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嗯,好的,主人。」

小貓熊向著費靈說道。

聽完小貓熊把話說完,費靈把照明靈晶從附近的樹杈上拿了下來,然後抱著小貓熊向著北城的方向走去。

在往北城走的路程中,費靈想到自己在另一個世界,結交認識了第一個朋友藍文月,心裡難免有一些開心,也讓費靈回憶起了一些前世的記憶。

費靈前世的名字,或者應該說是在地球上轉世輪迴以前的名字也叫做「費靈」,是一名遊戲和電影,電視劇的資深測評員,就是測試點評單機遊戲和網路遊戲,手機遊戲等等的有沒有BUG和好玩程度給予評分,而電影和電視劇就是看每一部電影和每一部電視劇的劇情給予評分,這份工作讓前世的費靈每個月有四千到五千的收入,是一種很不錯的工作,收入也可以,所以費靈在這個工作崗位上已經工作了三年多了,正是因為工作了三年多的時間,費靈才在電腦城買了一台新的筆記本電腦,而被換下來的以前的筆記本電腦被費靈賣給了收二手電筒腦的商人,費靈把這台新的筆記本電腦當做寶貝來看待,十分的珍惜,為什麼費靈把這台筆記本電腦當做寶貝來看和十分的珍惜,因為這台筆記本電腦屏幕尺寸是十七點三英寸的,CPU是Intel酷睿i7的,內存容量是三十二GB的,硬碟是兩千GB的,顯卡費靈不知道是什麼品牌的,但是費靈知道這台筆記本電腦的最佳解析度是一千九百二十乘上一千零八十的,最重要的是費靈為了買這台筆記本電腦花了兩萬大元,這讓費靈十分的心疼和肉疼,但是費靈為了工作,能讓自己更好的對於遊戲和電影,電視劇更好的測試和評論,費靈也只好咬牙買下了這台筆記本電腦,費靈不是富二代也不是官二代,買這台筆記本電腦費靈使用了兩萬大元,那可是費靈四個月或者是五個月的工資啊。

但是有一天費靈帶著他的寶貝筆記本電腦去遊戲展會的路程中悲劇發生了……

事情是這樣的,費靈在有一天帶著他的筆記本電腦打了一輛計程車要去費靈所在的城市舉辦的遊戲展會的時候,計程車才開到目的地的三分之一的時候,悲劇發生了,費靈坐的那輛計程車和一輛車發生了車禍,然後費靈看見計程車司機在計程車里閉著眼睛趴在了方向盤上,而方向盤上則是有一個緊急的氣囊,而費靈自己則是懷裡緊緊的抱著自己的寶貝筆記本電腦打開了車門。

而這時候費靈懷裡抱著的筆記本電腦發出耀人眼目的金色光芒,然後費靈只見自己的寶貝筆記本電腦變成的這道金色的光芒以十分迅速的速度向著自己的身體沖了過來,一瞬間衝進了費靈的身體里,筆記本電腦所化成的金色光芒在進入費靈身體的一瞬間,費靈的身體頓時變成了金黃色,但是筆記本電腦化成的這道金色光芒在進入到費靈身體的一瞬間金色光芒又消失不見,費靈又變回了那個普通模樣的身體。

這個時候天空上出現了一個黑洞,黑洞像是有魔力一般,黑洞吸引著拉扯著費靈的身體,把費靈的身體吸引拉扯的飄了起來,逐漸的從地上飄向了天空,而飄起來的高度也是越來越高,距離自己所乘坐的計程車也是越來越遠。

費靈試圖用游泳的姿勢使自己的身體回到地面,至少讓自己的身體和自己所乘坐的計程車距離近一些,但是費靈所做的一切努力都是徒勞的,不管費靈現在的身體如何的努力也無法靠近那輛自己所乘坐的計程車的地上,費靈是越飄越高,甚至連讓自己不再飄到更高處都無法做到,費靈的身體被黑洞吸引著拉扯著,而費靈的身體距離黑洞也是越來越近。

