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卻只見青光所碎,乃一冰人,銘起出現在嗷蝠上空,一擊冰海餘暉,已施展出。

氣流一瞬爆『射』而出,那嗷蝠,大嗷出聲,尖利之聲,瞬間形成『波』動,一瞬竟讓氣流的內部發生了震『盪』,整個氣流偏轉,『射』向他處。

這斗室之中,嗷蝠的攻擊便是致命一擊,銘起目光一凝

伸手便在這空中虛抓一圈,堅冰頓時凝出一道屏障將銘起完全包裹在其中。

震『波』全全被堅冰吸收,卻也同樣破碎,就在破碎的這一瞬,那嗷蝠便化一道青光,『射』撞而來。

銘起目光剛挪移去,青光已經撞擊在身軀之上,若非突破到能聖三段,身軀已能和普通能皇級能器相媲美,那嗷蝠的一翅已經將銘起截為兩段,即使未如此,銘起亦口中噴血,身軀暴飛,『胸』口出現一道凹陷。

「畜牲!」銘起一咬牙,身軀一定,七層殺氣,爆『射』而出,嗷蝠所化青光一頓,青光之中,紅光『射』出兩道,一股同樣不弱的殺氣,席捲而開。

一冷一熱,這嗷蝠竟也會殺氣,獸之殺氣多是火熱的沸騰,兩股殺氣消彌在空中,銘起見殺氣無用,雙眼一睜,水火之勢,卷集魂力,形同水火,一瞬『射』出。

這股水火之勢融入魂力,銘起很少使用,兩種不同的勢融入魂力,對魂力消耗極大,而且將勢只見有非均衡,極易損傷虛魂。

爆『射』出的兩道水火,一瞬將嗷蝠的殺氣淹沒,嗷蝠慘叫一聲,向下一沉,卻此刻有再度飛起,目中凶光再盛三分。

「月噬!」

趁其下沉一瞬,銘起出現在其頭頂,一刀毫無保留,揮落而下。

嗷蝠目中一冷,張嘴便見一團氣暴凝聚在其空中,氣暴青光閃閃,沒溢出一絲氣流,便化作一道氣刃,『射』向四周留下道道傷痕。

黑『色』月牙飛出,那氣暴亦從嗷蝠嘴中彈『射』而出,兩擊相撞的瞬間,那氣暴一瞬將黑『色』月牙吞沒,在氣暴團中黑『色』月牙一瞬破碎,同時,氣暴團亦鬆散三分,不再先前那般氣勢驚人。

即便如此,若被擊中,定萬劫不復!

「凝!」

銘起嘴中咬字出口,左臂之上立刻凝出一道厚厚冰盾,將銘起完全擋住,氣暴撞擊在其上,一瞬便化無數暴『亂』急流,切割在冰盾之上,碰撞之聲,如刀劍,銘起盯著巨大的衝擊力,嘴中時有鮮血溢出,『胸』口的殺氣,被風屬『性』能大量侵體,一時間無法恢復。

突兀只見,青光出現在銘起背後,再度撞擊而來。

「小子,你敗了!」嗷蝠口吐人言,話中有絲傲意。

吾之成敗,豈是一畜牲能夠料定!

銘起瞳中一絲暴怒閃過,左手將冰盾棄下,同時左手揮動妖血帶著一扭身,劃出弧度來。

原本還未散盡的暴『亂』氣流,在這一瞬,竟被妖血牽引,一個扭轉,『射』向嗷蝠。

目中一驚,嗷蝠『欲』飛離,只見四下二十餘道冰錐升起,嗷蝠一驚,急急閃躲,閃躲冰錐間,那飛來的『亂』流瞬間落在冰錐其身軀之上。

嗷蝠頓時一聲慘叫,聲『波』『盪』開,比之先前還要強盛三分。

頓時只見所有『亂』流一震而散,空氣再度『盪』開,全全『波』紋,猶如『波』『浪』,看似猶如細『波』,卻蘊藏鋪天蓋地威勢。

「你要叫,問我同一否!」本就傷勢牽痛,見這嗷蝠再度發出攻擊,銘起目中爆『射』出霸道之氣,在這一瞬,竟如『潮』水,一瞬擊中乃嗷蝠能核之中魂『精』,嗷蝠心底驚駭,這股是…竟如此『精』純,莫不是此人擁有…嗷蝠幾乎無法可想,腦中如萬雷轟鳴,無法再想。

