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盾手急忙將盾牌高高舉起,身子呈弓步站在空中,身體微微前傾,手臂和肩膀都頂在盾牌上。

這樣的防禦姿勢,一般說來,就算面對十個萬字高手的進攻,都能安然無恙。

但是,他們這次遇到的是一個變態的九筒廢物。

軒轅缺的功法變態,號稱最強修仙;他的元氣變態,什麼能量都能吸收吞噬;他的招式變態,大家都沒見過。

於是,讓人驚恐萬狀的一幕發生了。

光影十八浪如同史前凶獸一樣,化成了一條巨龍,張大著嘴巴,朝前方的敵人猛撲過去,所過之處,沒有人能站穩,全都被擊飛,無數萬字高手飛在空中,強自提氣,卻發現,體內魔力和鬥氣竟然不受控制,在往外流失,而對方巨龍卻越來越強大,層層疊疊地撞了過來。

連續十八次的撞擊,一次比一次兇猛,一次比一次殘忍。

一拳之後,天空中竟再無一人能站穩,拳風所過之處,有幾十個萬字高手被爆成了渣,更多的萬字高手跑得挺方,已散開在四周,雖然體內能量被吸收了一部分,但終歸能保全性命。

軒轅缺不滿地看了看拳頭,居然才起到這麼小作用,在洪的大手大腳面前,根本不值一提啊。

但這個念頭一閃而過,他拳頭收回后,迅速化掌,豎立在胸前,然後,輕飄飄地推了出去。

腦海中的黑白混沌小球,突然閃了一下。

天空中,剩下的高手們,驚疑不定地看著軒轅缺,發現這一掌出來之後,並沒有任何作用,空氣沒有變形,天地沒有變色……

高手們馬上反應過來,將準備好的魔法扔了過來。

然而,他們發現錯了,錯得很厲害。

一道看不見的能量悄無聲息沖了過來,一個站在前邊舉著盾牌的鬥氣高手,突然發現手中一輕,低頭一看,盾牌竟然不見了,然而,他驚訝的表情還沒凝固,就覺得眼前一黑,什麼都不知道了。

這個盾手也不見了。

在盾手後邊,正在高度警惕的魔法和鬥氣高手,也一一消失了。

陰陽時空手。

這是軒轅缺不斷感悟出來的第二招。

以五種魔法元素種子為基,以和氣殘笈的運用方法為梁,以元氣吞噬屬性為牆,終於成為集大成者。

在無聲無息之中,將擋在前面的一切,都化為虛無。

已化成成熟壯漢的洪,不由得微微色變,這一招,連他都感到了吃驚。雖然這樣的招式,對他來說,還不可能構成威脅,但是,這並不是功法的問題,而是功力的問題。

如果等軒轅缺的功力足夠時,那麼,天下誰人能擋?