「再見了,親人們!再見了,地球!」

費靈在地球上是一名孤兒,從費靈小時候記事情的時候費靈在地球上的爸爸和媽媽就不在了,費靈是由費靈的大姑,二姑,二姨,三舅合力幫助撫養費靈長大的。

費靈知道自己現在的身體最終會被黑洞吸引進黑洞裡面去,所以費靈才在地球上向著自己的親人們說出最後這些告別的話,費靈也知道自己的親人們聽不見自己說的話,但是費靈想表達一下自己在地球上最後對親人們的留戀。

費靈在說完這些話的時候,和黑洞的距離也是越來越近,一直到被黑洞吸引進了黑洞裡面,或者應該說費靈是被黑洞吞噬了進去。

在費靈進入黑洞裡面以後,費靈的身體也不在飄浮了,費靈轉過身體試圖從黑洞裡面走出去回到地球上面去,但是黑洞在費靈進入黑洞的時候就已經逐漸的在縮小,在費靈轉過自己的身體的時候,黑洞的體積已經只有成年人兩個手掌那樣的大小。

費靈在看到足有成年人兩個手掌大小的黑洞的時候,黑洞還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縮小著,費靈就這樣愣愣著看著黑洞,一直到黑洞消失不見,費靈才不再看那個黑洞。

費靈收回看黑洞所在的方向的目光,然後仔細看著自己的身體四周,但是費靈看到的全部是黑暗,什麼都看不見。

既然看不見,費靈只好走了,費靈向著黑洞剛才消失的方向走去,但是才走兩步,費靈就撞上了看不見的類似於牆的物體,既然這個方向無路可走,費靈轉過自己的身體,然後向著黑洞消失的地方的反方向走了下去。

費靈走了十幾步,也沒有遇到類似於牆的物體,費靈暗自想到:「既然這個方向讓走,就說明這個方向有路,只要一直的走下去,就一定會找到出口,從這個黑洞裡面出去!」

想完這些,費靈加快了腳步,向著自己的前方走去。

……

費靈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一小時?一天?或者還是更長的時間,但是費靈看見自己的前方有一個極其細小的小光點,或者說是小亮點,費靈眼前的這個小亮點在這個四周看見的全是黑漆漆的空間里非常的突出和耀眼。

費靈看見這個小亮點以後,行走的速度也加快了一些,向著小亮點走去,而越往前走小亮點也是越來越大。

……

費靈大約又走了有一個小時或者兩個小時以後,那個小亮點已經呈現在了費靈的眼前,而小亮點的體積,費靈也看了出來,是一種和家裡的門差不多一樣大小體積的亮光門,足夠一個成年人進出,看到這裡費靈抬腿邁步向著有亮光的門走去,一直到走出了黑洞,而費靈的身影也從黑洞裡面消失了。

費靈從黑洞里出來,看見的是自己的身體出現在了一個小樹林里,而天空中有幾隻飛行的鳥類在天空中飛翔。

而再看自己的身體已經殘破不堪,躺在了小樹林里,再看自己已經變成了虛幻的靈魂,看到這裡,費靈靈魂身體挖出了一個小坑,然後把自己殘破不堪的身體埋進了坑裡,使用泥土把小坑填滿弄平。

而就在這個時候,一股莫名的吸力,吸引著費靈的靈魂身體向著一個方向而去。

一直到費靈的靈魂身體被吸引到一座還算豪華的大宅的時候,這股吸力變得更加的大和強烈了,費靈試圖擺脫那股吸引自己靈魂身體的力量,但是沒有起到任何的作用,而這股吸引自己靈魂身體的是人或者是物?費靈都一無所知,就是被吸引力量吸引著,但是費靈知道的是,吸引自己現在的靈魂身體的人或者是物,不在前面的宅子里,而是後面的宅子里。

