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啊——,我和你拼了!」容嬤嬤突現猙獰之色,兩隻鬼爪從袖子之中探出,交叉橫掃,藍汪汪的寒光一看就知道是浸了奇毒。

「斬!」靈玄雨傷冷笑一下,陽炎出鞘,劃出數十道金色的劍芒。

倉啷一聲,寶劍回鞘,一道道血線出現在容嬤嬤全身上下,如同蛛網一般。

「轟——」一個個肉塊炸飛,真正的碎屍萬段。

「哼,劍域之內,所有的一切都在本姑娘的掌握之中,就憑你也想偷襲我!」她提著陽炎寶劍走向僅存的那個七級皇者。

張力一動不動,目露絕望之色。

「你不是要逃跑嗎?怎麼還在這裡?難道想和我一戰?」靈玄雨傷淡淡的說道。

張力一臉的苦澀,看向葉無鋒,我他媽倒是想跑啊,不過被這位爺給制住了,別說跑了,現在動都動不了,要是沒這位恐怖的爺,你一個一級皇者就算是戰力再逆天,也不可能擋住七級皇者逃跑的。

靈玄雨傷此時也察覺到了這個七級皇者周圍的空間不太對勁,有一個空間牢籠把他給禁錮住了,不由得白了大少一眼,那意思,不用你幫忙本姑娘也能幹掉這個傢伙。

大少淡淡一笑,道:「知道你厲害,我只是不讓他逃跑而已,現在我就去掉空間禁錮,讓你和他公平一戰。」

「收!」

「轟——」重獲自由的張力七級皇者之威磅礴而出。 「嗡——」炎陽劍發出奪目的光芒,『域』的氣息鎖定一方空間,劍芒吞吐散發出如血的殺氣,靈玄雨傷絕殺一劍蓄勢待發。

「噗通——」張力突然跪倒在虛空之上,「別殺我,我上有八十老母雙目已盲,下有襁褓中的孩子嗷嗷待脯,我投降,我投降了!」

「你——」靈玄雨傷頓時愣住了,在劍域之內,她的感知力提升了數倍,並沒有發現任何的手段伎倆,他是真的投降了,一個七級皇者竟然不戰而降。

「我願意助姑娘救回母親,赴湯蹈火萬死不辭,我發誓,我願意發血誓!」說完之後他竟然立刻逼出精血,仰望蒼天發下了最高約束力的血誓,一道契約模樣的圖案投入了他的眉心之處。

「啊?」就連靈玄雨傷都被他一連串的舉動給整蒙了,自己都還沒答應他,天地血誓就已經發下了。

「真是個聰明的傢伙,但是你撒謊,八十老母和待脯的孩子你肯定是沒有的。」葉無鋒笑嘻嘻的走了過來。

「這——」

「不過,雨傷姑娘,他或許可以在你救母親這件事上幫上忙。」

「可是,我不相信他,就算是發下天地血誓,我也不相信。」靈玄雨傷眉頭微皺,搖頭說道。

張力臉露絕望之色,他深知連八級皇者的張猛都不是此女的對手,跟別說自己這個七級皇者了,更別說旁邊還有個吹假哨的裁判,什麼公平一戰,根本就是騙人的,所以他才會立刻投降,甚至發下血誓希望可以逃過一死,沒想到就算這樣,別人還是不相信自己,「嗚嗚~,難道是天亡我也?我是真心的投降啊!」急的他都快哭了。

