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此刻隨著蕭晨心念一動,菩提古樹猛然一顫,散發靈光瞬間暴漲。

下一刻,蕭晨本體之外,頭頂虛空處有那菩提古樹虛影凝聚而出,寶光閃爍,靈絲千條,匯聚為兩道靈光,連接另外兩大分身。

三大本身聯手,激發菩提古樹威能,共度殺戮本源繼承難關。

轟!

轟!

騰騰殺氣從三者身上轟然爆發,直衝星雲牛斗,攪動星域靈力暴動,化為呼嘯浪潮肆虐無邊。不過任憑這殺意無孔不入,卻無法侵入蕭晨元神半點。

而在這般過程中,殺戮本源不斷融入古魔分身,只要能夠繼續堅持,終歸可以將其收入手中。

黑袍修士看向蕭晨,目光透出讚歎欣慰,這名後輩機緣之強猶要超出他意料之外,竟是連菩提古樹這般至寶都能擁有。而且他本身意念堅定無比,不可摧毀動搖,再加上寶物守護,想必此番繼承殺戮本源應當不會出現意外。

時間點滴而過,星域內未有殺戮氣息縱橫呼嘯,此外再無半點聲響,綿延三月至於今日。

就在這一剎那,蕭晨人族本體、空間分身同時張開雙目,眼中盡皆流露喜意,抬首望天。

古魔分身口中發出狂喜咆哮,瀰漫周邊無盡殺戮氣息一震,繼而好似受到召喚一般瘋狂向他匯聚而去,化為無盡殺戮風暴被他一口吞入腹中。

殺戮本源繼承完成!

而與此同時,古魔分身魔軀恰好煉化吸收九幽血藤王本體最後一絲精純能量,身體恰好達到五萬丈大小,立於天地間,強橫氣息睥睨霸道散發而出,縱橫八荒莫可抵擋。

蕭晨面上流露一絲笑意,飛快擴大至臉上,最終忍不住仰天長笑,聲浪滾滾。

三道笑聲越發高昂,沖入雲霄。

此番收穫,即便以蕭晨心性沉穩也忍不住激動無比難以壓制,吞噬九幽血藤王,他不禁再獲殺戮本源,更是擁有了橫行天下實力和底氣。從現在開始,這天地間再無人能夠操控他的生命,吾之命運由吾自身掌控!

九幽血藤王,乃是大千界血藤一族王者血脈,吞噬人族無數修士生存至今無數萬年,本體內蘊含能量何其渾厚,蕭晨將其吞噬一空,實力自然飆升。

人族本體,修為晉陞合體中期巔峰層次,《玄天》功法第二境玄胎境積累無盡能量,近乎達到巔峰層次,使得肉身戰力更為彪悍,全力出手可戰合體後期大能。

空間分身,融合空間之心本就擁有天賦空間本源之力,雖未至大成境界,但應對合體後期修士也可全身而退。此番吞噬能量,自身威能暴漲空間本源壯大,依仗本源可力壓合體後期。

三者中,古魔分身獲益最大,藉助磅礴能量刺激體內血脈,一舉晉陞古魔,並且形體生長至五萬丈大小,舉手投足威能無盡,更有殺戮本源繼承在手,一旦爆發,戰力直逼合體極限層次,打殺尋常合體後期不在話下。

眼下局勢,竟是古魔分身最強,空間分身次之,人族本體最弱,這般一來就能看出天生資質的重要性。蕭晨人族分身起點太低,雖然修鍊時間最久,卻比不得兩大分身在短時間內獲得成就。畢竟無論融合了空間之心的空間分身還是晉陞古魔掌控殺戮本源的古魔分身,生命層次都要比人族本體強出太多。

不過即便如此又能如何,三者都是蕭晨,無論哪一分身最強,都是蕭晨戰力。而且他人族本體得到的機緣也遠非兩大分身可比,至少逆天金印一點便足以勝卻無數。

眼下雖然人族分身最弱,但日後最終成就如何,尚且無法確定。

最弱人族本體都能力戰合體後期,若三者戰力融合,這世間誰可阻擋半點!