費靈知道自己距離那個人或者物是越來越近,因為吸引費靈靈魂身體的吸引力也是越來越大,越來越強,而費靈在看見吸引自己的是個人的時候,費靈已經知道了一些情況。

吸引費靈靈魂身體的力量,是一名二十歲左右的年輕女子身上發出的,她的面容紅潤,五官清秀,肚子有一些隆起。

看完這些,費靈已經和那名年輕的女子有很近的距離了,費靈這個時候大聲的說道:「不要啊,我不想被吸引進去!」

費靈不想自己的靈魂身體被那名年輕女子所發出的吸引力吸進去,因為費靈覺得自己的靈魂身體被吸入到那名女子身體里有可能讓自己的靈魂身體消失,一直到費靈自己魂飛魄散,但是費靈所做的一些都是徒勞無功的,費靈還是被那股吸引力吸進了那名年輕女子的肚子上,或者說費靈的靈魂身體被吸引力吸著費靈的靈魂身體一頭撞進了那名年輕女子的肚子上,毫無阻礙的進入了那名年輕女子的肚子里,在費靈靈魂身體進入了那名女子的身體里的一瞬間,費靈失去了意識。

…… 而一直到費靈在六歲的時候的昨天,費靈才把這些前世的記憶回想起來,因為這幾天事情很多,所以費靈才在從小樹林回去北城的路上,仔細回憶起前世的這些記憶。

而費靈在回憶起這些自己的前世記憶的時候,還發生了一個小插曲,就是費靈的靈魂身體在被鄭蓉快要吸引進肚子里的時候,費靈以為自己的靈魂身體被鄭蓉吸引進鄭蓉的肚子里會被鄭蓉慢慢一點點的煉化,然後費靈自己的靈魂會魂飛魄散,但是一直到昨天費靈回憶起這些事情的時候,費靈覺得自己以前的那些想法有一些可笑。

費靈的身體沒有遇見黑白無常,也沒有被牛頭馬面給帶走,更沒有進入地府,去喝那在奈何橋孟婆的孟婆湯,就這樣自己的身體被黑洞吸引進黑洞裡面,然後自己的身體走出了黑洞,然後身體殘破被自己的靈魂身體挖坑給埋了,再然後就被鄭蓉肚子上所發出的吸引力,把自己的靈魂身體吸引進了鄭蓉的肚子里,就這樣轉世投胎,變成了現在的費靈。

在費靈仔細回憶起這些事情的時候,費靈和小貓熊已經來到了北城的城門口,費靈看著還在那裡站崗的那些士兵,然後費靈和小貓熊從那些站崗守城的士兵身前走過,向著費子爵府的方向走去。

費靈和小貓熊大約走了一個小時,或者說是半個時辰,回到了費子爵府的後門,費靈推門要入,但是推不開門,門是鎖上的,費靈沒有辦法,敲了幾下門,然後聽見裡面有人答話,費靈不再敲門,和小貓熊就在門口等待答話的人給他倆開門。

等待不大一會,費子爵府的後門被人打開,費靈一看打開後門的人是住在後門最近房子的胡工,只見胡工身上穿著睡覺時的衣服,睡覺衣服的外面還披著一件適合春秋穿著的粗布大衣,看見敲後門的人是費靈,還向著費靈說了一聲:「少爺好。」

「嗯,你好,謝謝。」

費靈看見胡工給自己打開了門,然後說道。

說完這句話,費靈和小貓熊進入了費子爵府,然後向著自己住的屋子走去。

走了不大一會兒,費靈和小貓熊走到了自己所居住的房間門前,費靈伸手推開了自己的房門,然後和小貓熊進入了房間里。

進入房間以後費靈轉身把房門關好鎖上,然後費靈和小貓熊向著床所在的方向走去。

費靈和小貓熊來到床的前邊以後,費靈拿出懷裡的手絹蹲下身體給地上的小貓熊的四肢都擦了一擦,然後把小貓熊從地上抱到了床上,做完這一切費靈把照明靈晶和手絹放在了床邊的小桌子上,然後費靈去拿水盆打了一些水在水盆裡面,費靈脫掉腳上的鞋和襪子,洗了洗腳,把腳用布巾擦拭乾凈以後,費靈把小桌子上的手絹放進了水盆里,水盆被費靈放在了偏僻的角落,擦腳用的布巾也被放回了原處,然後費靈在洗手盆里洗了洗手擦拭乾凈,費靈走到床邊也上了床。