這一瞬,銘起爆發出氣勢空是,手中妖血借體內這股怒火,與向前爆發那股氣勢,揮作『亂』風,一瞬便是百刀!

四周震『盪』全全崩潰!

怒火未泯,這股怒,並非前番對那些豬狗之怒,而是內心深處傲怒,骨中屬傲,傲在靈魂深處,今日竟受這聖級畜牲緊『逼』至此,如何不怒!

怒當浴血,以血泯怒。

這一瞬,銘起腦中竟再無其他念頭,只有一事,便是揮刀劈砍那嗷蝠!

刃起黑芒,銘起踏腳爆開一圈暴流,月影施展,嗷蝠望這飛來黑影,心中生懼,一瞬驚懼,銘起已到身前。

「滅!」銘起『抽』起黒芒寮動的妖血便對嗷蝠劈去,即使有不許殺氣守層人的規定,在銘起的怒火前,這便是兒戲,任天大的規定,亦不可讓我逆心而為!。。。。。。。。。。。。。。。。。。。。

~

(記住本站網址,.,方便下次閱讀,或且百度輸入「xs52」,就能進入本站) ?「碎噬!」銘起目中皆是狠『色』,爆喝間,黒芒『逼』成一線,一線立化黑『色』月牙,直取嗷蝠。

驚駭,恐懼,不僅僅是攻擊本身,而是這攻擊的主人那雙瞳,還是瞳中釋放出的氣息。

嗷蝠已經來不及閃躲,一對大翼,瞬間收攏,將身軀包裹。

黑『色』月牙爆裂開,頓化無數不規則黑『色』小刃,『亂』『射』開,銘起以月牙,雖依舊無法完美施展碎噬,卻能做到似月噬化一般,將攻擊繞離身軀,免被傷害。

此刻飛『射』來的黑『色』小刃巧妙從銘起身旁繞過,不傷銘起半分,可那嗷蝠,卻是凄慘,只聞慘叫,音『波』『欲』『盪』開,還未『盪』開,已被無數黑『色』小刃切碎。

待黑『色』小刃漸漸消泯,原本妖異之中還有三分威風的嗷蝠雙翼全無,全身血『肉』模糊,只似一團爛『肉』,而非獸化級能獸。

銘起心頭怒,似隨這一擊『抽』盡,此刻見那嗷蝠還活著,不知其傷勢如何,怒過,銘起自不會殺他,此刻卻也不能確定其還有戰鬥力,腳踏飛出,故作攻擊姿態。

此獸目中儘是駭『色』,連連道「你已通過,且慢動手!」

銘起這才穩住身影,伸手取出『玉』簡,冷道「留下憑證!」

此獸已到重傷,點頭間『射』出一道青光亦顯費力。

見青光沒入『玉』簡,雖非魂印,卻是風屬『性』能,相比也能作為憑證。

旋即,銘起扭頭便走,那嗷蝠,見銘起身影已消失在走道中,從空中栽落下,其瞳中依有餘悸,嘴中喃喃道「怎麼可能,怎麼會有…」

銘起將『玉』簡放置去了七一層,領的那七一小『玉』別在『胸』口,便不久前聽聞那酒輪最後還是落敗了並未確定最後囚卒之位,不過這種落敗僅僅是在最後爭奪囚卒之職時,便是說,鳩君在七二囚中,已算強者之流。

