲下伸手在武威王臉上拍了拍。

武威王終於承受不住,氣的白眼一翻暈了過去。

沒辦法,不暈不行,堂堂齊國武威王,當朝權勢最大掌握大軍的王爺,一品食尊,綜合實力包括食量遠超世家食尊,現在卻因為吃敗了個徹底淪為俘虜,不暈絕對會被自己活生生氣死的。 將武威王丟進養殖場看管,秦羽扯去美食戰場領域,正好看到頭頂兀自懸浮著的玲瓏七絕塔。

畢竟是食聖當年的寶貝,其靈魄可能不及青銅級食器,卻也不會遜色太多,完全失去主人的氣息后,當即就想逃走。

「呵呵,往哪跑?」秦羽豈容如此寶物從手心溜走,當即發動飛米轉芻瞬間追上,張開食海神殿入口,將玲瓏七絕塔收了進去。

玲瓏七絕塔進入食海神殿,依舊不肯消停,四處撞來撞去,鬧的神殿雞飛狗跳不得安寧。

「龍玄前輩,幫我洗掉武威王和那個先聖給它留下的氣息烙印,應該沒有問題吧?」秦羽意識聯絡龍玄。

「你以為本龍神是誰?別說先聖的氣息,便是神的氣息,經我之手也一樣能洗掉。」龍玄自信地說。

「那就交給你了,如果實在不聽話,就把它的靈魄一併洗掉,反正不是我的東西,我可不心疼。」秦羽這話擺明了嚇唬玲瓏七絕塔。

果然,玲瓏七絕塔雖然不能口吐人言,卻可以聽懂人言,聞言當即安靜下來,再也不敢四處衝撞。

「小寶貝,乖乖跟著哥哥走,哥哥會好好待你的,呵呵呵。」龍玄怪笑著將玲瓏七絕塔拖進冶鍊台,宛若拐走小蘿莉的怪蜀黍。

意識收回,秦羽降落霍家,只見霍家已經一片安靜,四位食尊鼻青臉腫周身浴血,被五花大綁跪在地上,後面還有幾十位食帝,也都無一例外被捆了個結實。

「結束了?」秦羽問。

「早結束了,你以為誰都和你一樣慢嗎?」龍魅兒撇撇嘴,對秦羽現在才結束戰鬥很是鄙視。

秦羽狂汗,武威王真的很強好不好,是鹹魚爛蝦可以比擬的嗎?若非動用美食戰場,強迫武威王比食量,想拿下還真沒那麼容易。

「別的要麼被我打成灰了,要麼跑了,就剩這幾個了。」龍魅兒指指四位狼狽被俘的食尊。

秦羽走過去,站在四位食尊面前,低喝道:「都給我抬起頭來!」

四位食尊也不知是覺得鼻青臉腫太精彩不好見人,還是心存余怒抵抗不從,居然一個都沒有抬起頭。

「嗯?」龍魅兒見狀登時生氣了,眯起眼睛發出一聲充滿威脅的鼻音。

四位食尊集體打哆嗦,趕緊將頭抬了起來,臉上青一塊紫一塊真的是精彩至極。

「嘖嘖,看來都被你揍出陰影了。」秦羽戲謔笑了幾聲,收起笑容取出雙極霸王鐧,在手中掂了掂道,「認得這是什麼嗎?」

「雙極霸王鐧?王爺他,他……」最左邊的食尊強者面露駭然之色,其餘三位同樣驚駭莫名,完全不敢相信武威王的隨身武器竟然出現在秦羽手中。

「驚訝個什麼勁?難道你們真的以為武威王打得過我?如果真是這樣的話,也未免太小瞧我這位食神傳人了吧?」秦羽冷笑。

四位食尊依舊用駭然的目光看著秦羽,根本說不出半句話,武威王的強悍,早已刻在他們意識深處,他們對此深信不疑,所以即便要對霍家動手,他們也毫無畏懼,深深篤定只要武威王決定的事情就沒有辦不成的。

事實上,今天之前,武威王的確所向披靡無所不能,只要是他決定的事情全都辦成了,只要是他想擊敗的對手全都敗在他的手中,只要是他想踐踏的敵人無不匍匐在他的腳下。

武威王就是如此強力,就是如此戰無不勝,他就像是一個神話,一個標誌,讓諸世家忌憚不已,贏得了世家強者乃至食聖的尊重。

然而今天,武威王的不敗神話徹底破滅,披靡之路宣告終結,而終結他的人是秦羽!