來到床上以後,費靈並沒有拿來被子和小貓熊睡覺,而是坐在床上心裡一遍接著一遍說著筆記本電腦出來,默默的召喚著進入自己靈魂身體的筆記本電腦。

既然費靈已經和小貓熊簽訂了靈魂契約,費靈覺得就有必要把筆記本電腦這件事情讓小貓熊也知道。

一分鐘過去了……

三分鐘過去了……

六分鐘過去了……

一直到費靈召喚筆記本電腦的時間快到十分鐘的時候,費靈的身體猛然發出一道耀眼的金光,然後只見一道金光從費靈身體里出來,劃為一道流星似的的金光,飛到了費靈和小貓熊所在的床上。

而就在這道金色的光芒在費靈身體上發出的一瞬間,小貓熊也看見和感覺到了這道金色的光芒,然後小貓熊向著費靈身體上所發出的這道金色的光芒,發出很不友好和敵意的叫聲,而且此時小貓熊背上長著的毛也全部都豎了起來。

費靈在床上看著自己面前的筆記本電腦,然後又看了一下對筆記本電腦有很大敵意的小貓熊,看完這一切以後費靈說道:「小貓熊,你不用緊張,它是我召喚出來的,它的名字叫做電腦。」

「嗯,知道了,主人。」

小貓熊看著費靈用手指著那個金色光芒所變成的物體,然後聽完費靈向著自己所說的解釋以後,小貓熊向著費靈說道,小貓熊在說完這句話以後,對電腦的敵意小了很多,但是小貓熊對於電腦還是有很多的戒備之心。

費靈看見小貓熊對於筆記本電腦已經沒有那麼多的敵意以後,費靈的目光回到了筆記本電腦的上面,然後伸出雙手小心翼翼的把自己身前緊緊合在一起的的筆記本電腦拿了起來,然後看了一下連接在筆記本電腦上的滑鼠,費靈看完筆記本電腦上的滑鼠完好無損以後,把筆記本電腦調轉了一下方向,把它調轉到背面的方向,然後費靈從后蓋把裝著電池的蓋子打開,看了一下裡面的電池,費靈看見筆記本電腦的電池也完好無損,然後把筆記本電腦的電池蓋子安裝好。

做完這一切以後費靈把筆記本電腦調轉到了正面的方向,小心翼翼的把緊緊合在一起的筆記本電腦從中間打開,顯露出筆記本電腦的顯示器,做完這一切費靈輕輕地把筆記本電腦放到了床上,然後按下了筆記本電腦開機的按鍵,在費靈按下筆記本電腦上的開機按鍵兩秒鐘以後,筆記本電腦屏幕上顯示出了電腦開機時的畫面。

系統的開機畫面出現了不到一分鐘,筆記本電腦就徹底的開機了,變成了費靈可以操作的界面。

費靈看見筆記本電腦現在已經處於自己可以操作的界面的時候,然後費靈使用筆記本電腦上的滑鼠在筆記本電腦的操作頁面上使用了滑鼠的按鍵,按鍵都被費靈使用完以後,費靈確認了筆記本電腦的滑鼠按鍵全部都能正常的操作使用,使用完筆記本電腦的滑鼠按鍵以後,費靈放下了筆記本電腦的滑鼠又把手轉到了筆記本電腦上的鍵盤上使用了一下筆記本電腦鍵盤上的按鍵,也是全部可以正常操作使用。

費靈看見筆記本電腦上的鍵盤和滑鼠全部都可以正常操作使用以後,費靈使用手又操作著滑鼠移動到了筆記本電腦系統界面上的我的電腦,而就在這時系統界面上的滑鼠符號指針也來到了系統界面上我的電腦正中間,然後費靈使用手在滑鼠上面輕輕的雙擊了兩下,然後筆記本電腦進入了我的電腦系統文件夾。

