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我愛怎麼玩怎麼玩,要你管啊?!”張珊毫不客氣的沒好氣的吆喝道。

聽到這話,冷宇也是沒脾氣了。

在冷宇現在感覺看來,張珊就是一截彈簧,每次他要主動去碰一下的時候,那彈簧都會用同樣的力道將他彈開!毫不客氣,毫不留情面。

但自己又不能對這彈簧怎麼樣,還沒有任何辦法。冷宇還是第一次對一個女生,這麼的無奈。

“好好好~隨你開心好了!”冷宇說完,不再去支會。

進了第二層,首當其衝的出現了一隻“火焰沃瑪”。

那隻怪獸和一層的沃瑪勇士模型稍有不同,它的樣子是渾身暗紅色的,背後還帶有翅膀!但是不能飛。

近距離能噴出火焰!傷害一豎列的敵人!造成的是法術傷害!

冷宇提刀上前,冷宇本以爲這個時候會有一道震得他耳朵疼的閃電炸在那怪物身上。誰知,卻是在那怪物腳下,燃起了一團紅色的火光... 第390章如果覺得很累就放棄吧

「啊!」

雪花整個人往後倒去,重重的摔倒在地上,鮮血立刻洶湧的流淌出來。

姜南初被嚇得臉色發白,她明明什麼都沒有做,只是輕輕的揮開她的手,怎麼會導致這麼嚴重的後果。

「你們還看著做什麼,趕緊報警,救人吶!」

姜南初一邊大喊,一邊上前查看雪花的情況。

「肚子痛,我的肚子好痛!」

雪花痛苦的大喊著。

「大家看清楚,姜南初想要毀滅證據,姜南初推雪花導致流產。」

「趕緊拍照片,這可是大新聞!」

姜南初的身邊出現好多嘈雜的聲音,在她無助的時候,陸司寒一把抱起雪花大步往外走。

「把記者通通隔離起來,南初,我們去醫院。」

春風一度:首席溺愛嬌妻 「嗯。」

姜南初立刻起身跟上陸司寒的腳步。

「司寒,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沒有想到她這麼不禁推。」

姜南初心中充滿了愧疚,不管怎麼樣那也是一條小生命。

「都是一場局,肚子里的孩子不是我的,但只要在媽媽肚子里就早晚有生出來的一天。」

「現在雪花流產,我就是不想認也必須認下這個黑鍋了。」

你好,首席執行官! 陸司寒冷著張臉,看了眼雪花,當人在身處高位之時,或許真的應該丟掉同情心。

雪花被送進醫院搶救,雖然陸司寒嚴格控制起來那些記者,但消息還是流出去。

戰錚樺知道這一切直接前往醫院手術室門口。

「姜南初,你就是一個麻煩精!」

「因為你,司寒放下西部山區的事情回來看什麼馬拉松比賽。」

「因為你,苗家村的事情公布在全世界的視線中,Z國丟進臉面。」

「因為你,這個來歷不明的女人流產,司寒完全解釋不清楚了!」

戰錚樺來到姜南初面前怒吼道。

姜南初嬌小的身形一動不動,承受著他的烈火。

「你過分了。」

陸司寒一把將姜南初護在身下。

「你要護著姜南初到什麼時候,她這樣的身份,她這樣的處事風格,根本不能勝任議長夫人,你早晚被她害死!」

「我想為國//家做些實事,所以才會去西部山區,我從來沒有打算過做議長這個位置,你大可以交給其他人」

「陸司寒,你要氣死我是不是!」

「父親,別吵了,我們看看雪花的情況再說吧。」

戰材昱坐著輪椅出現,勸說道。

「你們一個個都長大了,我是管不了你們了,這件事情看看會發展成什麼樣,整個議長府都要跟著丟人!」

戰錚樺氣呼呼的離開醫院,很快雪花手術結束被推出病房。

「醫生,病人的情況怎麼樣?」

「孩子肯定是保不住了,這段時間要注意病人的情緒。」

