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原本不將玄奘幾人當回事,以為他們必會被這一路上的妖精吃掉的一佛二菩薩登時大怒,慧力王佛一抖身子,擋住要再打菩薩的悟空,隨手拿出一根九環錫杖,看上去倒是與玄奘所持的相仿,不過更加華貴,那九個環兒赫然是純金打造。

金剛大士聖菩薩也祭出一根烏鐵棍,棍身光滑,隱有龍紋若隱若現,駕起蓮花台,就要打悟空。

『咣!』

金箍棒與烏鐵棍硬碰硬的交手一下,金剛大士聖菩薩怎能敵得過悟空,這一下被悟空砸的直退幾十丈遠,蓮台都飄在了河上,激起一道水花,這才止住去勢。

無量法菩薩強壓下翻騰的氣血,含怒擎出自己的法寶,乃是一把鬼頭戒刀,刀長背厚,刀鋒寒光閃閃,本想刀劈悟空,不想悟空早駕雲到身前,單手掄起鐵棒當頭再砸。

想起自己的木魚無量法菩薩就心中滴血,那可是自己常用之物,就這麼沒了,見悟空再砸自己,悲從中來,大刀一橫,想要硬架悟空這一棒。

「咣!」

又是一聲金鐵交鳴,上次木魚法寶碎了,通靈法寶破碎的反震之力幫著菩薩抵消了大半力道,菩薩還沒太大覺悟,此時硬抗一下,菩薩臉色大變,不及細想呢,眼前景緻變幻,很快就看到了金燈橋,再然後是莫大的水花飛濺,緊跟著呼嘯湧來的水浪撲面,灌入猝不及防的菩薩的口鼻之中,卻是菩薩被悟空這一棒砸入金燈橋下河水的河底了,蓮花台已經沒入淤泥之中大半,怎能浮的上去?

菩薩嗆了幾口水,急急浮水,出了水面這才念動避水訣,再駕雲上了天空,不及念訣召來蓮台呢,悟空早已戰退慧力王佛,還要再打無量法菩薩。

無量法菩薩這個憋屈啊!心道,潑猴精,哪有你這樣的,竟撿實力最弱的追打。

殊不知悟空也是怕兩位菩薩有暇去偷襲落水的八戒與唐僧,老沙下水相救,人又穩重可靠,倒是不需擔心,八戒與唐僧猝不及防落水,以八戒的本事,若無準備定然難用出避水法術,如被菩薩偷襲,豈不如痛打落水狗一般容易?更不要說比凡人還凡人的唐僧了,是以悟空拼盡全力,戰退慧力王佛之後依然不放過兩位菩薩。

兩次吃了大虧,無量法菩薩可不敢再硬碰硬用鬼頭戒刀敵悟空的金箍棒了,一見悟空再打自己,避水訣還在,急駕雲想要入水逃遁。

這一看悟空更急,唐僧三個還在河底,他哪能讓菩薩有備之下入水,急駕筋斗雲追上菩薩,雙手掄圓了鐵棒自右下而至左上再打菩薩。

悟空筋斗雲太快,菩薩不及躲閃,只得用鬼頭戒刀再擋。

「咣!」

金箍棒與鬼頭戒刀二次相接,這次悟空鐵棒更重,再次將菩薩打飛,菩薩剛飛起那鬼頭戒刀即以脫手。

長長的鬼頭戒刀如風車般翻滾著,一下插在金燈大街不遠處的牌樓上,直沒至柄,半截刀身從另一面穿出,寒光閃閃倒是絲毫未損。

那座牌樓卻是一座貞節牌坊,為本地一富商為守寡多年的母親所立,如今這酥油稅錢讓本地大戶苦不堪言,不知這貞節牌坊今日又被破了,明日這富商會作何感想。

相比自己的法寶,菩薩飛得更遠,巨力之下,渾身氣血翻湧,使不得法術,就算是摔一下,也只能用金身硬抗。

如同一顆流星,菩薩在夜空劃過一道弧線,『哐!』的一聲,光頭朝下砸在一座土樓上,瓦片與木椽子四散而飛,土樓的房頂只餘下一個大洞,眼見這菩薩是一下被砸入木樓之中了,木樓『稀里嘩啦』的聲音不絕傳出,想來菩薩在土樓內也不好受。 悟凈水性過人,少傾就將玄奘與八戒自河裡救出。