「如果你是擔心他背叛的話,我倒是有辦法幫你。」大少微笑著說道,拿出一物交到靈玄雨傷手中。

「咦?這是蟲子?好漂亮的蟲子。」她看著手中正在蠕動的蟲子,晶瑩剔透如同一塊會動的血玉一般,開心的說道。

「這是噬心蟲,只要把它打入這傢伙的體內,就可以隨時掌握他的生死,只要一有出賣你的意圖,不用等天地的懲罰,就會被啃噬心臟而死。」

「這麼可愛的小蟲子居然要送給這個廢物,我不捨得!」靈玄雨傷不情願的說道。

我去,張力臉都已經白了,你不捨得?我還不想要呢,啃噬心臟啊,這麼恐怖的蟲子進入體內,天天都會做噩夢的。

「這只是一種控制別人的蟲子,你要是真的喜歡,我可以另外送一種適合你的蟲子。」大少無奈的說道。

「好啊,拿出來看看!」靈玄雨傷一臉的興奮之色,看來她是真的喜歡蟲子。

「給,這是『靈玄血蟲』,很適合你的體質。」一隻和噬心蟲長得很像的蟲子放在了她的手中,唯一的區別就是有兩道玄奧的絲線在蟲子體內流轉,一道青色,一道金色。

「適合我的體質?你知道我是什麼體質?」她不禁好奇的問道。

「『靈玄之體』,可以同時吸收靈氣與玄氣,而且血脈濃度還不低,想必在靈玄大陸上的皇族都是這種體質吧,聽說皇族同境界可以輕易碾壓別人,天生修鍊速度就是別人的一倍,而且能量儲備也是別人的一倍,如果能夠使得靈氣和玄氣融合的話,戰力會提升到四倍以上,難怪你能夠以一級皇者滅殺八級皇者了。」葉無鋒感嘆的說道。

「如果你和『靈玄血蟲』簽訂契約的話,你的血脈會進一步強化,修鍊速度和實力都會再次翻倍,也就是會是別人的八倍以上,和一般的九級皇者也可以一戰了,而且『靈玄血蟲』是屬於可進化的靈蟲,以後給與你的幫助會越來越大。」

「你,你為什麼對我這麼好?」靈玄雨傷激動之餘疑惑的問道,如果這個年輕人說的是真的話,那這種靈蟲對自己的幫助就實在是太大了。

「看你順眼唄,如果一定要找個理由的話,算是一見鍾情吧。」葉無鋒笑嘻嘻的說道。

「呸~,沒正行!」靈玄雨傷粉面一紅,啐了一口,隨後毫不猶豫和『靈玄血蟲』建立了契約關係,瞬間靈蟲進入了她的血脈之中。

「轟——」血脈和靈蟲同時歡呼雀躍起來,憑空出現一個血色漩渦,大量的靈氣玄氣蜂擁而入,靈氣、玄氣同時爆發,瞬間晉級突破了,二級皇者。

「啊——,竟然突破了!」她不禁驚呼一聲,感覺到體內的靈氣和玄氣交織在一起,產生了一種巨大的力量,「原來這就是靈玄氣啊,以前我只有在生死一瞬間的時候才能爆發出這種力量,現在有了『靈玄血蟲』,我可以隨時爆發這種力量了,我覺得就算是九級皇者也不是我的對手了。」