刀鋒所指,一切束縛磨難摧枯拉朽盡數破滅!

良久,笑聲消散,蕭晨勉強將心中情緒激蕩壓下,面色恢復平靜,古魔分身急速所想成常人大小,樣貌與蕭晨更為相似,此刻與空間分身同時一步邁出,融入人族本體內消失不見。

三大身體,無論何時都是以人族分身為主,這點不會改變。

蕭晨抬首,目光橫掃略有感慨,此刻星域大陸已然徹底毀滅,唯有那無數塊碎裂陸地記錄著這裡曾經存在並且發生過的一切。

上族遺留最後之地徹底消散,但仇恨並未化解,這一切不過剛剛開始。

「人族後輩蕭晨,多謝前輩今日出手相救,感激於心不敢忘卻,前輩但有所命,蕭晨必將全力出手沒有半點推諉遲疑。」蕭晨上前一步,身影落在黑袍修士身前,弓腰施禮,語態誠懇無比。

黑袍修士目光落下,透出滿意之色,這名後輩族人無論修為機緣還是人品心性盡皆上上之選,自然令他欣慰,此刻聞言淡淡道:「老夫早已死滅無盡歲月,殘留至今,只不過不甘我人族無法崛起,洗刷遠古而來仇恨恥辱。但今日見你,老夫心中已然沒有牽挂,人族後繼有人,我等亡故者甚是安慰。」

「你無須對老夫心存感激,只要記住今日所看到的一切,記住這無數萬年延綿至今的苦難,記住你是我人族修士,這些便已經足夠。至於怎麼去做,老夫不會要求,你僅憑本心便是。」

蕭晨點頭,面色肅然開口,道:「前輩放心,數百年前蕭晨初來此處,心中便已決定,終有一日會將事情查明,把那所謂上族施加在吾族身上痛苦傷害千百倍奉還。」

「當年之事,後輩修士雖然知之不詳,卻絕不敢忘。」

語鋒中流露堅定信念,隱有殺伐氣息流露,森然冷寂。

黑袍修士深深看了蕭晨一眼,道:「希望千百年後,你還能記住今日所言。若是心有此念,日後大道之途修鍊便更需小心謹慎,我人族本就孱弱,後起修士能有資格扛起種族興旺者不多,無數萬年老夫僅發現你一人而已,切莫讓老夫失望。」

言到此處,此人短暫沉默,顯然正在思慮心中所想。

蕭晨並無焦急,靜默等待。 片刻后,黑袍修士嘆息一聲,緩緩道:「老夫一生苦修,經歷如何不願多言半點,至今未曾消散之事因為心中一事擱置不下,此事乃是老夫私事,欲要拜託蕭晨小友,不知可否?」

蕭晨點頭,沉聲道:「前輩請講,無論何事,蕭晨都會應下。」無黑袍修士出手蕭晨已死,即便黑袍修士所言為難無比九死一生,他也會毫不猶豫應下。

只因為活命之恩,唯有生死之事才能回報。

黑袍修士看著蕭晨,見他目光純凈面色誠懇不似作偽,心中不覺更為滿意,略微思慮,道:「當年一戰,老夫本可勝出,卻被人算計,落得今日下場。」

「此番囑託與你,並非想要你為老夫報仇,只希望若有機會,可以代我向她問上一句,可曾當真愛過那人?」

語落,一副虛影憑空而成,正是一名婉約女子,身姿傲然,冠絕天下,眉目間微微皺起,足以引起萬千生靈憐愛,為她暗自心傷。

蕭晨微呆,並未為這女子貌美,而是因為這幅畫卷他曾經見過。

姬家,在那葬園之內,得到血脈種子之時,曾經也有一人對他提出了一個要求,讓蕭晨將來詢問一人為什麼?