連吐幾大口河水,老豬怒道:「想俺堂堂天蓬元帥,天河嬉戲,四海弄波,今日竟在此毀了一世英名,真是氣煞俺老豬了!悟凈,你且護好唐僧,俺老豬去報這落水之仇,定要將偷襲的那廝身上築上九個窟窿!」

說著老豬擎出釘耙,抖擻精神駕雲上了半空,不見無量法菩薩,便飛至金剛大士聖菩薩身旁,兜頭便築,菩薩躲過釘耙,駕蓮台使烏鐵棍與八戒戰在一起。

原本悟空因擔憂老豬與玄奘被菩薩偷襲,一人力戰一佛二菩薩尚且打得三位無還手之力,現在有老豬對上金剛大士聖菩薩,對手只慧力王佛一個,更是得勢不饒人,直打得慧力王佛祖左支右拙。

金箍棒乃是如意至寶,大小形態皆可隨心變化,佛祖那錦繡袈裟很快被金箍棒變作的偃月長刀砍掉小半片,九環錫杖上的九個金環更是被悟空硬生生砸掉兩個。

這慧力王佛苦戰悟空,只等同伴來援,不想左等右等不見援手,躲過悟空金箍棒,乘機看一眼,只見金剛大士聖菩薩且戰且逃,與那凈壇使者已戰出十里開外,眼見已經出了金平府城了,除此之外,又哪有無量法菩薩的身影。

那無量法竟然逃了!

一想到這個慧力王佛大驚失色,這猴精太過難纏,不但身法靈活,還法力高強力大無比,騰雲飛縱更是迅疾,最可怕的還是他手中那根鐵棒,想長就長,一棍打來以為能躲過,偏偏猛然長了一截,躲都不好躲。

那鐵棒還能變刀變剪,慧力王佛傾注**力開光,被他視為珍寶的錦繡袈裟,就被一刀削去了小半,若不是佛祖見機的快,早被悟空剪成一堆碎布片了。

這明顯是如意至寶啊!

想明白這點,就連慧力王佛都有些眼紅,如意至寶啊,世間也就有數的那麼幾件,怎麼被這猴精有緣得了一個?

虧靈山上眾菩薩羅漢佛祖還笑話唐僧一行會被妖精吃掉,不說別人,單這猴精,他若要戰幾人可以力敵?他若要走誰能留下他?那般迅疾的騰雲之術,就算如來佛祖都未必能追的上……

想通這點,慧力王佛心知自己不是猴精的對手,又無禁製法寶,久戰下去必然要吃大虧,心生去意之後哪還猶豫,虛晃一杖,駕起蓮台就走。

「哪裡逃?!」悟空大喝一聲,駕雲急追,慧力王佛可不是玉兔,看在嫦娥和秦廣王面上,悟空追逐玉兔之時根本未盡全力,現在不過是一佛門敗類,悟空自然不遺餘力,須屏之間即以追上,揮棍便打。

慧力王佛已知金箍棒是如意至寶,哪敢向後閃躲,萬一再被它變長掃中,豈不冤死,是以慧力王佛駕蓮台急急向上,可惜他這臨時機變又怎能快過悟空掄圓了的金箍棒,鐵棒可可的打在蓮台的蓮花底座上,蓮台滴溜溜的旋轉著被打飛好遠,直轉的佛祖暈頭轉向。

慧力王佛的蓮台法座卻是經過如來佛祖親手加持,雖被悟空重擊一棒,卻絲毫未損,慧力王佛自暈眩中反應過來,駕蓮台再次逃竄,彷彿沒頭蒼蠅一般,上下左右的亂飛,這倒是給悟空填了少許麻煩。

神仙有云:朝游北海暮蒼梧,這一日幾十萬里只能算作騰雲的入門。

身為靈山上有名號的佛祖,蓮台又是如來加持,慧力王佛飛起來自然不是普通的騰雲術可比,也是迅疾異常,怎奈悟空筋斗雲實在太快,金平府離靈山不過兩千里路,以往駕雲不過頃刻之間,而今日這點雲路,卻被悟空十數次追上,蓮台挨了四下,最後一下打過後,那蓮台竟然出現了一絲裂痕,端是讓慧力王佛又驚又怒。

