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怎麼回事?」龍誠皺了皺眉頭,站起身問道。

帶頭的熊二哭喪著臉說:「都怪我這傻兄弟熊三兒,它不小心吃了一整袋子蟑螂葯!這不,已經躺在這口吐白沫了!」

「一整袋蟑螂葯?這傢伙是瘋了嗎?」小吳不禁好奇的問。

「嗨。。。熊三兒它不小心誤吞了一隻蟑螂下肚,怕蟑螂不死就從后廚偷了蟑螂葯吃,你看看這。。。」

「哦。」龍誠無奈的搖了搖頭:「這也算是積極展開自救工作了吧。。。希望它這次吃下去的是假藥。」

熊二愁眉苦臉的掏出一個小布袋來,上面清晰可見六個大字,正是這特效蟑螂葯的慣用宣傳用語—「蟑螂不死!我死!」

「就拿這個當熊三兒下葬典禮的輓聯!」龍誠又氣又笑的說。

「別啊老大,這熊三傻是傻了點,但對您一直忠心耿耿啊,您無論如何得救救它!」一群黑熊精全都慌了神。

「廢話!我能不救嗎?」龍誠忿忿的說:「這不是看它這樣子說句氣話嘛。。。」

好在這隻黑熊精身體硬朗,經過了樹枝捅嗓子眼等粗暴的原始洗胃手法后,它總算是穩定住了情況,昏昏睡了過去。

「回頭再讓軍醫開一些催吐的藥材給它灌下去,斷食兩天後逐漸喝粥恢復吧!反正它膘肥體壯經得住餓。」龍誠揮了揮手說道。

龍誠正打算坐下,突然聽到院內傳來一陣爽朗的笑聲。

「呦呵,臭小子,你什麼時候還學會了醫術?真讓老夫我沒想到啊!」

這熟悉聲音令龍誠一下子蹦了起來,他帶著一臉不可思議的表情衝到了門外。

小吳也緊跟著出來了,他也聽出了這聲音的主人。

不會吧?怎麼可能!?

但眼見為實,在他們倆面前捋著白鬍子放聲大笑的,不正是金沐灶老前輩本人嗎?

龍誠情緒激動萬分,他之前一直跟老頭打打鬧鬧也不覺得,但自從金沐灶飛升永別之後,這才感覺到了金老頭對自己實在是不薄,內心深處一直在後悔當初的不珍惜。

龍誠沒有說話,因為任何話都無法形容他此時的心情。

他面色嚴肅的緩緩跪下行禮,磕了三個響頭之後,一字一句擲地有聲的說道:「請受徒兒一拜!」

金老頭微微點了點頭,默許了這個禮節。

地上的龍誠扭頭看到周圍那幫子黑熊精還在傻乎乎的發愣,不禁心中有火,沉聲喝道:「你們這幫獃子,看到金前輩回來了,怎麼一點禮數都沒有?!」

熊二這才回過神來,慌不迭的率領所有黑熊衛士跪倒一片,齊聲高呼道:「請胖徒兒一拜!」

金老頭也憋不住了,放聲大笑起來:「哈哈哈,天庭之上度日如年實在無趣,還是看到你們這幫大肚黑胖子才最有意思!」

說完,他伸手扶起了龍誠。

龍誠憋了一肚子話要跟金老頭說,二人很快就聊得火熱起來。

「您老人家不是飛升了么?怎麼能夠重返人間?」龍誠一臉疑惑的問。

「天機不可泄露,待會沒人再跟你細說。」金老頭狡猾的眨了眨眼睛說。

機靈的小吳早就竄出門去給其他人報信了,沒過多久,咋咋呼呼一大幫子人湧進了院子,讓這小院顯得格外熱鬧。

春妍兒,珊珊,大鵬,老黑。。。所有的老熟人都聚齊了,只有新人苗苗一臉好奇的盯著金沐灶左看右看。

金老頭的目光看著誰都是笑咪咪的,尤其是看著苗苗的時候,小眼睛眯成了一條線,笑得格外曖昧。

如果說現在的龍誠已經是霸氣外露的典型,那麼金沐灶就是那種丟在人堆里絕對找不出來的類型。

此時的金沐灶看起來實在是太普通了,普通到讓人難以相信—曾經飛升成仙的絕世高手居然是這麼平凡!