洪站在空蕩蕩的天空中,心中震驚,面色古怪。

軒轅缺慢慢收回手掌,輕輕吹了一下。

在他周圍,在天空之中,再也沒有敵人。 ?喧囂的天空中,空氣扭曲,亂流陣陣,一切有生命的東西都消失不見了,悠悠白雲也被氣流沖得支離破碎,連陽光也似乎被割裂開來。

大地上,到時處都是殘肢斷骸,一百二十萬部隊,幾乎沒來得及掙扎,全都灰飛煙滅了。泥土被染紅,河水也被染紅了,厚厚的碎肉完覆蓋了地上的青草。

殺氣還在蔓延。

鬥氣還在橫飛。

魔法依然絢麗。

但是,鬥氣的主人、魔法的主人,全都不見了。

軒轅缺努力平復著氣息,剛才這兩下,已將他體內的元氣和混沌氣體全都抽光,全身空蕩蕩的,極為難受,巨大的無力感陣陣襲來。

他強忍著不適,咬緊牙關,大口地呼吸著空氣,不讓自己暈厥過去。

洪的眼光何其毒辣,一眼就看穿了軒轅缺的虛實,他不假思索,就一步跨過去,扶著他,往指定地方,像流星一樣劃過一條線,消失了。

大戰後的原野一片寧靜,喊殺聲、刀劍相斫聲、魔獸蹄聲、車輪聲、鬥氣與魔法的摩擦聲,全都消失了。

動物和魔獸早就逃走了,沒來得及逃的,全都送了性命。

就連蟲子,也停上了叫聲。

過了很久,才有蟲子慢慢地從地底鑽出來,小心翼翼地接近著無處不在的肉塊和血水,發現沒有危險后,立即開使享用。

有鳥類慢慢飛回來,在山間,在樹梢來回盤旋,卻已找不到自己的家園了,悲鳴數聲后,又開始辛勤地尋來枯枝和乾草,重建家園。

大地漸漸地恢復了生氣,彷彿這裡根本不曾有過戰鬥。但是,一百二十萬人,卻失去了生命,再也重建不了了。

萬大海很快就將軒轅缺接入了飄渺峰,又接著行動起來,時刻準備支援和接應佟童他們。

飄渺峰內,陽光明媚,鳥語花香,空氣濕潤,吸上一口,全身舒暢。軒轅缺貪婪地呼吸了幾口,感覺體內不再那麼空得難受了,一個,掙扎著盤腿坐下,將和氣殘笈快速運轉起來。

藉助飄渺峰遠處不在的靈氣,元氣很快就重新出現,在身體經脈之中快速遊走,只是一會兒,就走了一個大周天。

軒轅缺的精神和體力一下子恢復了。再運行了幾圈子,五色氣漩也出現在體內。

他馬上運用這個世界中的最高許可權,弄來了數萬名各系魔法師,吩咐他們連手扔各系禁咒。

微弱到極點的黑白混沌氣體瘋狂地吸收著五系魔法,很快得到了補充。

軒轅缺站起身來,再次顯得生龍活虎,精力無限的樣子。他大吼一聲:「大海,把我傳到下一個地方。」

萬大海擔心地看著他,發現他除了有點疲倦以外,並無什麼不對,聽令行事,一下子將他和洪都移動到另外一處敵人設伏的地方。

這裡的敵人沒有第一處多,卻也有好幾十萬,一大群高手已迫不及待地飛在天空,正在快速撤走。而地上,則騎上魔獸在路上狂奔。

軒轅缺看了一眼,對洪說道:「地上的歸你,天上的歸我!」

洪擔心地看了看他,卻沒有說話,只是點了點頭,然後,大腳猛地往地面部隊踩了過去,然後,大手猛地拍出,將山峰狠狠地拍入了地下,將河流填滿,將萬物碾成了一塊平板,數十萬人的部隊,在這一拍之下,馬上就少了一大半。

還沒等敵人發出驚叫聲,更來不及反應,洪的大巴掌又拍了下來,連續拍了幾掌后,地面再也找不到任何一個活著的士兵和魔獸。

軒轅缺痛快地完成了幾個收集各種氣的任務,大喝了一聲,一個人獨自擋在近萬名萬字高手飛行路線上,喊道:「不用跑了,沒用的。」

這群萬字高手已被洪的雷霆萬鈞之勢,嚇著懷疑人生了,彷彿中了定身魔法一樣,全都呆若木雞地停在空中,根本不理軒轅缺的吼聲。

軒轅缺才不管他們的狀態如何,輕輕一動,細長的大腿就往前抬起,跨出了一步,瞬間就穿越時空,出現在這些失魂落魄的高手陣中,雙手扣滿鐵蛋,指頭用勁,朝外彈去……

咻咻咻!一連串急促的破空聲傳來,緊接著,是一串串痛苦的叫聲傳來,已有數十人受傷,紛紛往地下掉。

彈指神功!

這是軒轅缺最早研究出來的招式,一直沒怎麼用,威力也不是很大,處於被拋棄的邊緣。

現在,軒轅缺的元氣不多,不敢可勁兒造,只好用了出來。

近萬人被洪嚇倒了,正在天空中發獃,根本沒有防備軒轅缺,也沒有人提起鬥氣和魔力,更沒有人舉起盾牌和魔法盾,滿含元氣的鐵蛋如奔雷一樣射過來,這些人的肉體根本不能抵擋,不論是哪個部位,都是一擊即穿,高速而強烈的旋轉產生的撕扯力,將他們的身體擊也一個個的大洞,斷手斷腳那還算是輕的。