銘起自思與此人還有所差距,未做動作,先且將心神放在鬼山之上,至少鬼山強盛之後,才不至於他日真要取酒輪『性』命時,受梟的阻礙。

回到鬼山斗場,銘起將牢房外突破二字的碧『玉』『門』牌摘下,鬼山之中,有此規定,突破,重傷者可不參加任何戰鬥。

取下『門』牌,銘起便只等分下任務來,一月修鍊,原本便有些不是甚穩的七層殺氣竟隱隱有倒退之像。

銘起需做,依舊二字—殺戮,以穩固殺氣。

一盞茶不到,銘起牢『門』便被人敲響,怒火修羅的殺戮效率,不容質疑,任務往往會被直接送來。

來人已與銘起熟識,一見走己,便笑道「這一月突破,你竟突破到了七一層次,本以為此番任務,對你已有難度,沒想到,你已七一了,怕這任務便很輕鬆了。」

「呵呵,是何任務?」銘起只淡淡笑了笑。

「六八斗場,一名六九,二十餘人六八,其餘也就不必細說,東南方三百三十五里處。」此人笑意收攏,正『色』道。

「我立刻便去!」銘起一躍而起,從牢房之中走出。

銘起御空飛行在天空,數百里,只需幾息便足夠。

一月沉浸,怒火修羅的殺戮狂『潮』銷聲匿跡,有人猜測這怒火修羅已經命喪某個斗場,有人言這怒火修羅一舉進去囚卒行列,更有甚者,斷定這怒火修羅已突破七八層次,被囚卒抓了去。重重傳言,多以銘起已亡廣傳。

今日,怒火再臨,便以血崛起,莫讓這夢魘,在囚域之中消失。

銘起見那六八斗場就在目下,冷目一鎖,身軀劃出弧線,落在斗場之上,驚覺的囚犯立刻站起身,粗看那來人,不覺怎地,細看心底一『抽』,心中駭然,幾名最先看見的囚犯,一個踉蹌,連滾帶爬奔出牢房,整個六八斗場四周的牢房,片刻后開始沸騰,數千道人影從四方湧來。低到能王,能魂,高至能聖,確是一群不折不扣的烏合之眾,一些斗場再怎也不會將能魂召入,免傷身份,但這斗場…可見一斑。

「且全全湧來,今日便是怒火修羅滅爾等之日!」銘起大笑一聲。

數千人竟在此刻遲疑住了,那斗場場主,目中怒火難按,呼道「上,老子不信數千人,真滅不了一個怒火修羅,今日你便是真正修羅,也讓你有來無回!」

此人話一出,數千人心底升起三分底氣,誰知那怒火修羅的傳言是真是假,就算是真,數千人也定能滅他,群人心底,暗自安慰。

「來且留命!」銘起目光一冷,殺氣爆放,形成冷風『亂』流,百丈之中,近身者,非能聖盡皆魂滅凍結!

僅這一瞬,便有百人落空而去,命喪一瞬。

銘起收斂殺氣,殺氣殺戮,終不比刀屠,那種腥殺之氣,便是殺心的滋養根本。

這並非銘起冷血殘酷,只是對豬狗,焉有善心?

妖血『抽』握在手,雖借兩名能地的血液,已成功突破到聖級極品,比之封印后的月牙,還差許多,可殺戮,若無半分危險,又如何刺『激』殺心,使其成長?

再言,此刻銘起使用妖血比一月前使用月牙的怒火修羅,未必就弱。

『抽』刀,銘起迎上前去,三名六三罪犯,揮出控能技,三道劍芒吐『露』,就要『射』出,銘起視若無睹,左手揮動,便有三十多道冰錐從三人四周突『射』而出,太快,只在眨眼間,這三人已經被冰錐穿體,亡命當場。

血腥之氣活著一股冰冷,寒氣,在天地間蔓延。

一入殺戮,銘起便如殺戮者,冷漠無情,揮刀間毫不留手,將對方切做兩半。

銘起一開始便為去殺那斗場場主,六九罪犯,此人一死,這群豬狗,怕早就潰逃,流他狗命,只為—殺戮!