「實話告訴你們,武威王已經淪為了我的階下囚,雖然我還沒有殺他,但他的生死掌握在我的手裡。」雙極霸王鐧在四位食尊肩頭挨個點了一下,秦羽接著說,「同樣,你們的生死現在也掌握在我的手中,你們覺得,我該如何處置你們呢?是讓你們活,讓你們死,還是抽空你們的食海,破壞你們的心田,讓你們變成普通人呢?」

聽完秦羽的話,四位食尊再次猛地哆嗦了一下,這才想起最近關於秦羽身懷邪魔之法能夠抽人食氣破人心田的傳聞。

如果說,龍魅兒帶給他們的是死亡的恐懼,那麼秦羽此刻帶來的則是超越死亡的恐懼,畢竟對一名大食來說,從食尊打落凡人,絕對是比死亡更痛苦的事。

「怎麼都不說話?再不說話我就默認第三種選擇,抽空食氣破除心田。」秦羽語氣轉厲。

「不不不,不要,我要活我要活!」最右邊的食尊終於承受不住率先開口。

「我也要活,我也要活!」緊挨著的食尊,以及最左邊的食尊同樣開口求饒,反正跪都跪了,敗也敗了,不在乎這點尊嚴。

秦羽將雙極霸王鐧落在最後一位食尊肩膀上,道:「你呢?為什麼不選擇?」

「成王敗寇,敗了就是敗了,要殺要剮悉聽尊便吧。」這位食尊倒是還有幾分骨氣,即便眼中藏不住恐懼,也還是不肯主動求饒。

「成王敗寇?你在逗我嗎?這句話憑你也配說出口?如果你們和霍家大食,是堂堂正正對決也就罷了,你們分明就是趁火打劫,連婦孺孩童都不放過,如此豬狗不如的行徑,你還好意思給我說什麼成王敗寇?」秦羽冷笑,周身已然騰起殺氣。

霍家眾大食聞言皆面露悲憤之色,這次要不是秦羽和龍魅兒救援及時,霍家就徹底完蛋了,不過即便如此,那些已經死去的霍家弟子婦孺甚至孩童,都再也不可能活過來。

「殺了他!」霍子文突然戟指怒喝,面色漲紅怒不可遏。

「對,殺了他,殺了他們償命!」立刻有人附和,而且附和的人越來越多。

被俘的大食聞聲大多嚇得縮成團瑟瑟發抖,萬分後悔參與了這次行動。

「我一直推崇以直報怨,無論是誰,做了不該做的事,就要為此付出代價,在付出代價之前,原諒沒有任何意義,所以……」秦羽頓了頓,目光掃過霍家眾大食,接著掃過所有被俘的大食,「霍家今天死了多少人,你們就要付出多少條命,而你們的命,將由逝者的親朋親手索取!」 對於這位所謂硬氣實則可憎的食尊,秦羽沒有姑息,直接抽空了他的食氣,破開心田抽取靈氣剝離心田之種,瞬間將其打落凡塵,並將其列入抽籤決生死的名單。

抽籤決生死很快完成,凡是抽中死簽的,無不大喊大叫掙扎求饒,甚至詛咒發瘋拚死抵抗。正如秦羽所言,這些傢伙僅僅做好了傷害別人的準備,卻沒有做好自己受傷的準備。

對此秦羽自然是毫不留情,絕影橫掃統統打落凡塵,然後交給失去親人朋友被怒火悲痛燒紅了眼睛的霍家弟子。

至於剩下的,死罪可免活罪難逃,全部降低修為,強迫以食神和自家祖宗的名義發毒誓,今後成為霍家的護衛,保衛霍家贖罪。

做完這些后,秦羽在霍家住下,等待霍聖出關。

一天半之後,霍聖終於出關,卻直接飛向遠處群山,這讓歡欣鼓舞激動不已的霍家人倍感錯愕。

秦羽隱隱覺得發生了什麼事,趕緊朝霍聖飛走的方向追去,霍清流和霍瑤緊隨其後,其餘人則被霍清風阻止。

群山之中,霍聖輕輕落在一座峰頂,背對著霍家的方向,眺望皚皚雪原以及更遠處的群峰,在那群峰深處便是妖界之門和魔界之門。

秦羽落在霍聖身後,試探著問:「前輩,你沒事吧?」

霍聖沒有立刻回答,足足過了好一會,才幽幽長嘆轉了過來。

剎那間,秦羽面色陡變,霍瑤和霍清流更是忍不住驚呼出聲,只見霍聖的左眼赫然已經不是人眼,至少不完全是人眼,眼白分佈著許多黑色的絲狀物,瞳孔則變成了紅色。

這是魔眼!