「恭喜你,成就二級皇者。」大少恭喜道。

「嘿嘿,本姑娘現在進了一階,掌握住了靈玄氣,戰力翻了八倍,應該可以揍你一頓了吧!」靈玄雨傷不懷好意的說道。

「呵呵,就算是九級皇者在本少面前也是不夠看的。」葉無鋒得意的笑道。

「哼!試試再說。」她如同一個小老虎般跳起來就是一個眼炮。

快如奔雷的一拳在大少的眼睛里就和靜止的也差不了多少,葉無鋒輕輕抬手將這一拳輕易的叼住,順便還捏了兩下。

「啊~,無恥!」

「呵呵,我是醫師,這是職業病!」大少理直氣壯的說道,隨後話鋒一轉,「先辦正事,這個傢伙還在這杵著呢。」

張力心都提到了嗓子眼裡,汗如雨下,一副我什麼也沒看到的樣子,心說,不會是要將我滅口吧,我可什麼都沒看到。

「哼,本姑娘就勉為其難收下你了。」靈玄雨傷冷哼一聲,一道血光飛出,『噬心蟲』瞬間沖入張力體內,如同八爪魚一般扒在了他的心臟之上。

「呼——」張力不驚反喜,這條命算是保住了。

「我打聽個事,你既然是從王城『靈王府』而來,可知道葉家的消息?」大少看向張力問道。

「葉家,王城的一個大家族,是個黃金級勢力,不知前輩和葉家是何關係?」

「關係不大,不該打聽的別瞎打聽,我問,你答!」大少不耐煩的說道。

「可曾聽說過一個叫做葉嘯民的人?」

張力想了一想,搖頭道:「沒聽說過。」

葉無鋒神色一暗,這也是在他意料之中,八年前父親前去王城的時候連靈海境都不到,不可能是一個名人,他也就是抱著一線希望隨便問一下。

「那,葉無心呢?葉家有這個人嗎?」

「這到聽說過,葉家三少爺就叫這個名字,就是不知道和前輩所說的是不是一個人。」張力趕緊回答道。

「呼——」對上了,葉無鋒平復了一下心情,淡淡的說道:「你把關於這個人的情況給我說一下。」

「葉無心,葉家三少,二十三歲,三級皇者,王城十少排名第八,也是葉家繼承人之一,他與葉家大少爺是同父同母的親兄弟,都是最有希望成為下任家主的人選。」

「葉家大少爺葉無歌,二十七歲,四級皇者,原本是葉家下任家主的唯一人選,星辰血脈濃度極高,可是葉無心十年前外出歷練,也不知道獲得了什麼奇遇,血脈濃度突然大漲,據說已經到了返祖的地步,一躍成為葉家資質最強的天才,修鍊速度極快,短短十年就從靈海境變成了一個三級皇者,眼看就追上了葉無歌,如今他在葉家的威望已經超過了他大哥,甚至有不少的長老已經公開支持他成為下任家主。」張力詳細的把他知道的都說了出來。

「奇遇是嘛,下任家主?無恥的賤人,本少的東西也敢搶!你等著,很快就讓你嘗嘗從天堂掉入地獄的感覺。」大少臉色難看無比,想到了被挖去本源的一幕,一個十三歲的小孩竟然心腸如此惡毒,要不是自己有兩種本源的話,早就孤零零的死在那個荒廢的小山村之中了,不由得怒火中燒,狠狠一拳打在虛空之上。