除了他的那雙矍鑠的眼珠時不時投射出一道內斂的精光之外,金沐灶的確就是個普普通通的和藹老頭;而繼承了青龍本源的龍誠,目光時時刻刻都散發著傲視群雄的光芒,無論他如何收斂著渾身的氣息,這種讓人警覺的眼神卻一直驕傲地存在著。

就這一點,金沐灶就勝了龍誠一籌。

金沐灶許久未見眾人,也是興緻格外高昂,跟這些小輩們親熱的不能再親熱。

人群中竄出來的二毛一見金老頭就直哼哼,心疼的金老頭一把將它抱在了懷裡,親了又親,手裡還捏了捏二毛的小紅屁股。

「你們兩個小丫頭!到底什麼時候生個大胖娃娃給我抱?這種事你們自己不積極努力,還指望我老頭子在屁股後面催著不成?」老頭的聲音抑揚頓挫,故意拉開了一個詠嘆調。

兩位小美女被他一說,更是渾身不自在了起來,臉蛋變得通紅。要說她們不努力這可真是冤枉了,要知道現在兩大美女已經徹底屈服在龍誠的淫威之下,每晚都不得休息,就連觀音坐蓮、燒鵝抱月這種技術難度較高的姿勢也早已不在話下。

今天在場的都是自己人,春妍兒和珊珊也不再拘束,盡情展露著自己美麗的容顏。珊珊那白玉般晶瑩的溫潤臉蛋,配著妍兒那略帶幼稚的小臉上掛著初為人婦的淡淡成熟風采,真可謂絕色雙嬌。

這時候,金老頭又湊近了龍誠的耳邊悄悄說道:「這個俊俏小姑娘是什麼來頭?這才幾天啊,你又拿下一個?」

龍誠一臉苦相:「哪有啊!反正我說了你也不信,這是從龍蛋裡面孵出來的小女孩,一出來就纏著我不放非說是我的徒弟。。。我幾次問她來歷就是不跟我說!」

老頭壞笑道:「我當然信啊,為什麼不信?這女孩身上的氣息跟你同屬一源,我看將來也遲早被你小子吃掉!」

龍誠肚子里暗罵著為老不尊四個大字,臉上還是笑呵呵的。

看到自己的親傳弟子一直嘿嘿傻樂,金沐灶也沒再繼續開玩笑,而是悄悄地將一個冰涼的玩意兒塞到了龍誠的手中。

這是一個只有巴掌大的袖珍鐵盾,上面是黑曇花紋,沉甸甸的挺壓手。

「這是什麼玩意兒?」

「噓。。。」金老頭把龍誠扯到了一邊壓低了聲音說道:「這玄鐵九天盾可是難得一見的寶貝,你自己拿著當壓箱底的保命神器,切記不可外傳!」

龍誠頓時又驚又喜。

喜的是平白得到個神器寶貝,這天庭上搞下來的東西哪有凡品?想必一定是珍貴無比!

但是另一句江湖老話也在他的腦海中浮現出來:「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 龍誠在手心反覆摩挲著這個玄鐵九天盾,故作鎮定的說:「這寶貝聽起來像是個護身的法寶吧?」