看到這裡費靈操作著筆記本電腦的滑鼠打開了不包括系統C盤的全部本地磁碟,費靈想要看一看硬碟里的這些文件是否全都還在,一直到費靈把不包括C盤全部的本地磁碟都看完以後,費靈才放下了心,因為這些費靈在前世保存在筆記本電腦里的或者是買的正版或者是電影公司電視劇公司遊戲公司等等這些電影和電視劇和遊戲全部都完好無損的保留在了電腦里,而費靈為什麼不去查看一下系統C盤裡的全部文件是否都還在,是因為如果系統C盤的文件缺少或者是損壞,那麼費靈也看不到筆記本電腦開機以後的操作界面了。

看到這裡,費靈首先打開了一個裝有電影的本地磁碟,然後費靈選擇了一部電影播放,只不過費靈只看了這部電影開始的十幾秒鐘和這部電影快要結束的十幾秒鐘以後,確認了這部電影可以正常觀看以後,費靈就關閉了這部電影,然後費靈又打開了幾部電影和電視劇看了一看,也都是看了開始的十幾秒鐘和結束的十幾秒鐘,確認了這幾部電影和電視劇也都可以正常的觀看以後,被費靈關閉了觀看。

在費靈知道看的這幾部電影和電視劇的文件都沒有損壞,都是可以從開始到結束的正常觀看以後,然後費靈退出了裝有電影和電視劇的本地磁碟。

退出裝有電影和電視劇的本地磁碟以後,費靈打開了裝有遊戲的本地磁碟,然後費靈操作滑鼠雙擊滑鼠的左邊的按鍵打開了一個單機遊戲的文件夾,找了一個單機遊戲然後費靈使用滑鼠的左邊的按鍵,在這個遊戲圖標的中間使用滑鼠的左面的按鍵進入了遊戲,在進入這個遊戲以後,費靈使用滑鼠打開了遊戲里遊戲開始的字元,開始玩起了這個遊戲。

費靈在玩了這個遊戲有五分鐘左右以後,費靈知道電腦上的按鍵可以正常在遊戲里使用和這個遊戲也能正常的啟動以後,費靈找到了遊戲里結束遊戲的選項,然後點擊結束了玩這個單機遊戲。

在結束玩這個單機遊戲以後,費靈又找了幾個單機遊戲,每個遊戲也全部都玩了五分鐘左右,而費靈也確認了這幾個遊戲都是可以正常的玩和使用以後,費靈退出了裝有遊戲的本地磁碟。

…… 而費靈在操作著筆記本電腦上連接著的滑鼠打開觀看這一部又一部電影,電視劇和使用滑鼠打開操作啟動著一個又一個單機遊戲的時候,小貓熊也在費靈身邊仔細的看著費靈身前的筆記本電腦屏幕上出現的一個又一個的畫面。

而一直到費靈操作著筆記本電腦上的滑鼠,而筆記本電腦屏幕上的滑鼠指針這時候也停留在了筆記本電腦操作界面的左下角的時候,然後費靈操作著滑鼠在系統界面點擊了關機的選項,費靈的滑鼠在按下關機選項按鍵的一兩秒鐘以後,筆記本電腦的屏幕上出現了關機的畫面,然後不大一會筆記本電腦的屏幕上就變成了關機以後的黑色無任何顯示的屏幕,看見筆記本電腦已經關機以後,費靈把筆記本電腦合在了一起,然後費靈向著筆記本電腦說道:「回到我的身體里,筆記本電腦。」

費靈在說這句話的時候,心裡想著:「既然能把筆記本電腦召喚出來,也就是能把筆記本電腦召回到自己身體裡面。」

就在費靈說完這句話的時候,筆記本電腦化成一道璀璨的金光,然後只見筆記本電腦所化的金光向著費靈飛了過來,在進入到費靈身體的一瞬間費靈的全身也全是金光,一瞬間以後,費靈的身體回到了以前的模樣。

而一直到筆記本電腦進入到費靈身體里的時候,小貓熊的目光還是停留在筆記本電腦在床上的時候的地方,費靈轉頭看見了小貓熊的神情以後,然後笑了一笑向著小貓熊說道:「小貓熊,時間也不早了,咱倆現在睡覺吧,明天你在看筆記本電腦里的電影和電視劇吧。」