「好的。」

陸司寒重重的嘆了一口氣,沒有孩子,那就意味著再也沒有任何一個人能夠還他清白。

姜南初精神高度緊繃了一天,最後支撐不住,哭著朝天台跑去。

她知道這時候不應該再給陸司寒添亂了,所以她只是想找個安靜的角落好好發泄。

陸司寒在病房內,打電話諮詢律師目前的情況,戰材昱轉身推著輪椅前往頂樓。

「想要成為戰家人其實很困難。」

戰材昱靠近姜南初安慰道。

「你上來做什麼?」

姜南初狼狽的擦了擦眼淚。

「如果實在覺得很累就放棄吧,陸司寒雖好但跟在他身邊要承受太大的壓力了,你不行。」

「以前我想學舞蹈,姜桐兒也說我不行,但我做到了。」

「現在我只是有些累而已,等我恢復好了,就下去。」

「成為議長夫人和跳舞能是一回事嗎?姜南初我也是為了你好。」

戰材昱幽幽的說,讓人看不清他心中的想法。

「放棄是懦夫的做法,我已經努力了這麼久才不會輕易離開。」

「戰材昱,謝謝你的好意,但是我需要的是鼓勵,而不是喪氣話。」

姜南初堅強的擦了擦眼淚,往雪花的病房走去。

「呵,有意思。」

「如果當年那個人和你一樣,我也不會走到今天這一步了吧。」

「畢竟我已經這麼不幸福了,怎麼可以讓你們開心呢。」

戰材昱輕聲開口,話語很快被風吹散,沒有任何人聽到。

灰心喪氣的姜南初,被戰材昱這一番喪氣話說的反而燃起了鬥志。

戰錚樺一直都看不慣她,看不起她,一直都認為她只是一個惹禍精,那麼姜南初必須做些什麼證明自己。

證明她不單單隻是會惹事,她還有能力可以收拾攤子!

末世機械戰車 姜南初急匆匆的進入雪花病房,正好和陸司寒撞上。

陸司寒見到姜南初雙眼紅通通的模樣,像只小白兔,他長臂一伸,將她狠狠摟進懷裡。

「我不過打個電話的功夫,你跑去哪裡了?」

陸司寒話語中透露出濃濃的不安。

姜南初已經被他養的嬌氣了,這一次戰錚樺說了這麼多重話,陸司寒擔心姜南初接受不了,擔心她會想要逃離自己身邊。

「別緊張,我去想事情的解決辦法了。」

姜南初拍了拍陸司寒的手臂。

「想出什麼了嗎?」

「這——這倒是沒有。」

姜南初不好意思的說,這件事情完全就是個死局,哪會有這麼好破解。

「對了,我看過新聞,我記得雪花本身就有一個孩子,怎麼都沒有看到人。」

這句話提醒了陸司寒,確實病房也好,在議長府會客室也好,她的孩子始終沒有出現。

「司寒,你說雪花污衊你會不會和孩子有關係?」

「畢竟我也是女孩子,不如等她醒了之後讓我和她聊聊吧。」

姜南初越分析越覺得有道理。

陸司寒原本準備找一名專業的心理醫生,但雪花已經快要醒過來,姜南初直接將陸司寒推出房間,鎖上了房門。

雪花睜開雙眼看到姜南初的瞬間,眸中閃過愧疚,但很快又被掩蓋。

「雪花你好,我叫做姜南初。」

「我知道司寒沒有對你做過任何事,如果你有什麼難言之隱可以和我說說,或許我能夠幫助你。」

姜南初握住雪花有些粗糙的雙手說。

雪花縮回手,緊緊閉著嘴。 看到這兒,冷宇的嘴角慢慢的勾勒起了一個微笑。

冷宇看得出,剛纔張珊釋放的技能就是他給的爆裂火焰!張珊雖然嘴上強硬,但是還是聽了冷宇的話,練習起了爆裂火焰的使用。

冷宇在心裏也是笑了,這姑娘,就是那種刀子嘴豆腐心的人,雖然嘴上說不,但是行動上還是挺乖得。

兩人一路橫掃,披荊斬棘。冷宇肉身在前,張珊站後轟炸。兩人配合的天衣無縫。一旦遇到怪物,兩人就會在同一瞬間一齊出手!就算遇到多隻怪物,冷宇也是沒有顧慮!