「遇到法術攻擊即可自動觸發防禦的頂級法盾,這可是好東西啊。」金沐灶點了點頭,悄聲說道:「你只要不是被頂級高手連續圍攻,安全逃跑絕對沒問題。」

「這玩意兒的確不賴!」龍誠將這塊袖珍鐵盾小心翼翼的藏進了胸口后,滿臉狐疑的望著金老頭:「這麼好的東西你怎麼偷來的?」

「豈有此理!我堂堂一代絕世高手,還要用偷盜的手段嗎?」老頭吹鬍子瞪眼的回答。

「你要告訴我這玩意是別人哭著喊著送給你的,你覺得我會信嗎?」

「我還不是被你帶壞了,吧打悶棍,下蒙汗藥這些下流手段全用上了。」老頭板著一張臉沉痛無比的說道。

「該不是您勾搭上了天庭哪位仙母天尊吧?」龍誠很惡毒的臆測道。

「你。。。」金沐灶算是領教了這個無法無天的龍誠的厲害了,他愣了一愣,無可奈何的搖搖頭,又從懷裡掏出了一個點綴著碧玉珍珠的暗黃色腰帶,塞到了龍誠的手裡:「這種話別亂說,老夫我一世英名可經不起折騰。」

「這腰帶又是什麼好貨色?」龍誠摸了摸這腰帶的質地,估摸著是一種異種妖獸的皮硝制而成的,看起來有些年頭了。

「這是用數千年前的強大妖獸外皮製作的荒蠻巨獸腰帶,沒什麼別的用處,只是讓你的力量更大一些。」金老頭這次沒有刻意壓低聲音:「你現在速度是夠用了,但力量尚缺可能要吃虧,我把它送給你,就是要補上你的短板。」

「你這麼做明顯是不放心我實力嘛,我實在是很傷心。」龍誠嘆了口氣:「如果我傻到要跟人去拼力量,那豈不是浪費了手中這把神劍?」

「那你把腰帶還給我。」老頭的手伸了過來。

「送出去的東西潑出去的水。」龍誠朝老頭翻了翻白眼,咧嘴一笑,快速的將腰帶扎在了腰間。

「金前輩!俺們的呢?」旁邊的妖怪們一看這腰帶就知道不是凡品,無數雙眼頓時精光四射,開始嚷嚷起來。

「還有我!還有我!」大鵬也跳了出來,眼巴巴的就象個老公出門三年的深閨怨婦。

一大幫人全擠了過來,就連猴子二毛也叉開兩隻小爪子仰著頭看著金老頭,做出一副可憐模樣。

此時霸天虎帶著剛練完功的剩餘妖怪們也趕到了,它們目瞪口呆,驚奇地看著這幫叫花子。

聽了黑熊們的簡單介紹之後,霸天虎肩膀一抗,硬是從擠成疙瘩的妖怪群里撞出了一條通道,衝到了金沐灶面前,比老頭的腦袋還大上一號的毛茸茸大手徑自攤在了那裡。

金老頭的眼睛差點瞪暴了:「你們把我當成什麼了?批發神器的職業奸商嗎?」

「別鬧了,剛剛那條腰帶是增加力量的,你們這些傢伙還需要力量?」龍誠無可奈何的把這些癟三全罵了一遍:「去去去,全給我死一邊去。」

「臭小子我可告訴你,這裝備雖然能立刻增強你的個人實力,但是裝備太好絕對是對道法修鍊的一種傷害,尤其是超越個人瓶頸時,這將是你不可逾越的天塹。如果想在日後的修行上更進一步,我勸你今後不要過多依靠裝備。」金沐灶正色對龍誠說道:「這是我對你的一個忠告,你不要讓我失望。」