而這兩個人,竟是眼前同一名女子。

蕭晨生出某種念頭,沉默片刻抬首,低聲道:「不知前輩名諱,可否告知,讓蕭晨銘記,即便日後當真問了,也能告訴她是何人囑託。」

黑袍修士緘默,片刻后開口,淡淡道:「姬長空。」

蕭晨心中微震,看了黑袍修士一眼,並未深問,此刻深施一禮,道:「晚輩記下了,就此拜別前輩,希望日後還有再見之期。」

「好。」黑袍修士淡淡開口,「若是完成此事,可來這裡尋我,老夫掌控金之本源可作為回報送你。」語態間全無不舍,對他而言,金之本源遠遠沒有解開心中困惑重要。

若非不願現在死去,他早已將其交給蕭晨,也免得多遭苦難。

蕭晨並未推辭,對於姬長空眼下處境,他多少可以猜測到幾分,恭謹施禮,轉身一步邁出,空間裂開直通空間亂流,身影沒入其中消失不見,唯余黑袍修士立於星空之內。

片刻后,一道嘆息從此人口中發出,「姬長空早已死去,一半化為葬竹回歸姬家,一半化為眼下這生不如死的乾屍怪物。」

「葬竹已經得到解脫,他破開了老夫一世沒能邁出的一步,至於你那一問,老夫可以回答,我確實愛著西妃,正如你一直愛著長花一般。」

「你們最後能夠拋棄身份記憶的捆縛,以葬竹、葬花的身份在一起,雖然僅有一日,但老夫依舊羨慕,因為我永遠不可能得到這些、、」

「西妃,如今我只是想要問你一句,可曾真的愛過我、、」

聲音漸低,終不可聞。

########################

星域中波紋閃動,隨即裂開,有青衫修士從中邁出。

來者正是蕭晨。

轉身回望,茫茫星域深處一片漆黑,僅有星辰閃爍看不真切。想到此番際遇,他心中暗道僥倖,若非人族先祖遺留威能爆發,恐怕如今他已死滅,而面前這顆美麗修真星球也會陷入浩劫之中。

蕭晨低首,這修真星上有著他心愛女子,有著他親人家族,有著他生死仇敵、、但眼下他尚且不能回去。離開莫羅修真界至今,已然183年之久,青眉不知眼下境況如何,若她受到半點傷害,蕭晨必定無法原諒自己。

「青眉,蕭晨大哥馬上就要回去尋你,你再等我一段時日。」說護間,漆黑眼眸內煞氣升騰,寒意橫秋。

此番尋了青眉,所有是非恩怨也要一併清算乾淨。

「不知兩個老怪可曾洗凈頭顱,本座要回來了。」

語落,玉袍空間分身瞬間出現,蕭晨微微點頭,隨即進入左眉道場之中。通過空間亂流趕往莫羅修真界,自然需要空間分身出手。

下一刻,玉袍蕭晨揮手斬落,空間瞬間碎裂出現一道千丈裂口通向空間亂流,腳下一步邁出,身影瞬間進入其中消失不見。

#######################

青眉看著樹上飄落的枯葉,心裏面默默算了一下,隨即輕嘆一聲。

蕭晨大哥已經走了183年零10月15日。

這段漫長時間比她生存至今猶要久遠許多,很多記憶中的畫面都在逐漸模糊消散,但唯有那一道挺拔青衫背影佇立心間,從未有半點淡化。

很多人說蕭晨大哥已經葬身空間亂流內,但青眉不會相信,所以她堅持不哭不鬧努力修鍊。

雖然那雷道天尊給予的功法極為怪異,她最初修鍊也是被逼無奈,但不可否認,這功法提升速度極快,再加上一些奇特藥物輔佐,竟是讓她在短短不到200年時間中進階元嬰後期,甚至如今已經有所預感,突破不墜之期不遠矣。