「魂寒決!」銘起在十名能聖圍堵攻擊下,怒喝一聲,妖血拋在空中同時,雙掌下按,頓時魂力猶如『潮』水,**『盪』開,一『波』跌起一『波』,足足千『波』。

十名能聖,相互限制,躲之不及,被一瞬擊中!頓見淡藍之冰,封去其身,在一**魂『潮』,便破碎消散。

四周再出百道控能技圍擊,銘起身周黑炎升起,頓見銘起身軀在百道控能技中閃躲,反是這不同方向的控能技,在數千人中造成不小麻煩。

銘起可不會在乎這種種,你此刻生死,與我何干,我所做便只要屠戮爾等『性』命!

妖血身兩條碧綠藤紋泛起碧綠之光,一旦被妖血劃開傷口,四肢還無大礙,斷肢尚可保命,一旦上身被傷,只得隕恨當場。

四下是飛血,眼中是紅霧,閃躲間,屠戮間,天地一片血紅,怒火修羅,所臨之處,屠場一路而已。

足足大半個時辰,銘起不停搶奪對方的小『玉』,不停吞噬小『玉』釋放的能,持久戰,同級之中,無人敢比銘起,噬體,便是銘起最大的憑藉。

直至最後,這場主被銘起一刀劈暴腦袋,六八斗場的屠戮,畫一小小句號。

這句號是用數千屍首所畫,顯得有些殘酷,有些冷。

銘起身上,大小創傷數百,其中大半已被修復,一些蘊藏殘留殺氣之類的特殊傷口,依舊在猙獰的翻捲起皮『肉』。

火修羅面『露』,血紅異常,鮮血還未乾凝,唯獨這面具,未首一絲創傷,有時候,人的威嚴需要證明,若殺戮是這份威嚴的維持,那這火修羅面具便是證明,怒火修羅威嚴不容侵犯的見證。

深吸口氣,淡眼瞥去下方還籠罩一層血霧的屍體,銘起面無憐憫,只有冷漠,扭頭,腳下一圈『波』紋『盪』開,身軀已化流光,漸漸遠離。

此處六八斗場四周斗場,漸漸有人敢來此看察,結果,六八斗場,無一倖存,那怒火修羅,再度以殺戮,證明了他的存在,夢魘一瞬席捲開,不少原本獨立的七零之下的斗場紛紛找上靠山,一些勢力亦開始嚴整內部,怕自己的斗場,便是下一個怒火地獄。

一時間,怒火修羅四字,隨著這一次屠戮捲起風暴,狠,惡,已是許多罪犯眼中的怒火修羅,此人所去之處,不分實力強弱,『女』美『女』丑,是善是惡,一概屠之,銘起手段之狠辣,甚至一鬼的鬼衛亦莫及之一半!

人總在改變,改變之中,只求本心未曾改變,或許本心會改變,但僅僅是容納了更多東西,原本存在的依舊存在,只是在此刻,被加入的新東西掩蓋罷了。

銘起內心從未丟失過善,只是囚域之中,太多惡,若要存,需更惡,銘起心中便有了狠辣二字!

外人所見,皆是怒火修羅,因為他們能見到亦只是怒火修羅,並非銘起,只是銘起的狠辣,這群豬狗,只配接受狠辣,即使鬼山中人,亦只能見到怒火修羅面下的『走己』,而非『銘起』。

銘起真面,只有兩種人可見,一是銘起的朋友,二是天主的敵人,如籠,聖羅,便是前者,雖然還有主撲關係。

怒火修羅,一月崛起,掀起一陣怒火狂『潮』,一月之後,銷聲匿跡,這一月種種猜測傳開,卻還未有一個真正的定論,一月之後的今日,怒火修羅,再度出現,以同樣的手段,屠戮了更強的對手,證明怒火的存在,修羅的夢魘,這便是怒火修羅,這一次出現,頓如炸雷,驚覺四方,一時間,鬼山第十人,定會『花』落這怒火修羅的說法幾乎已成公認,已有不少人直接稱呼怒火修羅為…十火。。。。。。。。。。。。。。。。。。。。。。。。

~

(記住本站網址,.,方便下次閱讀,或且百度輸入「xs52」,就能進入本站) ?銘起屠戮六八斗場第二日,囚『門』被人輕輕打開。請使用本站的拼音域名訪問我們.