「您說的對!」龍誠臉色立刻一凜,他知道這世上天外有天,自己若偷懶停下腳步,必將被人甩在後面。

「相信我,你身上的青龍本源之力如果修鍊到了極致,絕不會輸給任何人。」金老頭用讚許的目光看著他:「你乃是天降異人,我對你有絕對的信心!」

「謝恩師指點。」龍誠恭敬的行禮致意。

「好,很好!待會兒我還有重要的事情要和你說。」大師爽朗地大笑了起來。

「好了好了,該幹什麼幹什麼吧!」龍誠心得意滿的揮揮手,眾人齊刷刷給了他一個白眼,但也都知道龍誠和金老頭有要事相商,全都不情願的離開了院落。

「快快快!」龍誠把金老頭引進了屋內,壓低聲音問道:「趕緊跟我說說你怎麼能重返人間,還有這寶貝是怎麼回事?」

「我就只告訴你一句話:天庭派我下凡,幫你阻止韃靼快速一統天下的勢頭!」金老頭兩手一攤說道。

「嗯?天庭居然要利用我?」龍誠皺起了眉頭說:「就以天上神將的威能而言,要滅掉韃靼全族甚至都不是難事,怎麼會指望上我這個小人物?」

「哪有那麼簡單!」金老頭搖了搖腦袋:「我雖然在天上只是個末流角色,但是也略知一二,那天宮神將每次下凡都要耗費無數的仙力作為代價,而且神魔兩界早有默契,都不能直接插手人間凡事。反正你現在也是得對付韃靼人,有人當後台不好么?」

「那倒是。。。」龍誠無奈的點點頭。

金老頭繼續說道:「天庭既不希望龍族稱霸,也不希望韃靼稱霸,但現在這倆族全都蠢蠢欲動,貌似背後就有魔族的小動作,所以我的歸來也是天庭的反擊之舉了。」

「那天庭難道就指望我一個人擋住韃靼嗎?那可是有點難度吧!」

老頭白了他一眼:「你倒是挺高看自己,據我所知還有別的仙人下凡但行蹤不明,所以肯定還有其他的凡間勢力得到天庭的暗中助力。依我看啊,你這邊恐怕是最寒酸的了!畢竟我剛剛飛升,上去連個像樣的神仙都沒見過,是不折不扣的天界小人物。」

「話說起來,那天庭到底是什麼樣子啊?」龍誠好奇的問道。

「奶奶的,別提了!」金沐灶猛的一拍大腿,悔恨的說道:「那真是個鬼地方,一個個傢伙都只顧著修鍊自身的仙法,連個喝酒的伴兒都找不到!高級的神仙瞧不起低級的神仙,低級的還瞧不起我們新來的,反正歸根結底就是一句話:淡出鳥毛!」

龍誠哈哈大笑起來:「能夠躋身仙班的,又有哪個不是爭強好勝之人?自然是吧修行放到了首位!你這樣的酒肉之奴,當然是適應不了,還是老老實實呆在凡間享福吧!」

「說的不錯!」金老頭嘆了口氣說:「可惜啊。。。我現如今也是天庭的一枚棋子,怕是會身不由己。」

「怕什麼,只要把主動權掌握在自己手裡就行。」龍誠的眼珠子四處瞄了瞄,偷偷說道:「有你老人家幫忙,就算是蒼天可汗親臨,也奈何不了我的吧?」

「先聲明好,我是不能出手的,因為我一旦暴露,魔界就有了天庭插手人間的直接借口,到時候神魔開戰說不定就先拿咱倆來祭旗了!」

「不是吧。。。那我還有什麼勝算?!」龍誠撇了撇嘴。

「拿著這個。。。」老頭從懷裡又抽出一個絲綢捲軸塞給了龍誠。

「這難道是最頂級的法寶嗎?」龍誠又是一喜。

「你是不是以為天宮開慈善大會啊?專門給你送一堆神器!」金老頭冷哼了一聲:「這是東海龍族的絕密情報!」

「龍族情報?」龍誠將信將疑的打開了這個鎦金裝裱的絲綢捲軸,上面是一行行漂亮但難懂的花體字龍飛鳳舞,龍誠十分吃力的辨認著字跡。

「你拿反了!」金老頭面無表情的說。

「靠!」龍誠又把捲軸倒了過來,三下兩下看完后內心大喜。

原來這情報內詳細的敘述了龍宮的具體位置、防備力量以及薄弱之處,正正好是方便了他計劃之中的龍宮之行。除此以外,對純種龍族的來龍去脈和派系分別也都做了詳細的介紹。

龍誠那股高興勁過去之後,卻是細思極恐:這天庭彷彿無所不知一般,居然算準了以自己的實力要想存活必須朝龍宮下手,自己的一舉一動就真的好像是個傀儡棋子一般。

他又驚出了一身冷汗。 「再告訴你一個壞消息吧:你的時間已經不多了,韃靼人剛剛攻克了大片華族領土,正在快速穩定消化,他們下一步的目標就是正式佔領洛都城,現如今城中都是由邪教掌管,估計到時就會城門大開的迎接韃子騎兵了。」老頭說道。