他的肉體在前面吸引怪物,怪物圍在他身邊打他,張珊在後面爆裂火焰大片大片的轟殺,自己則是開啓半月彎刀輔助攻擊。

完全不用顧慮血量的消失!因爲冷宇也嘗試過,有了張珊的輔助後,就算周圍圍着四五隻怪物,他們也能在自己血降到一半以前將它們全部宰殺!

升級速度,頓時提高了一個檔次!

冷宇已經升到了十六級,換上了中型盔甲的他,防禦裏更上一個檔次了。一路上,在這張地圖裏,他已經無所顧慮!

已經毗鄰三層的入口位置,這第二層也如同第一層一樣,被冷宇和張珊兩人刷了個遍!同時,冷宇也是注意到了,從這怪物的密集程度來看,他們可能是第一批來到這裏的人!

已經領先於全服玩家了。

也難怪,從開服到現在,從時間上推測,現在估計已經是後半夜了!沒有多少玩家在線,也是正常。恰好讓冷宇鑽到了空子!

否則,那“濱濱”以及“匡英俊”兩人,現在肯定已經甩他很遠了。

而他們兩人,在這遊戲世界裏面也是不餓不困。想來,這也算得上是惡魔的恩典吧。

一路殺怪,冷宇的技能幾乎都要學習滿了!就連那烈火劍法,都已經升到了三級滿級!一刀足足附帶350%的攻擊力傷害!一刀披在這裏的怪物身上,足足能打出將近百血的傷害。

實在是可怕。

拐過前面的那個彎,就是通往第三層的入口了。冷宇正興致勃勃的向前跑着,張珊冷麪在後。

就在這時,在那彎道那邊,突然之間閃身出來了一個渾身油亮棕黃色的怪物!

冷宇見狀,立馬停住了腳步。張珊也是一個踉蹌,差點撞到冷宇身上,卻還是強行停住了。

張珊站在了冷宇一旁,兩人一同朝那怪物看去。

妃寵不可 只見那怪物,手拿兩把巨型魚骨刺!身高比起那些沃瑪怪物足足高出了兩頭,巨大無比。渾身油亮棕黃色,吞吐着白霧,面色兇惡。看一眼就讓人不寒而慄。

讓人感覺,眼前這個怪物不是怪物,而是一個盤踞山林,兇惡如狼嗜殺成性的強盜一樣!

“沃瑪衛士”

怪物頭頂頂着這一行名字。

“你往後站!我頂前面!”冷宇目不轉睛的看着那怪物,手講張珊擋到了後方。

張珊聽到這話,先是一愕,然後沉着頭倒退到了冷宇的身後,臉色沉默,不知道在想寫什麼。

暮然,就在這時,那怪物好似發現了冷宇兩人。地動山搖的朝着兩人跑了過來。

“來了!”冷宇大喝一聲,直接迎面而上!

張珊還沒反應過來,冷宇已經和那怪物纏鬥在了一起。

“喝啊!”

“轟!”

冷宇大喝一聲,烈火劍法順勢而下,帶着熊熊火光一下子轟擊在了那怪物身上!

“噗嗤~”

【-68】

【932-1000】

冷宇一個滿級的烈火劍法下去,居然僅僅轟掉了那怪物68滴血!

“嗚哇~!”那怪物居高臨下怪叫一聲,雙手舞動,兩把魚骨刺一下子砸在了冷宇的身上!

【-18】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