鐵蛋的威力小歸小,但遇上沒有防禦的人體,那卻是很厲害的,竟一路穿透,一個鐵蛋兒居然連續擊中三五個人,這才力盡。

這群高手眼見同伴受傷掉下去,就算不死,也會被摔得他媽都不認識。於是,他們反應過來,有幾個魔法瞬發高手,馬上就扔來了幾個高級魔法。

軒轅缺先是一驚,剛想閃開,突然福至心靈,他可不怕魔法啊,甚至非常喜歡別人放魔法,為啥要跑。

反應過來后,軒轅缺一臉狂相,大聲說道:「你們這群廢物,沒吃飯嗎?扔個魔法都像個娘們兒似的,敢不敢再弱點?」

說話間,魔法準確地落在他身上,爆出絢麗多姿的光景效果,然而,魔法的作用,也僅限於此了。

軒轅缺快樂地吸收了魔力,站在原地抖抖手抖抖腳,屁股還扭了扭,輕蔑地說道:「廢物,廢物,撓痒痒都不夠。」

魔法師們大怒,在鬥氣高手組成的肉盾后,拚命吟唱口訣,一支支魔法杖高高舉起,很快就扔出了更多的魔法,什麼系的魔法都有,將天空渲染得五彩繽紛。

黑白混沌之氣很快就將這些魔力吸收了。

軒轅缺囂張地叫道:「太弱了,太弱了,給你們一次機會,聯手起來,扔禁咒魔法吧,讓小爺看看你們的本事。」 ?魔法師們見這麼多的魔法都沒有起到作用,心中均是一驚,暗中打量了一下對方,發現口中缺德到極點的傢伙,只不過是一個九筒廢物,不由得懷疑人生,這特么的怎麼算,一個九筒廢物都要以無視萬字高手的魔法了,魔法師真有這麼差勁兒?

有人大聲喊道:「任借魔法神器擋幾個魔法算什麼本事?」

軒轅缺哈哈大笑,罵道:「有沒有本事,小爺清楚得很,反而是你,一個堂堂的九萬魔法高手,要不要回家找媽媽告狀啊?」

魔法師們一聽,肺都氣炸了,這囂張勁兒,忍不了啊。

大家商量了一下,在武士的保護下,馬上按類別分了組,各系魔法師分成不同的組,很快就分出五組來,每個組都共同吟唱著口訣。

鬥氣高手們手提盾牌或者其他武器,小心翼翼地看著軒轅缺,生怕他跑了或者再扔出剛才那種暗器。

軒轅缺不以為然地站在那兒,歪頭翻眼斜胯還抖著大腿,根本沒有要行動的意思。

禁咒魔法的準備時間要長一些,冗長的口訣真是很麻煩。

在軒轅缺看來,這樣的放魔法的方式太不科學了,等了們弄出魔法來,往往黃花菜都涼了,黃花閨女也成大媽了。

如果不是要享受他們的魔力,只消隨隨便便衝進去,一頓老拳,保證能讓他們找不著北。

就算是普通的低級或者中級魔法,只要扔得快,完全可以破壞他們的節奏啊,如果遇到了廢物聯盟的小夥伴,瞬發魔法扔出來,這些人不得死一百回啊。

軒轅缺等得好無聊。

幸虧大家還算努力,很快就完成了準備,看到敵人並沒有逃走,而是傻不拉嘰地等著挨打,魔法師們心中一喜,有人馬上舉起了魔法杖,將準備好的各種禁咒魔法扔了出來。

軒轅缺在飄渺峰里已經吸收了幾次禁咒,但黑白混沌之氣卻遠遠不吃飽,導致他都不敢使用陰陽時空手,現在敵人又送來了魔力,當然不會放過。

黑白混沌之氣愉快地吸收著大量的魔力,補充著自己,色彩終於明亮了一些。

軒轅缺當然不會滿足於此,一邊享受,一邊恨鐵不成鋼地喊道:「不行啊,你們真的不行啊,是不是男人啊。」

對方魔法師人數極多,早就分好了工,一批接一批地放著禁咒,卻拿對方沒有任何辦法。

軒轅缺倒是開心了,不過,他擔心著其他戰場,決定速戰速決,突然衝進了人群之中,變態的身體橫衝直撞起來,很快將這些身體是個渣的魔法師撞得滿天亂飛,大手靈活地揮動著手指,不停地抓打捏拿,每次出手絕不走空,將一個個魔法師的關節或者要害部位弄傷弄殘,一個個像餃子一樣,從天上往下掉。

鬥氣高手們提著盾牌或者大劍,卻根本沒有機會下手,自己人太多了,對方擠在自己人這中,快速移動,根本捕捉不了,也無法被鎖定。

只是這麼一瞬間,身體羸弱的魔法師們就遭受了重大打擊,傷亡慘重。

這時,軒轅缺突然輕飄飄地一拳擊出,光影十八浪驀然使出。

人群之中,軒轅缺體內元氣突然湧出,快速旋轉,他的頭頂突然出現一個淡淡的漩渦,漩渦快速旋轉,扯動空氣中的各種能量,就連魔法師吟唱召來的魔力,也成了這個漩渦中的一部分,很快就被元氣吸收和消化了,並投入到光影十八浪之中。