「我預料到了。。。但沒想到這麼快!」龍誠面色陰沉的說:「果然從內部瓦解抵抗才是最為有效的!」

「所以你得抓緊去龍宮一趟,即使占不到什麼大便宜,至少也要保證海龍王不敢在這個時候輕易攪和進來!華族方面雖然表面上毫無機會翻盤,但地方豪強實力仍在,再加上人心所向,那韃子不可能短時間內徹底奪取天下的!」金沐灶點點頭說。

「好,那我這就出發!但涼州的韃子軍隊還得您幫我盯著了。」龍誠果斷下了決心,斬釘截鐵的說道。

「這個容易,涼州的韃子人數雖然不少但沒什麼頂級高手,如果他們真敢進犯,我就豁出去刺殺掉他們的頭領,敵軍必然亂做一團也就無法繼續行動了。」

「這我就放心了,這支韃靼軍隊全都是塔合暮部族的,只要首領一死,必然失去戰力。」龍誠心中大定。

事不宜遲,沒過多久龍誠就做好了出發的準備。

龍宮的具體入口位於東海的深海領域,如果按照正常行程先騎馬再乘船的話,沒有個十幾天時間都到不了,幸好現在有大鵬在,僅需一天半的時間即可直線到達。

龍誠和苗苗騎乘著大鵬在背上快速飛行離開了永昌,這次他原本只打算帶二毛,再多的人手只怕是累贅,但是苗苗也死活鬧著要一同跟來,再加上金老頭的全力支持,他只能無奈的答應了。

「相信我,這個小女孩對龍宮的熟悉程度會幫上你的!」金老頭神秘兮兮的說道。

在高空中,龍宮入口的位置非常好認,因為它的海水顏色要明顯深於周圍海域。

海中龍宮和天下大陸雖然是同處在一個世界,但實際上來說,海底世界對於地表上的人類來說一直就是一個極度神秘的存在,據說海底世界是數萬年前就有了智慧生物,依靠著海中極其豐富的資源,海族的數量至少是數十億計。

上古神魔之戰後,勝利方的龍族曾向海底深處放逐了無數妖魔。如今的海底是什麼樣,那就誰也不清楚了,畢竟已經過去了那麼多年,期間又經歷過無數次朝代更替。

龍宮入口處的海嘯是非常恐怖的,就算是擁有遠古巨獸一般的超強實力進入之後也是禍福難料,所以對絕大多數地面生物來說,海底世界成了一個無法探索的禁區。

別人都害怕海底的莫測水流,龍誠當然不會怕,有海族的避水珠護身,探索海中世界簡直是他的強項。

依靠避水珠營造的隔離護罩,龍誠手中摟緊苗苗快速朝著深海處潛去,大鵬和二毛則安靜的呆在玉靈環的結界之中。

越深入海中,龍誠就越能感覺到胸中那股青龍本源靈力的呼喚,不知道從何時起,他似乎已經把自己完全當成了青龍太子本人,對於這片海域,冥冥之中總是有一股說不出的牽引力,始終讓他深邃的目光投向遙遠。

終於,目的地龍宮到了。

上次龍誠是直接到達了龍宮門口,而這次卻是從高空潛水而下,這才讓他發現:這座龍宮居然通體造型就是一座巨大的盤卧龍神像!從外表上來看,和當初龍誠在龍神陵墓孤島上的小型石頭神像有著驚人的相似。

宮殿就是一座神像,神像就是一座宮殿,這是何等的壯觀!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