驚怒之下亂了心神的慧力王佛,更被悟空抓住機會打了一棍,『啪!』一鐵棒打在佛祖胳膊上,即便慧力王佛已修得靈山上一等一的金身,依然感覺疼痛無比,另一手捂著疼痛的臂膀,佛祖直奔靈山山門。

自金翅大鵬雕硬闖靈山之後,整個靈山上時刻有大禁制籠罩,乃是三界聞名的佛光大禁制,由三界第一人如來佛祖親手操控,試問世間誰能闖過,那四大金剛守著靈山山門,卻成了唯一的入口。

遠遠的就看到金光路線詭異的飛來,夜色下可是異常的顯眼,等到近前一見是慧力王佛組,尤其是佛祖似乎還受傷了,捂著手臂而來,四大金剛驚怒交加。

只聽得佛祖吼一聲:「攔住那猴精!」說完佛祖就駕著蓮台飄入山門,直奔山頂雷音寺而去。

四大金剛不敢怠慢,各自祭出隨身法寶,眨眼間就見悟空也飛來,駕著筋斗雲也不停歇,卻是要硬闖靈山山門了,四大金剛登時大怒!各現十丈法身擋住山門,伏魔杖,降魔刀,鎮魔錘,弒魔拳套,一起向著悟空身上招呼。

悟空著急追那慧力王佛,怎有閑心和這四個小魚小蝦糾纏,也不廢話,揮起手中金箍棒猛的橫掃。

『咣咣咣!!!』三聲連響,卻是降魔刀,伏魔杖,鎮魔錘三件法寶被悟空一棍震飛,只餘下永住金剛一對鐵拳套還在手上,也不過是因為永住金剛臂膀粗壯卻不長,怎能和那三般長兵刃相比,看著遠遠飛出的三般兵器如同流星一般劃過天空落向極遠處,四大金剛誰不驚懼?齊齊的退了一步。

「擋我者死!」悟空大吼一聲,四大金剛被悟空的話再嚇一跳,靈山山門前敢說這話的,悟空還真是第一個,無奈技不如人,四大金剛對視一眼,很是識相的一起收了法身,讓出山門放悟空過去。

四大金剛各自在心中暗道:這廝厲害,犯不著與他死磕,不如放到山上去,自有佛祖出手降服。

有了四大金剛這片刻的耽擱,慧力王佛早進了雷音寺了,早有佛祖派出的文殊普賢二位菩薩與慧力王佛錯身而過,卻是奉佛祖之命來擋悟空的。 伴隨著山門處傳來的急促的示警鐘聲,文殊普賢二位菩薩見悟空縱雲而來,普賢菩薩開口道:「猴王且住!」

可惜悟空急著去追慧力王佛,哪會管靈山上隨便一個菩薩的叫喊,依然駕筋斗雲急飛。

普賢無奈,搖一下手中金剛鈴鐺,叫一聲『留雲!梭哈!』再連搖三聲鈴響。

悟空筋斗雲飛得正急,這筋斗雲猛然一慢,曉是悟空已經銅頭鐵骨,也差點把腰給扭了。

這鈴鐺不錯!悟空心中暗道,對方有備而來,明顯是要阻止自己打那慧力王佛的,一上靈山就失了先機,悟空倒也不急了,對這鈴鐺反而上了心。

「不知兩位菩薩如何稱呼?為何使法術阻攔俺老孫上山?」悟空怒道。

普賢菩薩氣道:「本座普賢,這位乃是文殊菩薩!你這猴頭,此乃我佛門聖地,怎能容你隨便亂闖。」

悟空冷笑道:「俺老孫路過金平府,聽聞有妖精出沒,特意降妖,一路追逐到此,眼見那妖怪入了靈山山門,莫非妖怪闖的,老孫就來不得?」

「胡說!」普賢怒道:「我靈山佛光照耀,怎會容得下妖怪?」

悟空笑道:「到得如來法壇前,老孫自能揪出妖精!」

「也罷!本座就陪你去見我佛如來,若抓不到妖精,定不輕饒!」文殊道。

見兩人法器並未收起,普賢的金剛鈴鐺悟空是見識過了,這文殊排名還在普賢之上,手中那根簪子自然也不可小窺,現在又無根基,法寶只有金箍棒,悟空不願此刻即和靈山徹底翻臉,是以駕雲慢悠悠的跟在兩位菩薩後面。