「轟——」空間破碎,一條黑洞洞的真空通道綿延數十里,久久無法癒合。

「嘶——」張力倒吸了一口冷氣,驚駭的說不出話來,他不由得慶幸自己明智的決定,這個年輕人果然是恐怖無比,這一拳的威力,就算是十幾個自己加一起也死定了。

「喂~,你怎麼了?沒事吧?」靈玄雨傷關心的問道,到底是什麼,讓一個一直都笑嘻嘻什麼都不在乎的人,竟然會如此的憤怒。

「沒什麼,只是想到了一些不開心的事情而已。」葉無鋒平復下心情,淡淡的說道。

「還有,別老『喂喂』的叫我啊,我也是有名字的。」

「你又沒說。」

「本少叫葉無鋒,也是要去王城的,咱們可以結伴同行,正所謂男女搭配幹活不累!」大少笑嘻嘻的說道。

「呸~,那我以後就叫你無鋒老弟了。」靈玄雨傷大大咧咧的拍了拍他的肩膀道。

「少來,我今年十九,比你大,你應該叫無鋒老哥,或者叫葉大哥,叫鋒哥哥也行。」

「哼!就比本姑娘大了三歲而已。」她不服氣的挺了挺傲嬌的小胸脯。

「恩,這東西你比我大,本少允許你稱呼我夫君!」大少一副色眯眯的樣子。

「你個混蛋,敢占本姑娘便宜?我打!」 「我是去王城救母親,你去那裡幹什麼?」靈玄雨傷好奇地問道。

「我是去救父親,順便解決一些雜碎。」葉無鋒苦澀的一笑,「我們還真有點像呢。」

「誰這麼大膽子?敢抓前輩你的父親,不想活了?」剛剛見識過大少的恐怖的張力不可思議的說道。

「百分之八十是葉家乾的,唉~,十年了,希望父親他還活著,否則的話,王城葉家,雞犬不留!」

如同地府傳出的九幽冥音充斥著天地之間,寒冰入骨冷徹心扉。

張力激靈靈打了個冷顫,這個年輕人是認真的。

「說得好,滅他們的時候叫上我。」靈玄雨傷興奮地說道。

葉無鋒微微楞了一下,道:「好,就沖著你的這句話,如果你有需要,我可以幫你滅了『靈王府』。」

「說定了,咱們擊掌為誓!」

「啪——啪——啪!」二人連擊三掌。

張力聽得臉色發苦,兩尊殺神就這麼結成同盟了,真為葉家和靈王府默哀。

「一個月之後就有商隊開拔,橫渡『蠻荒之地』,我們已經報名了,看在你人不錯的份上,就把你也加上吧,便宜你了!」靈玄雨傷很大度的說道。

「還要等一個月啊,太久了。」大少眉頭微皺。

「啊?你就知足吧,一年才橫渡一次,要不是我這有名額,你錯過了這一次就要等明年了。」靈玄雨傷不滿的說道。

「這樣啊,那謝謝了,不過多了我一個,他們會同意嗎?」

「少了這麼多護衛,才多出一個人,他們還會說什麼?我們交的可是二十個人的錢。」

「也是,至於怎麼個說辭,就交給你了,沒問題吧,張力?」大少看了一眼張力道。

「沒問題,這都是小事。」他立刻拍著胸脯保證。

「還有這麼長時間,我們就去見識一下『南嶺天關』吧。」

「小白,過來,該走了!」

「吼——」小白吼叫一聲飛了過來。

「師傅!」

「這是你徒弟?」靈玄雨傷好奇的打量著劍十三。

「嗡——」二人身上劍氣同時噴發。

「果然也是劍修,小傢伙,你跟著他太浪費了,還是拜我為師吧,姐姐我可是很厲害的劍修。」靈玄雨傷美目一閃說道。

「喂,你這小妞可不地道,當著我的面挖牆腳啊!」葉無鋒無語的說道。

「不!」劍十三毫不猶豫的拒絕,「不過我要挑戰你。」劍氣縱橫向著靈玄雨傷挑戰。

「你挑戰我?」

「恩,我要學你的劍域!」

「哦?有志氣,不過你可是學不會的。」靈玄雨傷搖頭說道。

「戰!」劍十三長劍在手,擺出架勢。

「雨傷姑娘,要不你就出手和他過過招吧。」大少眼眸微眯道。

「哼,這個名稱本姑娘不喜歡,把姑娘兩個字去掉,我就同意。」她不滿的說道。

「好的,雨傷。」

「請賜教!」劍十三雙膝微屈,長劍平舉,雙腳猛踹,化作一道劍光,一劍刺出。

「突刺電劍,人劍合一。」

「什麼?」張力不禁驚呼一聲,這不是死掉的張猛最拿手的劍技嗎,撇開修為上的差距不談,單單看這氣勢和意境,這個十歲大的小孩竟然在張猛之上。

「好!」靈玄雨傷美目微縮,陽炎出鞘,一劍斬出。

「當——」的一聲脆響,正中劍尖之上。

劍十三長劍受阻,手腕微微回撤,腳步後退一步,緊接著劍尖連震,瞬間將壓迫而來的劍威卸去,同時借力引為己用,腳步一旋,長劍回鞘。

「風之舞!」毫無徵兆的出現在對方的身後,長劍猛然出鞘。

「拔劍術,斷岳!」這一劍又快又絕,直奔脖頸而來。

靈玄雨傷雙眸劇烈收縮,心中驚濤拍岸,這一劍的威力竟然強到威脅到自己的生命,而且明顯這個威力是來源於剛才自己的那一劍,竟然將一個皇者的劍氣收為己用,這孩子對於劍道的理解已經到了登峰造極的地步,她立刻收起小視之心,嬌軀旋轉,化作一團紅雲,長劍向後斬去。

「血蝶隨風舞!」

「血舞蠻荒!」

「當——」凌厲的一擊將劍十三長劍盪回。

「血舞蠻荒!」劍十三反向旋轉,竟然也使出了這一招。

「噗~」靈玄雨傷差點氣樂了,這是拿來主義啊,看過就會,而且使用的十分熟練,還做出了適合自己的修改,這也太逆天了。

不過,她突然得意的笑道:「小傢伙,還是那句話,本姑娘的東西不是那麼好學的,你的劍道之中缺少了一個很關鍵的東西。」猛然長劍斬下,沒有使用任何的招式,只是最普普通通的一記斬擊。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