不可匹敵的拳勁將身前的魔法師擊成了碎片,還快速地吸收了他們的魔力,第二層勁力已然送出,稍遠一點的魔法師也遭殃了,第三層拳勁接踵而至,已打到鬥氣高手那邊,將他們砰地擊飛,鬥氣被吸收,注入拳勁兒,形成了第四層拳勁兒,將更多的鬥氣高手炸飛……

光影十八浪,足足有十八層拳勁之外,每一層力量都在遞增,所增部分就是被消滅敵人的各種能量,有魔法,有鬥氣,只要是能量,就公被吸收,被注入,被轉化,形成下一層拳勁。

這種拳法,最適合群戰,特別適合以少打多,就像現在這種局面,根本不需要運用太多的元氣,只要敵人的能量足夠多就好。

能彼之力還制其身。

等十八層拳勁兒全都爆發后,天空中才傳來一陣密集的爆炸聲,如悶雷一般,不絕於耳,而擋在軒轅缺身前的敵人,全都被炸飛,肢體漫天飛舞,生命隨即消失。

天空中,密密麻麻的人群,竟被狠狠地清理出一條通道來,處於這條通道上的敵人,非死即傷。

沒被攻擊到的敵人全都呆若木雞,根本不敢相信眼前這個九筒廢物竟然比巨龍還要兇猛。

在他們發獃的這一秒,軒轅缺的拳頭再次砸了出來,他身形不變,只是微微轉動了一下身子,就連續朝不同方向砸出了七拳。

七條巨龍驀然出現在空中,七個巨大的漩渦詭異地調整旋轉著,一切能量都被吸入其中,敵人的能量當然也沒有逃脫被吸走的下場。

就連陽光,似乎也被割裂了。

七條巨龍張開大嘴,朝各自的前方狠狠地撞了過去。

天空中,敵人陣型一下子就變得不成形了,無數人拚命躲閃,卻撞到同伴身上,大家都急於逃命,紛紛展開自己的絕學,魔法與鬥氣齊飛,打得好不熱鬧,傷亡加劇,多半還是他們自相殘殺所致。

七條巨龍似慢實快地,分別撞了十八次之後,突然爆炸了,七聲巨響造成的衝擊波,將幫人炸得橫七豎八,死傷無數。

軒轅缺呆在爆炸中心,卻什麼事兒也沒有,頭頂漩渦慢慢消退。

系統不停地下達著任務,收集各種氣。

軒轅缺看了一眼,敵人雖然大亂,卻剩下很多,依然有點鬥力,他突然就有點頭痛了,自己的元氣還是太少啊,這一招,根本不能發揮太大的作用,如果,光影十八浪產生的巨龍能變得實質化……威力,值得期待啊。

擔心著其他戰場的戰況,軒轅缺不敢在此久留,大喊一聲:「洪,動手吧,沒時間了,一個也不要放過。」 ?洪傲然屹立在混亂的戰場上,這個戰場本來上一個山區,此時,卻被他拍成了一個平原,數十萬士兵被他拍入了厚土之中,再無生機,連安葬也省了。

他興緻勃勃地看著軒轅缺的戰鬥,雖然這小傢伙的能量儲備不夠,但是,戰法和招式卻無比厲害,他這兩招的能量都奇特無比,這一拳的能量沒有見過,那一掌的能量也沒見過,應該不是這個世界上的已知能量吧?

是他自己摸索出來的?

還是他從別處學來的?

這算是神技嗎?

而看了他兩次用拳,一次用掌,洪感覺腦子裡有什麼被打開了,卻又隱隱約約地看不清。

聽到軒轅缺大叫,他悵然若失,沒看夠啊,也沒有體悟夠啊,怎麼就不玩了呢。不過,他還是依言行動了起來。

他身子猛地一震,就開始慢慢長大,很快就長成了一座高山,肉眼可見的只是兩根大柱子,那只是他的雙腿,身體大部分已直插雲霄,根本看不真切。

敵人悲哀地叫了起來,一直就害怕這個,現在,真的來了,怎麼抵擋?

幸虧他們不用花太多的時候為此苦惱,洪的動作極快,剛剛變大,大巴掌就從天而降,將敵人一一拍飛,或者用巨大的手指直接戳死。

沒有任何人能擋住一下。

很快,天空中只剩下他和軒轅缺二人,再認真地找了一圈后,確認沒有躲起來的敵人,軒轅缺的神情成放鬆下來。

洪再次變回成熟壯漢,他嗡聲嗡氣地問道:「你為什麼不繼續用那一拳和那一掌,如果用出來,你可以將這些人全部殲滅的。」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