————————————————————

卻說慧力王佛到如來法壇前,跪伏於地拜道:「佛祖救我!那保護唐僧的猴精要殺我!」

「此事前因後果你且說來!」如來開口道。

慧力王佛簡單的說了一遍金平府之事,如來道:「你等在下界敗壞雷音名聲,此事暫且記下,你且去珍樓里匿起,猴精之事吾來擺平。」

慧力王佛能位列幾十位佛祖之一,自然是靈山上的重要人物,如來也不願因下界小事,失了一位法力高強的臂助,待慧力王佛走後,佛祖言道:「阿儺迦葉,你們且變作二位菩薩的模樣,妙音,你且變作慧力王佛模樣,各自歸於其位。」

三人聞言,搖身一變即化作三人模樣,果然是一般無二,阿儺迦葉也是菩薩修為,那妙音乃是妙音佛,佛光也與慧力王佛不相上下,若無火眼金睛,自然難辨真假,如來又念聲咒語,喊一聲『唵!』這下三人可就比真的還真了。

不久,文殊普賢帶著悟空到了法壇前,悟空稍一打量,即看到了阿儺迦葉與妙音三人所變化的三位。

其他兩位且不說,那金剛大士聖菩薩與老豬且戰且逃,自己一路駕著筋斗雲追趕慧力王佛,那能被老豬糾纏上的菩薩斷無可能趕在自己之前回靈山,眼前這人自然是假。

悟空笑道:「佛祖好手段,但不知這金剛大士聖菩薩是哪位所化?」

佛祖道:「你這潑猴滿嘴胡說,自你走後本座新有所悟,是以講經月余,金剛大士聖菩薩素來勤勉,一直聽本座講經,從不曾離開!何來所化之理?」

悟空笑道:「俺老孫自有識破法相的法門。」

說著悟空向著金剛大士聖菩薩念聲咒語,道一聲『律令!』

結果卻是菩薩還是金剛大士聖菩薩的樣子,哪裡有什麼變化。

那西遊記里真假美猴王唯諦聽與如來佛祖可以辨認,孫小寶一直認為死了的才是真悟空,活著的是六耳獼猴,或者是如來幫著隨便一個神佛或妖怪變化的,是以悟空在方寸山上,特意央求師父菩提老祖授了辨識真偽的法門,雖不如火眼金睛那般一眼立辨,也能言出法隨辨明真偽,單說效果並不弱於火眼金睛。

如今這金剛大士聖菩薩明顯在外,就能有一模一樣的菩薩出現,能變個菩薩,自然也能變個齊天大聖,真假美猴王死的定是悟空了。

一個慧力王佛,悟空是因凡人有怨才義不容辭的追殺他,這變化之術,卻是事關自己生死,今日借著一佛二菩薩之事探知了如來手段,說不得也要回一趟方寸山,求見師父留上一手以備日後之禍,天知道真假美猴王會不會在自己身上來一遭,諦聽被自己打斷了狗腿,本來也根本靠不住,還是找菩提祖師放心些。

「佛祖好手段!」同樣的話,悟空又說了第二遍,第一次是譏諷,這第二次卻是讚歎了,不過在雷音寺眾神僧聽來,依然是譏諷,好在在場之人都知道此事原由,倒也無人嚷嚷。

「潑猴!你可要再驗?」佛祖問道。

悟空苦笑道:「再驗也是如此!」

如來笑道:「菩薩乃是真菩薩,你所遇見的金剛大士聖菩薩,許是妖精所化亦未可知,本座念你保護唐僧有功,今日污衊菩薩之事不與你計較,你且去吧!」

悟空笑道:「佛祖不與老孫計較,有些話兒老孫卻要說個明白,你言那一佛二菩薩是妖精所化,好!老孫暫時就信了靈山不是藏污納垢之地,金平府之事未了,老孫駕雲也快,月圓之夜自當去金平府轉上一圈,若無妖精便罷了,若是俺老孫碰上,真要打殺一兩個,莫怪老孫未曾言明!今日老孫直追最強的,金平府離此又近,卻是痛失戰果,下次定非如此!金平府見!老孫去也!」