「努力修鍊,不求可以為蕭晨大哥報仇,至少也要讓自己安穩活下去,等待大哥歸來接我。」

小丫頭輕輕吐氣,黑白分明眸子里閃過堅定之色,隨即轉身歸返石窟,開始繼續閉關修鍊,唯有這樣才不會感覺到時間流逝太慢。

在這山谷內只要她不試圖逃走,行動不會受到半點制約,這點也是唯一值得慶幸的事情了。

距離此處山谷千里之外,乃是一片大澤泥沼,在這泥沼中生有某種詭異長蛇,天生雷電屬性,可吸引天**屬能量匯聚,周邊烏雲漫天電光閃爍,有雷鳴不斷。

在大澤泥沼中,一座孤島佇立,方十數里大小,正是那雷道天尊潛修之地。此處是他花費大代價尋找之處,對其雷道修行有著不小的幫助。

這老怪正在密室之內閉目潛修,此刻突然張開雙目,眼中隱有雷霆光芒閃爍,低沉道:「道友分神前來,可是已經查到了那蕭晨消息?」

聲音落下,一道虛幻身影出現面前,逐漸凝實,正是那煉丹協會五元道人。

這老怪聞言直接搖頭,眉頭不覺緊皺成團,「此番雖然沒有找到那蕭晨行蹤,但老夫卻帶來了一個不好的消息。」語氣中流露些許不安。

雷道天尊抬首,目光化為銳利,「道友有話不妨直言,可是與那蕭晨有關?」

「不錯。」五元道人點頭,「前日老夫花費大代價請動道元宗老怪施展測命之術,以那蕭晨煉製靈丹附帶氣息為引,為他測了一卦。但卦象並未顯示,道元宗老怪直接遭逢反噬,一條性命竟是丟掉了大半。」說完后,此人面色變得極為難看。

雷道天尊面色微變,瞳孔不經意微微收縮,「這蕭晨果然未死,他身上究竟隱藏了何等秘密,以法元子修為親自卜卦,竟會遭逢反噬。」

以密卦之術測修道之人命數,乃是窺探天機預知未來玄奧神通,施展需要修士擁有極高修為,並且在感悟天道上擁有深厚造詣才能做到。那道元宗法元子修為乃是合體中期,雖然鬥法神通稍弱,但上測天命手段非常高明,即便對合體後期修士出手也可安然無恙,最多損傷幾年壽元,卻絕對不會引起反噬。

須知天道反噬,威能恐怖無比,此次這法元子即便僥倖存活下來,這一身修為恐怕也要廢去大半。

五元道人臉色凝重,淡淡道:「老夫此來專門為了告訴道友這則消息,你我皆知那蕭晨何等逆天,如今消失百餘年,修為不知達到何種地步。」

「我等還需多幾分小心才是。此外,我那徒孫在道友處叨擾十數年,如今也該隨我一起回去了,不知他人現在哪裡?」

雷道天尊眼神微閃,臉上卻頗為平靜,道:「你那徒孫參悟老夫賜下的奪舍靈體秘術,進展頗快。但此神通終歸是我合體修士才能修鍊,他想要完全掌控恐怕還需要一些時日,眼下正在閉關中。」

「不過五元道友放心,最多再有半年時間,他就能修成出關,到時老夫自會讓他離去。」 五元道人聞言緘默片刻,隨即深深看了雷道天尊一眼,道:「既然如此,那便有勞道友多照顧我那小輩一段時日了,老夫告辭。」

言罷拱手,這老怪分神虛影瞬間消散。

片刻后待五元道人神念徹底離去,雷道天尊面色瞬間陰沉下去,眼中陰晴不定半響,隨即冷冷一笑,道:「五元老鬼察覺那蕭晨極不好對付,如今竟是有了抽身離去的念頭。想必這老怪覺得他與蕭晨並未結下不死不休的仇恨,只要小心化解就能脫身事外,但老夫豈會讓你如願以償。」

「既然你覺得沒有與那蕭晨徹底決裂不死不休,那麼老夫便出手幫你一把。那青眉小丫頭修鍊極陰鼎爐術已經頗有氣候,怕是再過不久就能進階不墜達到小成境界,到時就可交-合增進修為。這小丫頭內媚體質,本是鼎爐的上好人選,老夫原欲要留於己用,但眼下也只好割愛了。待到你那徒孫佔了青眉小丫頭的身子,五元老怪便與蕭晨再無化解可能,老夫看你如何再有二念,只好與我共進共退。」