「嗯,我知道了,費靈主人。」

小貓熊聽見費靈所說的話以後,眼睛里不再盯著筆記本電腦在床上的地點,然後轉過目光向著費靈說道。

聽完小貓熊說的話以後,費靈脫下了外面的衣服,褲子,放到了靠在床邊的小桌子上,只穿著裡面的**褲,拿來了被子,身體躺在了床上,然後把拿來的被子蓋在身上,伸出一隻手找到了靠在床邊小桌子上的照明用的靈晶,然後用手找到現在打開的照明靈晶的開關按鍵,關閉了照明靈晶。

……

第二天一大早,費靈早早的從床上起來,起床以後,費靈穿上鞋子,在放襪子的衣櫃里找到了一雙新襪子來到床上脫了鞋子把襪子穿在了腳上,穿完了襪子以後,費靈穿上了外衣和外褲,然後又穿上了鞋子,看了一眼在床上還在呼呼大睡的小貓熊,然後費靈向著自己房間里放著洗漱用具的地方走去,來到洗漱用具近前,費靈拿齊全洗漱用具以後,向著自己房間的門走去,來到房間門前,費靈輕輕的打開了房間的門,然後向著房間外走去。

來到自己的房間外面,費靈一隻手拿著洗漱用品,另一隻手輕輕的關上了房間的門,然後費靈向著廚房的方向走去。

走了不大一會兒,費靈來到了廚房,進入了廚房,然後費靈找來水向著洗臉盆里和牙杯里倒水洗臉刷牙,洗完臉刷完牙,費靈用毛巾擦乾淨了臉上的水,然後把洗完臉刷完牙的水倒進了有些髒的水桶里,做完這一切,費靈拿走了剛才放在桌子上的全部洗漱用具抬腿邁步走出了廚房,然後向著自己房間的方向走去。

走了不大一會兒,費靈回到了自己房間的門前,然後使用沒有拿洗漱用具的一隻手輕輕地推開了房門,推開房門以後,費靈抬腿邁步進入了屋內。

進入房間內,費靈把洗漱用具放到了原先擺放著洗漱用具的地方,然後費靈一邊向著床邊的方向走一邊開口呼喚著小貓熊。

聽到費靈在呼喚著自己,小貓熊懶洋洋的從被窩裡走了出來,然後在被窩外面伸了一個懶腰。

看到小貓熊從被窩裡出來所表現的樣子以後,費靈笑著向小貓熊說道:「小貓熊,起床了,別賴在床上了,我都洗完臉刷完牙了,走,一起去鍛煉去吧。」

「嗯,主人我聽見了你起床的聲音,只是那時候我還想在被窩裡在呆一會,所以沒有起床,現在走吧,一起去鍛煉去吧,主人。」

小貓熊向著費靈說道,說完小貓熊還在床上伸了一個懶腰。

「嗯,小貓熊走吧。」

費靈看著小貓熊表現的動作以後,笑著向小貓熊說道,然後來到了床邊抱起了床上的小貓熊。

抱起小貓熊以後,費靈向著房門的方向走去。

來到房間門口,費靈懷裡抱著小貓熊走出了房間,關上了房間的門,然後向著費子爵府的小花園的方向走去。

走了不大一會兒,費靈來到了小花園,把抱在懷裡的小貓熊放到了地上,然後費靈開始修鍊起基礎靈功,費靈在把小貓熊放到地上的時候,小貓熊也開始做著奔跑,跳躍,撲擊等等的動作鍛煉……

時間就在費靈修鍊基礎靈功和小貓熊做著各種各樣的動作鍛煉中過去了,時間大約過了有一個小時左右,有一個侍女來到了費子爵府的後花園,然後向著費靈說道:「少爺,老爺和夫人吩咐我來請少爺去用餐房用早飯。」