他眉頭微皺,心生不悅,開眼便一道殺氣『射』去,氣『浪』頓時『逼』開,便向那人滾去。

殺氣一瞬衝撞在那人身上,此人身軀一震,笑道「怒火修羅,果真好大的火氣啊。」

見來人乃是九柳,銘起面不起『波』瀾,心中不悅便不悅,爾就算天主親臨,我也不覺蓬壁生輝。

「九柳到此,不知為何?」銘起表情淡淡,毫無下對上該有的面孔。

九柳面帶和笑,亦無半分上對下的面孔,道「便要讓你與我一同去一鬼府一趟。」九柳心中卻甚驚,暗言「此人竟日夜不眠苦修,難怪一身修為,實力,增長如此之快。」

按理,銘起此刻是九柳手下,不過銘起平日習慣獨來獨往,九柳也未加約束,今日對方親自登『門』,銘起亦不好拒絕,便跟上九柳腳步,朝一鬼府走去。

一鬼府,九座府邸中最為豪華巨大的一座。

整座府院足足有百米長寬,在這囚域之中,能有一座如此的『私』人府院,已是少之又少的人才能做到。

銘起在九柳身後,一道進去這一鬼府。

剛入府『門』,兩邊兩名鬼衛已經將府『門』關閉。

銘起淡眼看去,四下粗看毫無詭異之處,卻在『花』叢,假山,等處能見到有鬼衛的身影。

心中生疑,多是困『惑』,若是真要不利於自己,何必『弄』出如此陣容,隨意一名鬼衛,便足以滅殺自己。

銘起否定這是鴻『門』宴。便又生一念頭,怕真如外界所言,自己就要成為準十火了。想到此,銘起暗笑一聲。

整座府院分內外兩院,被廂房隔開,穿過大廳,便是內院,內院一片池水,游魚浮水,『花』出水來,四周流水叮咚,不知從何而來,這囚域之中,無法可想還有如此一片。

一條走廊,延伸到池中小亭,小亭四周便有群魚圍繞,彩魚美染,如一盤龍卧在小亭四周。

一鬼面帶挑逗之『色』,見一顆顆魚食丟去水中,見那群魚爭食間,面『露』笑意。

可曾想這鬼山一鬼,名鬼山之人竟有如此模樣,前番還放出萬鬼,今日便賞魚戲水,面『露』欣『色』。

銘起同九柳緩步到這小亭,院牆四角,站立四名鬼衛,水底,已有兩名鬼衛。水面倒影,天空中亦有兩名鬼衛,如此這般的謹慎,銘起所想已**不離十。

索『性』便放鬆神經,銘起闊步而去。

小亭之下,石桌不大,恰可容下十人,銘起亦不與這九人客氣,一屁股坐下。

九人之中,面『色』各是不同,三『陰』,四火,五雷,六瘟,面『色』未顯不悅,其他五人卻只笑笑罷了。

「想必你已猜到我九人叫你來次,有何事了吧?」一鬼面『色』收起,不喜不怒,語淡如水道。

銘起故作一副乾渴模樣,四下一看,故意不言。

銘起為人,你即要與我談論,且將地位放在平等,莫做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態,否則,我便比你更顯高傲。

另四人,各生怒火,尤其是那四火,身軀時隱時放的火屬『性』能,驚走游魚,空氣頓時灼熱許多。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