無論秦羽還是霍瑤霍清流,都對魔眼再清楚不過,可霍聖怎麼會出現一隻不完全的魔眼呢?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閉關期間到底發生了什麼?

便在這時,霍聖又抬起了一直籠在袖子里的左手,左手赫然也不再是完全的人手,大拇指和食指都長出了尖銳的魔爪,在陽光下閃爍著鋒銳寒芒。

「父親,你這是!」霍清流驚得臉都白了。

「這不可能,怎麼會這樣?」霍瑤單手掩口花容失色。

秦羽眼角猛跳,腦海中靈光霍閃,沉聲道:「是因為劉玄一,對嗎?」

霍聖聞言嘆了口氣,頷首道:「不錯,正是因為劉玄一,我的傷觸及靈魂,之所以生生不死丸都不能完全治癒,就是因為劉玄一在我靈魂里打入了一顆魔種,魔種接觸到我受傷的靈魂之後,立刻在我的靈魂中紮根,即便我的靈魂已是聖魂,也無法抵擋其侵襲。」

「碧天玉菩提和無憂娑羅樹也不行嗎?」秦羽心中發緊沉聲問。

霍聖點點頭又搖搖頭:「碧天玉菩提和無憂娑羅樹的葉果幫助我修補了受損的聖魂,彌合了傷口,才讓我得以成功限制住魔種,阻止了魔種繼續蔓延。」

頓了頓,霍聖抬起左手苦笑著說:「否則我豈會這麼早出關,即便我成功出關,出來的也可能是一隻魔頭,而非你們熟悉的霍聖!」

自此,霍聖經歷的一切都清楚了,劉玄一重傷不敵,退走前給霍聖打入了魔種,魔種直接侵襲靈魂,導致霍聖既要苦苦壓制傷勢,又要壓制魔種,力不從心久久無法出關。

霍瑤和霍清風待會碧天玉菩提和無憂娑羅樹的葉果之後,配合生生不死丸,霍聖終於得以成功治癒傷勢壓制魔種提前出關。

然而即便如此,魔種已經魔化的部分無法去除,魔化效果被保留了下來。

「難道沒有拔除的辦法嗎?一定有辦法的,一定有!」霍瑤聲音都在顫抖,霍聖是霍家的支柱,如今霍聖局部魔化,這如果傳出去後果當真不堪設想,天派諸聖甚至有可能痛下殺手。

「沒有,魔種已經和我的聖魂融合了,污染魔化的那一部分靈魂,就是我聖魂的一部分,除非撕裂靈魂,否則無法拔除。」霍聖語氣中除了無奈還是無奈。

「我有魔神之心,可以讓我試試嗎?」秦羽伸出右手,右手迅速魔化,魔爪根根彈出比霍聖的兩個魔爪更加鋒銳。

霍聖頷首閉目,秦羽走上前,道了句得罪,抬起魔爪抓住魔神的後頸,指甲微微刺破皮膚,閉上眼睛仔細感受霍聖的靈魂狀態。

意識中呈現出一團發出柔和白光的光團,那是霍聖已經聖化的靈魂,其中有一塊拳頭大小的區域呈現濃黑,翻翻滾滾和周圍的白光格格不入,卻又相互連接在一起,完全融合不分彼此。

「怎樣?有辦法嗎?」霍清流見秦羽鬆手睜眼,立刻急聲詢問。

秦羽看了一眼霍清流,又看了一眼霍聖,才嘆了口氣道:「太晚了,已經完全融合了,除了撕裂靈魂,否則無法根除。其實撕裂靈魂也不定有用,因為我能感受到魔種的侵蝕效果還在,只是被抑制住了而已,一旦聖魂再次受傷,魔種就會再次發動侵襲,屆時侵染範圍會更大,魔化程度也會直線提高。」

霍清流和霍瑤聞言面色慘變,心中慌亂徹底亂了陣腳。

「前輩,你以後打算怎麼辦?」秦羽擔憂地問,他不相信以霍聖的智慧眼界,會沒有考慮到接下來可能面對的情況,人魔之戰後,人魔已經成了禁忌,成了諸聖的敏感神經,霍聖出現魔化現象,絕對會惹得諸聖懷疑,再加上他這一層關係,懷疑的後果可能就是禁錮甚至毀滅。