悟空說著駕雲到了山下山門,看都不看四大金剛一眼,一個筋斗雲飛回了金平府。

收了雲落在金燈橋上,悟空看著八戒問道:「八戒可曾追上菩薩?」

「嗨!猴哥別提了,那菩薩滑溜的緊,出城之後就入了山林,老豬想那逢林莫入,是以不曾追上?猴哥此去許久,可曾得手?」

悟空苦笑道:「那慧力王佛上了靈山,俺老孫見了此地見過的那一佛二菩薩,施法也不曾破去其法身,明知結果卻不得不無功而返。」 一聽悟空的話,八戒與沙僧不免遺憾,旁邊可喜了唐僧,以為和靈山的衝突就此作罷,可惜唐僧不知道,這金平府之事未完,他已經盤算著回去后如何明日早行離開這金平府了,渾然不知悟空還有單獨回來的打算。

今夜也就是悟空為了兼顧唐僧與八戒,追上靈山最後也沒打死一個,雖然可惜了點,好在知道如來手段有了防備,也算是失之東隅收之桑榆了。

————————————————————

卻說悟空離開了靈山之後,慧力王佛自珍樓內被叫回,無量法菩薩與金剛大士聖菩薩也先後回來了。

如來道:「你三人在下界私受供奉,此事吾本要嚴懲你三人,不過吾觀那猴精不是善罷甘休之輩,靈山雷音寺名聲得來不易,萬不可毀於那金平府,你等在一月之內,且找三個妖精讓那潑猴降了,早日了斷此事,那金平府的供奉就此作罷。」

「謹遵佛旨!」

一佛二菩薩一同離開,對於舍了自己逃走的二位菩薩,慧力王佛自然無啥好臉色,一個人在前面悠悠的飛著,二位菩薩在後面心驚膽戰的跟著。

真要翻臉,兩人加起來也不是佛祖的對手,更何況無量法菩薩還失了蓮台和鬼頭戒刀兩件法器,實力更是大打折扣。

硬著頭皮跟著慧力王佛到了一座不知名的大山峰頂落下,一落地二位菩薩就跪下了,無量法菩薩口中高喊道:「佛祖饒命,實在是那猴精過強,小僧眼見抵擋不住這才逃走,小僧也曾力戰,坐下蓮台與戒刀都丟了,兩件法寶一失,實在無久戰之力,這才逃走。」

金剛大士聖菩薩也道:「佛祖饒命,小僧苦戰那豬妖,不曾想那騙了凈壇使者一職騙吃騙喝的豬妖頗為悍勇,小僧也力戰不過,還是靠著遁入山林才逃過追趕,非是小僧故意逃走,還望佛祖饒命!」

慧力王佛冷笑道:「饒你們?你二人可知本座也差點被那猴精打死?本是我三人同受供奉,你二人撇下本座頂缸!與背叛何異?讓本座如何饒你們?」

「佛祖恕罪!佛祖恕罪!…….」二位菩薩磕頭不止。

許久之後,慧力王佛見立威也差不多了,這才冷笑道:「想要本座饒過你們也不難,不過此事你們須得儘力方可!」

「但憑佛祖吩咐,我等萬死不辭!」二位菩薩一聽還有轉機,大喜過望的說道。

「如來佛祖也說了,要我們找三個妖精頂缸。」慧力王佛悠悠說道:「兩年前你我受供奉之時,本座見有三隻妖怪在一旁窺視,那三隻妖精乃是犀牛成精,與本座有一面之緣,那三隻犀牛精窺視了一下也就離去,是以本座並未將這小事告知你二人,當日本座看到,那三隻犀牛精對酥油香火頗為神往,今日如來佛祖又讓我等找三隻妖精頂缸,它們豈不是最好的替罪羊?」