這老怪陰冷開口,語鋒間寒氣四溢。

「蕭晨小雜種,只要將五元道人與我綁在一起,無論你有何底牌都必死無疑,想必煉丹協會的那位老不死絕對不會坐視五元老鬼出事,這般一來,便可萬無一失。」

#######################

普華宗,是日天際晴朗無雲,陽光揮灑落下。

雖已是深秋季節,但山門中綠樹紅花一如春日,氣息溫和,全無半點乾燥冷冽。有那靈鳥嘰嘰喳喳,仙鶴長鳴,優美身姿在雲霧中若隱若現。

所謂仙家氣象說的應當便是這般情形。

近乎200年時光流轉,風鈴兒出落的越發動人,凌空而立,裙擺被清風吹拂,勾勒出圓潤嬌軀,少了幾分青澀更具一番韻味。而且從氣息感應,此女修為竟然已經達到不墜初期,眉目間隱有一股上位者特具威嚴。

此女遁光而來,數名守山弟子遠遠停下身影,恭謹彎腰施禮,「弟子拜見風師叔。」成就不墜,宗門地位自然上升,雖然比不得長老尊崇,卻也不可小覷。

風鈴兒微微點頭,對於這些弟子眼中愛慕她狀若未見,只不過看著他們身上青袍眼中流露出幾分淡淡悵然。

蕭晨前輩也是最喜青袍,只是不知他現在如何,是否當真如傳言一般殞落了?

緩緩搖頭,風鈴兒將心念念頭驅散,此刻腳下一步邁出,欲要施展瞬移神通離去。但就在這時,此女面色卻驀然大變,其瞬移神通尚未施展,竟是被硬生生打斷。

普華宗所在區域空間在一股莫名力量作用下瞬間凝固,化為牢籠般阻攔任何修士離去。

這般發現,自然令風鈴兒心中震撼不已。

下一刻,普華宗宗無數驚怒喝聲傳出,十數道遁光沖霄而起,正是那普原子、普陽子、普方子等人,這些老鬼顯然也察覺到了眼下空間的變化。

能夠無聲無息封鎖整個普華宗方圓數萬里空間,這般神通手段已經超出尋常修士想象極限,哪怕不墜境界修道強者也絕對無法做到,這暗中出手者,極有可能是一名合體尊者境巔峰修士。

心中生出這般念頭,一眾普華宗修士面色不覺變得更加難看,卻無人膽敢開口,目光齊齊看向主峰後山所在。眼下事情,已經超出了他們的處理極限,唯有掌教大人才有資格。

轟!

一道磅礴氣息自普華宗主峰猛然爆發,如潛龍出淵般逆行而上,聲勢浩大,瞬間攪動方圓萬里風雲變幻。

天池尊者現身,面色陰沉,心中充斥驚怒之意。當年普華宗大戰之後,這老怪深入簡出閉關苦修,修為卻是有了一些長進,今日正在修鍊突然發現被人封了自家山門,心中自然火氣翻騰上涌。

「不知哪位道友駕臨我普華宗,不妨現身一見。」換了尋常修士膽敢如此無理挑釁,這老怪早就隨手滅殺震懾宵小,但來者顯然是合體境修士,由不得他不小心應對。

若事情可以化解,這老怪也不希望為宗門樹下一名合體修士大敵。

但此番天池尊者聲音落下,虛空寂寥無音,那暗中出手修士竟是沒有回答,而且空間封鎖非但沒有消散,反而越發沉重幾分。

太過分了!

太囂張了!

就算是合體境大能修士又能如何,居然完全不將他們普華宗看在眼裡!被如此落了面子,若是就這般灰溜溜的算了,日後消息傳開,普華宗必定顏面掃地。

上自天池尊者,下到外宗弟子,所有普華宗修士離奇憤怒,不管來人是誰,今日都必須付出代價!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