霍聖將左手重新藏在袖子里,閉上左眼,道:「我打算留下來。」

「父親!」霍清流驚呼,他同樣深知霍聖魔化暴/露的後果。

「霍家不能沒有我,白鹿食宮不能沒有我,姜國更不能沒有我,若無食聖坐鎮,在這亂世之中,姜國便岌岌可危,所以無論多危險,我都必須留下來坐鎮。」霍聖鄭重地說。

「可是……」霍瑤想說什麼,卻被霍聖抬手打斷。

「不必多勸,我意已決!」霍聖語氣斬釘截鐵。

「前輩,其實還有另一個選擇……」秦羽將自己的小世界,以及回家轉移到小世界的想法說了出來。

「是啊父親,我們可以離開,我們可以去秦羽的小世界!」霍清流急聲道。

霍聖沉思片刻,終究還是搖了搖頭,語氣放緩:「你們帶著族人走吧,這樣我也免去了後顧之憂,但我是不會走的,白鹿食宮和姜國都需要我,即便最後要死,我也只能死在這片土地上!」 霍聖的決定看起來有些固執,但其實是因為責任!

秦羽是受到圍追堵截,不得不選擇離開,不得不將重心轉移到自己的小世界,可以這麼說,當秦羽被拋棄的那一刻,秦羽對美食大陸就已經沒有了責任,只有美食大陸欠秦羽的,秦羽不欠美食大陸,甚至只有功德。

霍聖和秦羽的情況不同,他並沒有被拋棄敵視,至少現在還沒有,在此之前,他對家族、對白鹿食宮、對姜國都有無法卸下的責任,也許不得不卸下責任的那一刻會為時已晚,但他還是必須肩負到最後一刻,這就是身為食聖必須要做的事。

秦羽對此既感慨又敬佩,如果天下食聖都能如霍聖這般,是不是就天平許多了呢?很多事是不是就不會發生了呢?

然而這時不可能的,天下間沒有一個完全相同的人,也不可能每個人都能做到無私無畏,所以才會有紛爭,才會有仇恨,才會有戰爭以及帶來的殺戮和痛苦。

與此同時,秦羽對米聖這種傢伙更加憎惡唾棄,和霍聖相比,米聖到底算個什麼東西?人家天派諸聖再不擇手段,也是為了項問天,米聖倒好,不惜於天下為敵,也要以私利為先。

霍聖被魔種侵染部分魔化這件事必須保密,並沒有告知普通族人,清漪得知后垂淚不止,卻沒有勸霍聖離開,她能體會霍聖的心情和處境,更能理解霍聖的責任和決定。

在霍聖的命令下,搬遷工作迅速展開,整個霍家儼然變成了一片大工地,男子負責拆房子搬運木料石料,婦人們則負責收拾家當,整理家族的各種庫存和傳說食材。

第六天傍晚,整個霍家府邸已經變成了一片廢墟,除了霍聖,所有霍家族人都已經轉移到食海神殿養殖場,能帶走的全都帶走,連一枚銅板都沒有留下。

以消耗巨量食氣為代價,養殖場的面積已經變得相當廣闊,比美食大陸的一個郡還要大許多,容納一個家族可以說是綽綽有餘。

秦羽和霍家六位食尊商量后,將新址選在了靠近湖區的山裡,這樣一則清幽寧靜精緻怡人,二則不需要佔據牧場,可謂兩全其美。

新址確定后,霍家人立刻開始動工,利用搬進來的材料規劃用地建造房屋,男人們或赤膊搬運或揮舞重鎚打地基,女人們或起鍋做飯烹飪美味佳肴,或小心栽培各種傳說食材,孩子們則跑來跑去這裡幫幫忙那裡幫幫忙,景象熱火朝天,充滿了希望。

事實也的確如此,此時此刻霍家每個人心中都充滿了希望,對新生活的希望,因為在這裡,再也不用害怕被天派諸家找上門,再也不用擔心被人報復殘害,從此以後可以過上無憂無慮的田園生活。

「不去我的世界看看嗎?」秦羽和霍聖並肩站在廢墟中。

「不必了,族人們安全,我也就放心了。」霍聖笑笑,目光掃過廢墟,心情突然間格外複雜,欣慰的同時又有些傷感,畢竟這裡是一代代紮根的故土,轉眼卻全都變成了廢墟,唯一留下的只有回憶。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