「嗯,我知道了,謝謝你,小貓熊走吧,去吃早飯吧。」

費靈聽見侍女的話以後,停下了修鍊基礎靈功,向著那個侍女說道,然後又向著小貓熊說道。

「嗯,好的,主人。」

聽見費靈的話以後,小貓熊用靈魂交流向著費靈說道。

費靈說完這句話以後,那個侍女在前面走,費靈在後面走,小貓熊跟著費靈向著用餐房的方向走去。

走了不大一會兒,兩個人和一個靈獸來到了用餐房,那個侍女走到了自己吃飯的位置坐了下來,而費靈也來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坐了下來,一隻手拿了一雙筷子,一隻手拿了一個小碗往碗里盛了一些食物,然後把小碗放到了地上讓小貓熊吃碗里的食物,做完這些費靈回到桌子上也開始吃起了早飯。

早飯吃了大約有三十分鐘左右,費靈和小貓熊就都吃飽了,然後費靈彎下腰把地上的碗拿了起來,向著費戰天和鄭蓉說了一聲:「我吃飽了,父親,母親孩兒告退。」

說完以後,費靈手裡拿著那個小貓熊用過的碗站了起來,向著地上的小貓熊說道:「走,小貓熊。」

說完這句話,費靈向著廚房的方向走去。

走了不大一會兒費靈和小貓熊來到廚房,費靈把那個碗用清水給洗乾淨,然後費靈手裡拿著那個小碗帶著小貓熊向著自己的房間走去。

走到了自己房間門口,費靈打開了房門,進入房間費靈把那個小碗放到小貓熊另一個碗的旁邊,然後費靈來到桌子前拿起水壺向著一個水杯里倒了一杯水喝了,而這時候小貓熊也在喝著自己碗里的水,一直到費靈和小貓熊都喝完水以後,費靈帶著小貓熊走出了自己的房間,向著書房的方向走去。

走了不大一會兒,費靈和小貓熊來到了書房的門口,費靈敲了一下書房的門,然後聽見書房裡面費戰天的聲音說了一聲進來,聽見書房的回答以後,費靈打開了書房的房門。

「靈兒,來找我有什麼事情嗎?」

費戰天看見費靈和小貓熊進入書房以後,向著費靈說道。

「嗯,父親我來找您是有事情,事情是這樣的……」

費靈和小貓熊進入房間,費靈用手關上了書房的門以後,把昨天晚上遇見藍文月,藍文月給費靈丹藥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向著費戰天說了一遍。

「靈兒,丹藥可以給我看一看嗎?」

聽完費靈說的話以後,費戰天向著費靈說道。

「可以,父親,給。」

費靈說完,伸手在懷裡拿出了藍文月昨天晚上給他的那個丹藥瓶子,然後把丹藥瓶子遞給了費戰天。

費戰天從費靈手裡接過丹藥瓶子,打開了瓶塞,把瓶塞放到了書桌上,從丹藥瓶子里把兩枚丹藥倒在了另一隻手的手掌上,然後把丹藥瓶子放到了書桌上,仔細看起來那兩枚丹藥。

看了大約有十分鐘左右,費戰天把那兩枚丹藥放進了丹藥瓶子里,蓋上了瓶塞,然後把丹藥瓶子遞給了費靈,說道:「靈兒,我剛才使用靈氣查看了那兩枚丹藥,如果我沒有看錯,你的那位朋友藍文月給你的那兩枚丹藥叫做「靈獸養氣丹」,給你的小貓熊靈獸餵食對小貓熊有很大的幫助,你結交了一個很不錯的朋友,以後如果你在遇見你的那位朋友藍文月也應該幫助他。」

「嗯,父親,我知道了。」

費靈從費戰天手裡接過丹藥瓶子,把丹藥瓶子揣進了懷裡,說道。

「靈兒,你的那位朋友藍文月給你丹藥的時候,告訴你怎麼給小貓熊喂的方法了嗎?」

費戰天向著費靈說道。

「嗯,藍文月大哥哥他告訴我怎麼給小貓熊喂的方法了。」

費靈向著費戰天說道。

「嗯,那麼就好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