「有這等事?」二位菩薩驚喜道。

二位菩薩雖然怕慧力王佛翻臉,不過三人怎麼也是同在靈山求佛,慧力王佛也不好痛下殺手,賣力的磕頭就是給慧力王佛個面子,以此免去可能的懲戒,二位菩薩更愁的還是找妖精頂缸的事,不想慧力王佛竟然找好了目標,自然是意外驚喜了。

「那三隻妖精就住在青龍山玄英洞,只需你二人哄騙那三隻蠢牛上當,今日之事本座就放過你們!」慧力王佛冷冷的說道:「若辦不到,莫怪本座翻臉無情!」

「我等定不辱使命!若失手,任憑佛祖處置!」二菩薩心安的說道,心中暗道,自古就有蠢牛笨牛一說,凡間犀牛隻知衝撞,發起脾氣來獅象難擋,論起靈性來,連普通耕牛都不如,三隻犀牛精還能聰明到哪去?是以二位菩薩信心滿滿,一口應承下來。

慧力王佛這才臉色稍稍緩和,點頭道:「去吧!」

「小僧拜別佛祖!」二菩薩拜別慧力王佛,一個駕雲一個駕蓮台,循著青龍山方向而去。

未到青龍山,二菩薩收雲落地,兩人合計了一番,都覺得貿然前去放消息不好,不如變作兩隻小妖,先混進去,待混熟了,再報告金平府供奉無人享用之事,當然了,還必須去往金平府給府主託夢恐嚇一番,不然因今夜之事,若沒了下月月圓之夜的酥油香火,三隻犀牛精怎會上當?

不過恐嚇之事還需那猴精離了金平府方好下手,不然碰上真是九死一生的局面,二位菩薩找一間破廟暫住一夜,待到天明,二位菩薩搖身一變,變作兩隻野牛精,頭頂犄角跑上青龍山投奔山頭去了。

嫁禍青龍山,二位菩薩還是很賣力的。

————————————————————

卻說這金燈橋上,目睹了悟空八戒與三位佛祖的大戰,即使有落水之事,凡人差役也不敢小窺四人,任由悟空取了貞節牌坊上的鬼頭戒刀與河底沉著的蓮台,四人離去也無人敢攔。

更無人知道,悟空在撈起蓮台之時,拔下一根猴毛,吹口氣變作一條小鯉魚,就在金燈橋下遊盪,所為的正是監聽這酥油香火的動向。

男子漢大丈夫,說不罷休就不罷休!

連夜出城,四人又回城外慈雲寺,住了半晚,一夜無事。

待天明,玄奘急吩咐沙悟凈備馬,要繼續東行,悟空只在後面含笑跟著,並未有何異議,反是老豬,還在惦記無量法菩薩,反覆嘟囔報落水之仇。

行了五六日,又到一座城池,城頭上寫著玉華縣三個大字,入城之後玄奘找路人一打聽,此城雖是天竺下郡,城主玉華王卻是天竺皇帝宗親,又知這玉華王素來名聲甚賢,又重百姓愛黎民,還敬僧道,玄奘就起了求見之心。

在城內找了待客館放下行李寄養好白龍馬,玄奘整整袈裟,帶著悟空三人去求見玉華王了。

這一路只見酒樓歌館,熱鬧非凡,做買賣的,人煙湊集,生意亦是興隆,遠不是金平府那般人心惶惶面帶悲憤之色可比。

「此真是神州都邑!人傑地靈!」唐僧感嘆道。

悟空冷笑道:「若是那近在緊鄰的金平府沒有三個高僧享酥油香火,那幫庸官不設酥油稅錢,也和這般無異!」 悟空一番話說的玄奘無言以對,不理臉色發黑的唐僧,悟空吹著口哨當先前行。

不想前面一陣雞飛狗跳的,各種呼喊什麼「小王子來了!…..」小販急著收攤,百姓四散躲避,悟空隨手抓了一人,那漢子正急著奔走,被悟空抓住原要呵斥一番,一見悟空樣貌,差點當場嚇尿了,腿一軟連聲說道:「好漢饒命!好漢饒命!」

悟空笑道:「你這漢子膽子也忒小了,光天化日之下,俺老孫還能害你不成,老孫乃是面噁心善,你莫怕就是了,我且問你,你等如此慌亂卻是為哪般?」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